P. 1
菜園村特刊

菜園村特刊

5.0

|Views: 5,569|Likes:
出版社:oiwan

More info:

Published by: oiwan on Apr 20, 2009
著作権: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Availability:

Read on Scribd mobile: iPhone, iPad and Android.
download as PDF, TXT or read online from Scribd
See more
See less

11/06/2012

pdf

text

original

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
目錄
第二頁 公民參與篇:解剖廣深港高鐵的「所謂諮詢」
第三頁 鐵路選址篇:人道選址原則與另類地點介紹
第四、五頁 村民心聲
第六頁 生態農業篇:菜園村的半農半X
第七頁 新界開發篇:非原居民不是廉價的planning solution
第八頁 鐵路規劃篇:廣深港高鐵的公義問題
編輯:迪 版面設計:迪文、vicky 中間跨頁設計:羅文樂
鳴謝:石崗菜園村關注組、石崗菜園村各村民、袁易天、葉蔭
聰、陳劍青、熊永達、杜立基、梁啟智、芬、餅、joseph、
benny、bella、isabella、bobo、bill tong、eric
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和一些聲援者正發起聯署要求就高鐵規劃
重新諮詢,聯署請到http://www.expressrailtruth.com/
signature.php
更多資訊請到www.expressrailtruth.com 、www.inmediahk.
net、youtube鍵入「廣深港」搜尋、facebook「燒到埋身,忍
無可忍;保我家園,育我大自然」群組等
編者的話
在香港,傳媒的力量彷彿比誰都
大,無聊事情可以炒成社會焦
點,但有些明明對民生有更大影
響、用公帑更多,而且牽涉更多
政策層面的議題,卻可以任由其
消聲匿跡。傳媒不報,議員就不
感興趣,政府官僚即可躲起來為
所欲為。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是
項影響深遠、也是近年最花錢
的公共工程。工程預計耗資
四百五十億港元,為興建西九龍
文化區費用的兩倍、中九龍幹線
費用的四倍。花公帑最多,諮詢
過程卻是不成比例地粗疏,在去
年四月特首決定開始鐵路規劃
後,市民甚至議員不要說參與規
劃,連討論的機會也極度缺乏。
應不應該建、總站設在哪裏、加
不加中途站、具體走線等重大問
題,完全由政府官僚和港鐵工程
師說了算,記者則淪為政府傳聲
筒。立法會僅有的討論集中於
「一地兩檢」等枝節,元朗區議
會全體通過的反對決議被當成耳
邊風──政府已宣布計劃於今年
年底開工。

更不公義的是石崗菜園村的遭
遇。菜園村是二次大戰後建立
起來的「非原居民」村落,人
口五百,近半是已在石崗勞碌
一生的長者。他們的家園被工
程師選中用來修建鐵路車廠,然
而政府和港鐵在設計路線期間,
從沒派人到村裏了解村民的生活
和意願,或跟大家商量減少影響
的可能。工程師大筆一揮斷定了
村民的生死,去年十一月,大隊
地政總署人員突然殺到命令村民
限時搬走,此後又經常有官僚擅
闖民居騷擾,令老人們遑遑不可
終日,已有村民因此病情惡化去
世。
香港獨立媒體網和中文大學學生
報的成員在今年二月開始介入,
希望令更多香港市民留意到這
件被行政當局刻意低調處理的重
大公共事件。這份刊物包括過去
兩個月工作的成果,也有特別邀
約的文章,題目包括大型基建規
劃的公義問題、新界土地開發及
農業處境、專業者就鐵路車廠選
址提的意見等。我們特別請大家
細看特刊中間跨頁的〈村民心
聲〉,從村民的話中,你會發現
在香港何等難尋的對土地的感
情,這感情孕育自五十年來以耕
作護養土地的生活經驗,獨一無
二,而我們的政府竟又恃着發展
和效率之名,意圖把這一切不明
不白地消滅掉。
拆菜園村以及陸續有來針對「非
原居民」的新界土地開發政策,
根本是繼市區重建後另一次對本
土札根力量的摧毀。我們不會袖
手旁觀,希望讀過這份特刊後,
你也不會。
出版﹕
廣深港高鐵特刊
解剖廣深港高鐵的所謂諮詢
地政總署大隊人馬殺入村,下令村民限
時搬走
零九年四月十一日
於石崗菜站舉行「廣深
港高速鐵路工程影響問
題答問大會」
各部分的政府人員多次擅闖民居
於西鐵錦上路站舉行『保我家園 育我大
自然』記者招待會
運輸局長鄭汝華、鄉議局正副主席劉皇發
和張學明到菜園村與村民對話
在元朗市蒐集簽名,爭取高鐵在新界西設
中轉站
在勝利牛丸檔巧遇曾蔭權,特首拒接信
二出中環禮賓府拜年兼示威
於石崗菜站舉行第一次菜園村特產義賣
三出中環見運輸局副局長邱誠武
於石崗菜站舉行第二次菜園村特產義賣
四出中環參加立法會申訴大會,向議員
求助
關注組爭取歷程
冇問香港人
更冇問菜園村
在香港推動民主化,大家很多時候都集中力量於
爭取各級議會和行政長官全面直選,卻比較少人
談公民直接參與政策決定的權利。前者涉及如何
選出執政或議政代表,後者則關乎在社會實際操
作中的政治權力分配。在香港,政治權力分配在
「行政主導」的旗幟下嚴重傾向於行政當局,結
果,無論你是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還是一名
公民,都只能在行政當局預設的框架中參與政策
討論,可以談什麼、談多久以及可以在什麼層次
和程度影響最終決策,幾乎完全隨他們的喜好而
定。「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規劃正是行政
當局專權的最佳示範。
香港行政當局在九七後嘗試在政策制訂上引入公
民參與的模式,主要涉及城市規劃決策,大型的
市區重建、新區開發和海濱發展在拍板前都試過
安排關鍵持份者﹝即最直接受影響人士,譬如被
劃入重建區範圍的商舖經營者或居民﹞及其他公
民以不同形式表達意見,如焦點小組、論壇、問
卷、電話訪問、網頁討論區等。相比起殖民地時
代固然算是進了一步,但還有兩個關鍵問題沒有
處理:一﹞行政當局雖然局部採納了參與﹝par-
ticipation﹞的形式,卻不願放下實質的制訂方案
權力,最終仍是行政當局關起門做決定,參與過
程淪為建立決策合法性的門面工夫。二﹞行政當
局沒有將新增的「公民參與」寫入法例裏面,成
為法定公民權利的一部分,反而選擇維持殖民地
時代的「反對期制度」﹝即行政當局先閉門制定
方案,在刊登憲報後給予一段短時間受影響人士
提出反對。此制度對公民權的保障甚少,因為法
例沒有要求當局在何種情況下需要撤回方案,行
政長官有權不理會反對照樣通過﹞,這種安排導
致一項政策討論往往被分成「非法定諮詢期」和
「法定諮詢期」兩部分。後者是眾所周知的假諮
詢,前者則無論真假,完全按行政當局的酌情權
進行。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是近年花公帑最多﹝
四百五十億港元﹞的基建工程,但其「非法定諮
詢」過程竟也是近年最馬虎的。有兩點是特別令
人難以接受的。一﹞在政府於○八年十一月底公
布鐵路詳細走線及收地範圍前,關鍵持份者﹝被
收地的村民﹞完全沒有機會了解事件、提意見或
參與制定方案,只能在刊憲後根據法例提出明知
無效的反對。二﹞政府宣稱在○八年五月至十一
月曾進行「廣泛性諮詢,大家對整條鐵路的效
益、大約走向,設施,如有多少個站,哪兒有救
援站,這些大問題的諮詢」﹝運輸局副局長邱誠
武早前接受港台鏗鏘集記者訪問﹞,完全與事實
不符。根據港鐵網站資料,這段期間港鐵做過
的,只是到六個區議會和三個鄉事委員會簡報工
程內容,並且在○八年九月廿七至十一月七日在
六個港鐵車站舉行題目為「廣深港高速鐵路 擴
闊生活新體驗」的巡迴展覽﹝每站一星期﹞。八
塊展板單向地推銷「專用路軌以西九為終站」方
案,隻字不提「專用/共用路軌」、「應否將終
點站設於新界」,以及「新界應否設中途站」等
重要討論,市民就算「有幸」遇上展覽,亦根本
沒有基礎提出意見。
無論政府和港鐵如何玩弄公關辭令,也無法掩飾
事實:「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規劃,既沒有認
真地徵詢於香港市民,更沒有問過將被趕離家園
的石崗村民,因此,我們絕對有正當理由要求行
政當局重新開放參與。我們可以拿這項工程與同
樣由路政署負責的中九龍幹線規劃,以及同樣涉
及收地的觀塘市中心重建規劃作一比較,「廣深
港高鐵」規劃對公民參與的忽視,一目了然﹝見
附表﹞。
香港行政當局除了能隨時收回公民參與政策討論
的機會,亦有很多方法控制議會就事件的討論。
無論是立法會還是區議會,討論的議程和議員獲
得的資訊都嚴密地被行政當局控制,再加上出任
議會內親政府議員﹝特別是各小組委員會主席﹞
的配合,都令全面的討論難以發生。立法會由去
年四月至今,從小組委員會到大會,只有約三次
列在議程上的討論。區議會更可憐,前陣子發展
局要為把皇后碼頭重置海邊造勢,竟要求全部十
八個區議會花大量時間輪流討論。廣深港高鐵則
只有六個區議會討論過,還是在政府刊登憲報以
前。元朗區議會於去年六月和十月的反對決議亦
沒得到任何回應。
高鐵香港段的諮詢程序大開民主倒車,原因不難
理解﹝急於創造就業、加速「兩地融合」、北京
壓力等等,不一而足﹞,問題是為何香港的政治
制度容許行政當局這樣做?為何泛民主派議員不
在這個層面上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
篇幅有限,最後只提一點。開放公民參與絕不應
是門面工夫,而是一個政府把人當成人的必要工
作。香港輿論不時都會羨慕國內基建搞得快,認
為香港政府應該在決策速度上「迎頭趕上」,他
們大概忘記了,國內的決策速度是以剝削公民權
換來的。回到石崗菜園村,將心比己,如果任何
一位港鐵工程師或決策官員在菜園村務農五十
年,他大概也不會容許自己如此不明不白地犧牲
掉。 文﹕小朱
近年三項重要計劃的諮詢程序比較
計劃 / 工程名稱 中九龍幹線 觀塘市中心重建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負責部門 / 法定機構 路政署 市區重建局 港鐵及路政署
涉資 100億港元 300億港元
﹝收購業權﹞
450億港元
非法定公眾諮詢 2007年底至起碼
2009年底,至少
兩年
2006年初至2006年
10月,為期10個月
沒有﹝港鐵僅於2008年9月27至
11月7日在六個鐵路站舉行巡迴
展覽,然後聲稱做了公眾諮詢﹞
法定諮詢 /反對期 沒有 5個月 2個月
關鍵持份者
能參與的諮詢
﹝油麻地居民﹞由
頭至尾,至少兩年
﹝觀塘居民﹞由頭
至尾,15個月
﹝石崗菜園村民﹞最後兩個月法
定諮詢
文︰關注組主席高春香
人有人緣,亦有地緣。「石崗菜園村」——一個
沒有人認識的名字,但它卻有無數忠實的擁護
者,他們足足擁護佢60年有多﹗這裡無商場,冇
戲院,冇溜冰場,亦冇超市,然而他們對它都不
離不棄,原因是它有平靜、和諧、簡樸融洽的獨
特氣質,它的平靜來自它冇噪音,冇霓虹光燈,
早上它奏出雀鳥吱吱喳喳的協奏曲,晚上它播的
是瑩火蟲、蟬、蟋蟀的交響樂,它的簡樸來自它
清一色的廣告牌,白天是藍天白雲,晚上是明月
清風,從不間斷!六十年如一日!它的自愛,自
生,令它的擁護者更愛它,更「溺」它!今天「
石崗菜園村」受到挑戰,衝擊,它的平靜,和諧
將被開到菜園村的高鐵一手破壞,一手摧毀!忠
心的擁護者站起來了!他們在這五個月發出怒
吼!發出行動!發出戰書!口誅筆伐這群罪有應
得的罪魁禍首!老天爺看顧,這群擁護者全力以
赴之勢,更贏取到更多正義之士的支持和擁護,
於是擁護者又再有擁護者,擁護者又再又再擁有
擁護者,這個正義的網絡不斷延伸直到殺死無情
無義的高鐵為止﹗
擁護者=不移動不懈怠不折騰之士
石崗菜園村居民和所有幫助我們和擁護公義的人
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零八年十一月開始
零八年十二月廿一日
零九年一月十日
零九年一月十八日 零九年一月十八日 零九年一月廿九日
零九年二月廿二日
零九年三月十日
零九年三月十五日
零九年三月十八日
頁二:公民參與篇
資訊流通與另類方案
開放社會首重資訊流通,如果沒有足夠資訊,公民
根本難以參與對政策的討論。在廣深港高鐵的規劃
上,特區政府和港鐵延續殖民地的統治策略,壟斷
了資訊和專業知識,意圖令受影響人士毫無還手之
力。面對如此劣勢,菜園村關注組必須與此雙重壟
斷對抗,尋找突破點。本文簡述政府和港鐵發放廣
深港高鐵相關資訊的過程,以及村民如何在規劃師
和地理專業者的協助下,提出初步的反建議。
﹝一﹞二○○八年四月至十一月




﹝三﹞二○○九年四月
關注組向立法會申訴部投訴港鐵不公開圖則後,港
鐵於四月初交出一張「石崗列車停放處及救援車
站」圖則﹝圖五﹞。規劃師杜立基發現,菜園村的
土地在港鐵的規劃中主要有三個用途﹕一是車廠、
二是救援站、三是坑渠以疏道原來天然河道的水。
按照關注組的「最少破壞民居」選址原則,兩位專
業者在菜園村東南的天秤及廢車場以外,找到兩個
新選址,一是解放軍石崗軍營南端的空地及廢屋,
二是八鄉紅毛潭以北的大草地﹝圖六﹞。規劃師杜
立基綜合各方意見後,提出民間方案的幾個重點:
1﹞選擇較少民居的地帶興建車廠;
2﹞車廠遷址後,應保留菜園村旁的天然河道,並放
棄收地建坑渠的工程;
3﹞將「緊急救援車站」、「緊急逃生集結地點」和
「通風樓」等全部南移二百公尺,以避開菜園村的
主要民居;
4﹞由於上述改動,明挖回填範圍可由目前約一點五
公里縮短至六百公尺。
總結﹕上述的時序清楚顯示,政府和港鐵並無打算
開放其資訊壟斷和決策權,他們仍然想老調重彈,
一邊壟斷資訊令民間倡議不可能發生,另一邊又
取笑村民無知和考慮不周詳。在這場不對等的角力
中,規劃專業成了關注組倡議的突破口,現在村民
的想法起碼能夠轉化為看得見的初步方案,但大家
都很清楚,倡議成敗始終是關乎運動參與者在各條
戰線展示出來的實力,一個民間專業方案,無論有
多合情合理,都不足以教執政者讓步。 文﹕迪
﹝二﹞二○○九年一月至三月
港大地理系講師梁啟智以地理資訊系統﹝GIS﹞分
析政府的憲報圖則後指出:「按居民所述和實地觀
察所得,走線以東地段的民居比以西地段較少,也
有足夠空間興建輔助設施,固建議輔助設施的位置
﹝圖四﹞從西向東移,避免拆卸鄰近石崗機場的民
居。」路政署及港鐵人員在一次會面上否決此反建
議,指梁沒有考慮新選址的路軌接駁問題。理工大
學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熊永達則表示,港鐵主
要計劃在石崗菜園村的位置興建車廠,而車廠並非
必定要貼着列車走線興建,為了避免破壞農地和減
少遷拆房屋,應考慮將車廠遷至菜園村東南的廢車
場和天秤場。但他強調,由於港鐵沒有提供路軌走
線等資料,難以提
出進一步的回應。
政府官員在一月給
關注組的信件以及
三月的會面中都表
示:「一貫的政
策是盡量少收回或
臨時佔用私人的土
地。」關注組認
為,這個以業權為
主要考慮的選址原
則並不人道,應改
以「最少破壞民
居」原則選址。
特首在四月指令港鐵開
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
設計後,運輸局向立法
會提交了政策文件,內
容主要是解釋選擇以專
用通道興建高鐵並不設
中途站的原因、鐵路的
經濟效益,以及西九鐵
路總站的土地安排。關
於走線,則只以非常
簡單的地圖來顯示﹝圖
一﹞。運輸局到十一月
底刊登憲報,當中的圖
則包括了收地範圍和工
程範圍﹝圖二及圖三﹞,並沒有進一步披露工程範
圍內的細節。這類圖則是令村民僅能知道其土地
將被收回,但不會知道詳細原因,也不會有基礎反
駁,藉此建立工程設計不能改動的印象。


雙贏方案一選址
雙贏方案二選址
雙贏方案三選址
鐵路選址篇 頁三
日本人塩見直紀發表 <半農半X> 一書
之後,半農半X的概念在日本及台灣近
年多有所聞(原書節錄﹕http://www.
bookzone.com.tw/event/bp220/index.
asp)。有些人望文生義,以為半農半X
裏面的X即是任何職業的代號。換句話
說,一個人的生活,一半是務農,一半
是其他職業。但是塩見直紀說得很清
楚,X代表個人與社會的交錯關係。這
個X是,除了務農,另外的生活應該與
自己身處的社區和社會有所扣連,是正
面的扣連。我的存在,應該與社會其他
人的幸福快樂有關係。換句話說,如果
你務農很出色,賺了錢,拿錢捐給公益
金,你做了好事,但這不是半農半X。
要明白,公益不一定是捐錢。塩見直紀
的說法是,我們目前面對的種種問題:
包括了食物不安全、環境破壞、溫室效
應、消費主義、人際關係疏離、醫療系
統失效失職、社會不公義、經濟不景、
失業、教育政策混亂、政府無能等等,
都可以由我們自身生活主動地作出積極
回應。半農半X的生活態度是,安內與
攘外同時進行。安內者,自己在種植的
過程替自己找回健康,自己從泥土裏得
到了滋養生命的基礎。半農之後,價值
觀擴闊與轉變,人與社區和社會的關係
就會不一樣。愛自己、愛生活、關懷社
區不再是口號,是實實在在每天都做的
事。在半農半X的生活裏,自然而然,
我們明白社區每一吋土地都與人性和生
命有關係,任何一個社區被剷平之前,
我們都應該為自己的半農半X生活站出
來,支援別人的半農半X生活。
菜園村的
港府愚人自愚政策
袁易天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
半農半X
香港農業的半農半乜乜狀態
八十年代開始,香港農業走下坡。農業生
產受壓於大陸大量的廉價農產品,使本地
農民難以維生。與此同時,地產又長足發
展,農地被視為還沒有地產項目的發展用
地,新界農地被地產商大量收購作為土地
儲備。這些被收購的土地長期荒廢。另一
方面,農業人口急遽消減,土地業主將土
地轉租與其他行業,我們可以見到整個元
朗平原及新界西北區的農地在短短二十年
內,由本來風景優美空氣潔淨,變為毫無
監管的污染行業所盤踞,包括廢車業及電
子產品回收場。又或是與社區規劃毫無關
係的中、小型丁屋住宅群。香港的農業區
域日漸縮減,農民平均年齡是六十五嵗。
勞動半生的農民大都不希望子女務農。農
民,特別是菜農自我形象低落。他們不想
自己的子女成為農民,希望他們學業有
成,進入城市找工作,出人頭地。而老農
民因為年紀老邁,再難以在中老年的狀況
下轉型和建立新的事業,總是維持在耕作
了半生的農地上繼續討生活。到了今天,
農地仍然存在,比較大片的農業社區可以
在元朗和錦田、大埔林村、粉嶺上水和離
島一帶找得到,但難以與七十年代比較。
年老的農民辛勤一生,子女成才或自立,
老農夫耕種維生的壓力漸減,但卻不是不
需要生計。他們大都可以自食其力。冬季
是香港種植的黃金季節,他們可以生產多
一些,夏天經常風雨,農民可能丟下田裏
工作,出外打散工兼職,夏天風季過後,
又回到農地裏耕種。每家屋前屋後總有一
點果樹,夏天減少勞動,也不致於沒有收
成,一點瓜果豆角是少不了的。這是新界
農民的半農半乜乜狀態。也就是說,半職
農民半職任何工作。
農民的住屋
農民耕種,日日夜夜與土地為伴,收割蔬
菜也必多在清晨三、四點,因而也必須住
在農地旁邊。前朝政府體恤民情,真正農
民,可以在農地上搭建小屋居住,政府發
予臨時住屋牌照。地主明白農業情況,亦
讓農民在農地上建築小家園。以前農民與
地主不大關心是否文字立約,農民租地,
每年交租,非特殊原因,從不驅走農民,
一心為農,可以一生為農,不會出現耕者
失其田的情況。
在新界農地上耕種的農民,很多都是非原
居民的香港農民,可能原居民所佔還是小
數。新界圍村,村民早有漂洋過海,落戶
歐美城市。有人指是當年香港政府鼓勵云
云,是否當時政策,有心人自可翻查檔案
求證。共產黨統治大陸之後,大陸人偷渡
來港無日無之,新移民不少落戶新界,成
為原居民地主的農地租戶,是新界上世紀
五十年代以來的農業主力,僅憑一雙手以
耕種養生送死。新界石崗菜園村的情況即
是典型,農民在農地上耕種數十年,兩代
人的生活經驗。但是,田地業權非農民所
擁有。有些是新界原居民的土地,有些是
政府的官地。你擁有住屋,但你卻沒有土
地業權,土地被收回,你的住屋同時會消
失。新界很多農民,都是處於這種狀態。
城市規劃與製造貧窮
城市發展停不了,政府需要城市規劃。以
菜園村為例,你有了一個規劃,你製造出
社會不安、對立和將一大群半農半X的村民
推入貧窮的深淵。
半生為農,一個規劃,農民一無所有。政
府的賠償,並沒有包括農民下半生的養生
送死。政府把人家規劃走,卻不打算賠
償,這是民之盜賊。你說條數唔係咁計。
我理得你點計。因為我不打算搬,我不打
算拿綜緩我不打算貧賤夫妻百事哀,替補
鑊補到周身唔得閒的政府再增加麻煩。你
不規劃我,我可以繼續用我雙手找生活。
我從來沒有問過你要一分一毫。我的現金
雖然不多,但我擁有自己可以把握的生
活。我有自己種的菜,有自己的小小的散
工維持基本開支。我還在交間接稅呢。你
把我規劃上樓,不出街都是開支,但我不
能種菜,要每月交租,你視新界的農民為
可犠牲可欺凌的對象,對不起,你每一次
規劃,就為社會製造數以千計的失業人
口,你是愚人自愚,自找麻煩。
鐵路祇有菜園村受影響嗎?
表面上,鐵路在地底走過,地面上祇有菜
園村影響最大。實際上,農民種植需要大
量用水,由石崗到錦田一帶的農地,大部
分天然河道的灌溉系統都被丁屋、地產發
展項目、防洪排污系統等工程完全破壞。
錦田一帶仍在運作的農業區,主要靠井水
耕種。據說鐵路從牛潭尾雞公山那邊穿越
地底而來,也就是說,把錦田區的地底打
橫切成兩半。錦田的大江埔農業區首當其
衝,地下水源被地下鐵路系統完全封殺。
鐵路工程動工,農民如何半農半乜乜?留
下的祇有一個乜乜﹗乜乜是甚麼?政府回
答不來,因為今天,政府就是沒有措施可
以回應已經開始擴大的失業數字。今天的
政府已經沒有挽救經濟的方案,祇可以
說出紓緩經濟困難四個字。既如此,為
何還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首先製造菜園
村的貧窮人口,然後又去陰乾大江埔農業
區,把農民推向絕路?誠如半農半X塩見
直紀說,能自己種點食物,尊重自己,尊
重別人,我們的社區,我們的世界將會很
不同。政府當然沒有把農民放在眼內啦,
不尊重一個行業,不尊重這個行業的人,
政府當然看不到這個行業的重要性,看不
到這個行業與社區社會的關係。單從一個
行業的經濟產出數字看它是否有存在的價
值,對不起,條數唔係咁計。所有服務業
都知道,留住舊客戶的成本比開拓新客戶
化算。何苦去興建一條鐵路而以為它可以
為你帶來經濟收益,再將收益帶動經濟消
滅貧窮呢?你不要製造貧窮,你不必興建
鐵路。起碼大家都看得到,就算你的鐵路
建設會帶來一定的經濟收入,農民也不會
是擁有優先資格取回損失的債權人。他們
最後會變成貧窮的統計數據,但他們當初
為甚麼會成為貧窮,卻早已被人遺忘。單
單一句中年轉職困難與香港經濟結構轉型
祇會把政府的盜賊行為變成:不是誰人的
錯,是社會的無奈。
香港的半農半X
若果,我們可以稍稍放鬆半農半X裏面X的
定義。逆向思考一下香港的農業,一個
頁六 生態農業篇
按目前的規劃,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大部分
是隧道,地面設施包括位於西九龍的總
站、位於石崗的車廠及緊急救援站,還有
新界北一至兩個小型通風樓。西九總站位
於新填海區的官地,沒有居民,整項工程
絕大部分涉及收地及遷走居民的,正是石
崗車廠選址一帶。
高鐵車廠只拆散村屋
政府選擇收回的是什麼土地呢?選擇趕走
的是什麼人呢?將石崗地區的航空照片、
地區規劃圖和車廠設計圖一比對,第一個
發現是,錦田公路和錦上路之間的大片農
地已被改為各式各樣的垃圾場廢車場和
重型建築機器場,而這些用途雜亂、並且
帶來嚴重污染﹝電腦垃圾場不時火燭釋出
有毒氣體﹞的地方大多沒有被港鐵選中,
被選中的大部分是在石崗軍營東邊,石崗
河兩岸仍然有人耕作的農地﹝見右圖﹞。
第二個發現是,將被拆屋趕離家園的五、
六十戶約五百人中,沒有一個是「新界原
居民」家庭,即一八九八年英國向中國強
租新界時已在該區居住的人及其後代,全
部都是二次大戰後遷入新界的「非原居
民」。他們來到新界、跟「原居民」購得
或租得位置較邊緣的農地,並在農地的一
隅搭蓋簡單的房子棲身,這樣的「非原居
民」聚居點被稱為「雜姓散村」。
據新界鄉議局網頁的各年大事記,
一九八二年十月,「劉﹝皇發﹞主席透過
法律訴訟程序,成功確立新界農地可作露
天貨倉用途」;一九八三年十月,「成功
爭取凡露天貨倉均無須繳納改變土地用途
費用」。此例一開,由「原居民」擁有的
農地便大片大片地變成貨倉,放棄耕種,
賺取高達十元一平方呎的租金,反而位置
較邊緣的散村「非原居民」,大多繼續耕
作或飼養家畜家禽,直至近年政府嚴格管
制豬場雞場,豬場雞場陸續關門,單靠種
菜營生。
高鐵的選址結果很明顯是選擇了菜園村的
「非原居民」為犧牲品,儘管他們在村
裏生活的日子並不比「原居民」短,也儘
管他們繼續勉力護養土地,撐住本地的農
業。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和港鐵高
級統籌工程師李永孝都不會承認這點,因
為這是好幾十年的開發新界時的不成文
「秩序」。
原居民村=no go area
一名曾參與新界土地開發的註冊規劃師從
反面向筆者解釋這個「秩序」。他說,
「非原居民」散村及附帶的耕地一直被規
劃師和工程師視為進行工程的「方便答
案」,因為「原居民」在土地制度上受到
多重的保障,包括丁屋權、拆屋時必須另
外安排土地遷村等。而且「原居民村」勢
力龐大,就算稍微損害到其將來的發展
權,都會群起反對,極有可能拖慢整個收
地程序。這些由「原居民」的特有法定權
益及相隨的政經勢力,令規劃師和工程師
在選址時都盡量避開,再加上近年生態保
育多受關注,《環境影響評估條例》的訂
立令所有觸及生態敏感地帶的開發變得困
難,於是規劃師便更傾向對沒有特別法例
保護的散村及附帶農地埋手。
「將選址定在非原居民村,一來不用賠
償,二來不用安排搬村,只需由政府安排
上公屋。」他表示,每一個規劃師和工程
師都知道哪些是選址的"no go area"﹝禁
區﹞,有些是絕不能選的,有些是迫不得
已也可以選的:盡量不碰「原居民」的屋
地,盡量不進入「原居民村」的村界範圍
﹝即可以起丁屋的範圍﹞,連村界旁邊的
地也盡量不要碰,因為這也會影響原居民
擴大村界的機會,即妨礙了他們日後的丁
屋發展。「這樣一直排下去,非原居民村
幾乎是最不受保護的,只比荒廢的政府地
好一點。」甚至乎,連「原居民」墳地得
到的重視也比一條幾十年的散村要多﹝政
府在清拆「原居民」山墳時要支持特惠津
貼,就像拆屋一樣﹞。
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下,可以說「非原居
民」不是直接被針對,而是「原居民」按
《新界條例》擁有的特權變相令散村「非
原居民」成為廉價的犧牲品。該規劃師表
示,這個狀況在殖民地早年可能有其合理
性,但現在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十幾年,很
多當年新建立的「非原居民村」隨時有
六、七十年歷史,特區政府沒有理由繼續
按英國殖民者定下的界線把人分成不同等
級,維持一套帶來不合常理結果的土地制
度。他認為政府應趁菜園村這件事,改變
多年來苛待非原居民散村的土地政策,譬
如讓「非原居民村」有類似「原居民村」
的遷村安排。未來幾年在新界東北的基礎
建設和新市鎮發展,很多繼續是拿「非原
居民村」開刀,若政府還以為憑公屋安置
就能摧毀村民幾十年的家,抗爭運動肯定
陸續有來。
規劃師:非原居民
不應是廉價的犧牲品
好像早已應該被放在博物館的行業,原來還有很
多可以發掘的潛在能量。農民處於半農半乜乜狀
態,是因為單純的生產和銷售蔬菜已被大陸的廉
價產品打挎。但是農民還是可以有一定的生存能
力在這種狀態下生活,也證明了半農半乜乜/X的
可能性。把農業的導向調教,改變固有的農業的
從業員是農夫,農夫是低學識人士、是現代社會
的淘汰品等等的負面思維,香港的農業可以如何
與香港目前的政治、經濟、社會攜手走下去?

我家務農,我自己有機耕種十多年,一直是半農
半X狀態。我其實不想半農半X,我祇想實實在
在做一個農民。但是環境不許可。你要做一個農
民,你得先替農業找一個存在的空間。因為,你
經營的土地在三五年內會被規劃掉,你進行有機
生產的土地可能被別的外來行業污染,一心為
農,未必可以一生為農,而且耕種土地合約與環
境的不定不停困擾者農民。傳統的銷售渠道不足
以吸收你的產品,你要自行開拓市場。凡此種
種,我們的無奈是,你祇可以半農半X﹗
十多年的經驗係,每年都有市民接觸我,問我可
不可以教他們耕種。這幾年,想在土地裏討生活
的人數大大增加,不單是中年轉職有困難人士,
不少中產階層也實在對當前的社會狀態感到憤怒
及無奈,政府無力協助香港走出困局,他們自己
在思考為何如此,如何突破?我無能力協助他們
成為全職農夫,但我想,半農半X是很適合想改變
生活困局的香港人。問題是,半農半X需要一定的
社會環境才可以存在,尤其是恒久的土地條件。
如果今天我們小心地使用土地,先讓它在農業使
用上有優先權,讓市民可以慢慢加入農業生產的
行列,社會大眾就會自己發展自己的半農半X,那
個X可以對社區經濟產生正面的提升作用。那個X
可以增加社會和諧。那個X可以製造就業。那個X
可以帶來食物安全。那個X可以保護環境生態。那
個X可以減少醫療開支。這個X為香港政府面對又
不懂解決的問題進行療治。而香港政府需要做的
是,全面地檢討土地政策,把土地發展的方向及
與規劃藍圖,與社會大眾一起討論,放下地產、
基建是救命草的迷思。真真正正以人為本地與香
港市民一起管治香港。
新界發展篇 頁七
朱凱迪
圖﹕錦田及石崗的農地近二十年已被大規模改為露天貨倉。
金融海嘯迫使西方國家大力「干預」,人民對凱恩斯主
義的興趣隨之大增,世界主導思潮發生轉變;救市措施
令人想起當年的「新政」及「福利國家」等等。至於香
港,可能哼了幾十年「自由放任」的調子,好像有點抗
體,所以我們看不見社會對「干預」有多少共識,不
過,事情總有例外,唯一共識可能就是「加快基建」。
難怪香港政府打算投資四百億興建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
段,沒有引起社會多少爭議,除了位於元朗石崗一條小
小的菜園村的村民,他們抗議鐵路工程要清拆他們的家
園之外,大部份媒體及立法會議員(聽說只有社民連反
對)竟好像乖乖地把這條鐵路視為必需。或許,即使有
人認為有問題,亦怕被人批評為「阻住地球轉」,阻礙
政府增加就業機會,故此只好選擇沉默。
按道理,我們不應再如此沉默,因為,過去數年,香港
很明顯經歴著「空間轉向」,簡言之,就是連小市民
也對我們城市空間敏感起來。環保團體指控的「屏風
樓」,成為日常語言,化成抬頭必見的日常夢魘。至
於「集體回憶」及「文化保育」的熱潮,亦聚焦在歴史
建築及社區環境之上。市民在持續及急劇的空間變動
裡,不單重新批判地認識及思考香港文化,還進一步想
像及投身參與改造城市空間。而基建,既關乎流動的金
錢,,亦是實實在在佔據實質空間的,並造成空間與社
會關係的重構,故此,大眾的關注本應是順理成章的。
而且,這條高速鐵路的空間尺度與觸及的範圍,以及受
影響的群體,可能超過天星/皇后碼頭或利東街等等,
但是,我們何以會如此沉默?
壓倒








廣深港高鐵的公義問題
我沒有肯定答案。不過,這種「沉默」,似乎說明
這個「轉向」還沒有到達質問空間公義(spatial
justice)的問題。
鐵路的空間公義
所有基礎建設都涉及公義,不只是該不該投資的問題。
因為,政府運用公共財政投資基建,不只是簡單的投
資,而是去解決、促進、改造現代經濟的生產與流 通
系統。不過,它究竟對社會哪一部份人有利?對不同
群體帶來的機會及限制是否合理?似乎不能「發展」
二字便算了。在本來便不平等的社會,以及不均衡
(uneven)的地理空間裡,基建所引發的空間改造,是
更不平等,還是能扭轉不平等?
廣深港高速鐵路的原意,類似近年歐洲的城際
(intercity)高速鐵路,令珠三角都會區整合成為更
緊密的經濟圈。珠三角的都會區早於九十年代已 為一
些地理學家提出,後來更由社會學家卡斯特(Manuel
Castells)用來說明「流動空間」(spaces of
flow),成為流行術語與意念。不過,這些術語通常掩
蓋了卡斯特提及的一點:「流動空間」令一些區域連結
成為更重要的節點,但連結不上的呢?通通被繞 過,
被排斥(exclude)了。
高速鐵路可能是最典型的例子,因為速度要快,不能設
太多車站,傾向專用通道,不能接合原有鐵路系統。像
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只有西九站,接著便是 深圳
的福田與龍華,經過東莞的虎門,另一端的終站是廣州
的石壁。以香港段為例,鐵路經過也跨過了新界西,但
沒有一個站,如果新界西居民將來要享用鐵路,則 要
反方向往南,到西九站才行。很明顯,人口增長最快、
基層人口比例高的新界西是被排斥的。
新界西的屯門以及天水圍,一直被視為邊緣社區,只要
想一想這兩個地區,便更會發現這條鐵路,繼續強化排
斥效果。反過來,高速鐵路卻進一步西九這個市中心的
節點,令香港原本的地區差異進一步拉大。
空間排斥、不均衡換來的是甚麼?是發展?進一步融入
大珠三角地區?增強競爭力?但只要稍為對空間敏銳一
點,便可能發現,最直接的發展,不是西九文娛藝術
區,而是在西九土地上「長」出來的豪宅,而將來的鐵
路更高速地帶來許多國內的有錢同胞作買家。
退一萬步,即使我們接受這項工程真的很必要,但它的
諮詢過程也是兒戲得可怕;政府完全沒有學會之前中環
填海工程的教訓,沒半點程序公義。政府選擇採取「專
用通道」的決定,是2007年8月在粵港聯席會議上才為
公眾知道,之前與「共用通道」方案的比較與辯論,市
民與媒體無從參與,只能從「消息人士」中 聽聞,無
法掌握資料與討論。而具體路線,市民要到幾個月前才
知道。據朱凱迪於二月七日《明報》的文章指出,菜園
村居民要到2008年11月才知道,因為要建車廠,所以政
府要他們搬遷。所謂「諮詢」,則只有刊登憲報後的兩
個月,現在提交反對意見的限期亦已過了,一旦立法局
財委會批准撥款,四百億工程便正式上馬。所以,在政
府眼中,反對意見永遠是「太遲」。
只為資本服務的高鐵
歐洲規劃界早已指出,高速鐵路作為「超級走廊」
(mega-corridor),作為「流動空間」,經常與地方
空間(space of places)發生矛盾衝突。因為,高鐵
等基建容易變成只為資本流動服務的工具,如果地方市
民無法參與基建重大決定的商議,共同規劃與管治,地
方社區居民 的利益則很容易會被犧牲,「流動空間」
只會淪為一只為地產資本與工程公司生金蛋的鵝。
例如布魯塞爾在選擇高速鐵路站位置時,便經細心考
慮,分析城市內不同區域的差別,最後決定設在南部,
原因是嘗試利用鐵路來振興破落的舊工業區。可惜,後
來車站附近的土地徵收與規劃失控,被地產商把周遭地
皮過份炒賣,導致大量舊區的基層移民未嘗其利,便被
迫要遷走。
事實上,不少歐洲規劃師,以至歐盟高層,曾提出高速
鐵路的建設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振興歐洲的邊緣地區,
而不應是進一步強化原有的中心城區。從規劃理念來
看,已比廣深港鐵路進步不少,為甚麼缺乏就業機會、
經濟發展的新界區竟然是缺席?
菜園村村民也許關心的只是自己的家園,但他們的行動
可以說是為空間及社會不公義的呼喊。公義的訴求,並
不是要「阻住地球轉」,而是把城市空間運動推向更大
的尺度,質問更龐大的公共資源到底該如何分配。
延伸閱讀﹕Ek, Richard. 2004. “From Democracy to
Dromocracy: The European Citizen in an Age of
Mega-Corridors.” (標題為編輯所加)
文﹕葉蔭聰

You're Reading a Free Preview

ダウンロード
scribd
/*********** DO NOT ALTER ANYTHING BELOW THIS LINE ! ************/ var s_code=s.t();if(s_code)document.write(s_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