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4

中国河流,站在无路之处

□谭作人

眼前群 山没能把 你围住 /悬崖干 脆断了你 的退路,


你是一条站 立的河 /站立在 无路之处 。

以上这首诗,是“疯痴诗人”孙建军送给海洋诗人孙敬轩的礼赞。后者曾经准确地
指出:“那人宣布谁谁谁谁从此站起来了——其实,是他自己站起来了”。
中国人民究竟是站起来了,还是又趴下了,这不是本文的话题。本文的话题是:近
年来,就在中国人民眼前,在无数大坝后面,中国河流全都站立起来了——站在无数大
坝的堆砌之处,立在天然河流的无路之处,唱出天鹅之歌,跳起镣铐之舞。
昨天(4·22)是第 37 个地球日,因水而兴的天府之国四川,献给地球母亲的生
日礼物是什么呢?是谋杀。这一次,不是岷江河谷 15 道捆绑出来的 15 个高峡平湖,不
是贡嘎山的命脉仁宗海和高山湖泊群的“放水调峰”,不是瀑布沟电站的“主民”要掠
夺民主和民生,甚至不是正在被成都市极力抵制的毗河引水工程。这一次,是在成都平
原之上,在总长仅 43.86KM 总落差仅 150M 的柏条河内,有人要修建总共 15 级的低水头
小发电量高投资大工程量的“梯式电站”和渠式河流。
柏条河是成都府河的上游,自蒲柏闸至石堤堰全长不足 50 公里,为都江堰内江四
大干渠之一。柏条河及徐堰河又是三个主要城市水厂(六厂、五厂、二厂)的水源之地,
因此可称为成都市的颈动脉。四川省有关部门未经公开论证,未经社会听证,在此河段
实施“四段 15 级”水电开发,直接违反了《成都市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仅此一条, 该
项工程就是一项违法工程。都江堰水利产业集团及四川鸿能水务公司试图明火执仗地掠
夺公众之河流,是谁给他们的权利?是谁的利益在驱动?究竟有什么政治背景?难道因
为省管河道就可以谋害成都的生命之河——仅仅为了部门利益?从紫坪铺到杨柳湖,从
毗河到关口,这次,是柏条河。四川省掌控着成都市的水龙头,究竟想干什么?
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会的专家群体,四川省绿色江河环保促进会的志愿者团队,
成都各高校大学生环保团体,正在密切关注,坚决抵制这一违法工程。川大专家艾南山,
梁川,中科院专家邓伟、程根伟、陈国阶、陈庆恒,水务局专家陈渭忠、曾家和等具有社会
责任心的知识分子正在紧急结集,研究对策,撰写论文,陈述意见,上书省政府,希望
能够挽救这条无辜的河流。
21 世纪,世界已经普遍承认美国科学家戴维斯的理论:河流是有生命的。 河流的
生命是地球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一个关键环节,没有健康的河流,就不可能有安全的地
球。印第安部落酋长西雅图更对河流充满深情,他说:大河小溪中闪闪发光的不仅仅是
水,那也是我们祖先的血液;那涓涓的流水声,便是祖先亲切呼唤的声音。
而现在,却有人对我们祖先粗暴吆喝:站起来!为我出力!吆喝及鞭打声中,在
混凝土大坝的逼迫之下,中国出现了万万千千条站立的河——甚至连柏条河这样的平原
小河也不放过!面对一些人自鸣得意的“水上长城”,不知有没有人想过长城的作用与
命运?有没有人想过长城与北方荒漠化的关系?
有位水电部专家曾说:“都江古堰从水利学角度来看并不经济”。笔者回答:当然,
也许正因为古人在技术上只能做到“四六分成”,才使都江古堰能够造福千年。如果流
域开发都像黄河干流工程,对水力资源实行竭泽而渔的全面开发,吃干打尽,也许只能
惠及一小批人,但却损害了公共利益,损害了自然河流的健康和安全,使它甚至不能保
障一代人的生存。
目前,在全世界的反坝声浪中,中国正逆水而行。中国拥有全世界大型水坝 49697
座的 52%,达 25800 座(其中高于 90M 的大型水坝超过 60 座),各类中小型水坝 8.6 万
座,已建水库 8.48 万座,水库总库容 4583 亿 M3,占全国地表水总量 17%。而在 1949 年
以前,中国建成并运行的水利设施仅 23 座。这些水电站究竟是建设的成就还是发展
的代价,究竟是经济馅饼,还是生态陷井,确实应该进行认真的探讨,而不是以
政治宣传代替科学研究,敷衍社会,匆忙应对。
千河之省四川在 GDP 主义的鞭策下,正向“水电王国”迈进。四川今年计划开工五
大水电站,总装机容量 1276 万千瓦,总投资逾 700 亿元,全是旷古未闻的大手笔。与柏
条河低水头梯级电站的荒诞性可以妣美的是,今年已经进入前期准备的毗河引水工程。
该项工程计划投资 108 亿元,计划引水 9.73 亿 M3,计划增灌面积 314 万亩。“计划”看
起来前景“堂皇”,背景却是荒唐——毗河工程实施后,对常年断流 6~8 个月的金马河
无忌于釜底抽薪;对于枯水期零流量,每年冬季要投放 100 万元生物降解剂 C—M 的府
南河(锦江),更是雪上加霜。社会公众不明白的是,这些出自利益部门的规划和决策,
与出自不同部门的规划比如“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规划,比如“生态四川”规划大
纲,比如两江污染治理规划,究竟有何关系?这些规划如何衔接?孰虚孰实?谁真谁假?
要知道,国家职能部门中,唯一长期不能完成任务的,只有环保部门。这个弱势部门的
工作指标,25 年来没有“及格”!这在其它经济部门,尤其是“水头木头”部门及“金
桥银路铜管线铁房子”等与环境安全密切相关的部门中,是不可想像的。
2005 年,四川省环保局发布《环境蓝皮书》指出:四川省环境保护的最大问题是
境内河流的生态安全问题。 号称千河之省的四川原有 1340 条河流,现有 1100 多条河
流,其中 880 条(约 80%)受到程度不同的污染。比如“两江”污染问题,长年监测表明:
岷江中游大部分河段为 V 类及劣 V 类水质,个别为Ⅵ类水质;沱江干流大部分河段为Ⅳ
类~V 类水质。成都市内“二江”锦江和沙河基本为劣 V 类水质。同时,四川土壤侵蚀总量
高达 10 亿吨/年,占长江上游侵蚀总量 42%,每年向长江输沙达 3 亿吨。千河之省四川的
水生态环境恶化,包括地下水污染、缺水的危机(全省人均水资源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有 21 个城市低于国际紧张线)。这究竟是 GDP 主义的后果,还是实施水电大开发战略的
原因,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有科学的、客观的认真研究,并将成果告知公众。
河流被迫站起来了,站成一道道水上长城。在混凝土阴谋之下,河流在病痛之中跌
落,在跌落之中向人类躹躬。被称为中国水电基地的西南地区,正在无河不坝,无水不
电。比如四川,规划梯级开发的河流已经全面开工,包括岷江(15 级),嘉陵江(17
级),雅砻江(21 级)。不包括马边河(9 级)及芙蓉江(10 级),仅三大江干流大坝
将达 53 座(级)。“千河之省”正在变成“万坝之省”。邻省云南更不甘落后,已经规
划开工金沙江(12 级),澜沧江(14 级),怒江(13 级)共 39 级河流台阶。真可谓“
高处水坝一时起,低处生态从此无”(作人)。似乎河流一断,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贺敬之)。如今即将死亡的黄河,正在以伤心之
旅和伤残之躯,为诗中的豪情壮志作证。
一个承认人民主权的国家,在不危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合理地实现个人价
值最大化最优化。而在中国,手握公共权力的有些人却总是捷足先登,先富起来,受害
者正是人民主权和公共利益。并且,眼前利益正在吞噬长远利益,局部利益正在盗窃整
体利益,能源对策的权宜之计,已经侵害了全社会的根本利益。正因为此,关于发展的
“硬道理”与软实力应该并存,不可偏废。
笔者认为,中国水电工程的论证和评估,要摆脱单纯工程技术或经济效益的计较,
要提高认识,放宽视野,把历史文化、社会管理、以及“三个文明”考虑进去。因此,应
该考虑创新一种跨行政区划的流域管理体制,以及跨业务部门的环境决策机制。 在
体制和机制创立之前,被暂停的不应该是河流,而应该是切断河流的工程,以免造成无
法修复的破坏。
我们耽心,正如实施文化名城战略,已经使文化名城有名无实;实施熊猫经济战
略,即将使熊猫王国提前消失;实施政治体育战略,彻底毁了体育精神;如果实施“水
电王
国”战略,是不是会让千河之省提前干涸?我们更加耽心,柏条河工程被杯葛之后,会
不会有人“抛小砖而争大玉”,声东击西,舍卒保车,以便无序上马大型水电工程?
我们希望有人能看着公众的眼睛,如实回答这个问题。(2006.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