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5

研究生一定要知道的 -- “秘密”

秘密”

作者:陳鍾誠

前言

在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曾一再猶豫,是否會得罪學術界的某些人,但是、管他的,
反正我只喜歡寫程式,也不太想升等,得罪就得罪了,如果有人有不同的意見,
請他再寫幾篇好了。

雖然『烙』下了這樣的狠話,心理還是毛毛的,好吧! 算我沒說過...,我承認
我是『俗辣』, 我不像蔣友柏那樣有勇氣在布落格中寫下『白木怡言』,因為
我很怕會變成...『白目遺言』。

背景

本文是寫給在台灣的碩士與博士學生看的,大學生也不妨一看,尤其是在做專題
之前,但是 本文所提到的研究評量標準,包含點數制與學術衡量角度,通常教
師並不會加諸在專題生的 身上,很多時候也不會用在碩士生身上,但全都適用
在博士生身上。

(關於大學專題,往往只要教師認為做得不錯,並不會要求要有學術價值)

如果你考上了研究所,恭喜你,但是、先別高興,因為、這可能是災難的開始。

還記得一首王菲的歌嗎?歌詞是這樣的:

想走出你控制的領域,卻走進你安排的戰局
我沒有堅強的防備,也沒有後路可以退。
想逃離你佈下的陷阱,卻陷入了另一個困境
我沒有決定輸贏的勇氣,也沒有逃脫的幸運
我像是一顆棋,進退任由你決定,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將領,卻是不起眼的小兵。
我像是一顆棋子,來去全不由自己
舉手無回,你從不曾猶豫
我卻受控在你手裡

或許你記得這首歌的名字,對了、就是『棋子』。

這和研究所有甚麼關係?相信身陷其中的人一定會有所感觸,而還在局外的人,
或者是正在入局的人,請先看清楚。

入局

當學生從高中進入大學,或從大學進入研究所時,通常懷抱這興奮與期待, 但
這時往往最容易犯下致命的錯誤,尤其是進入研究所時,這個錯誤會跟著你多久,
那不一定,對於碩士班新生,通常是兩年,對於博士班新生,則為 3-8 年。

這個錯誤往往有一個小小的開始,首先、學生懷著期待的心情,根據科系教授的
專長, 開始找指導教授,開始踏出錯誤的第一步。

有幸作出好的選擇的人,恭喜你 ! 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但不幸作出不好的選擇的人,也恭喜你! 你已經入局了。

陷阱

很多研究生,會在某些時期不小心踏入陷阱,碩博士學生所會碰到的陷阱很多,
但是在唸碩博士前就很清楚這些陷阱在哪裡的人應該不多。

陷阱一:
陷阱一:找錯學校與科系

現今台灣的大學當中,許多學校對博士生的畢業條件,有所謂的『點數制』,這
是第一個可能的陷阱。

所謂『點數制』,就是博士生必須要投稿期刊,每個期刊根據評鑑指標
SCI/EI/SSCI 都有對應的點數, 博士生必須不斷投稿期刊,直到累積點數達到
該科系的規定之後,才可以申請畢業。
此時、若你進入一個具有『點數制』的科系,但是你卻不喜歡寫論文,或者你所
做的領域根本就沒有甚麼 納入 SCI/EI/SSCI 的期刊,那你就進入了陷阱。

在我較熟悉的資訊科學領域,原則上、做實作應用領域的人比較不容易找到對應
的期刊, 但做理論的人比較吃香,因此、台灣的資訊科學界的教授往往偏向以
理論為主,這也是學術界長期與 產業界脫節的一個原因。

另外、在社會科學領域,往往由於國情不同,台灣的論文很難被國際上的社會科
學界接受, 因此、做社會科學的碩博士往往花費比較多的時間才能畢業,而有
畢業的困擾,最近 政府在 5 年 500 億的政策實施後,政治大學不斷在報紙上
喊冤,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要避免『點數制』的陷阱,你在入學之前就要先查清楚,否則、通常指導教授很
難讓你在未到達規定點數前畢業。

甚至、有些科系會要求碩士生也遵守某些『點數制』,但這並不常見,比較常見
的是要求碩士生在畢業之前 必需投稿論文,直到期刊或某些研討會錄取該論
文,才能畢業。

然而、這是否代表著沒有點數制的科系就比較容易畢業呢?

答案是不一定,科系規定中若沒有明文的點數制,往往在碩博士生的畢業上就沒
有明顯的判定標準,因此、決定 你能否畢業的因素往往更為複雜,例如:政治
因素。

天阿、扯到政治因素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其實、一點都不誇張,決定你能否畢
業的,除了點數、你的研究能力、 研究的品質之外,還有與指導教授間的關係、
指導教授的心態、甚至指導教授的升等壓力等等,另外、 口試委員的安排等等,
也是能否順利畢業的關鍵因素。

陷阱二:
陷阱二:找錯指導教授

很多人在進入研究所之前,以為唸研究所就像唸大學一樣,那就大錯特錯了,研
究所是師徒制,選錯指導教授, 絕對會讓你刻骨銘心,能否畢業與你的指導教
授有極密切的關係,即使你選對了科系,選錯指導教授也是枉然, 套一句來自
大陸的順口溜,很適合用在指導教授身上:
『我說你行,你不行,也行 ; 我說你不行,你行、也不行』

甚麼樣的指導教授是好的,這個問題沒有固定的答案,那得看你是甚麼樣的人?

有些教授研究純理論的東西,那如果你做的是應用領域,最好不要找他。

相反的、想做理論的人也盡可能不要找作應用的教授。

有些教授原本作理論,後來轉作應用,那你要不要找他,就比較難說了。

有些教授喜歡被吹捧,如果你的專長是逢迎拍馬,那找他應該很容易就能過關。

但在現今台灣的學術環境下,助理教授與副教授通常都有升等的壓力,有些教授
會 在壓力之下,壓榨學生作論文、專利、把學生當成寫程式的工具,或者連跑
腿、 搬家、辦公文、繳水電費、帶小孩等等,都要求學生來做,這也是很常見
的事,因此、 如果你的專長就是跑腿,而且刻苦耐勞,耐操耐磨,那你應該可
以找這樣的教授。

找對教授,你就成功了一半,找錯了教授,你將會過得很痛苦,網路上流傳著一
句話,是這樣寫的:

『研究生不死、只是生不如死』

這句話應該是那些找錯教授的人所寫的吧!

• 指導教授的重要性
指導教授非常非常的重要,沒有維持好與指導教授的關係,絕對是很糟糕的一件
事,但是、為甚麼 指導教授如此重要呢?

很八股的標準答案是,『好的指導教授可以在研究上進行良好的指導,因此、你
會獲益良多。』

但這個答案很難反映指導教授的重要性,有很多事情,是研究生所通常不知道
的,其中一件重要的事情, 又和政治有關,畢竟太陽底下沒有甚麼新鮮事。

政治人物喜歡在飯桌上『喬』事情,但是很多人不知道,教授間也常常互相『喬』
學生的事情, 如果沒有教授幫你『喬一喬』,那事情往往都很難辦,有一個支
持你的教授『挺』你,願意出來幫你『喬』, 那事情就很容易了。

與政治上相同的是,如果幫你『喬』事情的教授很『夠力』,那成功的機率就會
大增,反之、可能就『喬不動』。

要『喬事情』的人,除了看學術威望、科系上的影響力等等因素,還得看他願意
出多少力為你『喬』, 因此、有人開玩笑的把指導教授分為『獅子』和『兔子』
兩類。

所謂的『獅子』是指很夠力,而且會喬得很用力的指導教授,而『兔子』則指不
夠力、喬不動的指導教授。

如果指導教授的 Power 更強,則根本就不需要說任何話,在場的口試委員自然


就乖乖的『畫壓』,這種教授 可以稱為酷斯拉,因為沒有人敢得罪該教授,因
此只好乖乖的簽名同意。

然而、一般的狀況是,教授通常不希望學生口試的時候,口試委員有被迫畫壓的
感覺,因此、對博士生會 先行要求,直到該學生的論文有一定品質時才提出來,
如此、才是尊重口試委員的作法。

陷阱三:
陷阱三:找錯研究領域

很多人認為自己大學時表現不錯,因此、就誤認自己適合唸碩士,甚至博士班,
這往往大錯特錯, 要知道自己適不適合唸博士班,必須問自己一個問題 - 『是
否喜歡學術研究?』

但是、有更多的人會誤認『學術研究』這件事情,以為學術研究就是『把東西做
好』,那就大錯特錯了, 往往、學術研究的重點並不是『做東西』。

以我最熟悉的資訊科學領域而言,一個大學生很可能認為自己喜歡『電腦遊戲』,
也很會『程式設計』, 於是希望到研究所學習『電腦遊戲的程式設計』,然後
就參加考試進入國立大學的『資訊工程』系, 因而踏入陷阱,如果幸運的拿到
碩士學位,便認為自己也適合攻讀博士,一頭栽入陷阱當中。

等等、這樣有甚麼陷阱嗎?『電腦遊戲程式設計』很自然的應該是資訊工程系的
主題,不是嗎?

問題出在學術研究這件事情上,套一句年輕人的俏皮話來說: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南極到北極,而是我就在妳身邊,但妳卻不知
道我愛妳』

『學術上最遙遠的距離,不在自然與人文之間,而是程式就在我身邊,但卻
無法變成期刊論文』

這件事很難講清楚,讓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

愛玩電腦遊戲的人大部分都會玩過魔獸世界吧?假如今天魔獸世界的設計者來
唸資訊工程博士, 那他將會面臨很大的問題,讓我們用倒述的方式,直接將時
空跳到他的畢業口試中。

魔獸先生:大家好,我的博士論文是『我如何設計了魔獸世界?』

...

論文報告中,... 上面有一大堆程式,口試委員開始打呼中....。

...

魔獸先生:總而言之,其實很簡單,就是用 C++ 和 OpenGL/Direct3D,然後努


力設計了兩年,終於做出的各位現在所玩的魔獸世界。

口試委員:那你所設計的遊戲,有甚麼特別的優點,是別的遊戲所沒有的呢?

魔獸先生:你玩玩看嘛! 我的遊戲全世界的人都在玩,特別的好玩,音效聲光效
果與劇本都是最好的,玩的時候也最有真實感。

口試委員:那你如何證明你的遊戲最好玩,或者是最有真實感。
魔獸先生:?????

口試委員:能不能用數學寫出來給我們看一下?

魔獸先生:#@$%^o...s...

上面的這位口試委員顯然不是電腦遊戲專家,但是、如果是專家呢?很抱歉的
是,過去很少人會取得電腦遊戲的博士學位 (說真的、現在有沒有我也不知道),
最相關的學術領域應該是計算機圖學,接下來讓我們把圖學專家也找到口試當中
來。

圖學專家:你說你設計了魔獸世界,我知道很多人在玩,很有名,那你在遊戲當
中所使用的光跡追蹤演算法有甚麼特點呢?

魔獸先生:我沒有使用過甚麼光跡追蹤演算法,我説過,我使用的是 OpenGL 和
Direct 3D。

圖學專家:我玩過魔獸世界,我很好奇,這個遊戲在 3D 的畫面上的很流暢,你
沒有使用特別的演算法,那你是怎麼做到的?

魔獸先生:思考中? 抓抓頭...

魔獸先生:我想我可以這樣回答,能用貼圖的地方我就用貼的,我預先準備了一
大堆圖片,用來貼圖。

圖學專家:原來如此、那這個沒有甚麼學問嘛,你論文中還有甚麼比較有學問的
地方嗎?
魔獸先生:#%)(*!@~^....

不曉得你會怎麼為魔獸先生解危呢?

回到原主題,魔獸先生為何碰到這些問題呢?其實、最大的問題在魔獸先生自
己,他不瞭解『學術研究』和『程式設計』 是兩件個完全不同的事,誤以為只
要大家都說好的東西口試委員也會覺得好,遊戲玩家的評價與學術專家的評價有
很大的 差距。

我看過很多完全不會寫程式的資訊工程系教授,卻也都做了很好的研究,而最慘
的是那些電腦駭客,花了很多時間在寫程式的 博士生,最後很多都搞到一再延
畢甚至無法畢業,其原因就在這些程式高手不瞭學術的本質。

• 學術與科學
從西洋文藝復興後,近代科學開始發展,包含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在內的西
洋科學走了一條很特殊的路, 就是要求『實證』,凡是可以經由『觀察』與『實
驗』被『驗証』或『否証』的問題,被稱為科學問題, 這種方式有相當大的好
處,可以讓人類的知識體系建立在紮實的基礎上,否則、萬一人類知識的基礎建
立在像 過去的『煉金術』與『巫術』之上,那又如何能有今日的文明。

魔獸先生的問題是,他選錯了研究主題,而且用錯了研究方法,寫程式本身不算
是一種研究,除非你寫程式的目的 是在驗證或否證某些理論,才會符合『科學
研究』的條件,在資訊科學的領域中,符合科學條件的領域並不算很多, 而且
通常以『演算法』為核心,驗証的方法則有『速度』(或稱時間複雜度) 、『記
憶體用量』(或稱為空間複雜度) 與答案的正確程度 (例如在人工智慧 AI 領域中
的自動學習)。

對於物理學、化學與生物等典型的科學領域,則通常會要求要有實驗的證據,例
如:要以科學的方式證明某種蛋白質 在人體當中具有某些作用,則必需以某種
實驗,例如將該種蛋白取出,施以放射線或螢光染劑,再放回身體當中, 然後
用儀器追蹤、探測、觀察,找出該蛋白具有特定作用的證據,如此、該實驗才算
科學實驗,論文才算科學論文。

記得曾經聽某位物理學大師說過『科學、是在你猜對了之後所作的事』。

這句話讓我印像深刻,由於他強調『猜對了』之後,一定要有所作為,這個作為,
就是實驗驗證。

說了這麼多,和我們的主題 --『陷阱:找錯研究領域』有何關係?

那可大有關係,凡是不能驗証的研究題目或領域,千萬不要選,否則、會死得很
慘,除非、你的指導教授是隻大獅子, 而且完全無條件的支持你,還有、系上
沒有『點數制』。

陷阱四:
陷阱四:用錯研究方法

要談論研究方法,我想我實在太不夠資格『班門弄斧』了,我的研究少得可憐,
在學術領域頂多只是食物鏈中的 『浮游生物』而已,連蝦米都可以吃掉我,但
為了本篇文章,只好勉力振作一下,但是、我還是希望有重量級的 研究者能看
到本篇文章後,為我們講講『研究方法』。

『喂、劉 x 朗爺爺,李 x 同伯伯,我在叫你們了,聽到了沒有,出來指導一下


可憐的研究生吧!』
(喔! 不要踢我...)

承上所述,研究必需找對題目,在選定題目之前一定要先想清楚該題目有沒有辦
法驗証或評估優劣,有沒有比較的 實驗基準等等,如果沒有,你卻冒然踏入,
那就又踩到陷井了。

這樣說明實在太抽像了,我再用具體一點的例子,還是以資訊科學領域作範例:

假如你要投入『語音辨識』領域的研究,那最好先想清楚,作一下需求分析的動
作,例如是否已經能取得 供測試用的『語音庫』,該語音庫是否曾經被其它研
究使用過,並成為研究人員比較語音辨識方法優劣的基準, 如果有,那驗證上
就有比較好的依據。

作研究時,往往不是像大學生想像的那樣

『我從頭到尾將程式作出來,然後看看我的程式的表現如何,這樣就好了,不是
嗎?』

這就又錯了,語音辨識的方法何其多,前人曾經作過多少的研究,若你完全重新
自創一套方法, 那勢必在前處理 (數位化後轉換成可被辨識程式處理的動作)、
學習 (利用標準達案讓電腦學到一套模式)、 辨識 (用該模式對前處理的結果進
行輸入-辨識-輸出的動作)、甚至後處理等等的過程都自己來,這樣即使你取得了
實驗結果,也不知道到底是前處理的功能很好,還是學習的功能很好,還是辨識
的功能很好, 更何況還要與他人的研究成果比較,你憑甚麼說你的方法是最好
的,況且、這樣做很容易範下致命的錯誤, 那就是自大的認為別人的研究都是
垃圾,口試時萬一有專家在場,肯定會不高興,被修理批鬥也是理所當然的。

因此、資訊科學的研究,較安全的方法是對目前幾種最好的方法進行改良,例如,
若語音辯識的模組可以 拆成 5 個部份,也就是

語音辨識 = A+B+C+D+E

那我們首先取得以這些方法實作出來了語音辨識模組的原始程式碼,然後對其中
某一個模組,例如 D, 進行改良,成為 MD,接著,用 A+B+C+MD+E 進行
測試,然後比對改良方法與原方法在正確率上是否有 所改進,甚至進一步對結
果進行分析,看看輸出相同的有哪些,原先正確後來確錯誤的有哪些,原先 錯
誤後來正確的又有哪些,D 與 MD 的優缺點各在哪理,然後、若結果令人滿意,
有明顯的改進, 再開始準備論文寫作。

但是、並不是每個領域都有被認可的測試資料與原始程式碼,因此、在選擇研究
領域上,就會很為難, 有些領域的風險就是比較高,投入後會『踢到鐵板』的
機會也會比較大。

擅於作研究的人,往往會有一些常用的技巧,例如:在影像處裡領域,有很多種
的前處理方式, 像是 Fourier Transform, Cosine Transform, Hadmard Transform
等等轉換方法,於是當某一個 研究者想要產出大量的論文時,就可以搭配某些
辨識方法,進行排列組合,舉例而言,假如影像辨識 有三個主要步驟,也就是

影像辨識 = A+B+C

經調查後,A 過程有 A1, A2 ... A5 等五種版本,B 過程有 B1, B2, B3 三種版


本,C 過程有 C1, C2, C3, C4 等四種版本,於是較投機的研究人員就可以出
5*3*4=60 篇論文,測試每一種的結果,但是這樣的作法通常不會是 很好的研究
(不過可以衝論文數量就是了,但要小心被指為一稿多投,那就掰掰了)。

一種可能的方法是,暴力式的對所有的 60 種組合進行過實驗後,寫出單一篇論
文說明哪些組合較好, 然後進行理論分析,看看為何這些組合會比較好,這樣
的做法就比較科學。

陷阱五:
陷阱五:無法掌握畢業時機

博士學位通常有兩個關卡,第一關是『資格考』,第二關是『口試』,但在口試
前,你必需符合系上的規定, 這個動作通常就是『投稿論文』,在有點數制的
學校,你被刊登的論文總點數必需超過最低點數。

• 資格考
考過資格考的博士生就被稱為博士候選人,很多學校會規定若考兩次資格考沒過
就必需退學了,這關 通常對會唸書的同學比較不是問題,而不會唸書的同學就
比較吃虧了。

通常資格考會在博士生入學後一兩年內舉行,以台大資工為例,資格考可以考兩
次,但必需在兩年內考完。

• 投稿
有些人的論文的研究會在資格考後才開始,但就我的經驗,最好在一入學後就積
極準備,因為研究有很多風險, 學術投稿的時間可能會延遲很久,對於急著畢
業的博士生而言,很有壓力。

根據不同領域的學術慣例,有不同長度的審稿時間,例如:生物科學方面的審稿
時間通常很快,兩三週就可 以知到稿件是否被接受,而資訊科學的領域則有個
很壞的習慣,常常都有 3-5 年沒有給予回應的狀況, 這種狀況稱為壓稿。

碰到壓稿的情況時,最好去函詢問,千萬不要『癡癡的等』,由於學術界有不允
許『一稿多投』的慣例, 若一壓 5 年,這個博士生可能早就『駕鶴西歸,一命
嗚呼』啦。

投稿研討會也是一個可能的辦法,因為研討會通常會有時程的限制,時間一到就
召開,因此、不會壓稿, 但是研討會在 SCI/EI/SSCI 的等級通常較低,大部份
的研討會都沒有被納入,因此、辛苦作出的論文沒有 得到半點,其實對博士生
也蠻傷的,還好、有些研討會會附掛在期刊之下,優秀的論文會被納入到期刊當
中。

一但你集滿了點數,才真正進級為名符其實的『博士候選人』,可以向指導教授
要求口試,但是往往最難熬 的才剛開始,因為...
有些教授會覺得你還不到畢業資格,原因之一可能是教授較愛惜名譽,不希望口
試時被其他教授批評,另一個 原因可能是教授希望藉助你多出版一些論文,因
為此時你的著作都必需掛上他的名字,對他的升等與名譽都有 所幫助。

通常、指導教授不會主動循問你是否要提口試了,你必需主動出擊,但又要小心
不能得罪指導教授。

陷阱六:
陷阱六:找錯口試委員

台灣的博士班口試通常有兩次,第一次稱為校內口試,第二次稱為校外口試,校
內口試由校內的教授 3-5 人組成,校外口試則必需再加上校外的口試委員,但
地點仍可在校內,也通常會在校內。

口試能否順利,往往從安排口試之前就開始了,口試委員的選定非常的重要,這
是口試能否順利的重要關鍵, 如果你找到的口試委員,非常自大驕傲,或者很
喜歡辨論,那口試必定不會很順利,如果其中有口試委員 與你或你的指導教授
有磨差或過節,那他可能會在口試當中修理你,因此、最好的口試狀況是盡可能
安排 自己人,如此、你的指導教授 -- 獅子,才能保護你這隻小白兔。

然而、口試委員的安排,往往不能盡如人意,如果你的指導教授人緣很差,把系
上的人都得罪光了, 那在安排校內的口試委員時就會很難,所以、在選定指導
教授時,最好順便打聽一下他在系上的人緣好不好。

困境

萬一你踩到了某些陷阱,那可能就會陷入困境,這些困境包括:

1. 找錯學校與科系,被困在點數制裏了
2. 找錯指導教授,或沒有與教授維持良好的關係,被教授卡住了
3. 找錯研究領域,該領域沒甚麼期刊可投,或該領域雖然有期刊,但確因為國
情不同、或者其他因素,你的稿件無法被接受。
4. 用錯研究方法,做不出可以投稿的好研究
5. 錯失畢業的時機,因而持續被壓榨當中
6. 找錯口試委員,畢業口試被批鬥得很慘

當陷入困境的時候,請保持樂觀而理性的心情,如果因陷井 3 - 找錯研究領域而
無法脫身,在博士的前兩年應該盡早更換題目 脫身, 若等到了四年級以後,則
會變成進退兩難的情況,除非你很有魄力,狀士斷腕,否則、可能會讀很久或畢
不了業。

如果是用錯研究方法,那請向那些很會作研究與寫論文的人請教,往往會很有收
獲。

如果是找錯口試委員,也請在口試的當下按耐住性子,平和的與口試委員溝通,
很多口試委員問問題其實是善意的, 他們在教你一些有關研究的方法,但往往
用問題的方式表現出來,此時請注意學習,當然也可能有惡意的口試委員, 例
如自大型或者好鬥型的委員,此時、請勿跳出來與他辨論或甚至臉紅脖子粗,只
要表答你對它們的尊敬,往往就 會有好的結果出現。

如果與指導教授的關係搞砸了,那狀況比較難處理,但如果指導教授還是正派明
理的人士,那應該都還有救。

最差的狀況是指導教授心態不良,而你與他的關係又搞雜了,那就真的很難辦,
如果指導教授又會記恨,那 往往會下場淒慘,但是、請記住,天無絕人之路,
辦法之一是、你仍然可以找對你的指導教授有影響力的大老 出來喬一喬,這可
能會有轉機,另外、向指導教授懺悔、承認錯誤、試圖修補關係,或者以撐待變,
或者申請 更換指導教授等等,都是可以使用的,但是這往往是沒有辦法中的辦
法了。

戰局

不管你碩博士唸了幾年,最後終需一戰,那就是『口試』,一戰成功,你成為博
士,甚至馬上成為口試委員或 指導教授的同事 - 那就是『助理教授』,失敗
的話,沒關係,還有一次機會,但是如果兩次都失敗,則必需 退學出局。

口試、對很多曾經經歷過上述困境的人而言,往往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是、如果
你知道,許多研究有成的人, 甚至是諾貝爾獎級的人,也在口試中被叮得滿頭
苞過,那或許會比較安慰吧!

在我比較熟悉的資訊科學界當中,像 Malvin Minsky、Alan Kay 等兩位大師,都


曾經在口試中被折磨過。

Alan Kay 是物件導向的發明人,SmallTalk 語言的創造者,並在 2003 年得到了


資訊科學界的諾貝爾獎 - Turing Award,他曾在訪談中說『博士學位只不過是口
試委員在你的一張紙上面簽名罷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口試完後記得留下每位委員簽名,否則你將拿不到學位。』

Marvin Minsky 是人工智慧的早期殿基者之一,並於 1969 年就得到了 Turing


Award,他的博士論文是以一個 用真空管兜出來的類神經機器,但在口試中被
委員認為不是科學而叮的滿頭包,還好當時最有影響力的電腦之父 - 也是參與
原子彈發明的曼哈坦計畫中的重要人物,數學家 John von Neumann 出來解危,
說了下列 一段話:

『Minsky 的研究現在不被視為科學,但是我認為將來會是』

於是 Minsky 順利過關,John von Neumann 真的是隻重量級的獅子啊。

結局

如果最後你拿到了博士學位,那恭喜你! 如果沒有、那其實也要恭喜你,因為你
徹底脫離苦海了!

但是、即使你拿到了博士學位,也千萬別高興太早,因為、你只不過從一個棋局,
跳入到另外一個 棋局,那就是 -- 『學術界』。

為了不讓我們這些博士大爺們在拿到博士學位後就混吃等死,台灣學術界的生態
與 1980 年時有很大 的不同,學術界有多不勝數的低階職務等著這些博士大
爺,第一個就是無業遊民,畢業即失業的『家裡蹲』 工作,第二個是博士後研
究員,往往還是沒有保障的非公務人員類,第三個是到民間公司發展,那好壞就
很難說, 第四個是私立大學的助理教授,第五個是公立大學的助理教授。

按照上述的排序,似乎越後面的越有保障,但其實並不見得,因為現在為了防止
某些人不 做學術研究,很多大學(尤其是最前面的台成清交)都有所謂的 6 年
條款,指的是若在 6 年內沒有升等 為副教授,那這些人將被迫離職,因此、大
部份的人都會乖乖的做正統的學術研究,真的想做非學術研究類 的東西,往往
會是在這些人升上教授之後。

我曾經聽過許多副教授在升上教授後,大嘆一口氣說:『終於可以面對自己的理
想、做真正想做的事了』。
後記

已經在唸研究所的同學,千萬別以太過負面的的角度來看這些事情,也不用悲觀,
其實、學術界的這些現象只不過是『政治』現象的一個案例而已,並不是特別的
黑暗, 還記得國父對『政治』的定義嗎?

『政 - 就是眾人之事、治 - 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就是政治』

不論在學術、工商業、甚至是文化藝術等領域,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

套一句徐克在電影『笑傲江湖』當中的話:

『人心、就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能逃到哪裡去呢?』

千萬不要因此而以負面的角度看世界,以我自己的例子而言,我在碩士班時,由
於沒有採到陷阱, 本身也比較認真踏實,因此、很順利的就畢業了,到博士班
時,找錯了研究領域,也很少與指導 教授連絡,搞了很多的外務,當要專心做
研究時,已是博士班四年級,說真的、雖然最後下了一 些功夫,但是、選錯了
研究領域與不紮實的研究基礎,都是足以致命的問題,還好、最後由於 『恩師』
跳出來幫我『大力喬』,還是拿到了博士學位,感謝恩師。

連我這樣的狀況都畢業了,假如你身陷在棋局當中,也不應該悲觀,事情總是會
過去, 不管結局如何,畢竟我們曾經努力過,祝福大家!

註:我喜歡用較為誇張的語氣,這樣文章寫起來較有力道,但是、卻可能讓許多
人誤解了真相, 例如:文章中所使用的『喬』字,很可能在真實的學校生活中
只是教授的一兩句話,但這 樣的訊息,透過某些很難用文字表達的方式,傳遞
到其他口試委員的感官當中,如此、就 達到了『喬』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