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4

Steven Weinberg:四条黄金忠告

    
Steven Weinberg 现在得克萨斯大学物理系。本文以他 2003 年 6 月在麦克基尔大学科学大会上的讲话为基础。
    
    当我得到大学学位的时候 - 那是百八十年前的事了 -物理文献在我眼里就象一个未经探索的汪洋
大海,我必须在勘测了它的每一个部分之后才能开始自己的研究。做任何事情之前怎么能不先了解所有已经做
过了的工作呢?万幸的是,在我做研究生的第一年,我碰到了一些资深的物理学家,他们不顾我忧心忡忡的
反对,坚持我应该开始进行研究,而在研究的过程中学习所需的东西。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我惊讶地发
现他们的意见是可行的。我设法很快就拿到了一个博士学位 -虽然我拿到博士学位时对物理学还几乎是一无
所知。不过,我的确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教益:

没有人了解所有的知识,你也不必。
~~~~~~~~~~~~~~~~~~~~~~~~~~~

    另一个忠告就是,如果继续用我的海洋学的比喻的话,当你在大海中搏击而不是沉没时,应该到
波涛汹涌的地方去。19 世纪 60 年代末,我在麻省理工大学教书时,一个学生找我说,他想去做广义相对论领
域的研究,而不愿意做我所在的领域-基本粒子物理学-方向的研究,原因是前者的原理已经很清楚,而后
者在他看来则是一团乱麻。而在我看来这正是做相反决定的绝好理由。粒子物理学是一个还可以做创造性工作
的领域。它在那个时候的确是乱麻一团,但是,从那时起,许多理论物理学家、试验物理学家的工作把这团乱
麻梳理出来,将所有的(嗯,几乎所有的)知识纳入一个叫做标准模型的美丽的理论之中。我的忠告是:

到混乱的地方去,那里才是行动所在的地方。
~~~~~~~~~~~~~~~~~~~~~~~~~~~~~~~~~~
    
    我的第三个忠告可能是最难被接受的。这就是要原谅自己虚掷时光。要求学生们解决的问题都是教授
们知道可以得到解决的问题(除非教授非常地残酷)。而且,这些问题在科学上是否重要是无关紧要的,-必
须解决他们以通过考试。但是在现实生活中,知道哪些问题重要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在历史某一特定时
刻你根本无从知道某个问题是否有解 。二十世纪初,几个重要的物理学家,包括 Lorentz 和 Abraham, 想创
立一种电子理论。部分原因是为了理解为什么探测地球相对以太运动的所有尝试都失败了。我们现在知道,他
们研究的问题不对。在当时,没有人能够创立一个成功的电子理论,因为量子力学尚未发现。需要到 1905 年,
天才的爱因斯坦认识到正确的问题是运动在时间空间测量上的效应。沿着这条路线,他创立了相对论。因为你
总也不能肯定哪个才是要研究的正确问题,你在实验室里,在书桌前的大部分时间是会虚掷的。

如果你想要有创造性,你就必须习惯于大量时间不是创造性的,习惯于在科学知识的海洋上停滞不前 。
~~~~~~~~~~~~~~~~~~~~~~~~~~~~~~~~~~~~~~~~~~~~~~
    
    最后,学一点科学史,起码你所研究的学科的历史。至少学习科学史可能在你自己的科学研究中有点
用。比如,科学家会不时因相信从培根到库恩、玻普这些哲学家所提出的过分简化的科学模型而受到桎梏。

科学史 的知识是科学哲学的最好解毒剂。
~~~~~~~~~~~~~~~~~~~~~~~~~~~~~~~~~~~
    
    更重要的是,科学史的知识可以使你觉得自己的工作更有意义。作为一个科学家,你很可能不会
太富裕,你的朋友和亲人可能也不理解你正在做的事情。而如果你研究的是象基本粒子物理学这样的领域,你
甚至没有是在从事一种马上就有用的工作所带来的满足。但是,认识到你进行的科学工作是历史的一部分则可
以给你带来极大的满足。
    
    看看 100 年前,1903 年。谁是 1903 年大英帝国的首相、谁是 1903 年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在现在看来
有多重要呢?真正凸现出重要性的是 1903 年 Ernest Rutherford 和 Frederick Soddy 在 Mxxxxll 大学揭示了放
射性的本质。这一工作(当然!)有实际的应用,但更加重要的是其文化含义。对放射性的理解使物理学家能
够解释为什么几百万年以后太阳和地心仍是滚烫的。这样,就清除了许多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认为地球和太
阳存在了很长年代的最后一个科学上的障碍。从此以后,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就不得不或者放弃圣经的直接真
理性或者放弃理性。这只是从加利略到牛顿、达尔文,直到现在削弱宗教教条主义桎梏的一系列步伐中的一步。
只要读读今天的任何一张报纸,你都会知道这一工作还没有完成。但是,这是一个文明化的工作,对这一工作
科学家是可以感到骄傲的。
北大法学院 2006 届学生毕业典礼致词

朱苏力,俨然是经典的代名词。

在北大法学院 2006 届学生毕业典礼上的致词。

曾以为这段日子非常漫长,此刻都已打包存盘。四年前(也许是两年前、三年前甚

或是十年前),夏末初秋,你怯生生走进了这个校园。时间像刚出屉的馒头,饱满

且热气腾腾;“发现你的热爱”,每一天都在心灵中占了很多空间。后来,日子渐渐

慵懒起来,周而复始,“同上”、“同上”——似乎是费孝通先生童年的日记;后来就

变成了对寒假、暑假以及毕业的期盼。但此刻,时光又一次丰满起来,每件事都很

细腻和缠绵;在今晚的“散伙宴会”上,或许是未来几天的一次开怀大笑后或独自

发呆时,莫名的酸楚涌动着不期而至,终于,你一个大小伙子变得比女孩还脆弱 ,

泪水扑簌而下,甚至相拥着,肆无忌惮地哭泣……。

六月是最残忍的;一转身,校园硬生生地扯断了、拽下了一段你舍不下的青春。

其实入学和毕业都只是人生的片刻。“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想来,在天

地的眼中这一刻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只是,与之相伴的微笑和泪水表明了我们人类

不完全是,或者说注定无法成为,纯粹理性的动物。我们无法超越肉身,成为自己

生活的无情旁观者。许多时刻、许多地方和许多人因我们获得了特别的意义——对

于我们;我们为它或他或她而感动。

我们是为自己感动:为我们的无知,为我们的年轻;为我们故意装出来的粗鲁
和野蛮,为我们掩饰不住的温情与脆弱;为那个夜晚未名湖畔你野狼般的吼歌;

为那个白天一教门前飘过你眼前一个倩影;为“非典”时被隔离的惊惶;为院庆 100

周年前夜的忙碌;为连战和李敖的造访北大;为杨利伟和神五、神六的穿云登天…

…。为那再也不会有的、只属于你的这个集体,为了那再也不会有的、只属于你的这

个离别。为所有虚度的和没有虚度的时光感动,为我们是那么容易感动而感动;或

者,什么都不为,就只是感动,因为我们自恋、敏感和矫情,因为我们率性和真诚。

在这个因市场竞争而日益理性和匆忙的年代,说实话,我希望你们保持这样

一份真性情。有所追求但不刻意,渴望成功但也接受平凡,无论是在学业上还是在

事业上,无论是从政还是经商,无论是面对爱情还是面对功名。我在其他地方说过,

不是一切努力都没有结果,但也不是一切努力都有结果;不是最努力的就一定最

有结果,更不是努力就有一个确定的结果。不要把生活变成一项志在必得的竞赛,

因为生活不是竞赛。

因此,不要总是拿自己同别人比,无论是昨天的同学还是明天的同事,除非

你想把自己往死路上逼,把自己变成别人的影子,把生活变成自己的炼狱。每个人

的天分和机会都有差别。你是戴昕,你是游艺,你是田田(请允许我这样称呼庄田

田同学),你们都不是刘翔;而且,即使就是刘翔,你就真的愿意天天比赛——

哪怕是奥运会?我们当然希望,也相信,你们有骄人的成就;但如果没有,只是

做好了自己的事,问心无愧,那就足够好了,那就是有出息。不要仅仅生活在他人

的期待中,或者被北大的牌子压得喘不过气来,也千万不要把“明天北大为我而自

豪”太当真。什么地方规定了北大的毕业生就不能平凡、平庸甚或是失败?就不能比

别人收入低,房子小,就必须有车?请记住你父母亲的话,一句老百姓的话,“平
平安安就是福”。

也因此,你们千万不要上了某些法学教科书的当,总觉得,或刻意寻找,社

会或某个人欠了你什么,这里没有起点公平,那里没有结果公平。一不小心,你会

把一生都用来挑剔抱怨了。生活从来就有许多偶然、意外,幸与不幸,以及许多你

认为的不公平,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情感上。但无论什么,都只能面对,那为什

么不从容一些——人所谓的荣辱不惊?其实,你走进和毕业于北大法学院,虽不

是纯属偶然,但也并非天经地义;其中就可能有一丝幸运,而你这一丝幸运的背

后或许就有你的许多不知名同代人的失落、遗憾甚至不公平感。我当然不是在劝说

你们听天由命;你们一定不会。我想告诉你们的只是,愤懑和抱怨都是沙漠,山野

丛莽间的杜鹃才会让你懂得什么叫做怒放;当你抱怨时,你就是在毁灭你的当下 ,

就正在失去创造和享受生活的这一刻。如果你看不清这一点,你就不会有幸福,也

不配享受幸福。

而我希望你们幸福。

这是临别之际我对你们的真切希望,一个也许太平庸俗气的希望。只是也许。

我并不认为庸俗,即使在这一有点庄严的场合和背景下。高谈阔论,宏大话语,你

们已经听了很多,尤其是在北大,尤其是在北大法学院;但即使句句正确,连续

的高亢单音也只是高分贝的噪声,会让人受不了,更会湮灭心灵的感悟和感受。因

此,每年的毕业典礼上,我都没打算对你们重复什么正义或人权,勤奋刻苦或自

强不息,而只是絮叨一些小道理,希望你们幸福。似乎不合时宜,但即使是“依法

治国”,又有什么地方规定了毕业典礼上院长就只能说一番大道理,不能说一些悄
悄话?只能豪情满怀,不能温情脉脉?

而如果不是希望你们幸福,我们还能为什么工作?你们的父母又为什么辛劳 ?

而如果不是首先希望你们幸福,我们又如何追求和拓展人类的幸福?

我,以及北大法学院的老师们,都爱着你们;除了家人,也只可能首先爱你

们。也许,在这个高歌人权和全球化的时代,我的这种情感、思想和表达都已经落

伍,至少是不那么政治正确。但我并不因此惭愧和惶恐。作为生物的和社会的人,

我们的感受、想象和爱其实都注定是地方性的、狭窄的,有时甚至是“自私”的。“孩

子是自己的好”是老百姓的俗话,而我们都是些俗人。但别忘了,耶稣基督对其信

徒的要求也不过是“爱你的邻人”。我坚持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

之幼”;这才是我们真正可以实践地拓展我们的感受力、想象和关爱的实在出发点

和可靠路径。

首先爱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同胞,你的祖国;这其实不是一个要求,而

更多是一个祝福——只有这里你才会发现你情感的归宿;否则,能有谁真正分享

你的成功,或分担你的痛苦?

无论此刻你是多么向往远方,憧憬未来,即将远走他乡,甚至飘洋过海,都请

相信我,多少年过去后,你光洁的脸庞变得粗糙,纤细的腰身变得臃肿,在一个

飘雪的薄暮,或是细雨的清晨,永远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柔软地想起的不会是图

片或电影中的哈佛、耶鲁,不会是宇宙间某个遥远星球上陌生的高等生物,而只会

是这个让你心疼过的校园,这个残忍的六月,这些相拥而泣的 XDJM——也许还

有你们的邓峰 GG、郭雳 GG……。


祝福你们!北大法学院祝福你们!

2006 年 6 月于北大法学院科研楼
水木社区 → 清华自动化系 → 精华区文章阅读

DA.THU 版 (精华区)

发信人 tissuepaper (弦舞~周六晚小树林,吉他沙龙不见不散~^^), 信区 DA

标 题 [合集] 【鼎力推荐】自零推出《自动化本科课程解析》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May 28 225132 2004), 站内

☆─────────────────────────────────────☆
riversealee (认识你自己) 于 (Wed May 26 101820 2004) 提到

由彭滔 杨舟 焦锴 万定锐四位大牛亲自操刀,

把四年来的课程解剖得条理清晰,重点分明,

读后使人有“一览众山小”之感。

这部自动化系本科课程解析的开山之作,

尤其适合低年级的 ddmm,

我就后悔,当年我怎么就没有看到这样的文章?

同时,也请其他各位大牛把自己的真知灼见发表在
httpstudent.au.tsinghua.edu.cnwikipmwiki.phppagename=Memo2000.OurCourse
将一并赠与学弟学妹,让大家也能尽快的适应自动化的学习。

自动化系本科课程解析

杨舟 焦锴 万定锐 彭滔
大学意味着什么?成长,做人,理想,爱情…… 这些都是隐藏在生活之后的。

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实际的是:四年,八学期,100 门课,200 学分。

上面装了一下酷。都是高考过来的,这没什么好说的。不过 100 多门课一齐放在你

面前,确实还是能让人晕乎晕乎的。我们把一些东西展示出来,希望来日大家制定

规划,选课上课的时候,能更加的从容一点。

在这里把所有的必修选修课分为五类,公共基础课(数学),计算机类,专业基

础,专业课,还有全校性的任选课。下面逐一介绍:

公共基础课(数学)

在现代社会,科学技术和人才的流动都是日新月异,经常以个人难以预计的趋向

发展和变化。很多时候,我们受个人兴趣的转移或者社会需求的转变,不得不主动

或被动地变幻自己的导向(即所谓 major)。我看到很多的案例,本科的时候学一

个专业,研究生阶段转了方向,到国外读完 Ph. D 以后,从事的工作又是完全另外

一 个 方 向 了 。 比 如 本 科 的 时 候 是 学 物 理 的 , 到 了 国 外 以 后 就 研 究 Computer

Networking 了,最后工作的时候也许摇身一变,到 finance 行业干了。即使始终是在

技术科学的领域内做研究,也是需要紧跟前沿的变化,不断变幻自己的方向的。比

如我们大家尊敬的李衍达院长,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本科学习还是处于一个通才教育的培养阶段,在这样的阶段,多努力一些,在自

己学识和能力上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为未来建立一个相对高的起点,还是很重

要的。除去在社会阅历、人际交往能力、社会活动能力、文艺修养等等方面的提高与

培养不说,我觉得就学业方面,对我们今后的发展最有用的,且最能经得起时间
考验的,英语、计算机和数学是属于基础的三大支柱。

咱们这样的学科专业数学学习与运用的主线。对于本门武功最重要的控制理论,本

科阶段主要接触的还是最经典的线性的动力学系统(包括所谓'现代控制理论'-状

态空间法也是),从数学的角度看,无非是线性的微分方程或者微分方程组,所

谓 Dynamic Systems。对于这样的控制问题,最重要的数学工具和描述语言就是微

积分和线性代数。而且这两门课是几乎任何近代科学技术的基础工具,其重要性再

怎么强调也是不为过的(就是说,如果你在低年级的时候把这两门武功练得纯属

了,到了以后学起很多课程都会觉得巨爽)。还有一门重要的武功,对于我们练自

控派的控制原理以及信号与系统这样的后续武学很有裨益的,就是复变函数了,

不过我更喜欢把这门武功称为复变函数与积分变换,因为对于我们最有用的工具 ,

就是 Laplacian Transform,Fourier Transform 和 Z Transform 三大变换了。想着当年

一代武学宗师 Fourier 在华山顶上苦思冥想,终于悟出了 Fourier Transform 这门惊

世骇俗的绝世武功,后来又经过 Cooly 和 Tukey 的发扬光大,创出快速傅立叶变换

(FFT),已成为现代信号处理界的镇帮之宝了^_^

相比之下,数理方程或称数学物理方法(研究多元的偏微分方程的解析解法的)

这门课的重要性就远远不如复变函数了。现在在实际的工程技术问题里都运用,或

者只能用数值计算的方法求数值解了,谁还死抱着古典的解析方法去求解析解呢。

除非你要研究一些空间里电磁场传播的理论,或者对分布参数的电路进行计算,

则另当别论。

这里又说到了数值计算与数值分析的技术。我略微看了一下 03 级以后的课表,好
像对于 Numerical Analysis 这门课,是从开出的四个不同要求的课中选择一门吧。在

实际的工程问题中遇到的问题都会很复杂,运用数值的方法进行分析与计算是大

势所趋。另外,西域的米国有一个叫 Mathworks 的小帮派,打造出一把叫 Matlab 的

兵器,真是神力无比,削铁如泥,大家不妨都用一下啦。顺便介绍一下,这竿神兵

最早是由米国 Stanford 寺院一位叫 J. Little 的老僧用 C 语言锻造出来的,着是一段

佳话。江湖人称米国西斯坦,东麻工,此言不虚。

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对随机性事件的研究。在学科上主要是由三个部分组成

的:概率论(the Theory of Probabilities),随机过程(Stochastic Process)和数理

统计学(Statistics)。概率论是告诉我们如何描述与研究随机变量的,当然是后两

部分的前提与基础。随机过程就开始研究多个随机变量之间关系,特别是随时间变

化的随机变量(称为随机过程)的性质。数理统计主要是研究如何去估计概率模型

参数,以及对模型假设进行检验的学科。应该说,从现在的发展看,对随机性数学

工具的研究与掌握是越来越重要了。对于咱们系的很多研究方向,随机数学的知识

是非常有利的。比如信号处理、模式识别、随机控制、系统辨识、很多算法问题的研究

(比如像遗传算法 G.A、模拟煺火算法 S.A 这样的优化算法的分析都需要运用随机

过程的知识),还有就是我现在搞的 Bioinformatics 中要用到很多的统计学的知识。

现在就知道了这三大随机数学工具的重要性了,所以对 ddmm 们说,当你们第一

次接触什么是 random variable,什么是 r.v 的 distribution 的时候就要学好。

插两句,去年何毓琦教授给系里的研究生本科生作报告的时候,被问到:哪门课

的知识是最重要的。教授毫不犹豫地说:随机过程。怎么样,够分量吧。以前本科不

开随机过程,但系统辨识,信号处理,随机控制等很多课都要用到,于是每门课
都讲一点,零散而不扎实。现在的 DDMM 们幸福了。

最后谈一下咱们系的本科培养中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分支,就是那门运筹学。个人认

为在咱们系能学到这门课真是很受益的一件事。运筹学又称为数学优化方法或者数

学规划,是一门研究各种形式不同的数学问题求最优值的武功(当然也只是这个

领域最初步、最入门的知识而已)。因为在很多研究中,求最优值(解析解或者迭

代的数值解)都是很常用的,所以学好运筹学,打好这方面的基础是很有益的。如

果你想往其它学科交叉发展,比如 I.E、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有一个良好的数

学优化的功底将会成为你很有力的资本。另外,咱们系的王凌老师(非常地年轻有

为,以能在核心期刊上灌水著称,admire 一下)对高年级还开了一门名为智能优

化算法与应用的选修课,则是在运筹学这门课基础上的提高,讲授 80 年代以后的

搜索优化方法的课。主要介绍的是模拟煺火(Simulated Annealing)、遗传算法

(Genetic Algorithm)、禁忌搜索(Tabu Search)以及人工神经元网络(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s)的基本知识,还有王老师悟出的绝学--混合优化策略。很推荐选

一下王老师的这门课,对以后做很多方面的研究工作是极有好处的。

看三字班的教学计划,学校还开设了数学辅修学位,推荐学有余力的同学试

一下。有一个坚实的数学基础,无论将来从事什么具体研究,都会感到游刃有余的。

我们系有不少老师都是学数学出身的。

计算机课程(自学)

计算机软件相关:

首先是基础编程语言,我们主要用的是 C(或者 C++),把这部分学好是必需的,


因为很多高年级的课程都需要用 C 语言进行编程实验;而且建议能够熟练使用 vc+

+编程环境,这方面主要靠自学,也可以选修对应的课程,前提是对 C(或者 C+

+)有比较好的基础。个人建议可以通过假期时间集中学习,例如大一结束的那个

暑假,以前不让新生买电脑,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假期自学,而且也有修了 C 语言

的基础课程;图书馆这方面的资源相当丰富(主要集中在新书阅览室,48 小时)。

使用 VC++初期,建议多动手进行编程实践,哪怕是照搬书上的程序,光靠看书效

果不是很好;能够熟练进行简单编程后,应该多使用 msdn 作为帮助,熟练 msdn

的格式以及常用的词汇,这对于将来查找其他帮助很有效,如果有兴趣,可以看

看相关源代码。

数据结构,有一定的编程语言基础,例如 C(或者 C++)。我们年级的课程安排是

把数据结构、数据库和操作系统融合为一门课--计算机软件基础;我个人觉得这三

个方面都应该独立出来。计算机软件基础这门课可以说对我们和比我们高年级的自

动化学生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既然后面的师弟师妹已经没有这门课了,这里也

就不多说了。总的来说,数据结构、数据库和操作系统这三部分都非常重要而且实

用,而且对于将来从事不同的研究可能更有侧重。我个人觉得数据结构投入的精力

应该多一些,因为它对应了很多相关的编程实验,后两者我觉得从课程学习而言 ,

更重要的是对这两部分有一个整理的认识,了解主要概念,如果将来从事的工作

会用到这些知识,可以很容易的上手;而数据结构不太一样,如果没有写过类似

的程序,真正要用到的时候,可能手忙脚乱,而且如果已经写过相应的程序,也

可以将其作为公共资源,以后的工作可以直接使用。

数据库,上面已经简单提到过了。在本科的课程中,关键是打好基础,对一些基本
概念、基本处理方法有一定的认识,这样,在本科期间不会花太多的时间,而且如

果真正要用到数据库的时候,学起来也比较容易。在毕业设计和研究生学习期间,

不少的方向都会和数据库打交道,所以这一部分的基础要打好。

操作系统,比较抽象,也主要是注重概念。有兴趣的还可以选修嵌入式操作系统等

相关课程。

计算机原理,主要是了解计算机的基本构成、各功能块的作用、汇编语言。我觉得如

果对计算机领域无论是软件和硬件感兴趣,那么这门课都应该好好学,特别是如

果将来从事硬件工作,汇编语言都是很可能会用到的。

计算机网络,我觉得还是属于掌握基本概念的课,学到的知识将来不一定会用到 ,

但是作为一个 IT 工作者,这些基本的常识还是应该知道。

数字图像处理(季梁老师开的课),很好,收获比较大,特别是体会从处理效果

和处理效率上考虑,如何选择合适的处理方法,但是可能投入的时间可能比较多

一些,但是如果将来从事相关的研究工作,很多基本的图像处理方法都可能涉及

到。

Matlab,建议尽早的熟悉其基本用法,不仅在一些课程中可能用到(不一定一定会

用到,但是如果会用,能加深对对象的理解),例如自控、运控、仿真等。Matlab 里

面有很多工具 箱,如果会用,会很方便,也给将来毕设或者研究生学习节省时间。

专业基础课

大一的电路原理可以说是咱们 DA 的第一门专业课。虽然大多数人毕业后从事的工
作跟具体到电路层面的事情无关,但电路原理作为后面 N 多重要专业课的必修基

础课程,基础打好了,以后的成绩才有保证。而且再说了,DA 出来的人电路不熟,

呵呵,比较没面子。

电路是一门比较典型的工科课程,名为原理,但实际上方法多于理论。也就是说想

学好它,在理解原理的基础上,多做题很关键。大家高中毕业还没多久,做起题来

也不会有很大的困难。而且电路是 DA 各专业课中唯一提供官方习题集的课程。那

本习题集题量比较大,能做多少做多少,觉得掌握了就行。也曾经有位兄弟在失恋

暴走的状态下一周内通吃整本,那当然也就成为了一代电路牛人。

大二的模拟电子技术基础,数字电子技术基础,以及计算机原理及应用这三门课

息息相关,无论从考试成绩上还是实际掌握上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并且

基本上来说这三门课只需要掌握一定的电路原理基础,换句话说大一成绩好的同

学不可掉以轻心,成绩不好的同学也不必心存畏惧。

值得注意的就是由于计原是大三,大四许多课程的命根子,而不懂数电,想弄懂

计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等大义面前,时间有限,作为数电基础的模电就只好

让路,于是在咱们 DA 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大二上先修数电,大二下修计

原并回过头来再修模电。这直接导致了数电上手不易。也难怪,本来物理和电路课

程里对半导体相关电性质就是语焉不详一带而过,对其进行详细讨论的模电又放

到了后面。因此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对于数电里讲的那些芯片的原理完全就是一

头雾水,不用管它,等以后学了模电所有谜底就都解开了,只要直接记住芯片外

特性就行了,里面具体的东西慈祥的阎老师没考我们,PP 的王老师也不会难为大

家。
数电搞定了,模电和计原正常认真学就行了,基本一马平川。

大三的时候就要注意了,咱们 DA 传说中的葵花宝典--两学期的自动控制原理以及

同样凶险的信号与系统纷纷闪亮登场。大二的课程中,基础课,专业课,数学课之

间泾渭分明,到了大三,自控和信号都是综合性极强的课程,想学好的话以前有

瘸腿的最好回头补一补,特别是数学课。即便如此,由于自控 1 的超强理论性,以

及信号对微积分水平的较大依赖,不大大下一番工夫是不行的。二者的区别主要在

于自控 1 重在把知识弄明白,信号重在把题做熟,而大三下的自控 2 相对轻松了许

多,那以后的难点就主要在限选的专业课上了。而相对应于课程知识的强悍而言,

自控和信号的五位老师可都是咱们 DA 有口皆碑的大好人哦。

专业课

进入大三下,正统意义上专业课才悠然而至。这些课决定了我们是自动化,而不是

其他的专业。以前有说法,自动化是万金油。现在大家觉得不是一个好词,于是不

提。不过这确实说明了我们系学的比较杂的特征。勉强按照控制学科的老三论分一

下类:

控制论:

学完了自控,大家都对经典控制和现代控制的框架有了一定的认识,我想不少人

都有实际试一把的想法。至少我当时很想找个系统控制控制。很可惜,实际中没有

什么系统是自己写好了传递函数或者状态方程等着你来操作的。

自控课上讨论的控制理论是一幅精彩的图画,在更大的一幅图像下,控制只是实
际控制系统控制,辨识,估计这三要素中的一部分。呵呵,这是系统辨识课的最开

始胖胖的萧德云老师一定会告诉你的,也是最后的考试一定会出现的。

能够用机理分析得出微分方程的控制对象基本都是玩具,只会出现在课堂上。系统

辨识就是用一定的方法对复杂的控制对象建模,这种建模不要求机理正确,只追

求外特性,系统输入输出水平上的近似。所以辨识课上最为强调的两个概念:作为

输入的 M 序列,和最小二乘法。这两个概念都万分重要,不仅仅在辨识课上。课程

进入正题后,课堂火力就基本集中在最小二乘法上了,将它精确的肢解,方方面

面决无遗漏。未窥全豹仅见一斑,给人感觉:系统辨识等于最小二乘。这点上,个

人觉得萧老师处理得不够大气。不过据内部人士的可靠消息(怎么来的不用问了

吧),辨识的教材和教学方案都会有重大的改动。是你的躲也躲不掉,祝愿

DDMM 们到时勤记笔记,多做习题,好好享受萧老师教诲。

最有一部分是估计了。我们这届的课程中,估计是在随机控制课中出现的。这是系

内的任选课,而且数学推导比较繁杂,所以选课的同学不多。不过强烈推荐希望对

整个控制系统有更深认识的同学选这门课,收获会非常大的。

估计是辨识的逆过程。系统都是有噪声的,就是有随机干扰因素的。如果干扰比较

大,直接进行控制,效果一定不会好。估计就是在已知系统方程(可能是辨识出来

的),利用输入输出数据估计系统真正的状态,并由此进行控制。如果数学化一些,

就是一定准则下随机变量的寻优。听说过卡曼滤波器吧?在这里面有。

信息论:

本科阶段是没有一门课叫信息论的。不过,有不少的课教你怎么样对信息进行

处理,加工和使用。有了一些感性认识,才能感受到抽象理论的层次和力量
人工智能导论可能是我们的本科中名字听起来最酷的课了。因为是导论课,所以内

容不难。张长水老师的教学也是引导式的,讲了很多方面,开很多个头,如果你有

兴趣,顺着任何一部分都走下去,都是一片天地。基本上每一个部分都介绍了一类

看待问题的方法,都是和人学的,人智嘛。最重要的概念是状态空间(不是自控中

的那个,虽然那个也很重要)和搜索,所有的问题都是围绕如何建立合理的状态

空间描述问题和如何选择满意的搜索算法在状态空间中寻找解这两个方面的。这门

课有不多的几个程序要编,一定到自己上手,增加对理论的感性认识,编一个下

棋的、解题的,推箱子之类的小程序很有意思的。即使不会,也千万不能抄袭,如

果让张老师发现,你会死得很难看很难看,我是认真的。

给模式识别基础起个通俗点的名字,可以叫分类学。第一节课,张学工老师就让所

有的同学写下自己的身高体重性别,接下来的一节又一节课,就是对这一百多组

身高体重,利用不同的标准,不同的算法进行分类,看那种方法合理,看那种方

法简单。模式识别的理论很系统,每一节课都在不断深入,每节课都会留相应的编

程实验作业。所有的程序编下来,你就会发现,自己对模式识别有了一个概貌性的

了解。我认为模式识别算是信息类专业课程的核心,如果你想以后从事信息处理方

面的研究,不论是图像,声音,还是蛋白质序列,统统都是模式识别。当然,在具

体的领域中,分类算法本身不是目的,更重要的是寻找具体对象稳定而鲜明的特

征了。至于找不找得到,阿弥陀佛,看君造化。

系统论

系统论是三论中强调得比较少的一极,但是系统的观点无处不在。
系统工程导论是唯一直接介绍系统理论的课了。由于系统理论的内容多且杂,没有

统一的体系,这门课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基本由老师的偏好决定。不幸的是,这也是

一门老师更迭频繁的课。0 字班是王书宁老师讲的。整个课程可以称为运筹学 2,介

绍了很多不同系统的建模和优化理论,比如结构建模,线性回归,决策理论,因

子分析,函数优化。整个课程信息量是非常大的,每一类方法都有经典的背景模型。

王老师很仁慈,全学期的课程分为四次随堂测试,这样每一次复习的任务都不是

很重。还是老话,认真听讲,自己做作业,一定可以拿到不错的成绩。可能有人喜

欢把所有的知识放在一起考,没办法了,系统工程告诉我们:arrow 不可能定理告

诉我们:'没有绝对公平的投票'。

除去上面列举的一些有代表性的课,还有非常多其他的专业限选或者任选课。大概

分为两类吧。

第一是一些技术性非常强的工具课,比如计算机仿真,就是介绍连续系统,离散

事件系统计算机仿真的实现算法,以及评价仿真结果的策略,每个人或多或少都

用得上的。这些类的课还有 Unix 系统基础,智能优化算法,操作系统,数据库原

理,单片机,还有无所不在的计算机网络(Internet, 工业上控制网络)等等,听听

名字就知道是做什么的,大部分都是计算机能力方面的要求,前面有人专门强调

过了,这里不再罗嗦。

第二类的课程就是基于前面的控制、信息、系统三论,结合一些具体背景的实现或

者就某个专题的深化。

与控制理论相关的:

计算机控制系统,是工业控制系统的组成和控制算法实现,非常结合实际,不过
教材太老了。电力拖动与运动控制、过程控制分别是对电机和化工工业过程的建模

和控制,开设它们的目的应该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工科的背景认识,看看抽象的控

制理论在具体的工业对象中是如何变化使用的。不是现在的同学幸福多了,我们当

年是电力拖动、运动控制、化工原理,过程控制四门课,而且自少要修三门。现在更

加强调一个坚实的基础,这部分都压缩了。三字班的 DDMM 们还多了一门机器人

控制,我们没开,应该也是控制理论的专题深化课。当然,还有系列的控制类实验,

锻炼大家处理实际和硬件方面的能力。

在前面的控制类课程中没有提到检测,而实际上这也是我们系科研很大的一部分

(呵呵,检测与电子技术研究所是我们系最大的研究所了)。因为控制系统中的信

号都不是凭空来的,而要依靠各种各样的传感器、仪表。三字班教学计划上必修的

检测原理在我们当年是一门类似的选修课,基本上就是介绍了一些传感器,同学

评价不是很高,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迎来改观。现代测量,仪表设计,电子测量都属

于这里,还有检测类实验是和控制类实验并列的一类,很锻炼硬件的能力。

和信息论相关的课程:

离散时间信号处理,主要介绍对一维离散时间信号的表示和处理,主要介绍滤波

器的设计使用,还有一些谱估计的内容。我们的老师讲课比较照本宣科,但教材超

级经典(鼎鼎大名的 Oppenheim),内容很丰富。老师设计的实验非常不错,认真

做一定很有收获。

数字图像处理是对特定的二维信号--图像的表示处理。内容很多,图像格式,编码

压缩,滤波变换。我们这届前后开了相似的两门,一门简单,但学不到太多,一门

压力很大,呵呵,普遍反映收获也很大。你自己做一个权衡吧。
和系统理论相关的课程:

专业课中还有挺特别的一类,包括 CIM 系统导论,生产系统计划与控制,电

子商务等。这些都是介绍信息技术在现代商业企业和工业生产中的应用,优化系统。

我基本把它们看作系统理论在特定的系统中的实现和应用。都是导论课,所以都不

难,更多的是介绍一些方法和观点,还有企业和生产中很具体的知识,甚至有些

需要背一下。像 CIM 系统导论介绍企业的流程,建模。生产系统计划与控制会介绍

生产调度中很具体的一些计量方法,处理手段,基本上就是运筹学。这些都是很实

用,很有前途的领域,有志于在现代商业生产计划调度中一展身手的同志们要注

意了。

全校选修课:

上面都是自己系开的课和一些必修的全校性基础课。大家千万不要以为那就是全部

了。抬起你的眼睛,在每学期的全校任选课表上,可以选的课有上千门,细细看吧,

别挑花了眼:

英语系列:英语课不等于英语,但多上上课总是没有坏处的。要过考试不难,学好

英语不容易。考完了水平一,大学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年复一年总有很多人会感叹

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抓紧一点,包括我。

体育系列:为祖国健康工作 50 年,体育是唯一四年八个学期,期期必至的课程了。

前两年大家的课一样,和高中类似,跑跳投的素质练习(游泳也是必修)。以后各

种各样的专项,任大家挑了。基本上年级越高,选择余地越大。你可以专攻一项,

成为一代高手(篮足排球初中高级班);你也可以尝试一下一些很有意思,而以

后不太可能练习的项目,比如散打,击剑,赛艇啊。还有很多休闲健身的科目:瑜
伽,体育舞蹈,台球。这也是外校的同学最羡慕我们的地方了。呵呵,重要的是把

体育锻炼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看到操场上跑圈的人群了吗?

艺术系列:这些课主要是艺教中心开的。分两类,一类是欣赏课,传统戏曲,古典

音乐,舞蹈,美术,摄影等等,还有一类就是艺术实践了,素描,钢琴,合唱,

舞蹈,平面设计。如果你的爱好在以前被压制了,那么现在还犹豫什么呢?大学生

活的色彩是你自己创造的。千万不要被面试的要求吓住了,很多课就是面向白纸一

样的初学者的。面试,是大家和老师聊天沟通的机会。

文哲系列:这些课的涵盖面也非常的广,传统文化儒释道,西方哲学、文化、思想,

文学中的小说戏剧诗歌,还有社会学,伦理学,国际关系。只能问你自己喜欢什么

了。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课的收获与老师的个人魅力、教学方式有很大关系,选课

前问问你的师兄师姐吧。特别推荐彭林老师的《文物精品与文化中国》。

其他:有很多实用的课程,比如心理健康,口才,卫生保健,礼仪等等。想培养素

质,或觉得自己某方面有所欠缺的同学不妨试一下,这些课的老师一般都不错。另

外就是各系开出的面向全校的科技性选修课,比如咱们系为其他系同学开的简化

版的自控理论。比较典型的还有经济管理类,法律类,计算机类很多实用性的课。

这些课选课的人也很多,要不要选,看你;选不选得上,由不得你。特别提醒,如

果你非常感兴趣,其他系开的课(包括他们的必修选修),大部分都是可选的,

选不了的也可以旁听。呵呵,选了的课有作业考试的压力,会学得比较认真,旁听

的课,必修课一忙,往往就虎头蛇尾了。

最后的 NOTE:
There is never a fixed style for all the students. 重要的是找到你自己的方式。如果

有一天你拿着这份小东西来控诉我们欺骗,抱歉,我想我们没有人会道歉的。

☆─────────────────────────────────────☆
Daedaluos (代达罗斯) 于 (Wed May 26 114600 2004) 提到

如果大一上的时候看到就不会把微积分玩砸。

如果大一下的时候看到就不会把电路原理搞成到现在为止排名最低的课程。

如果大二上看到的话就不会把数电费这么大的功夫。

如果大二下看到的话就不会因为林元烈的随机数学把复变学烂。

当我大三自我清醒的时候,面对的是自控与信号。

投入了整个的暑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补回了微积分,电路和复变那些失

去的时间。

信号、随机和线代成了我整个大学阶段数学的骄傲。

但是失去的分数是找不回来的,

失去的排名是很难赶回来的。

倘若 3 年之前的事情能够重来,我……

☆─────────────────────────────────────☆
justfun (一步一个脚印) 于 (Wed May 26 121254 2004) 提到
啥叫计算机技能训练?

你指的是学那一堆语言?

还是..

学好了 C 和汇编 啥都没问题

【 在 yghyb (DNXYTD) 的大作中提到 】

个人觉得

本科阶段安排的计算机技能训练不够

这其实是很实际很现实的问题
...................

☆─────────────────────────────────────☆
fatdolphin (在夏天里过圣诞节) 于 (Wed May 26 121826 2004) 提到

嗯,写得好

不过这些课现在绝大部分用不上了

要用的还得自己现学

☆─────────────────────────────────────☆
justfun (一步一个脚印) 于 (Wed May 26 122127 2004) 提到

“大学意味着什么?成长,做人,理想,爱情…… 这些都是隐藏在生活之后的。对

大多数人来说,最实际的是:四年,八学期,100 门课,200 学分。”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