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1

刑事妥速審判法

(立法院三讀通過,正確文字以總統公布為準)

條 文 說 明

第一條 為維護刑事審判之公正、一、憲法第十六條明定訴訟權之保

合法、迅速,保障人權及公共 障,其內涵為保障人民有受公
利益,特制定本法。 正、合法及迅速審判之權利,

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 司法院釋字第四四六號、第五

法律之規定。 三0號解釋理由亦均明白揭

示此一意旨。國際人權法制已

注意及此,世界各人權法案乃

將「迅速審判」、
「適時審判」
或於「合理時間審判」列為重

要之司法人權。其中聯合國公

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

四條第三項第三款明定「立即

受審,不得無故稽延」;歐洲

人權公約第六條第一項亦明

定任何人有權在合理的期間

內受到依法設立的獨立與公

正的法庭之公平與公開審
理。此外,美國聯邦憲法增修

條文第六條亦保障刑事被告

1
有接受迅速審判的權利,美國

國會並於西元 1974 年制定

「速審法」(Speedy Trial Act

of 1974);日本則於憲法第三

十七條第一項明定:「在所有

刑事案件,被告享有受公平法

院之迅速且公開審判之權

利」
,並於 2003 年通過「關於

裁判迅速化之法律」,以回應
國民對於迅速審判的要求。然

而,法院審理案件,除應於適

當時間內審理外,亦應兼顧案
件審理之品質,否則當事人僅

能得到粗糙的正義,空有迅速

審判的形骸而無公平正義的

實質內涵,為符合國際人權標

準,催生有效率有品質的司

法,爰制定本法。
二、妥速審判除了維護刑事審判之

公正、合法、迅速,亦可避免

證據滅失或薄弱化、提高判決

之一般預防效果,並減少積案

導致國民對刑事司法的不信

任感,是案件能妥速審理亦兼

2
有保障人權及公共利益之內

涵,爰於第一項明定上開立法

目的。

三、第二項規定本法與其他有關法

律適用上之關係,例如:本法

未規定者,與刑事訴訟有關之

事項,即適用刑事訴訟法之規

定。例如:本法第五條第二項

特別規定所犯為最重本刑死
刑、無期徒刑或逾有期徒刑十

年之案件,其延長羈押之次

數,此部分應適用本法之規
定,至於其他羈押及延長羈押

之規定仍適用刑事訴訟法第

一0八條之相關規定。又,本

法第五條第三項有關審判中

之總羈押期間,各審級合計不

得逾八年,亦屬特別規定,自
應適用本法之規定。再者,本

法各該規定,未特別區分自

訴、公訴程序,自訴程序亦有

適用,併此敘明。

第二條 法院應依法迅速周詳調 法院固應迅速審結案件,惟亦應注

查證據,確保程序之公正適 意裁判品質之追求,爰明定「妥」

3
切,妥慎認定事實,以為裁判 與「速」均係法院裁判所追求之目

之依據,並維護當事人及被害 標,並應注意維護當事人及被害人

人之正當權益。 之正當權益,期能符合國民期待。

第三條 當事人、代理人、辯護人 一、為達成妥速審判之目的,當事

及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 人、代理人、辯護人及其他參

訟行為者,應依誠信原則,行 與訴訟程序為訴訟行為者,均

使訴訟程序上之權利,不得濫 應依誠信原則行使訴訟程序
用,亦不得無故拖延。 上之權利,不得濫用,亦不得

藉故拖延,始克盡其功,爰參

考日本刑事訴訟規則第一條
第二項之規定,於本條明定

之。

二、本條所稱誠信原則,舉例而
言:被告雖有權保持沈默,但

不得欺瞞法院,騙使法院實施

不必要之訴訟程序等是。至所
稱「其他參與訴訟程序而為訴

訟行為者」,如告訴代理人、

被告輔佐人是。

第四條 法院行準備程序時,應 法院於行準備程序時,若能落實刑

落實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於 事訴訟法有關準備程序之規定,將

準備程序終結後,儘速行集中 可活化審判程序,有效妥速審結案

審理,以利案件妥速審理。 件,爰於本條明定其旨。至於未行
準備程序之案件,仍應儘速行集中

4
審理,乃自明之理。

第五條 法 院 就 被 告 在 押 之 案 一、羈押將人自家庭、社會、職業

件,應優先且密集集中審理。 生活中隔離,拘禁於看守所

審判中之延長羈押,如所 中,長期拘束其行動,此人身
犯最重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 自由之喪失,非特於其心理上

或逾有期徒刑十年者,第一 造成嚴重打擊,對其名譽、信

審、第二審以六次為限,第三 用、人格權之影響亦甚重大,
審以一次為限。 係干預人身自由最大的強制

審判中之羈押期間,累計 處分(司法院釋字第三九二號

不得逾八年。 理由參照)。被告受長期羈
前項羈押期間已滿,仍未 押,以待案件審結,對其工

判決確定者,視為撤銷羈押, 作、家庭及生活均有不利影

法院應將被告釋放。 響,且足以影響其自由蒐集
有利證據從事訴訟準備行

為,因此被告在押案件之迅速

審結,實為妥速審判最為關注

之核心事項。爰於本條第一項

明定被告在押之案件,法院應

先 且密集集中審理。

二、審判中之被告,應受無罪推定

之保障,其所享有憲法上保障

之權利與一般人民原則上並

無不同。若審判中被告遭無限

期羈押或延長羈押無次數之

5
限制,恐有礙人權保障,故審

判中之延長羈押次數及羈押

總期間均應有一定之限制。現

行刑事訴訟法第一0八條第

五項就延長羈押僅規定審判

中延長羈押每次不得逾二

月,如所犯最重本刑為十年以

下有期徒刑以下之刑者,第一

審、第二審以三次為限,第三
審以一次為限。至於所犯最重

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逾有

期徒刑十年之罪者,其延長羈
押之次數即無限制,為保障人

權,爰於第二項明定所犯最重

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逾有

期徒刑十年者,其延長羈押次

數之限制,並於第三項明定審

判中被告羈押之總期間累計
為八年,以符人權保障之旨。

三、被告羈押之總期間滿八年後

(含發回更審後更新計算之期

間),其法律效果為何?宜予

明定,免滋疑義,爰參考刑事

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第七項

6
之規定,於第四項明定此時羈

押視為撤銷,法院應將被告釋

放。
四四、第二項有關所犯最重本刑為死

刑、無期徒刑或逾有期徒刑十

年者,其延長羈押次數之限

制,刑事訴訟法第一0八條原

無規定,而得無限制延長。是

上開重罪案件之延長羈押,於

本條施行後即應適用第二項

之規定。又,第三項規定審判

中之羈押總期限,累計不得逾
八年,係指各審級(包含更審)

實際因各該案件羈押被告,剝

奪其人身自由之期間,合計不
得超過八年,以防被告因多次

更審,羈押次數重新計算,而

遭無限期羈押之情形發生,用

保人權,並促進訴訟,此部分

亦屬此次修法就羈押之特別

規定,於本條施行後,應予適
用。至於其餘刑事訴訟法第一

0八條有關羈押期間之規

定,本法未規定者,依本法第

7
一條第二項之規定予以適用

之。例如:現行刑事訴訟法第

一0八條第六項之規定案件

經發回者,延長羈押期間之次

數,應更新計算,仍應適用。

倘若在押被告所犯為最重本

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逾有期

徒刑十年之案件者,經高等法

院判決,上訴後再經最高法院
撤銷發回,此時其於更一審延

長羈押之次數重新計算。至於

重新計算之次數則以第二項
規定之六次為限,羈押之總期

間亦依第三項之規定累計不

得逾八年。

第六條 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 一、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一條第一項

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 規定:「凡受刑事控告者,在

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 未經獲得辯護上所需的一切

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 保證的公開審判而依法證實

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 有罪以前,有權被視為無罪。」

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 此乃刑事訴訟無罪推定之基

罪之心證者,應貫徹無罪推定 本原則。聯合國公民與政治
原則。 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四條第二

款亦有相似的規定。司法院大

8
法官解釋亦一再闡述無罪推

定之意旨;刑事訴訟法第一百

五十四條第一項明定無罪推

定之旨,並就刑事訴訟法保障

被告人權提供基礎。刑事審判

實務上,亦奉無罪推定原則為

基本原則,爰參考最高法院九

十二年台上字第一二八號判

例意旨,將判例意旨明文化,
以具體落實無罪推定原則並

符合國際司法人權的標準。

二、本條係將判例意旨明文化,用
以宣示無罪推定原則之重要

性。法院於審理具體案件時,

若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應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者,應爰

引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一條

第一項為判決之根據,附此敘
明。

第七條 自第一審繫屬日起已逾 一、刑事被告有權在適當時間內獲

八年未能判決確定之案件, 取確定之判決,係重要的司法

除依法應諭知無罪判決者 人權。我國憲法第十六條明定
外,經被告聲請,法院審酌 訴訟權的保障,司法院釋字第

下列事項,認侵害被告受迅 四四六號、第五三O號解釋,

9
速審判之權利,情節重大, 亦一再於解釋中闡釋人民享

有予適當救濟之必要者,得 有受法院公正、合法及迅速審

酌量減輕其刑: 判的權利。因此,保障刑事被
一 訴訟程序之延滯,是否 告有受公正、合法、迅速審判

係因被告之事由。 之權利,亦屬我國刑事被告的

二 案件在法律及事實上之 基本權之一。若案件長時期繫
複雜程度與訴訟程序延 屬於法院未能判決確定,就被

滯之衡平關係。 告而言,歷經漫長時期既仍無

三 其他與迅速審判有關之 法定罪,其因案件長期懸而未
事項。 決,必須承擔受追訴所產生的

不安與煎熬與日俱增,且時間

經歷愈久,事實愈難查清,其
訴訟上之防禦權亦受影響,被

告之犯罪嫌疑將因訴訟無法

終結而長期化,實係侵害被告

受法院迅速審判的權利。若被

告受迅速審判之權利受害之

情節重大,自應有所救濟,爰

明定法院酌量減輕其刑之依

據,從量刑補償機制予被告一

定之救濟,以保障被告受迅速
審判之權利。至於,依法無證

據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案

件,自應依法為無罪判決,自

10
不待言,爰於本條特予明定除

依法應諭知無罪判決之案件

外,始考量是否酌量減輕其

刑,避免有謂以輕判代替無罪

判決之疑慮。

二、速審權為被告之刑事基本權,

其行使與否,應尊重被告之意

願,爰於本條訂明,經被告聲

請者,法院始得為被告速審權
是否受侵害之判決。

三、案件並非一旦逾八年未判決確

定,法院即當然認被告受迅速
審判之權利受侵害且情節重

大。爰明定法院於裁量是否減

輕其刑時,應予審酌之事項,

如法院審酌各該事項後,認被

告受迅速審判之權利確已受

侵害且情節確屬重大,有予適
當救濟之必要時,得酌量減輕

其刑。

四、本條各款係規定法院於酌量減

輕被告之刑前所應審酌之事

項。有關訴訟程序因被告逃亡

而遭通緝、因病而停止審判、

11
另案長期在國外服刑、意圖阻

撓訴訟程序之順利進行,一再

無理由之聲請迴避等,係屬被

告個人事由所造成案件之延

滯,因此項延滯所生之不利

益,不應由國家承受,爰於第

一款明定之。另案件越複雜

者,所需訴訟時程自然較長,

故第二款所謂案件在法律及
事實上之複雜程度,應由法官

於具體個案中慎重斟酌,例如

考量案件是否係重大繁雜之
犯罪事件、待證事實是否需經

多次鑑定、調查程序是否需在

國外進行、訴訟當事人的多寡

等。除此之外,因實務上案件

未能迅速審結之原因甚多,為

免掛一漏萬,爰於第三款為概
括之規定,以資適用,並確保

法院彈性妥適衡量之空間。

五、法院以酌量減輕其刑為被告速

審權受侵害之救濟機制時,須

本於確信,合理衡量各種與迅

速審判有關之因素,並於判決

12
中清楚記載衡量上開因素之

各種具體理由。另,有關刑之

酌減之其他規定,依本法第一

條第二項仍適用刑法總則之

規定,自不待言。至法院具體

審酌各款事項,認被告受迅速

審判之權利未受侵害者,即無

減輕其刑規定之適用,乃屬當

然。
六、本條序文特別規定「除依法應

諭知無罪判決者外」係為彰顯

無罪推定原則,避免予人本條
係有罪推定之誤解,至於免

訴、不受理等判決,本即無減

輕其刑之適用,自不待言。

七、本條所規定八年期間計算,於

再審、非常上訴之情形,自判

決確定日起至更為審判繫屬
前之期間,應予扣除,附此敘

明。

第八條 案件自第一審繫屬日起一、刑事訴訟法已改採改良式當事

已逾六年且經最高法院第三 人進行主義,檢察官對於起訴

次以上發回後,第二審法院更 之案件,自訴人對於提起自訴

審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 之案件,均應負實質舉證責

13
決,或其所為無罪之更審判 任。若案件自第一審繫屬日起

決,如於更審前曾經同審級法 已逾六年,且經最高法院發回

院為二次以上無罪判決者,不 更審三次以上,此時若第二審
得上訴於最高法院。 法院更審仍維持第一審所為

無罪判決,或其所為無罪之更

審判決,如於更審前曾經同審

級法院二次以上為無罪判決

者(即連同最後一次更審判決

在內,有三次以上為無罪判

決),則檢察官、自訴人歷經多

次更審,仍無法將被告定罪,

若仍允許檢察官或自訴人就
無罪判決一再上訴,被告因此

必須承受更多之焦慮及不

安,有礙被告接受公正、合
法、迅速審判之權,與「無罪

推定原則」相悖。且合理限制

檢察官、自訴人之上訴權,可
使檢察官、自訴人積極落實實

質舉證責任,爰於本條明定此

項無罪判決不得上訴於最高
法院。

二、本條所規定六年期間計算,於

再審、非常上訴之情形,自判

14
決確定日起至更為審判繫屬

前之期間,應予扣除,附此敘

明。

第九條 除前條情形外,第二審法一、刑事訴訟法已改採改良式當事

院維持第一審所為無罪判 人進行主義,檢察官對於起訴

決,提起上訴之理由,以下列 之案件,自訴人對於提起自訴

事項為限: 之案件,均應負實質舉證責

一 判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 任。案件於第一審判決無罪,

憲法。 第二審法院仍維持第一審所

二 判決違背司法院解釋。 為無罪判決,若仍允許檢察
三 判決違背判例。 官或自訴人就無罪判決一再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 上訴,被告因此必須承受更多

七條至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三 之焦慮及不安,有礙被告接受
百九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於 公正、合法、迅速審判之權,

前項案件之審理,不適用之。 因此合理限制檢察官、自訴人

之上訴權,使其等於上開情形
下,提起上訴之理由以落實嚴

格法律審之理由為限,可使檢

察官、自訴人更積極落實實質

舉證責任,爰明定於第二審法

院(包含更審法院)維持一審無

罪判決之情形下,提起上訴
(包含檢察官、自訴人提起上

訴)之理由,限於本條第一項

15
各款嚴格法律審之理由。

二、為彰顯於符合本條第一項序文

規定之情形時,最高法院為嚴

格法律審,上訴理由自應以判

決所適用之法令牴觸憲法、判

決違背司法院解釋或違背判

例者為限。亦即案件若符合第

一項序文之情形時,上訴理由

狀內須具體載明原審判決有
何本條第一項各款所規定之

事由。若最高法院認原審判決

所適用之法令確有牴觸憲法
之疑義時,因法官並無法令之

違憲審查權,此時自得依司法

院釋字第三七一號解釋之意

旨,裁定停止訴訟,並提出客

觀上形成確信法令為違憲之

具體理由,聲請司法院解釋,
以求解決。又在行憲前,司法

院之院字或院解字解釋,乃司

法院就具體案件之法令適用

重要事項認有統一法律見解

之必要所作成,行憲後,有關

憲法解釋及法令之統一解釋,

16
由司法院大法官掌理,均屬司

法院解釋,依司法院釋字第一

八五號解釋意旨,司法院所為

憲法解釋及統一法令解釋,具

有拘束全國各機關及人民之效

力,為使刑事訴訟得以實現憲

法保障人權之功能,原審判決

如有違背司法院解釋之情形,

最高法院自得予以糾正。再
者,判例係就具體個案之判決

中因有關法令之重要事項有統

一見解之必要而作成,故判決
違背判例者,自屬最高法院得

以審查之事項。又,第一項各

款所謂之法令、司法院解釋、

判例均以現行有效者為限,附

此敘明。

三、為貫徹憲法保障人權之精神,
原審判決所適用之法令如有

牴觸憲法之情形時,由最高法

院以裁定停止訴訟後,聲請司

法院解釋,當事人毋庸等待該

判決確定後,始依司法院大法

官審理案件法第五條第一項

17
第二款規定聲請解釋,復據解

釋之結果聲請再審或提起非

常上訴,以節省程序之勞費,

並符合保障人民有受公正、合

法、迅速審判之權。

四、最高法院對於第一項案件,係

依嚴格法律審之規定審理,刑

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七條至

第三百七十九條、第三百九十

三條第一款等規定,與嚴格法

律審之精神不符,爰於本條第

二項明定最高法院審理第一
項案件時,上開條文之規定不

適用之。至於刑事訴訟法有關

第三審上訴之規定,於本法無

排除適用之規定者,依第一條

第二項規定,最高法院於審理

第一項案件時,遇有應予適用
之情形時,自仍應予以適用,

乃理之當然。

第十條 前二條案件於本法施行 第八條、第九條案件如於本法施行

前已經第二審法院判決而在 前已經第二審法院判決而在得上

於最高法院之期間內,或已在上訴期
得上訴於最高法院之期間

18
內、已在上訴期間內提起上訴
內提起上訴,或已繫屬於最高法院

或已繫屬於最高法院者,適用 者,因已依刑事訴訟法之一般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三編第三章規 準備上訴理由,或已據以提起上

定。 訴,或上訴後卷證已送最高法院而

繫屬於最高法院,上開情形應仍適

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編第三章之規

定,爰於本條明定其旨。

第十一條 法院為迅速審理需相 法院審理案件,時有需其他機關配

關機關配合者,相關機關應 合者,例如:鑑定或調取相關文書

優先儘速配合。 紀錄等,如相關機關未能積極配
合,必將造成案件之延宕,為達到

妥速審結之目的,相關機關自應優

先儘速配合,爰於本條明定之。

第十二條 為達妥速審判及保障 為 達 妥 速 審 判 及 保 障 人 權 之 目
人權之目的,國家應建構有 的,國家應建構有效率的訴訟制

效率之訴訟制度,增加適當 度,同時亦應積極建構支援此項目

之司法人力,建立便於國民 標之制度與體制,爰參考日本「關

利用律師之體制及環境。 於裁判迅速化之法律」第二條第二

項、第五條之規定,明定國家應建

構有效率的訴訟制度,並增加適當

之司法人力及建立便於國民利用

律師之體制及環境。

第十三條 本法施行前已繫屬於 一、本法施行前已繫屬於法院之案

法院之案件,亦適用本法。 件,本程序從新之原則,亦應

19
第五條第二項至第四 一併適用本法。

項施行前,被告經法院延長 二、第五條第二項至第四項有關延

羈押者,其效力不受影響。 長羈押之規定施行前,被告已

經法院延長羈押者,係基於當

時有效法律所為,其效力自不

受影響,爰於本條第二項明定

之。惟應注意者,第五條第三

項規定審判中之羈押期間,累

計不得逾八年,該項規定生效
施行時,被告在押案件均適用

之,亦即在押被告前經法院依

當時有效法律延長羈押之效力
不受影響,若在押被告最後一

次延長羈押之裁定係於羈押累

計滿八年後始延長羈押期滿,

則該最後一次延長羈押仍屬有

效,法院應依第五條第四項之

規定於該次延長羈押期滿後釋
放被告。

第十四條 第五條第二項至第四 第五條第二項至第四項有關延長

項,自公布後二年施行;第 羈押及羈押總期間之限制,及第九

九條自公布後一年施行;其 條有關第二審法院維持第一審無
他條文施行日期由司法院 罪判決時,上訴應採嚴格法律審之

定之。 規定,係屬新制,宜有足夠時間供

20
實務因應,爰規定第五條第二項至

第四項有關羈押之規定,其施行之

緩衝期間為二年;第九條有關無罪

判決上訴採嚴格法律審之規定,其

施行之緩衝期間為一年。其他條文

之施行日期由司法院斟酌客觀情

形另行以命令定之,期使新制運作

順暢。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