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3

日本刑事補償制度簡介

⎯⎯ 以補償的性質與求償機制為重心

李茂生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專任教授

摘要

日本的刑事補償制度與國家賠償制度
有不同的憲法上條文依據︽前者的性質是
一種基於結果責任的國家補償︽即人民因
國家所形成的特殊危險狀態而遭受損失
時︽原則上不問其損失是否來自公務員的
違法失職︽國家一概基於�公法上的危險
責任‘予以填補﹀後者則限於國家有違法
行為︽要件較嚴︽故冤罪者一般先請求前
者︽不足部分再利用後者〈國家負賠償責
任後可對違法公務員求償︽日本實務對於
法官與檢察官之職務行為是否違法採取相
異的認定標準︽前者較後者嚴格︽但其實
求償成立之情形都非常少見〈我國的冤獄
賠償制度形式上可說比日本的法制完善︽
但因就冤獄補償的概念有所誤解︽故在限
制事由的規定及有關求償機制的訂定上多
有不妥︽具體事件審查時也有曲解制度本
意的現象發生〈

關鍵詞「冤 獄 賠 償 ︾ 刑 事 補 償 ︾ 國 家 賠 償 ︾ 國 家 求 償 權 ︾ 日 本 法

1
目次

壹、 前言
貳、 ㈰㊐日本國家賠償制度與刑事補償制度的憲法
㆖㊤上根據以及其間的關係
參、㈰㊐日本的刑事補償制度
肆、 ㈰㊐日本國家賠償制度㆗㊥中國家對公務員的求償
機制
伍、台灣冤獄賠償制度的缺失
陸、結論

2
的規定有所歧義。
壹、 前言
鑑於台灣相關法制與日本的法制有某程
在一九八○年制定國家賠償法之前,台 度的相似性,以下將論點限縮在冤獄賠償的
灣早已經於一九五九年公布實施了現行的冤 性質以及國家對於違法失職的公務員(主要
獄賠償法。就公布實施的時期而言,這個法 是院檢)的求償機制,先簡單地介紹日本的
律可以說是一個符合時代潮流的產物。不 相關法制,而後對台灣的冤獄賠償法制予以
過,就內容而言,早在公布實施時,就已經 適度的評釋。
有論者質疑其名稱上的妥適性,也有論者直
貳、㈰㊐日本國家賠償制度與刑事補償制
言適用上對人民人身自由的保障並不周全。 1
度的憲法㆖㊤上根據以及其間的關係
本法在一九九七年大幅度修訂,不僅是
一般刑事案件的冤獄,連軍事審判法、檢肅 日本的廣義國家補償制度共有三種類
流氓條例以及少年事件處理法(保護事件) 型:其一是補償國家適法行為所產生的損失
中的冤獄,也納入其處理的射程範圍。據 的制度,例如土地徵收等的補償;其二是對
此,本來僅限基於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而受無 於國家違法行為所為的損害賠償,例如狹義
罪判決或不起訴處分的案件,始能請求冤獄 的國家賠償;其三則是基於結果責任的國家
賠償;但是現在則是連不受理判決確定、不 補償。關於第三種的國家補償制度,雖然有
付審理或不付保護處分確定、撤銷強制工作 異說,但是一般而言是指國家基於「公法上
處分確定的案例,只要是冤獄,即得請求冤 的危險責任」而填補人民損失的制度。亦
獄賠償。特別是依據軍事審判法起訴或判決 即,當人民因為國家或地方自治團體所形成
的案例,新法甚至設定一個特別的重審機 的特殊危險狀態而遭受到損失時,國家或該
制,讓聲請冤獄賠償的案件可以回溯適用 當地方自治團體即應就此結果負起損害填補
(依冤獄賠償法第三二條規定,得於新制施 責任的責任類型,而刑事補償制度即是佳
行 後 二 年 內 請 求 )。 此 外 , 覆 審 機 關 的 法 庭 例。
化以及重審機制的新設等,均是值得讚許的 關於刑事冤罪的(廣義)國家補償,日
修訂。 本是採兩套並行的制度:其一是憲法第十七
僅就上述所提及的處理射程範圍的擴 條所規定的國家賠償,另一則是憲法第四十
大、重審機制的設定等而言,這個修訂完全 條所規定的刑事補償。兩者分別屬於不一樣
符合人權保障的要求;但是其他的部分則不 的國家補償類型,本可同時併用;但是實際
僅是法規名稱並沒有修改,連帶著國家免責 上因為前者的適用條件比較嚴格,所以一般
條項的內容仍然隱含著威權的陰影而無法去 是先行為刑事補償,然後就不足額部分,利
除,甚至於相關的求償機制也與國家賠償法 用國家賠償予以填補。不過,因為國家賠償

1
有關台灣早期的文獻資料︽請參照法思齊︽司法補償與人權保障「美國冤獄賠償相關法制之研究
⎯⎯From Torts to Just Compensation︽軍法專刊︽55卷5期︽2009年10月︽68頁〈

3
的條件頗為嚴格,所以幾乎找不到實質上能 與公訴駁回本來是一種形式判決,於這類的
夠得到完全補償的案例。 裁判中去討論實質的有罪、無罪的區別,實
以下就刑事冤罪事件的國家補償,先說 在是違背了設計這種形式裁判制度的本意。
明刑事補償制度,而後說明國家賠償制度的 特別是在公訴駁回方面,這本來是在程序上
概要。最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本文會基 從頭就是明確地知悉沒有得到有罪判決的可
於對日本刑事補償制度的考察,進一步觀察 能時所為的形式判決,根本就沒有區分實質
台灣的冤獄賠償制度,並提出一些修法或解 上有罪抑或無罪的必要;但是最終因為刑事
釋上的建議。 補償仍需要有無罪的認定,所以新法公布
時,還是加上了這兩個類型。 2
參、㈰㊐日本的刑事補償制度
其後,於昭和三十二年(一九五七年)
雖然在昭和六年(一九三一年)時,日 時,有些案例是在受羈押後獲得不起訴處
本已經制定了刑事補償法,但是在「國家無 分,此際因為已經沒有得到「無罪判決」的
須負責」的原則下,這個刑事補償只是一種 可能,如果被告是因「無犯罪嫌疑」而獲不
國家的仁政產物而已。二次世界大戰後,日 起訴處分時,若不能申請刑事補償,則會有
本建立起國家責任體制,於日本憲法第四十 不公平的現象發生,所以日本以法務大臣訓
條規定:任何人在被羈押或監禁後,受無罪 令 的 方 式 , 公 布 了 「 被 疑 者 補 償 規 程 」。 該
判決確定,得依法請求所受損失的補償。基 規程規定於這類的案例,如果有充分的事由
於憲法的規定,日本國會於昭和二十五年 證明當事人沒有犯罪時,得對之為同樣的刑
(一九五○年)制定了現行的刑事補償法。 事補償。
而且因為憲法中僅提到無罪判決而已,這顯 此外,日本亦於昭和五十一年(一九七
然有所不足,所以往後這個法律不斷地修訂 六年)修訂刑事訴訟法,新增第十六章,創
適用範圍,以符合憲法規定的精神。 設 了 「 訴 訟 費 用 補 償 制 度 」, 對 受 無 罪 判 決
最初在制定時,參議院即認為縱或是免 確定的被告補償訴訟費用。
訴或公訴駁回的事件,只要有充分的事由足 最 後 , 在 平 成 四 年 ( 一 九 九 二 年 ), 日
以證明如果不是免訴等,則應該可以獲得無 本 制 定 了 「 少 年 保 護 事 件 補 償 法 」, 對 於 付
罪判決的情形,亦得請求刑事補償。針對此 審理的少年,如最終沒有犯罪或其他非行事
一修訂,雖然學者認為刑事訴訟法上的免訴 由時,也會進行補償。 3

2
長井圓「無罪判決の決定と公訴の提起・追行の違法」法律ひろば37巻12号6頁(1984年)。
3
在 1991年 時 ︽ 日 本 最 高 法 院 第 三 小 法 庭 沿 襲 了 1965年 大 法 庭 的 判 決 ︽ 認 為 對 於 少 年 保 護 事 件 ︽ 縱 或
是 認 為 沒 有 非 行 事 由 而 獲 判 無 罪 ︽ 因 不 是 刑 事 案 件 所 以 不 是 刑 事 補 償 法 中 所 謂 的 � 無 罪 判 決 ‘︽ 據
此 駁 回 了 當 事 人 的 補 償 申 請 〈 當 時 這 個 判 決 被 學 者 大 肆 攻 擊 ︽ 結 果 導 致 了 1992年 的 少 年 保 護 事 件 補
償 法 的 制 定 〈 關 於 學 者 對 於 1991年 最 高 法 院 判 決 的 批 判 ︽ 詳 請 參 照 荒 木 伸 怡 「 公 訴 棄 却 と 刑 事 補
償 」 浅 田 他 編 「 刑 事 ・ 少 年 司 法 の 再 生 」 554頁 以 下 ( 現 代 人 文 社 , 2000年 ); 及 び 森 田 明 「 少 年 審
判 手 続 き に お け る 不 処 分 決 定 と 刑 事 補 償 」 別 冊 ジ ュ リ ス ト 131号 ・ 憲 法 判 例 百 選 Ⅱ ( 第 三 版 ) 280-

4
縱或如此,日本的刑事補償制度仍然有 有無等一切的情事後,決定一定的日額;但
許多不完善之處。例如長期拘禁後的無罪案 是一般而言,就日本的生活水準而言,上限
例,除制定高額的補償金外,另應著重社會 一萬二千五百圓的補償金也未免過低。與此
復歸的援助與年金型的補償方法;刑事訴訟 相同,對於日額下限,日本的立法者也輕忽
法第十六章所排除的再審訴訟費用補償的再 了當事人的損失。從昭和五十三年(一九七
議;無拘禁情事時的補償等,這些都是現行 八年)起,日額下限就是一千圓。其理由是
法所欠缺的。但是更急迫需要深思的還是補 國會中從昭和四十年代開始一直就不斷地被
償費用的提高,縱或學界都主張應該就損傷 要求檢討的「因心神喪失而無罪者的刑事補
全額補償,但是不論是法律規定抑或實務, 償」問題,在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前,下限的
都不是這樣。 提高議題就不斷地被擱置。 4
日本對於死刑執行後因再審而無罪的案 雖然在立法當初還有論者基於行為不法
例,給予特別的補償。除日幣三千萬圓以內 說,而討論原因行為(起訴、審判等)是否
(制定當初是五十萬圓以內,然後逐年修法 應限定為合法行為抑或違法行為,但是最後
增加額度,到一九九二年時增加成三千萬圓 通說基於違法相對論,相對於國家賠償制度
以內,但是其後至今未有任何修訂動向)的 中所採的行為不法說,在刑事賠償制度中改
慰撫金以外,另支付因執行死刑所產生的財 採結果不法說。亦即,除了特例外(被告以
產上損失;此外,對於判決確定前的拘禁以 誤導偵查或審判的目的,而為虛偽的自白,
及確定後執行前的拘禁,也會支付以日額一 或 偽 變 造 其 他 有 罪 證 據 的 情 形 ), 不 論 原 因
萬二千五百圓為上限的補償金。三千萬圓的 行 為是 否 違 法 , 公務 員是 否 有故 意或 過 失責
慰撫金雖然是參考了交通事故慰撫金額的動 任,只要有無罪的結果,則一律補償。 5 這 種
向,以及車輛事故死亡保險金額的推擬而制 態度雖然正確,但是在起訴後的定罪率高達
定出來的,而日額上限為一萬二千五百圓的 百分之九十九‧九的日本,卻有另一種的面
補償金,也是同於一般的無罪當事人的補 貌。亦即,日本的立法者認為我們不可能有
償;但是這種的慰撫金與補償金額根本都沒 誤失,會產生無罪判決,一定是有特別的理
有考慮到無罪的人整日面臨死亡威脅的心理 由,例如心神喪失的精神鑑定,或哪裡有一
恐懼,顯然有所不當。不僅如此,在非死刑 些不為人知的故事。這種的立法者的思慮,
的案例,法院雖然也要根據拘禁的種類、拘 讓一些耗盡心力在再審中獲得無罪判決,但
禁期間、本人所受財產上損失、本人應得而 僅能得到些微的刑事冤罪補償的人,而後又
未得的利益、精神上的痛苦、身體上的損 要面對更難以克服的國家賠償的高牆。 6
傷,以及警察、檢察官、法官等故意過失的

281頁(1994年)。
4
以上詳請參照鴫谷潤「これからの冤罪補償を考える」立法と調査270号64-75頁(2007年)。
5
西埜章「刑事補償の法的性質」法政理論(新潟大学)第30巻第4号79-100頁(1998年)。
6
福島至「再審無罪者に対する十分な補償・序説」龍谷法学第27巻第4号4、40頁(1995年)。

5
6
責任的是國家,所以法院不會繼續處理這一
肆、㈰㊐日本國家賠償制度㆗㊥中國家對公務
部分的提訴(駁回原告的請求)。 8
員的求償機制
其次是公務員以及職務行為的定義問
日本憲法第十七條規定:任何人因公務 題。雖然在其他國家賠償的案例,公務員的
員的不法行為而受到損害時,得依法向國家 定義會有一定的模糊地帶,須待解釋;但是
或地方自治團體求償。而日本的國會於昭和 在冤罪的國家賠償案件中,所謂的公務員大
二十二年(一九四七年)依據這個憲法的規 體上是指警察、檢察官(日本採偵查雙主體
定制定了國家賠償法。 制,所以兩者的地位有重疊之處)以及法
國家賠償法僅有短短的六條而已,根據 官,這點是無庸置疑。而職務的範疇方面,
其第四條的規定,這個賠償是指民事的損害 通說與判決都是採取一般職權說,而不是採
賠償,而與冤獄賠償有關係的也僅有第一條 比較嚴格的具體職務說,於認定方面比較寬
而已。日本的國家賠償法第一條第一項規 鬆。
定:執行國家或地方政府的公權力的公務 問題比較大的是何謂違法,何謂過失責
員,於其執行職務時,因故意或過失而違法 任等的認定基準。關於此點,雖然實務上很
使他人受到損害,國家或地方政府應負賠償 明確地採取所謂的職務基準說;但是學界方
的責任。本條第二項規定:前項的情形,公 面的有力說則傾向於結果違法說,貌似比較
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國家或地方政府 容易承認國家賠償的必要性。不過,採結果
對其有求償權(反之,在採取公法上的危險 違法說的學者,雖然認為只要有無罪判決,
責任說的刑事補償制度中,則沒有求償的規 則回溯至執行職務時認定該職務行為違法,
定 )。 法 律 的 規 定 僅 此 而 已 , 其 他 例 如 責 任 但是其一定會強調故意與過失責任的認定是
歸屬、公務員定義、職務、違法、故意過失 與違法的判斷分屬不同層次的事項,最終在
等,均有待實務上的解釋。 運用上仍會基於沒有故意過失的責任,而否
首先關於責任歸屬方面,雖然受損的民 定掉國家賠償的可能性;反之,採取職務基
眾經常會同時將國家與特定公務員列為對象 準說的實務界,則是基於公務員有遵守職務
而提起訴訟,並且因為這是民事訴訟,被害 法規的義務,而認為一旦客觀地違背了這個
人有權對侵權人提起訴訟(縱或大多數的情 義務,則應推定為有過失(亦即所謂的過失
7
形 , 都 是 因 為 積 怨 ), 法 院 無 法 拒 絕 ; 但 是 客觀化傾向,但是需要有邏輯上的高度蓋然
因為訴訟標的是國家賠償,依法應負起賠償 性 )。 這 樣 一 來 , 反 倒 比 較 容 易 承 認 國 家 的

7
渡辺咲子「対話憲法⎯⎯第16回・刑事補償と国家賠償」警察公論600号102頁(1995年)。
8
雖 然 日 本 的 最 高 法 院 採 取 了 否 定 說 ︽ 不 認 為 公 務 員 本 身 需 要 負 民 事 賠 償 責 任 � 最 高 裁 昭 和 53年 10月
20日 第 二 小 法 庭 判 決 …︽ 但 是 亦 有 一 些 地 方 法 院 採 取 肯 定 說 � 認 為 公 務 員 只 要 是 有 故 意 或 過 失 ︽ 縱
或 是 輕 過 失 ︽ 亦 應 負 起 損 害 賠 償 責 任 …︽ 或 折 衷 說 � 亦 即 公 務 員 只 有 在 故 意 或 重 大 過 失 時 ︽ 才 需 要
負 民 事 損 害 賠 償 責 任 …〈 詳 請 參 照 青 山 武 憲 「 国 家 賠 償 と 賠 償 責 任 の 負 担 者 」 別 冊 ジ ュ リ ス ト 131
号・憲法判例百選Ⅱ(第三版)276-277頁(1994年)。

7
賠償責任。 違法性限定說直截了當地將故意的存在
其實從學理上而言,應該是公務員先有 與違法性的判斷結合在一起,認為如果行為
一個違背職務的行為,這點產生所謂的行為 人沒有基於違法或不當的目的而執行公權力
不法,然後這個客觀的違法行為產生了事後 等,這類的明顯違背法律所賦予的權限的特
被無罪等的判決所證明的結果不法(損害的 殊情事,則縱或有違背明文的法規的情形,
9
發生) ,最後才對這種客觀的行為與結果 這 也 不 是 國 家 賠 償 法 中 所 謂 的 「 違 法 」; 反
的不法,進行行為人於主觀的認知上是否有 之,合理的理由欠缺說則是認為所謂的違
故意或過失的判定。但是這個由實務判決發 「 法 」, 並 不 僅 是 指 明 文 的 法 規 而 已 , 基 本
展出來,最初僅限定適用在司法作用,如今 人權的尊重、權力濫用的禁止、公共利益的
已經擴展到許多行政作用的職務行為基準 維護、公序良俗與信義法則、條理等法適用
說,因為採取了過失推定的觀點,不嚴格區 上的所有一般原則都是違法判斷的標準,只
分違法與責任判斷上的階層差異,結果如果 有在參酌這些「法規」而認定行為人不合理
著實適用下去,即有可能會擴大國家賠償的 地逾越了法所容許的界限時,才能認定違
認定可能性,而事實上這種現象已經出現在 法 , 並 推 定 有 過 失 。 10 這 種 法 規 「 種 類 」 的
許多下級審的判決中。為抑制這種傾向,日 擴充並不是為了擴大違法的認定,反倒是利
本的最高法院透過判決研發出兩種不一樣的 用一些法律適用上的一般規則,來判定行為
控 制 手 段 ( 違 法 判 斷 基 準 的 設 定 ): 其 一 為 是否逾越了法所容許的界線,是否沒有合理
違法性限定說,另一則是合理的理由欠缺 性,據此而限制違法性的認定可能性。 11
說。 如前所述,職務行為基準說是日本的法
9
採取結果違法說的學者中︽有人採取了比較折衷的觀點〈其認為從結果違法說的觀點而言︽無罪的
判決雖然證明了�行為‘的違法﹀但如果行為人可以證明行為當時的逮捕︾羈押︾起訴等行為是合
理︾正當的行為︽則可以阻卻違法〈參照村重慶一「冤罪者に対する賠償の法理」小田中聡樹等編
「 誤 判 救 済 と 刑 事 司 法 の 課 題 」 64頁 ( 日 本 評 論 社 , 2000年 )。 貌 似 整 合 了 行 為 後 與 行 為 時 之 間 的
差異︽但是其混淆行為與結果的情形︽比單純的結果違法論者更為嚴重〈理論上︽事後的無罪判決
所 證 明 的 不 是 行 為 時 該 行 為 的 違 法 ︽ 而 是 該 行 為 所 產 生 的 違 法 結 果 � 損 失 …︽ 而 行 為 時 的 合 理 性 或
正當性︽則是否定行為違法的重要關鍵︽如果可以證明無行為違法︽則縱或有結果違法︽這也僅是
刑事補償的問題而已〈
10
田 村 正 博 「 警 察 の 捜 査 に お け る 逮 捕 ・ 取 り 調 べ に つ い て 」 法 律 ひ ろ ば 第 37 巻 12 号 18 頁 ( 1984
年)。
11
關於違法性判斷基準的論述其實非常混亂︽而以上的兩種區分只是其中比較沒有爭議的分類〈有學
者 又 在 此 基 礎 上 進 行 更 詳 細 的 分 類 〈 例 如 � 惡 意 說 � 法 官 惡 意 認 定 事 實 ︽ 曲 解 法 令 解 釋 …‘︾� 不 誠
實 不 合 理 說 � 除 惡 意 外 ︽ 干 預 不 該 參 與 的 事 務 或 為 不 誠 實 不 合 理 的 判 決 等 ︽ 也 是 違 法 …‘︾� 一 見 即
明 說 � 法 官 的 判 決 或 判 斷 ︽ 一 見 即 知 明 顯 過 度 …‘ 等 〈 參 照 木 原 正 雄 「 裁 判 官 の 訴 訟 手 続 上 の 措 置
と 国 家 賠 償 責 任 」 法 学 セ ミ ナ ー 625号 108頁 ( 2007年 )。 惡 意 說 應 該 就 是 違 法 性 限 定 說 ︽ 而 其 餘 兩
種應該可以列為合理的理由欠缺說︽不過不誠實不合理說的認定違法的可能性會比一見即明說高一
些〈

8
院為處理司法作用的違法性認定問題,而發 企欲拒絕當事人提訴的心境下,採取了在不
展出來的理論,並且採用了兩種不一樣的違 妨礙當事人訴訟權行使的前提下,讓當事人
法性判斷標準。這種做法貌似矛盾,但是其 無法透過國家賠償制度而獲得填補損失機會
13
實不然,因為這兩種不一樣的判斷基準是適 的見解 ,此即是限定違法說。在日本根本
用在不一樣的司法作用上。就法官的職務行 不會有法官惡意地曲解法令的情事,所以最
為是適用違法限定說,而對於檢察官的職務 高法院完美地達成了原先的企圖。而後,高
行為則是採用合理的理由欠缺說。原因在於 等法院以及最高法院更將這種想法擴大適用
12
兩者的司法作用是不一樣的。 到針對刑事確定判決而提起國家賠償訴訟的
對於司法作用中的裁判行為的違法性判 案例,並稱不論是站在訴訟結構的本質或是
斷,在日本起初是分成兩種不一樣的情形來 法官角色的觀點,民事與刑事沒有加以區分
加以考察:其一為對敗訴的判決,未經過上 的必要。
訴、再審等程序,即提出國家賠償的訴訟的 當時對於經上訴或再審而獲得無罪判
情形;其二則為比較「正常」的情形,亦即 決,並據此而提起國家賠償訴訟的案例,下
在原判決經上訴或再審而被取消後,再行請 級法院已經有數件採取結果違法說而允許國
求國家賠償的案例。對於第一種情形,雖然 家 賠 償 的 判 決 。 為 遏 止 「 歪 風 」, 日 本 最 高
原先的敗訴判決與國家賠償訴訟是分別獨立 法院在有名的弘前大學教授夫人殺害事件無
的兩個訴訟,而且國家賠償法也沒有像刑事 罪 國 家 賠 償 訴 訟 中 14 , 開 始 將 這 種 僅 是 用 到
補償法一樣規定了「無罪判決」的條件,理 未經上訴或再審而獲無罪判決例子的認定標
論上不應該對於這類的國家賠償訴訟予以任 準,適用到有無罪判決的案例中,進而拒絕
何的限制;但是日本的最高法院認為對於原 了國家賠償。雖然學界批評這已經不是職務
判決不服者應該要循上訴或再審的程序而追 行為基準說,但是其後實務界對於法官的司
求平反,並不應該直接透過國家賠償而尋求 法行為,均一律採用限定違法說的嚴格認定
損 失 的 填 補 ( 原 判 決 是 民 事 案 件 ), 於 是 在 標準 15 。

12
有關這兩說的詳細內容︽請參照西埜章「国家補償法概説」73-77頁(勁草書房,2008年)〈
13
最 判 昭 和 57年 ( 1982) 3月 12日 ( 民 集 36巻 3号 329頁 )。 此 判 決 並 沒 有 很 明 確 地 說 明 採 取 限 定 違 法 說
的 理 由 ︽ 一 直 到 名 古 屋 高 判 平 成 16年 � 2004… 11月 26日 � 判 例 タ イ ム ズ 1205号 179頁 … 時 ︽ 法 院 才
綜合性地表明採取此說的理由在於以處分權主義︾辯論主義︾自由心證主義為前提的裁判行為的相
對性性質︽以及法官獨立的保障︾判決瑕疵應經上訴而予以修正︾經上訴而確定的結論是該當紛爭
的最終解決等裁判制度的本質〈詳請參照木原正雄︽同註11︽108頁〈
14
最 判 平 成 2年 ( 2000) 7月 20日 ( 民 集 44巻 5号 938頁 )〈 弘 前 事 件 的 概 要 是 被 告 被 疑 為 殺 害 弘 前 大 學
醫 學 院 教 授 夫 人 的 犯 人 而 被 逮 捕 ︽ 雖 然 一 審 獲 判 無 罪 ︽ 但 是 二 審 卻 認 定 有 罪 ︽ 且 宣 告 了 15年 的 有 期
徒 刑 ︽ 經 上 訴 駁 回 後 ︽ 被 告 入 監 服 刑 10年 假 釋 出 獄 〈 其 後 ︽ 因 發 現 真 犯 人 而 提 起 再 審 ︽ 且 獲 得 無 罪
判決〈
15
此處必須留意︽對於沒有經過上訴或再審即提起國家賠償訴訟的案例採取限定違法說的理由︽在已
獲得無罪判決的事例中︽根本是站不住腳的﹀但是日本的法院對於此點並沒有做任何說明︽當然也

9
至於針對檢察官的司法行為(通常是起 賠償。
訴與禁見)的違法性判斷基準,日本的最高 在沒有多少肯認國家賠償請求案例的情
法院則是一貫採取合理的理由欠缺說。最初 況下,針對司法人員的違法行為所導致的國
詳細說明採此說理由的判決是蘆別國家賠償 家賠償,國家對司法人員進行求償的事例,
請求事件的日本最高法院昭和五十三年(一 是一件都沒有。連過失都很不太願意去認定
16
九 七 八 年 ) 的 判 決 。 該 判 決 認 為 :「 於 刑 的情況下,遑論性質上比過失更為嚴重,幾
事案件中,不會因為無罪判決確定,即認定 乎要趨近於故意的重大過失的認定。而且也
起訴前的逮捕、羈押、公訴的提起與遂行、 因為沒有案例,所以無從得知認定重大過失
起訴後的羈押等是違法的。因為逮捕與羈押 的標準何在。
在當時如果針對犯罪的嫌疑有相當的理由, 雖然法律上規定國家可以向公務員求
而且也認為有必要性,則應是合法,而公訴 償,但是事實上這種案例並不多,而且幾乎
的提起也不外是檢察官就犯罪的成立與否、 都是在該當公務員同意的情況下,國家才向
刑罰權的存在與否一事,向法官請求審判的 公務員求償。唯一以訴訟方式求償的案例是
意思表示,所以起訴時或追訴進行時的檢察 發 生 在 一 九 九 六 年 17 。 某 鄉 鎮 的 稅 務 課 長 發
官心證,於性質上與判決時的法官心證有所 行了不實的住宅用地課稅證明,結果民眾據
不同。理應認為,綜合起訴或公訴遂行時的 此認為那塊地是可以用來蓋自家用宅的地,
各種證據,透過合理的判斷過程,認定有足 進而購買並受到財物上的損失;鄉鎮在國家
以認為有罪的嫌疑時,即已足夠。」其後, 賠償訴訟敗訴後,向該當稅務課長提告,請
在前述的弘前事件中,最高法院也直接引用 求損害賠償的支付額以及相當於訴訟費用的
了相同的字句,確認了合理的理由欠缺說。 金額;於判決書中,法官判示縱或不能認定
對於法官的司法行為違法性的認定,日 被告有故意,但是有重大過失一事應該是非
本最高法院採取了非常嚴格的態度;相對於 常明確。對於無理由地發行了虛偽的住宅用
此,對於檢察官的司法行為違法性的認定, 地課稅證明一事,認定被告有故意也不為
則顯然比較寬鬆一點。但是何謂合理的判斷 過,之所以只認定重大過失,可能是因為被
過程,何謂足認有所嫌疑(相信得獲取有罪 告沒有明確認識到發行行為與具體的損害發
判決的相當理由)等,其實都是以問答問的 生間的因果關係。
解答,甚難謂為明確的、客觀的標準。此再
伍、台灣冤獄賠償制度的缺失
加上過失推定原則的作祟,事實上除了少數
的案例外,幾乎所有的判決都是認為檢察官 詳就台灣與日本的相關法律規定予以比
的司法行為沒有違法性,以免一旦認定違 較後,應該可以輕易發覺台灣的冤獄賠償制
法,其後必須推定有過失,而國家即須進行 度就形式的架構而言,可以說比日本的法制

不會提出其他的援用根據〈
16
最高裁第二小法庭昭和53年(1978)10月20日(民集32巻7号1367頁)〈
17
浦和地判平成8年6月24日(判時1600号122頁)。

10
更為完善,但是卻於最根本的實質之處冥頑 到了損害賠償,自不得再度請求本質上亦是
不靈,犯下最大的錯誤。而這不外是本文企 民事賠償的國家賠償。不過,正如在介紹日
圖表明之處。 本的冤罪補償制度時所表明,冤獄補償與國
首先必須談論的是冤獄賠償的性質。不 家賠償是兩套不一樣的制度,其間之所以會
18
論是日本抑或美國 均已放棄了冤獄「賠 有重疊之處,僅是因為國民不得藉冤罪事件
償」的概念,而轉向確認冤獄「補償」的概 得到雙重的金額而已。據此,理論上在冤獄
念。在補償的概念下,不論公務員是否有故 補償制度中並沒有必要規定任何國家得向公
意、過失,只要結果是無罪等的判決,則國 務員求償的機制。
家即應該進行補償。當然,如果被冤獄的國 求償的機制應該回歸到廣義的國家賠償
民基於故意而誤導司法人員產生誤判,則可 的體制中。不論是冤獄補償抑或狹義的國家
以說是其自願負擔冤獄的危險,此際國家當 賠償,原則上國家可以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
然沒有補償的義務。然而觀諸台灣冤獄賠償 而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的公務員求償。
法第二條有關限制請求事由的規定內容,即 當然如果認為現行的國家賠償法只涉及到狹
可發覺台灣仍然採取賠償的概念,因為這些 義的國家賠償,則亦可於冤獄補償的相關法
限制條件雖然大部分都在釐清「實質有罪」 律中規定「相同」的求償機制。
的範疇,但是仍於第三款中認為過失誤導判 問題在於根據釋字第二二八號所確認的
決的人不得申請,甚且於第二款中明定行為 「 有 審 判 或 追 訴 職 務 的 公 務 員 」, 其 於 執 行
違反公序良俗情況嚴重的人亦不得請求,這 審判或追訴的核心職務(非司法行政範疇的
些都是表明了所謂的「與有過失」的限制。 職務)時,若有故意或過失導致冤獄補償或
換言之,當被誤判有罪的人,對於這個誤判 國家賠償的情事,國家到底可不可以向其求
不論是因為過失抑或行為所產生的道德上非 償。現行的冤獄賠償法沒有區分核心職務與
難,只要其行徑對於誤判有所影響,則應該 非核心的一般司法行政職務,一律採取故意
自行負擔危險。而正是這個「與有過失」概 重大過失原則;反之,現行的國家賠償法則
念的作祟,使得台灣無法完全轉向到冤獄補 規定限於核心職務,法官或檢察官必須是故
償體制,而仍然留在冤獄賠償概念的桎梏 意犯職務上的罪,國家始得向其求償,其餘
中。 例如算錯刑期等非核心職務,則是採取與一
這點會直接影響到冤獄賠償制度與國家 般公務員相同的故意重大過失原則。究其原
賠償制度間的關係。雖然台灣的冤獄賠償額 因,不外是尊重司法獨立,不欲以求償的可
度遠高於日本,但是這並不代表就不足額部 能性干涉司法審判或訴追等的核心職務。然
分不得請求國家賠償。在符合國家賠償的請 而檢察官起訴時所被要求的證據認定程度與
求條件的情形,國內通說認為不得請求國家 法官大不相同,既然對其僅要求較低的嚴謹
賠償,這是因為通說認為被冤罪的人已經得 度,則相對地即應要求其付出更大的注意

18
有關美國從民事侵權賠償走向公共補償的歷程︽可參照註1的論文〈

11
力,不然國民的權益會遭逢到很大的危險。 北。此際,為求確保最後一絲的司法尊嚴,
特別在高定罪率的日本,這類的考量讓日本 採取現行國家賠償法的求償機制一事,即在
的求償機制對法官與檢察官採取了不一樣的 所難免。亦即,不分法官與檢察官,一律都
標準。反觀台灣的情況,不僅是沒有類似於 是在其故意違背職務的犯罪確定後,始能向
日本的高定罪率,甚至於連法官的誤判可能 之求償,藉此讓實質上決定是否求償的前提
性都高於日本。此際,要求法官與檢察官都 留在確認「該當司法人員是否故意犯罪」的
要慎重處理犯罪案件的審理與追訴一事,並 司法機制內;而有外力干預的求償審查委員
不為過。據此,或許台灣應該不分法官或檢 會的功能僅在例外不求償案例的確認,以及
察官,一律採取故意重大過失原則。然而姑 求償額度、分期與否的決定上。當然,在這
不論現實如何,僅就理論而言,針對法官與 種情形下,勢必放棄故意重大過失原則,而
檢察官於任務上的差異,對於法官採取故意 全面改採故意原則,因為關於司法核心職務
原則,而對檢察官則採取故意重大過失原則 的犯罪都是故意犯。這反倒會減少求償的可
一事,是有其一定的道理。 能性。
對於台灣的求償制度雖然有論者批評,
陸、結論
不論在行政懲戒先行主義、求償審查委員會
成員的內部閉鎖性,以及受冤獄賠償者出席 台灣在一九九七年修法後,整體的冤獄
19
陳述意見權的確保方面,都有瑕疵存在; 補償制度已經趨近完備,只不過因為就冤獄
但是這些都是細微末節的事情,只要將規則 補償的概念有所誤解,所以不僅在限制事由
稍微改一下即可。比諸這些細微末節,冤獄 的規定以及有關求償機制的訂定上有不妥之
賠償的性質與求償的基準才是真正必須釐清 處,甚至在具體的事件的審查時會有曲解制
的重點。然而假若把這些末節的事務當成必 度本意的現象發生。
要重要事項,而本末倒置地一昧強調時,有 若有再度修法的機會,則修法的方向應
時會產生不甚妥當的結論。例如基於對司法 該是回歸補償的本質,將限制事由限定在故
內部機制的公正性的質疑,而堅持在求償審 意誤導審判而為虛偽自白或偽造證據(特別
查委員會中納入司法外的社會人士時,將會 是頂罪)的情形,而不應恣意地拒絕補償。
破壞司法的獨立性。因為也只有司法才能決 此外,就求償的機制,亦應回歸國家賠償體
定司法是否應該就其錯誤負起責任,一旦司 制,就非裁判核心事務採(公務員)故意過
法自己的決定,不是受到外部間接的糾彈, 失原則;而在裁判核心事務方面,則是採故
而是直接地被外部的力量予以否定時,不論 意重大過失原則。至於對於法官與檢察官是
該外部的力道是單獨為之,抑或與司法的力 否要採取不一樣的認定標凖的問題,雖然國
量結合,這類的否定即已宣告司法獨立的敗 家賠償法明文規定須法官或檢察官(故意)

19
王兆鵬︾陳長文︽應求償而不求償﹁⎯⎯揭開司法機關賠償五億餘元的黑盒子︽月旦法學雜誌︽168
期︽2009年5月︽106-121頁〈

12
犯職務上之罪,經裁判有罪確定者為限,始 追訴行為上的謹慎。至於何謂重大過失一
得向之求償;但是針對這一個規定,仍有繼 事,於此甚難恣意地予以定義,其判斷的基
續探討的餘地。本文認為基於法官與檢察官 準仍有待司法實務的累積。 �本篇已授權
於職務上的差異,對法官應採取故意原則, 收錄於月旦法學知識庫及月旦系列電子雜誌
而對檢察官則採故意重大過失原則,以求其  www.lawdata.com.tw…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