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美国生态学会生态教育多元性可持续发展策略(“种子”)项目组

2010 年领袖会议主题摘要

行动导向型生态学中的多学科及多媒体方法
(中文版)

纳迪亚·里维拉 马拉亚·拉哈蒂 蒂波拉·维也拉 布伦达·杰拉德 杰西琳·卡德伦阿亚拉 利奥纳多·卡勒 梅利莎·阿姆


斯特朗 马蒂亚斯·兰纳斯 埃曼·赛维恩 杜松岭
阿娜·爱丽莎·培雷斯 罗娜·莫伦多

【前言】
在整个进化史里,人类拥有着对于生态系统最强大的影响力,无论是积极的还
是消极的。这种强大的力量一直在影响着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证据显示,人类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对于自然系统进程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包括新的栖息地、大规
模的物种灭绝、许多生态系统的严重退化等( (Ceballos and Ehrlich 2002; Cohen 1995; 
Eldredge 1998 Ellis and Ramankutty 2008; Hughes et al. 1997; MEA 2005; IPCC 2007; Wilson 
1993). )。我们的生态只是也显示了人类系统的相对脆弱性,以及对自然世界的完
全依赖。(MEA 2006, Pearce and Moran 1994, Tol 2002).  
鉴于这方面的证据的压倒性影响,生态学家必须考虑采取超出其科学领域的学
术成果来负起责任。纳入各种通讯媒介来进行科学研究可能不完全是一种很新颖的
方式,但可以值得考虑使用。特别是在上文中讨论到的人为的负面影响的消除上面。
这种 通过保护措施、环境公正、可持续发展以及社区的努力,将科学知识转化成
直接的行动,我们“种子”学生称之为——行动导向型生态学。
多样性大大的帮助我们解决生态问题。当一群人们通过各种方法来应对环境挑
战时,我们的力量将变得异常强大。 (Manolis et al. 2008) 通过环保活动家、
社区组织者、艺术家和科学家之间的合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更加广大的对
话平台,推进实现大家的一个共同目标。我们希望能够达到一个终极生态意
识,可持续发展和“冷却”地球。生态学家可以更多地参与这场斗争,加强理
解生态概念的应用,确保科学能够帮助我们迎接目前的挑战。联合各个学科
和交流媒介将有助于我们制订新的战略和成为我们新的工具,以破坏目前的
这些我们当前所需要面对的挑战。

Contributions April 2010 317


Contributions

为实现这一目标,一个多元化的由学生和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来到了位于加利福
尼亚州洛莎托斯的海登维拉宾馆,参加由第五届美国生态学会“种子”项目 2010 年
春季领袖会议。这次会议的目的时为了解决环境问题而提出的“行动导向型生态学
中的多学科及多媒体方法”。 这意味着解决问题时,要运用多学科以及多媒体元素
去解决问题以及从人类角度观看科学与人类之间的复杂纠结问题。在这个框架之下,
与会的学生和专家们产生了一个由价值的想法:通过合作和科学研究,进一步考虑
可能的轨道来达成行动导向性生态学的目标。会议主题“行动导向型生态学中的多
学科及多媒体方法”被分成了四个小主题:生物文化保护、科学与政治行动、科学
与媒体和行动导向型生态学。

【生物文化保护】
首先,当想到保护的时候,人们总会漏掉这个想法,就好像他们和生态系统没
有关系一样。然而,当生态系统开始变化的时候,一个新的范例的主要驱动因素就
是开始强调当前环境问题的复杂性,里面包括了生态和文化的多样性,同时也考虑
到了人们社区的需要。文化在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上都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就像一个拥有这多种植物种类的森林能更好的避免疾病一样,一个多元的文化和观
念有利于人们的适应能力,因此当地社区也应该在保护和管理上出一份力。总而言
之,生物文化保护是需要保护生态系统并维护他们的进程,以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
这需要通过多学科和多媒体方法进行加强。

【科学和媒体】
媒体在科学知识的传播上扮演着重要角色。通过运用媒体将各个学科和社区联
系起来,科学知识就能被转化成当地知识。通过一系列行动包括保护措施、教育和
社区努力等,落实所有的研究并且通过不同的媒体进行传播。
领袖会议上的学生们立刻认识到了运用媒体技术的独特需要,他们利用自己的
一些关于行动导向型生态学的想法开始行动。首先他们运用了在线视频传播服务-
YouTube-在会议期间制作了一段视频“变革之手”。
(http://www.youtube.com/seedsaction). 学生领袖们也草拟了几份筹款建议,包括水
杯、衬衣、印有“生态文化图”的“生态可重复使用”手提包等。这样做的结果是希望
得到得到那些被误导的消费文化的注意力,通过合理的生态科学知识传播来抵消那

318 Bulletin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些消费文化的影响力。另外一个想法是包括了创造一个生态品牌,让我们能够普及
和扩大对于那些不喜欢生态活动的人们。另外,媒体和科学的关系会在一条线上,
其准确度和可行性不受影响,但也同时保持了一个社会的多元性。

【科学和政治行动】
上面的这个挑战往往发生于为了更好的促进科学知识的准确性。这里,政治决
策和科学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作用。鉴于这种在科学和社会之间的影响,“种子”项目
的学生们提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科学家们在触及政治领域的时候可能会遇到一些
潜在的挑战,并且学生们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法去处理这些挑战,提高决策过程的有
效性。
在这些挑战当中,其中一个就是在政策宣传时要区别作为专业科学家和普通相
关民众。换句话说,就是要保持根深蒂固的环境伦理和道德观个人意见和科学解释
分开。因此,科学成果及其政策意义需要科学家和公众更加深入的了解,以减少对
科学语言无法理解和采纳而失效的风险 1。在这种情况下,对我们的发现进行明确
的限制,对研究进行解释,研究中所存在的不确定性(用一般语言解释)和其他科
学推断的影响对于传播科学信息都有十分重要的影响。最后,科学讨论里的高价值
观应该服务于扩大解决社会问题的目的当中,而不是一些毫无价值的观点或者阻碍
解决问题。同意大卫·戈斯顿的意见,参与政策制订的科学家们应该对于这一政治
进程保持谨慎和尊重 6 的态度。

【结论以及行动导向型生态学】
总而言之,当我们去了解行动导向型生态的机制和各种对本科生/研究生有用
的相关生态研究方法的时候,与会的学生们都带着一副走出“象牙塔”的头脑去研究
科学,并且对不同学科的分支和媒体都进行了研究。
为了将目标形象化,一个概念性的模型——近似与终极生态目标——从生态学
领域抽象出来,类似于一个岛,这样可以让研究者尽可能多的投入他/她的时间。
在岛屿的中间,科学知识用于提升个人和行业。但是,科学知识除了在岛的中心
(生态学)以外还散布在离岛上(社会:参与渠道)。这个模型反应了信息的动力、
整个社区包括非科学家比如我们家庭、其他学生还有其他学科的专业人员。和这些

Contributions April 2010 319


Contributions

离岛进行交往时通过活动和其他方式比如媒体、教育、政策/环境公平、外联以及
跨系统的合作。
最后,就和我们之前的评估一样,这种行动导向型生态学的多学科和多媒体方
法通过传统的交流方式和其他还未充分使用过的方式,如社会网络、艺术和博客来
将信息传递给公众,提高了其有效性。并且,我们还获得了在我们当地社区的政治
和教育过程的认识,参与和促进科学和社会的互动。教育的普及对于通过科学研究
获得的知识向大众普及十分重要。例如,去和高中生接触、建立 bioblitze,演讲和
讲座和职业规划,这些都代表了一些潜在的传播意识的工具,并最终付诸行动。最
终鼓励跨学科的合作与整合学科内部之间的连接,同时考虑到新的科学发现的有事,
提高对社会的复杂生态系统和科学的认识。一句话,行动导向型生态学的多媒体和
多学科方法有助于改善铺平社会与科学之间互动的道路。

中文翻译: 2010 年“种子”项目领袖会议成员 杜松岭(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参考资料】
 Ceballos,  G.  and  P.  Ehrlich.  2002.  Multiple  causes  of  high  risk  extinction  in  large 
mammalian species. Science 296(5569): 904‐907. 
 Cohen, J.E. 1995. How Many People Can the Earth Support? W.W. Norton, New York.  
 Eldredge, N. 1998. Life in the Balance. Humanity and the Biodiversity Crisis.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 Ellis, E., N. Ramankutty. 2008. Putting people in the map: anthropogenic biomes of the 
world. Frontiers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 Vol. 6, No. 8, pp. 439‐447 
 Hughes, J. B., G. C. Daily, and P. R. Ehrlich. 1997. Population diversity: its extent and 
extinction. Science 278(5338): 689‐692. 
 IPCC WGI. 2007. Climate Change 2007: The Physical Science Basis – Summary for 
Policymakers,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Geneva, IPCC WGI 4th 
Assessment Report, pp.1‐21.  
 Manolis J. et. al. 2009. Leadership: a New Frontier in Conservation Science.  Conservation 
Biology.  Vol. 23, No. 4, pp 879‐886.  
 Millennium Ecosystem Assessment. 2005. Ecosystems and human well‐being: synthesis. 
Island Press, Washington, D.C., USA. 
 Pearce, D. W. and D. Moran. 1994. The Economic Value of Biodiversity. London: 
EarthScan. 

320 Bulletin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 Tol, R.S.J., (2002). New estimates of the damage costs of climate change, Part I: 
benchmark estimates. Environment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21(1):47–73. 
 Tol, R. S. J. (2002). ‘Estimates of the Damage Costs of Climate Change, part 2: Dynamic 
Estimates’, Environmental and Resources Economics 21(1):135–160. 
 Wilson, E.O. 1993. The Diversity of Lif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Contributions April 2010 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