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論語八則

孔子說:“有錢有地位,這是人人都想望的,但如果不是用仁道的方式得 來,君子是不接受的;貧
窮低賤,這是人人都厭惡的, 但如果不是用仁道的方式擺脫,君子是不擺脫的。君子一旦离開 了
仁道,還怎么成就好名聲呢?所以,君子任何時候—一哪怕是 在吃完一頓飯的短暫時間里也不离
開仁道,倉促匆忙的時候是這 樣,顛沛流离的時候也是這樣。”
孔子說:“多么有賢德啊,顏回!一竹籃飯,一瓜瓢水,住在簡陋的小巷 子里,別人都受不了那窮
困的憂愁,顏回卻依然自得其樂。多么有賢德啊,顏回!”
孔子說:君子飲食不貪求飽足,居住不貪求舒适,做事勤敏而說話謹慎, 接近德才兼備的人而改
正自己,這樣就可以說是好不的了。
孔子平日絕無四種心:一不臆測未來;二不期望一 定要怎樣;三無固執之心;四無自私自利、我
私我慢之心。
孔子說:“三人同行,其中一定有可做我老師的。選擇他們的优點加以學 習,看到他們的缺點,自
己就可以改正。”
子游問孝. 孔子:「現在行孝者, 能奉養父母之謂,但是犬馬(雪公採用第二種解釋)子女, 我們都能
扶養, 服恃, 所以若奉養父母不以敬來行孝, 這跟養犬馬(子女)又有何區別呢?」
子路問:“听到什么就行動起來嗎?”孔子說:“有父親和兄長在世,怎 么能听到什么就行動起來呢?
” 冉有問:“听到什么就行動起來嗎?”孔子說:“听到什么就行 動起來。” 公西華說:“仲由問听到
什么就行動起來嗎?您說‘有父親和兄長在世’;冉求問听到什么就行動起來嗎?您卻說‘听到什么就
行動起來’。我不理解您為什么這 樣,所以冒昧地請教。”孔子說“冉求平時做事退縮,所以我鼓勵
他勇進;仲由平時好勇過人,所以我讓他謙退。”
孔子告訴顏淵說: 「有能任用我的,我就把治國平天下的大道推行於世(兼善天下),不能任用
我時,就將這些治國平天下的大道,藏之於身。(獨善其身)只有我與你能做到這樣 啊!」子路
說:「如果老師率領三軍用兵時,是誰與老師您一起呢?」孔子說:「空手與虎搏鬥,不顧危險;
不借用工具,徒身渡河,到死都不知道悔悟的人,只是憑著血氣之 勇,我是不會同他在一起的。
要在一起的必須是,遇到事情能小心謹慎,善於計謀的人。」
寡人之於國也章
梁惠王说:“我对于国家,真是够尽心的了。河内发生灾荒,就把那里的(一部分)百姓迁移到河
东去,把粮食运到河内去赈济。河东发生灾荒,我也这么办。考察邻国的政务,没有哪个国君能像
我这样为百姓操心的了。但是邻国的人口并不减少,而我们魏国的人口并不增多,这是什么缘故
呢?”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欢打仗,请让我拿打仗作比喻。咚咚地擂起战鼓,刀刃剑锋相碰,(就有士
兵)丢盔弃甲,拖着兵器逃跑。有的逃了一百步停下来,有的逃了五十步住了脚。(如果)凭着自
己只逃了五十步就嘲笑那些逃了一百步的人,那怎么样?”
惠王说:“不可以,只不过后面的逃不到一百步罢了,这同样是逃跑呀?”
孟子说:“大王如果懂得这一点,就不要指望魏国的百姓会比邻国多了。不耽误百姓的农时,粮食
就吃不完;细密的鱼网不放入大塘捕捞,鱼鳖就吃不完;按一定的时令采伐山林,木材就用不完。
粮食和鱼鳖吃不完,木材用不完,这就使百姓养家活口、办理丧事没有什么遗憾的了。百姓生养死
丧没有什么遗憾,这就是王道的开始。
五亩田的宅地,(房前屋后)多种桑树,五十岁的人就能穿上丝棉袄了。鸡、猪和狗一类家畜不错
过它们的繁殖时节,七十岁的人就能吃上肉了。一百亩的田地,不要占夺(种田人的)农时,几口
人的家庭就可以不饿肚子了。搞好学校教育,不断向年轻人灌输孝顺父母、敬爱兄长的道理,头发
花白的老人就不必肩扛头顶着东西赶路了。七十岁的人穿上丝棉袄,吃上肉,百姓不挨冻受饿,做
到这样却不能统一天下的,是绝不会有的。
(现在,富贵人家的)猪狗吃着人吃的粮食,却不知道制止;道路上有饿死的尸体,却不知道开仓
赈济;人饿死了,却说‘这不是我的责任,是收成不好’,这跟把人刺死了,却说‘不是我杀的人,是
兵器杀的’,又有什么两样呢。大王请您不要怪罪于年成不好,(只要推行仁政)这样天下的百姓
就会投奔到您这儿来了。”
論四端
孟子说:“人都有不忍伤害别 人的心。先王有不忍伤害别人的心,才有不忍伤害别人的政治。用不
忍伤害别人的心,施行不忍伤害别人的政治,那么治理天下就会像在手掌中转动它那么容易。之
所以说人都有不忍伤害别人的心,(根据在于,)假如现在有人忽然看到一个孩子要掉到井里去了,
都会有惊恐同情的心情——不是想借此同孩子的父母攀交情,不 是要在乡邻朋友中博取名声,也
不是讨厌那孩子惊恐的哭叫声才这么做的。由此看来,没有同情心的,不是人;没有羞耻心的,不
是人;没有谦让心的,不是人;没 有是非心的,不是人。同情心是仁的开端,羞耻心是义的开端,
谦让心是礼的开端,是非心是智的开端。人有这四种开端,就像他有四肢一样。有这四种开端却说
自 己不行,这是自己害自己;说他的君主不行,这是害他的君主。凡自身保有这四种开端的,就
懂得扩大充实它们,(它们就会)像火刚刚燃起,泉水刚刚涌出一样, (不可遏止。)如果能扩
充它们,就足以安定天下;如果不扩充它们,那就连侍奉父母都做不到。”
岳陽樓記
宋仁宗慶曆四年春天,滕子京被貶謫到岳州當了知州。到了第二年,政事順利,百姓和樂,許多已
廢弛不辦的事情都興辦起來。於是重新修建岳陽樓,擴大它原來的規模,在樓上刻了唐代名人和當
代人的詩賦。囑託我寫一篇文章來記述這件事。
我觀賞那岳州的美好景色,都在洞庭湖之中。它含著遠處的山,吞長江的水,水勢浩大,無邊無際,
早晨陽光照耀、傍晚陰氣凝結,景象千變萬化。這就是岳陽樓的雄偉的景象。前人的記述已經很詳
盡了。既然這樣,那麼北面通到巫峽,南面直到瀟水和湘江,降職的官史和來往的詩人,大多在這
裏聚會,觀賞自然景物所產生的感情能沒有不同嗎?
像那連綿的陰雨下個不斷連續許多日子不放晴,陰慘的風狂吼,渾濁的浪頭沖白天空;太陽和星星
失去了光輝,高山隱藏了形跡;商人和旅客不能成行,桅杆倒了、船槳斷了;傍晚時分天色昏暗,
老虎怒吼猿猴悲啼。在這時登上這座樓,就會?生離開國都懷念家鄉,擔心奸人的誹謗、害怕壞人
的譏笑,滿眼蕭條冷落,極度感概而悲憤不已的種種情緒了。
就像春日晴和、陽光明媚,波浪不起,藍天和水色相映,一片碧綠廣闊無邊;成群的沙歐,時而飛
翔時而停落,美麗的魚兒,時而浮游,時而潛遊;岸邊的香草,小洲上的蘭花,香氣濃郁,顏色青
蔥。有時大片的煙霧完全消散了,明月照耀著千里大地,浮動的月光象閃耀著的金光,靜靜的月影
像現下的白璧,漁夫的歌聲互相唱和,這種快樂哪有窮盡!在這時登上岳陽樓,就有心胸開朗,精
神愉快;榮辱全忘,舉酒臨風,高興極了的種種感概和神態了。
唉!我曾經探求古代品德高尚的人的思想感情,或許跟上面說的兩種思想感情的表現不同,為什麼
呢?他們不因為環境好而高興,也不因為自己遭遇壞而悲傷;在朝庭裏做高官就擔憂他的百姓;處
在僻遠的江湖間就擔憂他的君王。這就是進入朝延做官也擔憂,辭官隱居也擔憂。那麼,什麼時候
才快樂呢?他們大概一定會說:「在天下人的憂愁之先就憂愁,在天下人的快樂之後才快樂」吧。
唉!如果沒有這種人,我同誰一道呢?
寫於慶曆六年九月十五日(1046 年)
春夜宴桃李園序
天地,是萬物暫時居住的旅舍;光陰,是穿 越百代不停的過客。飄浮不定的人生有如一場夢,快
樂的日子能有多少?古人手持燈燭夜間游玩,確實是有其原因。更何況溫暖的春天用淡煙輕籠的艷
麗景色召喚我們,大自然為我們提供靈感的源泉、寫作的素材。聚會在桃李芬芳的園子,敘談兄弟
之間快樂的事情。眾位賢弟才智聰敏,都是謝惠連一流的人物;我們作詩吟詠, 只有我比不上謝
靈運的才華,感到慚愧。幽雅景致觀賞未盡,高談闊論更轉清奇。擺開盛大的筵席,坐在桃李花之
間,酒杯如飛一般傳來傳去,在月下醉飲。沒有美 妙的詩章,怎能抒發高雅的情懷?如果誰詠詩
不成,就按照金谷園宴會的規矩罰酒三杯。
至小丘西小石潭记
从小丘向西行走一百二十步的样子,隔着竹林,就能听到水声,好象挂在身上的玉佩、玉环相互碰
撞的声音,心里很是高兴。于是砍了竹子,开出一条小路,顺势往下走便可见一个小潭,潭水特别
清澈。整个潭底是一块石头,靠近岸边,石底有的部分翻卷出水面,形成坻、屿、嵁、岩等各种不
同的形状。青葱的树木,翠绿的藤蔓,遮盖缠绕,摇动低垂,参差不齐,随风飘动。
潭中游鱼约有一百来条,都好象在空中游动,没有什么依靠似的。阳光直射潭底,把鱼的影子映在
水底的石面上,呆呆地不动;忽然间又向远处游去了。来来往往轻快敏捷,好象在与游人一起娱乐。

顺着水潭向西南方向望去,溪流象北斗七星那样曲折,又象蛇爬行那样弯曲,或隐或现,都看得清
楚。溪岸的形势象犬牙般交错参差,无法看到水的源头。
我坐在潭边,四周有竹子和树林围绕着,静悄悄的没有人迹,使人感到心境凄凉,寒气彻骨,真是
太寂静幽深了。由于这地方过于冷清,不能长时间地停留,于是就把当时的情景记下来便离去了。
同我一起游远的人,有吴武陵、龚古,我的弟弟宗玄。作为随从跟着我们来的,有两个姓崔的年轻
人,一个叫恕己,一个叫奉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