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2

Environmental Education

黄河是西北、华北地区的生命之泉。前不久,记者从青海省出发,途
径甘肃、宁夏,到达内蒙,行程3000多公里,亲眼目睹了黄河中上游
水污染的现状和日益加剧的危害。调查中记者发现,尽管黄河流域各地都
采取了一些治污措施,但目前黄河仍面临着工业污染治理举步艰难,生活
污水和农业排水污染加重的状况,污染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120
一本触目惊心的黄河“污染帐”
万 市民痛饮苦水

——黄河水资源污染见闻
  肖敏  马维坤  候德强

120 万市民为何痛饮“苦水” 学需氧量)、氨氮、重金属、高锰酸盐指数 8000多立方米的酸性废水直排黄河,


今年年初,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组 以及挥发酚等在内的大量污染物。由于环 重金属含量超出国家标准几十倍到上千
织专家组,对黄河水污染的状况及危害进 保设施投入大,运转成本高,沿黄重点污染 倍。现在这里的水因为净化后水质难以达
行了量化分析,发现黄河干流近 40%河段 源偷排现象仍比较严重,而一些“十五小” 、 标,已经停止向城市供水。
的水质为劣五类,基本丧失水体功能。随 “新五小”企业点多面广,很难根除。 濒临消亡的乌梁素海
着经济发展,黄河流域废污水排放量比上 在甘肃白银市采访时,当地环保部 在沿途调查中记者发现,除工业污染
个世纪 80 年代多了一倍,达 44 亿立方米, 门的干部引导记者查看了横穿城区直入 外,生活污水和过量施用化肥、农药造成的
污染事件不断发生。黄河上游的绝大部分 黄河的东大沟,这条天然排洪沟现在成 “农业污染”目前也呈现加重趋势,所占比
支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而中下游几 了排污沟。人还未下车,沟里的污水散发 例不断上升。同时,沿黄一些城市沿河乱堆、
乎所有支流水质常年处于劣五类状态,支 出的恶臭扑面刺鼻,河道里的红色酸性 乱倒生活垃圾,加剧了黄河河段的污染。
流变成了“排污河” 。 废水缓缓流淌着,旁边的支岔小沟还不 黄河许多支流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水
乌梁素海总排干是内蒙古巴彦淖尔市 时注入小股绿色的水流,河沟滩上的土 清鱼跃,而今却是河水浑浊、臭气熏天。
境内通向黄河的一条主要排污渠道。记者 壤被污水侵蚀,呈现出了金属铜色。 日趋严重的黄河水污染,严重破坏了黄河
看到在这条总排干的沿线分布着许多造 白银市环保局的干部介绍说,东大 生态系统,导致河道中的水生物濒临灭
纸、焦化等企业,这些高污染企业规模大 沟的沿线有八、九家污染企业,包括生活 绝。50 年代兰州市雁滩滩边遍布红柳、芦
小不一,一旦环保设施停运或本身就无处 污水在内,每天有近5万立方米废水排 苇,栖息斑头雁、高原山鹑等十几种水鸟,
理设施,大量污染物就会直排入黄河,影 入黄河,其中最大的污染源来自于白银 如今这些鸟种已没有了踪迹。6 0 年代初,
响下游供水安全。 有色金属公司冶炼厂,这家运转了 4 0 多 黄河甘肃段生长着花斑裸鲤、鲫鱼、赤眼
今年年初,黄河包头段遭遇空前严重 年铜冶炼老企业,设备严重老化,虽多次 鳟等 40 余种土著鱼,如今鱼类大大减少,
的以挥发酚为代表的污染,挥发酚、氨氮等 限期治理至今没有效果,现在每天还有 有些已经绝迹。就连兰州人引以自豪的兰
超标几倍到几十倍,由于包头市生产生活的 州特产青白石白兰瓜,近年来也因浇了受
主要水源来自黄河,120 多万市民只能硬着 污染的黄河水而品质下降。
头皮饮“苦水” 。记者在包头市环保局上报 据甘肃省环保局统计,黄河甘肃段年
国家局的信息中看到,造成这次黄河挥发酚 排放废水 2.37 亿吨,其中生活污水排放量
污染的主要来源是乌梁素海总排干的排放, 已达到了 1.41 亿吨,占到废水排放总量的
而氨氮的污染主要来自宁夏和包头。 59.5 %。黄河流经甘肃四座城市,目前仅
工业污染一直是黄河水污染的“祸 有兰州市有 4 座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
首”。从青海,经甘肃、宁夏,至内蒙古,黄 仅有 15.8 万吨。而且兰州市征收的污水处
河沿岸能源、重化工、有色金属、造纸等高 在黄河流域最大淡水湖乌梁素 理费只有每立方米 0.2 元,全市所收的污水
海,一艘快艇疾驶在黑色的水面上。 处理费也只能维持一座日处理 10 万吨污水
68 污染的工业企业林立产生出了包括 COD(化
环 境 教 育 / 热点关注

处理厂的运行。 在甘肃省靖远县靡滩乡,村民们长 环保评论


甘肃省环保 期饮用的是经过简单沉淀的黄河水。村
民们说,锅里经常有白色的沉淀物,饮过
守望家园:
局局长赵伟民介
绍说,作为黄河 水后常拉肚子,洗过脸后皮肤龟裂起皮。 黄河,谁为你哭泣? !
唯一穿城而过的 “这个水咸得人吃不成,沏出来的茶咸得              ■  赵永新
省会城市,目前 喝不成。河流里漂着黑糊糊的东西,看着 如果有人问:哪条大河是中华民族
兰州市的污水管 像有油。”村民陶国才说。 的母亲河?想必一年级的小学生都会脱
网普及率只有 记者在宁夏石嘴山市黄河水厂采访时
口而出:是黄河!
12.2%。较小的 了解到,1997 年建成的这座水厂,主要是
如果再问一句:我们有谁像对自己
污水处理和收集 通过处理黄河水向部分城市居民供应饮用
的母亲那样对待过我们的母亲河恐怕回
能力远不足以处 水。然而从 2001 年开始由于黄河水质急剧
答“有”的朋友少而又少了吧?
在 黄 河 上 游 地 区 , 西 宁 市 几 理日益增加的城 下降,水厂的处理难度不断加大。水里的
还好,还有关心母亲河的记者在。让
名 市 民 在 观 看 水 草 疯 长 的 南 市污水排放量, 氨氮、挥发酚等含量过高,消耗了大量用
我们跟着记者,看一看母亲河现在的模
川河道。 致使黄河沿岸排 于杀菌的氯,水厂不得不将加氯量由原来
样吧——
污管、排污沟密布,大量的生活污水直接排 的处理每升水使用 0.15 毫克增加到 4 毫克
数千公里的黄河干流,近 4 0 %河段
入黄河。记者发现,这一问题许多沿黄城市 左右,而用于澄清、处理有机物的药料也
的水质为劣五类,连农田都灌溉不了,更
都普遍存在。目前呼和浩特市的污水日排 在成倍的增加。去年和今年春天这家水厂
不用说喝了;干流如此,支流又如何?包
放量为 23 万立方米,二级污水处理量为 10 还曾两次被迫停止处理。水厂副厂长张玉
括湟河在内的几乎所有支流水质常年处
万立方米,污水处理率只有 43.5%。去年, 和说:
“枯水期最严重的时候,感觉就是在
于劣五类状态,成了名副其实的“排污
黄河宁夏段年排放废水 2.35 亿吨,其中生 处理污水,即使目前处理过的水,口感还
沟”
;而今,河道中近 1 / 3 的水生物绝迹,
活污水排放量已达到了 1.28 亿吨,占废水 是比较差,有时还有些怪味。现在大约有
个大味美的黄河鲤早已成了一去不返的
排放总量的 54.4%。
追忆。不仅如此,就连兰州人引以自豪的
污染加重的黄河,不仅影响了沿河地
兰州特产——青白石白兰瓜,近年来也
区的工农业生产,更为严峻的是直接危及
因浇了受污染的黄河水而变味了。
到了生态环境和沿黄百姓的饮水安全。内
“鱼犹如此,人何以堪?”黄河两岸
蒙古巴彦淖尔市境内的乌梁素海是黄河流
数以万计的儿女“守着黄河买水吃”。至
域最大的淡水湖,现在每年有 5 亿立方米
于那些买不起的,只好硬着头皮喝脏水
的废水注入湖区,其中排入黄河有 0.5 亿
喝苦水了。由此导致的后果,自然是不得
立方米。记者在乌梁素海看到,水体已呈
现酱黑色。由于工业废水,特别是农药、化 不付出高昂的健康代价:山东黄河支流
这是黄河上游重要支流湟水河流 滂河边有个夏庄村,由于群众长期饮用
肥含量很高的农业退水注入湖区,使水域
经西宁市区河段的一处排污口。 被滂河污染的地下水,全村 1450 人中,患
的富营养化加剧,水草、芦苇疯长,湖区
明水面萎缩,湖底抬升加快。 7 万多人在饮用这样的水,今后水厂的供 癌症的达 100 多人……
巴彦淖尔市环保局局长杨介中介绍说: 水范围还将不断扩大。”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母亲河!
“乌梁素海水质目前基本处于劣五类,昔日 在新的世纪里,中华民族要实现伟 怎么会这样?每年有 4 0 多亿吨的工
的渔场现在已有 19 种鱼类灭绝。2002年,找 大复兴。但如果我们连中华民族“母亲河” 业废水、生活污水滔滔不绝、日夜不息地
到的一条最大的鱼还不足 3 两重。如果不尽 的“纯洁”都保证不了,那还何言“复兴”。 排入其中,胸怀再宽广的母亲河也难以
快采取措施治理,不仅危及黄河,而且这块 黄河污染问题也到了应引起国有家关部门 承受。何况,我们的母亲河刚刚摆脱断流
重要的湿地也会在 20 到 40 年间消亡。” 和和地方的高度重视的地步了。 的绝境。
“带毒的乳汁”难以哺育儿女 记得今年夏天到重庆采访时,与一
湟水河是黄河上游的一条重要支流, 位受过高等教育的朋友谈及长江的污染,
在青海省境内流长约 300 公里,流域集中了 这 位 朋 友 一 脸 惊 讶: 真 的 有 这 么 严 重
青海省 6 0 %以上的人口和大部分的工、农 吗?继而,生在长江边、喝着长江水长大
业生产。然而,由于近年来工业废水和城镇 的他自我解嘲地说:要不是你提醒,我都
生活废水的排放量逐年加大,年排放量已 忘了身边的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了。
达到近 2 亿立方米,湟水河的水质污染急剧 眼下,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正
恶化。特别是进入西宁市后的各河段,枯水 成为无数炎黄子孙心潮澎湃的远大理想。
期水质基本在五类或劣五类。2002 年,青 但是,扪心自问,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人
海省海东地区平安县东庄村的近百亩小麦, 真正把我们的“母亲河”——长江、黄河
引溉了污染的湟水后被活活烧死。 ——当作一回事呢?
甘肃白银市郊东大沟沿线分布 69
着 8 、9 家有色金属企业,大量污水
从这里流向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