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0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

com

第 29卷 第 2期  ‘
安 嘏 师 范 大学 学 报 )(凡文 社 告 科 学 版 )
  2001年 5月 
VnI
 29  2  Journ
al 
of 
Anhui
 Nor
mal
 Uni
 ̄mi
ty(Hu
rn&So
c Sci
)  M   2001
 


哲学与诠释学研究】
 

中国哲学 中的知识论 (
下) 

美 ]成 中英 
美 国 夏威 夷 大 学 .美 国 夏 威 夷 檀 香 山 96822信 箱 )
 

关 键词 :知 识论 ;道 家;相 关性 ;一
 ;理 
摘 要 :道 家知 识论 以 周 易哲 学 为 基础 。 是 末 体知 识 论 的 一 种 模 式  强 调 在事 枷 对 立 面 的 相 关性 与 变 化 
中认 知 州 受运 田 “道 ”= 在 庄 子 那 里  对 “道 ” 的 认 识 同 时 就 是 誊 与 “道 ” 的 创 造 性 转 化 , 这 种 知 识 论 
不仅是奉体 宇冒论 的  而且是 末体宾践论 的。后期墨 家提 出 了认识的 模式与程序, 已接近 了现 代科 学方 
击论 的 { 识论 意 义 上 对 实 在的 理解 。 而公 孙 龙 子唯 名 论 丑叮显然 是逻 辑 与 分析 性 的 。 新 儒 家丰 熹 和 王 阳 明 
的 冲 突 乃是 强调 知 识 的 吝 观 性  由 (理 ) 与 主 观 性 方 面 (心 ) 意 义 的 冲 室, 与 西方 二 元弛 不 同的 是, 他 
们 的 冲 突是 在追 寻 知 证 主 客 观 统 一 的 努 力 中展 开 的 。
 
中图分娄号 :1
308
9 2;B21
  文献标识码 :A  文 章编 号 :1
00I一2
435
 c2
001)02—01
57—1
0 
 ̄heory of know l
edge in Chinese phiI
o ̄ophy 

CHUNG Yi
ng—c
heng (Dept
  ,Uni
ve ̄
slt
y。r  ,Honol
ulu,
  uoi
l 96822,USA)
 
Key
 wor
ds: The
o ry 
of 
Epi
stemol
ogyi
  Taoi
st; r
etal
ivi
ty; he
art
  mi
nd; pr
inci
pte
 

Abs
tract:The 
The
ory 
of 
Knowt
edge
 advocat
ed by
 Ta
ois
ts 
takes
 the 
Phl
tcsophy 
of 
Zhou
yl 
as 
its
 foundat
ion  l
 c
 is
 

a 
model
 of
 the
ow 
0f e
pis
temok
 ̄gy.whi
ch empha
siz
es 
the
 appl
icat
ion of
 the
 Tao
ism i
rt
 the
 cogni
tion of
 appo ̄i
te 


tems
 invol
ving
 re[
ati
vit
y and 
tra
nsf
ormat
ion  I
n Zhuangz
i’s
 syst
em,t
he 
unde
rst
andh ̄
g of
 Taok
 ̄n 
is t
he 
parl
iei
— 

pot
ion 
in 
cre
ati
ve t
rans
for
mal
ion  Such t
heor
y of
 epi
stemol
ogy i
s not
 onl
y ont
o— o
3smol
ogi
cal
 but
 al
so ont
o— 

pr
acti
cal
 Neo— M oi
sts
 pr
opc
 ̄:l
 model
s and pr
ocedur
es of
 epi
ste
mol
ogy. whi
ch i
s qui
te Nmi
lar
 to mode
rn 

met
hodol
ogy
 in
 ter
rru
s of
 the
 compr
ehens
ion of
 re
ali
ty,whi
le t
he Nomi
nal
ism hel
d by Gongs
un 1
.ongz
i i
s I
ogi
caI
 
and 
anal
yti
ca1
.The 
conf
lict
 bet
wee
n Zhu 
Xi 
the 
Neo  Conf
uci
an 
and 
Wang 
Yangm i
ng 
is 
one
 of
 the 
emphas
is 
0n 


eal
ity 
and ment
ali
ty  Unl
ike
 W es
ter
n dual
ism.t
hei
r c
onf
licl
 unvei
ls 
1ue
lf 
in t
he 
eff
ort
s t
o s
eek
 for
 the
 uni
on 
be-
 


Nve
en r
eal
ity 
and 
m ent
ali
tY 
of 
epi
stemo[
ogy 

的注意 并且意识 到这 一点 。因此 ,人 们很可 能把 


道 家本体知识论和本体现象论  道 家知识 论解释 成 是 认 知什 么和 如何 认 知 “道 ”
 
的问题 
现 在 我 们来谈道家 知识 论 的主张 。关 于道 家  对这 一问题 的 回答便 使 人们达 到 了对 “道 ”
 
知识论 及其 发展, 内容 很丰 富 ,这里我 们 概括地  的认识 。可以设 想,我 们能 够从认 知世界 上 的普 
将道家 思想 方法 和儒家 思想方 法 加以对 照 ,来提  通事 物开 始去发 现 我 们是 否 对 “道 ” 有所 认 知,
 
出我 们的观 点 。最 幻对综 台 的 、变 化中 实在 的整  固而 明 白对 “道 ” 的认 知 如 何 区别 于 一 般 的 认 
体观念 是在 《
周 易》的 影响下 出现 的。 我 们虽 然  知 。往下 ,我们会 发现 ,老子并 没有 否认我 们确 
很难 用语言 描述 被 叫做 “道” 的 实在 ,却能细 致  实对普通事物和事情有所认知,但是为了解与认 
地 去理 解并 深刻 地去体 验。为 了认 识老 子意指 的  知和常识 同在 的东西 ,我们需要 更 广侗 的视野和 
实在 ,同时 认识 它就是 实在所 是 ,我 们必须特 别  更深刻的 思考 。例如 ,我 们的确知道 美 和善的 一 

收 稿 日期 ;2
011
1  01—1
7 
作 者 简 介 :应 中萸 (
1935一). 男 . 美藉 华 』、学 者 , 祖 籍 中 国 湖 北 阳 新 , 美 国 晴 沸 大学 哲 学 博 士 , 夏 厦 走 太 学 哲 学 系 教 授 , 安 嚣 
师范大学存座嚣援 和本 刊持进海 外编委,著 有 《知 阻 与价 值)
  (c 理论  昴经 管 理哲学 )等 多都 (篇 )中、英 文著作 及 盹文 :
 
{j
oumM 
of 
Chi
nes
e Phi
 ̄Jp
hy) 的 刨  苕和 主编 . 国际 中 国 哲 学 学 台 、 国 际 易经 学 会 等 国际 性 学 术昕 宽恕 热 的 刨始 凡 
*_
丰支 匣 文 为 英 史 未 刊稿 , l
 曹缔 萍 详 为中 文 . 潘 巷蒹 、 彭 启 循 辛
奎订, 首 发 于 本  .J:符 已 发 表 于本 刊 2
(KI
O年 第 4期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安 徽 师 范 大学 学 报 (^ 文 社 会 科学 版 )
  29卷 

般 构成  然而我 f
门并 不是 为了对作 为美 的美和 作  物 .识别 因此 而成为 “
道 ” 的事物 。这 里的道 仍 
为善 的善 有 所 认 知 ,才 创 造 出 条件 来 断 定 丑 和  然可以被识 别为 “非有 . 因 为它 不 是 一 种 可冠 
恶 。但是 ,如果 以开放 的 眼光 对一 切事 物本身 的  以一个名 称的事物 ,但 是同 “有” 比照 ,它却不 
对立 面, 或是对 我 f
fl
有关 事物 的观念本 身 的对 立  是 “无 ”. 而 是 同 时 包 容 “无 ” 和 “有 ” 的 
面作 出更深 刻 的思考 .我 们便 会 明 白这 的 确是 正  “无”,也就是 说,它是 处于 认识和 变化 中相互 促 
确的  我 们甚 至会意识 到 事物 的状态与 本 质之 间  成 、相互 制约 的 “无”和 “有”。
 
的对 立 、以及 。
 物之 间的 对立是 如何 表现 出认 知  从这 个意 义上 ,我们发 现 ,我 们可以用意 义 
事物 的 关联性 ,甚或认 知 事物构 成 的关 联性 的 。
  更广泛 、更深 刻 的 “无”, 用在 更 具体 的特 定意 
老子 曾言 : “有 无相 生 ,难 易相 成, 长 短 相  义上区别于 “
无”的 “
无”来认定 “道”
。这里 
彤 , 高下 相盈, 音声 相和 , 前后 相 臆 ” ((道 德  前 一 个 “无 ” 的意 义 使 我 们 看 到 老 子 把 “道 ”
 
垃》 第= 章)
  每 一组 状态 或 本质 既 形 成 对 应和  (未冠 名的 ) 说成 产 生 一 、再 由一 产生 二 、再 由 
对立 的两极 , 又各有独 一 无二的相 互关 系 .同 时  二产 生三 。我 们把一看作 任 何相 关的对 立性 和相 
又共有一种独:
迂的并且相互制约的合乎逻辑的实  反I
生的基本 统一 ,由它产 生的相 对立和 相反性 就 
在的关 系:我 r]可 以说 ,对 此的 反思 乃是 通 向对  是 二。这样 ,作 为 “有” 的更具 体形式 ,如 我们 
“道 ”的认 识之途 径  在这经验主 义的 大干 世 界 所 见,二 就 作 为生 产 、
 
有意 思的是 ,对 “
道 ”的这种 认识 仅是必 要  变 化 、交 际 、 紧 张 、联 合 等 宇 宙 开 创 过 程 的 
的  但 却 是 不 充分 的 , 因 为 它 并 来 告 诉 我 们,
  “阴 ” 和 “阳 ” 发 挥 效 用 。
 
“道”是 如 何作 为一 个 综 合 的 、全 面 渗透 的并 且  显然 ,我 们所描述 的是关于 道的概 念 以及对 
无所不 能 的过 程 ,作 为 大 干 世 界永 不 枯 竭 的 源  其 未定 义 的和 不 可定 义的 存 在I变化 的 符 合逻辑 
头,作 为智 慧和 幸福的 泉源 而存 在的。 老子 以很  的本体 论的 先决条 件。对 老子来说 ,在 这些纯粹 
大的篇 幅 来描 述 何 为 “道 ”, 然先 决 条 件 是, 他  逻辑上 的 、理性 的基 础上进 行争论 是不 够的。更 
己了 懈 了 “道 ”, 而 我 们 亦 从 他 那 里 了 僻 了  重要 的 是 去 认 知 “遭 ”, 或 许 是 直 接 击 经 验 

道 ”。他 甚 至 声 明 能 用 语 言 表 述 的 “道 ” 不 是  “道 ”
  因此 ,老子 在很 多地方描述 了如何 去看 看 
“常道 ”
  “道 ” 的名称 也不是 “常 名”。这 一点 又  不见 的 “道 ”, 如何 去 听 听 不见 的道 , 以及 如 何 
如何 同我 们认识 的 “道 ”联 系起 来呢 ?答案 是通  去抓抓 不住 的 “道 ”。 他把 它 描述 成 “恍 惚 ” 和 
过观察道 的对 立性 和相 对性 的原 则,我 们可 以看  “自然”.我 们还 可以把它描 述成 已知的 和无限 的 
清事物 的真 面 目,这是 因 为有 了作为它 的背 景而  自发性 。如果 作 为对 “道 ”的认识 ,这 是值得考 
存 在的实 在,而 事物 之变 化,就 因为 存在着永 恒  虑的 .鄢么 ,所 涉 及的 认 知 无疑违 反 了概 念 化,
 
不变的 东西 ;事物 之所 以有 “名” 是因 为存在 着  违反了理性论述,成 了对实在的难 以名状的经 
某种 “无 名” 的东 西 。
  验 。但认 知过程 和认 知结果 这个意 义并非 完全 没 
我 们对 世界 事物 的认 知必须 以作 为 对立双方  有理性 的基础 。老子 在很 多地方表 明,在这 个意 
的事物 为先 决条件 ,不 仅如此 ,这些 事物 的存在  义上认 知 “道”,就 是一个 人要空 出 自己的欲望 ,
 
和变化 也必 须以 使它们 存在 并成 为可能 的某 种东  达到 完全虚 无 的状 态 ,并且 停 留在静 止 的 状态 +
 
西为先决 条 件  换 句话说 , 某种 东西包含 了事 物  这样才 能看到 “观 ”事物微 妙的开 端, 也能看到 
之间的 对 立性 、相 关性和 区别性 ,这种 东西本 身  事物的返 回。((道 德经) 第一 、 第十六 章) 由于 
就是 事物 存在必 不可 少的 。显然 ,这种 东西不 可  事物 在静止 中返 回其 开端 、在混乱 的运 动 中骚 动 
能是 它所衍 生 的 众 多 事物 中 的 任何 一 种 。因此 ,
  是 实在所经久 不变 的,认识 这种经 久不变 麓是弄 
如果 那些 存在 着 的 事 物 可 以被 描述 成 “有 ” 的  清事物 及其最初 的和谐 。这 意味着我 们在 l
i-i
tl返 
话 ,那 么这 种东 西 就 不能 被 描 述 成 “有 ”。 因 为  回它 们的 起源,也就 是 事物 从虚无 中产 生豹 意义 
这种 东西 是 被 当作 “有 “ 的 相 关 对 立 面 来 对 待  上 开始认 知事物的经 久 不变 。人们也从 在观察 虚 
的,所以,我 们甚至不能把它描述 或 “非有 ”/   弱的力量 和脆 弱的 生命的表现 中开 始对 “道 ”有 
“非存在 “。 为 了适 应一切 可能 的 区别性 、相 关 的  所认知。我们不但在深刻的体验 中认知 “
道”,
 
对立性 ,为 了弄懂 对立性和 相 关性 ,哉们 必须 更  我们还 国这种认 知受 益 良多,会变 得能承 受 、不 
深 入地 观 察 以识 别 使 对 立性 和 相 关 陛产 生 的 事  自私 。因为有 了这种认 知 ,因为对这 种认 知的运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第 2期  成 中 英 :中国 哲 学 中 的 知 识 论 (
 F 

用 , 人们甚 至还 能成为理 想的管理 者。


  领 域及 其 创造性 的转变 , 因为它 使认识成 为一种 
这 表 明我 们不但通过 直接 经验 、直接 观察 认  宇宙现 象 ,这 既在 同事 物正 反维度 的具体 约束 中 
知了 “
道 ”, 这 种认知 对 认 知 者 的行 为 还 产 生重  有 着建 设性 意义 ,叉在 压制 人的欲 望 、压制人 在 
大 影 响 。这 样, 一 个 人 就 能 领 悟 “遭 ”, 体 现  事物相 互关 联背景 下得 到共 同认知 方面有 着破坏 
“道 ”,随之而 来 的是所 有重 要 的 品性 : “生 而 畜  性 的意 义 。
 
之 ,生 而不有 , 为而不 恃 , 长而不 宰 ” ( 《道 德  庄子 (约公 元前 399一 前 295)-基 本上 继 承 
经》 第十章 )。 大部 分情 况 下 , 人们 会无 为 而 为  了道 教 的 实在论 。他希 望说 明,我 们是 如 何通 过 
之 。 为什 么会 这样 呢 ? 这 是 因为 ,如 上 文 所 说 ,
  同 自然 界直 接而密 切的接 触 来表达 对 “道 ”的认 
“道 ” 正是通 过 听 任 自 己作 为 某个 事 物 或是 任何  知的  也许 他 没有明 白表示 出冠之  “道 ”的 实 
事物 突现 自己在 宇 宙 中衍 生出一 切事物 。进 一步  在 ,也 没有 要求 我 们去 认识 它 。相 反, “遭 ” 只 
来说 ,这 是 因为创造性 的 、综台 的 、无 限 的来源  有在 我 们对 自然界大大 d,
JJ ̄事物 的经验和 直觉 当 
是 各 种 各样的事 物和 生 命的需求 ,它无 偿 奉献 自  中显现 出来 ;想一想 他在名 作 《齐物论> 中对风 
己, 听任 一切  物 的实现 ,因而 事物 与事 物都能  暴中森 林 里刺耳 声音的描 述 。是 风奏起 了森林 的 
互 相 包 容 、 协 调 一 致  交响乐 ,但 是风 来 自何方 ? 何为天 之仙乐 ?即 使 
这 种观 察确 实不 仅提 出应该 怎样规 范 我们的  地球上 没有 空气 .只要 有事物 存在 ,就会 有使 地 
行 为,而 且 向我 们提 出在政治 统治必不 可 少的情  球上 的 东西 动起 来 的 一种 看 不 见 的力 量 。同样 ,
 
况 下应 该 怎 样 建 立这 种 统 治 。对我 们 的 行 为 来  我 们可 以再想一 想人 说的话 , 各种 各样 的人说 各 
说 ,应该 尽 可能少 一些 欲望 ,尽可能地 谦 恭 。那  种 各样 话,言语 来 自何方 ?如果 没有 创造 言语 的 
样 我们 会有最 大的 安全感 而始 终不受 伤 害  我 们  力 量, 即使我 们有说 话的 生理 器 官,也 不会有 言 
应该 行使 最低 限制 的管辖 ,致 使人 们不 必 为得 实  语 。但是 ,如果 没有 人体 ,就没 有什 么力量能 创 
惠 而竞争 ,也不 必为挣 脱 约束 而斗争 , 因为实 惠  造人 的 言语 。 因 此 , 在经 验 论 的意 义上 , 人 自 
和 约束将 不复 存在 。对老 子来 说,这正 如 儒家 学  己,作 为生理 的身体 ,同发 出力量 的大 自然是 相 
说 倡导 的那样 ,等于是 摒 弃圣 明和美德 ,这 还 导  互 独 立 的。但 是我 们可以看 到,正 是这 种强大 的 
致 对获 得本领 和追 求 利润的阻 力 ,生活 将是极 其  力量 , 创造 出了一切 生命的 形式 , 因而使 人类 的 
单纯 而决 没 有 自私 和忌 妒  人们将 完全 以公众 精  言语 和 森林的 音乐有 了可能 。
 
神胜 任对人 民的统 治,而决 没有起 促进 作用 的法  从这 个 意义上来说 .我 们在 自然界 以经验 的 
规 ,所 以也 无须 发动 人民来推 翻法 规。
  方式 感觉 到 的这种 自然 的力 量可 以被 叫做 一切个 
认 知 “道 ”也 是 为了能按 某种方 式行 事 以把  体事物 的、“真实 的 统 治者 ”。那 么, 它 就是 在 对 

个 人所为 同一 个 人真 正所 想 加以 颠倒 。当 然,
  个体 事物 的 研 究 中揭 示 出 的 “道 ”。但 是, 我 们 
从这 个 意义上 来说 .认 知 “道 ”也许 会 导致策 略  已经懂 得我 们这 样认 知 的 “道 ”, 已经 以一 种 存 
与策 划 的使 用,这 就 会使对 “道” 的认 知非常 实  在 知识 论 相互 独立的方 式 创造 了事物 。庄子说 的 
际。但 是我 们仍 然认 为认知 “
道 ” 的重 要 的一点  “事 物超 越不 了那, 什 么也 超越 不 了这 ”, “彼 出 
是充实 自 己以使我 们能用 “
道 ”来进 行 模仿 和辨  于 是 ,是亦 因被” 显然发 展 了老 子 的对 立性和 相 
别。 老子还 倡导 :人们不 应对事物 有所认 知 。其  对性 理 论。 人们 习惯 于看 事物 的一面 ,但是我 们 
目的是 防止 人 们 在追 求 欲 望和 目标 时伤 害 自己,
  应该 认 识到事物 的两 面性 。庄子 由超然 的 、思考 
因为共 同 的认知激 起欲 望 ,产生 自我 抵 触 、 自我  的观点 ,在本体 论化的 相对 论方 面,也把 本体论 
挫 败的适 得 其反 的结果  园此,老 子学说 中不 存  和对 个 体事物 的知识论 怍为 相对 面来描述 。
 
在有 些 人 认 为 的 反 知识 论, 倒 是 对 认 知 “道 ”、
  根 据 由相对 论 阐明的本 体论 ,一个 特定 的事 
认 知 如何运 用 ”
道 ”更为强 调 。
  物 包 含 于世 界 一 切 事物 之 中, 根 据本 体 论 的 定 
我 们 可 以 得 出 这 样 的 结 论 :对 老 子 来 说  位 ,一切 事 物都 是 平 等 的 :无 论 长 命还 是 短 命。
 

道 ”的 知识论 是 存在 认 识论 的 一种 形 式 。 它 以  无论 高 大还是 渺小 ,无论 高贵 还是卑 贱, 一切都 
派生 于周 易哲学 最深 刻的 实在为 先决条 件  甚至  “道 ” 的工具 。但是它 们 一样 都 是 创 造性 和 力 量 
“观 ”为 基础 的认识 方法 与周 易传统 也有着 密  的化 身。都 是 “道 ”之 善与美 .因此 ,它 们都 作 
切 关 系。但 是道 教存 在认识论 证 明了 “无”这 个  为 “道 ” 的组 成 部 分 自然 地起 着作 用。 并 且 象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安 徽 师 范 大 学学 报 (凡 文社 会 科 学 版 )
  29卷 

“道 ”一 样 自然形 成 、 自然变 化 。 因此 “是 亦 彼 

性 和独 特性 。
 
也 ,姨 亦是 也.披 亦 是 非 ,此 亦 是 非。” 这 一 点  当我 们 的观念 没有固定 在对立性 和 相对性 的 
上 ,“彼 ”和 “此”之 间 存 在 差异 还是 不存 在 差  某一 个 方 面 或 某 一 个 极 端 时,可 以说 我 们在 向 
异呢 ? 我们可 以用 相对 论的 知识 论 来回答这 个 问  “‘
道 ’的极 点”(道术 )延 伸,就 好像 向圆心 延 
题 :由于不  的 事物代 表 了,或 者说产生 了不同  伸一 样。这 是 一种超 然的行 为。在 圆的 中心,我 
的观点 和看法 ,本体 论 的相对 论也 就引起 了相 对  们可 以 延伸 到圆 的 无限 个 点 ,并对 此 做 出反 应 ,
 
论 的观 点:
  圆的 无限 的点 代表着世界 上许许 多多 的事物 。这 
我 们必 须对 两 种观 点作 出区别 :一种是 代表  是一种 沉浸 式 的行为。认 知 “道 ”就是 同时从 超 
事物 真 正位噩 的观  , 另一种 是代 表事物无 位置  然和沉 浸 出发来 观察事物 。如果 改用 本体论 的语 
但却能被实在取代的观点,取代事物无位置的实  言来表 达 ,它 的意思就是 事物不 仅维 系于其宇 宙 
在包容了一切可能的观点,包括那些代表了对诸  的开端 和源 泉 ,而且还 由其存 在的个体 的独特性 
如 鱼或 蝴蝶之 类真 正东 西的观  。庄子的 ~个 很  来支 撑 。这 种 实在 论 是 一 种 具有 “道 ” 无所 不 
重 要 的 见识是 他 明确表 达 出的基 本实在 (
道 )的  在 、 “道 ” 来 自统 一这 一基 本主 张 (道 通 惟 一 )
 
无限 潜 力和 力量, 为老子 的 “
性  与 “状  的相  的存在 知识论 。但是 ,这 种存在知识 论 ,就象 被 
对论 提供 了基 础和理 由 。在这 一  上 ,我 们可 以  老子发 展 起 来 的 知 识论 一样  不 止 是 存在 知识 
超越 一个 个单 独的对 事物 的观  而采用 “道 ” 的  论  它 同时 又是存在 现象学 ,是庄子 根据 个体的 
观点 。那 么 ,这 种 “道 ” 的观 点 又是什 么呢 ?它  事物 和 生命形 式与 他生动 的、给人 启迪 的 比喻与 
必须既 是 对 一 切 事 物 , 包括 有 可 能 的 事 物 的 观  叙述 的关 系所 描述的 存在知识 论过程 
点, 又是 不对 任何事物 的 观点 。它是一 种必 须首  庄子 把 他 的认 识 方 法 “道 ” 称 为 “启迪 ”,
 
先超越 一个 个单 独的对 事物 的 观点, 然后 ,也 可  这是 出于 《易经)的 一个词 。启迪就 是 从具体 中 
能是 同时 , 又是 代表 一切 事物 的观点 。从这个 意  看普 遍并 且在具 体 事 物 中揭 示 “道 的 作用 ”。 因 
义止 来说 ,它是 对一 切观  的观点。
  此 ,为 了显露 使事物 一分为 二并合二 为一 的基本 
我 们用语 言,或者 说 倾 向于用语言 来特 别说  过 程 ,就 要超 越一对 对两极 分化和相 互对 立的事 
明某 一样 具 体东 西 ,或 是 某 一具 体 事 物 的特性 。
  物 。这是一 种 “并 行的行 为 ”,这 种行 为应该 使 
但是 “道 ”既不 是一 洋具 体的东 西,也 不是 一种  “道 ” 和谐 与统 一 。显 然,对 “道 ” 的 认 知能 博 
抽 象 的存 在,也 不是脱 离具 体事物 的 品性 。我 们  我 们根据 “道 ” 来 行 事  从这 个 意 义上 说 . 对 
必须把 它看 作一个 全综台 、全超越 的 自然地具 体  “
道 ” 的认知不 仅是 存在 宇 宙 论 的, 而且 是 存 在 
化的过 程和 实在 ,它不 仅 为事物有 着无 限创造 力  实践论 的,对 “道 ” 的认 知就是深 入到 “道 ”之 
的开端 服务 ,而且 支撑 着构 成一 切事物基 础的实  中 ,并 渗透 到 “道 ” 的能 引起变 化 的作 用 中去。
 
在基础 。我 们的确 可 以象 老子想描述 的 那样,称  因此 ,认知和 道 德标 准就都 归入 了实 在论 ,而实 
之 为同 时既 虚 无 的 叉富 于 刨造 力 的 “创造 性 虚  在论 的确立 也 同样产 生认 知的需 要。 庄子 比老子 
无”。现 在 ,我 们 可 以根 据 “道 ” 的 主张 来 谈谈  更进一 步,全 力反 对认 知和真 实的抽 象概念 。在 
事物 同一性 的差异性 了。
  说 明两种相反 的观 点脱离 他的 “平 行观 察” 法双 
我 们必须看到 , 由于事 物各 自都植 根于 、并  方谁 都不能胜 出的原 因时,他 以中间 人的立场 来 
且 萌生于 “道 ”这 一富 于 创造 力 的源 泉 , “道 ”
  阐述这 种争论 。 他提 出了一些根 本的 问题 来论述 
在这 种情 况 下仍然表 现 出来 自它本 身 、区别于其  为何 一方一 定 是正 确 的 而 另一 方 则一 定是 错 误 
他事 物的 独一 无二 的差异性  因此 ,根据同 一性  的,或是 居 中的第三 个方面在 不是 支持一 方反对 
观点 ,一切 事 物 都是 完 全 相 同 的 (必 同 ),而 根  另一方,就 是在 反对 双方的情 况下提 出新 的观点 
据差 异 性 的观 电, 一 切 事 物 又都 是 不 同 的 (必  的情况下 一定是 正 确的。 因此,象这 种情 况,没 
异 )。正是 根据我 们能 够 从 “道 ” 的 统 一体 出 发  有符合逻 辑 的结 果 。这或许 可 以被 认为是 反对认 
来看 待事物 ,我 们才能够看 到 一切 事物本体 论 的  知和真 实的一 种表 示怀疑 的争论 。但我 们不必这 
均等 。这 样说 也是对 任何特 定 事物独 一无二 的差  样看, 因为庄 子 的观.
点是要 说 明:相 反的并行 的 
异的认知  是对 世界 的真 实为 一种 创造性变 化 的  观点不 必在坚 持 “
道 ”所提 出的 种种观 点中, 而 
过 程这一 ’
 实 的认知 ,这个 过程 标 志着事物 的 同  是在揭示 这些 观点 中得到和 谐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第 2期  成 中 英 :中 国哲 学 中 的 知 识 1
它(下  l
6l 

达到 对 道的认 知不是 争论 的 问题 ,而 是排 除  种信念 只会阻 止他 们种 田、织布 。根据 这三 条原 


人观念 中的 欲望和偏 见的 问题 。就 是说, 要变 得  则,他就 能反 对不符 合这些原 则 的理 念, 也能接 
无 观念 、无 欲 望 。在 《人 间世 》 中 ,庄 子提 出,
  受符 合这些 原 则的理 念。 人们可 以发现 他所 有的 
我们 应该 用 ”气 ” 专注 地 倾 听 事物 。虽 然 “气 ”
  观点 似乎都 是根 据这三 条原 则建立起 来 的 。但问 

般 指生命 力,而庄子 在此 将其 描述 成 “虚壹 待  题是 ,这三 条 原则的制 定太 不严谨 , 因此 ,它们 


物 ”+并把 “道 ”
 兑成 “积 虚”。要达 到不 用耳 朵  如何 适 用 于 特 定 的 情 况 就 没 有 很 好 地 界 定 。这 
和头 脑在 内心深 处倾 听的境 界 ,就是 超越 各种形  佯 ,我 们就 可 能随意举 例来证 明或反 证 同一个 观 
式 的个体 、把 自己沉 浸在 虎大 的未 知的 “气” 当  电。就 拿 墨子 来 说 , 当 他竭 力 否 定 儒 家 诚 信 的 
中。这就 叫做 “
 t
2,
斋 ” (意 为 “心 灵的 斋 戒 ”)
,  “命 ”时,却 也 显然在 同 样 的 背 景 中 为 鬼 的存 在 
也 叫做 “坐 忘 。毫 无疑 问 ,这 是 真正 超 越 形 式  而 争辩。
 
达到 无形 的境 界,而这 种真 正 的超越 过 程本身就  直到战 国时期 后 期墨家 (大约 公 元前 4世 纪 
是 一种具 体 的实 践,而 不 是抽 象思维 。 在此 意 义  晚期 )的 出现 , 建立 在共 同经 验和 理性 分析基 础 
上 ,我 们可 以看 到 为何 庄 子 主 张 :在 有 “真知 ”
  上 的理 性认 知途径 才 成形。首 先 ,后期 墨家将 视 
之前 , 必须 先有 “真 人”。真 人的存 在不 是空话 ,
  点 聚焦于认 知过 程和认 知结 果等 问题 上。后 期墨 
我 们看到 为 什 么一 旦 一个 人 通 过 使 自己排 除欲  家的 著作 《墨经》 (由该 派科 学 的和 逻 辑 的探 究 
念 、排除 对 事物微 不 足 道 的认 识 而 成 为 真 人时 ,
  者所 著) 中,我 们发现 认知 (”知 ”)被 界定 为认 
他还 会得 到 “道 ”的真 知 ,并 最终能 得到 对事物  识能 力 (“材 ”)(《经 上》)。这说 明我 们具有认 
的真 知灼 见。如果缺乏 这种 对 “道” 的存 在字 宙  知的 能 力,而 认 知就 是 认知某 种事物 。但有材未 
论的理 解 ,认知 就必 定会 束缚 人的精 神 、限制 人  必能 知,因 为除 了认知 的才能外 ,认 知 的成功还 
的眼 界 ,因而 也就微不 足道 。
  有三个 必不可 少 的条件 。
 
在 《
秋 水》 这篇 文章 中 ,有关认 知游 鱼之快  首 先,我 们必 须追 求以专 心思 考 为基础的认 
乐这 一 人人知 晓的故 事,验 证 了认知 “道 ”的重  知 。然而专心 思考 也未 必能 知, 因为还 需要对 事 
要性 。通过 对 “道” 的认 知 ,人们获 得 了对鱼之  物作 细致 的 观 察 。这 第 二 个 条 件, 即 细 致 的观 
快乐 的洞察 力。庄子具 有这 种认 识并 肯定 了这种  察+使得 对 事 物 的认 知 成 为 对 该 事 物 现 实 的思 
认识 ,而 惠施 则是忽略这 种认 识 ,或是 用分 离分  考。最 后,第三 个条 件 ,我们必 须在 观察 事物的 
化主 义的观 点 争辩。重 要 的是 ,庄子并 没有 简单  基 础上 形成某种 概念 或语 言形式 。这是 认 知的最 
地提 出他 的统 一非分 化主义 观点 +而是 指 出,惠  后 一个 阶段 ,它借 助 于 “说 ”和  辩 ”而具 有 了 
施确实 与 他共有这 一观点 ,不过 他没有 实施 这个  “思维 中概念 的明 晰” 这 种 特点 。总而 言 之 ,这 
观点 ,而是 做了 肤浅的 争论 。
  表 明 ,认 知是这样 一 个过 程 :它 以认 知才 能为起 
点 ,借 助于对事 实和 事物 的思考和 观察 ,最 终达 
后期 墨 家 理 性 知识 论 和 公孙 龙 的 唯 名论  到 对认 知内容的 理性 阐述 。这意 味着认 知就 是以 
经验 为基础 并通过理 性 的判定 以形成 关于 某一事 
墨子 (公元 前 479一前 438)是 早 期 儒家 学  物或状 况的概 念 。
 
说 的批评家 . 为了开 创新学 派 ,提 出了很 多新 的  必 须看到 ,后期 墨家把 陈述 和论 辩看作 是理 
观 点。可能 是 为了 向儒 家学说 发起挑 战并建 立诸  解对某种特 征 的界 定和议论 的缘 由。 对后期 墨家 
如博 爱、非 命的 原则 ,他有意识 地 发起 理性 的辩  来说, 一种 陈述 实 质上就是 一种论 辩 。因此 ,它 
论并提 出确 定真理 的标 准  著 名 的 “三 表法 ”验  就是为特 定论 点提 出理 由和 原 困的一种 “论 辩过 
证 了他的哲 学事业 。他在 《
非 命》 (上 ),首先 提  程”。 这种 所谓 的 “论 辩过 程 ” 不 只是 一 种台 乎 
到历 史证据 的原 则为不 信命提 供基 础 。古代 没有  逻 辑的演 绎活 动+它 还关 涉到 《小取 》中所 描述 
这 种相 信命 的理论 和实践 。接 着 他论述 了 人之 常  的下 述 各 种 推 理 活 动 :选 言 推 理 (或 ), 假 设 
识 经验 的原 则。 人们原 先听到过 “命” 吗? 他 们  (假),遵守 规范 (效 )+侬例 推理 (辟 ),直接 推 
见过  命”吗 ?显 然, “命”这 种 东西 并不 存 在。
  论 (侔),引 用先 例 (援 )以 及类 比推 论 (推 )。
 
最 后,
  子论及实 用的原 则。 他 问道 :如果人 们  这些 辩论形 式的 使 用.表 明我 们可 以利用并 组织 
相 信 “命”,他 们 会因 此 得 到好 处吗 ?相 反,这  广泛 的 经 验 , 来 得 到 知 识 和 真 理 。 后 期 墨 家 进 一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安 徽 师 范 大学 学 报 (
^ 文 社 含 科 学 版  2
9卷 

步分析了知识的三种起源和模式。(
经上》说到,
  事物 的 知识 方 面 ,有 着 重 要 并 富 于 创 新性 的 见 
有 的知识 是通 过 传闻得 来的 、有的知 识是 通过推  解 。我 们认 为 ,他获取 知识 的途 径是 建立 在对我 
断得 来的 ,而 有的知识 是通 过个 人经验 (得来 的  们对 断言的运 用 及其 与事物关联 的唯名论 的概念 
亲)。好 象 任何 知识 都必 定 具 有某 种 语 言形 式 或  论 分 析基础上 的 :他提 出:有 了实在, 我 们如何 
名称 ,但 是 除 非在 它 反 映 或 陈述 了 实 在 的 时候 ,
  用语 言来表示 事物 的特征 呢? 他的 ‘指物 论) 提 
它 才是 正 确 的。后期 墨家谈 到 “名称 与实 在的吻  出:
  “物 莫 非 指 , 而 [物 ]指 非 指 。” 公 孙 龙 
合” (名实 台 ).作 出了一 种实 在论的探 讨 。尽管  “指”这 一 说 法, 既指 特 征 ,叉指 归属, 而 它 们 
没有 对实 在 的特别揭 示,但 实 在被认 为是 独立 于  的意 义是从所 指和 “用手 指”衍生 出来 的。在 用 
知识 的,而 发现何 为实在 要靠知识 。后期 墨家的  手指物 的情景 中,指 东西 的手指既 不 同于所指 之 
确认识 到 ,知识 引起 “志” 和 “行 ”,并 因此 有  物 、也不 同于手指 的动作 。所以公 孙龙所 说有 以 
着实 际的作 用  下意 义 :
 
同儒家 (苟子除外 )和道 家的本体 知识 论相  (1)事物 可以根据 其指 (属性 )加 以识 别和 
比.后期墨 家 的理性 知识 论 主要 有四个 不 同的地  参 照 ,而指叉受到 指物过 程 的规定,那 么 我们对 
方。首 先 ,后期 墨 家把 视 线 集 中在 认 识 的 过 程,
  事物 的认 知就依 赖于我 们的 指物, 因而 依赖 于我 
而不是 去预 先假 定 我 们应 该 认识 什 么 。现 实 中,
  们对事物 分类 、区别和描述 的能力。指就 可 以被 
没有 什么特 别 的对象 、范 围和层 次是应该 被认识  看作 是 人的观念 的探 索和 构 建。
 
的。认 知 的过 程作用于 我 们的 日常感知 和 日常 经  (
2)如公孙龙 主张 的那样 ,指非指  在 事物 
验,并形 成 正 确的知识形 式 。其 次,知识 不是 被  的 客观世 界中它是 不 l
存在的 。它表示 了一种 在认 
看成一 种特 殊 的本体论 上 的经验 ,它 旨在 以普 遍  知世 界事物 的过 程 中 的一 种 参 照和 预 测的 行 为 。
 
观察为 基础 去揭 示或确 定一种 价值 体系或 者关 于  公孙 龙并 没有把如何 认知世 界具体 化,但 是 他集 
存在的形 而 上 学 。知识 是 这 样 一种 概 念 或理 论 ,
  中论述 的 白性 、马性 、坚性 、石性 表明, 必须 用 
它直接指 向某一对 象或某 种 事物 的状态 ,我 们可  我 们的感觉 经验 去看待 世 界,才 能发展 出指的 概 
以证 实或 否证 它 ,因而也 能根据 我 们的一般 经验  念。这 显示 出他的哲学 中有 观念构 成主 义因索 。
 
去修正 它。这 种知 识的程 序和 概念 抓住 了现 代 科  (
3)役 有足够的理 由说 ,他未 预先假 定一个 
学 和科学 方法 论 的知识论 的实 在 。如果能 实行并  实在 的世界 ,其 特征 由经过 人 的感 觉和思 想形成 
得 到进一 步 的发 展,毫无 疑 问它会 引起 中国古代  的概念 上 的 “指 ”所 赋予 。 他提 出 ,在 把 “白”
 
科 学的 巨大 发展 。尽管后 期墨家 也 象机械师 和光  这个词运 用 于白的东西 之前 ,有关 白的判断 尚未 
学仪器制造者那样为现代科学做 了一些贡献,但  确定 。这 表 明,在他关 于 “指” 的逻辑中有 一股 
由于 缺乏重 大 的 科学 发 现 和驳 难 (如 17世纪 欧  实 在论 的 昧道 。 当 然, 我 们 可 以谈 论 诸 如 复 杂 
洲牛 顿的 物理 学 ), 他 们终 究未 能 实现 技 术的 改  的、或是 复合 的各种特 征,但是 他使 用 了 “不 确 
进 和 方法论 的进 步 。再次 ,对知识 和认 知过程 模  定阿为 白” (不定其 所 白)这 种 语 言,还 有 他对 
式 的讨论 反 映 了一条 批判 的分 析性 的途 径,通 过  “石性 ”与 “坚性 ”、 “白性 ”也 作 了 区别  这表 
这条途 径 ,可  揭示 作为 对实在描 述 的知识 的特  明他并没有 被一种 对世界 事物 的纯 现象论 的说法 
性 。可 以想 象 ,这 洋的 讨 论以其特 有 的方式使 自  说 服。甚 至在 他断 言 “指 非指 ”时 ,他还是预设 
身的 有效性 、可接 受性 不解 自明 。最后 ,知识 是  了有 某种 独立于所 指的 东西在认识 中指 其所指 。
 
要 用语 言的形 式 来呈 现的 ,因此 ,它可 以通过 语  此外 ,还必 须指出 ,我 们的语 言 不可能识 别 
言 由其 他人 来 传播 、交流并得 到理 解 。这是很重  实 在中的 事物 ,因为我 们只能够就 不确 定的事物 
要 的一 点,它 不 同于道 教对 名的怀疑 态 度,也 不  指其 所指 。
 
同于儒 家对直接 经验 的强调。
  (
4) 由 于不 确 定 的 事 物与 其 属 性 之 间 的区 
了解 上述 四点 ,就能 看到后 期墨 家 的理 性知  别 ,人们可 以看到为 什 么 他 能得 出 “白马 非 马”
 
识论 已经接 近 于约 翰 ・杜 威 和 w .v.奎 困这 些  的结 论。这 是 因 为+ 即便 一 匹 马 是 一 个 个 别 之 
当代哲 学 家 自然主 义的 、 自然 化的知识 论 。
  物 + 我们还是不 能象这 样把 握它 、识 别它 ,我们 
公 孙龙 (约 生 于 公元 前 380年 ),是 一 位 具  只是 看到 了马 的 外形 和颜 色  但 是 , 我 们 会 发 
有逻辑 思维 的哲学 家 。 他在我们对语 言 的 使用和  现 ,这 两种属 陛部不 足以识 别个别之物 ,因为它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第 2期  皮 中莫 :中 国哲 学 中 的 知 识 论 (下 )
 

仅仅 提 供 了 归 属 于 某 物 的 属 性 。 显 然, 属 性  联 系 的关 系,而 且 还 是 事 物 的根 本 实 在 。然而 ,
 
“白” 不 同 于 属 性 “马 ”, 属 性 “白 ” 与 属 性  对 “理 ” 的 理 解 并 不 要 求 对 构 成 事 物 的 物 质 

马 ” 的总和也 并 不 等 于 属性 “白” 本 身或 属 性  “气 ” 的理解 .但 “气 ” 还 是 可 以被 我 们所 理解 

马 ” 本 身 。 因此 我 们 可 以 说 “白 马 ” 不 等 于  和 认知 的 ,因为气 产 生效 用的情况 及其 组织结构 
“马 ”。也 可 以说 “白 马 ” 不 等 于 “白”
  (因此  也 可 用 “理 ”来描 述 。
 
“白马 非 白”)。
  说 到这 里 ,对事物 进行 探 究就 是去 发现事 物 
扶知识论的观点来看,公孙龙并不信奉任何  的 “理 ”, 或许也 是去认 知 事物 的 “气”,
  便 我 
普泛 或透彻的实在论。也许他根本就不信奉任何  们形成对 事物 之 “理” 的理性 实在论 的理解 。 显 
实在 , 他也 没有对认 知 思维 作出分 析或 勾 画出其  然,对 某一事 物 的 “理 ” 的理 解 并 不是 把 “理 ”
 
程 序, 而那 样倒是 能够 创造 出知识 的 。他 的认 知  同这一事物分割开来考虑,除非我们能不参照事 
方法 显然是逻 辑性 的 、分析性 的 ,他 依靠 的是对  物 独立 地理 解 “理 ”。显然 ,后者是 似是荷 非 的,
 
表达 某 种具 体 情 况 所 用 的词 语 、句 子 的 用 法 分  即便 朱 熹 说 过 “理 在 事 先 ” (<朱 子语 类>, 卷 
析 ,而这导 致 了一种逻 辑分 析方法 的产 生 ,这种  一
),但 那不 过 是 一 种 泛 泛 的 形 而 上 学 的说 法 。
 
方法 一开始 就假 定, 充实 的宇 宙除 了我 们的 “所  作 为知 识论 的争论 , 问题在 于我 们是 否能 够先 于 
指” 和感觉 以外 ,一切都 是 不确 定的 。
  认识 事物 而把 握理 。这也 就是 曾经 困扰柏拉 图和 
其他西 方理性 主义 哲 学 家 的 “先 天 观 念 ” 问题 。
 
新儒 家推理和观念知识论 :朱熹和王阳明  看 起来 ,我 们可 以制订 一套 先验 的推理原 则, 并 
对 逻辑和 数学 中 的纯 概念 作 出定义 ,但我 们怎 么 
(大学 ) 提 出 了 “格 物 致知 ” 的主 张 ,但 没  能 够在未把 握 理 的情 况下 仅 仅依靠逻 辑的 可能性 
有对 此 作任 何注解 ,朱 熹 (1130- 1200)在尝试  去证 明理 独立 于对 它的经验 而 存在 呢?这 是一个 
对这 种 主张做 出诠 释 时很关 注知识 论 的 问题 。他  很难 回答 的 问题 。
 
解释 到 ,一 切 事物 存在 的 样子 (自然 )、它 们应  看来对朱 熹 而 言, “理 ” 显然不 是 一/卜逻 辑 
该 是 什么 样子 (当然 )以 及它 们为什 么是 它们存  可 能性 问题 。从真理 、和谐 和永恒 不变 的意义 来 
在的 样子 (
所 以 然)都 有其缘 由。弄清这 些缘 由  看 “理 ”,显 然 “理 ” 就 是 基本 的 实 在, 它把 合 
需 要调 查。朱 熹也 同其 他新 儒家 一样,认 为这 种  理性 和 秩序注 入 了大 干世 界 ,这世界 上万物 都 由 
种缘 由既不是 能解 释事物 起 园和成 困的理论 上 的  “气 ”的 活动衍 生  虽 然 “气 ” 是世 界 形成 和 变 
空架 子 ,也不 是 附属 于观 察和 实验 的科学 事物 的  化的物 质原 理 ,但朱 熹认为 认 知事物基 本上 就是 
比照 。相反 ,它们 是有着 独 立存在 宇宙论 地位 的  认知事 物 的 “理 ”。这 正是 他 的箴 言 “即物 而 穷 
原理 (理 )或者结 构/模式/法 则 。我 们无 法用任  理  所表 示的 意思 。 “气 ”的 物 质原 理 在 认识 过 
何排 除 的方 法来描 述 “
理 ”,或是 给  理 ” 定义,
  程 中看 来是 理所 当然的 。这 说 明,朱 熹知识论 的 
但是 , 只要是 能 解 释 是 什 么 、能 解 释 为 什 么的,
  先决条 件是 以 “气 ”为前提 的 “气” 的实在论 。
 
那肯 定就 是 “理”。
  对 “理 ” 的认知 需要一个 探 究和 观察事物 的 
另一 方面 ,要懂 事物 的 “理” 并不是 真 的要  过程 。朱熹提 出,人 们应该 日复一 日地逐 个地 探 
我 们超过 我 们现有 的知识 去认 知事 物的 真相 。 比  究事物 ,以便让 在探 究过程 中积 聚起 来的努 力最 
如 ,这 并不要 求我 们在观 察和 研 究星球物 体 和普  终 突破对基 于 归纳和 比较 的某一 事物 的 “理 ”的 
通物 体 时懂得 相对 论和量 子 力学 的科学理 论 。但  理解 。也 许经 验的积 累也 会 归纳成 理解 事物 的洞 
是 ,我 们还是 可 以弄懂大 大 小小 的事物是 如何 在  察力 。为 了 能论 说 对一 事 物 的 “理 ”有 所 认 知,
 
宇 宙 中出现 、消 失、享有 一 定地 位 、占有 一席 位  即我 们 的观念 假定是开 放 型的 并且作 用于描述 或 
置 的 。这 就是 因 为我 们开 始懂 得 了它们 的 “理 ”,
  识别 事物 的 “理 ”的方 法或 观 念,那 么,这就 还 
从这个 意 义上说 , “理 ” 的理 念 是 一种 综 合性 的  有 另一个条 件。当 我们偶然 对 事物 的 “
理 ”有 所 
哲理 , 或是一 种实 在 的理 念 ,实在 和实 在 的具体  理解 ,我 们的心 会 突然变得 清 晰并受 到启迪 。朱 
特征就 是 根据 这种 哲理 或理 念为我 们新理 解 、被  熹 用 “豁 然 贯 通 ” 的 说 法 来 描 述 理 解 和 认 知 
我们 所 阐 述 的。 在 此 基 础 上 , 我 们 可 以 认 为  “理 ”的状况 。这 表 明 了 中 国 佛教 中 的 “顿捂 ,
 
“理” 不 但是 确 保事 物 秩序 的 位 置 、是 确 保 事 物  在 “
顿悟”之中,任何影响人受到启迪的障碍均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安 徽 师 范 太学 学 报 (凡文 社 会科 学 嗄 )
  29卷 

被清 除  这 是  种表 现 出一 切 事理 都协 调 一 致、
  识就是心的创造性 平衡与归心力的经验的体现,  
互相 适应 的状况 , 一种表 现 出观 念与事 物在认 知  与其说它 揭示 了 心 的 原理 (理 ),不 如 说它 约 束 
行为 中达到 统 一的状 况。认 知行 为成 了行为 ,它  了产生生命的力量 (
气)。程颐 和朱熹都承认对 
带来 光 明 、 和 谐 、 自 由 和 幸 福 。这 也 许 还 表 明  “
理 ”的认 知是 以滋 养 心 之 气 为 先决 条 件 的, 也 
“理” 从 开 始就是 人 的观 念 中固有 的  意味着对 “理 ”的认 知 终究 是 需 要 “气 ”、 并 且 
值 得 注意 的是 ,朱 熹 不是要 把 “理 ”作为  以 “气 ”为先 决条 件的 。
 
个单 项而是 作 为一个 整体 来论说 。根据 “理一 分  所 以,在 朱熹 的学 说中 ,有两种 不 同形 式的 
殊” 信条这 一背景 ,真正 的理解 和认 知 是使统 一  认知 :作 为 对 “理 ” 的 揭 示 的 认 知 和 作 为 对 
体的 终极 实在对 与此统 一体 协调 一致 的 许许多 多  “
气 ”的 实现的认 知 。这 两 种认 知 还 反映 了分 别 
事物 产生 影响 的过程 。正是 在这 个意 义 上朱熹 论  被说成是 “天 命之 性 ” 和 “气 质 之 性” 的 效 用。
 
说 了对 自我观 念 切作用 的 充分 启迪, 在这个 过  进一 步 来 说 ,对 天 和地 “理 ” 的 认 知 导 致 所 谓 
程 中,被探 究 事物 的模式 的所 有 细节都被 揭示 出  “关 于天和地 的知识 “, 而在对 “理” 尚无认 知的 
来 。因此 ,我 l

]甚至 可以把 对实 在 的认 知说成是  情况下认 知事物 则导 致 所谓 “见闻 之 知”。 另 一 
陵世 界达到 和谐 、使对 事物 的观 念达 到统 一的过  方面,参 照 人的道德 标准 来认 知 “理”导致 所谓 
程 ,在这个过 程 中, 任何 事物 在 全部 相互关 联 的  “德性之 知”。 上述每 一种情 况 显然都在某 种外 在 
事物 中都能找 到 自己的位 置 。 “理 “ 还需 要 有 更  的或 内在 的 意 义上 以对 “气 ” 的 认 知 为 先决 条 
深刻 的存 在 知识 论 的意 义, 即 事物 的正 确 定位 ,
  件。
 
以 及大干世 界 的 良好 秩序 。对 “理  的认 知就是  王阳明 (1
472— 1
528)反对 朱 熹 “即物而穷 
看到 事物象 这样 有 良好 的秩 序 、被 正 确 地 定位 。
  理 ”的 信条, 原 因在 于他本 人在对 竹子 的探究 中 
因此 ,对 “理 “的认 知必 须是一 个深 刻理 解作 为  发现不 了事物 的 “理 ”。 当朱 熹 想 把 世界 设 计 成 
整体 的实在 的过 程。这 说明 朱熹探 究事物 的知识  有 著客 观 地 位 的 事 物 具 有 的 、 最 具 说 明性 的 
沦仍 然是 以 “理 ”和 “气” 的实在 论 为前提 的  “理 ”的世 界 时 ,王 阳 明做 出 了结 论 :按 照 心 必 
必须承认 ,对 朱 熹来说 ,认 知行 为并 不就是  须 根 据 人 同 外 部 事 物 联 系 在 一 起 的 心 来 认 识 
对 “理 ”的认 知过 程 ,而可 以是 心 灵中 “气 ”之  “
理 ”这 个 事 实 ,
  “理 ”脱 离 了 心 就 无法 存 在 。
 
创造性 平衡 的 自我 反 省的具体 化  在 以真诚 的努  ”
理 ”同心 的这 种非 分 离 性 在理 解 道 德 原理 时 尤 
力去实 现 《中庸》 所认 为 的 心 的实 质 的过 程 中 ,
  其明显。 当儿子 向父母 表 示孝敬 时,孝敬是 在 儿 
朱熹 在其事业 的 中期 ,由于经 常受 程颐 主张 的影  子 的情感和 心 中,不 属于父 母 。同样,对其 他道 
响 ,就 已经采 用 了识别 心的实 质 的方法 。程颐 主  德标准的 “理” 的认 知也需 要对 人心中 的感情 作 
张一 个人应 菠 拿定主意 、务 必不 使 自己的观念误  出反映 ,而不是 对物 体作 出道 德的反 映 。
 
入歧途 以实 现观 念的 归心 。朱 熹这 幺做 是 为了  显 然,王 阳明从朱 煮 对事物 的理智 知识转 到 
心的谦 恭的 专注 (静 )来 对外 部事物 做 出 及时和  了对道 德 标准的道 德知 识 。而且 ,他没有认 识到 
正 确的反 应 ,这将 为世界 带来 和谐 (和 )和 良好  有道 德的感情 也许 不会 反映 出人本 身的存 在状 况 
秩序。有 意 思的是 ,人的 观念 最终被 看 作 从根 本  或人性 ,而是 反映 出认 知者 同被认 知者之 间的关 
上 来说 是一种 高 尚的气 ,微妙 而深 切 ,明晰而谨  系。这 样,有 关行 为规 范和 道德 知识 在一 个人对 
慎 ,并 且根据 它 同 “理 ”保持 一致 或是 它能体 现  内心 中的 “理 ” 作出 自我反 省时有 其 自己的 自律 
“理 “ 的深刻 本 质,它 还 是 自觉 的 、 自悟 的, 并  性 。当我们 的 人性 有相 同性 时,我 们的心也有 相 
且 自律 的。
  同性 。因此 ,对 任何事 物的认 知 ,尤其是道 德的 
由于 上述 
L-的特性 ,心能在 不 向某 种感情 顺  问题 ,先决条 件是 把 “理 ” 作 为 对人性 的认 知 ,
 
斜的情 况 下 自发地 保持 归 心力, 并且 能认 真地寻  同时也 作为对 心的认 知 。对 王 阳 明来说 .重要的 
求 同感和 应的情 况相 关的和 谐 。但是 , 一个人 如  是 强调 “
理 ” 和 心 的相 同 性, 因而 个性 、 自律 
果不去培 养心 的谨 慎 ,他就 会 既失去 他 的 自然的  性 ,也 许 还 有 责 任心 就 会 附 属 于 我 们豹 道 撼 知 
归心 力, 也会失 去他 协调事 物 的能力 。培 养心 的  识 :但是 ,作 为一种 知识 的形 式,道 德知识 仍然 
谨 慎 叫做 ”褥 养 卒性 ”。显 然 ,这 就 是 对 心 的认  包 含了对 “理 ”的认识 ,也 就是对构 成我们关 于 
卸, 并意训到 自己的潜 力 、 自己的活 动,这 种 知  一

种 事物 或一 种情况 实际 知识 的基础 的认 识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第 2期  或 中 英 :中国 哲学 中的 知 识 淹 (下 

正是 根据这 种 认识 ,我 们对道 德 的行为还 有  为的理性:这再一次显示 了连朱熹也认真坚持的 


着适 合于 我们 对 世 界一 切 事物 认 知 的 客观 背 景 。
  “
理 ”和 “气” 的 统 一。 问题 在于 , 我 们是 否 应 
王 阳 明 “心即理 ” 的论 点表现 出 一种 洞察力 ,洞  该 向朱熹 那样从 对 “理 ”的 认 知开 始 通过 “气 ”
 
察 在人形 成 的过 程 中理 和气最 初 的统 一,以 及在  的行 为来寻求 这种统 一 的实现 ,还是 应该 象王 阳 
终极 实 在中 人与世 界 更深刻 的统 一 。
  明那洋 ,从 心和 “气 ”的 拟 作 决 定 的行 为 开 始,
 
王 阳明还 把 这 种终 极 实 在 叫 做 “太 极 ”, 但  去使得这 种统 一在 实践 中有意 义 、从 理性 的角度 
他也称之 为 “良知 精 灵 ”, 他 的理 由很 充 分 ,因  能哩解 。 “致 良知” 的学 说 使 得源 于 根 本的认 知 
为根据体 现 出 “太 概” 的心 ,他除 了看到 在事 物  和行 为 的统一能 够成 立 。另一重 要 的结论 是 :我 
和 人的 “理” 和 “性 ” 中本 身 表 现 出 的 “太 极 ”
  们能 够始 终用道 德的 见识对 人 的情 况 作 出有刨见 
的客观性 外 , 还看 到 了 “太 极 ” 主观 性 的 一 面。
  的反 应 。在这个过 程 中 ,对认 知 的推 测包 含在我 
“太极” 的主 观性 既不是 随意 的也不 是表 面化 的,
  们对 良知 的道德 见识 中,但 我 们并 没有把认 知 当 
从存在宇 宙论 的 角度看 ,它是 非常深 刻 的。 因为  作 在道 德价值和道 德决 断 或道 德行 为之 间的一种 
它要 求人 的心通 过摆 脱 自我想往 和偏 见而 深入其  调解 ,或是它 们的前提 来追 求 。
 
本身 。在 这个过 程 中.心 没有理 由不 揭 示出终极  我们清 楚 的 看 到朱 熹 和 王 阳 明学 说 的 互 补 
实 在的 以最大 创造 力 发 生 效 用 的 “气 ”。在这 个  性 。朱熹把 知识 看作对 “理 ” 的认 知,这 个 看法 
意 义上 ,心不仅 代表 了一种存 在宇宙 论 的创造性  无疑完全适 用于 我们对 作 为客体 的事物和 人 的知 
的 产品 ,而且就 参 与了这 个存 在宇 宙论 的、创造  识 ,而王 阳明 则把 知识看 作 对心 的认知 ,这 个看 
性变 化 的过 程 ,就是 因 为心在这 个过 程首 先就得  法 无疑适 用 于我 们 对 人 的 感 觉 和 人 的 关 系 的 知 
到 了体现 。这一 点 又回到 了 《中庸)的 创造 性和  识 。 也许正 因为 朱 熹 把 焦 点 放 在对 事 物 的 认 识 
至诚 的信条 :“唯 天 下至诚 为能 化”。
  上 ,所 以他 坚持 “即 物而 穷 理 ”;而 王 阳 明也 正 

个 人努 力达 到 并接受这 伟大 的终 极 ,并努  是 因 为把 焦点 放在对 人的感觉 和 人的关 系上 ,所 


力在 心灵 中把它体 现 出来 以便能 以其天 生 的最初  以他开 始坚持 知识是 将心 恢复 到 人之初 、是道 德 
就有 的 善 和 力 对生 命 做 出反 应 ,这 叫 做 “致 良  行 为的 同题 。朱熹 的认 知模式 是类似 于现 代科 学 
知”。“良知  按 孟子 的定 义是不 经过学 习而 对 善  理性 主 义科学 知识 的理智 知识 ,而 王 阳明的 认知 
的认知 。 孟子 相 信我 们 生 来 就 有 “良知 ”,而 且  模 式是 根据对 存在知 识论 见识 ,也就 是对 作 为极 
这种认 知 的能 力表 示 :认 知 自然 地 与我 们 同在,
  善 的终扳 实在 的起源 和不 尽之源 的 知识,把道 德 
它 还表 示 :认知适 合处 于原 始状态 的真 理并 产生  认 知论和 道德唯 意志 论结 合成 不可分 割的整 体 的 
遭德 之善 (扶思考 的和 理性 的意 义上指 我 们所确  伦理 知识 或道 德知识 。
 
认的道 德之 善 )。人 们甚至 会说 ,从道 德上 来说 .
  在 当代, 冯友兰 (1895—1990)是从朱 熹 的 
出于 “良知 ”的必 是善 , 根据理性 的反 思 ,我 们  观点出发来追求知识的。但是他提出了向着无限 
必须把 它 当作道 德 的 基础 来 对待 。但 是 “良知”
  的 “理 ”实现 , 向着 并 不 是 知识 而 只是 天 、地 、
 
不应该 被生 活的常识 所遮 蔽,必 须努力 反 思、培  人 之 间精 神之和谐 的 “
道 ”的 实现去 超越有 限 的 
养理 解 和 心 的矫 正来 恢 复 其 原 貌 。 因此 才 需 要  “理” 的知 识 。另 一方 面,还 有一 位 当代著 名 哲 
“致 良知 ”
  一 旦我 们能 看到 “良知 ”的恢 复和 保  学家金 岳霖 (1
895—1984)试 图在 统一 “理  和 
持 ,我 们就 能 更 好 地 认 识 事物 , 更 好 地 处 理 事  “气” 的实在论 的基 础 上 对 “理 ” 的 知识 加 以分 
情 ,做 到完 全符合 由 “良知” 界 定的 、产生于 终  析并重 新 建构 。他认 为认 知并 因此去行 动是 根据 
极 实 在的理 想的道 德形 式。
  融 于 “气 ”的 、源于物 质 活力去 创立一 种理性 的 
王 阳明在 创立 “致 良知” 学说 之前 非常强 调  形式 ,这 一 完 整 的过 程就 叫 “道 ”。 这 显然 继 承 
知 行合一 。 他认为这 两 种情况 都是认 知 :认知 的  和借 鉴 了朱 熹的学 说 ,这 还 表明朱 熹对 现代西 方 
行 为是一种 认 知的形式 ;有 目的的行 为是 由目的  分 析 知识 论 的反应 。最 后 ,我们还 必 须肯 定牟 宗 
引起 的行 为: 困此,我 们不能 简单地把 认 知 同行  三 (1
909—1
995)是 新 儒家 传统领 域 中一 位杰 出 
为分 割开或 是反过 来把 行 为 同认 知分 割开 。王 阳  的当 代哲学 家, 他否 定了康 德的本 体不可 知而接 
明 以这种 见识 在 他的辩论 中肯定 了来 自认 知的 实  纳 了康 德 对知识 的条 件的批 判性分 析 。这 清楚地 
际 冲击 力的有 效性 邗 作用 ,肯 定了源 于认 知的 行  表 明存在 知识 论 的传统 对迄 今为止 的 中国哲学有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安 徽 师 范 大 学学 报 {^文 社 会 科 学 扳 )
  29卷 

着多 么强有 力 的影响 。
  人 们 已经 间接地带 来 了现 代科学 的发晨 。但是我 
们还 必须承 认 .正是这 同一种怀疑 论的传统 经常 
结 束语  以心 和世 界的二 元论 、 以信念与知识 之 间出现的 
鸿沟 而告 终,这 鸿 沟 的 一 方是 科学 的 物 质世 界 .
 
上面 我 们讨 论 了贯穿 中国历 史的 中国哲学 知  而 另一方 是人 的 自我 和 人性 的世界 。更进一 步来 
识论 的 问题 。我们看 到 了历 史上 中国知识 论 的发  说 ,无论 是个 人的还 是社 会的,在 知识和 实践之 
展 ,从周 易的 观察 存在 知识论 模式 ,到 儒家 的遭  间有着值得注意的分离。如果我们要建构并且结 
德 标准知识 论 ,到道 家 的存在 宇宙论 的 “
道 ”的  合 成一 种综 合的知识 论 . 那么在这种理论 中 我们 
知识 论  从变化 知识论 的 角度 ,我 们看到 中 国古  要让 实在 和 推理统 一 ,知识 和行动统 一,认 知和 
典知 识论是 如何 受到最 初 引起 怀疑 的具 有普 遍 共  价值 统 一 ,因为它 们 固有 的和外来的重要性 ,因 
有经 验和信 奉 实 在 的 存 在知识 论 支 配的 。但 是 ,
  为 它 们冲 突的真理 ,这是 必 定能做到的 。我 们可 
在古 典时期 , 后期墨家 学说 的 科学推理 的科 学 知  以从 中国哲学 的知识 论 传统 和各种认知模 式中学 
识论 也发 展起来 .甚 至还 有标 志着理性 论 发展转  到 很 多东西 。
 
折 、语言学 发 展转折 的萄 子学说 的 发展 。在对 实 
参考 文献 
在 的深刻体 验 中,知 识 与 其说 成 了实 在 的体 现 ,
 
[1】
  Jo
hn【}
 ∞ and
 Br
玎 c
 Sc
sa  Bl
ackwe
ll
 Gui
de 
to 
E  姆m 【
卜 
不 如说成 了实 在的建构 。通过 对语言 的 分析 ,公 
gy[M ].Bo啪 n 
and【
埘 o
ll:Bhck
weL

 Puh
|is
her
 ̄ 1
' 998.
 
孙龙 甚至对 我 们怎么 表达 我 们所认知 的 以及我 们 

2 
J  Jo
nat
han Dnn
cy 
ant

 Er
nes
t Sos
a. A Compa
nio
n t
o Ep
i ̄e
- 
该 怎样使 自我 的 行 为 符 合 本 体 论 作 出 了新 的解  mol
ogy [M ] Bo
ston
 and
 Lo ̄on:Bl
ack
 ̄eU
 Publ
Ls
her
s. 
释 。这完全 是早 期存在 知 识论 的逆转 ,早期 存在  I994.
 

知识 论把知识 论 作为基 于 由经验 融合起 来 的实在  [


3]  Ja
ck 
S. Cr
ura
ley
  An I
nTr
0d ti
ol
l佃 E 蛳m 她 y [M 
Mountai
n Vi
e' ̄:M ayf
iel
d Publ
ishi
ng, I999 
论 的 重新建构 和 修复 。
 

4 J
  Pau
l K  M∞e
r.1
)wayne
 H.M u
lde
r a
nd 
J. D  Tr
out
. 
在新儒 家 传 统 中, 知 识 论 返 回 到 存 在 知 识 
The
 The
ory
 of
 K ̄ l
edge.A 
The
mat
ic
 InⅡ  uni
叩 【M ].
 
论 . 基本遵循 了早 期周 易 存在 知识论和 存在 宇宙  № w Yor
k and 
Oxf
ord:Oxf
ord Uni
vers
 ̄ty Pre ̄ .1998.
 

论 的模 式。 不 同的 是 :新儒 家 学 说不 同于 周 易 ,
  【
5 J
  Al
bany
 Epi
st
emol
ogi
cal【
 le
s i
n Ch ̄i
cal
 Chi
nse
 ̄Phi

 ̄ .
 
实在论 同 目的在于 认识 实在 的知识 论受 到 了同等  phy 【M 
J. Ne
w fo
rk: St
ate
 Uni
ve1
 ̄ty of
 New Yor
k 

的重视 。朱 熹和王 阳 明各 自对客 观缘 由 、客 观性  Press, I993.


 


6】  W  V. Qui
ne  Pumu
it
 of
 Tnnh [M] Cambr
idge:ll
ar.
 
质 的本 体论 的信奉 和对 主观 感觉 、对心 的本体 论 
vart
 Unl
ver
sity f’
res
 . 1992 
的信奉 表现 出 了双 方的 紧张 以及 双方的偏 见。朱 

7]  w  V  Qul
ne  Fr
om St
imu
lus
 t0 Sc
ie
nce [M ]
  m.
 
熹成 功地 提 出了认 知 “理” 的认 知模式 ,而 王阳  hri
dge:H舡van Uni
versi
ty Pr
es ̄.199.
5 

明则成 功地为 赞成 认知 心的模 式 或是 由心引 发的  [


8]  朱熹 周 易 奉 义 [M】
 

行 为 的认知模 式作 了辩 护 。我 们在这两者 之 中看  [


9】  孔子 论 语 [MJ
 
[1
0 J
  孟子 孟子 【M 
J 
到 了互 补。在 当代 中国 . 中国知识 论, 如新儒 家 
[1i
 J
  束熹 四书枭注 【
M J.
 
学 派所 为,遵循 着 存在 知识论 。 在实在论 和方 法 
[1
2 J
  苛子 苟 子 【MJ
 
论之 间保 持平衡 仍 然是 需要解 决 的问题 .无论 是  [1
3 J
  老子 道 撼 经 [M]
 
为批 判 的原 因还 是 为反 思的平 衡 。
  [1
4 J
  庄子 庄子 【
MJ 
与上 述西方 知识 论 传统相 比,中国哲学 中实  [1
5 J
  篓子 和 后 期 墨 索 [M ]
 

在论 和知 识论 以及 反过 来知识论 和 实在 论的相关  [1
6j  孙 龙子 . 公孙 龙于 [M 】
 
[i
7】  束 熹 .柬 于 全 集  M ]
 
性 是 对 人 类 知识 的普 遍 问 题 的 一 大 贡 献 。在 西 
[1
8]  束熹.朱子语 娄  M]
 
方 ,虽然怀 疑 论 摧毁 了 综合 实 在 论, 为 了认 知,
  [1
9j  王阳 明 . 传 习 录  M ]
 
人 们 已经 用叙述 更 为严谨 的方 法论 来辩论 ,或许 
责任编辑 :陆广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