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7

演後座談時匆匆說了幾句,現在筆錄當時提出的意見和再補遺一下。

本地劇壇百分百原創的古裝劇真的不多,而能令人印象深刻且津津樂道的就更
少了。若要數,我就只能想起何冀平編劇的【梨花夢】(前名【還魂香】)和很久以
前由杜國威編劇的【聊齋新誌】。誠然,【離留記】雖然仍有不少可以改進的地方 ,
但是以司徒偉健的第一個古裝劇劇本而言,已是相當不錯了。導演方家煌表示,
司徒偉健為這個戲做了很多資料搜集,地方名稱都是真實的,就連該地曾有著
名的廖姓術數家,也是真有其人,可見編劇對這個古裝戲非常認真,所以這個
演出也實在非常值得鼓勵。

首先,談劇本的完整性。倘若單看言情的主線,戲軌倒是完整的,而情感的錯置
帶來的淡淡哀愁,亦有被展現出來。可是,若回到錢家爭產案的副線,倒還是有
點讓人不滿足,最起碼,因為這件案而一開場不久就枉死的陸昌齡(林澤群
飾),明明因為被殺害才導致與愛人蓮芳陰陽永隔,但他竟然好像從來沒有怨
恨過或疑惑過自己為甚麼死得不明不白,好像很能接受自己被殺的事實,且坦
然地將蓮芳交予廖文鳳(陳文剛飾)照顧,就難免欠缺說服力了。

至於演員方面,在演後座談時我曾指出,基於不同演員的戲劇訓練、經驗等等的
不同,這戲的演員們在演古裝戲時的唸白、節奏、身段等等,風格上明顯看得出
有兩個落差頗大的層級。就以花慕雪(魏綺珊飾)為例,可能因為個人的言語習
慣,她的吐字尾音都很短,有點「掘」的感覺,所以角色予我的整體感覺,有點
機慧有餘柔情不足,簡接削弱了她在戲末發現文鳳娶的另有其人時所應呈現的
悽然和哀怨。倘若在重演前,能加強演員在古裝戲的唸白、身段等的訓練,從而
令演員的演出風格更統一,【離留記】這個戲會更好看。若然演員因為非全職的緣
故沒法抽出時間加強訓練,我想,若能在為重演排練期間找一兩齣粵劇看看,
觀察一下古裝粵劇的唸白、身段等等,相信亦對改進演出的風格有幫助。

不過,正如導演回應時曾表示,為了遷就觀眾的語文理解水平,這戲在排演期
間花了很多時間將劇本原文中的古式對白改成較現代的語言。作為觀眾,我卻必
須坦言,這樣的改動是損多於益。

首先,我作為一個並沒有唸過中國文學的觀眾,也沒有聽不明白聽不懂今次演
出中的任何一句對白,所以當我聽見有觀眾表示因為這個戲太多「文言文」,聽
不明白而應該要加中文字幕的時候,我是十分訝異的。為了要遷就觀眾的語文水
平而刪改古式的語言,一方面削弱了整個古裝戲應有的氛圍,更重要的是,語
言風格的不一致性,會直接影響演員的演出。需知道,情感、語言、節奏、身段,
是由一股推動力一氣呵成地連繫然後再呈現出來的,所以,當言語風格時古時
今,跳出跳入,絕對有可能影響那個一氣呵成的過程,窒礙演員的投入,繼而
影響了語言節奏和身段的呈現,再削弱了整個古裝戲本來應有的氣氛和感染力。

在此,我衷心地希望戲班在重演之前,必須思考清楚該為【離留記】這個古裝戲
奠定一個怎樣的基調。若然戲班希望這個戲能成為一個被普遍觀眾所能理解、受
歡迎、純粹言情的戲,大可以保留現時的處理方式。但若然戲班希望【離留記】這
個古裝戲能突破戲班過往的演出風格,以及提升戲班的藝術形象,展現其不一
樣的劇場風格,則真的不應在原作的語言上作過多的妥協。畢竟,古裝劇始終有
其獨特性和風格,現代用語或者笑位,偶一為之當然可以,但若然為了遷就觀
眾,刪改過多對白為現代用語,而影響了演員投入,影響了風格的一致性,且
犧牲了整個戲本來應有的藝術效果,那是非常非常可惜的。要拿捏得當是非常不
容易的,但若能奠下清晰的基調,將至少為改動多少、如何改動的取捨上提供方
向。

而坦白說,除非觀眾只視舞台劇為純粹娛樂、感官消費,否則,若要當一個進取
的劇場觀眾,真的不可以只是單單要求藝術家和創作人去遷就自己的;除了戲
要多看之外,書也要多讀,其他藝術形式也要多花時間了解,才能打好欣煩藝
術作品的基礎,繼而與藝術家和創作人良性互動,才能讓整個藝壇開出更多漂
亮的花,結更多美好的果。

希望戲班的重演會給觀眾帶來更佳的演出。

補充一些
完劇以後除小的老的電話煩擾外
竟無一絲回味可帶走
與同是老餅劇迷之大哥雄 於地鐵中互研之下
除愛蓮 的論點外
此劇於現舞台所見的總體表現
是香港「快餐情感」下的產品
於年青觀衆而言是「理所當然」
於追求劇場感覺的如我之輩
我的結論是
有「戲」 無「味」
這是導演與演員之經驗與感覺的溝通問題
也望於重演時有所補足
須知道
以「情」於戲
一個合理時間的停頓與交流
已可使觀者感到盪氣迴腸觸動浪漫之感

最後
對於林澤群 的演出我認為是「浪費」
浪費了一個情感與肢體都有能力掌控的演員
「靜態的遊魂」誰都可演也
對於陳文剛 是次的整體演出我是失望的
「失望只因有祈望」
不論是甚麽種種原因
舞台上所見他
前無胸 懷大志之氣度
後無可使自己為何轉變的表現
全劇只看見他在努力完成台詞與所需做手與台位而已
也許
他真的是「太累了」

離留記

今天(7/6)去了看《離留記》 。

強烈地令我想起莎翁的戲——人物眾多、關係錯摸、悲喜交集。

我想,這齣戲想講的,是緣份。

人,會去愛、也會去被愛。而當我們能夠在適當時候愛上一個適當的人,是一種
幸福——可是這種幸福卻不常會發生。

我們只是選擇一個「合適」的人。

我認同,現在悲劇與正劇的界線已經不是分得那麼分明,我們已很少看那些如
希臘悲劇般「由頭悲到尾」的戲。可是,我對編劇把這個戲編得那麼輕鬆(我甚至
覺得間中有點輕佻),我是有點保留的。

這個戲同時令我想起早陣子看的《暗戀桃花園》。同樣是以點點喜劇的手法去帶 出
一個嚴肅的主題,可是《暗》給我的感覺卻明顯是高手得多。
我想我這個感覺很重要是源自我不喜歡劇中的「爛 gag」 。

我接受喜劇模式,可是我不接受爛 gag 式的笑位,這只是叫觀眾抽離了,而且


是十分抽離於主題。可是,兩者如何平衝,是的確有難度的。個人盼望這個戲重
演時導演及演員可以多留意,在這方面可以有多點點的改進。

戲的人物頗多,我比較失望的是魏綺珊。以為她可以在這個角色上可以有多點點
的發揮,可是事實上她發揮的機會並不多。感覺上她演技似比起上次看她演出
《你滾紅,我滾綠》及《哲拳太極》時進步了,可是由於她的發揮不是十分多,我
亦無從判斷。

故事內容——老實說,我覺得有一些情節是有點牽強的,最牽強莫如陸永昌的
死、陸永昌將蓮芳交給廖文風,還有是慕雪對文風的愛。這幾個故事重要的轉捩
點,我都覺得交待得不是十分理想。

整體來說,這是一個商業得來又有其藝術水平的作品,還是值得一看的。真的覺
得,糊塗戲班的班底,是有 heart 又有能力去搞好戲的人。現在的香港,需要的,
正正是這一種戲劇人啊。

對於這個戲有一點我很想講的,是我感到創作者的誠意,對「緣份」、對生命的 一
份體會。

我問自己,如果緣份是那麼捉不住,我們,還應去愛嗎?

或者,愛,真的不是一切。

因為,時間,總會帶走愛。

世事,本是如此。

http://applesunset.com/blog/?p=293

離留記 - 思考愛情

今天下午看了我人生中第一部話劇 - 「離留記」,看宣傳資料,是一部談愛情的
劇目,先不談這部話劇,想分享一下我對話劇的看法。第一次看話劇,感覺很不
錯,相比我常看的電影,話劇那種更立体和互動的話劇更為吸引,看完這話劇
更令我想繼續看更多的話劇,相信之後也會選其他的話劇看,因為一個好劇本
的話劇真的比看電影更多吸引。談回這話劇,喜歡的是起初和完結的部份,起初
的節奏和氣氛可是很配合這劇目的宣傳和內容,最後的結局雖然不是大團圓那
種,但談到愛情真的不是如人意,可是比較現實。或許我對愛情不太認識,又或
許故事包括太多感情線,令描寫不太詳細,所以對主角廖文鳳的選擇好像不太
理解,好像不太理解,因為主角的選擇真的太突然,沒有詳細描寫。無論如何,
今天的話劇真的令我很開心,特別在完場後的座談會,令我更了解導演和編劇
的想法,他們更說之後在文化中心的重演會有些改變和精彩,真的令我想再買
票看文化的重演 ^_^

離留記
喜歡一個人,廝守的是另一人。這主題早被無數愛情小說寫過,無甚新意;不過,
若有細緻的情感舖陳,一樣可以感人。

糊塗戲班新作《離留記》卻集中在營造結局的無奈處境,努力把既定人物套進框
架,情節處理非常硬來,流於刻意和造作。書生遇上趕路人,應其要求指點一條
捷徑,趕路人卻死於非命,化成厲鬼回來要求書生代己實踐承諾,迎娶因失去
自己而傻了的愛人,給予其幸福。鬼的要求固然奇特,也不算完全失序,書生的
反應才是真正莫名奇妙。編劇嘗試賦予書生懦弱的性格,因其不能達到未婚妻高
中狀元的要求,自覺無面目回家與她共偕連理──然而這也絕對無法導致後來
的發展:書生無視未婚妻的愛和等待,反而丟棄她,改娶一個腦袋壞了的陌生
女子遠走他方。情節拖沓,且很容易讓人能猜到後續發展。將這種莫名奇妙的拉
拉扯扯放在舞台上兩句半鐘,沒有任何感動位,也沒有令人嘆息的無奈。

可能是劇本的蒼白,將擔子全數卸到演員身上,這次演繹水平的參差是糊塗戲
班少有的。兩位男主角陳文剛和林澤群各有自己的強烈風格,也各自交出成績,
只是放在一起並不太協調。三位女角的表現才真是令人失望,性格平面而無血肉,
無法做到任何的張力,對平淡劇情雪上加霜。特別是魏綺珊,本是戲份最多的一
位,面目模糊程度與其餘二人不相伯仲,到後來差點忘了她就是女主角。(魏綺
珊近年的演出都有看,都比這一次好)
糊塗戲班近年大展拳腳,劇作密集上台。不可能每一齣劇都喜愛,但幾年以來的
觀賞過程我大多是享受的,包括胡胡鬧鬧如《翻叮卡拉騷》,或在樓上小劇場上
演、較強實驗性的《Sense》系列。這一次《離留記》讓人失望在於,撇除幾處不值一
曬的笑料,整個劇本身沒有任何訊息,沒有情感,沒有方向,空餘一個不合理
的框架。走出劇場,幾乎沒有任何可供回想的片段。憑藉如此空洞的演出而不斷
加場,讓更多慕名的人來看、來認識糊塗戲班,相信並非一件好事。糊塗戲班應
該有實力可以做得更好。寄望下一齣劇可以回復昔日的水平。

離留記 萬年不變是愛情

《爆谷殺人狂》

《靚太作死》

《飛禽走獸》……擅長瘋狂胡鬧喜鬧劇的糊塗戲班 居
然大「轉性」,演起了溫馨浪漫的愛情故事?!還請來兩大香港舞台劇獎得主司
徒偉健和方家煌坐鎮,一起打造這段發生在江西丹霞湖畔的「人鬼情未了」。炎 炎
六月天,搞甚麼「鬼」?

解析這齣《離留記》,「突破」大概是其關鍵詞。糊塗戲班的一班演員自不用說,對
編劇與導演來說,亦是嶄新的挑戰。

 司徒偉健與方家煌,兩個都是香港劇界響噹噹的名字。合作無間的兩人,憑藉
一部《喜尾注》、一部《頭注香》,先後摘下第十四屆與第十六屆香港舞台劇獎的 最
佳導演獎與最佳編劇獎。二人處理現代喜鬧劇的功力自然無庸置疑。可這次涉及
古裝題材,還是悲喜交加的浪漫愛情故事,不禁讓人充滿了期待。

 「既然做了那麼多喜劇,也很想嘗試另一個領域。有喜劇的元素,但是深入些
的題材,而不是瘋狂胡鬧。」方家煌的這番話,也許正說中了司徒偉健的心事。從
2006 年底,他開始構思一個古代故事,情節涉及兒女私情、手足情仇,甚至遺
產風波,出來效果如何?

 「這是一個成功的劇本,突破了他以往擅長的故事範疇。他一向擅長現代西方
的喜鬧劇筆法,這次在中國背景的設計下,將人物在古代情景中很古語地講出
來,但觀眾亦聽得明白。其中有喜劇,對白很幽默,但也有悲劇的結局嵌入其中。
愛情的描寫也有很浪漫的場面。」劇本似乎十分厲害,難怪導演方家煌笑著說 :
「拿到這劇本,已經成功了 50%,搞到我好有壓力,這剩下來的部分我怎麼搞
啊?」

好男人不易做
故事發生在江西,由香港人最最熟悉的「世紀爭產案」開始。一大戶人家發生遺產
爭奪,突然冒出一個風水師,聲稱持有當事人真正的遺囑,案情更加撲朔迷離。
咦,這情節怎麼這麼耳熟?可不正是香港一度沸沸揚揚的爭產奇聞之古代版?
 憨書生陸昌齡受師父所託找人鑑定遺囑真偽,卻在途中誤入青樓,愛上了名
妓花慕雪的侍婢蓮芳。與愛人訂下盟誓後繼續上路,卻被人謀害於荒野中變成冤
魂。蓮芳悲痛自盡,被路過書生廖文風救起,從此變得瘋瘋癲癲。陸昌齡的鬼魂
回頭尋找蓮芳,誓要為愛人尋找歸宿……

 慢著慢著,可別被這「人鬼戀」轉移了視線,真正的戲肉是那無意間成為「好人」
的廖文風。這個落魄書生不情願地下水救人,不想卻無法脫身。家鄉,被父親定
下的未婚妻正在等待;眼前,被鬼魂苦苦哀求照顧蓮芳;那邊,又被青樓花魁
暗許芳心。看來,被太多異性垂青未必是件好事。

「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的最愛……而伴你終老
的,偏偏不是你最愛的,也不是最愛你,只是在最適當時間出現的那個……」海
報上的宣傳語,道破愛情的無常與弔詭,看得人一陣驚心。再加上背後兩個風水
師的手足情仇,與遺產爭奪後面的真相,整個故事在幾條線索的糾葛中被推向
悲劇的深淵。經過編劇的一番講述,記者只覺唏噓。

「一個人不經意做了好人之後,竟然將自己推入一個無可避免的悲劇結局。」雖 然
這人物的悲劇由自己「一手造成」,司徒偉健也不禁感慨,「在這個過程中,他其
實開始省視自己對於愛情的態度,在要承擔鬼魂的承諾的時候,他開始看回自
己的感情。」

百分百愛情
劇本線索複雜,但結合得絲絲入扣,背後考據詳實,連江西的地形、姓氏的來歷
等都經過仔細考證。將背景設在江西,也因為江西在歷史上確為風水學中的重鎮。
這樣的劇本,十分符合導演與編劇「以紮實的故事情節為重」的劇場理念。

不過,在表現手法上,方家煌說,並不會百分百複製宋朝的江西,而只會提取
朝代與背景的標誌,仍是以劇情和主題為主。

「這不是一個歷史劇,也不用刻意用古代的演法去演。不管是古代還是未來,不
管穿甚麼衣服,其實都不重要。我們說愛情,一千年,兩千年,三千年,一萬年,
人與人之間的愛都是一樣的。有妒嫉、掙扎、矛盾、猜忌。反而在劇場中想借古喻今,
看當時的人怎麼想,再看看今天人的愛情觀與價值觀。 」

這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愛情故事,甚麼遺產風波、風水奇緣不過是其中的佐料。
「離留」
「離留」,難捨難離,欲斷難斷,別管是宋朝還是當代,是江西還是香 港,
愛情的樣子,大概一萬年後亦是如此。
你最愛的,
往往沒有選擇你..
最愛你的,
往往不是你的最愛..
而伴你終老的,
偏偏不是你最愛,
也不是最愛你,
只是在最適當時間出現的那個....
糊塗戲班最新一齣古裝愛情片,
道盡人間無奈的離離合合.
年輕時,
你追求浪漫激情;
年長了,
明白了何謂'事過境遷'
你要的是細水長流;
你會選擇一個,
你愛他,多於他愛你的人;
還是,
他愛你,多於你愛他的人呢??

所謂緣份,究竟是什麼呢?
人與人的相遇、相戀,究竟又是憑什麼呢?
有什麼是真正值得我們相信、爭取、堅持呢?

糊塗戲班的《離留記》藉幾段錯綜複雜的情愛,將兩情相悅的珍貴而幾近不可能,
以惹笑的手法呈現出來。正如海報上所述:「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
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而伴你終老的,偏偏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
愛你,只是在最適當時間出現的那個……。 」

這樣看來,是相當悲情的,或許,我們太過著眼於那個「最」愛。其實,只要是二
人真心相待,也無謂與過去那些經驗作比較,硬要比較就不好了。相反,我們不
能委屈自己,去玉成一段關係,那只會換來傷害。
司徒偉健的劇本寫得很好,演員的努力用心讓人看得開懷,期望他們月底在文
化中心再演時成功。特別感謝同事 J 送我戲票,希望他下次能順利進場欣賞。

這齣戲很早,很早開場。好像第一次看一齣兩點半開場的戲。

這齣戲,吸引我的,首先是林澤群,跟著是故事內容。一個關於時間的愛情故事。

故事的情節是動人的,也使人無奈。五個人之間所牽起的千絲萬縷,都是因時機
不對。託愛,讓愛,關愛,犧牲的愛,種種的的交錯,讓故事結局令人有一點婉
惜,有一點無奈。然而這個故事,只有發生在古代,才可成立。

這是我第一次看糊塗戲班的戲,他們近年的口碑不錯。多次想看他們的製作,但總
因事而沒有出席。看罷這個戲,首先是欣賞他們的認真與堅持,再而欣賞陳文剛
的膽色,公言狠批政府的資助太少。

然而,單就這個戲來評價,我覺得有一點浪費了故事。故事是淒美的,是無奈的,
但不明白為什麼要加入大量無助於故事推進的笑料,破壞了劇原有的氣氛。有好
幾場,實在覺得那些笑位是為笑而笑,毫無目的,笑完便沒有了。完場時,感覺
就只有「啊」,沒有特別的感動或感觸。

這個戲還會於 6 月底重演,不知道會否作出改動呢?

離留記‧記留離
尋日下晝,去咗睇<<離留記>>尾場,
超好睇~~~!!!!
(初初真係有啲唔開心 o 架....
都未 1st run 就話 re-run)
雖然爛 gag 多咗少少,
但係就令到成個戲嘅氣氛冇咁 down,
一個想愛卻愛不到嘅故事,一個沉重嘅故事,
令觀眾帶咗好多嘢走嘅故事,
卻唔係令觀眾沉重嘅故事~!
成個故事,
基本上冇一個人嘅結局係完滿嘅,
但係,好現實....
"我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我....
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
伴隨終老的,
卻不是我最愛,也不是最愛你....
只是在最適合的時間出現的那個....
唯有趁離開前
留低我倆所愛的
一點一滴
然後
永遠
記在心裡"
初初睇呢段"marketing"嘅文字,
會覺得....係咪講嗰啲既無奈,又難捨難離嘅故事呢?!!?!
若果唔係 Henry Fong 同埋群仔....
我諗....唔會睇囉~~
但係,我無後侮入場睇呢個戲!!
好有深度,好多嘢帶走!!
成個戲,無論導演、演員、服裝、燈光、舞台,
所有所有都好好,
雖然今日尾場有演員甩甩地....
但係冇影響成個戲嘅演出,
真係好正~~!!
當然~~我呢啲"死硬"fans....
最鐘意嘅,梗係陸昌齡~~群仔嘅"笨傻情直"
同埋"一句唔窒兩個窒,短句唔窒長句窒,
兩句以上隔句窒,每個字要窒四窒"啦~~
真係笑到收唔到聲呀~~!!
另外,成個戲,我自己睇到嘅,
係一個選擇嘅問題,
花慕雪、曾青梅選擇咗"成全"
廖文風、陸昌齡選擇咗"承諾"
雖然,並唔係咩嘢"偉大"嘅"愛情觀",
亦唔係啲 must 要"傳頌千萬年"嘅"偉大愛情故事",
但係响當中嘅無奈、掙扎,
各人嘅感受同選擇,
好真~
"愛便要衷心直說,暗示太飄忽或缺,
冰清白雪,傷心滴血,不想今生有月缺"
「芳梅雪風齡,散聚離留記」

魏綺珊細味餘甘

從前在屏幕上正襟危坐地報道新聞的魏綺珊,現在就坐在我跟前,訴說着一本
叫她感動的好書。訪問接近尾聲的時候,空氣中忽然流蕩着橘子花般的氣息,驀
地,一室幽香。魏綺珊說,好書如香茗,其餘韻最叫人回味無窮。就像這縈繞不
散的清香,餘香裊裊,繚繞在心頭。文:林雨音圖:郭正珊場地提供:TC2 「讀
到一本好書的時候,胸中會充塞着一種莫名的感動。當讀到最後一頁,再將書合
上時,一陣若有所失的感覺便會襲上心頭,然後不期然輕歎:『啊,真捨不得這
麼快便看完呀!』之後,腦中仍會依依不捨的重播着書中的情節。」 魏綺珊的 一
句「不捨」,正好為好書下了一個註釋。好書,就是會叫人愛不釋手。而《煙花三
月》,便叫魏綺珊愛不釋手。感人描寫令人揪心《煙花三月》描寫的,是一個真實
的故事。它講述一個在日軍侵華時代,被騙去當慰安婦的七十八歲老婦袁竹林,
肉體和心靈都飽經蹂躪。垂垂老矣的她,未忘那個天各一方的愛人廖奎。然後,
通過作者李碧華的穿針引綫,一條斷了的紅綫又再繫上,二人分隔三十八年後
再次重逢。只是,桃花依舊,人事全非。短聚三天,二人最終仍是分離。 「書,是
看完了。然而,讀後遺下的『餘甘』卻會歷久不散。其實,讀畢《煙花三月》距今已
有一段頗長的時間,但不可思議的是,我對書中記述別離那極具電影感的一幕,
卻是記憶猶新。記得那是送別的一幕,廖奎送袁竹林上計程車。袁說:『保重,你
要保重。』廖答:『你走吧,你也要保重。

『兩句說話,說了半世紀那麼長。
』」 故
事有助了解人性 這一幕,是多麼的揪心啊!試想像,二人承受了三十八年的相
思之苦,大抵是有滿腔的離愁別緒要傾瀉出來吧,但事實並不然。重逢,只是閒
話家常;別離,亦只是以一句「保重」作結,連聯絡方法也沒有留下。這一切,都
是淡淡然的,然而在作者細膩的筆下,是那麼的活生生、有血有肉。所以,魏綺
珊認為真實的故事最能打動人心,尤其是一些以動盪的大時代為背景的。大抵生
於太平盛世的人,很多事情都可以由自己選擇。然而,像袁竹林便不一樣了。她
生於亂世,形勢強於人,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這種大時代,造就不少可歌可
泣的故事。真實的故事,亦有助於魏綺珊揣摩話劇的角色。 就像即將上演的《離
留記》,她飾演的花慕雪是一位青樓名妓,把情如姊妹的連芳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最後更陷入要在自己與連芳的幸福之間作出取捨的兩難式。這個角色,要拿揑準
繩,其實不易。別忘了,我們處身在一個「自己為本」、大多數人都只為自身謀 求
幸福的社會。「對,就像看戲的時候,我們很多時都會以自己的角度出發,然後
批評戲中的角色怎會這樣笨呀,換了是我便會怎樣怎樣了。其實,我們都犯了一
個錯,便是以自己的思維模式硬套在別人身上,那當然會有盲點了。對於演戲,
這是一個大忌。我從前也是這樣的,會慣性地利用自己的思考方式演繹,說對白
時總是未能跳脫『魏綺珊』的框架。所以,我愛讀一些真實個案、故事,這可令人
了解到同一件事情,千百個人可以有千百種不同的價值觀和做法。」她續謂:「 這
可以令我改變視點,嘗試抹掉自己,將自身套入別人的思考模式,這樣可以幫
助我理順角色的邏輯思維,說對白時更能將角色的內心世界呈現出來。所以,閱
讀真實的故事也有助了解人性,更懂得待人之道,這其實是很重要的。因為人與
人之間的摩擦,都由過分死守自己的視點而起。 」

離留人鬼情

在江西的丹霞湖畔,數百年來,流傳着一個人鬼苦戀故事,在這淒美的故事背
後,是一幕富戶爭產奇案,以及兩個堪輿師之間的手足之情……。到底人應否放
下自己所愛,耗盡餘生照顧半呆半傻的青樓小婢?而冤魂,究竟應該死纏,還
是把所愛託付他人?

  編導司徒偉健、方家煌,在糊塗戲班新劇《離留記》中一改瘋狂喜劇路線,跳
入古代談情說愛,探究「捨愛、棄愛、錯愛、最愛、真愛」。演員包括:陳文剛、魏 綺
珊、林澤群、林惠恩、黎玉清、馮祿德、歐陽奮仁、何文蔚、趙月明、Lawkin、彭珮嵐、
馮浩文、余敏聰演出。

陳文剛游弋人生與舞台

很老套的一句話:人生如戲,可是大部分人的角色,都可能平平無奇。陳文剛作
為話劇演員,但在真實人生也扮演好幾個角色,從事製衣業十多年的他,中間
既是演員,又是填詞人,之後又搖身一變成為珠寶商人,有點人生如戲。於戲劇
界輾轉浮沉,其實也就是現實與理想這個最切身的問題。單憑演戲便可營生,似
乎是似近還遠的夢想。

近年,陳文剛愈來愈受觀眾注意,除了因為精彩的演出,也有賴宣傳,以及愈
來愈多人成為劇場觀眾。在剛結束的第十七屆香港舞台劇頒獎典禮,文剛更獲提
名「最佳男主角(喜/鬧劇)」,儘管有不錯的成績,可是並不代表可以全心全意
投入話劇界,畢竟,理想不可當飯吃。
放棄厚職攻讀表演

早在讀書時代,文剛已開始接觸話劇,從此便迷上了這種藝術,至今他的戲劇
資歷,少說都有二十多年,不過對很多觀眾來說,可能也只在近數年才開始認
識他。「自中學畢業後便加入製衣行業,期間仍用上不少公餘時間參與話劇, 但
由於當時宣傳不足,業餘性質又較重,所以相對較少人認識。」他說 。

文剛在製衣業由低做起,一做便十餘年,後來還晉升至管理階級,掌管海外工
廠。既然事業已有一定成就,一般人都會繼續在行頭內發展,此時文剛卻做了一
個不一樣的決定,放棄當時的高薪厚職。文剛說:「那時我想,搵錢就是我的理
想嗎?我最大的興趣是戲劇啊!」於是,他考入香港演藝學院的戲劇學院,修讀
表演,倚靠自己的積蓄來過活,雖然期間兩次得到獎學金,但諷刺的是,文剛
畢業後遇上香港話劇團的炒人潮,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惟有再次從事製衣業。

投入角色造型突出

重返製衣業後又過了一年,因緣際會,文剛又回到話劇界,以自由身的身份在
不同的劇團演出,其中不可不提的,是劇場工作室製作的《小鳥》,文剛扮演一
個失意又有點詼諧的中年大叔潮叔,為了令形象更突出,文剛特意把頭頂至額
頭的頭髮剷光,只留下兩側的頭髮,他說:「當時連髮型師也不禁再三詢問:
『是否真的要剪這個地中海髮型?』」結果文剛「為藝術犧牲」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
此劇令他獲得第十四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悲/正劇)」 。

其實,文剛扮演每個角色都會費盡心思,他說:「好像在《爆谷殺人狂》中,我飾
演一個有暴力傾向、精神又有點失常的角色,當時便剪了一個 Punk 頭,還每天
去健身和曬黑皮膚,令觀眾看起來更投入。 」

身兼填詞寫盡心聲 

除了從事各種劇場工作外,文剛的另一項本領就是填詞,除了為各大小劇團填
詞外,原來不少迪士尼動畫如《反斗奇兵》

《阿拉丁》,以及《冰上嘉年華》等的 中
文歌詞,都是出自其手筆,文剛說:「我也有參與流行曲的創作,其中陳奕迅主
唱的《小孩不懂怕》,內容講述以巴衝突,述說戰火的無情,題材與常見的流行
曲不大相同。」愛一身兼幾職的文剛,在即將上演的話劇《離留記》中,同時亦 身
兼三職,包括藝術總監、演員及填詞:「我鍾意忙嘛!」文剛打趣的說。

義演賑災
文剛最新參演、由糊塗戲班主辦的《離留記》,將於六月二十六至三十日在尖沙咀
文化中心演出,其中六月二十六日一場會舉行慈善義演,全數收益會用作四川
賑災之用,各位戲迷不妨慷慨解囊。

陳文剛小檔案

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藝術榮譽學士,主修表演。一九八二年開始參與舞台劇演
出,在學院期間,憑《父親》及《真相、假像》獲頒發傑出演員獎,亦憑《父親》獲提
名第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悲/正劇)及憑《爆谷殺人狂》獲提名第十七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另外憑《小鳥》獲第十四屆香港舞台劇
獎最佳男配角(悲/正劇)。現為糊塗戲班藝術總監,亦為填詞人,曾為各海外
及本港的大小劇團填詞,作品超過一千首,曾合作的流行歌手及樂隊包括陳奕
迅、李彩華、吳日言、羅金榮、Sonic Band 及 Click In Band。

糊塗戲班編織古代愛情傳說

擅演瘋狂喜劇的「糊塗戲班」6 月作大突破:與兩大香港舞台劇獎得主司徒偉健
及方家煌合作,打造非一般的溫馨浪漫愛情故事《離留記》。演員陳文剛、魏綺珊 、
林澤群、林惠恩、黎玉清、馮祿德、歐陽奮仁及何文蔚等將跳入古代談情說愛,以
笑聲訴盡人生無奈的離離合合。

編劇司徒偉健憑《頭注香》奪得第 16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導演方家煌則憑
《喜尾注》獲第 14 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

故事背景設在江西的丹霞湖畔,數百年來流傳着一個浪漫的人鬼苦戀故事,在
淒美的故事背後,是一幕富戶爭產奇案,以及兩個堪輿

師之間的手足之情……

糊塗戲班是一個致力透過戲劇反映人性及社會離奇現象的專業劇團,其作品較
生活化,時而大膽控訴,時而黑色幽默,天馬行空,思想奇妙,走雅俗共賞的
路線,把劇中的訊息帶給觀眾。曾製作的演出包括《爆谷殺人狂》

《靚太作死》 、
《非禽走獸》、《翻叮卡啦騷》、《七飛》及《喇叭皇宮》等 。
真愛.最愛

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

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

而伴你終老的,

偏偏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愛你,

只是在最適當時間出現的那個……

人生中有多少兜兜轉轉。

遇到自己所愛,卻可能不敢開口,而錯過良緣;

遇到自己所愛,卻可能時間不當,而唯有別過;

遇到自己所愛,卻可能因為無謂顧慮,而黯然放棄;

千挑萬選,相伴相隨後,卻又可能發現身邊人並非自己最愛……

很多人說,戀人一開始,總是浪漫,總是熾熱,兩人最初無論是如何激情,日
子久了,總會淡下來,慢慢轉化成為感情,轉化成為責任。

排練舞台劇《離留記》,劇中的幾段男女關係,互相糾纏,看似不可思議,令人
費解,卻道出多少現實種種情愛。這次跳入古代,反映人的感情世界,是這樣循
環不息,無論是古今中外,人作為感情動物,總逃不了為情所困。

第一次演古裝劇,劇中對白部分別具詩意韻味;劇中人物關係浪漫纏綿,有時
令人感到甜蜜溫馨,有時卻令人萬分神傷;劇中也有輕鬆惹笑的成分,感動想
落淚時,又會令人忍俊不禁。能夠遇上這樣一個特別的劇本,是緣份,也是福氣。

劇中的內容給人很大的反思,人生就是充滿無奈,在不同時候,總要作出抉擇,
選擇了以後,影響的又不只是你一人。不過,世事就是如此,所謂牽一髮而動全
身,無論個人有甚麼決定,總會影響着別人,而別人因為受到影響,也會因應
地作出改變,而影響了第三者,這樣一來,連鎖反應便出現,一環一環地影響
下去,永不休止,延續無限。

當然,任何一個決定,也沒有絕對的答案,是對是錯,在不同的人身上,也不
會得出同樣結果。世事沒有絕對,人生幾十年,錯對與否,不也就是一種經驗!

但無論如何,說到底,愛其實很簡單。是愛的,提出勇氣去爭取,一心一意地去
愛,好好接受,好好享受。

魏綺珊 企業傳訊

http://hk.myblog.yahoo.com/ngaijo

糊塗戲班編織古代愛情傳說(只有中文)

擅演瘋狂喜劇的「糊塗戲班」六月作大突破:與兩大香港舞台劇獎得主司徒偉健
及方家煌合作,打造非一般的溫馨浪漫愛情故事《離留記》。演員陳文剛、魏綺珊 、
林澤群、林惠恩、黎玉清、馮祿德、歐陽奮仁及何文蔚等將跳入古代談情說愛,以
笑聲訴盡人生無奈的離離合合。

  導演方家煌表示: 「《離留記》是我們和糊塗戲班的第一個古裝劇,全劇探 究
『捨愛、棄愛、錯愛、最愛、真愛』,有浪漫色彩,有喜劇場面,有悲壯情懷,是一
齣『破格』的香港創作劇。 」

  故事背景設在江西的丹霞湖畔,數百年來流傳着一個浪漫的人鬼苦戀故事,
在淒美的故事背後,是一幕富戶爭產奇案,以及兩個堪輿師之間的手足之情…

  編劇司徒偉健憑《頭注香》奪得第十六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導演方家
煌則憑《喜尾注》獲第十四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兩位皆為香港劇壇精英,今
次合力炮製《離》劇,定能激發火花,為劇迷帶來新驚喜。

  演員陣容亦相當強勁,除了榮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二○○五)及
最佳男主角提名(二○○八)的陳文剛之外,還包括曾演《靚太作死》的魏綺珊、
獲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二○○六)、主演《異型金剛》及《二人前.二人
後》的林澤群、參演《白老鼠靚靚與大配角思思的家庭糾紛》的林惠恩、
《菲爾德》及
《泰特斯》的黎玉清、主演《老竇》的資深戲劇人馮祿德、前香港話劇團演員歐陽奮
仁及何文蔚等。

  糊塗戲班是一個致力透過戲劇反映人性及社會離奇現象的專業劇團,其作
品較生活化,時而大膽控訴,時而黑色幽默,天馬行空,思想奇妙,走雅俗共
賞的路線,把劇中的訊息帶給觀眾。曾製作的演出包括《爆谷殺人狂》、
《靚太 作
死》、《非禽走獸》、《翻叮卡啦騷》、《七飛》及《喇叭皇宮》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