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2

經濟發 展

春秋時 代工商 業發展 概況


中國古代經濟發展,以農為本,其中商業的起源甚早,商周文獻反映出這種情況。起初是貴族才有
機會接觸工商業。
《國語.晉語》便曰:「工商食官。 」隨著社會分工的發展,產品交換日益頻繁,至春秋
時已由官方商業活動轉為商人積極投入商品交易,帶動了商業城市的興起;市內的手工業生產,亦趨
蓬勃,造成工、商、市三者,互賴生存,共同發展不息,推動了社會的進步。

春秋戰國時期工商業發達,由於政治的變革,新興國家如齊、魏、趙等大力發展工商業,加上鐵器
的使用日漸普遍,生產技術進一步提高工商業發展。

春秋戰國時代,井田制破壞,人民得私有土地,遂促成手工業之發達。同時,人民也得擁有工業原
料,遂促成手工業之發展。人口日增,農村人口大量湧入城市,成為工匠、或成商販,造成經濟繁榮,
大都市乃隨之而興。農民以農產品運往市場換取手工業生產必需品,造成貨品流通,貨幣大量流行,市
內人潮如湧,「朝而滿,夕而虛」。這些城市建立成因多以政治、軍事或交通為主,鮮如戰國時期大量 經
濟都會的出現,且形成都市群。此等城市,內裡商業活躍,城市之間,交通方便。行商看通地域之間的
貨品差價,「倍道兼行,夜以續日,千里而不遠者,利在前也。」這時期的城市,不再單是發揮集散消 費
品的功能,同時也是生產之地,為附近地區提供生產工具和日用品。

由於各諸侯國的首都,皆建在交通便利的地方,遂使各都會成為工商業重心的大都市。當時較為著
名的大都市有述者如下:

洛陽 位於洛水之北,為東周的國都,其他北帶黃河,南旁伊水、洛水,交通方便,為中原交通樞紐,
且為中原貿易的要衝。
臨淄 齊國都會,富漁鹽之利,為東方商業重鎮,絲織業也很蓬勃。
郢 楚都,交通方便,物產豐富。
邯鄲 趙都,以冶鐵業最著名,為北方工商業中心。
「古者四海之內,分為萬國,城雖大無過三百丈者,
人雖眾無過三千家者。今千丈之城、萬戶之邑相望也。 」《戰國策.趙策》
咸陽 秦之都會,為西方的大都市

此外,還有燕之薊、韓之陽翟、魏之大梁(開封)及宋的陶,亦因交通便利而成為大都市。上述都市之
中,又以齊國臨淄為最盛,其盛況記曰:「臨淄之中七萬戶,臣竊度之,下戶三男子,三七二十一萬。
不待發於遠縣,而臨淄之卒,因已二十一萬矣。臨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彈琴、鬥雞走犬,六
博,臨淄之途,車軗擊,人肩摩,連衽成帷,舉袂成幕,揮汗而雨,家殷人足,志高氣揚。 」 《戰國策.
齊策》十分熱鬧。從事工藝者,如木匠、金匠、皮匠、染色匠、刮摩匠、陶匠,分工精細。手工業作坊分官營
和私營兩類,規模龐大,且多集中在城外廓區,或設特別里巷,如陶里、豆里,以示區別。交易商品,
琳琅滿目,諸如五穀、絲麻、布帛、狗馬、器械、璞玉、屨履、兵器、黃金、車乘等。此外,飲食市則有沽酒、市
脯,服務業如占卜、修鞋、義肢配製等,各適其適。

手工藝製品有作者名字印記或官營印記,有如今日牌子標誌。私營手工業有兩類經營方式,其一位
在家庭內經營,位於居住區,以戶為單位;其二為市場內作坊,即在市場內劃成若干區域,稱為肆,
即店鋪。春秋戰國時期的手工業發達的另一表現為地區性的手工業特盛,如韓造弓箭,荊楚地區產刀劍、
銅鏡、漆器,邯鄲以鐵器馳名,巴蜀善織竹器,齊以絲麻紡織品為主。各類生產品中以冶鐵最為發達,
因為春秋戰國時代以戰爭頻密為主,對此需要極大。其次是冶銅,即以鑄幣為主,因為當時貨幣開始普
遍,在工商業上起著重要的作用。

自諸侯肆行兼併,弱者拓地千里,關禁亦隨諸侯的滅亡而日減,商販隨關市的省併而日通,商業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
急劇發展,於是貨幣的使用,亦愈迫切。春秋末年,商業漸趨旺盛,交易頻繁,貨幣乃應運而生;至戰
國時代,貨幣的使用更趨普遍,並且逐漸進入金屬貨幣的時代。銅鑄的貨幣,在春秋戰國時已廣泛使用。
例如周的 "泉" 和秦的 "錢",韓、趙、魏的 "布",燕齊的 "刀",楚的 "爰",都是形狀怪異的銅幣。另外,
當時的一般貿易,除以泉、錢、刀、布、爰為流通的貨幣外,有關大企業的投資,以及國君的賞賜等,均
以黃金計算。

隨著貨幣的流通,工商稅也開始產生。因著人民潛入山林等禁地尋求新生業,貴族禁不勝禁,到後來
終於讓步,容許人民自由入禁地去營生,國君貴族只在交通要衝設立關卡,征收他們定額的賦稅。另外,
斯時各地貿易頻繁,商人往來不絕,設關卡以征收稅項者,實為一大財源,故列國相繼設立關卡,以
征其工商稅。這種現象的出現,便是工商稅的源起。

春秋戰國時代的農業生產力大大提高。農業生產力提高。在戰國時鐵製農具已被使用,如耜、銚、鐮、
鎒、銍等都用鐵製造。戰國時又推廣牛耕技術,商鞅改一百方步的周畝為二百四十方步的秦畝,用意在
提倡牛耕。孟子語「終年糞其田」,即用人畜之糞以施肥,荀子更屢言肥料的功用,當時己懂燒草取灰或
灌草使腐用作肥料。人工灌溉術亦相當進步。戰國時,水利灌溉更為發達,魏文侯時西門豹即為著名水
利工程師。秦昭王時,李冰穿長江以溉成都。又有韓王遣水工鄭國入秦,鑿涇水為渠三百里以灌田四萬
餘頃。

自土地私有制確立以後,農民不再是貴族的佃戶,有了個體的自由,在社會上有了客觀的地位,
成為國家的一份子。農民得到解放自由後,由於勞動力強大,子孫眾多,因此有些農民因增闢耕地日多,
漸成富農,一些貧農到最後連百畝耕地也保不住,要變賣給別人。農民因有自由資產,便有著貧富的階
層,富農變為新興的地主階級。

又自羊田制度破壞後,人民謀求新生業,自由工商業由是興起,工商由貴族專利變而為民間自由
營業,而以前貴族御用的百工已變成民間的工人階級,戰國時民間大量的工業者,當是出於這類人。另
外,一些失去土地的農民,放棄本業,轉入工商業;有的離鄉別井,散至四方謀生,流浪到都市去,
充當商店的僱工,這就是農民變成的工人階級。其實春秋末年,已存在著 "百工居肆"、"工肆之人" 的民
間手工業者,這種情況到了戰國便愈益發展。

當時以各國交通頻煩之故,商業日興,漸有凌駕農業之勢;而春秋時期,諸侯國中已出現了大小
的都邑,而其中若干大都邑便是當時的商業中心。富商大賈,往來販賣,甚至結交諸侯,自出稿軍,例
如周襄王三十七年,秦人帥師襲鄭,時鄭國商人弦高遇之,以厚物犒師,以緩秦人之進,而又暗遣使,
急告鄭君,使之有所防備,其事卒使鄭國後以無事,秦兵不敢襲鄭。

以下皆是商人致富的例子:
「邯鄲郭縱,以鐵治業,與王者埒富」
「卓氏之先,趙人也,用鐵治富」
「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鐵治為業」
「魯人俗儉嗇,而曹邴氏尤甚,以鐵治起,富致巨萬」(皆見《史記.貨殖列傳》)

春秋後期,大商人地位愈益上升,尤其是土地可以自由買賣,商人可以資本兼併土地,成為新興
地主階級的一分子。此時期出現的企業巨賈,舉足輕重,富可敵國。越用范蠡、計然之策,講求商業,終
滅吳國。蜀地的寡婦清,因為先人開發丹砂,家財多到數不清,秦始皇特地為她築「女懷清台」。趙國 的
郭縱和卓氏、山東的程鄭、魏國的孔氏、魯國的曹邴等,都因為經營治鐵,成了富豪。白圭採用「人棄我取,
人取我與」的辦法,獲取了大量的利潤,當時的商人都很欽佩他,奉他為祖師。呂不韋取得了大量財富之
後,交往王候,影響到政治,而且成為政壇上的重要人物,當了秦的宰相,被秦始皇尊稱為「仲父」。 子
貢是孔子的學生,營商極有眼光,史稱「億則屢中」,受到諸侯的尊重。范蠡輔助勾踐滅吳後轉營商業,
善於把握時機,「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成為鉅富,世稱「陶朱公」 。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
秦漢重 農抑商 政策
在秦朝統一全國之前,雖然中國社會的農業經濟基礎逐漸鞏固,但對工商業發展的限制並不很很
厲害,故春秋戰國時期工商業出現蓬勃發展的局面。這說明列國之競爭,既促進了人材的充分使用、學
術的百家爭鳴,也推動了經濟的普遍繁榮。自春秋、戰國之際起,隨著大國兼併小國之加劇,中國逐漸
出現由分治走向統一之趨勢,於是各國在政治上紛紛推行加強國君集權的郡縣制度,在思想上大力崇
奉重法、術、勢的法家學說。同時,在經濟上出現了一種 "重農抑商" 的思潮和傾向。

定義
"重農抑商" 又稱 "重本抑末"。"本"指本業,即以農業為根本;"末"指末業,視工商為末作。其主張多由戰
國時的法家所倡,他們提倡君主集權,主張以農立國,怕工商發展會危及統治。

所謂 "本末" 可以說是春秋戰國以後中國歷史上對經濟部門的一種劃分。 《鹽鐵論》曰 :"古之立國家


者,開本末之途,通有無之用。" 本即 "本業" 或 "本"、"本事",末指 "末業",或又作 "末作"、"末業"、"末
產"、"末生"。戰國時,李悝、商鞅、
《管子》作者及荀子等認為農業是衣食和富家、富國的源泉,又為戢爭 提
供物資基礎,故以農業 (包括家庭紡織業) 為 "本",以奢侈品生產和流通為 "末" 或 "技巧",主張 "禁技
巧"、"事本而禁末"。後來韓非子進一步把 "末" 的概念擴大到整個工商業,故"本末" 就逐漸成為農業和工
商業的通稱,反映了當時人們對工商業在國民經濟中地位和作用的認識。

秦代重農抑商政策
重農抑商主義,先有戰國時魏的李悝,秦之商鞅作前驅。李悝在商鞅之前,是重農主義的開山祖師。
據《漢書.食貨志》載:李悝的重農方法主要在「盡地力」和「平糴」兩法的實施。所謂「盡地力」,就是避草
萊,任土地,允許土地自由兼併。「平糴」是國家遇豐年,平價買入農民餘粟,凶年則賣出積粟,以減 輕
兼併對農民的逼害,使農民可繼續生產以免於流亡,起著保護農民的作用。

到商鞅更著重實施重農主義,提出統治階級只有依靠農民才能得到生存的見解。另外,荀子也主張
"省工賈,眾農夫"《荀子.君道篇》,以為「工商眾則國貧」
《荀子.富國篇》,增加農業生產者是國富的 根
本,也說明農民是主要的生產者。

商鞅的主張,凡努力從事農業或紡織(本業)而生產增加的(生產粟帛多者)可免除徭役;而從事工商
業者則征之以重稅。另外,凡游手貧民,要連同妻兒沒入官府為奴婢。商鞅崇本抑末政策目的,一方面
在於用賞罰方法來刺激農民生產的積極性,一方面意在防止商賈、高利貸者兼併土地,使秦民專力從事
耕織求富,同時由國家控有工商業,也可增強國家富裕能力。

商鞅變法中經濟改革的內容
1. 廢井田,開阡陌:打破公田和私田的界限,夷平原有的井田疆界,重新設置田界,按畝抽稅,確
保政府收入穩定,又容許民間自自由買賣田地,以獎勵人民開墾耕地,並使耕者長期擁有土地的
使用權。 (削減宗室貴族無限制之世祿,及任意兼併,榨取農民租稅之權。)
2. 規定努力耕織而獲得高產者,可免除徭役,相反棄農從商或不勤力生產以致窮困的,要連同妻兒
沒入官府為奴。
3. 統一度量衡:定黃金為上幣,銅錢為下幣,又劃一斗桶權丈尺等,並頒行標準的度量衡器,由官
府監製,民間不得私造,目的在加強國內經濟聯系,使全國貨物流通容易,並保證交易公平。
4. 小家庭制:規定一戶如有兩名以上兒子,到了能立戶的年齡,必須分家獨立謀生,否則加倍收戶
口稅,以增加國家生產力。
5. 對工商業徵重稅 (對工商業者及關市徵收重稅,如酒、肉所課之稅,十倍於成本。商人必須按家中人
口數目攤派公差,而奴僕則按名冊服役。)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


6. 政府統一管理山林池澤資源,實行鹽鐵專賣。至於其他山澤產品,允許私商經營,但課以重稅。管
制糧食貿易,禁止私商及農民買賣糧食。
商鞅重農抑商,「廢井田,開阡陌」,鼓勵耕織,令秦國日漸富裕,成為凌駕六國的經濟強國。

及至戰國時代,商人地位再一次抬頭。商人可以不耕作卻有千萬積粟,而農民的收穫物、田宅與家
人,都成為商人的榨取對象。一般農民成為佃農、僱農,生活艱苦,甚或妻兒賣身為奴,或死於荒野。始
皇統一六國後,經濟上統一貨幣及度量衡,田地上確立土地的私有制,編定完整的戶籍徵稅制度;但
於同時,始皇不得不繼承李悝、商鞅的餘緒,實行嚴格的強本弱末政策。

秦始皇在瑯琊台刻石上寫著:"皇帝之功,勤勞本事,上農除末,黔首是富"。據《史記 秦始皇本紀》
載:"二十六年(公元前 221 年),.....更名民曰黔首。" 黔即黎,含有黑色之義,黔首即黎民是也。秦始皇
的具體措施是把一部分農民遷到農業勞動力不足的地方,用定期「復」(免除其本身徭役)和「拜爵」(賞賜
其本身一級的爵位)的辦法加以獎勵;又把商人和罪犯、奴隸同樣作為「謫戌」(充軍)的對象,讓他們長期
地出去遠征和防守,並到新征服得的荒涼地區去開墾,如北之河南地(河奎甘肅),南之桂林、南海,使
邊地得到開發,發展生產,富國強兵。

秦代的徭役法,首先征發有罪吏,贅婿及賈人。(所謂贅婿,一說男子贅入婦家,一說貧民典身給富
人,過期不贖,沒為奴隸者。)其次征發曾為商賈的人,再其次征發祖父母或父母曾為商賈的人。此外,
富人也得先服徭役,稱為「閭右」(富人往往住在里的右邊),最後才征發貧弱人家,稱作「發閭左」。可 見
秦始皇屢興大工、興起大軍,還能相對保持國本及抑止奴隸人數的增加,鼓勵農耕,便「男樂其疇,女
修其業」《碣石刻石辭》就是靠強本弱末的政策所達致的 。

除了這些規定之外,秦還對鹽鐵設官徵稅。 《漢書.食貨志》謂秦代「專川澤之利,管山林之饒,鹽
鐵之利,二十倍於古」。司馬 遷《史記.貨殖列傳》中列出一些富商大賈的經營範圍,其中冶鐵商四個,
鹽商一個,而這些人大都是繼承祖傳家業。可見秦代並未實行鹽鐵官營,只是設官徵稅。

另外,秦始皇初滅六國,便遷徒天下富豪十二萬戶到咸陽,一部分則分散到巴蜀等地。富豪被徒至
首都,便於監視,又可發展京畿經濟,繁榮首都;若被遷到新地區,又可削除其地方勢力,經營土地,
亦要從新做起,只能估地主,其留在原居地的田地住宅,分散到別人手中,貧民可獲得暫時的喘息。秦
之移民政策,對保擭農民,發展全國農業生產,增加政府財政收入,以及鞏固政權,富國強兵,都有
一定的作用。

秦始皇基於建立大一統的政權,又統一天下的貨幣 「( 及至秦中,一國之幣等,黃金以鎰名,為上幣。
銅錢識曰半兩,重如其文,為下幣。而珠玉,龜貝銀錫之屬,為器飾寶藏,不為幣。」)、統一度量衡 「( 二
十六年秦初並天下,一法度衡石丈尺。」)、統一車輛規格、修馳道和直道、疏濬河川、開鑿溝渠、去險阻,墮
城廓等,這些基建大致上都有助全國經濟可以統一地執行。

秦代行極度重農抑商的經濟政策,其推行之結果,固然能奠定統一國家的經濟基礎,但因其政策
過急暴,以致嚴重打擊工商,使秦商業及商品交流陷於停滯,造成社會經濟困敝,而其徵稅又過重,
使「男子力耕不足食,女子力織不足衣」,為秦速亡埋下伏線。

補充:農民和商人對國君的作用
農民 商人
經濟 稅收穩定,農民繫於土地;《商君書.農戰篇》:「明君 稅收不穩,商人收入不定,亦不繫於土地;《商君書.農戰
飶政作壹,去無用,止浮學事淫之民,壹之農,然後國 篇》:「其民農者寡,而游食者眾。眾則農者殆。農殆則土地
家可富,而民力可搏也。 」 荒。…此貧國弱兵之教也。 」
政治 規矩、勤樸、誠懇,容易統治;《商君書.農戰篇》:「為 重機智、投機、浪費、懶惰、見利忘義,難於統治
國之數,務在墾草…私利塞於外,則民務屬於農;屬於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


農則樸,樸則畏令。 」
軍事 繫於土地,可用於守戰;《商君書.農戰篇》:「國不農 不繫於土地,不利守戰;《商君書.農戰篇》:「夫民之不可
則與諸侯爭權,不能自持也,則眾力不足也。…信,可 用也,見言談游士事君之可以尊身也,商賈之可以富家也,
以守戰也。壹則少詐而重居,壹則可以賞罰進也,壹則 技藝之足以餬口也。民見此三者之便且利也,則必避農。避
可以外用也。 」 農,則民輕其居。輕其居,則必不為上守戰也。 」
漢代重農抑商政策的背景
漢初的經濟政策施行的背景 (高祖、文景二帝)

其一為商賈之活躍,影響國家經濟。漢代繼承戰國至秦代的重農抑商傳統,行之更嚴,由於秦時徭
役繁興,商賈承著發人困急,重利盤剝,奪取其田宅子女,更多所壓迫索債。秦漢之際,由於戰爭影響
了農業生產,至使國家不富,百姓生活十分艱苦。據《漢書•食貨志》記載,「漢興,接秦之弊,諸侯并
起,民失作業而大飢饉。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者過半」 。戰爭期間,商人又操縱物價,任意上漲,米
一石貴至五千錢或一萬錢,馬一匹貴至一百金,商賈對貧民的逼迫禍害,實不比戰禍輕多少。至漢初人
口凋零,農業凋敝,糧食短缺,商賈挾其雄厚資本活躍於城鄉之間,侵蝕經濟根本。漢初統治者汲取秦
亡的教訓,從農業是人民的衣食之源的角度重申重農的必要。

其二為漢初君臣力主重農的思想。漢初,戰亂剛平,高祖因而採重農抑商政策,以求恢復社會經濟
的元氣。而文景之世,賈誼及晁錯的主張,亦極主重農抑末之諭。據《漢書.食貨志》記云,賈誼上書說:
「今背本而趨末食者甚眾,是天下之大殘也。....今毆(驅)民而歸之農,皆著於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
游食之民轉而緣南晦。 」文帝同意賈誼的建議,曾說:「農,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道民之路,
在於務農。 」另晁錯亦上書曰:"方今之務,莫若使民務農而已矣,欲民務農於貴粟,貴粟之道在於使以
粟為賞罰。" 其實,賈誼 "驅民歸農工" 的主張,晁錯在《賤貨貴粟疏》中則建議 "重農貴粟",皆感富商地
主擁財力以侈靡相競,廣蓄奴婢亡命,剝削驅逼農民,壟斷國家經濟命脈,實在是危害政治安定的隱
憂與大患。

其三為中國傳統以農立國之故也。農業是國家的經濟命脈,而農業社會中,一般人的觀念,認為商
品多屬侈品,易刺激人的嗜欲;商人生活常是驕奢浪費,農民胼手胝足,日日辛勤,其所獲者僅不過
為「粗衣惡食」。而且商人多投機取巧,唯利是圖,農人則老實規矩,刻苦耐勞,敦厚樸實,重安定平 穩,
不思機巧多變,故以為農民品德較商人高尚,因此普遍有重農的思想。

其四為農業發展為國家稅收的來源。農業乃國家經濟之根本,自耕農是土地的直接生產者,也是政
府賦稅徭役的主要對象,國家財政收入的支柱,若人民大多棄農從商,必動搖國家的經濟基礎,不是
長治久安之道,因此政府實行「重農抑商」政策,希望廣大的老百姓能安於田畝,賤視商人。

高祖、惠帝時期的重農抑商措施

漢高祖劉邦即位之初,即下令商賈不得穿著絲織衣物,不得攜帶兵器自衛,不得乘車騎馬,不得
做官吏,商賈買餓民子女為奴婢,須無償釋免,算賦要比常人加位。漢希望通過這種法令,使富商大賈
受到懲罰,眨抑其社會地位,從而勵老百姓以農業為重。另外又勸告流亡民眾歸還故鄉,領取其原有田
宅,天下田租定為十五稅一,以輕稅待民。又定庶民所生子女,可免徭役兩年,以鼓勵人民按力盡量開
墾荒地。惠帝為時雖短,其亦舉孝悌力田的人,得免口賦。

文景時期的重農措施

文景上承高祖重農抑商政策,鼓勵人民盡心於農業生產。文帝時,不但將「十五稅一」減半為「三十
稅一」,更免田賦達十二年之久。景帝時,以「三十稅一」為定制,算賦徭役亦有減輕。另外,文帝時將算
賦由每人每佃一百二十錢減為四十錢;把原為一年服役一月的法令改為三年服役一月。又,文景時期一
再下令停止郡國歲貢,遣列侯就國,以免「吏卒給輸費苦」,力求輕徭薄賦,以鼓勵生產。大量減免田租,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5


儘管得益最多的是大地主,但是也能減輕自耕農和佃農的負擔。

文帝依照賈誼的主張,實行注重農業生產的政策。即位後,他恢復了天子「藉田」勸農制度。在春播
時節,文帝及其皇后躬耕親桑,做天下耕田之始,並親自率領群臣到田裏舉行「籍禮」,表示對農業的
重視,鼓勵耕織。他又多次下詔勸課農桑,奬勵農民發展生產。文帝於前元十二年,下詔斥責并未認真
執行勸農的地方官,可見他十分重視農業發展。為了使耕作順利進行,他不但興修水利,還下令各縣官
府貨給貧苦農民五穀種子和口糧,使農民能安心從事農業生產。此外,他還廢除了過關用傳的制度,有
利商品流通和各地區間的經濟聯繫,對農業發展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文帝之後,景帝繼續實行文帝時的政策。他說:「農業是天下之本,黃金珠玉,飢不可食,寒不可
衣。」他即位後的次年正月,了解到各地農牧資源不平衡,有的郡縣缺乏農牧條件,有的則地廣人稀 ,
利於農牧,於是宣佈允許人民遷徙到地廣人稀的地區發展生產。景帝畢生強調農桑之本的重要,也和百
官一起勸農,讓皇后督導植桑、養蠶、織布諸事。
  
此外,漢初亦有施行其他的經濟政策,如開放山林池沼等地,對工商業務亦採自由放任政策。漢初
鹽、鐵、酒都任民間私營,地諸侯及巨商豪強,都可自行鑄錢,土地亦許人民自由買賣。這是在當前困境
下採取的黃老無為而治的政策。但另一方面,在政治和社會上的地位,規定商人另立戶籍,稱為「市籍」。
凡有市籍的人,一律不准穿絲織品和細葛製成的衣服、不得攜帶兵器、不得乘車騎馬、子孫不得任官、商
人要交納加倍的人口稅。這些用意都是想懲罰他們壟斷財富。

經過文景兩朝,畜積財増,戶口漸多,國家的糧倉錢庫滿溢,社會經濟漸見繁榮。到景帝末武帝初,
國家已是十分富裕,出現了「非遇水旱之災,民則人給家足,都鄙廪庾皆滿,而府庫餘貨財。京師之錢
累百鉅萬,貫朽而不可校。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於外,至腐敗而不可食。眾庶街巷有馬,而阡
陌之間成群,而乘字牝者儐而不得聚會」的富庶景象。由於積極發展農業,人民的生活得到大大的改善。
這為日後漢武帝盛世打下良好的基礎。

放任自由的政策,相反地,也為社會帶來負面的影響。首先,豪強地主以金錢購買土地,強迫農民
墾殖及以放高利貸方法奪取農田,「大富霸一郡,中富霸一縣,下富霸一鄉一里」,「網疏而民富,役財
驕溢,或壓兼併,豪強之徒,以武斷鄉曲....」文景之治時,曾減租稅,但實際受惠者,非廣大農民,賣出
耕地的農民變成佃農,要納田租給地主,地主納輕稅給政府,造成「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
的土地兼併情況。貧民由小地主轉為佃農,或賣身為奴婢,或逃到城中為小工業者,或游食四方,或相聚為盜。
人民成為無戶口的流民,使政府無從徵收力役,造成損失。

商人從商業中得利,而用錢買爵位,得權得位(文帝時出六百石榖便可買爵),商人憑其權勢便可操
縱鹽、鐵、鑄幣三大工業,進一步累積財富,如臨邛卓氏、程鄭,成都羅裒、南陽孔氏等都獨享山海巨利而
富。商人囤積居奇,壟斷國家財政命脈,「商賈,大者積貯信息,小者坐列販賣,操其奇瀛,日游都市,
乘上之急,所賣必倍。」商人又生活驕奢淫侈,「衣必文采,食必梁肉」,「冠蓋相望,乘堅策肥,履絲 曳
縞」。商人又好結交郡吏,干涉施政,富商因能滿足諸侯王對財貨奇珍的好玩,諸侯王每每「屈意之下 ,
以遂求欲得,而賈人遂以無忌憚於天下。」大商賈又開設造幣廠,僱用工人入山採銅鑄幣,用鉛鍚滲 入
銅中造劣幣,使金融紊亂,造成通貨膨脹。

漢初訂立制度,壓抑商人的社會地位,除為打擊他們之外,也藉此鼓勵百姓以農為主。但是在漢廷
的政策之下,商人的權勢仍然強大,甚至勾結地方諸侯王、左右政局。因此在漢武帝開察舉之前,政府
官員主要都由功臣、列侯和商人壟斷。

題目:析論秦至漢初經濟政策及其成效。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6


漢武 帝新經 濟政策
  漢初定 "清靜無為,與民休息的政策,自高祖惠帝以至文帝、景帝時期,皆一貫奉行不改。在經濟
方針上,施行輕徭簿稅,減省刑罰,皇室力行節儉,民間工商,任其自由經營,不加干預,充分體現
黃老治術之仁慈恭儉施政的原則。

文帝在位二十三年,景帝在位十六年,在這卅九年中,仍是漢帝國儲備實力的時代。對外與匈奴仍
維持著和親,內部除了一場為時甚短的叛亂外,大體是安定的。政治也日有改進,諸侯王國的問題,總
算在這段時間內解決了。然漢初經濟雖復蘇,但因政治寬簡,社會事態聽其自由流變,在經濟方面,亦
不免出現種種流弊現象。

流弊之一為因土地兼併而引致貧富懸殊的現象。漢代土地政策是採土地私有制,土地可自由買賣經
文景之世,人口漸增,對土地要求亦相應增加,但由於政府疏於管理,不免發生豪強兼併,土地集中,
《史記.貨殖例傳》所說的所謂 "大富霸一郡,中富霸一縣,下富霸一鄉一里" 就
漸歸少數豪強地主所有。
是割據性的大小豪強。由此可知,文景之後賦稅雖輕,但實際受惠者,並非廣大的農民,反而是佔地廣
大的豪強地主。無地的農民變成佃農,佃農替田主耕種,需繳納極高田租,是以政府田賦雖微,只會使
豪強大地主得益,因此造成極端的貧富懸殊的現象。

流弊之二為商人階級的興起,壟斷國家財富。文景之時,商人勢力漸強,比起官吏還有勢力,這樣
的勢力自然影響天子的權威。文景之世,豪強商賈乘著政府採黃者治術的放任經濟政策,掌握操縱了煮
鹽、冶鐵和鑄幣三大業務的經營。此等豪賈挾其資招納流亡人民,專斷鹽、鐵、酒、鑄錢之權利,積聚財富
往往多至黃金一萬斤,富傾天下。商賈手握巨大資本,遂得囤積居奇,壟斷國家財政命脈,迼成 "商賈
大者積貯倍息,小者坐列販賣,操其奇贏,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賣必倍。.....因其富厚,交通王侯,
力過吏勢,以利相傾" 的局面。

又文景之世,民間可私自鑄錢,大商賈開設 "造幣廠",僱用傭工入山採銅,擴大資本,更用鉛錫
雜入銅中,鑄劣錢,諆取暴利,結果造成錢重不一,金融紊亂,通貨膨脹,平民百姓和政府均蒙受其
害。以上的社會經濟情勢暗伏日後漢武帝經濟改革之端緒。

漢初經過數十年的休養生息,社會積聚了大量財富,但實際操縱國家經濟命脈的,乃為大商賈及
豪強。漢帝即位,務求打擊地方上商賈及豪強,藉以把財經大權集中控制在政府手裏。武帝時期,對 "外
事四夷、開地置郡,內求神仙,興作宮苑,巡狩封禪" 花的錢極多,財政支絀,於是財政便成為一個嚴
重的問題。為了解決財政上的問題,據採大司農桑弘羊及大農丞東郭咸陽和孔僅的建議,徹底改變漢初
放任無為的經濟政策,代之以由政府簀極干預,控制財經主權,富國為務的經濟政策。

在社會危機日深下,武帝時期又面臨外族的威脅,當中以匈奴威脅最大。武帝對外連年用兵,軍費
甚鉅。他想痛擊匈奴,但痛擊匈奴是需要很大的經費,再加上武帝又大事建築,大興土木,鑿河開渠,
遊幸封禪,造成國庫逐漸空虛。在此種形勢下,武帝欲籍著推行新經濟政策以富國,收回地方的財權,
鞏固中央的勢力,希望痛擊匈奴,擴張領土,一洗漢初和親政策之屈辱。

漢武帝的新經濟政策,以抑商的色彩較濃。主要透過以下三方面控制商業的發展。
(1) 整理和統一貨幣
(2) 向商人們的收入征稅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7


(3) 控制與經濟命脈有關的大手工業和大商業

首先是貨幣的統一。漢高祖時,廢秦半兩錢,改用三銖錢(一兩二十四銖,一銖如現今二分重),文
帝時採用四銖錢。可以說,漢初的幣制是頗為混亂。而且當時民間可以自行鑄錢,豪強往往役使貧民,
開採銅礦,錫礦,用鉛、錫、鐵雜入銅內,鑄造劣錢以牟取暴利。

漢武帝時,禁止民間私鑄錢幣,朝廷曾捕殺 "盜鑄金(偽造黃金)、錢人數十萬",以杜絕民間私鑄錢
幣。他並下令銷廢各種銅錢,專令水衡都尉在京師上林苑鑄造五銖錢以通行天下。由於新錢質量甚高,
私鑄無利可圖,自此而後,盜鑄者少,幣值也穩定下來。同時,由於五銖錢輕重合宜,自漢至隋唐七百
多年,基本上都加以採用。

大約言之,漢武帝採官鑄貨幣,其目的有二:一是「摧浮淫兼併之徒」,即在打擊商人之地位。二是
將貨幣發行,完全歸政府掌握,絕對不准私人私鑄,亦可以穩定幣值,穩定物價,從而可以穩定民心。
除五銖錢外,還有其他的貨幣。武帝又發行一種用銀、錫合金鑄成的 "白金幣",分為龍、馬龜三品,但此
貨幣不大通行。另外又有一種用白鹿皮製成,四邊繡上花紋的皮幣。皮幣的施行,實有其目的。因為濫發
錢幣,卻會引致通貨膨脹,令物價日益騰貴。武帝一面要解決財政困難,又要預防通貨膨脹,故施行皮
幣。其實,皮幣不通行於民間,只行於朝廷,強迫宗室購買,作為王侯朝覲時的禮物。是故皮幣嚴格不
算貨幣,只是捐輸。

二是向商人們征收重稅。漢武帝從三方面征收商人的收入。

(1) 口賦
口賦即人頭稅,此項的增額不大,只是將漢初所定的未成丁者(三歲至十四歲)的口賦略為提高,由
以前的年納二十錢提升至年納二十三錢,所增的數目有限,只是區區三錢而已。

(2) 舟車稅
這是新增的稅收項目。規定民有軺車(即以一匹馬拉的小車),每輛年納一算(一百二十錢),但商人所
擁有的車則加倍徵收。另外船五丈以上的,也須年納一算。

(3) 算緡錢與告緡
"緡錢"即是商人的資本,向商人征收財產稅稱為 "算緡錢"。政府規定從事工商業的,必須自動呈報
財產狀況,政府按所報的數額征收稅項。征收的情況大概是如此:商人貨品,每值二千錢征收的一算,即
是抽百分之六的稅項。

政府並鼓勵人民 "告緡",揭發奸商虛報財產。凡匿而不報,或是報而不實的商人,罰戌邊一年,財
產則全部充公,而告密者,則可獲所沒收的一半財產。這方法非常有效,武帝因此而沒收了商人 "財物
以億辛,奴婢以千萬計;田,大縣收數百畝,小縣百餘頃。" 從以上的兩項措施,可見武帝對商人的打
擊及控制。

三是政府控制與經濟命脈有關的大型手工業和商業,也就是鹽鐵酒專賣和行平準均輸法。

鹽鐵酒的專賣,固然是籌措軍費,擴大政府財源,但也是為了打擊豪強的兼併,正如《鹽鐵復古篇》
中說:"今意總一鹽鐵、非獨為利入也,將以建本抑末,離明黨,禁徭侈,絕兼併之路也。" 其故因當時
商人以鹽、鐵玫富者為數不少,故收鹽、鐵酒以專賣權,實為此之故也。其法政府於產鹽地設 "鹽官",於
產鹽區募人煮鹽,產品由官家收購,鹽官遍及全國的卅五處。另政府又於產鐵區設 "鐵官",負責鐵礦的
開採,冶煉及鐵器的鑄造和售售賣,並嚴禁私鑄鐵器。當時全國有 "鐵官" 48 處。至於釀酒方面,由政府
在各地設 "榷酤官",設廠釀酒公賣。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8


武帝這種由政府統辦一切鹽、鐵、酒事務,禁止民間私自營經販賣的措施,使朝廷增加了巨大的收
入,充實國庫。

漢初,大商賈以其資金,常趁機囤積居奇,壟斷市場,抬高物價,弄致通貨膨脹,金融混亂。武帝
為壓抑商賈謀取巨利,乃接受桑弘羊的建議,在長安設平準官,專門收羅各地貨物,賤買貴賣,調劑
有無,以平抑物價,打擊商賈囤積居奇的活動,稱為"平準法"。

郡每年要向中央進貢土產,但往往因運費昂貴,而路途遙遠以致物產腐爛,損耗甚大。武帝時,改
派均輸官前往各郡國地方將貢物集中,就地官賣,或運到行市最高的地方出售,將賣得的錢轉運國庫,
稱為 "均輸法" 這個辦法是實行在各地方,既可收實物之收益,亦可以通有無。漢武帝藉著實行鹽鐵酒國
營專賣,及控制貨貨幣鑄造權和推行 "平準" "均輸" 兩法,政府資本乃能取代了私人資本,而成為商業
資本的主流,而國家重新掌握了財政命脈。

漢武帝除了抑商外,也有重農措施。其一是當時皇室佔有的土地日廣,政府經常開放給貧民使用。
又積極改良耕種技術與農具。例如,武帝晚年,推行趙過所創的 "代田" 法及 "新田器" (新田器就是耦犁
和耬車),運用新田器,實行 "代田法",比舊有的縵田法,可保養地力,用力少而得縠多。

武帝更首重興修水利,如用鄭當建議發卒數萬人開漕渠,自京師西南到黃河,長三百餘里,節省
漕運時間一半,並灌溉民田萬餘頃。武帝時代開鑿大小河渠不少,又發明 "井渠法" (在地下開水渠,鑿
井深數十丈,井井相連),皆有利灌溉,高農作物的產量。

此外,又採納董仲舒之建議,「限民名田」統制糧食交易;晚年復推行軍事屯田,在西域輪台添設
屯田區,墾拓新土。更下 "輪台之詔",強調「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同時,武帝更宣佈富民政策 ,
拜田千秋為丞相,封為富平侯,令精通農業的趙過為搜粟都尉,因此推行趙過的 "代田法",皆見武帝
力行重農的政策。

漢武帝重農抑商的成效/影響
武帝的新經濟政策,以鹽鐵酒專買,平準均輸法為主,對解決漢廷的財政危機,起了一定作用。然
而,漢武帝的新經濟政策郤被批評為「與民爭利」,譭譽參半。國內方面,《漢書 食貨志》記載政策推行
後的結果:「於是,天子北至朔方,東封泰山,巡海上,旁北邊以歸。所過賞賜,用帛百餘萬匹,錢金
以巨萬計,皆取足大用。.....漕益歲六百萬石。一歲之中,太倉甘泉倉滿,偏餘穀。諸均輸帛五百萬匹,民
不益賦,而天下用饒。」對外方面充實的財富可加強北方防禦的工作,同時,亦打擊匈奴。漢室可以對 外
擴展版圖,如用兵於南越、西南的少數叱族,及朝鮮等。漢武帝對於經濟,是頗有作為的。

漢武帝曾多次改革幣制,以無鼎四年的一次最徹底。這次改革,中央收回了鑄幣權,壟斷了貨幣鑄
造,並將銅材置于中央統一管理,偽幣因為失去原料逐被淘汰,制止了偽幣的流行。加以,是次改革規
定非三官錢不得行,於是貨幣得以「重如其文」,幣值與實際重量一致,對偽幣構成重大打擊。雖然幾次
幣制改革造成貨幣混亂,但是,此後,三官五銖錢通行,盜鑄及偽幣基本絕跡,穩定了國家財政。同時,
鹽鐵酒專賣,由官府專營,使政府取得大宗收入,打擊了大商賈的財源,並能防止他們囤積堆奇,這
既能增強中央對經濟的控制,更能直接解決了國家的財政危機。但是,這種專賣制度郤被評為「與民爭
利」,影響了豪強利益,從而引起州牧割據,再加上官員管理不善,往往導致產品質量低劣。

至於平準均輸法,既能打擊豪強的投機,也解決了政府的財政困難。據桑弘羊的〈鹽鐵論力辯篇〉中
說:「往者財用不足,戰士或不得祿;而山東災,齊趙大飢,賴均輸之。倉稟之積,戰士以奉,飢民以
賑。」可是,均輸平準也不一定可以制止物價「騰躍」,因為奸官從中取利,故均輸平準亦未必達致預其
效果。至於重稅和算緡令下,商賈遭到徹底痛擊,牟利活動受到前所未有的阻力,不少商人,更遭告緡
而破產。商賈集團於是把資金轉而投向政府並無治意的地方 ― 農村土地,繼續進行投機活動。結果,土
地日益集中,私人商集業資本不斷流為土地資本。可說抑商雖收到一定效果,但仍給予商賈豪族生存空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9
間,最後受害的,仍是廣大農民。

而鹽鐵酒專賣,則使國家收入得以提升。隨著新經濟政策的推行,鹽、鐵官營,鹽鐵的生產規模得
到空前拓展,例如河南的冶鐵遺址面積達 21000 平 3 米,有十八座冶鐵爐,一座熔爐,一座鍛爐,可見
當時的冶鐵規模,由於鹽鐵官營,民間不得私營,故政府的收得以提升,《鹽鐵論,輕重篇》說: “當
此之時,四方征暴亂,車甲之費,克獲之賞,以億萬計,皆贍大司農,此皆……鹽鐵之福也。”可見鹽
鐵官營確令政府帶來不少利潤。

惟縱觀其經濟政策,對於工商業是近似於節制資本,且以偏重富國為目的,田租雖算輕微,但未
能抑止土地的兼併,平均地權以照顧貧民。可以說,漢代的低田租,貧農未能受惠,只讓地主階層盡享
輕徭薄賦之利益,貧富縣殊的矛盾依然嚴重。

最後,武帝雖然對商賈的打擊不為餘力,但是效果不顯著。主要因為商賈適應了武帝的政策,往往
將賦稅轉嫁給農民。加上,農民的賦役日多,除田租外,還要繳納算賦、更賦和其他雜稅,因此,武帝
並未能抑制豪強,反而加重了人民的負擔,使百姓窮困,流民增加。與此同時,他又允許商人捐貲納爵,
甚至鹽鐵,平準、均輸等機構的官員也由商賈充任,這樣,固然與抑商的措施矛盾,更有助商人打破不
能入仕的規定,更重要是這些商人得以用「官吏」的名義,超越「限民名田」的限制,加速土地兼併。

總括而言,漢武帝之所以能使西漢國力鼎盛,除了有賴政治制度的改革和「獨尊儒述」的政策外,
新經濟政策亦居功不少。雖然新經濟政策並不是十全十美,但對打擊豪強商賈和增加國家收入亦有一定
成效,而且,這個新經濟政策,完全體現了中央仕權及鞏固皇權的精神。

武帝以後之重農抑商政策
自漢武以下及昭、宣二世,儒家賢良文學之士逐漸得道。他們強調薄賦斂,主張建立自足和平的農
村經濟基礎,蔚成政策主流。故昭宣時期,經濟上奉行休養生息之策,貫徹輕徭薄賦,撫恤貧民精神,
因而有農業豐收,穀價大降之結果。
至元、成、哀、平四世,商賈豪強勢力復興,二者破壞法令限制,競相兼併土地,糧食生產被他們
壟斷。哀帝時,「諸侯王、列侯、公主、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畜奴婢,田宅亡限,與民爭利,百姓失
職,重困不足。」農民困苦實深,故有師丹主張「限田」的均產運動。哀帝令丞相孔光及大司空何武頒 行
限田辦法:
「諸侯王列侯皆名田國中,列侯在長安,公主名田縣道,及關內,侯,吏、民名田,皆母過三十頃
諸侯王奴婢二百人,列侯、公主百人;關內侯、吏、民三十人。期盡三年,犯者沒入官。」及「賈人皆不 得
名田為吏,犯者以律論。 」(所謂名田,即佔田,名為立限,不使富者過制,則貧弱之家可足)。
限田令頒行之後,據《漢書.食貨志》載「時田宅奴婢賈為減賤」。由於以三年為期以達限額,否 則
沒入官治罪。故此,原有過限之田宅奴婢,皆急於出賣,大為減價,農民艱困,可緩和一時。惟師丹之
限田運動,因哀帝時外戚用事,他們皆為當時之大地主。限田實損害他們的既有利益,致限田之令,
不久便無法徹實推行,有始無終,終致失敗。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0


王莽經 濟政策
王莽推行經濟政策的背景
自元帝以至哀帝的四十餘年間,水旱之災,史不絕書,更加上土地兼併日益劇烈,其況 "強者規田
以千數,弱者曾無立錐之居。"《漢書 王莽傳》當時的貴戚大官,倚恃政治權力購買土地,剝削農民。如
成帝時的張禹,得賞賜千萬,買膏腴上價田四百頃。當時一些官吏更無不爭相置田,甚至越法奪民田。
隨著政治日壞,土地兼併日趨劇烈,大批農民淪為高官豪強的奴婢或佃農,社會經濟危機日見嚴重。成
帝時,「百姓飢饉,流離道路,疾疫死者以萬數,人至相食。」
《漢 書 薛宣傳》由此可見農民當時的悲慘
處境,農民只好走上暴亂之途。成帝時期,已先後發生了數次民亂,民生困敝,於此可見。王莽代漢,
企圖通過財政經濟的改革,重建社會經濟秩序,以達到「齊眾庶,抑兼併」,「市無二價,貧富相安」的
經濟理想,又他得位不光明,希望進行經濟改革來爭取支持他的新政權。

王莽經濟政策的內容
就幣制改革而言,自武帝令三官鑄造五銖之後,漢之幣制已甚為健全,而物價的騰貴不是因為錢
幣眨值,而是因為物資缺乏。當王莽居攝之時,附會經義,認為錢必須分幾種,有主有輔,已經變更幣
制。及即位之後,更作金、銀、龜、貝、錢、布六種,名曰寶貨,由是幣制變得複雜。其分錢貨六品、黃金一
品、銀貨二品、龜寶四品、貝貨五品、布貨十品。幣制如斯複雜,那裏能夠通行無阻,所以王莽發行新幣,
百姓還是以五銖錢交易。由是王莽讓步,只行小錢值一與大錢五十。小錢重一銖、值一,大錢重十二銖、
值五十。其價值(一比十二)與價格(一與五十之比)不能相比,民間還是私以五銖錢市賣。
王莽攝政後,附會經義,認為錢必須分幾種,有主有輔,因而四次先後改革幣制:
 初除流通的五銖錢外,加鑄錯刀、契刀及大錢,四種貨幣並行。
 始建國元年,王莽稱帝,又廢用錯刀、契刀及五銖錢,另造小錢,與大錢兩種並行。一個五銖銖錢
兌換一個小錢(重一銖);以五十個五銖錢兌換一個大錢(重十二銖)。
 始建國二年,因民間仍用五銖錢及私鑄錢,造成錢重不一。於是重新規定幣制,定其差品,鑄造了
錢貨六品;黃金一品,銀貨二品,龜寶四品,貝貨五品,布貨十品,共計「寶貨五物,六名,二十
八品」種類複雜,幣制紊亂。
 天鳳六年,又因大小錢不能通行,將之廢止,改行貨布與貨泉兩種,十五個貨泉值一個貨布 。

其次,王莽恢復古代的井田制度,是解決土地兼併問題最佳方法,故此行復古之「王田制」,這項
變動,是王莽政府中制約經濟派理論抬頭的表現。其法是把土地收歸國有,改稱王田,不准買賣。每家
男丁不滿八人,而田地多過一井 (九百畝)者,要將餘田分給九族鄉鄰,以防土地兼併。原來無地的人,每
夫授田一百畝。另外,凡詆毀井田制度及惑亂人心者,論罪充軍。

在禁止買賣奴婢方面,漢代土地兼併嚴重,大量貧民淪為奴婢。官貴豪強 "置奴婢之市與牛馬同
欄。"《漢書 王莽傳》王莽為求釋放奴婢,力求社公平,於是下令禁止人民買賣奴婢,改稱為 "私屬"(即
戶口成員),不准自由買賣。

王莽又行五圴賒貸和六筦制度。六筦是六種國營事業,由政府官賣。六項即是將銅冶及名山大澤資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1


源的發劃歸國家獨佔。這是武帝時期鹽鐵政策的進一步推廣。其法頒令鹽、鐵、酒由政府專賣;錢布銅冶
(銅錢貨幣),由官家鑄造;名山大澤(地利開發),屬官家管理;五均賒貸(由政府統制工商業的經營和管
理方法)歸政府操縱,兼掌貸款事宜。

五均則是一種國營 "平價" 貿易的創始。王莽於長安、洛陽、邯鄲、臨淄、宛、成都六地置五均司市師掌


管 "五均賒貸" 之事,其下置交易丞五人及錢府丞一人,以申報當地征稅及物價。五均官負責管理日常需
用物品的價值,如五穀、布、帛、絲、棉等,於每季的第二月,定出當地各種貨物的平均價格。其作用在於
平定市價,防止囤積居奇。不過,這種方法頗類於漢帝推行的平準法,而又與平準不同。平準是物貴則
賣之,賤則買之。而五均之制是於每年四季計算一種正常價格,凡物賤在正常價格之下,聽民自由為市,
唯於賣不出去之時,依其成本買之。而於物貴在正常價格以上時,以正常價格拋售出去。這種辦法,物
過賤不買,物稍貴又賣,對生產者非常不利,可阻礙生產力的發展。

王莽又舉辦賒貸,這是一種國營放款事業,目的在於救濟貧民,據《漢書 食貨志》言:"民欲祭祀
喪紀而無用者,錢府以所入工商之貢但賒之。......計所得受息,毋過歲什一。" 可而言之,其法為:其一
凡人民有喪葬、祭祀等事而無辦理者,可向政府借款。歸還期限,祭祀限十天,喪葬限三月,不取利息,
名為 "賒"。其二,凡欲經營產業而缺乏資金者,可向政府借錢,年利息不過十分一,名為 "貸"。

就稅收方面,王莽收不生產稅及不勞動稅。據《漢書 食貨志》云:"又以周官稅民,凡田不耕為不
殖,出三夫之稅。城郭中它不樹蓺(種植也)者為不毛,山三夫之布。民浮游無事,出夫布一匹,其不能出
布者,冗作,縣官衣食之。"其法以荒地均須納稅,以鼓勵人民生產;而無業之民更被強迫勞動。無業遊
民,每丁每年須繳納布帛一匹,不繳者強迫勞役,由官府供給衣食。

此外,利得稅的征收,也是政府的稅收之一。據《漢書 食貨志》云:「諸取眾物鳥獸魚氅百蟲於山
林水澤及畜牧者,嬪婦桑蠶織紝紡織補縫,工匹醫巫卜祝及它方技商販賈人坐肆列里區謁舍,皆各自
占所為於其在之縣官,除其本,計其利,十分之一。」王莽即是對一切工商業,如漁獵、畜牧、養蠶、工 匹
等商業,都抽取十分之一的利潤,稱為 "貢",以備政府將 "貢" 錢作為放款的資本。

王莽經濟政策的成效/ 影響
評論王莽的經濟,每多遭到負面的批評。其實,在他定下改革目的的時候,就已經埋下經濟失敗的
種子。

首先就幣制改革問題,王莽對幣制的改革過份著重復古的目的。王莽對於民間鑄錢,刑罰極其苛暴。
其於是社會問題便更嚴重了。幣制的穩定與人民經濟生活有密切的利害關係。漢之五銖行之既久,本來
不必改制,而既已改制了,又不合於貨幣學的原則。幣制混亂,引起人民破產,造成金融經濟上的大混
亂。因為多種貨幣種類同時流行,複雜而多樣,換算麻煩,百姓使用徒增不便,甚至連辨認也困難。四
次幣制改革,亦以小易大,以輕易重來搜刮人民,而且連古代原始貨幣龜貝也拿來使用,尤為荒謬,
結果「富者不能自保,貧者無以自存」。幣制時時變更,又令人民因之破產而陷於刑罰,然而無補於事 ,
這就便加速了王莽政權的崩潰。

其次是王田制的問題。王田之制須在田廣人寡之時,方得實行,而且土地是不會無故為制度而自行
增加的。惟是王莽代漢之時,戶口之數已經超過於墾田之數,平均每戶只能得田 84 畝。王莽未曾注意及
此,而恢復井田制度,強奪豪富之田,平均分給人民。豪富對此怨恨,固不必說,而得到土地的貧民既
因田少不足補救窮苦,而在急需之際,又不得買賣週轉。加之,王田制根本是違反歷史潮流,不難想見
必遭居大的反抗阻礙。他們不感王莽之德,是為理所當然,所以結果就受許多的打擊,王田便不能實行。
其情況如《漢書.王莽傳》記云:「農商失業,食貨俱廢,民人至涕泣於市道,及坐賣買田宅.....自諸侯卿
大夫至於庶民抵罪者不可勝數。」但王莽竟派張邯、孫陽等人強制執行,結果「天下警警然,陷刑者眾」 。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2


制度又朝令夕改,官吏與豪強互相勾結,無田的農民根本分不到地,使社會騷亂。王田制在反對聲音者
眾下取消。

就奴婢買賣方面,王莽定例因為犯罪而籍沒為官奴隸者不在禁止之列。此即王莽沒有根本廢除奴隸
制度之意,不過禁止私人買賣奴隸而已。至於奴婢的處理辦法,也不切實際,王莽既不廢除奴婢,使他
們恢復自由,回到土地上耕稼生產,卻又禁止自由買賣而允許奴婢為 "私屬",實在自相矛盾。擁有許多
奴婢的豪強大感怨恨,在令下之時,競將奴婢以黑市出售,王莽自己也把大量獲罪的人沒為奴婢,徒
然造成奴婢市場驟然膨脹,使奴婢問題嚴重。由於王莽「不謀其本而務其末」,當然無法實行,而也迫於
三年後撒銷禁止買賣奴婢令。

五均六莞,本是一種抑制兼併,平均人民財富,裁抑豪富的政策,其理想及用意可謂高遠。但王莽
所頒下的稅網,甚為廣大,幾乎是無人可免,卒成擾民之政。蓋一般失去田地的農民,本可從山林大澤
中謀求生路,但王莽卻將之封禁管制,又抽之以稅,以玫失業的貧民走投無路,其實有與民爭利之弊。
縱使作業之收入僅足維持生計,亦不可免,於是貧民無以維生,遂轉而為盜。賒貸方面,這種貸款制度
固然是一種仁政,但是貸款以治產業者,既然計贏所得,納息什一,而上依繳所得稅一項所言,又須
納稅什一。故總計如民貸萬錢須納二千錢於政府,是以可謂雙重繳稅,人民仍受重擔。執行五均六莞的
人多是富商大賈,如薛子仲、張長叔等都利用權勢「與郡縣通姦,多張空簿,府藏不實。」百姓橫遭榨 取
剝削,弄得家家怨憤,民不聊生,官府奸吏及大工商業者又乘機搜刮更多的錢財,貧富懸殊更加嚴重,
社會經濟崩潰。
《論語》曾言:「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此中道理至為淺顯,而 王
莽竟不知之。

就強逼勞動方面,這個方法,固然可以強迫生產,而戒怠惰的人。惟在當時,人口比之食糧有過剩
之感,縣官豈能盡與冗作的機會,而衣食他們呢?如不可能則令浮游無事的人出夫布一匹,勢只有強
迫他們窮而為盜而已。這又可見王莽的失策。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3


秦始皇、漢初三帝、漢武帝和王莽經濟政策比較簡表
秦代〔秦始皇 經濟政 策〕 漢初 高祖、 文帝和 景帝 漢武 帝 王莽
背 商鞅時: • 農、工商業之破壞 • 解決漢初經濟 • 西漢土地兼併和貧富
景 • 耕戰 • 戶口耗減 • 準備痛擊匈奴 懸殊
• 國君集權 • 黃老無為的思想 • 人民生活困苦
• 防止商人勢力抬 • 打擊商人地位 • 復古改制

秦始皇時:
• 建立大一統政權
• 耕戰思想延續
• 經濟開發
內 商鞅時: 重農: 重農: 重農:
容 • 鼓勵分居立業 • 鼓勵從農 • 鼓勵墾荒,推行代 • 頒行王田制
• 廢井田,開阡陌 • 獎勵生育 田法 • 強迫勞動,徵收荒地
• 獎勵耕織,對工商 • 減稅 • 興修水利,推廣和 稅
業徵重稅 • 君主親自下田,以 改良農具 • 禁賣奴婢
• 統一度量衡 示對農業的重視 • 限田法的推行 抑商:
• 政府統一管理山林 • 分公田、私田和屯 抑商: • 四易其幣
池澤資源,實行鹽 田 • 統一貨幣:五銖錢 • 鹽鐵酒國營(六筦)
鐵專賣 抑商: • 鹽鐵酒專賣 • 五均、賒貸
• 至於其他山澤產品, • 商賈不得從政 • 均輸、平準 • 工商業者納貢(利得
允許私商經營,但 • 限制商人在生活上 • 算緡與告緡 稅)十分一
課以重稅 的環境 • 鬻爵
• 管制糧食貿易,禁 • 加重對商人所征的 • 資產稅
止私商及農民買賣 稅
糧食
秦始皇時:
經濟上:統一貨幣、統一
度量衡、統一車輛規格、按
人征稅
交通上:修馳道、直道、疏
濬河川、開鑿溝渠、去險阻
墮城廓
社會上:確立土地私有制,
及戶籍制度、強本弱末、徙
富豪
優 • 使農民免受富人逼 • 漢初經濟好轉 • 國家收入增加 • 用意良好
點 害 • 農業在君主提倡下 • 解決匈奴問題 • 有理想經濟架構
• 經濟模式改變 得到好的發展 • 有效防止商人囤積
• 貨幣統一化,便利 居奇和從中得利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4


經濟 • 貨幣統一化,便利
• 為秦國帶來財富, 經濟發展
其成功統一中國和
此不無關係
• 對後世有很大的貢

缺 • 役民逾量 • 土地兼併和貧富懸 • 鬻爵 影響西漢政治 • 有違原意
點 • 政策過於殘暴 殊仍存 • 土地兼併和貧富懸 • 多次改幣制令經濟混
• 經濟比戰國時更差 殊仍存 亂
• 徙民令社會動盪不 • 大多數商人破產 • 時間太短而且常變
安 • 平準均輸局部取得 • 人民和豪強反對
成效 • 不合歷史發展趨勢
• 執法不得其人
• 奴婢問題仍存
題目:試比較漢武帝與王莽經濟政策的目的、內容和成效。

參考文章

有言漢武帝推行之經濟政策,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其說當否?試評析之。

漢武帝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雄才大略的君主,不論在政治、軍事、學術等方面均作出重大改革,改
變中國歷史的路向。在經濟方面,他在位期間推行的以重農抑商為主的新經濟政策,亦被史家譽為「民
不益賦而天下用饒」。現從其動機、政策內容及成效幾方面評析此一說法 。

從動機而言,武帝新經濟政策繼承了中國傳統重農抑商的思想,加上武帝自幼受儒家思想薰陶,
意圖建立一個大一統集權帝國,對有機會威脅皇權的商人更多了一分忌憚。又因當時時代背景影響,漢
初自高祖及文景二帝皆奉行黃老無為的不干預經濟政策,以至豪強商賈勢力日漸抬頭,農民流亡、土地
兼併、貧富懸殊等情況亦日趨嚴重,社會危機日深,更激發武帝打擊商人的意欲。再加上「府庫並虛」
(《漢書.食貨志》),朝廷因用兵匈奴及皇室奢靡而開支龐大,實有增加政府收入的必要。因此,在動
機上武帝確有抑壓商賈以穩定民生及增加國庫這種「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的念頭。

即從措施內容而言,新經濟政策本身亦可視為「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的印證。措施內容以抑商及增
加國家收入為主:武帝為穩定幣值,以及沒收商人貴族的財產,推行多次幣制改革,以元鼎四年由國
家收回鑄幣權,下令由上林苑三官專責鑄造五銖錢最為成功,結束貨幣混亂的情況,穩定了國家財政。
元狩五年,武帝亦推行鹽鐡酒專賣,在各地設鹽官及鐵官、煮鹽、冶鐵變為國營事業,私人不得經營;
並設酒榷酤,把酒的釀造、運輸和銷售權收歸國營,嚴禁民間私釀及私賣。專賣制度的確能抑制大鹽鐵
商人的財源,也增加了中央對經濟的控制,使政府取得大筆收入,直接解決了國家的財政危機;《鹽鐵
論.輕重篇》便言:「當此之時,四方征暴亂,車甲之費,克獲之賞,以億萬計,皆贍大司農,此皆…
…鹽鐵之福也。」此外,武帝又實行平準均輸,於各郡設均輸鹽鐵官,將貢品運往高價的地區販賣, 再
在適當地區購入京師所需物資;並於京師設平準官,網羅各地貨物,貴賣賤買。這項措施的成效與鹽鐵
酒專賣一樣,亦使商賈無法囤積居奇及操控物價,國庫得以增加,穩定民生。另外,又設置算緡令及告
緡令,向工商業者、高利貨及富商徵收財產稅,獎勵人民檢舉虛報或匿報資產者。在重稅及算緡令下,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5


商賈遭到徹底痛擊,牟利活動遭到前所未有的阻力,不少商賈更因告緡而破產。這些措施的針對目標為
商人,國家的收入增加了,卻並無大幅增加百姓負擔,因此被歷代史家稱美為「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 。

然而,上述的不過是新經濟政策的理想化成效,實際上商賈的生存空間並沒被完全消滅,農民依
舊生活困苦,並無受惠於新經濟政策。即以最重要及最為人稱道的鹽鐵酒專賣及平準均輸兩項措施而言,
在昭帝時代舉行的「鹽鐵會議」亦遭到賢良文學八十餘人的大力批評,如與民爭利,使百姓生活更為困
苦。專賣方面,因為官員管理不善,政府制造的物品往往質素低劣;平準均輸也有「輕賈奸吏,收賤以
取貴,未見準之平也。」(《鹽鐵論.本議篇》)的問題,而這均是官營商業不可避免的弊病。算緡告緡 雖
使部分商賈遭受沉重打擊,但他們卻把資金轉而投向政府並無注意的農村土地,進行投機活動,結果,
土地日益集中,私人商業資本不斷流為土地資本,土地兼併的情況更為嚴重,最後受害的仍是廣大農
民。另外,當商賈適應了武帝的政策後,便把賦稅轉嫁到貧窮的農民身上,而農民的賦役繁多,除田租
外,還要繳納算賦、更賦等,因此新經濟政策非但未能抑商,更加重了人民負擔,實談不上「民不益賦」。

事實上,若要從根本改善人民生活,除抑制商人對平民百姓的剝削外,需配合一系列重農措施,
才能確保人民的生活保障。然而,武帝僅在晚年推行過幾項勸農措施,成效不大。如改良農業技術,推
行趙過創議的「代田法」及「新田器」;興修水利,鑿六輔渠及白渠,發明「井渠法」;頒佈《輪台之詔》,
轉而重視農業,鼓勵士人耕稼讀書。但這些措施不過屬消極性質,雖能增加農業生產力,卻不能根治土
地兼併、商賈豪強壓迫之問題。另外亦有「限民名田」的措施,希望壓抑兼併,但因過於複雜,並無具體
實施。農民的基本生活並未得到實質改善。

最後,雖然新經濟政策確能達到增加國家收入的目的,但並不足以彌補漢武帝一朝對外征戰及皇
室奢費的龐大開支,因而導致漢帝國的中衰及昭宣以後的社會危機。
《資治通鑑》便記武帝曾言:「漢 家
庶事草創,加四夷侵凌中國,朕不變更制度,後世無法;不出師征伐,天下不安。為此者,不得不勞民。
若後世又如朕所為,是襲亡秦之跡也。」可見當時的實際情形並非「天下用饒」 。

總括而言,雖然漢武帝的新經濟政策在施行動機及措施內容方面皆有抑壓商賈及增加國庫之目的,
但卻未能改善民生,平民百姓的負擔加重,又未能彌補國家的龐大開支,故「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的
說法實是不能接納的。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6


唐代賦 役制度
  唐代在內政上可分為兩個時期,第一時期是在唐太宗統治下的貞觀之治時代。在這時代,百政完備,
庶政粲然,建立稅制之新法,規模頗為完備,當時是以租庸調制為稅法的中心。第二時期是以安史之亂
後之諸政混亂時代,稅制上多所興革,而是以兩稅法為稅制中心。

  唐代「租調令」早於唐高祖武德二年頒佈,而均田令則於武德七年始頒,時間上有先後之別,故有
歷史學家 庭主婦如鄧廣銘的《唐代租庸調法研究》) 認為均田制與租庸調制法無關。但是唐代以農立國,
而賦稅既是國家的正常收入,故其盈缺,與土地制度有密切的關係。岑仲勉在《隋唐史》一書中認為唐代
稅制建基於均田令之上;錢穆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書亦明言兩者關係極為密切;章群在《唐史》中
認為「均田之制隋已行之;武德之年,當開國之初,租調之令,但仍隋舊,均田之制,故未廢也,故二
者並非無關」。同時又舉出事例明之 :

開始受田之年齡與開始負擔賦役之年齡相同。隋唐皆以二十一歲為成丁,六十為老,即二十一受田,
六十退田,而賦役之負擔,亦以此年齡為限制。
田制中有永業田,植以桑麻,賦稅中之調,即以此為準,曰「其調絹絁布,應隨鄉土所出」。
唐婦人不受田,故前此賦稅以「床」為計算單位,唐改以「丁」 。
力役除每歲二十日外,若多十五日可免調,多三十日,租調並免,是力役與田制有關。
故敘述租庸調之前,先述唐之均田制。

均田制的起源及內容
均田制度原為北朝實行之土地制度,自北魏開始實施後至隋,按《隋書.食貨志》之記載:「其丁男
(18 歲以上) 中男(隋制:男女三歲以下為黃,十歲以下為小,十七歲以下為中丁),皆給永業、露田,皆
遵後齊之制。」及至唐定中原,統一天下,乃於武德七年頒布均田制。其制大體上承隋代之制。內容主 要
有三方面:

對平民受田的限制上,據《唐六典》載:「凡給田之制有差,丁男、中男 (唐制:凡男女始生為黃,四
歲為小,十六歲為中,二十有一為丁,六十為老。)以一頃 (一百畝,注允:中男子十八以上者亦依丁男
給),老男篤病廢疾給田四十畝, 寡妻妾給田三十畝, 若為戶加二十畝。凡田分為二等:一曰永業 (私田);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7


二曰口分 (身死還官)。丁之田,二為永業 (二十畝),八為口分 (八十畝)。」

對貴族、官吏受田之規定,各機關無論中央或地方都有公廨田,公廨者,原意乃公衙門外餘屋也,
是辦公費用及官員祿米之所出,《通典》即有詳細的記載。此外,官員亦有永業田,且按官階之高低而規
定。如親王百頃,職事官正一品六十頃,以下五品各有差。而按《舊唐書.職官志》載:「凡官人及勛,授
永業田。」此種永業田,自最低卑之官以至勛官,皆頒賜私有之田產 。

對土地買賣規定,按唐代田制的規定,永業田及口分田在以下的情況下可以自由買賣:一是貴族
官吏的永業田,可自由買賣;二是百姓遇到困難,如遷徙、無力遷葬等可出售永業田;三是在特殊的情
況下,如遷往人少地多的寬鄉等,可以出賣口分田,但買地的數量不可超過授田的限額。

從制度本身而論,唐代與前代田制的不同者,為婦人不受田 (寡妻妾除外),奴婢亦不受田。
唐代的均田制在立法精神而言,頗具遠見,因為一是規定人民願由地少人稠的狹鄉遷居地多人稀
的寬鄉,聽具出賣全部田地,作為遷徙的資金和新居的投資,意在投其生產能力於荒僻之處,從事經
濟開發,頗具現代經濟與生產原理;其二,由政府分配田土,同時還顧到富農豪強的兼併土地,而以
法律規定土地集中不得超越定制,仍不失為保障貧農的善政。其三,均田制為租庸調賦稅制度的基礎。
錢公博在《中國經濟發展史》一書即明確指出「耕地不均,則租庸調制難以推行。故均田制其實就具有平
均課稅徵賦稅的意義。」使授田與賦稅,二而為一,就是權利與義務的配合 。

均田制對復興唐代經濟曾發揮一定的作用。唐代經戰亂後,經濟蕭條,正如楊玄感反隋文章中說明:
「黃河之北,千里無煙;江淮之間,鞠為茂草。」魏徵亦言「茫茫千里,人煙斷絕」。這種蕭條現象,由 於
均田制的推行,把國家所握有的大量荒地,作合理的分配,達到「人盡其力,地盡其利」的目標。據<唐
律疏義>戶婚條的規定,百姓受田後不得聽任荒蕪,否則有罰,遂使土地生產力得以提高,農業總產
量得以增加,國家經濟因而得到迅速的發展,國力亦因而富強。因而日本人森谷克己曾說:「中世中國
之中央集權及官僚主義的封建制,是以均田制之確立為基礎。」這評論正好帶出重點所在 。

可是,唐代的均田制在定制之初已種下破壞的因子。正如林天蔚在《隋唐史新篇》中說:「隋唐之世,
雖實行均田制,但卻不能在全國普遍推行,祇能就部分土地作有限度的實施,原因是頗多的土地被國
家佔作屯田及職官田之用,而官僚貴族本身亦擁有不少的私田,又以借請的方式從國家中取去大量荒
地,故隋唐時能真正拿出來進行均田的土地實在有限,但均田制的實行,在玄宗以前似是存在的,只
不過是作有限度的推行。」安史之亂後,田制受到破壞。分析中唐後均田不能推行之原因,有以下各項 :

人口增加,土地有限,使土地供不應求,是其敗壞的原因之一。田地之分配及收回,每年得計算一
次,三年做一次戶籍,確定要收授田之數。惟是人口劇增,田地實不足分配,在武則天時代,已有斯弊,
狄仁傑上《乞民租疏》說:「竊見彭澤地狹,山峻無田,百姓所營之田,一戶不過十畝,準例常年縱得全
數,納官之外,半載無糧。」可見武后時田地不敷已極為嚴重。據《敦煌殘卷》之記載 :

戶主 應受畝數 未受畝數 未受百分比 年代


王萬壽 100 90 90% 玄宗開元 9 年
王行智 344 270 98% 玄宗先天 2 年
程恩楚 365 286 78% 玄宗天寶 6 年
不詳人 234 177 75% 玄宗天寶 6 年
趙大本 453 363 80% 代宗大曆 4 年
索思禮 6153 5910 95% 代宗大曆 4 年
安游璟 3101 3072 96% 代宗大曆 4 年
安大忠 101 68 67% 代宗大曆 4 年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8


「唐永徽三年(652),戶 380 萬,至神龍元年(705)戶至 615 萬,口增加至 3714 萬多。開元二十八年(740),戶增至
8412871,口增至。天寶二十八年(754),戶增至 9069154,口增至 52880488。 」

從以上數據可見,土地不足,使均田制度無法施行。

均田以籍為本,官怠造籍則不可復憑。授田與還田,有賴精密的戶口調查。唐代人口冊極為完備,
自孩童出生至成丁老死,都詳細登記。當時的戶口冊叫做籍,全國戶口依照經濟狀況分為九等。此項戶
口冊,一式三份,分別存於縣、州及中央之戶部。帳是每年之均田簿書。唐制三年一造籍,民須自通手實
狀,由官吏團集貌閱,因而造帳籍。自唐高祖武德 6 年,規定每年一造帳。可是,自玄宗開元時代,「承
平既久,不為版籍,法度寬敝,而丁口轉死,田畝換易,貧富升降,患非向時,而戶部歲以空文上之。」
《楊炎傳》及至天寶年間,吏治腐敗,使戶口籍更失實,田畝更是不清,或應授而未受,應還而未還,
無究可追之下,均田之制受破壞。

貴族永業田多,以有盡之田,給無盡之官,也是它的敗筆之因。唐代田制,除了各政府官署有公廨
田作為辦公費及官員祿米之所出,又有永業田的頒賜,《舊唐書.職官志》載:「凡官人及勛,授永業
田。」可見凡屬職事官或勛官,皆在授列。如親王百頃,正一品六十頃,數目極鉅。其後,橫賜尤濫, 以
有盡之田,以供無窮之官,促成均田制之破壞。

經濟上的演變,漸集中在少數人之手。均田制雖然曾實施,但其限制不甚嚴格,永業田既可買賣,
即口分田「若樂遷寬鄉者」,或賣田以充「邸店碾磑者」,亦可自由買賣;又如任役遠方,無人享業者,
聽貼賃及賢,口分田既自由買賣,勢必成為土地兼併,如太平公主「田園遍于近甸膏腴」;盧從愿「占良
田數百頃」,均是顯例。豪族貴戚的兼併,造成均田制不可救治之弊;面對逃亡戶日多的情況,地方政
府為彌補損失,只好要逃亡戶的鄰保為為輸納,稱為攤逃。結果,惡性循環促使更多農戶逃亡,影響政
府收入。田制漸呈紊亂狀態,政府雖然三令五申,禁止侵奪買賣,然已無能為力,均田被淘汰勢在必行。

因為唐室賦稅之加重,使一般無法負擔的平民百姓,自然出賣土地,《舊唐書.狄仁傑傳》載:「近
緣軍機,調發傷重,家道悉破,或至逃亡,剔屋賣田,人不為售,內顧生計,四壁皆空。」即使是開元盛
世,人民逃亡仍未終止。至天寶 14 年下詔,企圖阻止逃戶及兼併,然大防崩壞欲救無從。因此杜佑《通典》
謂:「開元之季,天寶以來,法令弛壞,兼併之弊,有逾於漢成(帝)哀(帝)之間」 。

租庸調制
唐代初年,因為經隋末戰亂之餘,為籌措軍費的需要,頒佈了租、調制度,據《唐會要》載武德二年
二月制定:「每丁租二石,絹三丈,綿三兩,自茲以外,不得橫自調斂。」及至武德七年才頒佈均田制 度,
且對於租庸調稅額,也重加規定。

租庸調制推行的背景
隋末大亂,很多貴族官吏平民喪失大量土地,以致有大量的荒地,其中有部分土地雖然有農民耕
種,但並未有得到政府的承認。因此就不需承擔賦役;同時,由於戰亂的關係,很多人均藏身山洞未出,
既無戶籍,又無耕地,當然亦不需承擔賦役;此外,原有土地的人民在戰爭過後,成為不在戶籍的自
由人民,不再承擔賦役,因此唐高祖要維持和鞏固唐室政權,必須將這些流散的人口加以適當的安置,
開墾荒地,發展生產以獲得賦稅。因此唐初統治者推行均田制和租庸調制,目的是為了恢復和發展生產。

租庸調制的內容
租庸調制是將三種不同的賦稅客體:耕地、家室、丁力三者歸併為丁口一個主體,故每丁有租庸調
三種不同稅目的負擔:「每丁歲入粟二石,調則隨鄉土所產,綾綢絁各二丈,布加五分之一,輸綾絹絁
者,兼調綿三兩,輸布者麻三斤。凡丁、歲役二旬(二十日),若不役,則奴其傭,每日三尺,有事而加役
者,旬有五口,免其調,三旬則租調俱免,通此役不得過五十日,若夷獠之戶,皆以半稅。」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19
大抵租庸調可釋為:
 租:受田丁男,每歲繳粟二石,是為田租。 (嶺南諸州改稅米,上戶一石二斗,次戶八斗,下戶六
斗)
 庸:丁男每年須為國家服役二十日,不服役者,可折絹三尺折一天計算。是為「庸」。如過役加至 十
五日者免調。加至三十日者則租調皆免。
 調:調是土貢,每戶納絹或綾二丈,麻三斤,如納貢布料者,則加五分之一。

其他
 雜役:唐代賦役除租庸調之外,又有雜徭,雜徭又名色役,其名目繁多,有守陵墓、防閤、白直、執
衣、士力等等。守陵墓者多以下戶充之,至於其餘者,「凡京師文武職事官,皆有防閤,凡州縣官寮,
皆有白直。凡州縣官及在外監官,皆有執衣,凡諸親王府屬,並給士力。」此種雜徭之征,遍及上 下,
浪費人力極大。天寶五載詔稱:「郡縣官人及公廨白直,天下約計一載破十萬丁以下。 」
 戶稅:唐代取於民者還有戶稅。唐高祖武德六年,令「天下戶量其資產,定為三等。」太宗貞觀九 年,
又把三等各分上中下,成為九等,以徵戶稅。代宗大歷四年,又制定稅制,定為上上戶稅四千,每
等減五百,至下下為五百。此種戶稅收入通常用作官人俸料。天寶中,戶稅收入每歲得二百餘萬貫,
杜佑謂其收入等於租庸二、三十分之一。
 義倉:唐太宗貞觀二年,規定墾田每畝納粟或麥或稻二升,儲諸州縣以備凶年,商人無土地者,
上上戶稅五石,上中以下遞減。《通典.食貨篇六》謂此種義倉收入。天寶時,每歲約有一千二百四
十餘萬石。此種稅收原留以救荒,但唐代自中宗以後,政府亦隨意取用,已失備凶年之原意,所以
有人說當日人民所納義倉之粟,無異是政府一種歲收。
 免稅:租庸調制的免課範圍很廣,官吏九品以上及皇親、貴戚、官學生徒等,均免課役,鰥、寡、孤、
獨以及部曲、客女、奴婢等也不課。
又其徵收時間,大約一年一次,「諸庸調物,每年八月上旬起輸,三十日內畢。九月上旬各發本州,
庸調車舟未發閒有身死者,其物卻還…諸租,准州土收穫早晚,斟量路程嶮易遠近,次第分配。本州收
穫訖發遣,十一月起輸,正月三十日納畢。」
特點 內容重點 評價
以丁為基礎 不論貧富,以丁為基礎繳納租庸調。(男子 -每丁課稅相等,公平合理。
21-59 為丁 ) -實際加深了貧富懸殊。
課戶與免課 分課戶與免課戶,後者無須繳納賦役。免課 -稅網收窄,加重課戶負擔。
戶 戶包括擁田或授田的親皇、勳官、職事官,
以及民戶中的老疾、寡妻妾與僧尼、工商業
者、部曲、客女、奴婢等。
力役性質轉 把力役變為徵收庸絹,以賦稅掩蓋力役。 -減輕徭役,有利農業生產。
變 -庸絹以外出現其他雜役,加重人民負擔。
雜徭與色役 除租庸調外,人民須負擔雜徭和色役等地 -雜徭色役按貧富差派較為公平。
方役務。 -是正賦以外的差役,對人民構成負擔。
戶稅與地稅 除租調外,人民須納戶稅與地稅。唐代初年,-改善免課戶與無須課稅的情況。
戶分三等。太宗時期,戶分九等,向免課稅 -租庸調崩潰後,這兩種稅項變為普遍徵收。
戶徵收,作為官員的俸祿,王公貴族皆須
繳納。
地稅屬地方稅項。鑒於高門大族多有田無籍,
不納租庸調。因此規定他們據地畝數額納粟,
每畝稅二升,成為義倉儲備。

租庸調制的評價 (優點+缺點)
錢穆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書中指出「唐代租庸調制,最重要用意在為民制產,務使大家有田地,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0
自可向國家完糧。」因此,在租庸調制與均田制的推行,對唐初經濟的繁榮和唐政權的鞏固,起了很 大
的作用。

在均田制與租庸調制同時實施之下,平民之負擔較前為輕,社會經濟在一穩定之局面下,頗有進
展。社會上的生產力,大為提高。國家的稅收因而充足,使唐經濟快速成長。例如:據《唐會要》載:「貞
觀十一年,馬周上疏,謂貞觀之初,一匹絹才得一斗粟,五六年後,一匹絹可得粟十餘石。」唐朝建 立
時,全國戶籍人數比隋大業年間少三分之二以上,到唐高宗時,戶口大增,高宗即嘗得意地說:「比來
國家無事戶口稍多,三二十年,足堪殷實。 」

均田令中規定狹鄉可以遷到寬鄉土地荒閑的地方耕種,因此均田制實行後,墾闢了不少荒地,增
加耕地面積,此外,百姓通過均田制可耕種一定的土地,而所服力役亦有了限制,且可輸庸代役,遇
到災情,更可減免賦役,遂使人民有較安定的生活條件,可從事自己耕地的經營,有利於農業生產的
恢復和發展,有利於國家的收入。

但租庸調也有其弊病存在,此弊病也造成後來租庸調制破壞的原因。

租庸調法的推行,必須有完密正確的戶籍。唐制每歲一造帳,三歲一造籍,登記頗為周密,每戶人
口注明黃、中、丁、老共存三份,一存縣,一存州,一呈戶部。而帳籍之調查是相當嚴密而麻煩的工作,
人事上的紊亂,到了玄宗開元時,戶籍已壞,許多丁口死亡,田畝轉讓都沒有登記,戶部上的版籍徒
為空文。更有戌兵死亡在外,邊將不報,到了兵役滿後,仍有籍貫。安史後,人民流離死亡,戶籍自然
更為淆亂,從敦煌戶籍殘卷所見,極為嚴重。於是租庸調制全面破壞,無從實施。
土地兼併,財富不均,以丁為負擔賦稅之單位,並不公平。唐初租庸調制是由丁身來負擔課稅,以
丁身作課稅的客體,以均田制為基礎。唐初均田之法原則上無論永業田或口分田,是不許買賣的。可是,
在貧死無以葬者得賣永業田,自狹鄉徙寬鄉得賣口分田,此外開墾以上的占田,是沒有限制的。於是王
侯官吏以致地方豪強便可藉權勢與優越的經濟力量實行土地兼併,許多貧戶亦逼不得而私相授受,轉
售土地與那些特權之戶,造成丁身負擔不均的現象,破壞租庸調制公平之原則。岑仲勉在《隋唐史》謂:
「唐授露田八十畝,租粟二石,租率建立於均田制之上,絕無可疑。…按丁徵調而不按戶徵調,即因每
丁依令得受桑田二十畝,故知調亦建立於均田制之上。」可是均田制和租庸調制是相輔相成的,如果 均
田制受破壞,租庸調制亦難逃厄運。《敦煌戶籍殘簡》之《里正戶實籍帳》觀之,普遍百姓均受田不足, 在
寬鄉尚且如此,狹鄉的情況自當嚴重。唐均田令每丁受田八十畝,合一年收八十石粟,歲納二粟石,租
率約為四十稅一,然在平均受田僅佔應受田數之十分二三,折合租率在十五稅一,更甚的例如開元時
代,敦煌王萬壽,全戶僅受田四十畝,但仍須按例納粟二石,約納收成五分之一,大大破壞了租庸調
制的公平和輕徭薄賦的原則。均田制破壞,土地兼併盛行,政府須曾三申五令,禁止兼併。但事實上,
土地多集中,貧戶無田,但在國家賦簿冊上,名字仍然存在。於是豪強兼併田產,貧民無田仍需納租,
更甚者貧戶因無力負擔賦稅,遂多逃亡,造成租庸調制破壞。

課戶與不課戶,亦出現不合理的規定。按租庸調制有課戶與不課戶的規定,許多課戶設法吹得一官
半職與勳功,或出家為僧尼,而變為不課戶,使得不課戶日增,而課戶日少,甚至不課戶超過課戶,
例如天寶十三年至十四年間,不課戶的百分比竟佔全國 40-41%。有很多戶口可不用納稅,凡太皇太后、
皇太后、皇后與之具親屬關係可免,凡命婦一品以上、親王、近至五品以上官之祖父、兄弟、其他有功者親
屬;同時,廢疾、年老、寡妾妻、奴婢、九品以上官員可免,故往往形成一戶得納兩戶之稅,故實施不均,
造成租庸調制之破壞。

安史戰後,賦役倍增,民不堪命。自安史亂後,藩鎮割據,政府為支付龐大軍費,對人民賦役的課
徵,不能不加劇,楊炎在奏文中陳述不能不改行兩稅法之原因,即稱:「百役並作,人戶凋耗,故科斂
之名凡數百,廢者不削,重者不去」,使租庸調制不得不變為兩稅法。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1


兩稅法的替代
因安史之亂後,社會經濟凋敝,人口大量流失,戶籍失散,以致租庸調制無籍可考,追收稅款就
出現困難。因此德宗時宰相楊炎就上疏陳列租庸調制的流弊及稅制改革的重要性。
丁口轉死,非舊名矣;田畝移換,非舊額矣;貧富升降,非舊第矣。戌者多 年代寢久,戶籍失修
死而不返,邊將怙寵而諱敗,不以死申,故其籍貫之名不除。
百役並作,人戶凋耗,故科斂之名凡數百,廢者不削,重者不去,天下殘 安史亂後,賦役倍增,
瘁,蕩為浮人。 民不堪命
賦斂之司,增數而莫相統攝,朝廷不能覆諸使,諸使不能覆諸州。 財政系統受破壞
正賦所入無幾。 國家收入大減
凡富人多丁,率為官為僧,以色役免,貧人無所入,則丁存。 財富不均,以丁為負
擔賦稅之單位
唐代的兩稅制,在唐初時就已經有雛型。當時在租庸調制之外,還有地稅和戶稅的徵收。戶稅是以
戶等為差,故實際上庶民負擔較少,大戶較多,其稅率可分為九等。
上等 上上 上中 上下
稅額 (文) 4000 3500 3000
中等 中上 中中 中下
稅額 (文) 2500 2000 1500
下等 下上 下中 下下
稅額 (文) 1000 700 500
此乃兩稅法之依據。
地稅乃義倉納粟之制而來。最初性質是祇屬官府代民貯糧,以備荒年之用。但後來官府變為正常收
入。玄宗開元天寶之際,動用尤多。商人雖然沒有土地,但仍須負擔地稅。故地稅和戶稅相同,皆以戶為
單位,且擴大及於均田制下農戶之外的王公及商賈。至代宗之世,由義倉納果之地稅,便形成夏秋徵於
田畝的地稅。
時代 上田 (畝) 下田 (畝) 荒田開佃 (畝)
大曆四年 夏稅 (麥) 一斗 五升 二升
秋稅 一斗 六升 二升
大曆五年 夏稅 (麥) 六升 四升 二升
秋稅 五升 三升 二升
由是觀之,稅分兩次收在大曆年間已經出現。
總之,地稅與青苗錢皆按畝征稅,其後又分為夏秋兩次徵收。這奠定了兩稅的雛型,開兩稅法之先
河。同時開元天寶年間,已經有兩稅的稱呼了。因此,兩稅制之前的戶稅、地稅、青苗錢都是後來兩稅制
的基礎。
楊炎曾上疏建議如何制定兩稅法,以下是他在大曆 14 年八月的文章:
「百役之費,一錢之斂,先度其數而賦於人,量出以製入。戶無土客,以見居為簿;人無丁中,以
貧富為差。行商者在所部郡縣稅三十之一。居人之稅,秋、夏兩徵之。俗有不便者,正之。其租庸雜徭悉省,
而丁額不廢,申報出人如舊式。其田畝之稅,率以大歷十四年(779 年)墾田之數為準而均徵之。夏稅無過
六月,秋稅無過十一月。逾歲之後,有戶增而稅減輕,及人散而失均者,進退長吏,而以度支總統之。」
就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見到以下兩稅制的特點:
1) 徵稅的對象
兩稅法是將租庸調制和戶稅、地稅及各項雜徵合併,統一徵收,且以戶稅、地稅為基礎,一為戶,一為
地,課丁之名不存。戶稅以資產分等第,無課戶不課戶之別。兩稅法主要以戶稅為基礎,「約丁產,定等
第」,「戶無主客,以現居為簿,人無丁中,以貧富為差」,以人的資產為徵收對象。

2) 徵收的財物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2


兩稅制規定以貨幣代替一切實物,就算人民用實物繳納,也照現金折算。到穆宗時,改為繳納布帛,以
匹數計而不以錢計,這是兩稅法的進步改革。

3) 徵收的稅率及稅額
兩稅法規定不分主戶客戶,一律以定居為依據,交納「居人之稅」,至於行商則按三十分之一納稅。兩稅
法稅額的計算基礎,是以大曆十四年(779)舉田總數所應交納的錢榖總額分攤到各州縣,按各戶貧富等
級徵收。其中「田畝之稅」部份,仍按上述規定由納稅人繳納榖粟;其餘各稅一律折合貨幣交納,並以此
為嗣後各年應交稅額的標準。

4) 徵收的時間
每年分夏秋兩季收稅,夏輸不得過六月,秋輸不得過十一月。這是兩稅法的特點,也是它的命名由來。

評價兩稅制的得失

優點:
1) 財政學上的優點
a)稅制單簡,租庸調雜役悉併為一,納稅時期也簡便,合於財政學上的便民原則。
b)以資產為宗,資產少者稅輕,多者稅重,合於租稅公平的原則。
c)行者與居者,即商人與農人,同負租稅,合於租稅普及的原則。
d)兩稅法兼徵米與金錢,開我國田賦史上以貨幣納稅的新紀元,由實物經濟趨於貨幣經濟,實為一大進步。
e)兩稅法量出制入,凡百役之費,先度其數而度於民,合於現代財政學上量出制入的原理。
1) 簡化稅制
兩稅法將租庸調的三個項目歸併為一,納稅項目減少,納稅時間集中,納稅手續簡化,改變了過去「旬
輸月送無休息」的情況。另一方面,更可以避免每年調查統計墾田數和編造戶口冊等麻煩。史稱兩稅法實
行後,「天下便之」 。

2) 擴大納稅層面
兩稅制不再是僅以丁戶為課稅對象,而是原則上要求全部有收入者,按財產能力比例納稅。就土地擁有
者而言,不分客戶,不分土地來源,「不分丁中,以貧富為差」;就商賈而言,不論行商坐商,一律按
例繳納賦稅,此舉使徵稅得較公平的標準,亦使國家徵稅的基礎更為普及,並大大擴大納稅面,從而
給國家財政帶來了更多的收入。例如始行兩稅法時,朝廷控制的戶口只有一百三十萬戶;新法頒行後,
共查得三百多萬戶,稅戶驟增了一倍多,而每年收入約三千萬貫,較兩稅法實施前多兩倍。

3) 量出制入,開我國財政預算制度之先河
兩稅法規定賦稅以貨幣為主,亦兼徵粟帛,開我國田賦史上以貨幣繳納賦稅之先河,無形中增加了貨
幣的使用,促進了商業的發展。而兩稅制徵稅額之制訂,乃量出為入,合乎現在財政學上「量出制入」之
原則,開我國財政預算制度之先河。

4) 合理負擔
按資產課稅較按人丁課稅合理得多。租庸調「以丁身為本」,有點人頭稅的性質,不管納稅人在土地和財
產上的實際情況如何,只要成丁即須納稅。兩稅法不以人丁為本,而以貧富為差,資產多者稅重,少者
稅輕,這種按各戶的貧富等級課稅,符合納稅人負擔公平的原則。

缺點:
1) 兩稅制實行後,政府不再授田,民間兼併自由,田畝可自由買賣,遂破壞了為民制產的精神,並把
中國傳統的井田、王田、均田等制之土地平均分配的理想打破。由於民間農田可自由轉移,兼併之風日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3


盛,遂造成貧富不均,正如陸贄所說: 「富者兼地萬畝,貧者無容足之居。 」兩稅法課稅分配數目乃
按大曆末年舊額計算,然此稅額分配實並不公平,故有聚財之嫌。此外土地不辦肥痟,只以土地面積為計
算標準,使豪戶特殊階級,往往擁有肥田美地,故輸稅實較貧農痟田之眾為有利,此亦形成富者愈富,貧者
愈貧之不公平現象。又計產標準不限於耕地,然較易評產者為土地,而地主之非生產工具和動產等卻易
逃避估值,或以多報少,不公平的現亦因此而存在,再加上定戶為九等,亦時有舞弊不公平之情況出現,種
種皆造成此種稅法對貧農之不公平。

2) 兩稅制將租庸調三個項目歸併為一,雖說是手續簡便,但日久相沿,卻忘記了原來化繁就簡的來歷。
當政府要用錢或人力時,則別立新項目,形成稅外加稅的情形,此乃稅收項目不明之弊。

3) 兩稅制規定,「凡百役之費,一錢之斂,先度其數,而賦於人」,乃一量出為入之制。而田稅總額則以
大曆十四年全國墾田數均攤。此法雖可省卻徵收賦役的麻煩和避免每年調查統計墾田數及戶口冊等手
續。但各州人民戶口眾寡懸殊,土地肥瘦不同,所負擔的稅率,更有輕重之別,造成負擔較重之州,
其民戶多逃入負擔較輕之州;輕者,人戶增加而稅額之總數不增;重者,人戶逃亡,而稅額之總數
不減,結果造成輕者愈輕,重者益重,破壞了全國各地田租按同時一規定數額徵收的精神,且有不
顧土地收成而隨意加徵之弊。

4) 兩稅制規定人民以錢納稅,但實際徵課時,人民多以實物繳納,故須由錢數折合為絹帛。然絹帛與錢
幣之比價,輕重時有變動,商人遂得以上下其手。此制初訂時,物重錢輕,故人民易於繳納;但其後
則物輕錢重,使稅戶之負擔,無形中加重。陸贄因此上疏說:「定稅之數,皆計緡錢,納稅之時,
多配綾絹。 往者,納絹一匹,當錢三千二、 三百文,今者納絹一匹,當錢一千五、 六百文;往
輸其一者,今過其二矣。 雖官非增賦,而私已倍輸,此則人益困窮 。 」商人因能積蓄金錢操縱物
價,農民折賣時蒙受的損失甚大,故兩稅法改而徵錢,有妨農利商之嫌。再者, 實行兩稅法時,標準難以確
定,分戶為九等,每三年調整一人次,但往往於定等級後,時有舞弊的情況出現,而對商人之財產亦難作出
一市定的估計,因此兩稅法是一利商不利農的稅制。

租庸調制 兩稅制
土地 行均田制,政府授田予民。由於土地為政府所有, 行私田制,政府一再授田,土地可以自由買賣。
產權 人民不得自由買賣。
徵稅 稅額固定不便,具有為民制產的精神。 稅額不定,經政府每年量出為入,才確定稅額,較符
原則 合國財政實際需要。
徵稅 分田賦、力役和貢品三項,稅項分明。 分戶稅和地稅兩項,手續簡化。
項目
徵稅 戶有主客之分,遷徙後仍須向原籍繳稅。人有丁、
戶無主、客之分,就其定居地登記納稅,人無丁中
對象 中之分,繳納稅款各有不同。 之分一,律按貧富徵稅。
徵稅 每年一次。 每年分夏、秋兩次。
次數
繳稅 以實物繳交。 以錢折算,初時以實物繳交,後來以錢繳交。
形式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4


租庸調制與兩稅法比較
  唐初實行的租庸調制是結合西晉戶調法和北魏的均田法而成,是一種以丁為客體之賦役制度,自
始即與土地制度有密切的關係。但推行此制,必須有嚴密的戶口調查。但自武后後,役費並起,逃戶漸
多,而官怠造籍,不可復憑。及安史亂起,戶籍紊亂,更難整理,租庸調制便不得不廢棄矣。至德宗建
中元年,從宰相楊炎之建議,保行兩法。
就兩稅制之內容而言,租庸調制之基礎均田制,其徵收對象以丁為主,然亦分戶等;兩稅法既以資
產為差,故戶等之分別更為重要。當均田制施行的時後,必須有帳籍為根據;兩稅法之實施,亦須重視
戶等的調查,故德宗貞元四年下令「三年一定戶等」,其後元和二年,十四年均下令如前,至穆宗即位,
下令「自今以後,宜準例三年一定兩稅」,非論土著客居,但據資產差率,敬宗時下令五年一定兩稅,
可見兩制均重視戶等之調查也。
  兩者之別,是兩稅法針對租庸調制之弊病而產生的。因此,就內容而言有以下相異之處。
  其一乃田賦徵收基礎。唐代的租庸調制可說是結束了古代井田、均田一脈相承的經濟傳統,而兩稅
制即開始了之後自由經濟之先河。租庸調制的基礎建立在均田制之上,規定丁男、中男授田一頃,其中
十分之二為永業田,十分之八為口分田。兩稅法則是廢授田之制,將人民現有之土地,全改為永業田,
歸人民私有。換言之,政府只徵收租稅,不再授田,重新承認土地私有制。
  其二乃徵收項目。租庸調制之徵收有三,正如《通鑑》所言:「有田則有租,有身則有庸,有戶則有
調」。受田丁男歲納粟二石,是為租;丁男每歲服役二十日,是為庸;每戶納絹 綾絁各二丈,兼綿三兩,
是為調。兩稅制則合租庸調制、雜役、地稅、戶稅、青苗錢等合而為一,按資產攤分,合乎租稅簡便之原則。
  就課稅對象而言,租庸調制之課徵對象是丁,所謂「有田則有租,有身則有庸,有戶則有調」。此固
不僅以受丁為單位,惟受田者為丁,又必以戶主為丁始調,故仍是以丁為主。而丁有中男、丁男之分,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5


繳納亦有所不同。兩稅法則不然,無丁男、中男之別,但以貧富為差,故以資產一項為課徵對象。資產多
者,則繳納稅項較多;資產少者,則繳納稅項較少,是一項稅制簡化合乎租稅公平的原則,亦是從丁
變為以戶為徵稅之單位。
就徵稅之稅率而言,租庸調的租額全國劃一,約相當於四十稅一,而庸調亦有一定的規定。但兩稅制
卻把同一稅率的精神廢棄,兩稅法是依照大曆十四年的墾田的基數來重新分配賦稅的負擔,取消全國
一致的固定稅率,而開創了隨地攤派的稅法,各地的徵稅率亦不同。
就理財原則而言,租庸調制是先規定了田稅的稅額,然後就政府按徵額收取,再把此項受來的稅項
作為政府每年的開支來源,是一項量入為出的制度。而兩稅法則正好相反,它採量出為入的理財原則,
因楊炎定制,依照大曆十四年的田租收入為標準而規定以後各地的徵收額,開放我國預算制度之先河。
就徵收物品而言,租庸調制是徵收米粟布帛,是一種實物租稅,而並不是以錢來計算。同時租庸調制
是賦、役並重,按唐制—丁男每歲為國家服役二十日,若有事加役至二十五日則免調,三十日則租調皆
免,可見庸調仍以力役為重。而兩稅法則是「定稅」之數皆計緡;納稅之時,多配綾絹。至於兩稅之繳納
物,除依地稅為基礎之部分為穀帛外,其依戶稅為基礎之部分則改收錢。可知兩稅法以戶稅和地稅為基
礎,與租庸調制不同。
就徵收時間而言,租庸調制的徵收時間是不一致的,租庸調物於每年八月上旬起輸,九月上旬各發
本州,十一月起輸京師。至於租庸調制以外之地產稅,大約與租同納。兩稅法則是分夏天和秋天兩季徵
納的,也就是夏稅無過六月,秋稅無過十一月。
就租稅普及之原則而言,-在租庸調制下,官吏九品以上及皇親、貴族、官學生徒,孝子順孫等,皆屬
不課之戶;但兩稅法則是從戶稅、地稅發展而來的,而戶稅和地稅本來規定官吏亦須繳納,故在兩稅法
下,官吏以致浮戶、客戶、行商均要負擔稅項,故兩稅徵收對象較租庸調為普及。
就戶籍種類而言,租庸調制之戶籍有主、客之分,若有遷徙,仍須向原籍繳納稅項;而兩稅之戶籍無
主客之分,就其定居所在登記繳納。
兩種制度也在成效各有高下,兩稅法是救弊之制,針對租庸調制之流弊而重新整理稅項之徵收,從
對「丁」

「身」

「戶」之課役改為對資產的課徵,以資產為差,視人民之經濟能力而課稅,這點實不能 不
稱為中國稅制上劃時代的進步。同時確立「量入為出」的法則,更徹底打破自古以來的經濟傳統理論,開
創中國預算制度的先河,備受後世學家的讚譽,而且兩稅法既是因為租庸調制崩潰而出現之新稅制,
自然有較租庸調制優勝之處。
兩稅法是「戶無主客,以見居為薄」,如是則人民遷徙較自由。人無中丁,以貧富為差,即是人民有多
少田地的資產,政府就向之收多少的租,如是者則義務服役等種種負擔也獲得解放。除官吏須要繳納租
稅外,其他浮戶、客戶、行商也得徵稅,較租庸調為公平、符合租稅普及的原則。它合併了租、庸、調、地稅、
戶稅及青苗錢等項目,而又分夏秋二季徵收,頗收便民之效。
但兩稅法也有其流弊之處,故攻擊者居多,當時如陸贄、李翱、韓愈、白居易等均不約而同地群起攻之,
細析之,兩稅法確有其缺點,較租庸調制遠遠不如。
兩稅法下,政府不再授田,民間自由兼併,故兩稅法把中國傳統的井田、王田、均田、租庸調這一貫的
平均地權,受田畝作法打破,容許田畝自由買賣,以致貧富懸殊的情況極為嚴重,陸贄嘗虐:「今富者
萬畝,貧者無容足之居。」使經濟上弊端百齣 。
租庸調制「有田則有租,有身則有庸,有戶則有調」,項目分明,兩稅法歸納在一起,雖然說手續簡
便,但日久相沿,不免產生流弊,加上政府財用不足,復要勞役,不免增收項目,如《唐會要.租稅條》
中即載,建中三年,每千稅錢加二百,其後又有茶稅、鹽稅的徵收。這些項目本已併入兩稅中,再另增
新項目,是稅上加稅,此正稅收項目不明之弊。
在租額方面,從井田制到租庸調制,全國各地租額,由政府規定,一律平均。唐初田租,不過四十稅
一,但兩稅法廢棄了全國田租劃定額的精神,租庸調制是先規定稅額,政府照額徵收;兩稅法則是按
大曆十四年的田租為標準,規定以後各地的徵收額,遂變成一種硬性規定,隨地攤派,而不再有全國
一致的租額和稅率了。由於各地稅率不一,於是田畝稅額較重的地方,便遷到稅額較輕的地方。因各地
稅額有所規定,而由當地人戶攤分,故造成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不公平現象,例如陸贄在奏議中明
言稱:「臣出使經行,歷求利病,竊知渭南縣長源鄉本有四百戶,今纔一百餘戶;闅鄉縣本有三千戶,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6


今纔有一千戶,其他州縣大約相似。訪尋積弊,始自均攤逃戶。」可見兩稅法實嚴重影響。自此以後中國
各地經濟升降到達一種極懸殊的情況。
租調法以實物為繳納物,兩稅規定不收米穀而改收貨幣,因此農民必得拿米糧賣出,換錢納稅。如
是商人則可上下其手,而農民的損失極大。如陸贄說:「定稅之數,皆計緡錢,納稅之時,多配綾絹。往
者納絹一匹,當錢三千二、三百,今納絹一匹,當錢一千、五百文。往輸其一,今過於二。則稅額雖不變,
而人民納稅已增一倍矣。」至後至穆宗時,距德宗初行兩稅時僅短短四十年間, 李翱已明言最初納絹兩
匹者,現變為八匹,無形中賦役增加三倍。可見此兩稅制是一利商不利農之制。
租庸調制建立在均田制上,而兩稅制則許人民自由兼併。政府為財政收支及徵收手續方便起見,而
犧牲了土地平均分配之理想。自兩稅法推行後,政府便任由民間農田之自由轉移,失去為民制產的精神,
結果自然引起土地兼併,貧富懸殊。
總之,正如錢穆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中分析:唐代租庸調制最重要的精神,不僅在於輕徭薄賦,
尤其側重在為民制產,注意下層人民。及至租庸調制崩潰,改成兩稅制,其後茶鹽亦一一收稅,大失為
民制產的精神。從此角度去看,租庸調制是較兩稅法為優。不過就整個中國稅制史而言,它結束了上半
段田租力役土貢分項徵收制,下啟單一稅收制。

唐德宗時期頒布之兩稅法與唐初以來之租庸調法有何分別?試析論之。 (2003) 比較題


唐代初年,經隋末群雄混戰,北方殘破,人口銳減,高祖為盡快恢復經濟,穩定民生,遂於武德
二年行租庸調法,配合均田制推行。但唐中葉以後,均田制及租庸調制日漸崩壞,德宗於建中元年,接
納宰相楊炎之議,實行兩稅法。二者動機的不同,在於一為恢復經濟,一為確保政府財政。現析論此兩
項在唐代前期及後期施行的賦役制度在內容上的分別。

中國古代賦役制度,與土地制度有密切關係,故首先比較兩項稅制在土地所有權上的分別。租庸調
制是一種建基在均田制之上的稅制,由政府授田與民而後徵稅。至於兩稅制則承認土地私有,政府不再
授田,容許民間自由買賣土地。兩者在土地制度上的精神是相反的。

對民生而言,租庸調制的影響較優,人民獲得授田的權利後才負擔稅項的義務,實有為民制產的
精神,對民生有較大的保障。相反,在兩稅制下,為民制產的精神蕩然無存,人民可自由買賣土地,使
土地兼併的問題日趨嚴重,造成貧富懸殊。但實際上,租庸調制不過在原則上禁止土地買賣,但經政府
批准,永業田仍可轉讓,故租庸調制亦不能解決土地兼併的問題。

在賦役項目方面,租庸調以丁為課稅單位,分為田賦,力役及戶稅;兩稅以資產為徵稅依歸,分
為地稅及戶稅。可見兩稅之實行是中國稅制由對人稅轉變為對物稅的轉捩點,由以往計丁徵稅、重人輕
地發展至以後「以資產為宗,不以丁身為本」的課稅標準。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7


從以上賦役項目而言,租庸調的優點是項目分明,而兩稅則簡單明確。租庸調將地戶人三者分別課
稅,「有田則有租,有身則有庸,有戶則有調」(陸贄言),避免官吏苛索,人民亦難以隱瞞。兩稅將各
種稅項合併為戶稅和地稅,簡單明確,避免胥吏之剝削,如錢穆《國史大綱》便言:「其制簡捷明白,可
以止吏姦」,成為日後宋元明沿用的稅制法則。

此外,對民生而言,租庸調有輕徭薄賦之優點,而兩稅法則有公平合理、照顧貧窮的好處。租庸調
的稅額遠低於前代,租四十稅一,比漢代文景之治時的三十稅一還低;庸規定每丁每年服役二十日,
漢代卻要服役一個月;以調而言,北魏戶調亦較唐約多一倍,可見人民負擔減輕。兩稅按土地多寡、民
戶貧富徵稅,而且擴闊稅網至士、農、工、商,較為公平,故兩者皆對民生有所裨益。但租庸調制發展到
後來,有雜徭、色役、戶稅、地稅的加徵,農民負擔加重,加上名目繁多,而且授田不足,故實際上亦未
必能達玫輕徭薄賦之理想。

在稅網方面,租庸調較兩稅要窄,故課稅較為不公。租庸調分為「課戶」及「免課戶」兩種,免課戶即
得到優待而免除租庸調的丁口,如親王、職事官、鰥寡孤獨、由狹鄉遷寬鄉者等,範圍十分廣泛,唐代課
戶及不課戶的比例近一比一,一戶須負擔兩戶之賦稅,農民負擔沉重,造成人口逃亡等問題。相反,兩
稅擴大了國家的稅網,規定「戶無主客,以見居為簿;人無中丁,以貧富為差」(《唐會要.租稅》),
對商賈而言,不論坐商或行商,一律納入稅網;對官吏而言,已無「免課」特權,無論士農工商,一律
按戶等釐定稅率,故較為公平合理,且能平均負擔。

在對戶籍的要求方面,租庸調對戶籍的要求極高,兩稅制則對戶籍沒有要求。由於租庸調與均田制
配合而行,故客觀上需有安定政治環境及健全的戶籍制度才能準確按丁授田及徵收賦稅。故自中唐以後,
由於朝廷懈怠,荒廢戶籍,加上安史之亂爆發,導致戶籍散失,人口流亡,租庸調制亦無法推行。兩稅
由於從對人稅過渡為對物稅,故對戶籍沒有要求,容許人民自由遷徙,促進工商業的發展,切合社會
經濟發展的趨勢。

在稅額標準上,租庸調稅額固定,而兩稅則稅額不定,由政府每年量出為入,制定稅額。兩者皆有
助政府收入的穩定,在租庸調制實施期間,由於民戶是固定在均田之上,政府有完整的戶籍紀錄,故
政府的稅收實較穩定,不會有失去預算之情況出現,對唐初國計裨益不少,有助貞觀盛世的出現。稅額
的固定對人民而言亦較有預算,令人民願意交稅,達到恢復經濟的目的。兩稅根據大曆十四年全國墾田
數目為依據,把預算所需攤分全國各縣,政府收入較有預算,亦能確保獲得所需收入,解決了中唐以
來的財政危機,使唐室得以延國祚達百年。

然而,這兩項稅制的標準卻對民生構成不公。在租庸調制下,由於稅額固定,貧民所繳稅率便相對
較富者為高,負擔較重。且均田嚴重授田不足,理論上雖規定一丁授田百畝,但高宗時每丁實際就只有
三十畝左右,武則天時部分地區甚至僅授田數畝,授田多少而徵稅一律,故實際稅率不輕。至於兩稅量
出制入,把預算所需攤分全國,但全國稅率並非一致,稅率重的州相繼出現逃亡的民戶,形成輕者愈
輕,重者愈重的情況,加劇了社會上貧富不均的現象。

在徵收次數及方法上,租庸調每年一次,徵收粟、絹等實物;兩稅每年分夏、秋兩季繳納,以錢折
算。兩稅把徵收手續簡化,交稅時間有定,使官民兩便,省去租庸調時代農民「旬輸月送無有休息」的煩
擾。

至於在實物稅及貨幣稅上,則兩者各有利弊。租庸調徵實物雖不便運輸,政府亦難於處理,但因不
需以錢折算,故能避免因物價升降所帶來的影響,以及官商從中剝削。相反,兩稅折錢計算,在徵收及
運輸時均較前簡易,也促進貨幣流通及經濟發展,但因官商互相勾結,控制錢價的浮動,物價隨起隨
落,使農民蒙受損失;加上唐中葉後出現的錢荒,銅錢短缺,出現「錢重物輕」的通貨緊縮現象,人民
就變相多納實物,負擔加重。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8


總括而言,唐代租庸調過渡到兩稅法象徵著中國經濟賦役制度上的一項里程碑,不但趨向簡便,
徵收對象由對人稅轉為對物稅,徵收方法由實物稅變為貨幣稅,對後代稅制影響深遠。

宋代鹽、茶、酒專賣研究

考鹽之專賣始於漢武帝元狩元年(122BC);酒之專賣亦始自漢武帝天漢三年(98BC);安史亂後,國
家財政枯竭,始有鹽、茶、酒等之專賣。茶於唐德宗時尚行十而取一之稅,至唐文宗即成專賣品之一。故
鹽、茶、酒等物之專賣不自宋始,惟至趙宋則最盛行。由於趙宋國勢較為積弱,內則行強幹弱枝政策,外
則面對外族的苛索,自當對宋不利,有增加稅源之必要,所以北宋政府對鹽、茶、酒專賣相當重視。

鹽之專賣
宋代所用食鹽,可分海鹽、顆鹽、井鹽三種,海鹽多出產於淮南、兩浙及福建。顆鹽又名解鹽,產於
陝西路解縣及安邑兩鹽澤;至於井鹽則產自四川之鹽井。宋時各地所產之鹽,政府對其販賣地皆有規定,
凡賣鹽之地,統名「行鹽地」,又名「禁榷地」。製鹽之地,名為「鹽場」或「亭場」。製鹽工人名為「鹽丁」。 鹽
丁由官役、民戶或軍士充任,而酌給以生產費。除成本外,可謂獲益極大,故鹽之收入,為當時國家歲
收支柱之一。宋代主理全國鹽政者,為三司中之鹽鐵使司,其下又有京師榷貨務以理其事。至於各路鹽
政,則由「常平提舉茶鹽公事」主理,鹽場則有鹽官監督。

鹽之販賣有「官賣」與「商賣」兩種。官賣由官辦機構將鹽賣給人民,商賣則由政府將鹽售至產鹽地取
鹽,鹽鈔即是取鹽證,又名鹽交鈔或鹽交引,有時簡稱引。仁宗時,規定解鹽鈔不由京師榷貨務發給,
而由九所折博務發行。所謂折博務,即是當日專管兵營糧草之調度機關。至於九所,即秦州、延州、程州、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29


慶州、渭州、原州、保安軍、鎮戎軍、德順軍等九地。大概以上各處都在駐軍處須由京師運給錢糧,故許鹽
商在此九地,而鹽商可憑鹽鈔取鹽,可減輕運輸銀糧之費用,且非常方便。鹽鈔在當日市面,已成一種
有價證券。北宋時,南方茶商運茶至京師,售與北商後所得之錢,即在京師榷貨務買來鹽鈔,攜返南方
轉售與鹽商領鹽。鹽鈔分為五十、四十及三十貫之種。英宗治平年間,鹽鈔發出達四百萬貫。至徽宗時,
鹽鈔發出達一萬貫之多,可見鹽鈔之流行。

宋代財政有賴鹽之專賣者極大,故對私鹽之懲罰極嚴。據《文獻通考.徵榷考》記太祖建隆二年(967
年)定官鹽闌入禁法、凡貿易十斤或煮鹽三斤,坐死。民攜鹽三十斤入城,處三年徒刑,六十斤者處死。至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凡貿易二百斤,煮鹽一百斤,或主吏偷實鹽一百斤,則黥面送闕下。可見當時私鹽
懲罰之嚴厲。

茶之專賣

茶亦為重要專實制度。宋人飲茶成風茶為家庭,日常用品,故此宋時產茶量極多,茶商及茶園普遍
致富。宋政府有見及此,將茶納為專賣制度,保其國賦收入。宋代茶專實制度沿襲唐制,而宋時此制得
以健全。宋代產茶地區,主要在東南及四川單是淮南六州巳有十三個山場。山場便是產茶之地。而且設場
《文獻通考》 卷 18,〈榷茶〉條曰:
置更。茶葉生產除福建路有全國官營外,各路茶園為民營稱為「園戶」

「太祖皇帝乾隆二年詔:民茶折稅外,悉官買,取藏匿不送官及私販鬻者沒入之,論罪。 」

茶之專賣,宋初主要沿襲唐制。《宋史.食貨志.茶法》總說曰︰「在淮 南……山場十三,六州採茶
之民隸焉。謂之園戶,歲課作茶輸租,餘則官悉市之,其售官者皆受錢而後入茶,謂之本錢。又民歲輸
稅,願折茶者,謂之折稅茶。」人民製茶的收入,部份納為賦稅其餘則為政府收買,然後以高價出賣。 凡
人民欲買茶,均須何官府購實。當時茶之買賣由榷貨務處理。後來經營困難改為鈔引法,茶商可售買茶
引取茶。商人領茶引一年長到他路取茶,謂「長引」。商人領茶引一年只可到規定的路取茶,謂「短引」。 宋
室結困以低價購入茶,而以高價買出,以賺取不少國庫,茶稅成國家主要來源之一。

茶之專賣辦法,總括而言,乃在產茶區要會之地,設場置吏,總名曰「山場」。人民以採茶為業者 ,
均隸屬山場,從事製茶工作,謂之園戶。製成之茶可以充部分租賦,其餘由政府收買,然後再以高價出
賣。所謂「凡民欲茶者,皆售於官。 」(《宋史•食貨志》)

茶利之可觀,使偽茶等大盛,國家為保利益對私茶及偽茶限制甚嚴。凡官吏私自貿易及一貫五百者
死。
《宋史.食貨志.茶法》及後雖寬刑禁,然仍規定「凡結徒持杖販買私茶,遇官司擒補者皆死」,又 占
偽茶者一斤一百杖,二十斤以上者皆棄市。這些嚴刑嵕法是為了打擊私茶及偽茶的流通,使保障其國庫。

茶為重要課稅之一,使政府每年收入大增。政府餐入除官本及雜費外,禁榷淨入達 109 萬貫。可見


其稅收亦為可觀,為北宋時,軍事支出作出抵銷。另外,在產茶區安會之地,也為百姓提供勞動就業機
會和生活來源。實行茶專實制度後,政府地方財政收入,亦有理想增益。另一方面,商賈在京師或沿邊
榷貨務入納金帛,以贍養京師,益令國庫豐盈。再者,榷茶為貿易出口物資,亦能以所有易其他地方之
所物資,這有助改善呆人之物貨生活。此外,自熙寧七年至元豐八年,茶馬司為增加茶利收入,以益國
庫,更專門制定賞例或賜祿位,或予重金,以作報酬。主持茶政之官吏,為使增加課稅,莫不盡謀利之
能事,因而茶利增長致國庫充矣。

酒之專賣

酒之專賣稱榷酤。其源甚早,較確者為漢武帝天漢三年(98BC)。逮隋唐五代,亦時行時解,至宋有
榷酤法,南宋則更複雜。蓋茶鹽有一產地,酒則不然,加以各地情形不同,故宋代榷酤法特嚴,其制約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0


分兩種﹕一為由政府釀造販賣,是為官釀官賣;其二則為人民釀造販賣,政府徵收酒稅,予商人以專
賣權,是為民釀民賣。

在「官買官賣」制度下,各府州城內或有利可圖之縣境,皆置酒務。酒務數目甚多,據《宋會要》載:
熙寧十年(1077 年)前,凡一千六百六十四所酒務,每年應繳一定租額於政府。酒務徵收,由中央派官監
視,稱為監管。監管有二:一為監酒,一為監酒稅。監酒專司酒之釀造及販賣,監酒稅專司酒稅收入。宋
代酒場與軍隊有密切關係,酒稅收益多用以支付軍費。北宋仁宗時起,更直接由軍隊經營酒庫,其西北
有蕃官將領營作酒肆,其息歸之。

至於「民釀民賣」方面,凡經政府特許釀酒或賣酒者名「酒戶」,對政府交納一定稅額,而得特許酤
酒之酒戶,在京師甚多,據《宋會要》記天聖五年(1027 年)八月詔:京師酒戶約有三千,並有「酒行」為維
護同業之機關。酒戶有一定標幟,以青白布製酒簾,此風盛於唐時。熙寧四年(1071 年),宋室改用「撲買
法」。撲買本為投標競爭法,認稅最多者,許其製造。承釀有限期,不及期而虧本停釀者謂之「敗闕」。 政
府為兔減少稅收,則強令民戶均攤;遇民有婚喪之事,官計民戶大小,強令買酒若干。由此可見宋朝廷
對酒錢的重視。

總評宋代專賣帶來的影響

宋代鹽、茶、酒之專賣,對兩宋經濟影響也至深。鹽之專賣方面,井鹽在宋代經濟佔巿極重要地位。
井鹽生產發展,促進整個社會創造巨大物質財富,既為政府提供巨額財政收入,也為百姓提供勞動就
業機會和生活來源。財政上,專賣鹽所得之課稅是國家重要財源,宋人常云:「朝廷大費,全藉茶、鹽之
利。」例如北宋仁宗慶曆時期,國家總課稅 為 4500 萬貫,鹽課其中佔 710 萬貫。北宋自太祖、成祖後,經
歷一連事的戰爭,且常常割地賠款於遼、西夏,全賴鹽課國庫不致拮據。

宋代稅茶榷酤之目的,主為解決軍費和財政困難。實行專賣後,政府地方財政收入,亦有理想增益。
另一方面,商賈在京師或沿邊榷貨務入納金帛,以瞻京師,益令國庫豐盈;再者,榷茶作為外貿出口
物資,亦能做到以所有易所無,有助改善宋人之物質生活。此外,主持茶政之官吏,為使歲課添加,希
圖進用,莫不盡謀利之能事,因而茶利不斷增長,國庫亦因此愈充矣。

至於酒之專賣,則視政府全年財政之需要。熙豐時,酒稅高達 1710 萬貫,南宋紹興末,東南及四


川酒課 1400 餘萬緡。總計鹽、茶和酒的專賣收入,約佔兩宋國家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二,大大超過來自農
業的二稅收入。由於專賣稅的收入比較穩定,因此有利兩宋經濟發展,亦是宋外患及歲輸嚴重仍可久享
國祚的原因之一。

茶葉是江淮以南的區域經濟作物,而它的主要銷售地點在北中國,特別是西北邊區,因此茶葉成
為全國性的商品。由於茶葉貿易的發達,使南北地區的經濟聯繫大為加強,在茶葉運輸的路線上也出現
若干新興的經濟性都市,如江陵、真州等處,都成為茶商會萃的地方。各大都市中茶坊林立。這些茶坊往
往成為行會商人的集會所。由此可見,宋代都市經濟繁榮,是和茶葉經濟有很密切的關係。

由於宋代鹽、茶的專賣透過鹽鈔、茶引進行,因易漸漸發展交引市場,更有專營交引買賣的交引鋪
出現。交鈔的廣泛使用,一方面減少流通費用,對當時嚴重的錢荒起了舒緩的作用。另一方面,交引替
代大量貨幣的作用,加速了商品的流通,使商品交易,尤其是長途轉運貿易和大宗交易更為方便,使
商品轉化為貨幣的速度加快,交引在一定程度上已有紙幣的功能。宋代的紙幣—交子最早使用地區是四
川蘇軾曾在論蜀茶五害狀一篇奏章說:「蜀中舊使交子,唯有茶山交易最為浩瀚。」可見和茶的貿易有 很
大的關係。

專賣制度亦阻礙商品經濟的發展。據宋人呂陶記載,宋代無論業主或佃種茶園,皆僱工經營之商品
生產,每生產十八斤茶葉,除去租稅、僱工等一切開支,能獲利二百文,其中歲產三、五萬斤之茶園,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1


則每年能賺三、五萬貫。正常情況下,這種商品就能在經濟發展壯大,然礙於官府之榷禁制度,加之宋
行重農抑商制度,令農業二稅降到國家稅收次要地位,其實是進一步加深人民的負擔,嚴重阻礙了商
品經濟的發展,並把剛剛開始出現的資本主義萌芽的因素窒息在胚胎之中,對社會發展起阻滯的作用。

此外,榷茶加重政府對人民剝削和園戶之掠奪,影響生產發展。自茶葉專賣後,茶葉銷售價格提高,
人民吃貴茶,自減少茶葉銷售量,而官府賤價收買茶葉,又造成園戶破產,特別官府規定茶場監管,
( 宋史•食貨志》)此舉
「買茶精良及滿五千馱以及萬馱,第賞有差,而所買粗惡偽濫者,計虧坐贓論。 」《
更造成主辦茶場官員,不顧園戶利益,盡力刻剝收買,對社會造成深遠影響。另一方面,主管商務之商
吏,身家性命,升降黜陟,不決於經營之好壞,反斷於官場靠山和人緣關係,咸使官辦商業缺乏內在
經濟動力。至於貪污浪費,損公肥私,更是沒法杜絕。故有云:「不是種茶,實是種禍。 」

至於宋朝酒類專賣,無可諱言對府收益殊有裨助,然害處亦不少。首先,人皆以公家米麥造酒,而
賣酒之利潤卻歸私囊,形成藉官用以自肥之情況。更甚者,則官吏每假公濟私,竊官酒以私賣,此種不
法行為,對政府之財政實造成重大打擊。此外,由於私酒可不納稅,成本較低,故售價自廉,要納稅之
合法酒因成本重,價格遂貴,銷路自遠不及私酒,結困令酒之課額大受影響,虧損極大。雖然盜用公酒
牟利及釀製私酒俱屬違法,然利之所在,奸滑豪吏,皆狼狽為奸,不理禁令,對兩宋經濟,自構成嚴
重的破壞。

明代稅 制
元末之也,人皆流離,戶籍散失,稅制管理亦出現漏洞。明初賦役之征土之訟,恉無準則。明太祖
統一中國之後,對於賦稅不得不急於整理,但是整理賦稅,必須對於丁口戶籍與田土之形狀、方位,主
名等,先有一個明確的了解,且要有一套周密完整而系統化的管理方法,然後才可以進行賦役之征。太
祖乃命國子生武淳等分行州縣,進行大規模的全國土地丈量和人口普查,編入總登記簿,乃有 "黃冊"
及 "魚鱗圖冊" 的編訂,作為賦役征收辦法之依據。黃冊是登記戶口,魚鱗冊是登記田畝。(錢穆《中國歷
代政治得失》)
黃冊與魚鱗圖冊

黃冊是明初的賦役制度,內容有許多,首先是里甲制。明代以地域相鄰接的 110 戶人家,編為一


「里」,和里戶數相同。一里中有里長 10 戶,其餘 100 戶,分為 10 甲,每甲 10 戶,每 10 戶置一甲首。每
年由里長,甲首各一人率領一甲應役。如是者,每十年中,每里長與每甲首皆輪流應役一次,當年應役
者稱「現役」,輪役者稱「排年」。十年後,查算各戶丁糧及資產的消長,再重訂里甲,仍以丁糧多募為 應
役的先後次序。明代編訂里甲,是為了將民戶登錄在黃冊之上,供應政府所需的徭役,同時又作為地方
的基層單位,方便朝廷治理。里甲制推行初期,里長僅負責傳辦公事,儺徵錢糧或督促生產。後來徵歛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2
日繁,又肩負了祭祀,饗宴等繁瑣事務。里甲的民戶,須清楚里甲內丁口的職業,互相作保。

編訂里甲戶以後,就立即作戶籍登記。戶籍分為官、民、軍、匠四類,民籍佔大多數。每戶登記的資料
包括:所屬鄉籍、成年及未成年的男丁和女性人數,擁有的田地種類和頃畝數目、資產價值,以及應繳
的夏稅秋糧數額。黃冊配合里甲制,每十戶一甲,甲滿十戶的,稱「全圖」;不滿十戶的,稱「半圖」。 十
里合為一里,加上里長十戶,稱「總圖」。黃冊則載列該里丁口稅糧的總額。里甲十年一編,戶籍亦隨 之
重造,稱「大造」。丁口的稅糧紀錄,分為「舊管」

「開除」

「新收」及「實在」四項,稱「四柱式」

「舊管」 是
上屆徵收稅糧的總額;「開除」是今屆死亡的人數及變賣田產的數額;「新收」即今屆新增的人口及田產;
「實在」則是今屆實收的數額。整條算式是這樣計算的:
實在=舊管-開除+新收
楊廉《後湖志》解釋說:「今制黃冊所載,人丁、事產,其經也;舊管、新收、開除、實在,其緯也。」

此外還有兩稅法與糧長制度。明代初年,田賦制度以里甲與黃冊為基礎,又沿襲唐宋以來的兩稅法,
徵收「夏稅」

「積糧」。夏稅無過八月繳交,以交納小麥為主;秋糧無過次年二月,以交納米為主。兩稅 的
課稅方法,是以土地面積和等級為標準。土地分為兩類,除田地山塘等依自然地理劃分者外,又分官田
和民田,稅率各有不同。在這種分類之下,再按土地的沃瘠,分為上、中、下―「三等九則」,以這些等則
來釐定稅率,因此,往往在同一縣中,田地的稅率多達數十種。至於地方徵收的錢糧,則分為兩種:有
「存留」,儲於本地;有起運;解送中央或其他地方政府。

明代的役法頗為複雜,人民十六歲成行,須服徭役,六十歲退役。服役戶口分為「軍戶」 、「匠戶」 、
「民戶」三種。軍戶、匠戶各有特殊役務。明代的徭役,分為「里甲」

「均徭」和「雜泛」三種。里甲屬於「正役 」,
以同一里甲中的十戶為里長,負責甲內的徵發事務。 「均徭」,是服務於官府的經常性雜役,分為「力差 」
和「銀差」,力差須親身赴役,銀差可納銀給官府,由官府僱人代役。 「雜泛」,是種類繁多,難以歸類 的
役務,大致包括斫薪、修河、運料、站舖等工作。而糧長制度,是明廷保証田賦收入的重要措施。糧長主要
負責傕徵、經收及解運田賦。其中最繁重的,要算是解運,費用有時遠較正稅為高。明代的黃冊制度完善,
政府對農民的所有資料都有清楚記錄,人民逃避的機會相對減少。

魚鱗圖冊就是田地之圖,它把田把分區分段,繪畫區內的田形,丈尺田界,記錄田地種類和肥瘠、
買賣情況及田主姓名,還有與土地有關的各種問題,諸如人民對官府所納稅糧之等級數額,人民彼此
間買賣分家與引起的土地情況變化,再編到字號,訂成一冊。即便日後有土地上的訴訟,也以此為依據。

冊上載明所有田畝方圓、四、地形、工質及戶主姓名等情況。政府通過魚鱗圖冊掌握控制土地的情況。
明初的賦役主要根據黃冊與魚鱗圖冊編排,國家定賦役法,以黃冊為準,冊有丁有田,丁有役,田有
租。魚鱗圖冊以土田為主,諸原阪、墳衍、下隰、沃瘠、沙鹵、之畢貝。魚鱗冊為經,工田之訟質焉,黃冊為
緯,賦役之法定焉。其特點是按田徵賦,按丁徵役。

黃冊與魚鱗圖冊有互相為用的好處,人民難以欺瞞官府。可是,明世宗以來,逐步推行一條鞭法,
其重要性大大提高,而黃冊及魚鱗圖冊則被淘汰,原因如下:

明中葉後,宦官用事,地方吏治敗壞,控制黃冊及魚鱗圖冊的官吏,往往勾結豪強,或受豪強賄
賂,從中得利,竄改冊籍資料,以致人戶、田地的實際資料與冊籍記載不同,不少原應課稅的土地自動
在國家田籍上「流失」。例如明代初年,全國墾田數 約 850 萬頃,但百多年後的考宗弘治期間,僅有 423
萬頃,流失田地一半以上,可見欺瞞情況的嚴重。明代的王公貴族,有豁免賦役的特權,他們常常合法
和非法佔田買田,不加登記,許多奸民為求逃避賦役,又將田產寄於貴族名下,稱「投獻」。在黃冊方 面,
攢造情況嚴重,作弊更是層出不窮。當時,豪強為免差役,往往賄賂官員,隱瞞丁口,甚至改變戶等,
挪移人戶應役的次序,使自己永遠不須服役。因此,成祖以後,黃冊巳經成為一紙空文。地方官員徵稅,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3


往往自編一冊名曰白冊,財政收入因而不入官府。在魚鱗圖冊方面,修冊者往往把官田改為民田,上田
改為下田,熟地改為荒地,甚至重施太祖時期「貼腳詭寄」的方法,將自己的田產寄人名下,或是繫於
逃戶之下,使政府無從追查。

  黃冊本身的製造質量亦出現問題。自孝宗弘治後,黃冊的尺寸、大小不一,保管困難,縮短了黃冊
的保存期限。此外,字跡潦草,行款參差,查對時間浪費精力。在紙方面,有特地買脆薄和質劣的紙張
代用,一方面賺取款項,另方面則別有用心,因為造冊者為了掩飾自己在造冊時的各種舞弊行為,甚
至希望借助蟲蛀消滅罪跡,如江西布政司所屬的各州縣解送的黃冊被蟲蛀者最多。

  由於各地官府不按時送歸黃冊和延期不補造駁冊,本來黃冊的解送規定大造之年年中將冊送到戶
部,而駁冊亦要半年之內造好,送到戶部。但自弘治後,大多數地方官都沒有按此規定辦理,有的州縣
拖延數年,有的甚至拖延一二十年仍不解送。於是黃冊的作用逐漸消失。一拖數十年的黃冊,到了戶部
的時候,社會真正的情況變化很大,與冊上所登記的情況有所不同了。例如生者未補入,死者未取消,
狀者未轉入正圖,老者不註明免役,而產業方面,亦不知道發生多少買賣抵押、析產、繼承等問題,陳
年的黃冊亦未能及時記載,黃冊制由是癱瘓。

總括而言,明初的賦役制度雖然完善,手續卻過於繁複瑣碎。加上,以人民互相監督的措施亦有失
當,例如里長就沒有合法的權力根據,因此難有成效,而被後來的一條鞭法漸漸取代,故黃冊和魚鱗
圖冊制度完全崩潰。

補充
黃冊魚鱗圖冊運作的好處:
 掌握詳細的資料 (人和地的基本概況都瞭如指掌),比前代規模化、系統化
黃冊魚鱗圖冊的運作條件:
 加強戶籍編制,須勤於管理
 要定期更新,最好有特定的機制和條例負責監管
 社會狀態必須穩定,人民守法,官吏清明
 不能過於依賴記載典籍,只可作為參考用途

一條鞭 法
  明初之黃冊與魚鱗圖冊,日久廢壞,以致不能按照實地情況而調查更定。後來賦制紊亂,有富人有
田無租,貧人無田有稅,極不公平。同時田賦徵收的項目瑣碎,役法亦越來越複雜,儘管人民的負擔日
重,國家的田賦收入反而減少,故稅制不能不變,而有一條鞭法之出現。
  一條鞭法其實初創於明世宗嘉靖年間,到神宗萬曆年間張居正當政時才全面推行成定制。情況和唐
代租庸調制破壞後改行兩稅制的情況一樣。

一條鞭法產生的背景
  明初推行的黃冊和魚鱗圖冊,記載失實,賦役制度破壞。這兩冊原是分別記載著全國的人戶、土地、
財產、稅糧、徭役狀況,這兩種文件互相配合補正,亦可互相核對,以整飭賦役,其法嚴密。然明中葉以
後,有田之家千方百計隱瞞自己的人口、土地和產業,使貧農遭受產去糧留的對待,承擔無田之糧,無
來之丁,形成黃冊與魚鱗圖冊記載失實,戶產、田畝與稅糧脫節,丁口與徭役懸距日甚,更加深賦役不
均的嚴重性,以致賦役制度破壞。故一條鞭法的實施,便是針對當時戶口已大量逃亡隱瞞、賦稅負擔不
均的情況下提供的良策。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4
  明代力役繁重,明代力役之執行,以黃冊為依據,黃冊原定十年一造,但改造之權,由州縣之胥
吏和里甲長負責,富豪奸猾便乘時向胥吏里甲賄賂,塗改冊籍,使貧下者力役加重,憲宗時丘宏即在
奏章說:「官吏里書,乘造冊而取民財,富豪奸猾,通賄賂以避重役,以下作上,以已為存。」可見黃 冊
失實,使差役不均,役政已流弊百出;而且明之役法,至武宗、世宗時,多數之力差已經改為銀差,但
至派銀成為定制後,力役仍不能免,遂使人民有兩重負擔之苦,所以神宗萬曆七年給事中郝維喬「疏請
減少均徭加派銀」,可見人民因均徭派銀負擔極重,加上明中葉後社會經濟急劇發展里甲十年一編的役
法無法維持,故一條鞭法即把賦役中的雜徭力差、銀差等項合併為一項。

  明自憲宗以後,田賦混亂異常,苛擾極甚。混亂苛擾之情形顯見如下兩個情況。其一是田土種類之
不同而產生混亂。按明之田賦制度,民田較輕,官田較重,明之官田頗多。據《續通考.田賦考》的記載,
孝宗弘治十五年時,七畝田土中則有一畝田是官田,但歷時既久,許多官田已變成民田,但官府仍以
官田之稅率徵租變為重稅,又有欲逃重稅者,勾結吏者,混亂圖冊,把官田變為民田,使重稅又變輕
稅了。其次是稅糧徵解方法改變而發生流弊,明初對稅糧的徵解,立有定則,規定下戶者輸於近倉,上
戶者則輸於遠倉,用途窘迫者先徵,不急者後徵。但其後豪富賄賂吏胥里甲,任意變動徵解方法,凡不
便利者,患加諸貧弱之小戶。

  國家財政問題:明朝財政的癥結是田賦因土地隱蔽與優免過多或錢糧積欠而銳減,國家支出龐大,
國防經費增加,皇室貴族的耗費,官吏的貪污中飽,使國家預算超支,無法彌補。世宗好道教,土木禱
祀之費,月無虛日,只香臘一項,官中年需過十萬兩,香品佔有數十萬,除帝王宮室之奢華耗費外,
自明初以來,冗官冗吏不斷增加,明初武職只一萬八千餘人,但成化時超過八萬。政府須改兩稅而為一
條鞭,俾能有效增加國家收入。

  從嘉靖時遭南倭北虜的嚴重侵略後,明帝國無力加強國防,對倭寇採取禁海政策的消極防禦,對
蒙古則用貢市的利益來緩和其入侵,是一個消極防止外患的辦法。明朝從嘉靖以後須要增加賦稅收入來
充實邊餉,遂有加派稅項之必要。
  因此一條鞭法便統一預算一州縣的田糧,按田畝資產繳納,由官收官解。
  明代之莊園經濟,遠較元代發達,而莊田之田土多屬於皇族、勳戚、姻親,以致寵遇之僧侶,多不
負有納稅之義務,而且官吏侵佔民田之風盛行,使國家稅收日少,引發財政困難。加上世宗以後,國用
不足,便時有額外征課,百姓深以為苦,故一條鞭法總結一州縣之賦役,量地計丁,以定稅率,使國
用充富。

  賦役繁苛,人民自感不便。故嘉靖以來,便有簡化合併賦役內各項目併合為一和以銀折納的實施,
其過程可分為三個階段:
 第一階段是嘉靖十年,頒訂「綱銀」、「一串鈴法」,凡賦稅按丁四糧六的比率徵收 。
 第二階段是嘉靖末年浙江巡撫龐向鵬總計上者當輸的口糧和丁鈔,扣除本州邑的兵站,歲費和
必需的儲糧外,奏令每丁徵銀錢謂之一條鞭法。
 第三階段是萬曆六年,張居正執政,對全國土地作一徹底的丈量,至萬曆九年便通行一條鞭法,
於是此名乃成為明後來通用的賦役名稱了。

一條鞭法的內容
  明神宗萬曆九年,張居正實行賦役改革,通令全國實行一條鞭法。所謂的一條鞭法,其實是嘉靖以
來屢行屢止的一種稅制,龐尚鵬曾推行於江南,海瑞曾實行閩廣,對於均平賦役,尤其是減輕徭役方
面頗有成效,但當時土地沒有清丈,役法紊亂,強豪勢家阻撓,一條鞭法只在局限地區實行。張居正採
用一條鞭法作為全國通行制度,極力推行。萬曆二十年,一條鞭法便通行全國了。一條鞭法的內容,據
《明史.食貨志》載:
  「一條鞭法者,總括一州縣之賦役,量地計丁,丁糧畢輸於官。一歲之役,官為僉募,力差則計其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5


口食之費,量為增減。銀差則計其交納之費,以及土貢方物,併為一條。皆計畝徵銀,折辦於官。」
  簡言之,就是明政府針對當時戶口已大量逃亡、隱瞞,賦稅負擔極不均的情況下產生的良策,將各
州縣的田賦、徭役以及其他雜稅合併徵收銀兩,計畝折納,總為一條,所以說一條鞭法是簡化賦役徵收
的一種制度。
  由於當時南北各地社會經濟發展程度各有不同,因此各地實行的辦法亦不一致,但有以下的共同
點:
其一乃賦役合併,攤力役於田賦
其二乃田賦、力役都折納銀兩
其三乃賦役的催收解運,一向由里甲助理,至此由府州縣政府辦理
其四乃里甲十年輪流制,至此改為每年出錢代役
  這四點是互相關聯的,因為力役出不了的話,可以折銀,既折銀不收實物,自然可以改由府官吏
籌辦,也不需要里甲親役制度了。

一條鞭法的評價
優點
  財政得以改善:一條鞭法執行之前,明代之稅收乃量入為出;實施一條鞭法之後,明代之經濟則
可量出為入。遂令「富者得弛擔,貧者無加額」 。(《安邱縣志》)

  賦役制度簡化:明初賦役繁重,田賦有夏稅秋糧,力役則有甲役、徭役、雜役,更有土貢方物等苛
捐雜稅。一條鞭法將各種徭役折成銀兩,與田賦結成一條總數,誠如《安邱縣志》云:「合銀力兩差,併
公私之費」,統一徵收,使賦役簡單化。這對明中葉以來隱瞞、詭寄等,尤其是徭役編派的積弊,起了很
大的作用。況其徵收的過程中,由「民收民解」轉為「官收官解」,解決了宋代以來「衙前里正」、明代糧 長
制之流弊。「 」

  疏散人口,刺激工商:取消力役之負擔,以僱役代之,農民由此可以自由生活,有較多的時間安
心去耕種,刺激農業的發展。其它各業之人民亦可從事其本身之職業。對疏散地方人口,發展都市工商
行業,有刺激鼓舞作用。

  平民負擔減輕:一條鞭法通計一省丁糧,均派一省徭役,即按比例將徭役折成銀鈔攤到丁糧之上。
比較而言,田多糧多者出銀較多,故賦役之負擔較為合理。往日欺隱人戶之詭計失其效用,國家之收入
亦得以增加。徐希明《平賦役序》云:「凡本州一應錢糧、均徭、公費等項,歲當輸於官者,均派於該州。丁
糧差重者,派銀亦重;差輕者,派糧亦輕;輕重均派於眾,未嘗獨利獨累於一人。雖善於規避者,亦無
所用其計,巧於營為者,無所施其術。」一條鞭法面對著戶口流亡、里甲制破壞的現實,簡化賦役徵收 的
形式,攤力役於田賦,所以對於無田的農民來說,的確釋去力役的負擔。

  促進貨幣經濟發展:一條鞭法規定折現徵銀以代替實物之交納,故無形中增加貨幣於經濟貿易上
之作用,亦無形中促進工商業之發展。

流弊

  一條鞭法只是歸併各項稅收為一,並非減稅之制度,故實際上人民並未因此而解除其賦稅之負擔。
正如錢穆在他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所言,中國的稅制發展,自唐代兩稅法以來,中國的稅制似乎著意
的只是如何把徵稅手續簡化,即其方便程度,而不是考慮如何使人民生活得更安定和稅收的減輕。這情
( 明史•
況直到明代也一直都延續著。一條鞭法實行十餘年後,力役「名罷實存,諸役卒至,復僉農民」《
食貨志》),竟有賦外加賦之現象。神宗萬曆年間曾三次加派,茲舉數例證之:
神宗萬曆四十六年,因遼餉缺乏,戶部請加派直者正賦,每畝加三厘五毫;
萬曆四十七年,再加天下田賦,於舊加之外,復加三厘五毫;
萬曆四十八年,復令每畝再加二厘,連之前兩次加派共九厘。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6
至崇禎年間,又復加四次:
崇禎三年,每畝加賦三厘;
崇禎八年,加宦戶及民糧十兩以上之田賦,每兩加派一錢,名曰「助餉」
崇禎十年,每畝令輸六合,折銀八錢;
崇禎十二年,於剿餉外,加徵練餉。
  自萬曆四十六年至崇禎十二年,其間二十年,先後增加田賦七次,可見當時人民的負擔不但沒有
減輕,反比推行一條鞭法之前更重。

  貪官居間作弊:賦稅之徵收權在官府,故政府之稅收雖或有避免,而貪贓之臣乃得以居間作弊。無
田之工商業人民反得以免除田租之負擔,農民乃獨受其困,有違反賦稅公平原則。

 量出為入:一條鞭法量出為入,實行於富庶之地尚可,若行於貧瘠之地則不能。

明代一條鞭法之影響

1 一條鞭法剛在全國施行後的幾年,明之太倉積要達到一千三百餘萬石,可發五六年之久,這種現象表
明此時財政較嘉靖、隆慶時期大有好轉,同時收入增加可解決神宗初年之財政困難。

2 明行一條鞭法影響及於清之賦役制度。清初行兩稅法,田賦以外,又有丁稅,繳銀以代力役,與田賦
同時徵收。雍正年間,併力銀於田賦,除江蘇、安徽、浙江、湖北、湖南、河南、山東、江西八省,其餘各省,
一概徵銀。

3 成為現代稅法之先河,一條鞭所徵收對象為人民之財物,所謂物稅,而以白銀(現銀)代替實物,這兩
大特徵影響甚巨。

明代一條鞭法之破壞原因

  人為因素:從萬曆中葉以後,自張居正死後,繼任為首輔者為申時行,時行人極優柔寡斷,無所
主張,而神宗則荒怠成性,終日縱情酒色,大興土木,經營宮室,宮廷費用,與年俱增,張居正十年
來所設立之治國規模,備受破壞。一條鞭法亦繼任乏人,逐漸破壞。

  雜稅叢生:一條鞭法的特點是將田賦、力役、雜稅、土貢,總為一條。明神宗推行一條鞭法,田賦則
暗中增加,百姓雖免除差役。神宗晚年,因用兵東北,歲收不足,乃於萬曆四十六年,巧立名目徵收,
設有遼餉,共加稅三次。崇禎時,又有所謂助餉、練餉。三餉的增設及其他加派,使一條鞭法漸趨紊亂,
因而破壞。

  明一條鞭法以銀為課稅單位。而明朝中葉的流通貨幣情況,是錢銀並用,因私錢與法錢相混,錢有
善惡之分,銀銅之比價,亦因之混亂。私錢愈多,銀與錢之比價相距愈遠。明代一條鞭法定制之初,情
況已甚為嚴重。而推行時以銀徵收,造成銀重錢輕,伏下此制破壞之危機。

  明朝神宗晚年,東北戰事頻仍,又因朝鮮問題與日本交戰,諸役繁興,隨時徵發人民服役,一條
鞭法乃完全破壞。

  總之,一條鞭法雖在形式上由中央策劃,但實際上是由各地長官的構想而實施,其頒行方法、步驟、
績效雖因地而各異,但具有一貫的精神和目標是不可置疑的。它除安定勞力,使人民得專注於土地的種
植、生產,減少富戶、商賈對土地購買的興趣,使較多的資金流向工商業之外,尤甚就徵稅的法則去看,
似更合乎近代公平、便捷、普遍的理財原則,變更了歷代賦與役平行徵收的形式,使兩者合一,並導致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7


勞役制的逐漸消減。這一趨勢至清攤丁入地的地丁銀制建立,便完全成功,故這制是一較進步的稅制。

綜合整個明代賦役制度的演變
1.明初廢除苛雜輕賦休民:先廢止元代所創之種種雜 ,並免除田賦及其他主要 之附加 ,各 均
致力於以簡約輕賦為主旨。田賦方面,效唐之兩稅法,徵收夏稅秋糧。又於洪武十四年作成黃冊,二十
年,作成魚鱗冊,此兩冊為賦役之基礎。
2.附加增稅苛徵濫派:
a.太祖後數代,以宗室眾多,朝儀繁縟,費用陡增,加上外患頻仍(如武宗時北方韃靼之入寇,倭寇
又侵襲頻繁),軍費增加。皇帝貴族生活奢侈,修築宮殿,故國用漸增,財政因而窮乏。其後神宗萬歷
年間,日本陷朝鮮,遣軍援之,糧食兵員之輸送填補等,疲於奔命,財政貧乏益甚。總之,自萬曆至
天啟、崇禎年間,國家財政之支絀,更達極點,故不得不增加稅收。
b.此時所採之財政政策,主要是對田賦鹽課之附加增稅。萬曆年間不僅附加增稅,且各稅增徵,其最
著者首推礦稅。礦稅是明代租稅中最惡之稅,且為最大之秕政。
3.行一條鞭法:明神宗萬歷九年把丁役合併於田賦之中,實行以田畝為標準之單純賦稅。

比較兩稅法及一條鞭法
1) 產生之背景
清儒任源祥指出「明之一條鞭猶唐之兩稅,兩稅之行也,天下有不得不兩稅之勢,議者或咎其輕於
變古,卒未有更兩稅而善其法者。條鞭之行也,天下有不得不條鞭之勢,張江陵不過因其勢而行之,
議者或病其奉行之不謹,名實之不學,卒未有舍條鞭而善其法者。」由此可見二法產生乃時勢之 所
趨。

二法所產生背景有相同之處,首先由於人口流移,政府無法計口徵收。唐代安史亂後,北方人口大
量流徙,天寶十四年載課戶五百三十四萬餘,到乾元三年,課戶僅餘七十三萬餘。明代亦有此情形,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8
因為明代政府根本不按法定來編僉民夫,而是「壯丁盡行,後及老幼」,而且徵走以後,少有回者,
所以人口大量逃亡。

其次二法均是因稅目繁複而不得不用新制來把稅項重新統一。唐中葉,安史亂後,除租庸調外,尚
有戶稅、地稅、青苗錢等。楊炎乃力倡兩稅法,務將將賦稅由繁變簡。明代初年稅制亦極複雜,田分
官田、民田,官田又分屯田、皇莊,民田更有大畝小畝。而徭役尤為繁複,分里甲、均徭、雜項等多種,
更有加派制,以致稅制紊亂,非有一條鞭法將稅役簡化不可。

然二法產生之背景亦有相異之處,明代因為對外交通及商業均非常發達,而商品關係越發展,便
越需要一種價值較高貴的金屬作為貨幣,明代白銀地位便大大提高,由此促成以徵銀為主的一條
鞭法更易產生。而唐兩稅制之產生於經濟上則非為貨幣地位之提高,而且因為租庸調制之收入不敷
國用,加上作為租庸調之基礎的均田制已徹底破壞。

2) 徵收之對象,有化繁為簡之特質
兩稅法及一條鞭法都是由對人稅轉而為對田土課稅。唐初納稅之主要對象有三,有田則有租,有身
(丁)則有庸,有戶則有調,即田、戶、丁,田為物,戶與丁均為人。租庸調是對人稅與物稅並行。兩稅
法則已將人稅廢棄,成為只對物課稅。而一條鞭法,就是清查各州縣的人丁田地,把人民應出的田
賦力役及上貢方物,併為一條,一律計畝,繳納銀鈔,於萬曆九年推行。按續通考云:「(其法)總結
一州縣之賦役,量地計丁,丁糧畢輸於官,一歲之役,官為僉募,力差則計其工食之費,量為增
減,銀差則計其交納之費,加以增耗。凡額辦、派辦、京庫歲需,與存留供億諸費,以及土貢方物,
悉併為一條,皆計畝徵銀,折辦於官。 」

3) 沒有固定稅律
兩稅及一條鞭均沒有固定稅律。唐會要云:「楊炎奏曰:『……凡百役之費,一錢之斂,先度其數,
而賦於人,量出以制入,戶無主客,以見居為簿,人無中丁,以貧富為差。不居處而行商者,在所
州縣,稅三十之一,度所取與居者均,使民無僥倖。
』」兩稅法不像租庸調制有固定的繳納稅額, 而
是由政府量出為入釐定稅款。而明一條鞭法是合併賦役,統一徵收。每年總計一州或一縣中一民應
出之租稅,加上服役之代價,均攤於田賦之上。二制均是量出為入,先預算國用,再分攤於人民身
上,故無固定稅率。

全國稅率不一致。唐代行兩稅法,天下各州人民所負擔之稅率,輕重不一,於是造成貧富不均。明
代一條鞭法,實際上各地所行並不一致,或將役之項目合併為一,或將賦之項目合併為一,或雖
賦役合,而程度不一,總之皆為稅率不一致。

4) 徵收稅項之單位,均以錢繳納
兩稅法收稅方式,以錢繳納,但實質以錢計而輸綾絹,所以由於貨輕錢重之關係,使納稅者不勝
負擔。而一條鞭法,賦役之徵納大都用銀,銀之收解,較現物為便。由於繳納賦稅一律折現徵銀,
無形中加重貨幣(白銀)的使用價值,一方面使商品交換得到很大的便利,促進商業發展;另一方面,
在課銀過程中,農民先把榖物換成銅錢,再把銅錢換成白銀,在折兌上受到很大的損失。

5) 納稅面較闊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39
二制均有擴大納稅面,兩稅法規定了「戶無主客,以見居為簿」,就人民之居處,登記繳納,以防
止人民託辭客籍,逃避課稅。
「人無丁中,以貧富為差,不居處而行商者,在所州縣,稅三十之一 」,
所以主戶、客戶或行商者均須繳交稅收。兩稅制推行使佔戶口五分之二的浮客戶被納入正軌。明一條
鞭法是總計一州或一縣中一民應出租稅,均攤於田賦之上。

6) 繳稅時間之差異
兩稅制是分夏秋兩季徵收,夏稅不過六月,秋稅無過十一月。而一條鞭法則一次收稅。

7) 均有保障貧民的作用
二制均有保障貧民的作用,兩稅法講求「人無丁中,以貧富為差」,一條鞭法則以「攤丁入田」,作
用亦同。兩稅法設有兩稅使到地方徵收賦稅,而明代實行「官收官解」之法,令到收解收讀更為方便。

8) 末流均雜稅叢生
兩稅法及一條鞭法,雖將一切稅項合併或統一徵收,然後期出現了雜稅繁多的情形。唐代則有戶稅、青
苗錢、商稅、茶稅。明代神宗晚年因用兵東北,歲收不足,乃於萬曆四十六年增籌遼餉三百萬。明思宗崇
禎三年流寇禍起,再增田賦,是為「助餉」。崇禎十年、十三年再加練餉。三餉所增加之田賦歲收達二千 多
萬兩銀,民不勝負荷。

唐代兩稅法和明代一條鞭法之比較
兩稅法和一條鞭法都是中國稅制史中國一大進步,對中國稅制向著更完備更先進發展帶來貢獻。現在加
以分析唐代兩稅法和明代一條鞭法在背景、內容、優點和缺點。

背景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0


唐代兩稅法 明代一條鞭法
1. 人口流亡,戶籍散失
安史之亂之後,藩鎮割據,人口流徒, 明中以後,官員多疏於考察資料、或與地
戶籍紊亂,以至以完善戶籍為跟據與及 方豪族勾結,以至黃冊、魚鱗圖冊失修,
相輔相成的租庸調制與均田制崩潰,影 政府不按制度而任意徵收賦稅,激使人口
響國家收入,所以需要有新的稅制取代。逃亡,戶籍失實,以完善戶籍為跟據的稅
收制度崩潰,影響國家收入,所以需要有
新的稅制取代。
2. 統一稅目,化繁為簡
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政府為支持龐 明初田賦制度繁複,田分官田民田,土地
大軍費,在租庸調外加收戶稅地稅、青 分為上中下「三等九則」,稅率不一。至於
苗錢等。為了減少擾民,宰相楊炎力謀 徭役,也有里甲、均徭、雜泛等。當黃冊、魚
簡化稅目,把應課稅額攤入兩稅之中。 鱗圖冊出現問題,賦役便非從簡不可。
3. 保障國家收入
戶籍失散,使以丁為本的租庸調制無法 世宗之後,國用不足,政府經常加派賦稅,
施行,稅收不敷國用。安史之亂後,地 民不堪擾。世宗時間的傳漢臣與穆宗時期
稅和戶稅及其他雜稅成為政府主要財源,的龐尚鵬,先後請行一條鞭法。神宗時期,
這些地戶、戶稅和青苗錢,逐漸演變為 為了便利官民,朝廷接納張居正的建議,
兩稅法,到德宗年間,方定為常制。兩 全國施行一條鞭法。一條鞭法是經張居正
稅法是經過德宗續位,唐代政權中興下,當國、明代政權中興下,為了穩定國家收
為了穩定國家收入而產生的。 入而產生的。
4. 折錢納物,純用白銀
以貨幣計算稅額,實際徵收實物居多。而 隨著商品經濟發展,白銀地位提高,甚
由於白銀並未普遍使用,人民納稅仍以實 至可以完銧,微銀為主的一條鞭法成為
物為主,稱為「以錢折算」 。 主流。
5. 力役形式轉變
農業社會中,農民多親自從事力役,僱 人民從事工商業,賺得貨幣,僱人代役者
役較少。 多,所以取消力役,改以錢役,合併於田
賦。

由此可見,兩重稅制之產生,皆是因為前朝稅制受到破壞(1,2),影響國家收入,加上社會的需要,慢
慢演變而來(3),可見兩者也並不是特然出現的,而是為符合社會所需而誕生。

內容
相同之處

唐代兩稅法 明代一條鞭法
1. 由對人稅轉為對物稅
租庸調制以田戶丁為徵收基礎,是一種「對人」與 一條鞭法打破里甲制,不以戶口為微收對象,改以
「對物」並行的制度。由租庸調制變為兩稅法,就是「丁」「產」為徵收標準,「不論地之肥沃,不論藉 之
把屬於對人稅的「庸」和「調」廢棄,成為僅對物的財上下」,以擁有田地的多寡成為徵稅的重要指標,
產稅。
「以貧富為差」,以人丁及財產多寡評定稅 額並與力役合一,「役歸於地,計畝筷收」,對物稅(田
量出為入,預先計算每年的支出,再向居戶徵收, 多少)因而成為主導。清代的「攤丁入地」就是繼承了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1


以支出來定稅額。 這項原則。
2. 由實物稅轉入貨幣稅(以錢折算)
中國賦稅自古多收實物,或以實物價值計算稅額。 明代實行一條鞭法後,貨幣稅便趨普遍,一切徵收,
直至兩稅法出現,「微收欲錢折算」,以貨幣定稅率都以銀為本位。力役更變為銀差,併入田計,按田
才有正式的貨幣稅,然而微收時仍須實物折交繳納,多少微收,一切均以銀伙標準。
稱「稅稅計錢,折錢納物」
3. 各地稅率不一
兩稅法下,因為政府以量出為入的方法計稅,不同 一條鞭法下,以州縣為單位,各州縣原有的賦役額
地方往往出現不同的稅率,人民的稅率輕重不均。 不得減少,故各地的項目及稅率並不一致,或將役
負擔較重的人民,多逃入負責較輕的州府。負責較 之項目併合為一,或將賦之項目合併為一,式雖賦
輕的州府,人口增加,稅額不增;負責較重的州府,役合併,卻程度不一。所以稅率也有不同。
民戶逃亡,稅額不減。於是輕者越輕,重者越重,
逃亡風氣不可遏止。
4. 土地權
土地屬人民私有,可自由買賣。 土地屬人民私有,可自由買賣。

不相同之處

唐代兩稅法 明代一條鞭法
1. 徵收次數
農民每年分夏、秋兩季繳稅,夏稅無過六月,秋稅 一條鞭法實行後,改變了兩次交稅的精神,把人民
無過十一月。另外,商賈課稅三十取一,亦分兩次 應負的田賦、徭役、土貢、加派、方物等徵收項目歸為
清繳。 一類,一次繳納,官民兩便,簡化了行政手續。
2. 徵稅標準
「以貧富為差」為準則,不分中男(17 歲)、丁男(18以丁產為徵稅準則。將各力役(里甲、均衡、雜泛)合併
歲),按戶等貧富徵收稅項,使各戶有足夠能力負 取消力役,一律微銀、併入田畝計,依其田地之多
擔稅項。 寡繳納,再由政府雇人代役。家無恆產者,不必負
擔人役。
3. 解運方法
唐代由里長、甲首和糧長等負責把所收的稅款運送 明代由民解改為官解,微收和解送都由地方負責,
朝廷中央,稱為民收民解。 既減輕了人民的負擔,也避免了豪強官吏對人民的
中間剝削,稱為官收官解。
4. 稅項
只徵收地稅和戶稅。 把田賦、力役、土貢等合併一類,攤入田畝徵納。

兩稅法 和一條 鞭法優 劣比較


優點

1. 人民有流徒自由

兩稅法徵稅以徵課時的居處為準,一條鞭法則不徵丁稅,取消力役,併入田賦,由政府募人代役,人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2


民無差役纏身,可以遷向城市謀生。因此,這兩種稅制,都有利於疏散密度高的人口,促進都市二商業
發展。
2. 促進工商業發展

兩稅法重錢幣運用,一條鞭法更以銀完稅。兩種稅制都有利貨幣流通,令貨幣的地位日趨重要,使貨幣
制度更為完備,加強工商業發展,因而「一條鞭法實行後,富商大賈,不致土田。」所謂「不致土田」, 就
是由投資土地,改為投資工商業,。就推動工商業來說,一條鞭法的成效比兩稅法更大,因為它無須對
人民微收力役,嚴分戶籍的情況得到改善,出現了大批自由戶,直接刺激了社會經濟發展,加上以田
之多少定稅,富戶皆把田地之投資改往工商業上。
3. 保障貧民

兩稅法講求「人無中丁,以貧富為差」,戶主無田地亦須繳納兩稅,富者徵納比貧者多,較為公平。一條
鞭法講求「攤丁入田」,所有稅項統一以田地之多少微收稅款,無田者免除力役,一樣公平。
4. 改良收解手續

唐代中葉,藩鎮割據,賦稅由地方解送到京師途中可能有變,於是唐中央設兩稅使到地方徵收或催收
賦稅。明代則實行「官收官解」的措施,微收和解送都由地方負責,既減輕了人民的負擔,也避免了豪強
官吏對人民的中間剝削。這種官方解運的辦法,減少對人民滋擾,比「民收民解」進步。

兩稅法將租、庸、調、地稅、戶稅、色役等簡化,統一只收地稅和戶稅,並規定為夏、秋兩季徵收,微收及
繳納方面都簡單清楚,官民兩便,為後世所樂用。一條鞭法化繁為簡,把賦、加派、方物、土貢歸為一類
將力役併入田賦計算,田地「不論地之肥沃,不論藉之上下」,全以田之多少納稅,簡化了行政手續,
官民兩便。

缺點

1. 妨農利商

兩稅法講求「量出為入」,一旦農事失收,農民仍須繳納稅項,農民受害,而且欲錢折算,商人容易從
中取利,在唐中之後,物輕錢重的情況出現,農民往往雖然繳納比正常還要多的稅款。至於一條鞭法,
因為以田之多少定納,工匠及富商皆以無田免役,農民獨受其苦,遇上天災失收,更難籌措稅款。
2. 稅外加稅、役外有役

一. 雜稅叢生

兩稅法原意是將一切稅目合併計算,但國家支出日多,商稅、鹽稅、茶稅、酒稅等新稅紛紛出現。明代推
行和一條鞭法後,因為用兵遼東,國用不敷,又有遼餉、練餉、剿餉等新名目,民生更困,《續通考》說
「鞭法行十餘年,規制頓亂,不盡遵也。 」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3


二. 恢復力役

兩稅法名義上廢除力役,實際上各級官府卻濫立名目,肆意徵調人力,百姓苦不堪言。一條鞭法將力役
併入田賦,無田者免役。實際上仍然有力役存在。至清乾隆時期,才下令禁止。
3. 戶籍破壞

兩稅法與一條鞭法,都不需依賴完畢的戶籍制度,因此新制推行後,就更沒有嚴謹的戶籍記錄,中央
對地方的控制權減低,意味著國家對經濟預算及吏治問題開始忽視;加上富戶在這兩種稅制下,都要
納比貧戶多的稅,為了減少所要納的稅款,紛紛與地方官吏勾結,故貪污問題開始成為國家最大憂慮
的問題。
4. 失卻為民制產精神

均田制等早期田制,具有為民制產精神,但兩稅法以後,國家只重視稅法,不重土地分配,土地私有
制成為主流,土地兼併日趨嚴重,貧富更趨不均。
5. 資產標準不平均

兩稅法與一條鞭法,在計算資產標準方面,都有不平均的現象。兩稅法方面,中央把全國戶稅各地方分
攤,卻不理會各地方戶籍的多少差異,戶口少的地方分攤後須繳納多稅,戶口多的地方分攤後卻須繳
納少稅,以致各地稅率不一,使戶口少的地方人民負擔更重。一條鞭法以田之多少定納,工匠及富商皆
以無田免役,農民獨受其苦,遇上天災失收,更難籌措稅款。

總結

總括而然,兩稅法結束了古代中國以田制為基礎的稅制模式,下開稅制史的新紀元。一條鞭法則在兩稅
法基礎上進一步發展,就開創性來說,不及兩稅法。

唐明稅制比較
唐均田法和租庸調制 唐兩稅制 明魚鱗圖冊 一條鞭法
背 • 承北魏制和隋制 • 租庸調和均田制的崩潰 黃冊的由來:它用黃色封面 • 冊籍廢弛和其所產生的缺
景 • 部分承漢之力役 • 租庸調制的漏弊 • 元末明初社會流行把職業分 點
• 土地兼併嚴重 類 • 國家財政困難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4


• 安史之亂打亂戶籍,人口 • 尚書張敏的建議 • 土地過份集中,而且土地
減少,國用↓ • 太祖為平均徭役而設計一個 兼併嚴重
• 稅制的改變〔德宗時改〕 清查戶口的紀錄 • 戶籍失散
魚鱗的由來:形如魚鱗 • 社會經濟出現變化:圖冊
• 防人民避稅 追不上社會的變化,加上
農村人民遷到城市謀生,
而且用銀比用實物更方便
內 • 以丁為基礎 • 量出為入 里甲制 • 賦役合併,以丁田分擔
容 • 課稅和免課稅的區分: • 對商人征稅 黃冊:〔圖冊制〕 役銀
貴族豪強僧侶等可免稅, • 戶無主客,以現居為簿; 和兩稅法同行,夏稅〔折米麥〕不 • 田役一律征銀
而課戶為 21-60 歲的男 人無中丁,以貧富為差 過八月,秋稅〔折錢〕不過二月 • 以州為單位
丁 • 夏稅無過六月,秋稅無 魚鱗制: • 賦役銀由地方官接收
• 力役性質轉變:變為物 過十一月 紀錄田地之冊,紀錄土地肥瘦、買
質化 • 夏稅上田一畝6升,下 賣情況、編字列號和田主姓名
• 雜徭與色役:所有男丁 田一畝4升;秋稅上田 糧長制
須服役,<先富後貧, 一畝5升,下填一畝3
先多丁後少丁> 升
• 租即交實物,庸即服役, • 以錢折物,分地稅和戶
調即交隨鄉所產 稅
• 戶稅和地稅的分別:拉 • 地稅即按畝納米麥,戶
近課戶和免課戶的距離 稅即按貧富納錢
• 均田制:按階級、年齡、
生活環境和財產來分配
土地多寡
特 • 每年交一次稅 • 由對人稅改為對物稅 / • 由對人稅變為對物稅
色 • 課戶為 21-60 歲的男丁 • 用貨幣完稅 • 用貨幣完稅
• 稅制固定 • 各地稅率不一 • 各地稅率不一致
• 不得隨意買賣土地 • 只收戶地 • 以丁產為準
• 戶籍有主客之分,遷他 • 每年收2次 • 每年收一次
鄉這在原地交稅 • 以貧富為準 • 收田賦、力役、工貢
優 • 稅輕 • 手續簡化 有收據可循 • 手續簡化
• 為民制產 • 稅基擴大,人民負擔平 • 人民有流徙的自由
• 稅制公平 均 • 促進工商業的發展
• 拉近課戶和免課戶的距 • 政府收入增加,用以維 • 稅基擴大了不少,保障
離 持安史之後的枯竭經濟 和減少貧民的負擔力
• 稅制原則分明清楚 局面 • 解決當時政府的經濟問
• 公平合理 題
• 丁可逃,地不可逃 • 解運方便
• 人民有流徙之自由 • 官收官解
• 促進經濟工商業發展
劣 • 工作繁紛 • 土地兼併仍存在,貧富 〔黃冊和魚鱗圖冊不成功的原因〕* • 妨農利商
• 有主戶之分 懸殊嚴重 • 明末豪強逃稅 • 土地兼併嚴重
• 手續麻煩 • 物輕錢重,致物價飛漲 • 舞弊日重 • 貧富懸殊
• 稅基窄,免課戶負擔於 • 無一定標準,不停加稅 • 〔貨幣和圖冊〕紙質的問 • 恢復力役
課戶身上 加重人民負 令人民生活困苦 題:容易讓人魚目混珠〕 • 失為民制產之精神
擔 • 稅項不分明,有重覆之 • 官吏之間的勾結 • 分配不平均
• 加納戶稅、地稅 弊 • 稅項加派合理化
• 要認真每年辦理戶口 • 折錢納物,造成不便
• 遷他鄉麻煩 • 貪污問題影響稅制運作

*黃冊和魚鱗圖冊不成功的原因可同時解釋為一條鞭法產生的背景。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5


經濟發展

春秋戰國之工商業 (發達原因及概況)及土地私有制 (由井田制至開阡陌,並理解土地私有制的利弊)


秦漢之重農抑商及土地政策 (漢田分公田、屯田、私田,以私田佔最多,由土地兼併至推行王田制,後漢又
故態復萌)
試述漢武帝經濟政策之內容及其施行之結果。 (94) (96)
試述漢武帝所推行經濟政策之背景及其內容。(98)
漢武帝在位期間曾推行經濟改革,其成效如何?試析論之。(05)
漢武帝及王莽均曾推行經濟改革,試從動機、內容及影響三方面對兩者作一比較(95)
漢武帝及王莽均曾推行經濟改革,試從動機、內容及影響,作一比較。(99)
試比較漢武帝與新莽時期經濟政策之推行目的及成效。(02)
有言漢武帝推行之經濟政策,民不益賦而天下用饒。其說當否?試評析之。(01)
概述漢初至新莽時期土地政策之演變。(03)
唐宋之工商業 (手工業、造船、專賣、商業城市、錢幣)及對外貿易
試述宋代鹽、茶、酒專賣之概況,並言三者對當時經濟之影響 (94)
試述宋代鹽、茶、酒專賣之概況,並論析三者對當時經濟之影響 (97)
試述宋代鹽、茶、酒專賣之概況,並言三者對當時經濟之影響。(01)
試述宋代鹽、茶、酒專賣之規畫及其對國家經濟之作用。(03)
有言唐代租、庸、調制之失效源於均田制之廢弛。試本有關史實析論之。(04)
有這唐、宋兩代海上貿易之發達,乃朝廷重視市舶司制度之結果。此說當否?試評述之。(98)
有言宋代對外海上貿易之發達,乃朝廷重視市舶司制度所致,其說當否?試評論之(95)
有言南宋海上貿易發展蓬勃,乃市舶司制度健全之結果。此說當否?試評述之。(00)
或言宋代海外貿易之發逹,有賴當時政府之積極推動。此說當否?試析論之。(04)
有言唐宋兩代對海外貿易之發達,乃朝廷設置市舶司制度之結果。此說當否?試評述之。(96)
唐、宋兩代市舶司制度之經濟效益如何?試據有關史實析論之。(02)
宋代如何推行海外貿易?其效益如何?試據史實析論之。(05)

唐、宋兩代之對外貿易以海路為主。試析論其因由。(2007)

唐明兩代之田制及賦役制度 (均田制、租庸調制、兩稅制、明代田制、一條鞭法)
試言唐代兩稅法之由來、內容及其施行之利弊 (94)
試言唐代兩稅法之由來、內容及其施行之利弊 (99)
試述唐代兩稅法之由來與內容 (00)
試言唐代兩稅法之內容及其施行之經過。(97)
唐德宗時期頒布之兩稅法與唐初以來之租庸調法有何分別?((03)
有言唐代租、庸、調制之失效源於均田制之廢弛,試本有關史實析論之。(04)
試述明代一條鞭法產生之經過,並論其對當時經濟之影響。(96)
試述明代施行「一條鞭法」之背景,並論其得失。(98)
有言明代一條鞭法對當時經濟之發展影響大矣。此說當否?試評述之。(00)
試析論明代推行一條鞭法的背景及影響。(02)
試述明初黃冊及魚鱗圖冊之內容,並言其後來敗壞之原因 (95)
試述明初黃冊及魚鱗圖冊之內容,並言其後來敗壞之原因 (97)
試述明初黃冊及魚鱗圖冊之內容,並言其後來敗壞之原因 (99)
試述明初黃冊及魚鱗圖冊之內容,並言其後敗壞之原因。(01)
試分析明神宗推行一條鞭法之原因,並論其得失。(04)
試述明代推行一條鞭法之原因,並論其得失。(05)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6


明清兩代之工商業概況 (匠戶、紡織、陶瓷、商稅、專賣、行會、資本主義萌芽)
試述清代自同治中興以還工業發展之概況。(2007)
清代工 商業的 發展概 況
清代的手工業發展

隨著社會生產力的提高和經濟的發展,到清初乾、嘉時期,社會的分工不斷擴大。當時主要的表現在,
手工業與農業分離的趨勢越來愈明顯;農業的專門化、手工業內部行業的分工與地域的分工,比前期有
了明顯的變化。

這些發展與變化,不但迅速擴大了農產品與手工業品的交換,而且使不同種類農產品的交換,及不同
種類的手工業碞的交換也日益頻繁,都直接促進了商品經濟的日益繁榮。

絲織業

絲織業主要集中在江浙地區。明代著名的絲織中心蘇州和杭州,在明清之際遭到破壞;但康熙時期已得
到恢復,到了雍乾時期,已有所發展。當時,"蘇州東城比戶習織,專其業者,不啻萬家"。而杭州也是
"數萬千家之男女,俱操此業。" 可見蘇州、杭州絲織業生產的盛況。

其後,南京的絲織業發展更快,有凌駕於蘇杭之上的趨勢。南京絲織業集中在聚寶門內東西偏,居民
"業此者不下數千家," 而剪絨的機戶,則聚在孝陵衛一帶,全城擁有織機達三萬多張。

由於生產技術的改進,以致大量的生產,於是促成絲織產品運銷全國。其產品運銷,"北趨京師,東北
並高句麗、遼瀋,西北走晉絳,逾大河,上秦雍甘涼,西抵巴蜀,西南之滇黔,南越五嶺、湖湘、豫章、
兩浙、七閩、沂、淮、泗、道汝洛。" (《上江兩縣志 食貨志》)可見其具有廣泛的國內外市場。

棉紡織業

棉紡織業在手工業中佔有重要的地位。雍乾時期,江蘇是棉紡織業最發達的省份之一。在那裏,不僅紡
紗織布是農家的副業,而且城鎮也出現了一批獨立經營棉紡織業的手工業者。早在康熙年間,蘇州一帶
就是 "紡之(棉花)為紗,織之為布者,家戶習為恒產,不止鄉落,雖城中亦然"。(民國《吳縣志》卷五十一)
而這種情況,在浙江、河北、廣東、湖南、四川等省也存在,說明這現象是普遍的。

清代棉紡織業的發展,首先表現在棉紡織工具的改進上。如以棉紡織業著稱的松江,乾隆年間,採用木
制的長五尺許的 "彈花弓",其弦粗如五股線,以槌擊弦,將棉花彈鬆,令棉紗 "散若雪,輕如煙。" 同時,
松江所用的紡車,也從明代 "單錠" 的手搖紡車改為 "多錠" 的腳踏紡車,使勞動者的右手得到解放,增
加錠數,提高紡紗效率達二、三倍。

其次,表現在產品的質量上,比從前有很大的提高。由於生產工具的改進,織造工藝的進步,所以上海
烏泥涇、三林塘一帶,所產棉布緊細若綢,十分精美。而無錫生產的棉布,堅致耐久,備受歡迎。又南京
出產的棉布,質量上乘,永不褪色,外國商人指定購買。各國商人自廣州購買的南京棉布,乾隆五十一
年是 372,020 匹,到乾隆六十年增到 1,005,000 匹,可見產量和產值很大,遠遠超過明代的水平。
陶瓷業

陶瓷業也有顯著的發展,在制瓷工藝上比明代更為進步。如彩瓷的制造,雍乾時期探用 "吹釉" 和 "洋彩"


兩種方法。"吹釉法"是"以經寸竹筒,截長七寸,頭蒙細紗蘸釉以吹,俱視壞之大小與釉之等類,別其吹
之遍數"。這種吹釉法,明代已有,不過直到清代才普遍運用起來。運用這種辦法上釉,可使釉色均淨,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7


比起從前 "用筆拓釉,弊在每失於不均",優勝得多。另外 "洋彩法" 是先在白瓷上塗鉛粉或琺瑯一層,然
後施釉作畫。其畫法是採取西洋畫的優點,發揮國畫的技巧。在燒制中,利用不同的溫度使畫面呈濃淡
不同的色澤,光澤柔和,所畫生動逼真,富有立體感。(見唐英《陶冶圖說》)

另外,在製瓷的過程中,已出現精細的分工。制瓷分工有兩種:一種按生產過程中的不同工序,在工匠
之間進行分工,如淘泥、拉壞、畫壞、舂灰、合泑、抬壞、制壞、燒窯、開窯等;另一種按產品類別在窯戶之
間進行分工,如青花壞工,就有畫者、染者之分,"畫者學畫不學染,染者學染不學畫",甚至邊線青箍,
識銘書記,也各有專工。可見分工細緻,為明代所不及,因而創造出色談而艷的青花瓷器。

景德鎮是全國制瓷業的中心。而制瓷業又有官窯和民窯兩種經營方式。官窯又稱 "御器廠",康熙十九年
(1680 年)重建,恢復生產。御器廠派有專官督造,"每年進御瓷器不下數萬件,僱工三百餘人,全年用款,
費官帑八千金。" (向焯《景德鎮陶瓷業紀事》) 官窯的產品,十分著名,仿古創新,備極華麗。其中有一種
帶粉的五彩(紅、黃、藍、綠、紫)瓷器,叫做 "粉彩",又叫 "軟彩"。這種五彩瓷器,色淡粉勻,以雍正時為
美,鮮妍奪目,工致殊常。可以說,粉彩瓷是清代瓷器的新成就。

清雍乾間,景德鎮有民窯二三百區,終歲煙火相望,工匹人夫不下數十餘萬,全以制瓷謀生。民窯大小
不一,而窯戶有三種:一是圈窯戶,自燒自造;二是搭窯戶,除自燒自造外,還代燒官瓷或他戶的瓷
壞;三是燒窯戶,專燒別人瓷壞。前兩種窯戶兼營制壞和燒造兩種作業,規模較大。民窯的年產量,有
人根據 1930 年的年產值,推算乾隆時可達 30 萬擔以上(年產量),(許滌新、吳承明《中國資本主義發展
史》)可見其繁榮的程度已超過明代。

民窯生產的瓷器,種類繁多,有缸、盆、盂、尊、瓶、罐、碗、碟、鐘等。除官搭民燒的產品外,其餘產品都是
投入市場作為商品生產的。當時商販畢集,運銷國內各地,乃至輸出國外,成為對外貿易中重要的商品
之一。其他地區的民營制瓷業,據乾隆時統計,尚有四十餘處,遍佈直隸等十九個省份,其中山東臨清、
江蘇宜興、福建德化、廣東潮州等地的窯場也很出名。

礦冶業

清政府放鬆了對礦業的統制,礦冶業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據不完全的統計,全國金銀銅鐵鉛等各種
礦的開採,康熙五十九年共 70 處,雍正十三年增至 161 處,乾隆四十八年增至 313 處。這是正式向清政
府申報納課的礦場,尚有許多小的礦場,地方官未向清政府申報,與及私開,私盜的礦場,也都未計
算入內。

廣東是採鐵冶煉最發達的省份之一。明代的鐵礦區基本集中在潮州府,到了雍乾以後,則向潮州府以外
各府州縣擴散,新的鐵礦區不斷湧現,如肇慶府的新興、東興和嘉應州(今梅縣)等數處。此說明了雍乾時
期比明代廣東的鐵礦區擴大了。

生產技術的提高,亦使冶鐵業有了新的發展。當時,開採礦石和冶煉生產是結合在一起的。廣東出產的
生鐵,是制造各種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具的最好原料,在市場上享有一定地位。其冶煉生鐵的大爐,狀如
瓶子,底厚三丈五尺,高約一丈八尺,身厚二尺有奇,有二扇門式的鼓風設備。另外,"下鐵礦時,與
堅炭相雜,率以機車從山上飛擲以入爐。"(李調元《南越筆記》)其冶爐體積比明代最大的遵化冶鐵廠的還
要大,而且使用機械力來操作,說明冶煉生鐵的技術有了一定的提高。

此外,清代的造紙、制煙、榨油、釀酒等手工業,也有很大的發展。由於手工業的發展,需要農村供應大
批原料及商品糧食,同時,又為農村提供了大量生產的工具和生活用品,從而促進農產品和手工業產
品的商品化。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8


清代的商業發展
清人入關,為求富裕國計,是以亦注重商業為改革。圣祖康熙繼位,與民休息,凡一切弊政,次第革除,
商業受益匪淺,如各關抽分溢額者,向例加與紀錄。及至康熙四年,特令悉照定額抽分,色免溢額議敘
之例。又嚴禁各關違例收稅,或故意遲延掯勒,並禁地方官吏濫收私派,而科道督府失察者,並須坐罪。
此皆圣祖恤商之政策也。

乾隆元年,嚴 "牙行" 侵吞商客資本之禁,並以各省關稅,每多無名之征,並令釐剔裁減。乾隆六年,論


諭各省督撫,凡關榷口岸報部有案者,照舊設立,私行增添者,著詳查題報,嗣後不准違例苛索,督
撫失察者,照例辦罪。此又為高宗乾隆之恤商之政也。

清代盛時,雖時頒恤商之政令,然仍採 "重本抑末" 之政策,獎勵稼穡,政令不斷昭告人民,以農為貴。


康熙二十九年上諭,曰:"阜民之道,端在重本。"又三十九年,諭戶部" 國家要務,莫如貴粟重農"。而乾
隆二年,諭農桑為政治之本,又曰:"朕欲天下之民,使皆盡力南畝,歷觀三朝,如出一轍。" 是故清代重
農抑商,雖不若古代之甚,而欲人民捨商業農,昭然若揭。全國人士,復以為四民莫貴於士,而以商居
四民之末,朝野之士,均不知以重商為務。故雖圣祖革除病商之政,與民休息;而高宗之時,物價低廉,
民力饒裕,而商業仍未能振興也。

清代中國內之商業,可分之為三大期:一為業養育期(康熙時代),圣祖承世祖之後,與民休息,革除種
種困苦商民之弊;二為商業繁盛期(乾隆時代),版圖擴大,倍於雍正,承平日久,民力饒裕,富商大賈
滿於海內;三為商業衰退期(嘉、道時代),內亂漸作,湖北、四川教匪起亂,蔓延湖南、陝甘。繼而十九世
紀,外人之力膨脹,直接闖入中國的商業世界去。

城市的發展

隨著生產的擴大、貿易的興隆,形成了一些工商業中心城市。劉獻廷之《廣陽雜記》卷四載:"天下有四聚
北則京師,南則佛山,東則蘇州,西則漢口。然東海之濱,蘇州而外,更有蕪湖、揚州、江寧、杭州,以
分其勢。" 所謂 "四聚",就是因商碞市場的擴大而形成的四大中心城市,其中漢口、佛山,都為中南地區
明清時代新興的城市。漢口鎮乃長江上下游之總匯,未通商以前,商業已盛,而其他處長江中,游當南
北交通要匯,各地鐵、棉、茶、糖、瓷等商品,北至北京,南至上海,分散各地,多經漢口轉輸。

另外,佛山之位置距廣東省府不遠,貼近珠江,位置濱海,為南方之門戶,得風氣之先,該地貿易,
堪稱興盛。而浙江之杭州、江蘇之蘇州為東南精華所萃,市肆林立,商業繁盛。此外各省之省會,均為各
省政治之中心,亦必為商業之中心。

廟市的發展

清代廟市在數量上大為增加,就北京一地而言,比明代為多。大別可分為二:一為每月開數次者。據《舊
京瑣記》市肆條謂:"市師之市肆,有常集者,東大市西大市是也;有期集者逢三之土地廟,四五之白
塔寺,七八之護國寺,九十之隆福寺,謂之四大廟市,皆以期集"。二為每年開一次者。據《燕京歲時記》
都城隍廟條謂:"都城隍.....每歲五月初一日起廟市十日。"

清代廟市,在城市中因應社會之需要,有常年開放者,如蘇州玄妙觀、上海城隍廟、南京夫子廟等。另外
各處鄉村間,尚有許多原始之廟市,如淮陽之太昊廟會,徐海十二縣七十二個廟會,及其他各省鄉村
間廟會等。

商人貨幣資本的積累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49


清代的商業貨幣資本的積累,也有超越前代的增長。宋代,東南數百萬茶利盡歸商人,商人 "十萬當中
家之產" 者多,貨幣的積累已有相當數額。及至明代的商人更是 "上賈之所入,當上家之產;中賈之所入
當中家之產;下賈之所入,當下家之產。"(《徽州府志》)其所擁有的幣,大率是上賈多至百萬或超過百萬
中賈不過二、三十萬,此已宋代所能及。

清代藏有百萬貨幣的只能算是中賈,大賈以千萬計各地商人挾其金錢,買賤賣貴,歲或數萬金,或至數
十萬金者,比比皆是。如江浙在無錫收布的坐賈,一歲之交易者,不下數十百萬;廣東的外貿布商往往
價值銀七、八萬兩,或百餘萬兩;而山西富室多以經商起,"而亢氏號稱千萬兩"。

又如廣州的十三行擁資尤厚,伍怡和財產總值 2600 萬元,折合 600 萬英鎊;而同孚行的潘氏,財產總


值逾一億法郎,可稱大賈。另外,兩淮的八總商,更幾乎控制了上海的錢舖、錢莊、銀號,可見其資產之
龐大。明清之時,純商業貨幣資本的積累不斷增長,並操縱了商業、金融,顯示出商人勢力的積蓄。

牙人作用的改變

牙人,即是商業交換的經紀人。在自然經濟下,小生產者的分散狀態使 "買" 與 "賣" 隔離,販運商人必


須以牙人為中介,牙人成為商人與小生產者之間的媒體。因此,自有販運貿易就有牙人。牙人於春秋、戰
國時謂之 "大駔"。而牙人之稱,始見於唐。"牙行" 之稱,則始於明,不論棉、茶、糖、瓷器、鐵器、礦砂、雜
等諸般買賣,以及僱請人力、舟車,莫不經牙行之手。據明律還規定牙行選有抵業的人戶充應,此等即
為有資力擔保,而官給印信文簿的特許商。牙行不容與手工業行會混淆。

隨著市場的擴大,商業貨幣資本的積累增長,生產不斷集中,於是引起商人與小生產者關係的改變。其
變化為商人操縱小生產者,買則付款定貨,賣則借貸工本,使生產品屬於自己,此種形式宋代已流行。
及至清代,商業資本活動中,還出現了借貸工本、收購成品、加工定貨、支付原料、直接經營等多種形式。
富商往往持重資往各處,直接進行產銷。這種形式,實為最初的資本主義萌芽的形式。

商人由販運貿易轉向生產商品,統治商品的生產與流通過程,商人與小生產者發生了直接的聯係,商
人起了組織小生產者生產的作用,把 "居停主人" 與 "牙人" 或從交換領城中排擠出去,或使其操縱貿易
的作用縮小,最終導致商人作用的改變。

清代之世,如上海的棉布交易雖有 "牙行",但 "商人乃募會計之徒,出銀採擇,而邑之所利者,惟房租


息而已。"(《瀛堧雜志》卷一)可知牙行只收保管費,而由商人自僱會計及採購員。更後,上海有 "絲茶專
棧",落棧的行商也是採取棉業相同的買賣形式,並不假手牙行。而其他行業類似的情況亦多。故 "牙行"
之名雖與前代相同,而 "義" 已變改了。因此,居停主人、牙人自漢以來控制販運貿易達千餘年之久,如
今隨著商人資力的壯大和對小生產者的控制,中介商的作用日漸縮小。沿此而後,漸產生了資本主義萌
芽的商業經營形式。

清代金融機關的發展

由於商品貨幣流通的增長,銀兩的通行、銀亢的產生,經營金融業的錢莊乃應運而生,其中有錢莊、票
號種種稱謂,由歷代的錢肆、錢舖發展而來,可以說是近代銀行的前身。

(A) 票號

票號之起源,在清乾嘉年間。其時有山西人雷履泰領本縣達浦村李姓之資本,在天津開設 "日昇昌"
顏料舖,營利日盛,而 "日昇昌" 之名漸響.雷氏時為 "日昇昌" 經理,遂創行匯兌法,凡各商往來銀錢,
皆可為之接收代匯,其法出一支付之票,持之往匯地之分號或聯號,如數兌收現銀,故曰票號。匯兌款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50


項時,按各地銀色之高低,路途之遠近,銀根之鬆緊,於所匯數目之外,另加匯費,名曰匯水(利息)。
其法祗須一信之通,鉅款立時照付,較諸鏢局保送,費省而事穩,各商便之,莫不趨之若騖,而山西
日昇昌之營業遂日廣,利益遂日增矣。

據徐珂《清稗類鈔》票號條記云:"票號,以匯款及放債為業者,其始多山西人為之,分號遍各省,
當未設銀行時,全恃此為匯兌。人以其資本雄厚,多以巨資存放號中。給憩存簿,甚有無息者,故獲利
頗豐。雖創於明季,乾隆以後,始漸發達。" 票號經營存、放款及匯兌,比錢號,銀莊的規模為大,經營
的範圍廣,已接近於近代的銀行。

(B) 錢莊

清代錢莊,以紹興一派,最佔勢力,當時能阻止票號勢力不得越長江而南者,實紹興一派之力也。
浙江人性機警,具靈活的手腕,其經營商業也不墨守成規,而能機警應變,故能與票號抗衡,在南中
別樹一幟。其營業區域,在長江南北,且利用交通之便,寖而蔓延各地,其大本營在上海及漢口兩處,
而南京、鎮江、蕪湖、九江等處,亦在其勢力範圍之內。

錢莊之營業,約可分為數種:(一) 代理道庫、縣庫,因國庫、省庫既已為票號所佔,此派錢莊不得
已乃以道庫、縣庫歸而掌握;(二) 貼現(同業拆息),此種貼現雖不能盡括現今貼現之種種辦法,然如漢
口之比期,東省之卯期,上海之拆票等已具雛形;(三) 往來存款,其制度與現今銀行之往來存款相同。

(C) 銀行

中國之有銀行,以英商麥加利銀行在咸豐七年在滬創設之分行最早。厥後英之匯豐、有利,法之東
方、匯理,日之正金,德之德華,於同治及光緒年間先後在華設行營業。

至於中國自設之銀行,當以上海之中國通商銀行為最早。當光緒中業後,國人漸感外人經濟之壓迫,
知非振興實業,不足以圖強,非改革金融機關,不足以振興實業,於是盛宣懷於光緒二十二年在上海
創設中國通商銀行。開辦之初,曾向當時度支部商借庫銀一百萬兩,議定五年歸還,至光緒二十八年,
如約還清。厥後即純是商股,至行內一切制度,均仿照外商銀行辦理,此乃中國私立銀行之鼻祖。
行會的出現和發展

行會的聚會之所,有公所、會館'公館、公會、廟、宮等稱謂,名稱極不統一。雖然未必各行各業均建有會所,
但凡行會必有聚會之所在,故其出現應該是很早的。北宋元豐年間,蘇州的機業行會即建機神廟為行址;
及至清初,景德鎮的 "公館" 就是瓷窯各戶的行會會址。所謂公所、會館、公館、公會、廟、宮,是因工商業
者力量的壯大、行幫的出現、小生產者經營形式的改變而建立起來的為各業所同具的行會會址。另外,因
各業的經濟力量大小不一,行會會址有獨建的,也有合建建的。雖各有其所奉祀的神或祖師,建立的時
間亦有先後,但性質則是相同的。

行會之有會址,清代比明代更加普遍。據不完全的統計,清代前期全國十餘個省所轄的上海、北京、漢口、
佛山、景德鎮、湘潭、蘇州、杭州、大足等 14 個大、小城市,均有工商業公所、公會、會館之類的行會組織。而
每個城市自幾個、幾十個到幾百個不等;有一行一業獨建的,也有數行、數合建的,其組織的形式,有
單一的和複合的兩種。

公所、公會、會館等既是工商業行會址,其職能則體現行會的職能。大抵行有行規,業主開業有定點,學
徒包工有定制,原料分配、產碞規格及質量、以及商品的價格與銷售市場,都有嚴格的規定和限制。其實,
公所、公會、會館等就代表所屬工商業行會議定和執行這些規章,監督成員遵守和履行。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51


清代的商稅

(A) 關稅

關稅有正稅、船料稅、商稅三種。正稅按出產地道徵收之,商稅對於貨物之物價而徵收之,船料稅按船之
樑頭大小徵之。康熙二十三年,設立四海關,二十八年,制定稅則,凡商船到關,每船按樑頭徵銀二千
兩,再抽貨稅。道光二十三年,由耆英與英國公使璞鼎查商訂《各關稅則協約》及《五口通商章程》,中國
關稅遂成協定稅則,至於貨價估計,修改期限,亦為條約所束縛矣。

(B) 鹽稅

中國產鹽之地共有十所,惟各處銷售的方法不同,大抵可分為四項:一為官督商銷,即政府給引票與
商人,據引購鹽,以販賣於行鹽引地;二為官運商銷,即政府自購鹽場之鹽,運於官設之棧,給鹽商
購買;三為官運官銷,即政府運棧自賣;四為包課,即偏僻省分之產鹽地,許民間自製自用,而課以
稅銀。而四者之中,以官督商銷最為通行。

當運鹽過 "卡" 之時,再納釐金,謂之 "鹽釐",此項鹽金,不計入普通貨之鹽金中,而別為鹽釐,與鹽


課合而為鹽稅。而各省所報之鹽稅,乃鹽課與鹽釐兩種合計之數。

(C) 釐金(關稅、通過稅)

釐金為一種地方通過稅,佔清代各省收入之大部。咸豐三年雷以誠奏請設捐局於江南、泰州、寶應,抽取
釐捐,釐金之制,即自此始。

及至洪楊之亂,兵餉不繼,曾文正公乃仿行抽釐之法,以充軍用,後胡文忠亦行之於湖北,而各省不
數年,皆通行之。釐金局屬於督撫之管轄,每省有釐金總局一,設總辦一人,多自候補道員選任之,以
管厘理全省之釐金,為督撫所統制。

至於稅率原以貨物之原價百分之二為標準,其實由於關員任意評定,立為稅率,且同一貨物,其釐金
不僅抽收一次,每過一卡,則抽收一次,貨物運送愈遠,通過之釐卡愈多,抽收之額亦愈增加,及至
最終之地,納稅總額,數倍於原價。

(D) 雜稅
舊制所謂雜稅,不過礦稅、牙稅、茶稅、當稅、契稅數種,清廷末年所辦的新稅,亦屬於此。

試述清代自同治中興以還工業發展之概況。 (2007)除這裡經濟史有關晚清部分外,亦須同時留意治
亂史有關晚清的經濟改革 (即從三大自強運動中的經濟活動)
晚清經濟發展—參考國史縱論第 130-146 頁。

©Jacky Li/ 高考中史/ 經濟發展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