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7

中医文献翻译刍议

项目主要负责人
Michael Henry Heim, Ph.D. (马克·海姆博士 -已故)
Ka-Kit Hui, M.D., F.A.C.P (许家杰 医学博士)
Sonya Pritzker, Ph.D., L.Ac. (彭晓月 博士,针灸师)

作者
Sonya Pritzker, Ph.D. L.Ac. (彭晓月 博士,针灸师)
Ka-Kit Hui, M.D., F.A.C.P. (许家杰 医学博士)
Zhang Hanmo, Ph.D. (张翰墨 博士)
Zhang Weijun, Dr.P.H. (张卫军 博士)

尤其是安德鲁捷. htm) . Z'ev Rosenberg.org/sstp.提默斯基教授,允许我们在本刍议中使用《社会科学文献翻译指南》 相关文字。本项目也受其启发。(www. Sabine Wilms. 和朱建平在写作过程中给予的独特建议。我们也感谢美国学术团体委员会 (ACLS).致谢 本项目的发行和付印得到UCLA主管研究和跨学科专项基金的副校长办公室的慷慨支持。我们希望 表达对马克.acls. Robert Felt.海姆教授的最诚挚的感谢,他对翻译工作的贡献启发了本项目。我们将此最终作品 献给他,希望通过它的发表和流传来纪念他。 许多中医翻译流程中的相关者通过提供指导意见和表达观点在不同阶段参与了本刍议的写作。我 们尤其感谢 Dan Bensky. 李照国,Jason Robertson. Yili Wu.

(许家杰 医学博士) Zhang Hanmo.H.. M. Dr. (彭晓月 博士,针灸师) Ka-Kit Hui.C.C.A.D. M.D.Ac. (彭晓月 博士,针灸师) 作者 Sonya Pritzker. Ph.P.P. (马克·海姆 博士 -已故) Ka-Kit Hui. F. Ph.Ac.D. (张翰墨 博士) Zhang Weijun..D. L. F. 中医文献翻译刍议 项目主要负责人 Michael Henry Heim.D.A. (张卫军 博士) .P (许家杰 医学博士) Sonya Pritzker. L. Ph. Ph.D..

目标 [2-8]。其复杂性表现在不仅要求那些译者和 编辑翻译者必须熟悉翻译过程,读者也必须 本刍议的诞生归因于研究者在传统中医与中 提高对翻译过程的认识。因为在临床实践 西医结合方面的多年学习和实践,得益于研 中,中医翻译不仅体现在书面上,而是随着 究者在翻译和中医领域的丰富实践与教学经 新概念的引进和基本原则的实施,从文本延 验,是研究者与无数活跃在中医、中西医结 伸到具体实践中。在复杂和高度互动性的中 合、翻译研究及人类学领域里的学者和医生 医临床中,我们相信翻译不仅提高目标语 对话交流的结果。基于此,本刍议意在倡导 言,也提供机会去提升源语言,从而提供一 活跃于中医翻译领域各方之交流。这种交流 个平台,以供更深入的交流、自我反省和成 既存在于译者和读者之间,也存在于翻译过 长。 程中诸多参与者之间。像《社会科学文本的 翻译指南》1(《指南》)对社会科学领域 本刍议主要为在中医学习和实践过程中使用 的翻译一样,我们希望本文能够促进中医翻 中医翻译的学生、医生及研究者服务。我们 译领域的整体合作。我们进一步希望本刍议 希望,初、高级翻译者都能发现本刍议与他 为出产更高质量的中医临床翻译作品这一目 们的工作相关;对中医学生或中医临床人员 标服务,尤其为促进该领域国际间日益增加 而言,不管他们的中文水平如何,本刍议能 的科研、教育及实践交流机会贡献力量。 够帮助他们学会怎样敏锐地评估以及理解各 种各样的翻译作品;对于译者而言,尽管本 本刍议主要探讨临床中医文献及其它相关数 刍议不是翻译手册,但它应当同样能引起译 据的翻译,包括针灸、中草药、中医营养学 者的兴趣,因为本刍议涉及那些将中医翻译 以及推拿疗法。 跟其它类型的翻译区别开来的典型特征,以 及针对这些特征发展起来的相应技巧。 《指南》一书的作者们这样写: 不仅如此,对于试图更好了解他们所依赖的 “翻译是一个复杂而且在智识上富有挑 中医临床教育文本的翻译过程的教师和学生 战性的过程。译者、读者以及对翻译进 来说,本刍议也提供了一个资源,让他们理 行编辑的人员均需熟悉这一过程。尽 解跟中医翻译有关的令人警醒的陷阱,而且 管“失译”这一抢眼的术语突出了翻译 能够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如何在将来参与开 过程中的陷阱、困难和潜在不足,我们 发更好的资源。最后,本刍议也为中、英文 还是希望从一开始就强调:通过翻译进 世界的研究者在某些具体的、需要运用翻译 行成功交流是可能的。而且,翻译本身 进行研究的课题上开展相互合作打下了基 也是一种创作:它能够通过引进新词 础。 汇、新概念来丰富源语言与翻译语 言”[1: 第1页] II. 中医文献翻译刍议 I. 刍议的出台过程 我们相信在中医领域中尤其如此,像很多学 前面提过,本刍议是制订者多年教学、科研 者所描述的一样,其翻译过程尤其复杂 以及中医及中西医临床实践的结晶。本课题 4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刍议提出的必要性 系统中的桥梁作用:这种桥梁作用不仅体现 在文本层面,而且也体现在临床和教学当 毋庸讳言,传统中医及中西医结合医疗在 中。本课题的另一主要成员彭晓月博士,是 中国、北美、欧洲以及其它地区取得了 东西医学中心研究成员,既是人类学学者, 长足进展,但是跟语言、文化和获取资 同时也拥有加州针灸师执照。在UCLA攻读人 料有关的障碍仍然明显地存在在这些领 类学博士写作博士论文期间,她对中医做 域。克服这些障碍的第一步无疑是将更多 过大量民族学的研究,对影响中医文献的 的传统中医文献译介过来,尤其是将那 英文翻译方式从社会、文化、历史、经 些尚未完全译成英语的但长时期以来认 济、以及参与者个人的角度进行了多层次 定为中医基础的经典作品译介过来。 的考察。 传统中医跟中国的传统文化、文献、哲学和 本刍议的制订得到了UCLA副校长办公室以及 学术传统密不可分,但随着新旧临床经验的 UCLA学术委员会颁发的跨学科专项研究基金 积累以及现代生物药学的发展,传统的经典 (OVCR-COR)的支持。海姆教授在该课题研究 临床指导也不可避免地经历着频繁的评估和 的早期不幸去世之后,许教授和彭博士继续 再评估。然而传统中医的宝藏却只有一小部 坚持工作,收集分析跟中西医结合翻译有 分被译成英文。由于中医作为西医的补充甚 关的中英文数据,广泛联系该领域的翻译 至替代这一实践和想法在英语世界越来越受 人员,并重新检视了彭博士在写作博士论 欢迎,把更多的中医文献译成英文便成为当 文期间对中美两国的中医文献翻译者以及 务之急。而当我们考虑到美国近50所设有针 中医学院的学生和教师做过的许多采访记 灸、中药和按摩专业的学校中只有少数几所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5 .的每一位主要负责人都根据自己的独特经验 录。张瀚墨博士,一位研究早期中国文献及 从不同视角为该课题作出了贡献:已故的马 其形成的学者,在海姆教授去世之后也参与 克·海姆博士生前是UCLA比较文学和斯拉夫 了该课题的研究。张博士曾师从海姆教授学 语系的著名教授,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出色 习翻译,对传统中医文献、尤其是最新出土 的文学翻译家之一,对翻译研究领域有精深 的医学文献非常熟悉。他的独特学术背景、 地思考。海姆教授一生跟语言打交道,精通 在翻译领域的训练以及其对古代汉语、古代 十二国语言,其中八国(俄、捷克、塞尔维 中国文学和早期中国文献形成等方面的研究 亚/克罗地亚、荷兰、法、德、奥地利以及 也为本考虑的制订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罗马尼亚)语言的翻译作品均曾获奖。他 翻译的作品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米兰·昆 在此我们也对美国学术团体委员会(ACLS)- 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和诺贝尔 ---尤其是安德鲁捷·提默斯基教授----表 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的《我的世 示衷心感谢,感谢他允许我们从形式到内容 纪》 。在去世前的几年里,海姆教授致力 自由地使用他们制订的《社会科学文献翻译 于中英文的翻译与研究,对本刍议的制订 指南》[1]。由美国学术团体委员会支持制订 犹为关注。许家杰教授是UCLA东西医学中 的《指南》,是社会科学文献翻译专家、诸 心的主任,二十多年如一日,以中西医结 多领域的社会科学学者以及众多编辑、记者 合的医疗模式为患者提供服务。多年来,许 耗时多年数次开会讨论的结晶;它不但激励 教授参与过中西医学领域的多项重大课题研 而且指导我们尽力为中医翻译提出一套准确 究。自1993年UCLA东西医学中心成立以来, 而系统的参考意见。这些建议体现在与原 他积极参与培养中心成员、学生、以及中西 《指南》文本的引用和扩充到中医翻译。 医结合临床人员。许教授的事业生涯促使他 经常深思翻译在多语言、跨文化的不同治疗 III.

要求学员接受中文培训这一现实,翻译的 此部分详举中医文献与其它文献翻译之 任务就更为紧迫,因为绝大多数的美国中 不同。按照《指南》的格式,我们将 医临床人员还必须依赖翻译过来的材料。 中医文献和以下文献作区分:自然科学 文献(包括物理、化学和数学等), 基于我们对翻译的大量需求以及多数中医 技术性文献(如实用说明书),以及 临床人员对翻译的严重依赖这一现实,如 文学作品(比如小说、诗歌等)。而 今有必要至少让参与中医翻译的各方, 我 们 的 目 的,区分中医文献和生物医学 尤其是翻译作品的读者和使用者,了解 文献(包括解 剖 学 、 病 理 学 以 及 诸 如 儿 中医 翻 译 所 涉 领 域 的 广 泛 性 和 复 杂 科学、心脏病学和老人病学等医学专 性。 科 ) 则 非 常 重 要。鉴于中医文献与这些文 献的不同会导致 对 中 医 文 献 翻 译 处 理 的 另外,本刍议的制订大有必要也是因为参 不同,中医文献的独特性在一些细节上 与中医翻译的各方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如何 值得回顾。 识别、利用以及产出中医文献的更好的英 译本。优秀的译本应该以严谨的学术作 《指南》的作者们区分社会学文献和自 风、临床经验以及文化敏感性为基石。因 然科学文献以及技术性文献。他们指出 此,依靠英译本的读者和临床医生,在缺 后两者关注在物理现象和缺乏术语上的 少必要指导的情况下,就难免会受到不同 模糊: 译本以及译本选择所造成的不同程度的影 响。诸如此类的选择难免造成重要诊治信 “自然科学文献和技术性文献… 要求译 息的遗失和改变;而诊治信息的遗失和改 者掌握所研究物体的详尽知识。但 变会严重影响临床上中医实践的方式以及 因为自 然 科 学 主 要 研 究 物 理 现 象 和 科研上治疗结局的衡量。同样,对中医翻 测量,词汇的选择通常是固定的 译作品的选择可能而且确实跟英文对中医 和客观的,语焉不详则极少”[ 1: 第3页] 的某些误解有关,比如说在英文翻译中过 多地使用生物医学术语,或者,为强调中 尤其在涉及到人体的生物医学和其他自然 医不同于生物医学的某些特征而大量使用 科学,除了针对不同的物理躯体,其标准语 正字资源(例如使用大写字母等手段) 汇体系业已完备。在生物医学和其它自 然 等,都会引发读者对中医文献的误解。 科学领域,尽管从历史上看对其文献的 翻译方式有过不同,但到目前为止对技 尽管我们知道很多时候完美的翻译是不存在 术语汇的翻译也已经有明确的标准可 的,但让读者意识到中医翻译中存在的陷阱 循。不过,中医的焦点并非像自然科学 还是至关重要。由于很大程度上中医翻译即 一样是物理躯体,词汇的选择也相应的 是对原文进行阐释,在此,我们提出“对于 复杂。尽管也尝试过标准化的建立 翻译陷阱的意识”意在指出,中医翻译作品 (请见以下“处理技术词汇”),但问 的读者需要意识到译者的特殊社会和文化背 题比较复杂,因其涉及到众多不同的群 景对翻译的影响。对于译者而言,这意味 体,这些群体各有其不同社会经济考量 着译者有必要直言不讳某部翻译作品为满 求和政治诉因此也存在不同的标准化路 足不同读者的需要而对原著进行的改编。 径 [9]。 IV. 传统中医文献的独特性 这些不同路径部分地源自中医存在众多的 6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实践流派,这些流派又跟特殊的政治、社 中医文献具有类似的这种交互参考性,特 会以及文化背景紧密相连。从历史上看, 指中医文本同时参考其他文本和社会、历 中国对多种中医流派共存有很大的宽容 史以及文化因素,因此要求译者不但要熟 性。这就将中医与自然科学,尤其是生物 悉所翻译的文本的内容,而且在更广泛的 医学,区别开来:尽管生物医学界也存在 意义上熟悉所翻译文本的医学文化背景也 矛盾和异议,存在着不同风格和发展方向 同样重要。特别是当翻译中医的历史文献 的医疗实践,但它很少像中医领域那样允 时,扎实地了解自然语言、历史背景和当 许这些不同在文本的层面上体现出来。 时的文化潮流非常关键。这一点即使在翻 译当代中医文本时也同样适用:就中西医 “ 文 学 作 品 着 重 风 格 独 特 与 表 达 方 式 。 结合类的文本翻译而言,无论是汉译英还 文 学 作 品 中 , 理 念 和 事 实 由 文 本 创 造 并 是英译汉,译者在选择术语和表现形式 体现在文本中”[1:第4页]。但中医文 时,都应该充分考虑到以上所提因素。 献有着它们引以为自豪的独特审美形 式 。 相 比 较 而 言 , 中 医 文 献 的 信 息 并 非 中医文献的另外一个独特之处还源于它不 局 限 在 文 本 自 身 , 而 是 跟 其 它 文 献 , 跟 仅仅是用来阅读、思考和讨论的。尽管某 人体、环境以及治疗过程紧密相连。 些中医文献是为了史学研究而被译成英 文,但更多的还是为指导医学临床而译, 中医的与众不同还体现在中医的某些用以沟 这对传统和当代中医文献而言都是这样。 通交流的概念只限于特殊的学者和医者群 基于此,翻译的影响显得非常重要,因为 体。这些概念通常以技术词语来体现,这在 不同的使用目的能直接影响到翻译文本的 很多方面都非常独特。这种独特性可能跟这 形式:是作为课本传授传统中医的标准形 些概念产生的时期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医疗实 式呢,还是作为快速查询的临床指南?抑 践潮流相关,比如说,十九世纪以后的中医 或是作为启发内科医师思考的医学经典? 文献作者倾向于将其跟生物医学联系起来。 还是作为案例研究的结集?或是对他人作 中医文献的作者也可能间接地把过去的假设 品的阐释?因此,译者----当然最好也包 和概念融入文本,而这些假设和概念在不同 括读者----需要了解中医文献的本来形式 历史时期的不同实践倾向中被想当然地认为 及其产生背景,也要了解这些翻译作品的 是正确的。其实,即使是那些大家觉得很普 使用环境。也正是因此,中医文献的形 通的词汇,一般的汉英和英汉词典也不能给 式,为适用不同读者的需求,在译介的过 予满意的翻译。更有甚者,就是技术词典--. 中医翻译的历史 道学科的语言…他 们 正 在 处 理 … 源 语 言和目标语言,就像自然语言一样 十五和十六世纪以来,在传教士、外交官 亲切” [ 1 : 第 4 页 ] 和生意人接触中国的过程中,中医文献逐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7 .程中被大大改变。这一点上,尽管我们知 无论单语还是双语---在某些指定词语上也并 道这些改变对于创作成功的翻译作品的文 不统一。 本形式是有必要的,翻译者还是应该对中 在《指南》中,作者们这样写: 医文献的源语言、历史背景、原始文本产 生的文化潮流、以及在中医临床和研究中 “由此而产生的交互参考性要求 使用翻 译 作 品 的 读 者 的 评 价 有 详 细 的 了 译 者 不 仅 熟 悉 文 本 的 主 题 , 还 熟 解。 悉 在 变 动中的更广泛意义。文本所 在的学术语境很间接但在翻译过程 中 是 关 键 因 素。结果是… 译者需要知 V.

渐被西方人译成英、法、意以及其它西 们自己对翻译和术语的理解在翻译中选择突 方语言。早期的中医翻译往往受到当时 出中医的不同特征。结果就产出了一大批根 在欧洲盛行的伽林医学和亚理斯多德模 据不同的认识论框架、使用不同的术语翻 式的强烈影响[10]。比如,十六世纪的 译同样的中文词汇的中医文献的英译本这 利玛窦把“五行”翻译成“五种元 种情况。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这一领 素”(Five Elements),就是把中国 域既没有形成翻译的标准,也没有建立起 的五行概念跟伽林的四种元素学说联系 不同译者所使用术语的链接。总而言之, 起的一个例子。在这一翻译的影响下, 当评价一件翻译作品,以上所有因素都值 数代西往人忽略了五行所反映自然阶段 得我们认真考虑。 ( 包 括 季 节 、 疾 病、和人体时间流在 内)这一系统观念所产生的哲学、历史、 VI. 谁是合适的中医译者? 文化背景和意义。事实上,由耶稣会教士 要回答谁是合适的中医文献译者这一问题, 进行的早期中医文献翻译,在当时也是为 就需要考察特定情形下谁可能是最好的译者 消灭中国宗教思想和传播西土基督信仰这 或者说一个理想的翻译团队是个什么样子。 一总体目标服务的。 翻译学中的一条普遍能接受的原则是,最好 的译者是将文本翻译成自己的母语的那些译 近世的很多译者为准确地将中医概念译成英 者。 文或其它西方文字做出了相当的努力,然而 他们所处的生活时代强烈地影响到他们的翻 “非常基本但常常忽略的一个根本原则 译。比如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好几本中 就是译者将文本翻译成母语或者他们能 国大陆中医教科书被译介给对针灸感兴趣的 准确而 且有效地表达自己的优势语言。 美国读者。这些译本无一例外地依据生物医 译者需要掌握目标语言这一点是毫无疑 学的认识论,以简明而具有现代科学性的语 问的。但很少有译者熟悉所翻译的源语 言将中医翻译成英文。从历史上看,译者作 言的程度能达到自如地在源语言和目标 出这样的选择既跟当时中国的政治也跟西方 语言间互译的程度”[1: 第5页] 的需求有关:一方面,当时的中国中医正在 经历现代化的过程而需要与西方生物医学结 尽管这一点很关键,但中医翻译的情况比较 合,另一方面,当时西方正需要从生物医学 复杂。在此我们认为讨论翻译什么和为谁翻 角度进行研究的针灸及其它中医资料。与此 译的问题比讨论谁或者什么样的翻译团队是 同时,中医在那些寻求“补充和替代医 最理想的译者更有意义。因为前者决定了后 学”的反文化运动群体之间日益流行,进而 者,而且由此引申出来的问题包括为什么选 促进了对中医翻译的需求,因为中医文献的 择翻译某篇文献以及翻译此文献有何用处。 翻译迎合了人们对更传统、更自然、更精神 性的东西的渴求。很多译者就是从此刻开始 翻译中医文献所需要的知识很广博,远远超 为满足这类读者的需求着手翻译中医文献。 越了对中英文熟悉程度的要求。首先,对临 这也是时下我们能够看到不同类型的、受到 床中医药方面的背景知识了解甚至训练至关 各自历史、政治、社会、经济诸因素高度 重要。更进一步说,即便在翻译当代中医文 影响的中医翻译激增的原因。另外,还有 献时,掌握古代文学语言的相关知识也是有 其它的现实考虑,如满足当前中医行医资 必要的,因为当代中医文献通常或长或短地 格证书要求和考试等,也不可避免地影响 引用古典文献。其次,因为经典中医文献也 到当前很多中医文献的翻译。而且,中医 是在当代包含生物医学的大背景下进行阐 文献的译者往往单枪匹马地工作,根据他 释,译者在生物医学(或者说西医)方面的 8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训练也是很重要的。最后,对中国历史、当 还有很多其他的理解语言的方式:语言常常 代西方医疗结构、以及中医文献不同体裁的 被作为一个工具来达到某种效果;语言也可 足够了解对中医翻译也有相当大的帮助。很 被理解为一个网络,其中每个词汇或者概念 显然,能满足这么高要求的中医译者的确 连接在一起形成几个相邻的概念,这些概念 罕见,尤其对母语是英文的译者而言就更是 加在一起可帮助我们理解周围的世界。甚至 如此。当然,让一个母语是中文的译者把中 在西方,看待上述理解语言的方法也是可能 文翻译成英文也同样有问题,因为很多情况 的。如果近距离地观察,我们总是在使用这 下这样的翻译不容易编辑,而且英文表达往 些方式。在中医翻译中更是如此。当中医临 往不适合以英语为母语的读者的阅读习惯。 床人员和患者一起时,他们使用语言作为工 尽管如此,母语是中文的译者能根据他们对 具来安抚患者,来兑现自我治疗的存诺以及 中文的独到见解,帮助母语是英语的译者准 建立新的联系。在中医的历史考证中,语言 确合理地翻译中文文本。同样,让历史学 更是作为一个网络,其中词汇仅是在与临近 家、中西医临床人员、甚至是懂得东西方文 的词汇相关联时才有意义 (如,rheum 仅 化的社会学学者参与翻译也将大有裨益。在 是在与痰或者浮肿合用才能理解)[11] 我们看来,一个理想翻译团队的核心成员应 包括至少一个母语是英语且汉语流利的中医 当考虑中医翻译时,牢记这些理解语言的多 工作者或研究者,以及至少一个熟悉中医且 种方式很有用,可借此来比较译者怎样处理 母语是中文的成员。如果可能,也可吸纳以 这个问题。那种主要依赖语言参照方法的 下人员加入团队:语言学家、翻译或者研究 翻译,如仅依靠字典来翻译概念,常常不 过去中国不同历史时期文献材料的学者、医 能抓住原文的意思和用意。这是个棘手的 药史学家或者研究中国的历史学家(尤其是 问题,因为一些其他的方法,特别是在古 中医史学家)、熟悉中外中医实践以及与此 文的理解中,也是常受争议的。这是另一 相关的当代文化的人类学家、西医师、以及 个原因解释为什么需要熟悉译文的历史和 活跃在中美两国的中西医结合专家。有时 文化语境的专家和学者加入翻译团队。 候,在原作者依然在世的情况下,也可以把 原作者纳入翻译团队。同样,在条件许可的 VIII. 什么是中医翻译的“语言”? 语言所体现的文化)所理解?译者应该 多大程度上为保留源文化(即被翻译语 一个更值得考虑的基本问题是中医翻译应采 言所体现的文化)的概念语汇和结构 取何种语言方式。与一般的参照语言相比, 而牺牲流畅的表达,从而提醒读者他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9 . 中医翻译中应特别注意的几个问题 情况下,把一个或多个可能的读者作为辅助 成员包含进翻译团队也很有帮助。 第一,通俗化与外国化的问题。 中医翻译中倾向源文本还是目标文本是 由于以上诸多原因,许多中医文献的翻译都 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也 是由翻译团队来完成的。事实上,在中医这 称为洋化还是同化,可做以下解释: 一复杂领域,很少有译者完全依靠个人的力 量进行翻译。当然,一个包括以上提及的理 想翻译团队里的各种人才的翻译团队班子并 “译者能在多大程度上“同化”源文 非总能组成,但从这一点来理解为什么要、 本?也就是说,译者可以在多大程度 怎么样来组成一个翻译团队以及团队成员之 上通过采用 目标语言的概念语汇和结 间应该怎样合作来进行翻译非常重要。 构,使得自己的方法、术语、以及知识 和医疗分类等等能 被目标文化(即翻译 VII.

们事实上正在阅读从其它文翻译过来 第二,风格和断句 的作品 ”[1:第7页] 中医文献的书写风格在中医翻译中也值得考 这个问题在中医翻译中很关键,且在 虑。《指南》的作者们认为: 多个翻译圈中激烈争论。一方面,多 个团体表示严格地保持源文本是复原 “一种语言的“灵魂”者“天赋”影响 其内容和观点,包括临床思路,并保 其使用者的书写方式…必须记住句法也 证内容不做改变的唯一方法5。其他人 传递信息。其信息也许没有词汇直接, 则表示当中医传播到西方,内容改变 但也影响我们理解和解释文献观点的方 不可避免,因此倾向目标文本的翻译 式”[1:第8页] 更适合[12]。通常来讲,我们同意 《指南》作者们表达的“译者会在可 中文尤其如此,它的独特的节奏和句法往往 读性和个性化之间选择一条中间路 采用五言或者七绝就能形成很流利的句子。 线”[ 1:第 8页] 但当把它们翻译成英语的时候,这样的句子 结构却很难复制,特别是因为“很多中医经 典文献用文言的句法写成且没有点”[16:第10 “思想的形成和口头表达方式在不同文化 页]。 但如《指南》作者所言,“那种在不 里是不同的…译者必须要做到既能在翻译 打破英文结构”[1:第8页]的前提下尽可能保 中传递源语言文化的特质,又能不疏远翻 留中文节奏的的翻译是可能的。阅读翻译作 译作品的读者所属的语言和文化…对于译 品时,记录译者怎样处理风格很重要。如果 者到底应该站在哪一个极端的问题并没有 其风格太过熟悉,那么叩问是否过于照顾英 一个既定的答案,因为每一个文本都是独 语语言风格也是有益的。 特的。但凭经验而论,我们认为译者应该 尽力突破目标语言文体的藩篱来表现源语 第三,如何对待特定历史时期的语言的问 言的特性,当然同时提防不要把翻译语言 题。 扭曲 到 稀 奇 古 怪 的 地 步 。 换 句 话 说 , 译 文得能让人读得懂,但没必要达到读起 来让人觉得译者的母语是目标语言的的 中医文献包含新旧各种版本,对于文言文的 地 步。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让翻译过来的 使用也有很大不同。古代汉语,尤其是医古 作品本身尽可能被人接受就行” [1:第8页] 文,需要对其语法和结构有相当的掌握才能 进行解释;要进行翻译要求就更高。基于 对于中医,这种平衡常常难以掌握。比 此,中医文献译者接受基本的古代汉语语 如,西方人对于一个温和、替代、整体医 法训练是必要的;这一点既适用于古代文 学的渴望常常对倾向于源文本的中医经典 献的翻译,也使用于引用古文很多的现代 的翻译形成挑战,因为中医经典中军事隐喻 医学文献。更进一步说,尤其在翻译古代 和性别歧视非常严重 1 3 .1 4 。比如,当中 中医文献的时候,很多古代文献中包含不 文文本中包含译者认为在现代西方不合适 同时期的评论。译者对中国历史、文学、用 的陈述,译者会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 典等文献里不可或缺的东西具备相当的了解 加上脚注来讨论可能由于社会变迁导致 观 就很重要。这也要求译者必须具备起码的对 点的不合适常常会有帮助,而非在文中 历史和文化的敏感性。因此,在接受翻译任 直接改动。在没有诸如此类脚注的文本 务或是评估翻译的时候,接受古代汉语语法 中,很难明确什么可能排除或者采用。 训练和具备中国历史知识是很有必要的。 10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第四,词源学的问题 (kidney yin vacuity)和“肾阳虚”(kid- ney yang vacuity)之类的词5;三,使用英 中医翻译的一个常见问题涉及到利用词源 语词汇,一个外来的生物医学词汇,或者 学来解释特定的中文字或者多字的词汇。 平 常 使 用 并 不 是 技 术 词 汇 的 英 语 词 汇 。 很多适应性翻译使用字源学为基础,可能 需要长达数页纸的解释,常常将古代中国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要看译者或者翻译团 的观点和当代的想法和文化联结起来。这 队是否使用以及怎样使用现有的中医术语标 种方法的翻译存在问题,因为在任何一种 准来进行翻译。尽管都还没有得到广泛的应 语言中,“一个词的实际意义由其起源所 用,世界卫生组织 (WHO)、世界中医药联 决定” [17:第92-93页] ,但并非总是如 合会(WFCMS)以及Wiseman和Feng的 此。Kovacs指出很多中医文献的作者, 《实用中医字典》都有自己的中医术语标准 翻译表[19-21]。这些表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 使用字源作为基础来传递词义可能陷 而且就目前而言,还没有那一家成为公认 入“词源谬误” [18] 。换言之,中文字在 的权威。期间出现过创立参考数据库来链接 临床使用的文本中常常比在词源中传达的 各个系统中词汇的不同翻译22。事实上,到 意义更多。同样,很多字由基于意义的根 底哪一家的标准更适用于中医翻译一类的争 基和发音部分组成,自身并不传递意义。 论仍很激烈9,23-26。选择哪一家的标准来翻 尽管词源有时作为一个有用的起点,但要 译并非看上去那么简单,尤其是当我们考虑 注意在中医翻译中避免过多的依赖词源的 到以下情况就更是这样:某些中医术语, 描述。 根据一家标准表被译成西医术语,根据另一 家标准表却采用了更传统的译法。当然,也 第五,一词多义的问题 有很多不同是由译者的个人偏好造成的。 中医词汇常常一词多义5。即使在同一文献 一般来说,译者采用的是哪一家的标准译法 中,同样的词汇并不总是同样的意义,也并 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译者从一开始就应该 非指向同一个事物。中医翻译中碰上这种一 明确表明他(们)采用的是哪一家以及为什 词多义问题很具挑战性。在其他的技术领 么采用那一家标准。如果特定的译者选择避 域,译者应该总是将同一个词汇翻译成一 开现存的标准(这个常常发生),那么他 样。但在中医领域中,这个方式是不妥的。 /她需要提供方法来链接选择的词汇和标 我们建议可行的方法是译者采用客观方法来 准译法,或者更好,链接中文原文就更加重 观察多义词的不同含义。如此处理后,在翻 要。 译过程整个文本中就可保持一致。 第七,生物医学化问题 第六,如何对待术语的问题。 中医翻译的另一个最有争议性的问题是生物 技术词汇的普遍存在是中医文献的一个首 医学化问题。可能有译者表示为避免被看作 要特征,因此评价翻译作品的重要一点就 当代全球医疗世界的弃儿,中医必须植入现 是看译者怎样翻译技术词汇。有三种方法 代医学词汇25-27。另外一些场合,有译者 可以赋予技术词汇以同等的意义:一,承 表示要采用更传统的翻译方式,在古典医 认该技术词汇为外来语,也就是说,是完 学文献的框架下保持最原始的含义3-5。评 完全全是借来的,比如说,只用拼音来“ 估一个翻译作品,确定译者是否在此范围 翻译”像“气”、“阴”、“阳”之类的 以及他/她是否在整个文本中保持一致很关 词;二,使用外来翻译的技术词汇。这 键,但并非总是很好区分。翻译一个当代的 条原则主要适用于翻译诸如“肾阴虚” 结合医学文献,源文献中已经存在很多生物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11 .

医学词汇,因此在翻译时使用生物医学词 内容,以及哪部分反映了译者本人的医疗见 汇是合适的。但在翻译古典文献时,植入生 还没时得到广泛交代的并不清。既然这样, 物医学词汇常常意味者适应性翻译,可能受 读者怎样才能对一件翻译作品的质量作出评 益于一个受过更古典训练的译者的加入。另 判?一个办法就是将其与此特定译者的其他 一个方面也可以观察团队翻译模式:可由相 翻译作品比较起来读。当然这对中医翻译而 关的专家提供指导,明确何时和何处将中医 言有难度。但我们希望,以上我们提及的这 语言和生物医学语言发生关联。因为此类关 些建议能帮助读者自觉地意识到他们在中医 联确实存在,重要的是传递意义。但是,一 临床实践中阅读的、采用的都是什么样的文 般来讲,这并非译者应该在翻译程中完成 本内容。我们认为这种自觉意识非常重要, 的。当译者寻求传统的翻译和生物医学的 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在通过医疗实践把文本 关联时,一个解决方案是某些词汇包括双重 知识变成真实可用的知识以及在向病人及其 翻译,这可以很容易地在疾病名上实用,比 他相关人士解释某些中医概念的时候,中医 如使用双重翻译如“风火眼/急性 翻译作品的读者也参与到中医翻译的过程中 结膜炎”,这样就建立了中医的传统症状和 来。基于此,读者不应该再对译者为不同的 生物医学诊断的关联。 目的而译出的作品盲目信从,也应该不管这 些翻译过来的文献是否用以指导临床实践, 第八,临床相关性问题 而是在阅读翻译作品的时候认真地考虑以上 我们讨论过的问题,比如说,谁是译者?译 另一个中医翻译相关的问题是其与临床实践 者是独立翻译还是跟翻译团队的其他成员进 的相关性问题。此广泛领域中很多已经和 行合作?译者所属翻译团队是否有能力处理 即将翻译的文献并非仅是学术性产品,在 所翻译文献的所有资料信息?译者如何处理 第IV部分(传统中医文献的独特性)我们 已经部分谈到。因为翻译中医临床文献常 诸如翻译风格中的通俗化还是外国化的问 常有其独特的挑战,临床先惯性问题还是 题?译者是否对此有任何说明?译者是怎样 值得进一步的探讨。其中一项挑战涉及 处理技术语汇和标准名称的?更进一步说, 到“表格”。换言之,原始文本中的表格 译者是怎样处理隐喻性文字的?需要对译 常常和其在临床上实用性相关。比如,笔 文作长注解的时候译者采用的是什么样的 记本大小一样的书籍可以很舒服地放在医 处理方法?当然,跟中医翻译有关的问题 生职业服装的口袋中。在中医翻译中,如 远不止这些,而是更多,本刍议意在抛砖引 果可能,尽管仅仅因为每种语言得正字法 玉,为更多问题的提出服务,也为中医翻译 资源(字还是词),英文翻译在多种情况 这一复杂领域所涉及的各方提供一个讨论的 下比中文要长得多,这种 表 格 应 该 复 平台。我们希望对这些问题的自觉意识能最 制。翻译风格在此也有其自身的作用。 终导向该领域翻译指南的产生,从而为出产 更高质量的中医翻译服务。因为这一领域涉 IX. 对于翻译评估选择的最后几点考虑 及广泛,此建议相对来说一定得有弹性,必 须考虑到特殊文献特殊对待的原则。但是这 让读者(学生、中医临床人员、以及研究 样的建议应该清楚地表达出如何处理像翻译 者)来评估中医文献翻译比较复杂,如果他 通俗化和中医文献的历史语言这样的问题。 们对中文一无所知就更是如此。但即使他们 懂一些汉语,要对翻译作品进行评估也不容 易,因为很多翻译作品对其中的适应性改编 12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and the Issues Surrounding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West to 1848.paradigm-pubs.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1989. pp. eds. 2000. 6. Barnes. Paul U. Gods. Wiseman. of Language in Chinese Medicine. Paul U. The Spread of adigm/refs/wiseman/Extralinguistics. 22(3): 215-222. and Ghosts: China. Nigel. Wiseman. Ergil. Marnae. Symposium on Translation Methodologies Tymowski. Language in nese Medical Terminology: A Source-oriented Society 41(3): 343-364. Medical Literature: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 tional Symposium on Translation Methodolo. sity. London: Elsevier Press. 13. American Acu. 10. Wiseman. Standardizing Chinese Medical Terminology. Harriet.pdf.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13 . Living Translation: Language and the tions o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Search for Resonance in Chinese Medicine. Translation of Chi. sstp_guidelines. Jurgen. In Authen- 85-95. Linda L. Medical Terminology. Department of Complementary Health Studies.com/par. ed. Paul U.org/uploadedFiles/Publications/Programs/ 55-64. 9. vard University Press. Beinfield. 2006. 12.D. available: http://www. Pritzker. Considerations For porary Healthcare. Approach. Electronict document. and Its Discontents: Four Snapshots in the Life Dordrecht: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ticity. Nd. Guidelines for the Translation and Terminologies. 2005 Needles. 4. Cambridge and London: Har- Medical Texts into English. Pluralism: Language. 2003. Sonya E. Healing. Standardization gies and Terminologies. Unschuld. Ph. Sonya. 11. Ergil. and the Evidence Mosaic: Integrating East Asian Medicines into Contem- 3. Available: http://www. dissertation. Pritzker. tion in U. pp. Volker Scheid and Hugh The Transl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 Unschuld. Exeter Univer. Texts. Herbs. Rectifying the names: Suggestions for Natural Sciences. Linguistic Reflec. Dordrecht: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pdf 8. 2001. Heim. 2011.S. In Approaches to Traditional Chinese Oxford and New York: Berghahn Books.html. Kovacs. pp. Nigel and Paul Zmiewski. Available: https://www. Marnae and Kevin Ergil. McPherson. Clinical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 prising Phenomenon. (Forthcoming in June 2. 2014). Authority.com/refs/Translation. paradigm-pubs. and Efram Korngld. tic Aspects of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ese 2: 145-154. 37: 24-26. Chinese medicine. Pritzker. and Freedom in Chinese Medicine. ed. Nigel.References In Approaches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 cal Literature: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tional 1. 2012. 2001. Sonya. acls. Centralism vs. Michael Henry andAndrzej W. Unschuld. icine Into English. The Extralinguis. 75-88. of Social Science Texts. 1989.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Western World: An Attempt at an Explanation of a Sur- 7. 2006. puncturist. Living transla- 5. Best Practice.

Paul U. pp. In Approaches to Traditional 12(4):305308. Practical Translation Methodologies and Terminologi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am. Cambridge.para- Academic Publishers. Dictionary. Medicin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 (Ma- nese: Rhythm. Jurgen. 85-95. Miki. Xie.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20. Paul U. Unschuld. Comments on Nigel Wiseman’s A Practical 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paradigm-pubs. World Feder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So. cieties (WFCMS). Nigel and Feng Ye. White. Semantics (Vol. 7-17. An Anatomy of Chi. 2007. nila: WHO Library Cataloguing in Publication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word forword” literal approach to transla- tic Reflections o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tion. Pacific Region (WHO-WPR). Medical Literature: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 tional Symposium on Translation Methodolo. Unschuld. Medical Texts. A ical Literature in Contemporary China: Texts Pract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Western Press. Kovacs. Eric. Data. Available: http:// Paul U. digm-pubs. John. Associated with This Work. 1) . Unschuld.com/sites/www. Felt. Beijing: People’s 27. ments on Nigel Wiseman’s A Practical Dictio- Unschuld. American Acupuncturist. as cited in Kovacs. and Problems Brookline: Paradigm Publications. Robert 2006. 23. 2005. ed. Brand. ed. The Role of Standards tions o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in The Transmission of Chinese Medical Infor- Texts. On the Standard No- 14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37: 18-20. Kanwen. Link. Perry. Ma. Dordrecht: Kluwer Academic 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II)—On the use of Publishers. 1989. Classic Chinese med. ed. icine? Western and Eastern Approaches to Healing. 22. White. Xie. Politics. 24. WHO Interna- tional Standard Terminologies on Traditional 15. nal of Integrated Medicine. Paul U. Dordrecht: Kluwer www. In Approaches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al Literature: Pro. 13(1): 61-65. ND. Known Correspon- ceedings of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dence Terms Between Eastland Press. pp. 2006. 2003. 25. 85-95. Medical Publishing House. Wiseman.244. Xie. Jurgen. Zhu Fan And P. 14. Metaphor. Lyons. Linguis. What is Med. Shima. 2006. Linguistic Reflec. and Xie Zhufan. In Approaches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ation. 16. menclature Debates.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I)—On the p. 37: 811. 2013. 1977. Western medical terms to express the concept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1998. Zhufan. Chinese Jour- 19. 18. 2009. Basic Nomenclatur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om- Methodologies and Terminologies. Chinese Medical Literature: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Translation 26.com/files/files/EP_PD_XF.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ed Medicine. pp. American Acupuncturist. Asian Medical No- gies and Terminologies. Selected for Modern Editions. 21. 1989. Dordrecht: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Zhu Fan And P. 1989.pdf 17.

Sonya. Peter. Acupuncture in America. Gods. Mitra 2006. 中医英语翻译技巧问难。 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 汉英翻译 牛喘月。 2003。 为什么要研究中医英语 Chan. Metaphor. ETC: A Review of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15 . American Acupuncturist. 2009. London: cal Texts Routledge. The Role of Standards in The nese-Language Knowledge Among Culture Transmission of Chinese Medical Information. Herbs. and Standard Nomenclatur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Ghosts: China. 1992. The Debate Over Chi. Politics.).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Link. 李照国。2009. 翻译。中西医结合学报2003 年9 月第1 卷 An Encyclopedia of Translation: Chinese-En. 中医名词术语的规范化 中医翻译 Chen. Zhan. 2005. Chinese Translation. English-Chinese. 10(1): Press. Cambridge and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ed Medicine. Living University Press. Mei. 70-71. Marnae. into English. 2004. (Forthcoming in 2014). Impressions on the Book “On the Barnes. In Other Words. New York: Prentice-Hall International. Sin-wai and David Pollard (Eds. Needles. Felt. An Anatomy of Chinese: Rhythm. General Semantics.menclatur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ambridge and Lond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Brokers of American Acupuncturist. Mona. 37: 1820. Other-Wordly: Making Chi- nese Medicine Through Transnational Frames. Marnae and Kevin Ergil. 1988. Nd. Robert 2006. Linda. Medicine” (by Professor Xie Zhu-fan 谢竹藩). Hong Kong: The Chinese Pritzker. Issues Surrounding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 Baker.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Thinking New York: Berghahn Books. Emad. 翻译手册 Ergil. 2006. 2001. glish. 63: 408-421. Newmark.html. Available: http://www.para- 选集参考书目 digm-pubs. Perry. Valerie and Eric T. Textbook of Translation. Healing. Considerations For The 附录 Transl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to English. Liu. Durham and London: Duke University Press. 37: 2426.com/refs/Translation. Oxford and Pellatt. Ke-ji (陈可冀)and Lu Ai-ping (吕爱 平). 第3 期:239-240. Ergil. Translation: Language and the Search for Resonance in Chinese Medicine. and the West to 1848.

pp. Region (WHO-WPR). Shima. Dordrecht: Kluwer Aca- demic Publishers. Electronict document. Zhu Fan 谢竹藩 And P. Unschuld.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II)—On 16 CONSIDERATIONS IN THE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ed Medicine. 7(2): 183-186. Its Discontents: Four Snapshots in the Life o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0. Standardization and House. Best Practice. Beijing: 12-13.D. Comments on Nigel Wiseman’s A Practical Wiseman. 2006. On the Standard Shen. American Acupuncturist. 75-88. Asian Medical Nomencla. Exeter Univer- sity. In Approach- 李照国,潘淑兰。2009。WHO 西太区与世 es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al Literature: 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名词术语国际标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准比较研究:五官部分。 中西医结合学报 Translation Methodologies and Terminologies. 准比较研究:形体部分。 中西医结合学报 Rectifying the names: Suggestions for Stan- 7(1): 79-84. Library Cataloguing in Publication Data. Nigel.pdf. White. Volker Scheid and Hugh Western Pacific Region (Manila: WHO McPherson. 2003. 2006. Approach. dissertation. Nigel and Paul Zmiewski.Terminologies on Traditional Medicine in the porary Healthcare. 2007.Western Pacific Language in Chinese Medicine. 李照国,潘淑兰。2009。WHO 西太区与世 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名词术语国际标准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 World Federation 比较研究:病机部分(一)。 中西医结合 of Chinese Medical Societies (WFCMS). Xie. ed. White.paradigm-pubs. Xie. Xiao Tian. ture Debates. 学报 7(5): 482-487. An Extra Thought about Nomenclatur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 Nomenclature. WHO International ticity. and the Evidence Mosaic: Standard Integrating East Asian Medicines into Contem. Zhu Fan 谢竹藩 And P. 2006.com/paradigm/ refs/wiseman/Extralinguistics. eds. American Acupuncturist. Zhufan 谢竹藩. Complementary Health Studies. 李照国,潘淑兰。2009。WHO 西太区与世 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名词术语国际标 Wiseman. pp. available: 法探索)。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http://www. 37: 811. In Authen. Nigel. Basic Nomenclatur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ardizing Chinese Medical Terminology. 2005. 55-64. Sonya.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2011. Department of 12(4):305308. 37: cine. Ph. Miki. Xie. Comments on Nigel Wiseman’s A Pract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Medicine (I)—On the Wiseman. London: Elsevier Press. The Extralinguistic As. 李照国。 2008。 中医基本名词术语:英译 pects of English Transl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国际标准化研究(理论研究、实践总结、方 Terminology. Paul U. 1989. Translation of Chinese “word forword” literal approach to transla- Medical Terminology: A Source-oriented tion. Beijing: People’s Medical Publishing Pritzker. 2001.

COPYRIGHT 2014 UCLA CENTER FOR EAST-WEST MEDIC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