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7

2017 年第 7 期 海外华文教育 No.7 2017

( 总第 90 期) OVERSEAS CHINESE EDUCATION General Serial No.90

“一带一路 ”战略背景下
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王睿欣
( 马来西亚新纪元大学学院教育系,马来西亚 加影 43000)

摘 要: 本文基于“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华语教学在东南亚地区快速发展的现实和未来预
期,审视了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现状,分析了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优势及问题。面对“一带一路”
的历史发展机遇,预测了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 一) 华语教学将获得政策上的一定支
持和顶层设计上的战略规划; ( 二) 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将借助华语作为第一语言教学即华文
教育的优势快速发展,并进一步彰显其主体性价值; ( 三) 形成完整而专业化的华语教师培养的学
历教育体系,从而成为东南亚华语师资培养的中心; ( 四) 华语教学研究与资源开发将进一步拓展,
从而成为东南亚华语教学的研发中心。
关键词:“一带一路”; 马来西亚; 华语教学; 新趋势
中图分类号: H195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221-9056( 2017) 07-0903-07
DOI 编码: 10.14095 / j.cnki.oce.2017.07.003

一、引 言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快速发展,国际地位的大幅提高,为了促进中国和周边各国的共同发展、
共同繁荣,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一带一路 ”的战略构想,为中国与世界的发展问题提供了创造性的
解决方案。“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的简称,是致力于通过互
学互鉴、互通互联,发挥各地区不同经济体的比较优势,进而达成各国互利共赢目的的发展战略。
在“一带一路”沿线 60 多个国家中,东南亚的战略重要性极为突出: 政治上看,东南亚是中国周边
外交的基础,是落实“亲、诚、惠、容”四字方针的核心区域; 经贸角度看,东南亚是中国的重要贸易
伙伴,2013 年双边贸易占“一带一路 ”沿线国家对华双边贸易总额的约 50% 强[1],中国是马来西
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泰国四国的第一或第二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4 年,马来西亚对中国双边货物贸易额为 635.3 亿美元,中国仅次于新加坡为马来西亚第二大出
[2]
口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 ; 从文化根基看,东南亚华人总量占世界的 80% 以上,是中华
文化圈最大的辐射影响区域。( 周倩, 2015: 1)

收稿日期: 2017-02-28
作者简介: 王睿欣,马来西亚新纪元大学学院教育系高级讲师,哲学博士,研究方向为应用华语教学等。
Email: ruixin.wang@ newera.edu.my
感谢《海外华文教育》匿名审稿专家的宝贵意见,文中不妥之处概由本人负责。

· 903·
海外华文教育 2017 年

这些事实与数据都说明了中国与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经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 ,中国已经成
为这些国家不可或缺的国际贸易伙伴 ,同时也预示着未来华语在这一区域将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
( 吴应辉,
2015)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及逐步实施,可以毫无疑问地预测,在原有的良好基础
上,东南亚地区华语传播及教学的发展势头必将更加迅猛 ,而华语教学的推广普及,必将反过来大
力促进政治、经贸项目的深入。在这一背景下,分析华语教学在“一带一路 ”沿线的重要东南亚国
家———马来西亚的发展现状,在此基础上面对“一带一路 ”的历史发展机遇,提出马来西亚华语教
学发展的新趋势。这无论是对“一带一路 ”的推进及实施,还是对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未来发展,
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本文正是致力于此而展开的。

二、“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华语教学在东南亚地区快速发展的
必然趋势

纵观世界历史,语言的传播往往不是通过语言本身进行的,而是以贸易、宗教、文化等其他因素为
依托而展开的。古丝绸之路的不同历史时期华语传播的方式,无论是“驿站式”、“宗教伴随式”,还是
“文化吸引式”,
抑或是“贸易拉动式”都深刻地揭示了这条基本规律。( 王建勤,
2016: 34 - 35) 这些推
动华语传播的因素都是历史赋予的机遇,
“一带一路”战略恰逢其时不仅为华语在东南亚地区的快速
传播搭建了一个重要的平台,
更为重要的是为华语教学在东南亚地区的快速发展提供了一个千载难
逢的机遇。首先,
“一带一路”战略在推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经济贸易快速增长的同时,必将带来
对华语人才的大量需求,
也必将激励更多的人努力学习华语,相应地会给华语教学带来广阔的发展空
间; 其次,
经济贸易上的紧密合作及互动必将加强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政治与文化上的相互交流、
了解及认同, 从而为华文教学的发展提供政治及文化上的保障; 最后,在经济贸易发展的拉动下,中国
和东南亚各国必将投入更多财力、物力、人力用于支持华语教学的发展,从而使华语教学获得有力的
学术等资源上的支持。( 吴应辉,
经济、 2016: 12) 经贸、
文化、
政治的频密往来必将带动华语教学在“一
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国家新一轮的快速发展,反过来华语教学的快速发展也必将进一步促进中国与
文化 政治等方面的合作与交流。因此,
“一带一路”沿线的东南亚国家在经贸、 、 我们要把握历史机遇,
从战略高度审视华语教学在华语传播最好的东南亚国家———马来西亚的发展及趋势,
以满足“一带一
路”沿线东南亚国家经贸合作对华语资源和华语教学的需求。

三、对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现状的认识

( 一) 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现状
1. 马来西亚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的教学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较为完备的体系 。
对马来西亚华人而言,华语的学习不仅是母语的学习,基本上也是第一语言的学习。华语作为
母语即第一语言的教学在马来西亚已经有近 200 年的历史,积淀下了良好的教学传统和教学资源 。
目前,马来西亚的华文小学有 1290 多所,在读学生 60 余万人; ( 郑通涛、蒋有经、陈荣岚,2014:
239) 华文独立中学有 60 所,在校生达到了 8 万多人,随着办学水平的提高,办学规模还在不断扩
大; ( 王淑慧,
2015: 37) 由华人自己创办的、以华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南方大学学院 、新纪元学院
和韩江国际学院三所高等教育院校 ,在校学生已多达 1 万多人。( 郑通涛、蒋有经、陈荣岚,2014:
240) 这种由小学到中学直至大学的华语文教学 ,在华人社会中形成了浓郁的母语氛围,促使马来
西亚成为目前中国之外华语教学最为发达的国家 。正如中国中央民族大学吴应辉教授所说: 马来
西亚的华文教育在全球华语传播体系中独树一帜 ,其教育体系的完整性、教育教学的规范性以及学
· 904·
第7期 王睿欣: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习群体的大众性,在中国两岸四地之外的世界各国可谓绝无仅有 。( 吴应辉,
2015)
现在,越来越多的非华裔家长把孩子送进华文小学及华文独立中学 ,其人数呈直线上升趋势。
( 王淑慧,
2015: 37) 2014 年在华文小学就读的马来裔学生有 66000 多人,印裔学生有 12000 多人,
其他族群的学生有 8000 多人,非华裔学生总计接近 9 万人。在北马的玻璃市、吉打和槟城,东马的
沙巴和砂拉越,一些规模不大的华文小学,非华裔学生的人数甚至超过了华裔学生。 这一情况,形
成了独特的第一语言教学模式下的第二语言学习 。
2. 马来西亚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起步不久 、发展缓慢。
近二十来年,全球兴起的“华语热 ”使马来西亚的华语学习不再局限在华人圈内,而扩展到了
更多的族群中,作为一种第二语言来学习。从 2007 年开始,马来西亚教育部开始在全国数千所国
民小学落实华语教学计划,2009 年有 350 所国小开办华文班,2011 年华语课被纳入到国民小学的
正式课程中,从而鼓励更多的非华裔学生来学习华语 。( 叶俊杰,2012: 116 - 120) 同时,各高等院校
的大学生对华语的学习也蔚然成风 ,大部分的国立大学都开设了华语选修课。 以玛拉工艺大学为
例,差不多每个学期都有 8 千多非华裔学生选修华语课。此外,华语学习中心、培训机构或国际学
校的华语课如雨后春笋般不断设立起来 ,也成为马来西亚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力量之一。 虽
然社会大众对华语学习的热情不断高涨 ,但是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推广在马来西亚不过是近
几年的事。因此,无论是素质、数量,还是发展的速度,马来西亚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都还处于
非主流状态,远远不能满足华语学习需求的不断增长 。
由于华语课在国民小学、国立大学都属于选修课,其主要的教学对象是非华裔,如 2008 年 6 月
马来西亚教育部统计,国小共有 10854 名学生报读华语,其中非华裔学生 9020 名,华裔学生只有
1834 名,因此上述学校的华语教学都属于第二语言教学 ,对于在上述学校就读的华裔学生而言 ,他
们选修华语课就成为了第二语言教学模式下的第一语言学习或母语学习 。( 叶俊杰,2013: 91) 较
为特殊的是,在马来西亚以华裔学生为主的国民型中学和以马来裔学生为主的国民中学里 ,华语课
的教学对象基本上都是华裔学生 ,而不是非华裔学生,教学方法普遍运用第一语言及母语教学法,
课程内容及课程大纲也延续的是华文小学的华语即母语课程标准 ,但是在教学时间、教学安排、考
试设计上却把它当作一门第二语言的选修课来设置 。所以还很难界定这种华语教学是第一语言教
学还是第二语言教学,或者说它是一种特殊的第二语言教学体制下的第一语言即母语教学 。
( 二) 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优势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华语教学在马来西亚实际上是一个内涵丰富而独特的概念和现象 。 它
既包括对华裔的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 ,也包括对非华裔的第二语言教学 ,甚至有这两种教学相互交
杂的情况。这两种教学除了在学习顺序、教学方式上有显著不同外,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华裔的母语
即第一语言教学不仅仅是一种语言层面的华语教学 ,更是一种中国文化的传承教育,所以这种教学
在马来西亚被称为“华文教育 ”。 马来西亚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近 200 年的历史为华语
教学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从而成为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得以不断前行与拓展的优
势。其一,其体系化建设已经达到了比较高的水平 ,华文小学甚至被纳入了国民教育体系,从而为
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体制基础 。其二,其完善而规范的教学体系培养出了华语
教师、编写了华语教材,制定了华文教学课程大纲,设计组织了统一考试,这些都为马来西亚的华语
教学提供了资源上的支持。其三,其学习群体———华裔约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 20% 多,马来西亚
华裔已是当地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华裔的文化风俗习惯在华裔与其他族裔的交往中 ,也被其他
族裔所了解与熟悉,从而为华语教学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创设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和良好的文化氛围 。
因此,要充分发挥马来西亚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的优势 ,重视“华文教育”的根据地效应,
从而服务于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大局 。( 靳风,2016: 39)
· 905·
海外华文教育 2017 年

( 三) 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问题
1. 政策支持和顶层设计问题
虽然马来西亚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的教学保存和发展最完整的国
家,但是马来西亚“一个国家、一个源流、一种语言 ”的古典民族主义政策,对其发展一直产生着不
利的影响,使其在举步维艰中前行。( 吴应辉,
2016: 9) 在华人和华社的坚持与努力下,创立了马来
[3]
西亚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的管理机构———“董教总” ,从而制定了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
语言教学的发展战略并建立起较完整的教学体系 。 而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在马来西亚的开
展,在单元化语言政策的影响下亦没有得到有关当局的支持与建设,因而发展较为缓慢。( 叶婷
婷,
2013: 155) 在语言政策有偏差、华语教学缺乏支持的局面下,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顶层设计
在马来西亚更是无从谈起,组织建设、资源建设、经费筹措、标准制定等规划及设计处于一片空白的
状态,因而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在马来西亚一直处于非主流的边缘化状态 ,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
甚至远远落后于华语国际传播的态势。( 叶婷婷,2013: 108) 因此,华语教学缺乏政策支持以及涵
盖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教学的整体性顶层设计 ,是当前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中的战略性问题 。
2. 专业建设问题
在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有较好的专业化建设外 ,专业建设问题突出体现在马来西亚
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中。虽然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课程在国民教育体系中 ,其教材、课程
设置、课程大纲及测试等都有明确的规定 ,但是其科学性和适用性都曾遭到过普遍质疑 。在非国民
教育体系如私立中小学、大专院校中,华语的教材、课程设置、课程大纲及测试等都处于各自为政的
状况,能力标准、师资标准、测试标准等专业性的行业标准十分匮乏,由此造成了教育资源浪费,学
生学习效率低下的结果。此外,“华语教学研发机构的缺乏导致华语教学缺乏专业研究成果的支
撑,其结果是教材的科学性和针对性大打折扣,新兴教学理论与方法的引进、吸收反应迟缓。”( 吴
应辉,2016: 10) 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松散无序 、缺乏专业化的建设,是目前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
展中的关键性问题。
3. 教师、教材及教学法问题
不管是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 ,还是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教师、教材和教学法 ”即
“三教”问题依然是马来西亚华语教学中的主要问题 。 师资问题主要表现在: ( 1) 都面对着华语教
师严重短缺的状况。据相关统计,马来西亚缺少华语教师总计达 9 万人。( 谢延婷,2014: 16 - 17)
( 2) 总体上看华语教师专业素质不高,比较缺乏教育专业资格和华语教学的知识与能力。 教材问
题主要表现: ( 1) 种类少,满足不了华文教育的多元化需求 ; ( 2) 适合度低,即教材的内容、形式与马
来西亚的教育体制、社会文化的接轨度低。教学法问题主要体现为: ( 1) 教学理念陈旧; ( 2) 教学模
式枯燥单一; ( 3) 现代语言教学方法与技术应用不足 。( 吴应辉,
2016: 9) 此“三教”问题是制约马来
西亚华语教学进一步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

四、“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在“一带一路”的现实机遇面前,华语教学必将与马来西亚的经贸与产业发展更加紧密地结
合,从而借力发展,以培养出更多马中经济文化交流的华语人才 ,来满足马来西亚经贸发展的需求 。
因此,可以预见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拉动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在宏观和微观上必将呈现
出新的走向和趋势。
( 一) 华语教学将获得政策上的一定支持和顶层设计上的战略规划
国家政策是推动华语教学的关键。( 叶婷婷,2013: 182) 马来西亚自独立以来,以马来族群为
· 906·
第7期 王睿欣: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主导的政府致力于推行马来语至上的单元化语言教育政策 ,从而限制甚至打压其他族群语言及外
来语言的发展。这种语言政策推行至今,严重阻碍了华语教学的发展。近年来,随着马中经贸关系
的不断发展和全球掀起的“华语热”,使马来西亚政府开始不得不重视华语及其经济价值 。 将华语
课纳入国民小学的正式课程中,孔子学院的建立及发展、公费派遣学生赴华学习汉语及汉语教学等
项目的展开,都是这种变化在国家政策上的反映。 随着“一带一路 ”战略的推进,马来西亚在语言
政策上的变化将会更大。因为经贸发展的现实将深刻地告诉马来西亚政府,“含有民族主义思潮
的政策势必跟不上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多样性的时代步伐 ”,( 叶婷婷,2013: 200) 多元开放的路线才
是提高国家经济实力与竞争力的正确选择 。只有秉持多元开放的语言教育政策 ,促进不同族群、不
同语言文化的认同,马来西亚才能成为“一带一路 ”战略中的受益者。 在上述认知和观念的改变
下,虽然在短期内马来西亚政府不可能在语言政策上有一个翻天覆地的改变 ,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会
给予华文教学以更多政策上的支持 ,从而推动华语教学的顶层设计,从战略高度对华语作为母语即
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的教学在组织 、资源、经费、标准等方面进行整体的规划,这是马来西亚华语教
学发展的战略趋势。
( 二) 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将借助华语作为第一语言教学即华文教育的优势快速发展 ,并
彰显其主体性价值
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和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 ,这两个方面固然在很多地方有所不
同,但却是华语教学的“一体两面 ”,其根基都是华语的传播和教学。 因而,在教学资源、教学理论
及方法等层面双方都有可以相互借鉴 、相互补充之处。在马来西亚,这两个方面作为无论是在历史
起源、发展过程、政策介入,还是在教学对象、课程设置等层面都截然不同的两种华语发展模式和体
系,不仅无法互惠互利,而且相反,两者互相隔离、互不相干,形成了独特的马来西亚华语发展的现
象。( 叶婷婷,
2013: 77) 由于马来西亚政府依靠外部的“输入性汉语传播”策略,华语作为母语即第
一语言教学即本土华文教育的优势无法发挥 ,这是造成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在马来西亚依然处
于相对初步阶段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马来西亚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实际发展中 ,其师
资、教材等大部分直接或间接来自于本土的华文教育 ,而华文小学及华文独立中学里也存在着明显
的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与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相交杂的情况 。 这种状况在“一带一路 ”战
略对马来西亚的本土华语人才及华语教学有更为大量和迫切的需求下 ,会进一步凸显出来。因此,
依靠本土的教育力量及资源,通过发展本土的华语教学来培养本土的华语人才 ,这一华语国际传播
的必然趋势也将是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必然趋势 。( 李东伟,2014: 53 - 56) 借助华语作为第一语
言教学即华文教育的优势,完善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教材、师资、课程、测试、行业标准等专业
化建设,改变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的无序松散状态和非主流处境 ,从而推动其快速发展并彰显其
主体性价值,将是“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
( 三) 形成完整而专业化的华语教师培养的学历教育体系 ,从而成为东南亚华语师资培养的中

不管是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还是作为第二语言教学 ,教师都是其中的核心要素,也是
关涉教材和教学法的关键因素。华语教师严重短缺及专业素质不高的问题作为马来西亚华语教学
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必将得到重视和解决。这一问题解决的根本途径就是大力培养本土华语教
师,一方面要加大华语教师的培养力度 ,拓宽华语教师的培养路径,在数量上满足华语教学的发展
需要; 另一方面要建立专业化的教师培养体系 ,在质量上满足华语教学的不同需求 。华文教育的高
等院校———马来西亚新纪元学院自 2010 年开办了为期两年半的“华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专业文凭
课程”,后来由于华语教学的市场需要,此专业变更为“应用华语教学专业文凭课程 ”,专门培养专
业的华语教师。此专业培养出来的教师不仅可以从事华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 ,也可以进行华语
· 907·
海外华文教育 2017 年

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的教学,从而满足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对既懂华语母语教学又懂华语二语
教学的复合型华语教师的需要; 此专业不仅为马来西亚培养华语教师 ,也为印尼等其他东南亚国家
培养华语教师,从而满足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对华语教师的需求 。以此专业文凭课程为示范,随着
“一带一路”战略在马来西亚的跟进,华语教学需求的快速增长,形成从本科、硕士到博士完整而专
业化的华语教师培养的学历教育体系 ,为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培育数量足够、素质过硬的华语教
师,从而成为东南亚华语师资培养的中心 ,这是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又一新趋势 。
( 四) 华语教学研究与资源开发将进一步拓展 ,从而成为东南亚华语教学的研发中心
教材、教学资源的开发,教学问题的探讨、教学理论及方法的研究与推广是马来西亚华语教学
中的突出问题。此问题在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中表现为基础较好但缺乏创新 ,在华语作
为第二语言教学中则表现为刚刚起步 、基础薄弱。而“华语文教学的理论与实践国际研讨会”、“马
来西亚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国际研讨会 ”等研讨会的举办、为印尼中小学编写华语作为第二语
言教学教材的尝试、各种华语教学工作坊的举办,都为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研究与资源的开发打开了
一扇窗口,奠定了一个起点。因此,在“一带一路 ”战略对华语教学的进一步拉动、支持下,充分利
用中国和马来西亚本国提供的各种华语教学资源 ,发挥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教学的优势 ,整合
华语作为母语即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教学的成果 ,推动华语教学研究与资源开发的拓展 ,从而成为
东南亚华语教学的研发中心是马来西亚华语教学未来发展的新趋势 。

五、结 语

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华语教学与传播不能缺席。( 靳风,
2016: 44) 华语教学在马来西
亚尽管存在不少问题,但整体发展呈上升趋势,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阶段性成果。 在“一带一路 ”
战略的拉动下,马来西亚对华语的市场需求必将扩大,华语教学的发展必将呈现出不同以往的趋
势。对这些趋势进行科学的预判和推测 ,掌握其特点,顺应其走向,才能真正把握住“一带一路 ”战
略带给华语教学发展的新契机,从而切实地推动马来西亚华语教学的进一步发展 ,从宏观战略和微
观运作两个层面开创马来西亚华语教学新的局面 。

注释:
[1] 据商务部、外交部官方网站公布数据统计,
2013 年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 4.16 万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64 个
沿线国家约合 8500 亿美元,东南亚 11 国双边贸易额约为 4418 亿美元。
[2] 中国商务部综合司、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2014 年马来西亚货物贸易及中马双边贸易概况,《国别
贸易报告》马来西亚,
2015 第 1 期。
[3]董教总是“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总会”( 董总) 和“马来西亚华校教师总会”( 教总) 的简称,是马来西亚华文
教育的全国性领导机构,长期以来为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参考文献:
靳 风: 《汉语传播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现状、问题与对策》,外交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2016 年。
李东伟: 《大力培养本土汉语教师是解决世界各国汉语师资短缺问题的重要战略》,《民族教育研究》,2014 年第 5
期。
王建勤: 《“一带一路”与汉语传播: 历史思考、现实机遇与战略规划》,《语言战略研究》,
2016 年第 2 期。
王淑慧: 《教师在职进修: 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的经验》,《马来西亚人文与社会科学学报》,
2015 年第 2 期。
吴应辉: 《东南亚华文教育发展问题的表象、本质、措施与机遇》,《浙江师范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16 年第 1
期。
· 908·
第7期 王睿欣: “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马来西亚华语教学发展的新趋势

吴应辉: 《汉语国际传播背景下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功能的新定位与新拓展》,“华语文教学的理论与实践”研讨会
论文,
2015 年。
谢延婷: 《汉语国际推广中本土汉语教师的培养研究》,重庆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4 年。
叶俊杰: 《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在马来西亚的现状、问题及对策》,《国际汉语教育》,
2013 年第 2 期。
叶俊杰: 《马来西亚华文教学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2 年。
叶婷婷: 《马来西亚高校汉语作为二语教学发展研究》,北京: 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2013 年。
赵世举: 《语言与国家》,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5 年。
郑通涛、蒋有经、陈荣岚: 《东南亚汉语教学年度报告之三———马来西亚的汉语教学》,《海外华文教育》,2014 年第
3 期。
周 倩: 《“一带一路”视野下的东南亚汉语推广市场分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 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 ,2015
年第 5 期。

New Development Trends of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in Malaysia in the Background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Strategy

WANG Ruixin
(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 New Era University College,Kajang 43000 Malaysia)

Abstract: Following “One Belt and One Road”strategy advanced,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in South-
east Asia will be developed rapidly in the future. The study analyzes the state of Chinese language teach-
ing in Malaysia,and predicts new development trends in the Background of “One Belt and One Road”
strategy. These trends include the policy support and strategic planning will be given to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teaching Chinese as a second language will grow up quickly with the support of teaching Chi-
nese as a first language; a professional education system for training 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will be
formed; the research and resource of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will be expanded. Therefore,Malaysia
will become a center of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in Southeast Asia.
Key words: One Belt and One Road; Malaysia;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new development trends

· 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