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3

袁晨野,白海波,储洪发仲夏之夜演唱会圆满成功 戴堯天

我喜欢唱歌,更喜歡听唱得好的人歌唱,当然,如果有机会能听到名
家的现场演唱,让我能一饱耳福并从中受益,那就是我最大的荣幸了,上
週日我非常高興地獲得了這項榮幸!

八月十四日华府许多中外爱乐人士放弃在电视前观看正在巴西进行的
奥林匹克 比赛(或美国总统选举等新闻),不顾天气闷热和风雨,汇集到马州
洛城犹太中心克里格音乐厅欣赏了令人翘首期待良久的仲夏之夜演唱会。
在这座无虚 席的音乐厅里著名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女高音白海波,男高
音储 洪发与钢琴伴奏塔提阿娜 洛伊莎(Tatiana Loisha) 默契合作, 演唱 了
多部歌剧中最著名咏叹调, 二重唱, 三重唱和中外艺术歌曲。 他们还演唱
了四首安可曲回報观众热烈掌声和高涨的激情。 继去年夏天成功地舉辦西
洋歌劇、中國聲樂作品演唱会,歌唱家们再一次为华府歌迷献上了一台高
水准,难得的正统演唱会。不少观众为他们献上一束束美丽的鲜花以示祝
贺。

袁晨野曾获 1994 年莫斯科第十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的声乐比 赛


金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音乐家。1998 年他又获得纽约大都会歌剧
院比赛最高奖及休斯顿大歌剧院声乐比赛第一名和最佳观众奖。柴科夫斯
基国际音乐比赛组委会並邀请袁晨野 担任 2015 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十五屆
莫斯科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 比赛声乐的评委。袁晨野现任中央音乐学院声
乐教授,这次是专程从北京来华府,他演唱了古诺歌剧《浮士德》咏叹调“
我将离开故乡” 、柴可夫斯基歌剧《叶莆根。奥涅金》中咏叹调“假如我喜
欢家庭生活” 、阿达姆斯歌剧《尼克松在中国》周恩来的 收场白“我老了,
不能永远沉睡”和阿达莫歌剧《小妇人》中的唱段“ 你知道柠檬树开花的地
方吗?”。袁晨野还演唱了舒伯特歌曲《菩提树》、马勒流浪者之歌套曲第
二首《今晨我曾穿过田野》、黄自曲 《花非花》及秦咏诚曲《我和我的祖
国》。白海波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和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在学期间她曾
在中国举办声乐比赛中荣获一等奖,她先后在十部大型歌剧扮演女主角,
是天津音乐学院的客座教授。白海波當晚演唱了普契尼歌剧《蝴 蝶夫人》
中乔乔桑咏叹调“晴朗的一天” 、马斯内歌剧《埃罗迪亚德》中咏叹调“他多
温柔,他多好”。白海波还演唱了斯特劳斯艺术歌曲《奉献》、《我满怀纯
洁的爱》及冼星海的名曲《黄河怨》。储洪发毕业于天津外国语学院和美
国皮巴第音乐学院,多年来活跃在华府音乐舞台,他當晚演唱了普契尼歌
剧《波西米亚人》、鲁道夫咏叹调“冰凉的小手”和古诺歌剧《浮士德》中
咏叹调“贞洁的小屋 , 我向你致敬”。储洪发还演唱了李斯特創作的名曲
《没有平安》及内蒙古民謠《牧歌》。

在重唱方面,白海波和储洪发演唱了《波希米亚人》第一幕中鲁道夫
和咪咪的爱 情二重唱“多么可爱的姑娘” 、袁晨野和储洪发演唱《波希米亚
人》第四幕中马切罗和鲁道夫的二重唱“坐着马车” 、袁晨野,白海波和储
洪发还演唱了威尔第歌剧《游吟诗人》中最为著名、难度極高的三重唱“啊,
我的灵魂” ,此曲把音乐会推向最高潮,观众一阵狂热,掌声雷鸣,可見他
们富于戏剧性,优美的歌声是那麽杰出。他們用法文,德文,意大利文,
英文和中文演唱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 , 无论是高昂激情的咏叹调还
是委婉柔情的艺术歌曲,歌唱家们都刻画得那么完美,一幅幅画面栩栩如
生,美轮美奂, 观众欣喜若狂 ,演唱会的气氛被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

当三位歌唱家唱完“啊,我的灵魂” 後,为这场音乐会身兼数职的储洪
发手挽手携著夫人白海波走到舞台中间向来宾致谢時说“谢谢大家热情 的捧
场,但是在我们当中少了一位好友 Peter Sun 孙国钟, 明天将 是他逝世一周
年的日子”, 此时台下突然安静下来, 洪发接着说“国钟喜歡歌唱,跳舞,
熱愛朋友,多年来支持赞助歌唱演员和国际歌剧院, 为了纪念这位大家熟
悉的朋友,我和海波要唱雷哈尔的二重唱圆舞曲“默默倾听” ,他们的演唱
让很多观众感动,不少人流下泪 来。掌声中李美梵老师,林光华和我上台
献花致贺并代表出城在外的国钟夫人致谢。 光华说“我们非常怀念国钟,他
看到我们 穿着制服就知道 Potomac Three Tenors 仍在!”。(尧天要在这儿
特别补充一点:我在进场时见到袁晨野的夫人许红,她一見到我就說好懷
念国钟,故旧情深,令人感动。)接着

袁晨野在掌声中上台,他似乎心里明白观众不会放过他在去年音乐会中演
唱的那首令大家疯狂的《塞维利亚理发师》咏叹调“我来了大家都让开”。
晨野的唱作实在是精彩, 我心想现在真是该有人献花,但左看右看那麼多
花好像都送上去了,我心血来潮一个箭步抱起舞台邊上那盆插得很美的花
篮上台 献给了他。 下臺時耳中雖有熱烈掌聲,心中卻怦怦跳,不知自
己做得對不對,直到演唱會後有人問我:那大花籃是你買的喲?!;
韓維也說:是我們清�買的花籃啊?!趙西林後來打電話來談演唱會
盛況的時候也提到:你怎麼一個人買這麼大的花籃喲?!我心始得釋
然,他們愛怎麼 說就怎麼說,反正那個花籃不是我化錢買的,哈!哈!
哈!)。
話說袁晨野唱畢,全場歡動,三人仍再出埸 在塔提阿娜伴奏下演唱了“长江
之歌”和威尔第歌剧《 茶花女》中“饮酒歌”。观众在四個安可後始再度起立
鼓掌心满意足地让这音乐会画上了终止符。

场外一角见到张丽慧、裔国芳、王起云、肖苇、李航燕、周云、孙世
雄等老 师朋友, 大家都赞美演唱会的精彩成功,另一角见到叶明、金静、
洪毓彬、李淑鸞、刘黛兰。。。他们围着笑容满面的李苏馨(咪咪)和顾
以侠,当然,当咪咪再次见到经她培植过的袁晨野、白海波、储洪发今天
有这么优异的成绩,自然是很开心自豪了,我想她一定也常会为她曾帮助
过的孙禹,范竟马,邓桂萍,杨光,魏松等音乐家的成就而欣慰。 谢峰、
张梅说今年袁晨野等三人的演 唱比去年的更精彩,储洪发的高音真明亮,
他真可称是驻华府 华人第一男高音,这样的演唱会难怪到后来是一票难求
(演出前一週我帮许惠敏,陈治煌买到的票是洪发请他母亲和晨野夫人让出
来 的。 我进场才知是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知名指挥家哩!我灵机一动,大
大方方带他们到洪发留给我和麗珠的最佳位子、童心正副指揮李美梵、茅
裕华的旁边坐下,沒人知情 我只暗自竊喜。註:明年請盡早購票).

这场演唱会让观众得到了极为美好的艺术享受并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歌唱家优美的歌声相信一直在大家脑海里萦绕,回荡。我感谢、敬佩他们
为歌唱艺术的辛勤努力和不懈追求,期待着他们下一次的演唱会的的早日
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