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1

先把《绿树成荫》的歌谱发出来。大家如果以前没有的话,先看看。

我先来介绍一下这首歌的背景。

这首《绿树成荫》是亨德尔的歌剧《塞尔斯》Xerxes 中的开场咏叹调。

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出生在 1685 年,即康熙二十四年。逝世于 1759 年,即乾隆二十


四年。大致和我们在清宫电视剧里熟悉的人物,康雍乾三朝元老、重臣张廷玉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亨德尔和巴赫、维瓦尔第这三位是辉煌的巴洛克时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作曲家。

尽管亨德尔是德国裔,又生活在英国,但是在那个年代,歌剧还得是用意大利语。所以这部
Xerxes 也是意大利语。

亨德尔的这部三幕歌剧 Xerxes 的主人公 Xerxes 是历史真实人物,一位著名的波斯国王,一位暴君。


但是这部歌剧的故事,却是虚构的。歌剧描写了塞尔斯背弃了自己的未婚妻,爱上自己兄弟的恋
人,于是千方百计拆散他们。最后阴谋暴露。结果却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种离经叛道的作品在
整个文艺复兴时期,出于人性的抗争,比比皆是,并不为奇。

这部歌剧大幕一拉开就是这首 Ombra mai fu。Xerxes 看着宫廷院子里的梧桐树,发出的感慨。这


首歌前面是一段宣叙调,然后是器乐的间奏,然后是一段标着广板 Largo 的咏叹调。有的歌唱家
唱这首歌的时候带前面这段宣叙调,有的歌唱家不唱宣叙调,用间奏作前奏,直接唱咏叹调部分。
怎么唱都可以。我们为了更集中地介绍意大利语内容,这次只看咏叹调部分。这段标着 Largo 的
咏叹调非常好听,所以有很多改编的各种器乐曲,都叫做《广板》。

这首歌一共就 10 个单词,反复唱。全文是:

Ombra mai fu di vegetabile, cara ed amabile, soave piu.

Ombra mai fu di vegetabile, cara ed amabile, soave piu.

Cara ed amabile.

Ombra mai fu di vegetabile, cara ed amabile, soave piu, soave piu.

我们现在就来一个一个地看这十个单词。

Ombra,这个词有个英语的堂兄弟,就是 umbrella。听着看着都有点像吧。它们是同源词。原意
就是树荫,遮蔽,伞。到了英语里逐渐局限成了只有伞的意思。

Ombra.mp3

mai,是 never,“从来没有”的意思。
mai.mp3

fu,就是英语里的 was。系动词的过去式。

fu.mp3

di,是个介词,可以是 from,of 等等。我们知道德语里用个 von 加个封地,就构成了德国贵族姓


氏。意大利语 di 加上封地也是意大利贵族的姓氏。比如著名的男高音 di Stefano,中文翻译成了
斯苔方诺,其实 di Stefano 才是完整的姓,而不是 Stefano。当然,di 在这句歌词里是 of 的意思。

di.mp3

Vegetabile 看着就眼熟,对吧?就是英语的 vegetable,植物的意思。当然读音是按意大利语的读


法,每个母音都读出来。

vegetabile.mp3

Cara 是英语 dear 的意思。它和英语的 care 同源。所谓亲爱的,就是你在意的,不是吗?

cara.mp3

Ed 是英语 and 的意思。意大利语里“和”是 e。如果后面跟的词是元音开始,就变成 ed。

ed.mp3

Amabile 有一个英语的同源词,amiable。不常见这个英语文言词 amiable 吧?其实就是 lovely,可


爱的意思。这就算是我们说的通过意大利语学文言英语的功利性结果吧。

amabile.mp3

Soave 是温柔,甘美的意思。英语里也有它的一个同源词 suave。在意大利 Veneto 地区生产一种


干白葡萄酒,就叫做 Soave(在 LCBO 有卖的。有喜欢喝酒的朋友可以买一瓶试试味道),取的就
是柔和甘美的意思。
Soave.mp3

Piu 是英语 more 的意思。

piu.mp3

现在,歌词就很好懂了:

植物的树荫从来就没有这么可爱、亲切和温柔过。

然后就反复重复这句话或者其中一部分。

简单吧?

总结一下,一共学了十个词:

和英语相关的词(都是拉丁语词源的):

意大利语―― 中文―― 英文

Ombra ―― 伞 ―― umbrella

Vegetabile ―― 植物 ―― vegetable

Cara ―― 亲爱的 ―― care (dear)

Ed (e) ―― 和 ―― and

Amabile ―― 可爱的 ―― amiable

Soave ―― 温柔,柔和,甘美 ―― suave (sweet)

意大利语自己独有的词:

mai,英语 never

fu,英语 was

di,英语 from,of
Piu,英语 more

有同学问:piu 听不清楚,是发 p 还是 b?

发 P 还 B 的问题是个好问题。

这里给你一个沈湘先生专门阐述这个 P 和 B 的问题的讲座。我也就不鹦鹉学舌重复一遍了。他老
先生讲得足够清楚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CYRLRIjOw&t=580s

就是送气的清辅音和不送气的清辅音的区别。而不是清辅音和浊辅音的区别。

简而言之,就是读作汉语的爸爸的爸的那个 不送气的清辅音 b, 而不是英语 but 的那个浊辅音。

那么在歌唱中清辅音到底送气不送气呢?

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沈湘先生说的清浊,送气,不送气指的是意大利语口语中的绝对原则。但
是歌唱更复杂一些。

意大利语在口语中没有送气的清辅音。但是我说了,这是口语的基本原则。在歌唱中,更复杂一
些。

在歌唱中,如果是流行歌曲,那么追求的是口语化,因此唱意大利语流行歌曲的时候,不允许唱
送气的清辅音。

如果是歌剧,则按顺序三个原则:1、如果是口语化的歌唱,比如宣叙调部分,或者普通叙事的歌
词,必须唱不送气的清辅音。

2、如果是特殊的感情色彩,需要爆发的声音,可以用送气的清辅音

3、有些传统的地方,约定成俗,必须用送气的清辅音。

下面,我再来提醒一下,我们唱这首歌容易犯的语言上的错误。我们先把这些单词记住。这些单
词都会在歌曲的歌词里非常常见的。

别忘了,最后一个环节,我会请大家把自己唱过或听过的意大利语歌里,出现这些单词的曲目和
句子列出来。每个人至少要拿出一个句子来。为了公平,我每次从不同的人开始。其他人可以抢
答,占领容易的例子。每个人,按群里的顺序@下一个人。谁要是不回答,我们大家都@他,对
他是个督促。当然,先别开始这个环节,我们还有很多内容要介绍。开始的时候,我会说的。

意大利语单词,一般是倒数第二个音节为重音。但是也有例外,比如这里的 piu,就是最后的 u
是重音。请大家尽量模仿范读的语调

下面我来说说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唱这首歌在 diction 上面容易犯的错误。


第一个要注意的是 Ombra 这个词。汉语和英语都有所谓鼻元音。比如汉语中的安、昂、因、应、
嗯、鞥等等。英语中也有类似的鼻元音,比如 doing 的 ing 等等。但是意大利语只有纯粹的七个元
音,而没有鼻元音。所以,我们要注意,不要把带有 m 或 n 结尾的音节读成鼻元音。而必须把音
节结束时的 m 或 n 仅仅当作一个普通的辅音结束而已。这是不正确的,误为鼻元音的读法。我们
先来听听如果是鼻元音,是个什么样的读音(注意,这可是错误的)。

Ombra - wrong.mp3

大家可以注意到,这样读,当元音延长时,是延长在鼻元音上的。这样的声音既唱不响,音色也
不好听,最重要的是,也就不是意大利语的读音了。而我们要把 Om 这个音节,只读 O 这个母音,
纯的母音,延长也延长在 O 上。只是在音节结束的一瞬间,发一个 m 的辅音罢了。千万不要把 m
变成鼻元音的一部分。我们来听一听正确的元音。

Ombra - right.mp3

如果你发鼻元音的习惯不好改,那么我的个人经验是,你可以先把 m 去掉,换成随便一个爆破辅
音,比如 t,练习熟练了,元音固定下来以后,再用辅音 m 换回去,就容易了。这是个例子。

Ombra - exc.mp3

第二个要注意的是 mai。这里要注意三个问题。首先,意大利语里没有复合元音,因此不要把 ai
读成复合元音,类似于汉语的“爱”,而是要分别读出 a 和 i 母音。当然,和德语元音不能融合
不同,这里的 a 和 i 之间可以,并且应该有过渡。但是开始的 a 和结束的 i 必须非常清楚,不能混
成复合元音。其次 ai 的重音和时长都在 a 上。就是说 a 和 i 相比,a 要重,要长。a 和 i 的时长之
比大约为 2:1。

这是错误的读法:

mai - wrong.mp3

这是正确的读法:

mai - right.mp3
最后要注意的是,这一句的逻辑重音在 mai 上。这很容易理解:不管什么语种,“从不”一次一
般都是逻辑重音。比如汉语:他从不喝酒。你读的时候,重音一般也是放在“从不”上。英语中
never 也一般是重音:比如 He never drives。你就会发现,你通常是把逻辑重音放在 never 上。实
际上不止这一句,一般地讲,歌词中的 mai 一般都是重音,比如我们这里很多女高音都唱过的那
首《为艺术,为爱情》里的第一句:Vissi d’arte, vissi d’amore, non feci mai male ad anima viva!
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生灵!这个 mai 就是句子里的重音。回到这一句,正确的读法/唱法是这样
的,重音在 mai 上。

Ombra mai fu - right.mp3

而不正确的读法/唱法是这样的,重音放在了 Ombra 上:

Ombra mai fu - wrong.mp3

第三个要注意的是这里的连读:Cara ed amabile。其实第二个连读比较容易 ed-amabile,就是自然


连到一起就是了。值得一说的是前一个,即 Cara-ed。这种前面一个单词是元音结尾,而后跟一个
元音开始的单词,有三种处理方法。第一种,完全按照作曲家的处理来做。一般地讲,作曲家已
经考虑过如何连接了,所以如果想要尊重原意,就完全按照作曲家写好的拍节来唱每一个元音。
这里,作曲家虽然没有单独写出每个元音改唱多少,但是因为是广板,所以其实有充足时值把两
个元音分别清晰地唱出来的。就像这样:

Cara ed amabile - 1.mp3

但是如果你觉得时间不够清晰地唱出两个元音,那么可以把第一个单词结尾的元音带一下,马上
转到后面一个单词的开始元音上,让后面这个元音的时值占主要部分。像这样:

Cara ed amabile - 2.mp3

如果即使这样,你还觉得时间不够唱两个元音的,你甚至可以直接跳过前面一个单词的结尾元音,
直接只发后面一个单词的开始元音。像这样:

Cara ed amabile - 3.mp3

这种现象即使在意大利口语中也十分普遍。有一个专门的语言学名词来称呼这种现象,叫做断音。
很多作曲家,如果他自己就觉得来不及唱两个元音,他自己就会把这两个单词写成断音形式。那
么那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殊情况,你就可以直接唱后面一个单词的开始元音了。比如上面我们举
的例子《为艺术,为爱情》其中的 d’arte 和 d’amore 就是断音形式。其实是 di arte 和 di amore
的意思。Di 的意思我们前面刚刚说过了。因为作曲家认为这里太快,不要唱 di 的结束元音 i 了,
直接唱 arte 的开始元音就可以了。再比如我们很多人都唱过的 Tosti 那首《理想佳人》,其中有
一句 Una novell‘aurora,如果按谱子唱,就得是 Una novell‘aurora,你完全可以这么唱,完全
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人(实际上很多歌唱家都这么唱)想在中间吸一口气,那么就得把作曲家
写的断音复原回去,唱成:Una novella 吸气 aurora,得唱两个 a 了,而绝对不能唱成 Una novell
吸气 aurora,并只是在谱面上的字中间听一下吸气那么简单了。

这首歌里我最后想提的一个容易错的地方是 piu。这里容易唱成类似于英语字母 u 的发音。这是


错误的,唱成英语字母 u 的样子:

piu - wrong.mp3

而意大利语必须严格按照七个元音来唱,得唱成这样。结尾是 u 而不是“优”。而且两个元音字
母 i 和 u,重音和延长都在 u 上:

piu - right.mp3

关于这首歌的意大利语问题,我就只提醒这么多了。有什么问题大家互相讨论。这十个单词还希
望大家能记住。我今天或明天再来介绍我觉得比较好或者值得介绍的范唱。

有同学问:意大利语不是只有五个元音吗?为什么你说是七个元音?

五个元音一说是有道理的。因为只有五个元音字母。在意大利口语中,o 和 e 分别有两个变种,
一个开口略大,一个开口略小。所以准确地说,意大利口语中是七个元音。但是在歌唱中,特别
是美声唱法的歌唱中,绝大多数人只用五个元音,就是当出现 o 元音的时候,总唱开口的 o。所
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五个元音就是对的。只有极个别,极为注意 dicion 的几个大师(远不是所有
歌唱大师),比如 Caruso,di stefano 才会刻意区分开口元音和闭口元音。我们就不管它了。都唱
成开口的就好了。

在介绍范唱之前呢,我想先普及一下那个年代的戏剧审美和有关阉人歌唱家的知识。因为涉及到
了这个背景。当然,我们这里其实都是声乐爱好者,这些知识可能已经都很熟悉了。如果有些啰
嗦,或者不必要,请大家原谅。

我们知道,亨德尔是巴洛克时代最重要的作曲家只有。这部歌剧 Xerxes 属于巴洛克时期的古典歌


剧。在古典歌剧时期(稍稍准确地讲,就是巴洛克音乐时期的歌剧和美声时代早期的歌剧),男
主人公普遍用阉人歌唱家来演唱。一些被认为有歌唱天赋的男孩,在成年之前被阉割,这样他们
不再经过变声期,声带和喉头保持着童年的柔韧,但同时,胸腔和肺却随着成长和其他成人没有
区别。这使得他们音域较高较宽,同时具有足够的气息支持。就像用汽车发动机带动一辆摩托车
一样,动力十足。这一传统来自于中世纪的宗教音乐。这样做处于两个原因,一个当然是技术上
的:高音区、宽音域,气息充足等等。第二则出于审美上的原因。在那个年代,歌剧还主要出于
贵族审美,而那个年代的贵族审美则倾向于文弱、清俊。很有意思的是,几乎各个文化都有一个
时期,倾向于这种文弱、清俊的贵族审美。中国也不例外。例如红楼梦里贾宝玉、北静王等等都
是这种审美的极致人物。具体到中国的戏剧,古老的昆曲中都是以小生为正生的。而小生的演唱
就是用假声+头声作为主要的歌唱手段。直到以京剧为主的平民审美占领舞台,这一贵族审美小
生才让位于老生为主的舞台格局。顺便说一下,中国的戏剧史几乎和西方歌剧史同步在发展着。
从贵族审美的昆曲――古典歌剧,到平民审美以老生角色为主的京剧――浪漫主义时期的以男高
音为主的歌剧,甚至都有一个真实主义阶段。歌剧有以列昂卡瓦罗/马斯卡尼为代表的 Verismo 歌
剧,中国几乎在同一时期(稍晚几十年)也有了从《杨乃武与小白菜》到《枪毙阎瑞生》这样的
写实京剧。

扯得有点远,我们还回到古典歌剧时期的阉人歌唱家问题。需要注意的一点是,阉人歌唱家并不
是通过类似中国小生或后来的高男高音用假声+头声的方法来歌唱,而是利用天生的未变声之前
的童年嗓音,加上胸声和头声的混声方法歌唱。

我们来听听唯一一位留下录音的阉人歌唱家 Alessandro Moreschi 演唱的 Ave Maria(圣母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LjvfqnD0ws

但是,请大家在听的时候不要有误解。我们只是来听听一位阉人歌唱家发出的声音大致是什么样
的。不仅仅由于当时录音技术的落后,同时,最重要的也是这位 Alessandro Moreschi 并不是一流
的阉人歌唱家,他并代表不了阉人歌唱家的真正最高水平。他只是非常幸运地留下声音而已。所
以不要试图通过听这个录音,来试图评价当年那些阉人歌唱家们的演唱水平甚至风格。

但是,当时间逐渐步入近代乃至当代,阉人歌唱家显然不能被现代文明社会接受了。这不是简单
审美的问题。不管是道德还是法律都不可能再允许通过给一个孩子阉割的方式来满足任何一种艺
术的审美了。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重新演绎包括我们刚刚介绍的这首《绿树成荫》在内
的古典歌剧时代的那些艺术作品呢?

我们现在就开始逐渐回答我们前面提出的那个问题,即如何重新演绎包括我们刚刚介绍的这首
《绿树成荫》在内的古典歌剧时代的那些艺术作品呢?

最宽容的一种方法就是,尊重基本审美倾向,但是更多地去体现作者对感情的刻画。说的具体点
就是,比如对于阉人歌唱家演唱的男高音角色,我们不拘泥于当年的音高,就使用普通的男高音,
然后把谱子上的声音降低八度,按男高音的音域来演唱。但同时我们尊重当年偏向温柔、清俊的
室内乐感觉,不使用类似于后来真实主义歌剧里面或者威尔第歌剧里面那么强的力度,那么大的
音量和那么明显的 vibrato(颤音),而相对唱得温柔、抒情。认为只要把作曲家真正想表达的情
感表达出来了,那么只要在风格上给予一定的兼顾,只要不太夸张,就被认为是合格地表现了古
典歌剧时代的作品了。这一种方法,在上个世纪开始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是主流思潮。我们来听
一听著名的男高音比约林 Bjorling 演唱的这首 Ombra Mai F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J52C_ZGltY

Bjorling 是歌剧黄金时代最重要的几位大师之一。不管哪个音乐评论人,对有史以来(准确说是有
声音记录技术以来)最伟大的十大男高音排名的话,比约林都会在其中,并且排名会很靠前。为
了说明比约林的排名,我们可以做个对比。比如现在商业上很成功的所谓三大男高音中,卡雷拉
斯恐怕一般进不了这个名单,多明戈被排在内,恐怕也不是所有音乐评论人的共识,而帕瓦罗蒂
在这十大男高音中的位置恐怕要排在比较靠后的位置。

比约林作为一位瑞典男高音,在主要是意大利人的十大男高音中占据重要的一席。不仅如此,我
们知道,大师们都有所谓的特点。但是别忘了,所谓特点其实是演唱方法上的缺点构成的。但是
比约林则始终如一地按照声乐完美教科书的方法来唱。这点,即使在十大男高音中,也几乎是绝
无仅有的。他是一位抒情男高音,但是他能胜任从较重一点的轻型男高音到较重的 spinto 男高音
的角色。而且有意思的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演唱 spinto 角色的抒情男高音可以举出两位,一
位是 di Stefano。他也是一位抒情男高音。但是他在演唱 spinto 角色的时候唱得很重,很多时候过
了换声点也不关闭,就开着唱。他极端到了,甚至在他高峰时期他敢开着唱 bB。这一方面他的声
音非常快的就磨损了。另一方面,本来作为一位抒情男高音的歌唱大师,他的很多 spinto 角色却
成为了经典。但是,这是以他的声音本钱为代价的。另一个也唱 spinto 角色的抒情男高音典型是
帕瓦罗蒂。他是不管是不是 spinto 角色,就当抒情男高音的角色那么唱了。其结果就是他的这些
角色在专业评论人那里广受抨击。帕瓦罗蒂的《今夜无人入睡》由于商业的炒作,很多人以为那
是大师之作。其实如果你听了科莱里、莫纳科或者斯苔方诺的演唱,就知道仅就这角色而言帕瓦
罗蒂差得太远。扯远了。回到比约林。而作为抒情男高音的比约林并没有走斯苔方诺的路,而仅
仅凭借完全按照方法的演唱,就让听众认可了他那些 spinto 角色。应该说是非常伟大的。

比约林的气息和 legato 非常出色。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比约林的版本作为这首广板的咏叹调的


范唱。

说个八卦,让我们感受一下在黄金时代,大师比约林的影响力。

1935 年名气已经如日中天的比约林新婚,带着新娘在欧洲各处度蜜月。走到奥地利,比约林的护
照丢了。没办法,只好到瑞典驻维也纳大使馆补办护照。瑞典人没有不认识国宝比约林的,所以
补办护照本身完全不是问题,没有任何障碍。但是补办护照,总得有张贴在护照上的照片吧?那
个年代可没有数字相机,旁边一打印就行了。那个年代连拍立得也没有。照相,冲底片,洗照片
得好几天。蜜月旅行可就耽误了。大使馆官员说了,耽误?那是别人。您是比约林啊。当然,我
们也没有自己的暗室能给您洗照片。即使有,也得且费时间呢。再说一遍,您是比约林先生啊。
回身,从桌上拿起一本杂志。那个年代,哪本杂志上没有大歌唱家比约林先生的照片啊?剪下一
个大头照,往新护照上一粘,一盖章:“祝您旅途顺利,新婚愉快。您可以上路了。”比约林的
护照上贴的就是杂志上剪下来的照片。牛吧?

但是,我们可以听得很清楚,这种表现方法肯定不可能完美地表达那个年代温柔、清俊的阴柔贵
族审美,而显得比较现代的阳刚审美。那么有的人,当他比较追求比较 authentic 的表现时,上面
提到的办法可能就不太满足了。那么一个替代方法,就是干脆用女中音或女高音唱。这也是现在
演出古典歌剧的一种重要方法。这一点和国内电影电视剧常常用的成年女性来给儿童配音是一个
道理。这样,音域也不用降低了,阴柔的审美也保持了。当然,一般用女中音比用女高音多一些,
因为女中音毕竟稍微更偏向浑厚一点,多少更像个青年男子(和女高音比较)。

我们也再听一段《绿树成荫》。是由美国现在比较出名的女中音 Paula Rasmussen 出演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H7GSJoDUDM

这是 Xerxes 全剧的视频,其中 Ombra mai fu 从 7:10 开始。但是我建议诸位从头看到尾,这样就


能知道整个歌剧是什么样的了。

用女中音饰演原本阉人歌唱家演唱的男主角,好处是音域不用动,声音审美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保
持那个年代的阴柔审美。但是,女子的声音和形象无论如何和男的是不一样的。贾宝玉也许很女
性化,但是再女性化,他是男的。这就是为什么当年电视剧《红楼梦》欧阳奋强的贾宝玉很成功,
而几乎同时的电影《红楼梦》,夏钦反串饰演的贾宝玉看着不对劲的重要原因。

那么,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有人想到了 counter tenor 高男高音的方法。这种用假声加头腔


共鸣的方式唱歌早在中世纪的英国就一直存在。但是因为当时有阉人歌唱家们,这种方法始终不
是歌唱界的主流方式。在古典歌剧时代,也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法演唱。但是,随着我们上面提
到的 authentic 的审美需求,有人想到了用这种高男高音的方法来演绎古典歌剧里本来需要阉人歌
唱家的角色。这么做的好处是,原来的音域不需要改变了,审美比较阴柔,符合那个年代的审美
特点,同时听着,比较接近男性的声音感觉。实际上,和中国古典戏剧的小生唱法,异途同归了。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高男高音是旧酒装旧瓶当旧酒卖:高男高音的方法从中世纪就有,是旧酒。
用来演唱古典歌剧,装到了旧瓶里去,当作了阉人歌唱家这个旧酒来卖。

我们再来听一听由著名的高男高音 Philippe Jaroussky 演唱的这首《绿树成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Qm2C5UrERg

但是,请大家注意,尽管我们采用高男高音是为了尽量 authentic 地表现那个时代的音乐作品,但


是高男高音依然只是个代用品,和我们前面听过的阉人歌唱家的声音一对比就知道,还是有一定
差距的。所以,不管是用那种方法,都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我们关注那部分审美而已。

另外,古典歌剧时期的这些歌曲,由于它们的艺术性,同时又由于它们室内乐(相对于后来的歌
剧)特性,很多歌曲被当作了艺术歌曲来演唱。这样,就有了各种移调的版本,来满足不同声部
的需要。这些版本,其实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歌剧原作的要求,而变成了纯粹的艺术歌曲了。

我们来听一首男中音演唱的 Ombra mai fu。这是前两天刚刚不幸去世的俄罗斯男中音


Hvorostovsky 演唱的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E4FtcIA_zI

顺便说一下,Hvorostovsky 是 1989 年卡迪夫声乐大赛的冠军获得者。当时和 Hvorostovsky 争夺冠


军的对手是英国的著名男中音 Bryn Terfel。我们再来听听 Terfel 演唱的这首 Ombra mai f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LWqZxjIp4A

和 Hvorostovsky 的版本比起来,我其实更喜欢 Terfel 的演唱。风格更为准确。那么再多说一句,


他们俩决胜负的那次 1989 年卡迪夫声乐大赛,沈湘先生就是评委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2f9i5JNNno

其中 3:40 秒出现的就是沈湘先生作为评委的镜头。

有同学问:Caro mio ben 里的 caro 和你教的 cara 有和区别?

这个,本来想后面遇到再说的。既然提出来了,我们就先大致地聊一聊。但是因为现在单词量太
少,就十个,不太好举更多的例子罢了

Cara 和 caro 都是“亲爱的”的意思。区别仅仅在于因为后面名次的“性”和“数”而发生的变化。

虽然总有例外,但是我们现在先记几个基本规则。那就是一般地讲,如果名词是阳性的,修饰它
的词结尾要变成 o 结束。比如这里的 Caro mio ben。Ben 实际上 Beno 的断音。是阳性的。所以修
饰它的两个词:caro 和 mio 都变成了 o 结尾

类似的,我们这里女高音常唱的《我亲爱的爸爸》, o mio babbino caro, Babbino 是爸爸,阳性名


词。那么 mio caro 都是 o 结束

如果是阴性名词,基本规律是修饰它的单词结尾要变成 a 结束。比如我们大家即使在英语国家也
常常说的 mamma mia,这里的 mia 和 mio 其实是一个意思,但是用 a 结束了

我们这首歌里遇到的 Ombra 是阴性的,所以修饰它的 cara 就要以 a 结束

说了这么多,我从一开始就建议,我们只需要知道它为什么变,会怎么变。但是不需要学会自己
去变。因为我不认为通过我们现在这种学习方式能够学会意大利语会话。所以那是其它课,如果
你想学习的话,的任务。

另外,我再多说一些,和我们每个声乐爱好者有关的音乐会礼仪问题。这点,我想认真和大家分
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