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5

聰明人,或者說精明之人,總是擅長於趨利避害,我們也都以為這是一種成功之

道。但這世上,大多數獲得偉大成就的人,都深諳靜默之道,深諳下笨功夫的道

理。

趙無極先生的藝術成就,在於他對大自然色彩的豐富認知,他對色彩和人性之間

的細微關聯,看得透徹,體察之深,難以企及。在每一幅畫中,他用色彩去冒險,

尋找到每張畫自己的生命。

我們常常害怕自己失敗,害怕孩子失敗,但回看那些具有深厚、永久性格的大師

們的人生,都是非凡的痛苦和失敗造就而成。

對於我們想要追尋的事情,我們有沒有準備好一生歲月的存款,
「像做和尚一樣」

不停投入,不懼失敗,不懼世俗的誤解。趙無極先生說,
「一個人要誠懇而忠厚,

繪畫的問題是一個道德問題。」

我們所從事的任何事情,到最後或許都是一個道德問題,我們的言語,我們的行

為,都是道德的表達。

若一個人誠懇而忠厚,天真而簡單,不是那麼成功的樣子,是否都能找到自己獨

特的生命,過一種道德而良善的人生?

趙無極:都是成功的樣子,就找不出東西。

繪畫是一生的事情,像做和尚一樣。要不停地畫,不停地畫,不停地畫,一天都

不能停。我能夠生活,我要畫畫;我不能生活,我也要畫畫。一個人選定了畫家

這個職業就苦了,所以,你吃不了苦,還是找別的事情做。繪畫的問題,根本就
是觀察的問題,就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不要用我的眼睛去看,不要用自己以前

的眼睛看。繪畫的問題,不是自己心裡先想好,而是人同畫面接觸的關係。不畫

時你不要多想。做人要做得笨一點,一個畫家不要太聰明,其實那個聰明也是笨。

繪畫是內心的需要

繪畫的傾向是自己需要,是一種本身的需要,內心的需要。

我說你們不是技巧的問題,不想講。你們的問題是觀察的問題,怎麼去看的問題。

怎麼把自己的感情同看到的東西連到手上表現出來,這點最重要。這並不是畫的

問題,而是觀察的問題。

因為觀察正確,就是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觀察辦法,每個人的作風就不一樣。

假如每個人的觀察都是清一色的,畫出來的就都是一個樣,像是從一個模子裡出

來的。你看,一個媽媽生八個孩子,八個孩子脾氣都不一樣。為什麼你們畫畫都

是一樣的,這個沒道理!

畫畫不過就是表現自己

畫畫,不過就是表現自己。你們受的教育恰恰相反,不要表現自己。現在我就是

想把你們每個人的個性拉出來,有個出口。最重要的是堅持你自己,為自己畫畫。

畫畫同呼吸一樣。人需要呼吸,不呼吸活不下去,繪畫也要呼吸。你要把你自己

的感情擺進去,讓畫面同你一道呼吸。

什麼叫新?新, 根本不是那種表面效果的新。 還是觀察深刻之後, 才把你引

到新的道路上去。觀察總是照老辦法,那樣的新也不見得就是好。所以我主張,
繪畫對於一個人要誠懇、忠厚。畫家本身要有一個忠實、誠懇的性格,假如對自

己說謊,騙自己,是不能做一個畫家的。所以繪畫的問題,也是一個道德觀念的

問題。不要騙人家,不要硬求新,要經常考慮自己的畫要實在,要有深厚、永久

的性格。

想辦法思考一下自己

繪畫的問題,是想辦法思考一下自己,像和尚靜養一樣,把世界上什麼東西都忘

掉,把主題忘掉,就把你自己擺進去。讓你本身,你的感情同畫面直接連起來,

等於戀愛差不多,雙方發生接觸的關係。你給畫呼吸,畫也幫助你呼吸。

我的大綱很簡單:單純而有內容。我們要經濟些,就是簡單里看到豐富,少里看

到多,而不是表面的多。換句話說,簡單不是沒東西的簡單,簡單裡面要有東西

看。好的畫,他自己畫得累,可別人看不出你累。倫勃朗的畫,畫時並不是不累,

但人家看得不累。中國古代的倪雲林也是,淡淡幾筆,表現很多東西。有很多顏

色,你要自己去發現

畫畫不要自己限制自己,不要說這裡應該是什麼顏色。你看人體本身有很多很多

顏色,要你自己去發現。不要自己有個成見地去畫,不要先有個主張。

我覺得每個顏色都很好看。從前印象派不用黑的顏色,現在根本沒有這個觀點,

黑的顏色用得很多。顏色本身沒有好壞之分,問題是你怎樣處理。以前中國講:

「黃配紫,一灘屎」,其實黃配紫很好看。以前還講,畫竹子不能打叉,其實這

個也沒有一定的道理,還要看你怎麼處理。
趙無極:不要太聰明,聰明也是笨

要學會自我觀察

一個藝術家最重要的是自我批評,就是要不停地自己討論自己,自己批評自己。

每個人總有不完全的地方,問題是你看得清楚還是看不清楚。有的人照鏡子,總

是「哎呀!我多漂亮!」也有的人越照越覺得自己丑。總覺得自己漂亮,不是辦

法。總覺得自己丑,也不是辦法。最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好處壞處,這一點

很要緊。

假如沒有自我批評的觀念,就是畫下去越畫越多,也是越畫越死。這實際上還是

觀察的問題。

把內心講出來,就是創作

畫畫就是借個題目,把自己心裡想講的東西講出來。這就是創作。

繪畫中所有東西都是個借題,不過是借它來表現自己。應該老是對自己說,管他

是什麼,我畫我想畫的東西。也就是借它這個題目,來做我的文章(插話:我國

傳統畫論中也講究「得意忘形」
,意思也是借題發揮。)老子講過「大象無形」,

這就是真正繪畫的道理。

最重要的是堅持你自己,為自己畫畫。你們想辦法閉住眼睛,不要看低級趣味的

東西。畫就是自己的言語,你把自己的言語講出來,應儘量明了中肯。要說一大

堆話,囉哩囉唆人家也聽不懂。只要自己懂就行了,自己懂了以後,人家也會慢

慢地慢慢了解。
不要將就別人的趣味,因為別人的趣味拿誰做標準呢?十個人之中也不能討好兩

個人嘛!何必呢!就是我們在法國畫畫也不容易為人討好,不要以為法國人欣賞

趣味就高,一般的人都是差的。如我在克拉普,碰見一個人問我畫的是什麼畫,

我說抽象畫。他說:噢!抽象畫,畢卡索、畢卡索。你看在法國都這樣,什麼國

家都一樣,只有很少人懂你的畫。

尋找每張畫自己的生命

不要緊張,就好像用練習的辦法畫,不要自己每張畫都像畫個傑作的樣子。只有

你在尋找之中,才可以找出一個方法,好像每張畫都是成功的樣子,就找不出東

西來。

現在我要你們眼睛看,動動腦筋,我希望你們將來教書也這樣教,讓學生自己發

現問題,每次都有問題解決,不要讓他們沒有問題,沒問題就不能進步。每張畫

的問題都一樣,本身沒有冒險,畫沒畫完就知道怎麼完成,那就毫無意思了。每

張畫的生命不同,要去尋找每張畫自己的生命。

摘自《趙無極中國講學筆錄》,孫建平編,廣西美術出版社,200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