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9

陈 公 博 为什 么 追随 汪 精 卫投 敌

一 民 国 时 期 政 治 忠诚 观 念 的 个 案研 究
美 〕王 克 文

在 抗 战 时 期 通 敌 投 日 的 人 物里 陈 公博 一 是一
,


个特例 他 虽然 在抗 战 的 最 后 一 年 当 上 了 南 京 伪政 府 的 主 席
, ,

并且 因 此 在 战 后 被 认 定 为 头 号 汉 好 受 审伏 法 但 他对 汪 精 卫 所
, ,

” 。

领导的 和平运动 最 初 是持 反 对 态 度 的 根 据 他 自己 和 其 他
,

“ ”
同时 人 的 说 法 他最后 之 所 以参加 和运 和 伪政 府 主要只有
, ,

” 。

一个原因 ,
那就 是 为 了汪先生 这 和 其 他大 汉 奸 如周 佛 海
等人 由于 个 人 的 政 治 野 心 或 政 治 观 点而 投 日 在 动机 上似乎 有
,

。 “
很 大 的不 同 本 文 的 目的即 在 简 述 陈 公 博 追 随 汪 精 卫 参 加 和

运 和 伪政 府 的经 过 ,
并借 此 探 讨 陈 氏 通 敌动 机 中所 反 映 的 忠 诚
、 。
观念
,
以 及 此 种 观念 与 民 国 时 期 思 想 政 治变 迁 之 关 系

陈 公博 初 识 汪 精 卫 应在 年左 右 当 时 孙 中 山 二 次 回粤
,

夕 。
组 织政 府 汪 出 任 广 东省 教 育 会 会 长 陈是 评 议 不 过 陈成为 汪
,


的追 随 者 还 是 日后 的 事 年 陈 从 美 国 留学 回 来 经 由廖 仲
, ,

恺 的介 绍 加入 国 民党 旋 担 任 中 央 党部 和 广 州 国 民 政 府 的 要
, ,


。 《 》 “
职 他在 苦 笑录 中 回忆 道
,
有己 在 国 民 党里 仅 得 朋 友 两
” 。
人 一 个 是 廖 仲恺 一 个是 汪 精 卫 廖 遇 刺 身亡 以 后 就只剩
, , ,

。 、

汪一人 了 ① 陈和 廖 汪 的 友 谊 叮能 是 基 于 以 下 几 种 渊 源 关 系
,



第 一 广 东 同乡 第二 廖
,

汪 对 他的赏 识 与提拔 第三 都 支持
, ,

“ “ ”
当时 联 俄 容 共 和 扶助 农 工 的政 策 ,
立场属 国民 党 左 派
第 四 在 当 时 国 民 党 内军 权 以 蒋介 石 为 代 表 急 剧 膨 胀 的情 况
,

“ ” 。
下 都属 于 希望 以党 统 军 的文 人 党 员
,

“ ”

① 陈 公 博 《 苦 笑录 》
少年 时代 的 回 忆
,

香港 年版 页
, ,

,

见 《 苦 笑 录 》 附录 第 页
,


・ ・
这 些 渊 源 促使 陈 公 博 在 年宁 汉 分 裂 时 支持 以 汪 梢 卫 为 狡
,

” 。

首 的武 汉 政 府 且 自此 成 为 汪派 的 重 要 成员 从 到
,


年 陈是 “
中 国 国 民 党 改组 同志 会 ” 亦即 改组 派 ” 在组 织
,

上和理 论 上 的主导人 物 而 “
改 组 派 ” 的 主 要 政 治 目标 正是拥
, ,

。 、

护 汪 精卫 向蒋 介 石 的南 京 政 府 挑战 年汪 蒋 再 度 合作
, ,

陈 又 跟 着 汪 到 南京 在 汪 主 持 的 行政 院里 担 任 实业 部 长 年
,

。 、
汪 因 为 遇 刺 受伤 而 辞 职 出 国 陈也随之 去职 从这 八 九 年 的经
,


历中 我 们 已 可 清楚 地 看 出 汪 陈 之 间亦 步亦 趋 的主 从 关 系 陈
, ,

、 。
的仕途 几 乎 随 着 汪 的仕途 而 转 移 汪 起 陈起 汪 落陈落 其 中陈
,

对 于 汪 固然 有辅 佐 之 功 但 汪 对 陈的 “
倚重 ” 似 乎不 及 陈对 汪
, ,

“ 。
的 依赖” 之深
西 安 事变 结 束 不久 汪 精卫 返 国 陈 公 博 又 再度 在 国 民 党 中
, ,


活跃 起 来 年抗 战 爆 发 陈奉 命 出 使 欧洲 争取 国 际 上 尤
, ,

其 是 意 大利 对 中 国抗 战 的 同 情 和 援 助 其 中或许 也 包 括 借 国 际
,


之 力 调 停 中 日冲 突 之 意 他 年 月 回 国 出任 国 民 党 四 川 省 党
,


部 主任 委 员 就 在 这 时 国 民 政 府 外 交部 亚 洲 司 司 长 高宗 武 等 人
, ,

。 、

与 日本 代 表 秘 密 试 探 和平 的工 作开 始 了 高 宗 武 董 道 宁 和 梅思平

在香港 上 海 乃 至 东 京 与 日方 的 多 次 接 触 最 初 是 蒋 介 石 和 汪 精
,

卫 都 知 情 并且 默 许 的 但 后 来 却 转变 成 一 项 支持 汪 出面 单 独 对 日
,


讲和 的阴谋 这 其 间 的详 细 经 过 不 是 本 文 讨 论 的重 点 惟 有一
, ,

点 值 得 注意 那 就 是 从对 日 秘 蜜 接触 到 推 汪 单 独讲 和 出力 最多
, ,


和 影 响 最 大 的 人里 除 了 陶希圣 以 外 几 乎 没 有 一 个 是 汪派 ”
,


,

从 陈 公 博 本 人 和 其 他 当 事人 的 回 忆资料看 陈并未 参 与 上 述
,


的秘 密 谈 判 他 第 一 次获 悉 汪 精卫 有 意 单 独 出 面 主 和 是 在 年
,


月 当 时 整 个 计 划 已 进 行得 差 不 多 了 陈对 这个计 划 立 刻 表 示
,

反 对 他 的理 由是 此 举 将 再 度造 成 党 的分 裂 同时 他 也怀 疑 日本
, , ,


言 和 的诚 意 ①

《 》 《 》
① 陈公博 八年 来 的 回 忆 见 朱子 沐 汪 政 权 的 开 场 与收 场 香港
, , , ,


日 年版 第 册 附录 多〔
,
第 一
,

然 而 汪 并 没 有接 受 陈的 意见 次 月 , 汪 就 在周 佛 海 等 人 的 安

排 下 潜离 重 庆 临 走前 通 知 陈 陈也 不 得不 走 陈虽 然 不 赞成 汪
, ,

的 行动 但 以 他 和 汪 多 年的 深 厚 关 系 单 独 留在 重 庆 是 极 为 尴 尬
, ,


《 》
的 他在 八 年来 的 回忆 中说 如果 他 留 下 来 即使 重 庆 当 局
, ,


不 怀 疑 他的忠 诚 他 也 不 能 忍 受 别人 对 汪 的 讥 评 和 攻 击 汪 妻陈
,


璧 君 在 出 走 以前 对 人 说 若是 我 们都 走 他 指 陈公博 是不
,

。 ” 。
能 单 独再 留的 这 是一语 破 的 ① 不 过 陈离 开 重 庆 时 ,
显然还
抱 着 一 线 挽 回 局 面 的希望 所 以 才 留 书 蒋 介石 请求 重 庆 当 局
, ,

“ ” 。
不为 已甚 ,
替汪 留一 步余地
到 了 河 内 以后 陈 是 汪 临时 组 成 的 “
和 运 ” 最 高干 部 之 一
, ,


参加 了汪 的 政 治委 员 会 ” 和 “
军 事委 员 会 ” 但当 时 掌 握 荷
,


“ ” 。
包 权 力 最大 的 财政 委 员 会
,
则 完 全为 周 佛 海 所 控 制 ②

月底 汪派陈 周 和 陶希 圣 去香 港 发 表 响 应 日本 近 卫 声 明 的 主 和
,



电报 ,
并 邀 请 在 港 的另 一 名 汪 派 ” 大 将顾 孟 余 出面 支 持 不料
顾 也 和 陈在 重 庆 时 一 样 极力 反 对 汪 的行 动 在顾 的指责 下 陈
, ,

又迟 疑 了 后 来 还 是 由 于 周 佛 海 和 林柏 生 的 坚 持 才发 表 了 这 个
, ,

。 。
“ ” “ ” ⑧
电报 亦即 艳电 和平运 动 至 此 正 式展 开


艳 电 ” 发 表 以后 并 未如 汪 周 等 人 事 先 所期 望 的 那 样
, ,

获 得 重 庆 和 各 战 区 文 武 官 员 的支 持 汪 等 一 行 于 是 陷入 进 退 维 谷
,


的困境 此 时 他 们 之 中有 两 种 意 见 包括 陈 公 博 在 内 的一 些 人
, ,

主 张 汪 下 野赴欧 , 将来再见 机行 事 另 一些 人 主 要 是周 佛 海

则 认 为 汪 应 该 到 上海 去 ,
与 日方 作进 一 步 的 磋 商 ④汪 举 棋 不

定 暂 时 留居 河 内
,


《 》
八 年 来 的回 忆 讹 兜页
,


《 》 《 》 究书
罗 君强 近 代 史 资料
, ,

伪廷幽影录 第 号 北京 年
,



》 《 《
周佛 海 北京 周 佛 海 日记 年版 上 卷 第 页 陶希 圣 潮
, , ,

流 与点滴 台北 年版 第 页 罗 君强 前 引文 第 一 页
, , , , ,
,

张江 裁 《 汪 精 卫 先 生 复 国 行 实录 》 北平 年版 第 页 第
, , ,

页 肉 希 圣 前 引书 第 页
, ,

到 年 月 各 种资料 显 示 重 庆 正 在 和 汪 精 卫 秘 密谈
,

。 ,

判 建议 他 出 国 汪 可能 没 有接受 这 项 建 议 月底 重庆 特 务
, , ,

。 “
对 汪 进 行暗 杀 结果 误 中副车 打 死 了 曾仲 鸣 这 是 和平 运
, ,

” 。
动 的 一 个 转折 点 汪 向来 性 格 冲 动 受 此 刺激 遂 决定一 不
, ,


做 二 不 休 正 式 和 重 庆 决裂 潜 赴 上 海 留居 香 港 的陈 公 博 , 这
, , ,

时 也 明 白汪 蒋 重 新 合 作 的 希 望 渺 茫 但 他实 在 不 同意 汪 进 入 沦 陷
,


区 ,
因此 苦 恼 万 分 月
,
汪 又 决 定 访 问 日本 ,
与 日本 政 府 直 接

谈判 陈 从香 港 打 电报 给 汪 极力 阻 止 谓 先生 如此 何 以面
, , , ,

” 。
国人 ① 然而 汪 自认 所 作 所 为 也 是 救 国 ,
不 肯改变 决定 香港

报 章 此 时 传 言 陈考 虑与 汪 分 道 扬 镇 ②

从 年 月到 。年 月
,
陈一 直住 在香 港
,
徘 徊 于两 条

路之间 一 条路 是正 式 和 汪 划 清 界 限 可 是 他抛 不 下 二 人 多 年 的
,


友谊和 主从关系 一 条 路 是公 开 加入 汪 的 和运 ” 可 是 他又对
,


这个 运 动 的 前途 不 抱 乐 观 这 段 期 间 他是 否 和 顾 孟 余 有 所 接 触
,

不 得而知 惟 据 当 时 同在 香 港 的 陶希圣 回 忆 他于 年 初对 陶
, ,


说 我 与 孟 余 一 同 跟 随 汪 先 生 多年 二 人不 同之 处 是 孟 余冷
, ,

。 ” 。
得下来
,
我冷不 下来 ⑧这 自然 是 指 对 汪 的 感 情 而 言 正是由

于 这 份情 感 上 的羁 绊 陈始终 没 有 像 顾 那 样 断 然 与 汪 分 手
,


年 月 汪在上海召开 最高干 部 会 议 ” 同年 八 月 又 召 开 所 谓
,

“ ”
国 民 党第 六 次 全 国代 表 大 会 陈均 拒 绝 出 席 且对 汪 在 沦 陷
, ,


区 另 组 政府 的计 划 力 表 反 对 但 月 汪 南 访 广 州 时 电邀 陈 去 会 面
,


“ 、
陈还 是 去 了
,
月 汪 在 上海 与 日方 谈 判 日支 新 关 系 调 整 要

纲”

找 陈 去 帮忙 陈也 还 是 去 了 他 的犹 豫 不 决 十分 明显
, , ,


尽 管 汪 这 时 对 他 已 不能 言 听计 从 他 却对 汪 仍 不 死 心
,


在政 治观 点上
,
陈 和 汪 此 时 确是 有距 离 的 。年 元 旦 ,

有 一 篇文 章 在 上 海发 表
,
文 中强 调 只 有 日 本 容 许 中 国立 刻实 现 独




① 陈公 博 八年 来 的 回 忆 》 页
,



② 张江 裁 前 引书 第 页
, ,


③ 阳希圣 前 引书 第 页
, ,


立 自由 和 统 一 中 日之 间 才 有 永 久 和 平 的 可 能 由此 而 谈 到 汪 的
,

“ ” “
和运 ,
他 意 味 深 长地 说 日本 所 提 的条 件 , 中国 国 民 能 接
受的 汪 先 生 才能 接 受 中 国 国 民 不能 接 受 的 汪 先生 也 决 不能
, ,

。 ”
接受 ① 当时 他 刚 参 加 过 上 海 的 日汪 谈 判
,
对 日方 条 件 的 苛 刻

深感 不满 这段 话 应 是 有 感 而 发
,


然 而 就 在 这 个 月发 生 了 所 谓 高 陶事 件 ” 使 陈公 博 的态 度
,


有 了 根 本 的转 变 高 宗 武 和 陶希 圣 本来 是 最 初 拉 拢 日 汪 接 触 的关

键人物 如 今却 中途 脱 离 并且 逃 到香 港 公布了 日支新 关 系
, , ,

” “ ”
调 整要纲 的草 案
,
使 和运 和 汪 精 卫 本 人 的 声 誉 都受 到 致 命

打击 在 陈看 来 这 是背 信 负 义 的行 为 , 他 尤其 不 满 意 陶 希 圣
, ,

,

因 为 陶是 当时 汪 身 边硕 果 仅存 的 改组 派 ” 老 同志 陶既 叛 去
, ,


汪 便 完全 被 一 群 和 他 素无 渊 源 的 人 所 包 围 了 这 时 陈对 汪 的 主 要
“ ”
感 觉 是 同情 和运 既受挫折 汪 又孤 立 无援 基 于 一种对朋
, ,

“ ”, “ ”。 “
友 的 义气 他 决 定 不 再 保持 距 离 陪 汪 一 起 跳 水 ,
这 跳 水” 的
话 是 陈在 和 年 汪 作 行政 院长 时 就 对 汪 说 过 的 ② , 那 时
, ,


他 的 意 思 是 为 汪 的 外交 政 策 分 劳 和 分 谤 现 在 的 心 愿 当亦 如 是
,



陈在 香港 一 见 高 陶二 人 便 严 加 指责 他并且 决定 用行
, ,

。 、
” , ⑧另 一方 面
动来 答复他 们 到 上 海归 队 汪 骤遭 高 陶叛 离
,

的 打击 也 感 到 恐 慌 焦急 又 派 陈璧 君 到 香 港 来 恳 劝 陈 出 马 , 甚
, ,


至 对 陈 说 有 意 见 不 妨 直 接 到 上 海 去 向 汪 进 言 至 此 陈终 于 下 定 决
,

心 于 年 月 离 港 赴 沪 随 即 转往 南 京 参 加 了 当时 已 筹 备
, , ,


就 绪 的伪政 府 陈 在 战 后 的 自 白 中说 他 在 加 入 南 京 伪政府前
, ,

曾与汪约 法 三章 要 求 南 京 作促 成 日本 与 重 庆 谈 和 的 中 介 人 又
, ,

《 《
陈公 博 怎 样 才 可 使 中 日永久 和平 见 黄美 真 张 云 编 汪精卫 国 民政
,
,


府成 立 上海
,

年版 页
, ,
第 一
② 陈 公 博 《 苦笑录 》 第 页
,


⑧ 高 宗 武访 问 记 录 见 ‘ 夕 哈
, , ,


佛 大 学 出版 社 年版 第 页 , 陈春困 蒋介石 汪 梢卫 争夺 儿 皇
, ,

帝 的 内幕 和 汪 精 卫 傀 侣 戏 班 底 的拼 凑 与 灭 亡 》 转 引 自黄 美 真 张 云编前 引
,

书 第 页
,


・ ・
月‘

要 求南 京 辖 下 的军 队不 与重 庆 军 队作 战 ① 这 事 确否 待 考 ,
不过

“ ”
就 陈 当时 的 心 态 而 言 他 跳水 的 主 意 是 已经 拿 定 了
,

其后 五年 陈 一 直是 伪 政 府 的领 导 人 之 一 先担 任 立 法 院
, ,

长 后 兼任 上海市长 年 汪 去世 后 又继 汪 出任 行政 院 长 及
, , ,


伪政府代理 主席 但 他 在南京 实 系位 高而 权 轻 他 和 以 他为 首 的
,

“ ” “
少数 改组 派 在 伪 政 府 中 的 影 响力 还 不及 周 佛 海 的
,

、 。
派 ” 和 陈璧 君 林柏生 的 “
公馆 派 ”
这 从 日本投 降 后 陈连 南
,


京 的局 面 也 控 制 不 住 被 迫 仓 皇 出 亡 日本 可 以 看 出 不 久 他被
, ,


引渡 回国 以 叛 国罪受 审 而 判 处 死 刑 年 月 在苏 州被 枪 决
, ,

陈 公 博 追 随 汪 精 卫 投 敌 的 过程 很 容 易使 人 想 起 中 国一 句 老
,

“ ” 。
话 那就 是 士 为知 己者 死 然 而 仔 细 分析 起 来 似乎又没有
, ,

。 “ ”
这 么 简单 首先 陈 固然 不 赞 成 和运 但在 至 年间
, , ,

中 日 的 和 战关 系 相 当微 妙 重庆 政府 “
苦 撑 待变 ” 的 前 途 并 不 乐
,

观 汪 自 己开 创 一 个局 面 甚 至 最 后 取 重 庆 而代 之 的 可 能 性 不
, , ,

是 完全 没有 所 以 陈 决定 追 随 汪 只 能 说是 冒 险 还不 一 定 是 自
, ,

杀 其次 陈 当 时如果 与 汪 分 手 无 论 留香 港 或 回重 庆 政 治前
, , ,

途 都很 有 限 蒋 介 石 即使 不 处 分 他 也 不 会 信任 他 顾 孟 余后 来
, , ,

“ ”
的 仕 途 就 是 一 个 明证 因 此 陈参 加 和运 不能 说全 无为 自己
, ,

打 算 的成 份 在 内 此外 据罗 君 强 回忆 陈滞居 香 港 的 目 的 一
, , , ,

“ ”
方 而 是 向汪 示 威 ,
抗议 汪 不重 视 他 ,
一方 面则是 以 退为 进 ,

巡 汪 给 他更 大 的权 力 ② ,
这 种说 法 当然 不 可 尽 信 , 因 为 罗 君 强 是

周 佛 海 的人 , 对 陈 心 怀 敌 意 , 但 其 中 也 有 几 分 道 理
以 上 各 种 考虑 , 事实 上 都 证 明 了 一 点 , 那 就 是 在 派 系 政 治 的
环 境下 一 个 派 系 的首 领 和 徒 众 之 间 往 往 因长 期 共 事而 发 生 互
, ,

“ ”
相 依 附的 共生 关系 徒 众 对 首 领 的 倚赖尤 深 , 到 了必 须 因 应
,

形 势 而 作 出政 治 上 的取 舍 的 时 候 他 们 所能 作 的 选 择 相 当有
, ,


《 沙
① 陈公博 八年 来的回 忆 页
,


, 。

罗 君强 前 引文 页
,

② 第 一 翻

・ ・
月卜

限 陈 公 博 在 国 民 党 内 的处 境
,
和 他在 一 。年 间 的 选 择 ,


不 过 是其 中 一 例 罢 了

但 陈 本人 始 终 以 “
朋 友 道 义 ” 的观 念 来 解 释 自 己 的行 为
,


在 战后 的审 判 中 他一 再 强 调 对 于 汪 先 生 的心 事 已 了 ” 又说
, ,

” 。

我不 是不 爱 国 同时 我 也 爱 汪 先 生 据金 雄 白叙 述 陈枪 决
, ,


前 在狱 中 对 陈璧 君 的最 后 遗 言 是 此 去有 面 目见 汪 先 生 于 地
。 ”
下了 ① 这 样 的说 词 当 然 不 无 事 后 卸责
,
甚 至 故作 清 白 以 争取

同情 的可能 但 这 正 是 本文 所 希 望 加 以 探 讨 的 重 点 陈会 用 这 种
,

说 词 来 为 自 己 辩 解 和 争取 同 情 而 且 的 确 争取 到 当时 若 千 人 的 同
,

情 恰 足 以 显 示 民 国 时期 政 治 道德 标 准 的 含糊 与 混 乱
,

“ ” “
朋友 是儒 家 所 提 倡 的 五 伦” 之 一 朋 友 之 交属 于
,

“ ”
义 的范畴 但 在 传 统 中国 的价 值 系 统 里 朋 友 之 义 的重 要 性
, ,

“ ” 。 “
显然 次 于 君 臣 之 义 ,
亦 即臣对君之 忠 君 主时 代 普天 之 下

莫非王 土 率 土 之 滨莫 非 王 臣 忠 君 即所 以 忠 国 政 治忠 诚 的
, , ,

“ ” 。
涵义 乃至 公德 的 先 后 次 序 都非 常 清楚 二 十 世 纪 初帝 制 瓦
, ,

解 传 统 价值 系 统 的 这 个 基 石 君和忠君 突 然 消 失 整 个社
, ,

会 的政 治 和 道 德 秩 序
,
也 随 之 出现 危 机 — 。 —
民 国 时 期 急 剧 的政 治 变
迁 和 动 荡 的政 治 环 境 产 生 不 出 一 个稳 定 而 具 有 合 法 性 的政 治 权
,


威 来 取 代 昔 日君 主 的 地 位 从 政 者 无 所 依 托 于 是 转而 追 随 个
, ,


” “
人 忠 的 观 念 也 慢 慢 从 以往 的 “
忠君 退化 成 忠主” 其 实儒
,

“ ”
家思 想里 忠 的含义 ,
本来 就 是 泛 指 一 切人 与 人 之 间 的 尽 贵 与
“ ”
信任 所谓 忠恕 因 此 忠 的 观 念 在 民 国 时 期 的退 化 也可
, ,

“ ” 。
以 说是 还原 然 而 从 近 代 国 家 的 角度 来 看 这种 对 个 人 的
,

“ ”
忠 已和 “
义 ”
没 有 明显 的 区 别 换 句 话说 “
公德 ” 和 “

,



德 纠缠 不 清 政 治 忠 诚 的涵 义 也 含 混 起来 了 民 国 时 期 派 系政
,

治 的盛 行 这未 始 不 是 一 个重 要 的社会 因 素 而 陈 公 博的 例 子 正
, ,


可 以 为 其 注脚

《 》
,

第 研
,

① 陈公博 八年来 的回 忆 第 约 页 , 朱子 家 前引书 书


, ,

一 页



陈 公 博 的例 子还 有 两 个 层 面 必 须 一 提 第一 陈 在政 治 上 既
,

不 是 复辟 派 也 不 是 保 守 派 他 不 但 曾经 作 过 中 国 共产 党 的创 始 党
,

“ 。
员 而且 在 年 代是 国 民 党 左 派 ” 的代 表 人 物 之 一 从表 面
,

的政 治 理 念 看 他 是 十 分 前 进 和 反 封建 的 可 是 在 潜意 识所 支 配
, ,


的 政 治行 为 上 封建 的 旧 道 德 却对 他 有 莫 大 的 影 响力 这些 旧道
,

德 不 仅 包 括 孺家 士 大 夫 的传 统 还 包括游 侠 的传 统 从《 寒 风
,



集 的各 篇 回 忆 中
,
可 以 看 出 他 在 幼 年时 , 深 受 三 国 水 浒之 类
章 回 小 说 的感染 “
好 侠仗 义 慕 朱 家郭解 之 为 人 ” 自认 能
, , ,

” 。
“ ① 要 了 解 他盲 从 汪
重然 诺 轻生 死 为 朋友 的感 情 而 冒险
, ,


精 卫 的愚 忠 心 理 弄 清 这 种 思 想 背景 是个关 键 不 过 , 在近 代 中
,


国 的政 治 人 物 里 兼 具 前 进 思 想 和 封建 意 识 的 并不止 陈一人
, ,


这 或 许是 任 何新 旧 交 接 的时 代 所 不 可 免 的现 象

第二
,
陈对 私德 ” 朋 友之 义 的执 眷
,
表 现 于 国 家受 到
“ ”
侵 略之 际 而且为 了 忠主 宁 可 放 弃 自 己抵 抗 侵 略 的主 张
, , ,


这 就 特 别令 人 诧 异 也 引人 深 思 当然 陈 始终 相 信 汪 精卫 是 爱
, ,


国的 所 以 在 他心 目 中 追 随 压积 效 忠 国 家 没 有根 本 上 的矛 盾
, ,

“ “
但 他 同时 又 承认 自己参 加 和 运 ” 和 伪 政 府 归 根 结底 是 单
, ,

” 。
为 汪 精 卫 而 不 是 为 中华 民 国 ② 换 句话 说 ,
他 对 个人 的效 忠 ,

址 后 还 是 高 于 对 政 府 和 国 家 民 族 的效 忠 细看 他 战 后 的 自白和 死
“ ”
前 未 完成 的致 蒋 书 字 里 行 间 只 觉 得 自 己 得 罪 了 蒋 介石 并
, ,


没 有 对 不 起 国家 ③ 照 他的逻辑 ,
重 庆 是 蒋 介石 的
,
南 京是 汪 精

卫的 中 国 对 日 的 和 与战 不 是 原 则 之 争 而 只 是蒋 汪 之争 政
, , ,

府 利 益 乃 至 国 家利 益 都与 少 救政抬领 袖 的 个人 利 益 棍为 一
, ,

。 。 、
体 陈 至 死 似 乎 仍 分 不 清其 间 的 区 别 这 种 将政 府 国家和 政 治
领 袖 等 同 的想 法 是数 千 年 君 主 专 制的 遗 毒 在近 代 中 国 十 分
, ,

陈公 博 《
我 的生 平 一 角 收 入 《 寒凤 集 上海 ” 年版 甲食 第
, , , , ,
,

、 。
。页 《 》 ,

一 页 苦笑录 ,
自序 第 一 页
② 陈公傅 《
八年来的回忆 》 ,

第 页
陈公博

《 》 《 》
固 未 完 成 的致蒋书 苦笑录
, ,
见 附录 第 一 页

・ ・

普遍 民 国 时 期 政 争频 仍 率 皆与 此 有 关 即使 在 对 日抗 战 的 大
, ,


环 境下 ,
若 干 人 依然 想 法 未 变
陈 公 博终 于 “
跳 水 ” 作 了汉 奸 自然 是 个 悲 剧 不 过 这 不应
, ,

“ ”
仅 仅 视为 他 个 人 的悲 剧 他 决定 跳水 的心 态 显 示 出近 代 中
,

国 政 治 和 道 德 秩 序 解体 下 国 家 观念 的 模 糊 和 忠 诚涵 义 的退化
, ,


这 或许是 个 更 大 的 悲 剧

作 者单 位 美 国圣 迈 可 学 院 历 史 系
,

本 刊 上期 勘误

泡制 炮制

东运 车运

标题 从书 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