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0

第 37 卷第 5 期 浙 江 大 学 学 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Vol . 37 , No .

5
2007 年 9 月 Journ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Sep . 2007  

・民国史研究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金普森1 , 许法根2
( 1. 浙江大学 历史系 , 浙江 杭州 310028 ; 2. 浙江大学 行政管理研究所 , 浙江 杭州 310027)

[ 摘  要 ] 抗日战争胜利后 ,国内战争全面爆发 。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因此而成为赤字财政 、


军事财
政 ,财政赤字占岁出的 60 % —70 % ,军费在财政支出中也占 60 % —70 % 。拯救财政危机的重要措施之一
就是举借外债 、
罗掘内债 。抗战后 ,国民政府的外债其实就是“美债”,这是由当时中国所处的特殊的国际
环境和特殊的中美关系所决定的 。
“美债”
数额为 15 923. 14 万美元 “美援”
, 总值则达 42. 555 亿美元 。这
一时期国民政府还对国内公债进行了罗掘 ,发行了大量的黄金 、
美元和实物公债 , 但终因债信丧失 、
经济
残破和通货膨胀而收效甚微 。外债和内债对战后南京国民政府赤字财政 、
军事财政的作用不容低估 , 但
挽救不了南京国民政府的覆亡 。
[ 关键词 ] 抗日战争后 ; 国民政府 ;“美债”;“美援”; 内债
[ 中图分类号 ] F810     [ 文献标志码 ] A    [ 文章编号 ] 1008 - 942X(2007) 05 - 0094 - 10

On the KMT Government’ s Internal and External Debts af ter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 inst Japan
J IN Pu2sen1 , XU Fa2gen2
( 1 . De p a rt ment of H istory , Z hej i an g U ni versi t y , H an g z hou 310028 , Chi na;
2 . I nsti t ute of Publ ic A d m i nist ration , Z hej i an g U ni versi t y , H an g z hou 310027 , Chi na)
Abstract : Following the victory against the Japanese invasion , a civil war broke out in the whole
country , which caused the military spending of the Kuomintang army beyond control and the financial
crisis of the Kuomintang regime that was featured by financial deficit s (60 - 70 %) and military2oriented
finance (60 - 70 %) . One of the major solutions to the financial crisis was to raise money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 After the anti2Japanese war , in fact , China ’s external debt s were mainly loans from the
U. S. A. that lent the Nanjing2based Kuomintang government 159. 2414 million U. S. dollars along with
a sum of 4. 2555 billion U. S. dollars as an aid. That was attributed to a special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 and a special Sino2U. S. relation , faced by the GM T’s China at that time.
On t he ot her hand , before borrowing mo ney f ro m abroad , t he KM T government too k o ne of
t he important fiscal measures , t hat is , set tling t he old debt s and resto ring t he credit . Meanwhile ,

[ 收稿日期 ] 2007201226 [ 本刊网址 ・在线杂志 ] http :// www. journals. zju. edu. cn/ soc
[ 作者简介 ] 1. 金普森 (19322 ) ,男 ,浙江义乌人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 博士生导师 , 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经济史研
究 ; 2. 许法根 (19632 ) ,男 ,浙江海宁人 ,浙江大学行政管理研究所副教授 ,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 主要从事中国现
当代政府管理方面的研究 。
第5期 金普森 , 许法根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95

t he government t ried every means to raise internal mo ney by issuing a large amo unt of gold ,
U . S. dollars and bo nds in kind. According to statistics t he government issued 3002millio n paper
currency , 941 millio n U S dollar s , 2 millio n tael s of gold , 10 millio n dan ( ro ughly hectoliter ) of
grain , 523 millio n gold yuan notes , and 300 millio n silver dollars during t he period of 194621949.
Yet , t hese measures bro ught few result s due to t he government ’s lo ss in credit , natio nal inflatio n
and bro ken eco no my. In a word , it was t he KM T’s policy of ″
supp ressing t he rebellio n to fo und
t he co unt ry and fighting a civil war ″t hat co nstit uted t he root cause why t he government raised
internal and external mo ney after t he war. Alt ho ugh we can ’t underestimate t heir role for t he
financial deficit s , t hese loans co uld not save t he doo m of t he KM T government ultimately.
Key words : post2anti2J apanese War ; the Kuomintang Government ; U. S. loan ; U. S. aid ; internal loan

举债 ,是南京国民政府财政的重要进项之一 。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四年 ,国民党称之为“戡乱建国”


时期 ,共产党称之为解放战争时期 ,学术界则称之为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战争的烟火弥漫长城
内外、 大江南北。战争成为这四年的主题。由于战争 ,军费支出无法控制 ,国库耗尽 ,财政金融出现严
重危机。为解决财政危机 ,国民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包括出售部分敌伪资产、 抛售黄金外汇 、加征
赋税、 举借内外债和增发货币等 ,致使国民政府统治区的政治 、
经济和财政走向全面崩溃 。

一 、赤字财政

日本在侵华期间 ,通过掠夺战争攫取了中国巨额财富 ,建立了庞大的在华资本 。抗战胜利后 ,


国民政府先后组织了陆军总部 、 行政院收复区全国性事业接收委员会 、 敌伪产业处理局三套接收机
构 ,分别负责接收军事 、 经济 、
地方性敌伪产业 。在金融方面 “四行二局”
, 接收了大批敌伪银行 , 同
时勒令敌伪时期设立的私营银行停业 。1946 年 11 月 ,国民政府成立中央合作金库 , 原来的“四行
二局” 金融垄断体系变成“四行二局一库” 体系 。资源委员会派出接收人员 3 000 余人 ,在全国分 7
个区对钢铁 、 电力 、
采矿 、
石油 、机械 、
电子 、
建材 、
化工 、
制糖 、
造纸等行业进行接收 ,接收的敌伪总资
产约为 18 亿美元 。抗战胜利后 ,由于对巨额敌伪资产的接收和收复区税源的失而复得 , 南京国民
政府一度拥有相当可观的财力 ,中央银行拥有 9 亿美元和 400 多万两黄金的储备[ 1 ]351 。如有一个
良好的政治环境用于战后经济恢复 ,则完全可以使国家走上经济发展的良性轨道 。
然而 ,执政的国民党政府却恃此财力 ,违背民心望治 ,坚持其内战政策 ,并于 1946 年 6 月 ,以围
攻鄂豫皖边宣化店为中心的中原解放区为起点 ,悍然发动了全面内战 ,妄图用 3 - 6 个月的时间解
决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内战使人民陷于涂炭之苦 ,生产遭破坏之灾 ,社会沦动荡之艰 。为支撑
战争的需要 ,军费支出无法控制 ,正常的财政收支已无法应对战争的需要 。1946 年度 、
1947 年度以
及 1948 年上半年 ,国民政府都公布了财政收支预算数字 , 但都失去控制或指导实际收支的作用 。
预算数字与实际收支数字的差距详见表 1 :
表 1  1946 年至 1948 年 6 月底国民政府财政支出预算和实际收支的比较
年  度 预算数 ( 亿元法币) 实支数 ( 亿元法币) 实支为预算的倍数
1946 25. 249 71. 969 2. 9
1947 93. 704 409. 100 4. 4
1948 ( 1 - 6 月) 962. 766 3 400. 000 3. 5
 数据来源 : 杨荫溥《民国财政史》,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5 年版 ,第 170 页 。
96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7 卷

  从表 1 可知 ,国民政府三年的财政实际支出均为预算的三四倍之多 ,预算只是一纸虚文 ,而且


不同机构对实际支出数字的估计也相距甚远 。国民政府财政部长俞鸿钧在 1948 年 4 月 13 日向制
宪国大所作《财政金融施政报告》
中 ,提出的实际收支数如表 2 所示 :
表 2  1946 年至 1948 年 3 月国民政府实际财政收支及赤字
短亏数
年  度 岁出 ( 亿元法币) 岁入 ( 亿元法币)
数额 亿元法币
( ) 赤字占岁出的百分数 ( %)
1946 55. 672 12. 791 42. 881 77. 0

1947 400. 000 130. 000 270. 000 67. 5

1948 ( 1 - 3 月) 501. 709 197. 043 304. 666 60. 7

 数据来源 : 杨荫溥《民国财政史》,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5 年版 ,第 171 页 。

1947 年起任中央银行总裁 、
中央信托局理事长的张公权提供的数字与俞鸿钧所提供的数字则
有明显的差异 ,详见表 3 :
表 3  1946 年至 1948 年 7 月国民政府实际财政收支及赤字
短亏数
年  度 岁出 ( 亿元法币) 岁入 ( 亿元法币)
数额 ( 亿元法币) 赤字占岁出的百分数 ( %)
1946 75. 748 28. 770 46. 978 62. 0

1947 433. 939 140. 644 293. 295 67. 6

1948 ( 1 - 7 月) 6 554. 711 2 209. 055 4 345. 656 66. 3

 数据来源 : 杨荫溥《民国财政史》,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1985 年版 ,第 171 页 。

由表 2 、
表 3 可知 ,国民政府 1946 —1948 年间财政赤字均高达 60 %以上 。造成财政赤字的主
要原因是庞大的内战军费 。当时国民政府军队人数维持在 450 万至 500 万之间 [ 2 ]103 。1946 年 , 有
人估计 , 养一个师的军队开支可以用来维持 30 多所大学 [ 3 ]661 ,可见其所费之巨 。军费在财政支出
中的比例详见表 4 :
表 4  1946 年至 1948 年 7 月国民政府军费占岁出的比重

年  度 军费占岁出比重 ( %)

1946 59. 9

1947 54. 8

1948 (1 - 7 月) 68. 5

 数据来源 : 张公权《中国通货膨胀史 (1937 —1949) 》,文史资料出版社 1986 年版 ,第 103 页 。

巨额的军费支出造成严重的财政危机 。拯救财政危机 ,自然要通过搜刮税收 、


出售储备的黄金
与外汇 、
滥发纸币等方式 。此外 ,南京国民政府还把举借外债与罗掘内债作为拯救财政危机的重要
举措 。

二 、整理旧债

抗战即将胜利时 ,国民政府就开始了举借外债的计划 。其原因之一是“战后复兴事业 ,百端待


举 ,需要经费至为巨大 ,必须利用外资 ,方能依照确定方案 ,应付裕如”[ 4 ]413 ; 原因之二是国际债券持
第5期 金普森 , 许法根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97

有人对中国原有外债提出偿还要求 。这样 ,旧债的清偿被推上了历史日程 。


1944 年 ,国民政府交通部财务司拟议的《战后复兴交通事业筹集新资金办法概要》中就提出整
理旧债的问题 。“我国交通事业所负内外债务 ,为数綦极 ,情形原甚复杂 。更以抗战及世界战局影
响 ,均先后陷于停顿 ,致头绪愈为纷乱 。现时默察 ,战事已濒决定阶段 ,联合国家胜利在望 ,此项债
务 ,在战事终止以后 ,自须全部加以清理 ,以期解除束缚 ,减轻负担 。
”[ 4 ]360 - 361 为使将来行政有所遵
循 ,交通部拟具了清理交通事务债务草案 ,提出“统盘整理” 与“个别整理” 的办法 ,接着又拟议《整理
交通事业债务办法大纲》,特就实际情形拟具整理大纲八条 ,具体如下 :
一、 整理交通债务应由中央统筹方案 ,经本部会同财政部商决进行 ,以资划一 。
二、 外债应分别国籍 ,内债应合而为一 ,化整为零 , 不以事业或债权者之各个单位范围 , 取
消旧合同 ,另订统一办法 ,由政府发行新债券 ,换回旧债券 ,按期由国库委托国内外银行支付 。
为新债票不得以交通各个单位分别担保 ,其偿债基金在财力许可范围内 ,由交通机关按期拨解
国库 。
三、 旧约规定由债权代表选派人员管理业务 、 监督财政等条件 ,应予解除 。
四、 旧约规定利息 、用金率应减轻 ,其他购料包工等苛酷条件 ,应一律铲除 。
五、 新债券之偿债期限 ,当由债权债务人双方议定 , 统筹处理 , 视债额及筹集基金之数额
而定 。
六、 战败国之债权 ,属于政府者应予没收 ,属于人民者应以抵偿一部分赔款 ,并会同其他各
部、会一致办理 。其他内外债债票之为战败国政府或人民所持有者 ,亦同 。
七、 内债中债权行 、 号亦已倒闭 ,无合法清理机关及继承人者 , 暂时搁置 , 不予清理 。将来
清理时其利息之计算 ,应至该行 、 号倒闭之日止 ,不得延伸 。
八、 英、 比等庚款名义不正 , 似应改称 。该项款项之整理 , 似应由中枢依照行政职权统筹
核定 。
[ 4 ]367

1945 年 6 月 15 日 , 财政部公债司邀请前整理内外债委员会秘书长等人出席座谈会 , 征求内


外债整理问题的意见 。公债司司长在会上提出 “ : 本司现在正拟复员计划 , 并准备整理战后内外各
债 , 唯以学识经验均感不足 , 而档案不全 , 调阅困难 , 因之设计空洞 ,内容肤浅 。
”[ 4 ]378 在座谈会上 ,
相关人士就内外债整理达成了一些共识 , 而后由财政部办理债务整理事项 。整理内外债委员会自
抗战胜利后就停止了运行 , 此时 “整理内外债委员会因而有继续工作之必要”
, “采集材料
, , 拟具
方案 ,以供政府采择”,关系到财政部及其机关的外债整理 ,“经呈院核准恢复成立”[ 4 ]435 - 436 。财政
部国库署历经派员分赴有关单位节节抄对 ,并分电国外经理机关分别造报 , 以资证实 ,然人事变动
频繁 ,国际通讯迟缓 ,进程颇受阻碍 。截至 1946 年 4 月 , 就抗日战争时期举借的外债 , 整理结果
如下 :
一、中美第一次借款  动支账及偿还账全部整理完竣 ,该债已偿清 。
二、
中美第二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三年底止 ,偿还账登至卅四年八月 。
三、
中美第三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三年二月 ,该债已偿清 ,偿还账亦登竣 。
四、
中美第四次借款  动支账现金部分登至卅三年四月 ,贷款部分登至卅三年底止 ,偿还
账已登至卅三年八月 。
五、
中美第五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五年三月 。
六、
中英第一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四年九月 ,偿还账已登至卅四年九月 。
七、
中英第二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四年十一月 ,偿还账已登至卅四年十月 。
八、
中英财政协助协定  动支账已登至卅四年八月 。
九、
苏联第一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竣 。
98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7 卷

十、
苏联第二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竣 。
十一 、
苏联第三次借款  动支账已登至卅一年底 。苏联三次借款偿还账 ,系综合登记未按
借款分 ,登至卅四年底 。
[ 4 ]577

对抗日战争以前所举借的外债 , 国民政府根据国际公法来处理 。抗日战争时 “沪 , 、


港猝遭沦
陷 ,所有证券未及抢出 ,又马尼拉 、 澎南及新加坡之失陷 ,亦仓促无机会搬移 ……无疑多数中国证券
落入敌手或沦在敌人势力管辖之下 ,是项证券包括继偿付之内债及停付摊存之外债均有”[ 4 ]393 。欧
洲战争中 “唯中国证券之在法
, 、荷、 比各国者 ,多沦入德人手中”[ 4 ]393 。国民政府整理外债时的依据
是 1919 年的《凡尔赛条约》。 “所有交战国之债务 ,无论其属于政府或私人团体者 ,一概取消”,因此
规定 “凡敌国债务
, ,不论系债务或系借垫款 ,属于政府或属于人民 ,应一律没收 ,抵偿战事之损失”;
“盟国或中立国发行之债券 ,辗转流入敌国人民之手中者”,也一律没收 ,作为战争损失的赔偿 [ 4 ]362 。
1946 年 4 月 20 日 ,财政部拟举《战前各债恢复偿付办法》,将抗战期间停付的各项外债 “一律作为 ,
延付八年 ,并自民国卅五年七月一日起 ,开始补付 ,顺序递移 ,至偿清之日为止” [ 4 ]481
,其中八年的延
付利息不 予 计 算 。此 外 , 该 文 件 还 对“关 盐 税 担 保 各 项 外 债 延 付 办 法”作 出 了 八 条 具 体 规
定 [ 4 ]483 - 484 。1946 年 8 月 30 日 ,财政部公债司拟具恢复外债偿付办法 , 战时停付的内外债于 1946
年 7 月 1 日起普遍恢复偿付 。但同年 12 月 24 日 ,行政院长宋子文下达的《关于恢复偿还外债应从
缓实施密令》 称“ : 查明年恢复偿还外债 ,尚嫌过早 。该部 ( 指财政部 ) 前呈关 、
盐税担保八项外债恢
复偿付办法 ,应从缓实施” 。为消除国外政府对我国债信之疑虑 , 财政部于 1947 年 7 月 17 日
[ 4 ]494

拟具“恢复偿付外债对外声明中 、英文稿”,声明如下 :
中国政府对于中日战争期中停付之各项外债 , 郑重表示其恢复偿付之决心 。至近年先后
所举各项新债 ,并不妨碍战前各债之担保品或损害各该持券人之权益 ,同时中国政府希望一本
维持债信之政策 ,不久即可逐步整理旧债 。
溯忆战前数年 ,中国政府曾经解决前北京政府所遗旧欠悬案甚多 , 就整理外债方面而言 ,
曾有显著之进步 。不幸此种艰苦之努力 ,尽为日敌侵略所摧毁 。
此次战争初起之一年半中 ,虽供外债担保之关 、盐各税深受战争之阻挠 ,然中国政府对其
债务仍继续维持 ,如期如数偿付本息 。当此民族之空前危机中 ,此种成就 ,似足表示中国竭力
维持债信之诚意 。
迨一九三九年春 ,中国之主要税收几乎全部为敌劫持 ,中国政府迫不得已 ,乃将各项债款
暂行停付 ,各国债权人对此项措施均能同情谅解 ,中国政府实深感谢 。
此次世界反侵略大战 ,中国抗战最久 ,损失最重 。现在战争虽已结束 , 然中国经济与财政
复员工作仅方开始 , 而战后建设需款迫切 , 构成当前财政上之艰巨负担 , 尤以外汇方面为然 。
另一方面 ,全国工商 、
交通各业 ,以及税务行政 ,又需相当时日方可恢复正常 。今日之中国 , 正
如战后其他多数国家 ,仍需依赖国际间之经济援助 ,发展工商业 ,以培植偿债能力 。
虽如是 ,中国政府深具决心 ,尽其最大努力以履行其偿债义务 , 并诚心愿望财政状况能尽
速改进 ,以便战前各债得以早日恢复偿付 。[ 4 ]497

从财政部的声明中可见国民政府内外债整理与偿还之艰辛 。对外债的偿还 ,国民政府深具决


心 ,但乏实力 。

三 、举借外债

中国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百端待举 ,复兴事业需要钱 ,偿付内外债需要钱 ,打内战更需要钱 。为


解决巨额经费 ,南京国民政府不得不举借外债 ,债务明细详见下页表 5 。
第5期 金普森 , 许法根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99

表 5  战后南京国民政府外债一览表
债  名 时  间 金  额 利  息 年  限 用  途 备  注
美军让售华西 1945 年 1 703. 84 购买 美 方 在 华 剩 余
2. 375 % 30
剩余物资欠款 11 月 29 日 万美元 物资
2 500 万加元购买加 2 500 万加元部 分 , 截 至
1946 年 6 000 方剩余物资 ,3 500 万 1948 年底 ,尚有 880 余万
中加信用借款 3% 30
2月7日 万加元 加元购买中方所需建 加元未经动用
设器材

截至 1947 年 7 月 10 日 ,共
1946 年 3 300
中美棉花借款 2. 5 % 2 采购棉花 计动支 3 297. 6 万余美元。
3 月 14 日 万美元
全部本息于 1949 年偿清
本借款于 1948 年 9 月底动
中美铁道购料 1946 年 1 665
3% 25 购铁路修复器材 支足额 ,截至同年 10 月 ,已
借款 6月3日 万美元
付利息 58. 9 万余美元
中美租借剩余
1946 年 5 890 实际 接 购 物 资 总 值 为
物资借款 ( 即 3C 2. 375 % 30 接购租借剩余物资
6 月 14 日 万美元 5 029. 3万余美元
租借接管借款)
1946 年 880 截至 1949 年 2 月 , 已 动
中美发电机借款 3% 25 购买美方发电机
7 月 16 日 万美元 用 78. 5 万美元
1946 年 260 截至 1947 年 2 月 , 已 动
中美购船借款 3. 5 % 10 购买美方旧船
8月5日 万美元 用 254 万余美元
中美采煤设备 1946 年 150 购买美方采煤设备及 截至 1948 年 12 月 , 已动
3% 15
借款 8 月 26 日 万美元 器材 用 147. 5 万美元
民生公司为恢复和扩
民生公司加拿 1946 年 1 275 该项借 款合 约分别 由 中
3% 10 大战后运输能力 , 向
大购船借款 10 月 30 日 万加元 加两国政府担保
加方借款造船
中美四批船舶 1947 年 7 月至 1 650 实际 动 支 1 638. 7 万 余
3. 5 % 14 - 17 购买美方旧船
借款 1948 年 3 月 万美元 美元
中美购买轮船 1948 年 424. 3 已于 1948 年 3 月 31 日一
3. 5 % 20 购买美方 N3 轮船
(N3) 十艘借款 3 月 29 日 万美元 次动用完毕

7 275
万加元
合  计
15 923. 14
万美元

 资料来源 : 财政科学研究所和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民国外债档案史料 : 第 11 卷》,档案出版社 1990 年版 ,第 477 —638 页 。

从上表可知 ,战后南京国民政府共举借外债 11 项 , 总计债额为 15 923. 14 万美元 、


7 275 万加
元 ,债权国则为美国和加拿大 。在近代中国举借外债中 , 各帝国主义列强几乎都成为中国的债权
国 。晚清时期的债权国有英 、 美、法、
俄、德、 比、丹、日、
意、奥等 ; 北洋政府时期的债权国有美 、 比、
俄、德、日、法、英、
奥等 ; 南京国民政府在抗战前和抗战中的债权国则为美 、 德、
英、日、
苏等 。为什么
战后国民政府的债权国只有美 、 加两国呢 ? 拙作《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外债研究的几个问题》[ 5 ] 对此
作了分析 ,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原因 : 一是战后国际经济形势发生巨大变化 。各帝国主义列强中 , 德
100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7 卷

国和日本沦为战败国 ,英国 、
法国 、
苏联等欧洲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巨大创伤 ,只有美国维
持着世界首富的位置 。二是由美国对华政策所致 。美国为了达到战后取代日 、
英、法等国并独霸中
国的目的 ,在战后与国民政府签订了一系列协定以支持国民政府的统治 。加拿大的借款“是与美国
借款性质相同的 ,一方面是商承美国政府意旨 ,与美国侵华政策相辅并行 ,一方面是推销战后自己
的剩余物资”[ 6 ]258 。如 1946 年 2 月 7 日签订的中加信用借款 ,款额为 6 000 万加元 。合约与换函中
规定 ,应以 2 500 万加元购买加方剩余的互助物资及工业设备 ,其余 3 500 万加元购买中方所需的
各种建设器材及支付劳务费用 。据查 ,此项借款截至 1946 年底 ,由国民政府行政院核准饬购之物
资估计约值加币 5 000 余万元 [ 7 ]16 。
战后外债数额有限 , 但各种类型的“美援”却是类别繁多 、数额甚巨 。 “美援”的概念是当年
对美国向国民政府提供的“救济”、 售让 、赠与物资的一种称谓 , 当今世人 、学界仍沿用 , 其实并
不科学 。美国在战后向国民政府提供的以军火及军需品为主的剩余物资 , 对国民政府打内战无疑
可称为“美援”。“美援”大致可分以下几类 : 战后租借物资 、 联合国救济总署物资 ( 美国部分 ) 、剩
余物资售卖 、 “中美合作” 军事援助 、
美国援外物资等 。这些“美援” 中 ,有的属救济性质 ,如联合国救
济总署物资 。1945 年 10 月至次年 3 月 , 正式运抵中国的联总救济物资达 16. 8 万吨 , 其中粮食即
达 14 万吨 ,其他还有衣物 、 农业物资 、工业物资和医药卫生器材 。中国向联总要求的善后救济援助
额为94 500 万美元 , 但联总只援助 67 500 万美元 ( 其中 11 250 万美元为运费) 。据美国白皮书所
言 ,联总对中国的援助总数为 65 840 万美元 ,美国承担了约 72 % ,即 47 400 万美元 [ 8 ]992 - 999 。联总
的援助物资虽有部分运到各地 ,人民也得到了一部分 ,但是大部分由政府在市场上出售 ,挪于他用 ,
作为对财政赤字的补助 。又如太平洋剩余物资售卖 20 500 万美元 , 名为转售 , 实为给国民政府的
赠与 。
“美援” 中的绝大部分是美国向国民政府提供的军火及军需品 。如战后租借物资一项 ,抗战胜
利后 ,美国借口协助国民政府收复各光复地区和解除日军武装 ,继续对中国执行“租借计划”。截至
1948 年 6 月 30 日 ,美国租让给国民政府的租借物资总价值达 78 104 万余美元 ,其中 3 亿余美元的
“劳务开支”
就是替国民政府运兵的费用 ,把国民党军队从后方运到东北与华北 。从租借的种类列
表更可看出租借物资的明细 。
表 6  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租借物资一览表
物资种类      金额 ( 美元)
兵器和兵工物资 117 869 075
飞机和航空物资 43 683 604
坦克和其他车辆 96 009 610
船只和其他水上交通工具 49 940 643
各种军事装备 99 764 612
各种运输装备 36 198
工业 、
农业和其他商品 37 918 928
国防物资的检验维修 ( 修) 费 2 339
劳务开支 335 817 910
总  计 781 042 919
 资料来源 : 世界知识出版社编《中美关系资料汇编 : 第 1 辑》,世界知识出版社 1957 年版 ,第 1095 页 。

“美援”
中的剩余物资售卖实为二战中美国存放在中国境内及西太平洋各岛之作战物资 。大战
结束 ,美国已无复需要 ,就作价售卖给国民政府 , 计太平洋剩余物资售卖 20 500 万美元 、 华西区剩
余物资售卖 8 450 万美元 、剩余军备售卖 660 万美元 ,此外 ,印缅战场剩余物资 50 000 万美元也悉
数售与国民政府 。这些剩余物资主要是军火 、 飞机 、
船坞 、船只以及空军 、海军的剩余器材 。“中美
合作” 军事援助 1 770 万美元 ,主要用于军火 。
第5期 金普森 , 许法根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101

战后 ,美国向国民政府提供的“救济”、 售让 、
赠与等物资援助 ,刘秉麟的统计数字是 448 430 万
美元 ,杨荫溥的统计是 425 550 万美元 ,潘国旗的统计是 305 064 万美元 。1948 年 5 月 29 日 ,上海
《密勒氏评论报》 的报道说 ,战后国民政府获得“美援”至少有 30 亿美元 “美援”
, 的数额由于统计的
方法不一致 ,很难得出一个精确的统计数字 。不管采用哪种方法统计 ,可以明确的是 “美援”, 种类
繁多 ,数额巨大 。
“美援”
虽然无法弥补国民政府的巨额财政赤字 ,亦无法挽救国民政府的覆亡 , 但
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外债的作用 。

四 、罗掘内债

外债既难求 ,国民政府复着力罗掘国内公债 。从 1946 年到 1949 年 ,国民政府发行的内债定额


为法币 3 亿元 、
美金 9. 41 亿元 、
黄金 200 万两 、
谷麦 1 000 万石 、
金圆券 5. 23 亿元 、
银元 3 亿元 ,列
表如下 :
表 7  1946 —1949 年南京国民政府发行内债统计表

债券名称 发行日期 发行定额 实发行额 担保品 利率 备注


以中国农民银行
民国 三 十 五 年 兼办土地金融处 参 见《财 政 年
年息
(1946) 第二期土 1946 年 9 月 法币 3 亿元 法币 3 亿元 之全部资产及其 鉴》第 3 编 第 9
6厘
地债券 放款取得之土地 篇 ,第 2 章
抵押权为担保
增发民国三十一
由美国贷款 5 亿 年息
年 ( 1942) 同盟胜 1946 年 10 月 4 亿美元 8 000 万美元
美元内拨付基金 4厘
利美金公债
谷 麦 1 000 谷 麦 1 000 年息
绥靖区土地债券 1947 年 3 月
万石 万石 4厘
由国民政府国营
42 485 140 美 生产事业及接收
民 国 三 十 六 年 1947 年 4 月 1 日 、 年息
3 亿美元 元 ( 截至 1948 敌伪产业中指定
( 1947) 短期库券 10 月 1 日 2分
年 8 月 31 日) 若干 单 位 作 为
担保
52 997 550 美 由国民政府中央
民 国 三 十 六 年 1947 年 4 月 1 日 、 年息
1 亿美元 元 ( 截至 1948 银行外汇基金项 分两期发行
( 1947) 美金公债 10 月 1 日 6厘
年 8 月 31 日) 下担保
本库 券 系 行 政
院核准 , 由航空
建设协会主办 ,
航空救国券 500 万美元 4 043 255 美元 无息
自 1949 年 12
月份 起 开 始 还
本 ,分 5 年还清
本库券由民国三
民国 三 十 七 年 金 圆 券 5. 23 年息
1948 年 10 月 1 日 由国库税收担保 十八年 ( 1949) 整
( 1948) 整理公债 亿元 5厘
理公债代为发行
102 浙江大学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37 卷

( 续表 7)

债券名称 发行日期 发行定额 实发行额 担保品 利率 备注

月息 本 库 券 无 定 额
民国 三 十 七 年
1948 年 12 月 由国库税收担保 1分 无折扣 , 视市场
(1948) 短期库券
5厘 交易情况发行

由政府库存黄金
民国 三 十 八 年
1949 年 1 月 1 日 、 拨存 半 数 , 其 余 月息
(1949) 黄金短期 黄金 200 万两 黄金 9 090 两
2月1日 由“美援”
运用委 4厘
公债
员会拨款购足

民国 三 十 八 年
( 1949) 整理美金 1949 年 4 月 1 日 1. 36 亿美元 1. 36 亿美元 年息 3 厘
公债
民国 三 十 八 年
1949 年 8 月 1 日 银元 3 亿元
( 1949) 爱国公债
法币 3 亿 元 、
美金 9. 41 亿
法币 3 亿元、

元 、黄 金 200
金 315 525 945
万 两 、谷 麦
总  计 元、
黄金 9 090
1 000 万石 、

两、
谷麦 1 000
圆券 5. 23 亿
万石
元 、银 元 3
亿元

 资料来源 : 千家驹《旧中国公债史资料》,中华书局 1984 年版 , 第 378 页 ;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


( 第五辑第三编财政经济一) ,江苏古籍出版社 2000 年版 ,第 916 —917 页 ; 陆仰渊 、
方庆秋《民国社会经济史》,中国
经济出版社 1991 年版 ,第 800 页 。

拙作《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外债研究的几个问题》[ 5 ] 一文曾分析了战后南京国民政府罗掘内债的
特点 ,现再作些补充与分析 :
( 1) 这一时期发行的国内公债数额特别大 。战后四年中国民政府实际发行的内债超过了抗战
八年发行的数额 。抗战时期实际发行的内债总计法币 3. 4 亿余元 ,美金1. 17亿余元 ,而战后四年发
行内债总计法币 3 亿元 、美金 3. 15 亿余元 、
黄金近万两 。
( 2) 发行内债的币种多元化 。抗战时期发行的内债以法币为主 , 而战后发行的国内公债除
1946 年 9 月发行的第二期土地债券以法币为本位外 , 其余均采用黄金 、
美元 、
金圆券 、
银元或实物
来计值 ,其原因在于通货膨胀 ,法币贬值 。
( 3) 担保品的变化 。抗战时期发行的国内公债以国库收入担保为主 , 战后则除国库收入担保
外 ,还包括外国贷款 “ 、美援”、
库存黄金和外汇基金担保 。
( 4) 采取较高利率来推销公债 。一般均为年息 4 - 6 厘 ,短期库券利率高达年息 2 分 、
月息 1 分
5 厘。
( 5) 国内公债发行定额与实发行额相差甚远 。如 1946 年 10 月发行的同盟胜利美金公债 ,定额
为 4 亿美元 ,实发行额为 8 000 万美元 ;1947 年 4 月 1 日 、
10 月 1 日发行的短期库券定额为 3 亿美
元 ,实发行额只有 4 248 万美元 。
以上特点反映出国民政府统治下债信低下 、
经济破产 、
人民贫困的情景 。
第5期 金普森 , 许法根 :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国民政府之内外债 103

五 、结  语

战后南京国民政府的财政可用八个字来概括 ,即“赤字财政 、军事财政”。造成这种非正常财政


状况的根源也可用八个字来回答 ,即国民党的“戡乱建国 、
内战政策”。拯救财政危机自然要通过搜
刮税收 、
出售储备 、
举借内外债 、
滥发货币等方式 ,而结果却使经历八年抗战原已千疮百孔的经济迅
速走向崩溃 ,中国人民不仅饱受战乱之痛 ,更遭受贫穷困苦之煎熬 。
国民政府在战后罗掘国内公债 , 发行大量的黄金 、 美元和实物公债 , 但终因债信丧失 、
经济崩
溃、 通货膨胀 ,国内公债政策收效甚微 。
战后国民政府举借的外债其实就是“美债”,这是由战后中国所处的特殊的国际环境和特殊的
中美关系所决定的 。“美援”的数额远远超过“美债”。战后 , 南京国民政府接受“美援”的总值达
42. 555亿美元 ,动用物资的净值达 38. 635 亿美元 。
“美援”的物资包括四个部分 : 一是联合国救济
总署运华的“救济” 物资 ; 二是战后租借物资 ; 三是根据“中美合作”和 1948 年《军事援华法》拨交的
军事援助物资 ; 四是美国战时运储在太平洋各区尚未动用的物资 ,即习惯称的“剩余物资”。美国通
过借款和物资给予南京国民政府赤字财政 、 军事财政的支援 ,其作用不容低估 。南京国民政府如果
没有“美债”
和“美援”,赤字财政会更严重 ,但是“美债” 和“美援”
挽救不了南京国民政府的覆亡 。

[ 参  考  文  献 ]

[ 1 ] 朱宗震 ,陶文钊 . 中 华民 国 史 : 第 3 编 第 6 卷 [ M ] . 北京 : 中 华书 局 , 2000. [ Zhu Zongzhen , Tao Wenzhao .


History of t he Rep ublic of China : Part Ⅲ,Vol. 6[ M ] . Beijing : Zhonghua Book Co mpany ,2000. ]
[ 2 ] 张公权 . 中国通货膨胀史 (1937 - 1949) [ M ] . 北京 : 文史资料出版社 ,1986. [ Zhang Gongquan. China’s Inflation
History :1937 - 1949[ M ] . Beijing : The Historical Data Press ,1986. ]
[ 3 ] 刘克祥 ,陈争平 . 中国近代经济史简编 [ M ] . 杭州 :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9. [ Liu Kexiang , Chen Zhengping. A
General Eco nomic Histo ry of Modern China[ M ] . Hangzhou : Zhejiang People’s Publishing Ho use ,1999. ]
[ 4 ] 财政科学研究所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 民国外债档案史料 : 第 2 卷 [ M ] . 北京 : 档案出版社 ,1991. [ Financial
Science Instit ute , The Second Historical Archives of China. Archives in External Debt Files of t he Rep ublic of
China :Vol. 2[ M ] . Beijing :Archives Press ,1991. ]
[ 5 ] 金普森 .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外债研究的几个问题 [ A ] . 许毅 . 国民政府外债与官僚资本 [ M ] . 北京 : 经济科学
出版社 ,2004. 1 - 20. [Jin Pusen. Several Issues o n Nanjing Natio nal Government Debt St udy [ A ] . Xu Yi.
Nanjing Natio nal Government Debt wit h Bureaucratic Capital [ M ] . Beijing : Econo mic Science Press ,
2004. 1 - 20. ]
[ 6 ] 刘秉麟 . 近代中国外债史稿 [ M ] . 北京 : 三联书店 ,1962. [ Liu Binglin. Modern Chinese Histo ry of External
Debt [ M ] . Beijing : SDX Joint Publishing Company ,1962. ]
[ 7 ] 国民政府财政部财政年鉴编纂处 . 财政年鉴 : 第 3 编 [ M ] . 南京 : 中央印务局 , 1947. [ Finance Depart ment
Co mpiled t he Financial Yearbook of t he Kuo mintang Government . Financial Yearbook : Part Ⅲ[ M ] . Nanjing :
Cent ral Publishing Bureau ,1947. ]
[ 8 ] 世界知识出版社 .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 : 第 1 辑 [ M ] . 北京 : 世界知识出版社 ,1957. [ Wo rld Knowledge Press.
Sino2U . S. Relatio ns Compilatio n of Info rmation :Vol. 1[ M ] . Beijing : Wo rld Knowledge Press ,19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