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2007年第 4期 外国语 总第 170期

N o. 4, Ju ly 2007 Jou rna l of F oreign Languages G enera l Se rial N o. 170


文章编号: 1004- 5139( 2007) 04- 0006- 08 中图分类号: H0- 06 文献标识码: A

生 成转 换语法 的理 论基 础
石定栩
(香港理工大学 中文及双语学系, 香港 红磡 )

摘 要: 本文介绍乔姆 斯基关于语法理论 的基本构思, 他的哲学理念、思维方式以 及研究的方法论; 并且探讨


如何理解生成转换语 法中的一些基本概念, 讨论与此相关 的一些现代 语言学基 本观点, 如自然语 法和语法理
论的关系, 语言学研究中的方法论, 以及语言学理论的证伪等, 以期澄 清一些不 必要的误解, 促进语 言学研究
的健康发展。
关键词: 乔姆斯基; 生成转换语 法; 自然语法和语法理论; 语言学研究方法论

The Theoretic Foundations of G enerative-T ransform ation G ramm ar

SH I D ing-xu
( Departmen t of Ch inese and B ilingua l S tud ie s, Hong Kong Po lytechn ic Un ive rsity, Hong Kong)

Abstrac tB Th is is a br ie f but com prehensive discussion o f Chom sky. s ideas about gramm ar, h is philosoph ica l be lie,f
h is way o f think ing and h is research me thodo logy. Some basic assum ptions in generative-transform a tion g ramm ar and
som e basic concepts in contem po rary linguistics are a lso discussed, such as the re la tion between natural languag e
g ramm ar and theor ies of g ramm ar, m ethodo logy o f linguistic stud ies and the fa ls ification of lingu istic theo ries.
K ey wordsB Chom sky; genera tive- transfo rm ational g ramm ar; gramm ar and theo ries of gramm ar; m ethodo logy o f
lingu istic studies

0. 乔姆斯基与生成转换语法 与当代语言学的主流近距离接触, 这当然是


现代语言学 的领 军人物 中, 恐 怕没 有谁 的 件与国际 接轨的 好事, 只 不过 还存 在着 一些 隐
号召力会比乔 姆斯 基更大; 语言学 的各 个流 派 忧。问题之一是由于条件的限制, 对生成语法文
中, 大概也没有 哪一 个的影 响力可 以与 生成 转 献的了解 还不 够充分, 也不 够全 面。拥 护者 也
换语法相比较了。尽管从诞生之日起就 成为众 好, 反对派也 好, 有时候不得不 将自己的分 析建
矢之的, 生成语法却始终屹立不倒, 而且 很快就 筑在二手、
三手、
甚至是四手资料的基础上, 这就
占据了现代语 言学 的主流 地位, 进 而渗 透到 了 可能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判或者误解, 对语言学
语言研究的 每一个 分支。时 至今 日, 生 成语 法 的健康发展极为 不利。原版 5最简 方案 6在国内
的影响随处可 见, 拥 护者固 然是言 必称 乔姆 斯 的正式发行, 必然大大缓 解这一窘境, 让支 持者
基, 就连反对派 也念 念不忘 以乔姆 斯基 的理 论 能够准确了解生成语法的近期发展, 也让反对者
作为参照系, 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把清算 乔氏理 找准攻击目标, 防止以讹 传讹, 从而为语言 学的
论作为建立自己体系的第一步, 国外长 期如此, 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新的推动力。
国内也开始出现了类似的现象。 由面世至今的 五十 个年 头里, 生成 句法的

*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即将出版引进的原版 5最简 方案 6 [ 12 ] , 本文是 为该书所 写的导读 之第一 章, 但行 文做 了一些 改


动。感谢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同意将其单独发表。

6
发展经历了两 个主 要时期: 标准理 论时 期和 原 省理工讲课时的 记录 稿, 但在 技术 程序 方面做
则与参数时期。前者包括 以 5句法结构 6 [ 1] 和 了较大的改动, 因而 与 5极纯短 语结构 6相辅相
5句法理论面面观 6 [ 2] 两书为 代表的标准 理论 成, 共同形成了最简方案中期的基本理论框架。
( S tandard Theory); 以 5关 于动 词名物 化的一 些 最简方案近期的 发展 包括 5对生成 语法经
看法 6 [ 3 ]、5深层结 构, 表 层结构 及语 义说 明 6 济性 的 看 法 6 [ 18 ] 、5最 简 方 案 探 讨: 框 架 6
[ 4 ]和 5转换的必要 条件 6 [ 5 ] 三文为 主的扩 展 [ 19]、5层阶式派 生 6 [ 20 ] 与 5超 越解释 的充分
了的标准理论 ( Extend ed S tandard T heory) ; 还有 性 6[ 21]。乔姆斯基 关于生成 语法的 最新论著
以 5语法规则的必要条件 6 [ 6] 、5论 WH-移动 6 5语言设计的三 个因 素 6 [ 22 ] 则对 最简 方案的
[ 7 ]以及 5过滤器及 控制 6 [ 8 ] 三文为 核心的 经 哲学基础进行了 梳理, 并明确 指出 语言 学研究
过修正的 扩展了 的标 准理论 ( R ev ised Extended 的重点应该是说 话者 头脑中 的语 法规 则, 即所
S tandard Th eory)。 谓的 I- 语言 ( in terna lized language) , 以及作为各
原则与 参数 方法 ( P rin cip les-and-Param eters 种 I-语言共同基础的普 遍语法 ( un iversal gram-
A pproach)时期 通常 又分为 两个 阶段。 70 年 代 mar)。
末到 80 年 代 中 是 支 配 及 约 束 理 论 阶 段 从标准理论到最简方案, 生成语法的句子派
( G overnm ent and B ind ing) , 以 5支配及约束理论 生流程、技术 理念 与操作 手段 几乎 是三 年一 小
讲座 6 [ 9 ]、5支配 及约 束理 论的一 些概 念及 其 变, 十年一大变, 到现在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很难
后果 6 [ 10] 以及 5语障 6[ 11 ]三本著作为代表。 认出其与 5句法结构 6 [ 1] 的渊源了。另一方面,
由 80年代后期开始, 生成转换语法 进入了 指导生成语法发展的哲学思想, 或者说形式句法
最简方案阶段, 初 期的构思 以收入 5最简方 案 6 的理论基础, 经历了 50 年的风风 雨雨却基 本上
[ 12] 的 四篇 文章 为代 表。本 书 的第 一 章由 乔 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经过 反复琢磨, 对细节 做了
姆斯基和拉斯 尼克合作, 在 1991 年完成。原来 一些修改, 显得更为严密, 更有条理性了。
是一本句法理论 手册 [ 13 ]的 一节, 目 的是介 绍
支配及约束理论的成果, 但题目却是 5原则和参 1. 语法与语法理论
数的理论 6, 表明乔姆斯基准备放弃支配及约束 现代语言学所说的语法 ( gramm ar), 实际上
理论这 一名 称 了。 5最 简方 案 6中的 第 二章 名 是两个互相关 联, 却又 相对 独立 的概 念。前一
为 5关于派生和表 达中经 济性的一 些看法 6, 起 种意义上的语 法, 存在 于人 们的 头脑 之中。任
先是乔姆斯基 1986年在麻 省理工的讲 课记录, 何一个具有正常 语言 能力的 人, 头 脑里 都有一
1991年正式出版 [ 14] , 收进 5最简方案 6时又做 整套所说语言的 规则, 因而可 以按 照规 律组织
了一些修改。第三 章的标 题就是 5最简方 案 6, 各种句子, 并且用 准确 的语音 语调 将意 思完整
原来是乔姆斯基 1992 年秋季的讲课记录 稿, 内 地表达出来。世界 上的 人无 论男 女老少, 也不
部传阅之后 于 1993 年正 式出版, 作为 5二十 号 管肤色如何, 只要说的是同一种语言, 头脑里的
楼的观 点 6 [ 15 ] 中 的 一 章。从 篇 名 就 可 以 知 语法规则或者说 I- 语言就一 定大致 相同, 自己
道, 本章是最简方案正式形成的标志, 也 是正式 说的话别人能够 听懂, 对方说 的话 自己 也能够
放弃支配及约束理论中大部分技术手段 的分水 明白, 从而确保 交际的 正常 进行。 说同 一种语
岭。第四章 5句法单位与转 换 6曾经 以 5语 言与 言的人所共有的 这些 规则, 便 构成 了该 语言的
思想 6为题 出过 单行 本 [ 16] , 编 入 本书 时又 做 语法。人类 所 有的 语 言都 具 有 自己 的 内 在规
了很大 的 修 改, 主 要 讨 论 极 纯 短 语 结 构 理 论 律, 也就都具有自己的语法, 没有语法的自然语
( bare ph rase structure)的基本假设, 以及 运算过 言是不存在的。
程的技术手段 和操作 方法。本 章与 5极纯短 语 基于这些语法 规则, 人们 能够 准确 无误地
结构 6 [ 17 ] 都 基于 乔 姆斯 基 1993 年 秋 季在 麻 对听到的话做出 判断, 哪些是 自己 语言 中可以

7
接受的, 可按照规则提取其中所包含的 意义; 哪 论形式。生成转换语法之所以从数理逻辑那里
些是不可接受 的, 因 而也就 不可能 获取 要传 达 借用推理方式, 用 近乎 数学公 式的 结构 式来表
的信息。不过, 通 常情 况下 人们只 是下 意识 地 达句法规则, 就是 为了 更好地 接近 普遍 语法的
做出判断, 却并不能说明判断的理据; 人 们会按 高度抽象本质。
照头脑中的语 法规 则组织 句子, 但 却并 不能 清
楚说明所依 据的是 哪些 规则。也 就是 说, 大 多 2. 普遍语法和语言习得
数人对于自己 语言 的语法 只知 其然, 而 不知 其 在讨论普遍语 法的 时候, 乔姆 斯基 实际上
所以然。 做出了两个 假设。一个同 I- 语 言, 或者说自然
总结人们做 判断 的理据, 将人 们头 脑里 的 语法相关, 即假设 所有 语言的 语法 都是 由普遍
自然语法用语 言文 字描述 出来, 是 语法 工作 者 语法派生出来的。这一假设的出发点是人类进
或语言学家的工作任务。这种自觉探讨 其所以 化到某个阶段, 体 内形 成了一 个专 职的 语言机
然的工作, 无论是针对某一现象的描述 分析, 还 能或者说 语言 器官 ( langu age facu lty)。 语言机
是对于所有规 则的 系统总 结, 都是 在构 建另 一 能是人类认知系 统的 有机组 成部 分, 其 内部结
种意义上的语 法, 即 语法工 作者或 语言 学家 所 构还不十分清楚, 具体 的运作 过程 也仍 然是心
研究所撰写的, 通常印成白纸黑字的语法理论。 理语言学家的探 索对 象, 所以 乔姆 斯基 曾经将
这两种语法 之间 的关系, 实际 上就 是自 然 语言机能比作黑匣子 [ 2; 23], 并 且将探索它的
规律与理论之间的关系。语法理论应该 准确地 内部构造作为语言学的主要工作之一。
反映自然语法 的实 际情况, 但事实 上却 永远 达 乔姆斯基 [ 23; 24; 25 ] 还 进 一步 指 出, 绝
不到这一理想 境界, 只能尽 量地接 近人 们头 脑 大部分儿童在出 生后的 36 个 月之 内就 能够基
里的语法。在这 个意 义上说, 语法 理论 只是 一 本掌握第一 语 言 ¹ , 包 括大 部 分复 杂的 句 法结
套工具, 是为 了 准确 地 描 述自 然 语 法服 务 的。 构及语义关系。这与儿童的智力发展水平并不
工具有好有坏, 语法理论也同样有好有 差, 语言 相符, 而且即使有些儿童的智商较低, 其语言能
学家所追求的, 是不断地找出更好的理 论, 取代 力与正常儿童相 比也 所差无 几, 所 以语 言机能
还不够完善的 理论, 从而不 断地提 高我 们对 自 并不等于一般的 认知 机能, 应 该是 一个 相对独
然语法的认识水平。 立的系统。另一方 面, 与 儿童 第一 语言 的发展
针对不同的 使用 目的, 语法理 论往 往会 侧 水平相比, 由外界 输入 的语言 材料 实在 过于贫
重某一特定方 面, 比 如以实 用为目 的的 教学 语 乏, 并且缺乏系统性, 而儿童却在相当早的阶段
法, 以解决难题为目标的专家语法, 还有 为人机 就能运用母语的 语法 规则, 自 己创 造从 来没有
对话服务的语料库语法等等。乔姆斯基 创立生 接触过的短语或句子。如果掌握第一语言完全
成转换语法的 初衷 却与众 不同, 他 并不 是要 为 依赖外界的刺激, 依靠 模仿学 习由 外界 输入的
某一具体语言 建立 详尽的 语法 体系, 不 是要 撰
写简单易学的 教学 语法, 甚 至也不 是像 结构 主 ¹ 这里说的是第一语 言或者 说母 语的 习得, 而不 是
义那样, 试图建立一套完整的理论方法, 作为描 第二语言的学习或习得。一 般都认 为, 第二 语言 的习得 受
述具体语言的框架。乔姆斯基的基本理 念是人 到年龄的影 响, 甚 至有 人主 张 存在 一 个临 界年 龄 ( crit ical
age) [ 31] , 在临界年龄之前开始学习第二语言, 可以掌握 得
类都具有相同 的语 言能力, 各种语 言的 自然 语
较好, 不但可以做到形似, 还 可能达 到神似; 而过 了临界 年
法虽然千姿百态, 本质却都完全一样, 都 是在同 龄学习上就会遇 到较 大的 困难, 也很 难达 到神 似的 水 平。
一个语法的基 础上 变化发 展而 来的, 这 就是 所 临界年龄的具体值有争议, 但 一般都 认为在 进入 青春期 之
前 ( 参见 [ 32] ) 。文献 中有将 学习语 言的最 佳时 机定为 五
谓的普遍语法。语言学研究的最终目的 就是要
岁至八岁的 [ 33; 34 ], 但不清 楚所说 的是第 一语 言还是 第
透过表面现象 抓住 本质, 尽 可能准 确地 描述 处 二语言的习得; 还有将学校教育也包括在内的 [ 35] , 但那 已
于自然状态下 的普 遍语法, 建构普 遍语 法的 理 经超出了语言习得的一般意义。

8
语言材料, 完全取决于儿童智力发展的 水平, 那 3. 生成语法的原则与参数
就很难解释第一语言习得的速度与水 平。乔姆 关于普遍语法的另一个假设与语法理论相
斯基的假设是, 就像 昆虫的 导航能 力或 者哺 乳 关。乔姆斯基明确指出 [ 2; 9; 12; 22], 生成转
动物的视觉分 析能 力一样, 人类的 语言 能力 有 换语法要描述的 是普 遍语法, 即各 种自 然语言
一部分已经进 入了 遗传, 所 以初生 婴儿 的语 言 所共有的那部分 自然 语法规 则, 所 以在 设计理
机能并非一片空白, 而 是已经具 备了 I- 语 言的 论框架时始终以语言机能的初始状态和第一语
初始阶段, 或者 说已 经有了 基本的 自然 语法 框 言的习得过程为重要的考虑因素。这一点在原
架, 只需要从周围环境中获取有限的母 语材料, 则和参数阶段表现得最为明显。
依照这些材料 对语 法框架 加以 调整, 激 活某 些 与标准理论时 期由 规则 主导 的框 架不 同,
部分, 压抑另一些部分, 或者说确定框架 各个部 原则与参数理论 只有 屈指可 数的 几条 规则, 到
分的具体取值, 就能形成一整套的母语语法 [ 2; 了近期甚至连规 则都 取消了, 只剩 下了 一些操
20; 22; 23; 25] 。这个初始的基本框架 就是普 作过程 [ 9; 12; 21] 。顾名思 义, 原则 与参数阶
遍语法。 段的主干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基本原则与相当数
乔姆斯基对于语言习得的相关条件 做过多 量的参数 ( p arameter) , 而 有些 原则 之下 也设有
次表述 [ 2; 9; 12; 20; 21; 23; 24; 25 ], 前后说 一两个参数。原则 涵盖 的范 围比 较宽, 有可能
法不一, 内容却大 同小异。最 近的一 次 [ 22 ] 则 涉及到许多看起来互不相干的语法现象。比如
将其归纳为人 类语 言习得 的三 要素: 一 是人 类 著名的约束三原则 ( B ind ing Prin cip les) , 就不但
所共有的, 遗传所得的语言机能, 让人类 能够以 可以用来解释名 词性 成分与 前指 之间 的关 系,
此为基础, 从周围的环境中获取语言材 料, 并根 还可以用来解释 句法 成分移 动中 的一 些现 象。
据这种语言材 料去 设定自 己语 言规则 的值; 二 参数原本是个数 学概 念, 现在 已进 入自 然科学
是从外界取得 的语 言经验, 可以依 此构 建各 种 和社会科学的许 多分 支, 用来 描述 现象 中某一
不同的语言, 由 于各 种语言 的构建 都基 于遗 传 特定性质的量, 或 者大 系统中 可以 加以 量化的
所得的语言机 能, 所 以可能 出现的 差异 数量 和 子系统。参数可以 有不 同的 值, 整 个大 系统也
范围都十分有 限; 三 是人类 认知功 能的 普遍 原 就因此会有各种不同的面貌。
则, 即并非语言机能独有的那些原则 º 。 原则与参数理论中的参数基本上也是这个
很显然, 在探 讨这 前一 种意义 上的 普遍 语 意思。参数可以有正 反两个 值 ( valu e) , 也可能
法时, 乔姆斯基设定了三个必要条件, 既 考虑到 有三个或更多的 值, 用 来描述 能以 不同 表面形
遗传所得的语 言机 能、其初 始状态 以及 认知 的
普遍原则, 也同 样考 虑到了 语言经 验或 者说 母 º 乔姆斯基的原话是 [ 22: 6 ] :
语材料的输 入。按照 他的观 点, 动 物即 使生 活 1. G enetic endowm en t apparent ly nearly un iform for the
species, wh ich in terp rets part of the environm en t as lingu istic
在人类语言的 环境 里也无 法习 得人话, 因为 它
exp erience, a non trivia l task that the infan t carries out reflexive-
们没有语言机 能, 无 法通过 语言经 验发 展出 人 ly, and w hich determ ines the gen eral course of the developm ent
类语言; 而从出生 起就与人 类隔绝 的 / 狼孩 0同 of the language facu lty. Among the genet ic elem en ts, som e may
样也无法习得 第一 语言, 因 为他没 有得 到过 母 im pose com putational lim itat ion s that d isappear in a regu lar way
through gen et ically t im ed m atu ration. K enn eth W ex ler and h is
语材料的输入, 没有语言经验, 无法对语 言机能
associates h ave p rov ided comp elling evidence of their ex isten ce
的初始状态加以调整而形成第一语言。 另一方 in th e grow th of language, thus provid ing emp irical evid ence for
面, 任何人的第一语言都不是自己创造 出来的, what W exler ( to app ear) calls / Lenn eberg. s d ream. 0
2. Experience, w h ich lead s to variat ion, w ith in a fairly
而是在语言机 能初 始阶段 的基 础上, 通 过接 触
narrow range, as in the case of other subsystem s of the hum an
语言材料而习得的。只要语言材料来自 同一种 cap acity and the organ ism gen erally.
语言, 所形成的第一语言就必然相同。 3. Princip les n ot specif ic to th e facu lty of language.

9
式出现的语法 现象, 也就是 可以归 纳为 参数 值 原始状态, 各个值都只是候选而没有入选, 所有
的一些现象。比如常见的修饰语与中心 语的线 参数因而都没有具体的值。婴儿接触到母语材
性关 系, 以 及 动 ) 宾、介 ) 宾 等 关 系 的 线 性 形 料之后, 会根据取 得的 经验总 结出 该语 言的特
式, 就可以归纳为中心语位置的参数, 有 中心在 点, 逐个为参数 取值。由 于每 个参 数的 候选值
前或中心在后 两个 常见值, 再加上 一个 中心 内 数量有限, 所以婴 儿需 要做的 总结 工作 并不太
嵌的罕见值。又 比如 80 年 代风行 一时 的代 语 多, 需要用到的 母语材 料也 就非 常有 限。比如
脱落参 数 ( p ro-d rop param eter) [ 26 ], 是 将一 组 说关于中心语位置的参数, 通常只有两个值, 婴
现象归纳为一 个参 数, 据说 意大利 语对 此参 数 儿在接触到一定 数量 的各种 短语 之后, 就可以
取正值 ( + pro-drop) , 允许代语 脱落, 而英 语取 判定母语中心语 的实 际位置, 进而 赋予 中心语
负值 ( - pro-drop) , 不容许代语 脱落, 所以 两种 参数一个正确的值, 使自己头脑中的 I- 语言向
语言在这一组现象中的取值就全部相 反。语言 母语语法接近 一步。也 就是 说, 婴 儿并 不需要
之间的语法差 别, 便 因此体 现为各 个参 数所 取 接触到母语中的 每一 个短语, 并不 需要 逐一模
的值。由于参数 的数 量有限, 每个 参数 所能 取 仿所有的短语结 构, 只 要在有 限接 触的 基础上
的值更为有限, 所以 可能出 现的语 法类 型也 就 总结出相关参数 的值, 就可以 按照 母语 的语法
是有限的。换句 话说, 如果 普遍语 法体 系中 一 行事, 自行构建新的, 甚至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共有 n 个参 数 P1, P2 , , Pn, 其 中 P1 有 V 1 个 短语了。
值, P2 有 V 2 个值 , ,, 依此 类推, 直至 Pn的 V n 等到所有的参 数都 选定 了应 有值之 后, 幼
个值, 那 么 V 1, V 2 , ,V n 的乘积就 是人类 语言 儿就拥有了母语 的语 法体系, 或者 说其 语言机
可能具有的语 法类 型的总 数, 也就 是按 语法 分 能就脱离了初始阶段。只要接触的是同一种语
类时, 可能出 现的人 类语 言的 总数。这 个数 字 言, 为参数所选定的就必然是相同的值, 形成的
不会太小, 但却绝对不会是无穷大。 也就一定是同一 种语 法, 至于 所接 触的 语言材
与所有的语 法理 论一样, 生成 语法 只不 过 料在形式上是否 完全 等同, 则 并不 影响 最终的
是一种工具, 是 对于 人类头 脑里的 语法 规则 的 结果。各种语言语 法的 原则 都是 相同的, 不同
描述。与大部分 理论 不同的 是, 生 成语 法所 描 之处只是在于参 数的 选定值, 因而 都是 普遍语
述的是普遍语 法及 其具体 表现, 也 就是 一方 面 法的具体表现形式。
描述所有自然 语言 共有的 句法 规律, 即 人类 语 需要指出的是, 乔姆斯基关于普遍语法的这
言机能的初始 状态, 另一方 面描述 这些 规律 在 两个假设虽然相关, 却并不相等。前一个假设涉
各个语言中的实际表现。原则与参数理 论一方 及各种语言的自然语法的共性, 也涉及人类语言
面提供了一种 适用 于所有 语言 的句法 模型, 另 能力是否能够遗传, 以及 哪一部分可 以遗传; 后
一方面 也提 出 了一 种 人类 习 得第 一 语言 的 模 一个假设则是对这种共性, 或者说可以遗传的语
式。按照乔姆斯 基的 设想, 原则适 用于 所有 的 言能力的一种理论描 述。后一 个假设所形 成的
语言, 像初期的约 束原则 [ 9] 、中期的 迫不得 已 理论是否正确, 同前一个假设是否成立其实没有
原则 [ 12 ]、以 及近 期的 界面 条件 [ 21 ] 等等, 都 直接关系。借用一个常见的比喻, 这有点像人类
曾经假设为所 有语 言共有 的、语言 机能 初始 状 直立行走的能力与描述这种能力的物理学、数学
态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些原则从婴儿习 得第一 以及生物学理论之 间的关系。人类 出生以后 12
语言开始时就 发挥 作用, 而 且不会 在习 得过 程 个月左右就能够直立行走, 而且不需要太多的外
中发生变化, 最 终也 就必然 成为该 语言 句法 的 界帮助就能够做到。对于这一点, 最简单的解释
一部分。 是遗传假设, 即主张直立行走的能力已经有相当
与原则不同 的是, 参数 在语言 习得 过程 中 一部分进入了遗传, 所以婴儿可以很快地学会走
会发生变化。参数在语言机能的初始阶 段处于 路。如果要从理 论上描述这种 遗传而来的 自然

10
能力, 必然要用到各种复杂的理论, 如微积分、动 形成或者语言的本质无关。
力学以及生理学的许多原理。不过, 这只是对自 乔姆斯基所说 的语 言能 力, 是 普遍 语法的
然现象的理论描述, 并不等于婴儿的遗传所得就 实际体现, 即所谓的 I-语言, 这与 索绪尔理论中
是微积分或动力学的规则。 的 langue有着质的差别。乔姆斯基说的是个人
头脑中的语法, 尽 管说 同一种 语言 的所 有人都
4. 语言能力与语言运用 有着同样的语法; 索绪 尔说的 是集 体共 有的语
说同一种语言的 人都具 有同一 种 I- 语 言, 法系统, 虽然该 集体是 由个 人组 成的。 两种说
即拥有相同的语法规则, 并不等于他们所说的每 法的共同点, 在 于对语 法理 论的 要求。 索绪尔
一句话都一定符 合自己的语 法规则。有很多外 主张描述抽 象的 langue, 而非 具体 的 parole, 就
界因素与内在因素可能会 影响到语法 规则的运 是要超越个人的 具体 语言行 为, 追 求对 语言系
用, 造成违反句法、语义或其他规则的口误, 所以 统内在本质的描 述。乔姆 斯基 [ 3; 23 ] 一方面
在总结语言的 规律, 撰写语法理 论时, 不能将口 主张描述人的语言能力, 而非语言运用, 另一方
误当作规律的体 现。人们 的语言能力 与语言的 面又更进一步, 采用一般科学研究的方法论, 为
实际使用之间 存在差别, 并不是 什么新发现, 索 语法理论的成功与否提出了一种衡量标准。
绪尔 [ 27] 就将这种差别归结为 langue(语言 )和
parole(言语 )的对立。 Langue是说同一种语言的 5. 语言学理论之间的比较
所有人共有的语言系统, 而 paro le是个人在具体 乔姆斯基 [ 2; 23; 28] 指出, 语法理论对于
的环境中的实际 语言行为。索绪尔讨 论的当然 语言能力的描述 是否 成功, 可 以从 一高 一低两
是自然语法系统。他的观点是说, 虽然同一个语 个层次上 去 考 察。如 果在 考 察 某个 语 言 的时
言社区里的人 说的是同一种语 言 ( language), 但 候, 将相关现象的主要材料准确地表达出来 了,
各人头脑里的语法系统会有细微的差别, 因而说 语法理论就达到 了低 层次的 标准, 也就 是有了
出来的话也可能有差别, 要总结该语言的语法系 描述的 充 足性 ( descript ive ad equacy)。 如 果语
统, 就只能从所有 人共有的 langue部分着手, 而 法理 论 为 观 察 到 的 语 料 提 供 了 准 确 的 归 纳
将个人 parole之间的差距忽略不计。 ( generalizat ion ), 找 到了 背后的 规律, 为人 们对
乔姆斯基 [ 2; 23]的基本观点有些不同。按 该现象的语感提 供了 正确的 解释, 那就 达到了
照他的说法, 只要说 的是同一种 语言, 所有人头 高层次的标 准, 也 就是 有了解 释的 充 足性 ( ex-
脑中的语法系统就都是相同的, 但是人们并不永 p lanatory ad equacy) » 。
远完全按照规矩办事, 个人在实际运用时可能会 乔姆斯基曾经用万有引力的故事来解释这
有失误, 会出现心是口非的情况。在试图描写人 两个层次 的 区 别。牛 顿看 到 苹 果从 树 上 掉下
们头脑中的语 法系统时, 就应该 去粗取精, 去伪 来, 感到好奇, 便决心弄明白苹果为什么总是往
存真, 将口误忽略不计。以人们在实际环境中对 下掉, 而不会往上飞, 企图为这一常见现象找到
语言的使用, 即所谓的语言运用 ( performance)为 合理的解释, 从 而提出 了万 有引 力定 律。该理
出发点, 从现象中寻 找本质, 从中总结 出人们关 论最初只是个假 设, 却 为许多 现象 提供 了合情
于自己语言的全部知识, 也就是可以用理论方式 合理的解释, 所以很快就得到大家的公认, 而多
表达的完整语法 体系, 即所谓的语 言能力 ( com- 年后证明万有引 力确 实存在 的著 名实 验, 反而
p etence), 并以此作为描写的对象。从本质上说, 不那么重要了。如果牛顿当初只是说明苹果脱
langue和 parole的对立, 以及语言能力与语言运 离树枝以后一定下降, 决不上升, 那么他的描述
用的对立, 都是抽象 与具体的对 立, 也 都是在描
写自然语法体系 时所必须注 意的首要因 素。这 » 在描写的充足性前面 还有一个 观察的充 足性 ( ob-
些对立都是语言学方法论方面的考虑, 同语言的 servatory adequacy) , 与语法理论本身没有直接关系。

11
再精确再全面 也只 不过达 到了 描述的 充足 性, 写人们头脑中的普遍语法。至于是否真正做到
经典物 理学 就 会仍 然 停留 在 实验 科 学的 水 平 了这一点, 或者说其基本假设是否正确, 则并非
上。正是由于牛顿努力为自由落体运动 寻找合 由支持者说了算, 完全可以加以讨论, 也可以加
理的解释, 提出了万有引力理论, 才达到 了解释 以批评。如果能够 找到 一种 新的 理论, 能够比
的充分性, 使物理学登上了理论科学的殿堂。 生成转换语法更 好地 解释相 关的 语言 现象, 自
按照乔姆斯 基的 说法, 只有达 到了 解释 的 然是对语言学的 一大 贡献, 也 就可 以因 此而取
充足性, 语法 理论才 能算 得上 真正 的理 论。不 代生成语法了。不 过, 这 样做 的前 提是 要准确
过, 乔姆 斯基 也 同时 指 出, 按 照 现 代 科学 的 习 地了解生成转 换语法, 防止 以讹 传讹。 不然的
惯, 任何科学 理论都 必须 能够 被证 伪。真正 的 话, 花费了很多力 气, 却 在同 风车 作战, 恐怕也
科学理论必须 以事 实为根 据, 要从 这些 事实 中 就达不到原来的目的了。
找出背后的规 律, 然 后根据 这些规 律对 事实 提
出合理的解 释, 以达 到解 释的 充足 性。也正 因 参考文献:
为如此, 如果可 以证 明某个 理论所 根据 的事 实 [ 1] Chom sky, N oam. Syntactic S tructures [ M ]. T he
不存在, 或者证明它对于事实的归纳不 正确, 就 H ague: M outon, 1957.

可以证明该理 论不 成立, 也 就是对 其做 出了 证 [ 2] Chom sky, N oam. R ev iew o f B. F. Sk inner,

伪。如果某一理 论并 非以事 实为 根据, 那就 没 V erbal Behav ior [ J]. Language, 1959 , ( 35):
26- 57.
有基础 可以 让 人推 翻, 也 就没 有 办 法证 伪 了。
[ 3] Chom sky, N oam. R em arks on N om ina lization
这样的理论必然与现代科学无关。
[ A ]. R oder ick Jacobs and Pe ter Ro senbaum.
在如何对待理论的问题上, 乔姆斯基经常坚
R eadings in English T ransformational G rammar
持的还有一个方法论的原则。他不止一次地指出
[ C ]. W a ltham, M A: G inn, 1970. 184- 221.
[如 2; 4; 23], 反例并不能将理论推翻, 只有理论
[ 4] Chom sky, N o am. D eep S tructure, Surface
才能推翻理论。他的意思是说, 理论是对于事实 S tructure, and Sem antic Interpreta tion [ A ].
的总结和解释, 但理论不可能做到绝对准确, 总会 D anny Ste inberg and L eon Jakobovits. Semantics:
有疏漏的地方。在评价理论的时候, 不能简单地 A n Interdiscip linary R eader [ C ]. T he H ague:
抓住疏漏的地方不放, 用反面例子来将其推翻, 或 M outon, 1971. 11- 61.
者简单地批评其不够全面。正确的做法是找出更 [ 5] Chom sky, N oam. Cond itions on T ransform ations
合理的、
能够将疏漏的地方也解释进去的新理论, [ A ]. Andersen, Stephen and P au l K iparsky. A
也就是用更好的理论来代替原有的理论。 F estschrift for M orr is H alle [ C ]. N ew Y ork:
H o lt, R ineha rt andW inston, 1973. 232- 286.

6. 余论 [ 6] Chom sky, N oam. Conditions on R ules o f


G ramm ar [ J]. L inguistic A naly sis, 1976, ( 1):
笔者曾经对乔姆斯基的形式句法理 论作过
75- 109.
一些介绍 [ 29; 30] , 但 主要 的精力 放在 了技 术
[ 7] Chom sky, N oam. On W h-M ovem ent [ A ] . Pe ter
理念与操作方 法上, 对乔姆 斯基关 于语 法理 论
Culicover, T homas W asow, and A dr ian
的基本构思, 他的哲学理念、思维方式以 及研究
Akm a jian. F orm al Syntax [ C ]. N ew Y ork:
的方法论着墨很少。本文是对这一疏忽 的一点
A cadem ic P ress, 1977. 71- 132.
补救, 希望能够 为大 家提供 一个较 为准 确的 描 [ 8] Chom sky, N oam and H owa rd L asnik. F ilte rs and
述, 以期对生成 转换 语法的 普及尽 一点 绵薄 之 Control [ J]. L inguistic Inquiry, 1977, ( 8): 425
力; 同时也澄清一些不必要的误解, 以免 在无关 - 504.
的问题上争论不休。 [ 9] Chom sky, N oam. Lectures on Governm ent and
生成转换语 法是 一种语 法理 论, 目 的是 描 B inding [M ]. D ordrecht: F or is, 1981.

12
[ 10] Chomsky, N oam. Some Concep ts and Consequences [ 21] Chom sky, N oam. Beyond exp lanatory adequacy
of the T heory of Government and B ind ing [M ]. [ A ]. M onograph of M IT W orking Pap ers in
Cam br idge: M IT P ress, 1982. L ingu istics N o. 20. [ C ]. 2001.
[ 11] Chom sky, N oam. Barriers [ M ]. Cambr idg e: [ 22] Chomsky, N oam. Three F actors in Language Design
M IT P ress, 1986. [ J]. L inguistic Inquiry, 2005, ( 36): 1- 22.
[ 12] Chom sky, N oam. The M inim alist Prog ram [M ] . [ 23] Chom sky, N oam. Language and M ind [M ]. San
C ambr idge: T he M IT P ress, 1995. D iego: H arcourt B race Jovanov ich, 1968.
[ 13] Jacobs, Joachim, A rnim von Stechow, W o lfgang [ 24] Chomsky, N oam. R eview of B. F. Sk inner, V erbal
Stern feld and T heo V ennem ann. Sy ntax: an Behav ior [ J]. Language, 1959, ( 35): 26- 57.
InternationalH andbook of Contemporary R esearch [ 25 ] Chom sky, N oam. K now ledg e of Language: its
[ C]. Ber lin: W alte r de G ruyter, 1993. nature, O rig in and use [ M ]. N ew Y ork:
[ 14 ] Chom sky, N oam. Som e N otes on Economy o f P raeger, 1986.
D er ivation and R epresentation [ A ] . F r ied in, [ 26 ] R izz,i Lu ig .i Issues in Italian Sy ntax [ M ].
R obert. P rincip les and Param eters in Comp arative Do rdrecht: F oris Pub lications, 1982.
G rammar [ C ]. Cambr idg e: The M IT P ress, [ 27 ] Saussure, Fe rdinand de. C ours de L ingu istique
1991. G enerale [M ]. P aris: P ayo t, 1916.
[ 15] H a le, K enneth and Samue l Jay K ey ser. T he V iew [ 28 ] Chom sky, N oam. Current Issues in L inguistic
from Build ing 20 [ C ]. Cam bridge: M IT P ress, T heory [ M ]. T he H ague: M outon, 1964.
1993. [ 29] 石定栩. 乔 姆斯基的形式句法 [M ]. 北京: 北京
[ 16] Chom sky, N oam. Language and T hought [ M ]. 语言大学出版社, 2002.
W ake fie ld, R ode Is land: M oyer Be l,l 1994. [ 30] 石定栩. 乔 姆斯 基形 式句 法的 最新 动向 [ J].
[ 17] Chom sky, N oam. Bare Phrase S tructure [ M ]. 当代语言学, 2003, ( 1): 33- 40.
C ambr idge: M IT W o rk ing Pape rs in L ingu istics [ 31 ] L enneberg, Er ic. B iolog ical Foundations of
N o. 5. , 1994. Language [M ] . N ew Y ork: John W iley & Sons,
[ 18] Chom sky, N oam. Som e O bservations on Econom y 1967.
in G enera tive G ramm ar [ A ]. P ilar Barbosa, [ 32 ] K rashen, Stephen. Exp lorations in Languag e
D anny Fox, Paul H agstrom, M artha M cG inn is A cquisition and U se [ M ]. Portsm outh:
and D av id P esetsky. Is the B est Good Enough? H e inem ann, 2003.
[ C]. Cambr idg e: the M IT P ress, 1998. 115 - [ 33] 石 毓 智. 乔 姆 斯 基 / 普 遍 语 法 0 假 说 的 反
128. 证 ) ) ) 来自认知心理 学的 启示 [ J]. 解放 军外
[ 19 ] Chom sky, N oam. M inim a list Inqu ir ies: the 国语学院学报, 2005, ( 1): 1- 9.
F ram ewo rk [ A ]. M onograp h of M IT W ork ing [ 34] 石毓 智. 乔姆 斯基 语言 学的 哲学 基 础及 其缺
P ap ers in L inguistics N o. 17. 1998. A lso in S tep 陷 ) ) ) 兼论语言 能 力的 合成 观 [ J] . 外国 语,
by Step: E ssay s on M inimalist Sy ntax in H onor of 2005, ( 3) : 2- 13.
H oward Lasn ik [ C ]. ed. by R ogerM a rtin, D av id [ 35] 石毓智. 对乔姆斯基语言学科学性的质疑 ) ) )
M ichaels and Juan U r iagereka. Cam bridge: The 回应 王 强 和 Chom sky 的 批 评 [ J] . 外 国 语,
M IT P ress, 2000. 89- 155. 2006, ( 4) : 47- 56.
[ 20] Chom sky, N oam. D erivation by Phase [ A ].
M onograp h of M IT W ork ing Pap ers in L inguis tics 收稿日期: 2006- 09- 02
N o. 18. [ C] . 1999. A lso inK en H ale: A L ife in 作者简介: 石 定栩, 男, 湖 南人, 教授, 博士。 主要研
Language ed. by M ichae l K enstow icz. 究方向: 句法理论。
C ambr idge: T he M IT P ress, 2001. 1- 5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