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第1章

介绍

幼儿园的学生一个接一个地走进他们的教室。 有些人放弃了他们的父母,然后跑过来进入
房间,渴望看到幼儿园所提供的一切。 其他人紧张地抓住他们的父母/家庭成员的手,在
他们上学的第一天前一天带他们到新学校参加“与老师见面”计划。 从第一个时刻起,当
每个孩子走近我的门时,我用“嗨! 我是纳塔莱小姐。 你叫什么名字?“,我已经开始
学习我的学生了。 谁跑过我? 谁努力与眼神接触? 谁已经知道将他的手放在我伸出的那
个,告诉我他们的名字,并握着我的手?

无论每个学生如何进入房间,一旦进入房间,他们都会在房间周围看着他们脸上同
样的睁大眼睛,既有兴奋又有恐惧。 他们接受了所有新情况。 关于幼儿园的一切都是新
的。 学区刚从上一学年的半天改为全天课程。 一年级的教室被搬到另一个大厅腾出空间,
在外面安装了一个新的游乐场,并购买了新的物品,使这个房间适合幼儿园的学生。 几乎
房间里的每件物品都比较新。 有新的学生椅和工作台,新的游戏厨房,新的彩色教室地毯,
新的积木套件,带高架凳子的艺术中心,桌面画架和全新的艺术用品,带新下沉椅子的阅
读角落,新枕头和大量 吸引人的图画书和新的小房间让学生保留他们的个人物品。房间也
经过了新粉刷,天花板都被更换了。 由于幼儿园也是孩子正规学校教育的第一年,所以整
个情况都会有新的感觉。

就像一年级生第一次来到小学一样,作为一名教师研究者,有一种新环境的感觉。
就像那一年是他们要接受正规教育中的第一年一样,这也是我将研究带入教学生活的第一
次经历。 在踏上这段旅程时,我的感受是一种兴奋和恐惧。 很多问题都在脑海中浮现。
作为研究者,哪些主题对我很重要? 我的学生会从我的研究中受益吗? 如果我选择一个
主题,我会怎么做,最终是否会出错? 如果这项研究变成了我和我的学生的“苦差事”怎
么办? 我将如何激励学生参与此研究?

在选择主题时,我想起了第一次与学生见面。我让尝试让他们说一两句话,要他们
自我介绍。结果并不意外,他们除了想到要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的细节都要稍微思
考才能表达出来。研究者甚至还需要引导他们说出自己的家庭成员、住处以及最喜欢的科
目等,然而这些事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懂得表达。研究者随后发都将进入一个充满
期待的世界,其中有一个强大的武器库。将需要语言技能来满足他们。除了发出需求,需
求和想法之外,他们不仅期望理解并遵循多步骤方向,还期望他们在学习阅读时将经验应
用到新的环境中,并在学习写作时将这些想法转移到纸上。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似乎不知
道在正规学校教育中等待他们的各种任务,实际上从第一天开始。这种斗争并没有歧视,
因为所有学术能力和背景的学生似乎都在为之奋斗。
目的声明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通过使用无言的图画书来研究普通幼儿园的口语发展,因为他或她提供
了建立口语的实践。具体目的是探讨在常规幼儿园计划中增加使用无语图画书的口语活动
是否能使学生通过讲故事更好地口头表达自己,以及将该技能转化为口头指示书面故事。
这项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因为随着幼儿园课堂学术需求的增加,学生似乎更难以展示对这
些要求的准备。

在为我的学习确定这个目的时,我想起了我所在地区的做法。我们的课程和对学生的期望
已经变得更加严格,以满足国家的要求,但是学生仍然像以前一样以相同的经历和背景来
到学校。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课程需求,学区从半天到一整天的课程过渡使得口语发展的
额外需求更加明显。将这种做法融入日常生活的时间不再是问题。平衡识字计划的每个方
面都有每日分配的时间,而某些技能(如指导阅读和写作)在半天课程中每周只教两到三
天。因此,每个识字技能都给学生更多的接触和练习。然而,他们的困难仍然存在,这使
我反思他们的识字技能的发展。

我们在 9 月底开始写作课程,要求孩子们画画并口头讲述所画的内容。在一个月内,我们
开始介绍写作文字以支持图片。此外,我们通常在 10 月底开始教授指导阅读,期望学生
开始解码文本。我回顾了我的学生的开始,年中和年底的基准评估。根据他们全年的成长
情况,许多人,无论是否接受过学术干预,都需要时间来掌握需要扎实的口语基础的技能
(即写作,印刷概念等)。我觉得这些任务在学年开始时证明是困难的,并且往往需要时
间与孩子一起建立。大多数学生在下半年表现出更大的学术成果。到今年年底,我们的学
生能够根据期望生产产品。但是,我想知道这是否足够。我同意儿童需要与学者进行干预,
但他们也需要了解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背后的意义。我还想知道那些没有资格干预的学生是
否理解他们正在做什么,或者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学术知识来比那些挣扎的学生更快地达到
期望。

我继续担心孩子们只是根据他们的学术知识生产产品,这些经历对他们的学习没有任何意
义。如果这些经历没有意义,孩子们是否会将他们正在学习的知识带到日常生活中?在学
校,学生应该学习技能,使他们能够在学校内外了解他们的世界(Serafini,2014)。这恰
好是我所在地区教育我们的学生在二十一世纪成为具有公民意识的公民的使命。考虑到所
有这些因素,我留下了一个问题:为了使我们的幼儿园学生的识字学习更有意义,可以将
哪些内容整合到我们学区的课程中,以满足儿童识字技能的发展需求?

有了这个,口语使我成为一个潜在的答案,我开始研究这个话题。口语技能的坚实基础将
导致未来的文化成功。研究表明,通过与同龄人和成年人的互动,孩子的口语技能得以发
展(Richgels 2013)。此外,儿童的早期识字发展依赖于那些口语技能。强大的口语能力
有助于口头叙述(讲故事)技巧。这些口头叙事技巧对于早期识字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它
们有助于儿童在口头叙事与书面文本之间进行过渡(Garner-Neblett 和 Iruka,2015)。

建立儿童口语技能的一种方法是使用图画书(Sipe 2002)。插图可以为儿童提供视觉线索,
可以在其中设想故事事件,并推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学生与成人和同龄人一起阅读图
画书时,他们有机会通过讲故事获取词汇和建立口语(Collins&Glover,2015)。

已经发现无言图画书是实现这些技能的一种特殊方式(Jalongo,Dragich,Conrad,&
Zhang,2002)。当孩子们没有负担解码文本的任务时,他们依靠他们的口语能力讲故事
(Collins&Glover,2015,p.11)。此外,他们建立了作为新兴读者成功所必需的先修知识
技能,例如如何拿书,如何从左到右阅读,如何与语言和印刷相关以及如何从字母和单词
中获得意义而不是图片(Hu&Commeyras,2008)。

我读过的所有研究似乎都指向使用故事书来提高口语能力。特别强调无言的图画书,因为
没有文字使得所有年龄和能力的学生都可以访问和享受。口语的坚实基础有很多好处。这
些技能与许多新的识字技能相吻合,这些技能对于确保未来在文化活动中取得成功是必要
的(Jalongo 等,2002)。

尽管人们对使用无字图画书表示赞赏,但大部分已完成的研究似乎都集中在那些带着某种
学习“缺陷”来到学校的读者,例如那些不会说英语的读者。主要语言(Hu&Commeyras,
2008)(Jalongo 等,2002)被认为是低 SES(MacDonald&Figueredo,2010)(Gardner-
Neblett 和 Iruka,2015)或者只是挣扎的新兴读者(Wiseman,2012) 。正如我上面所指
出的那样,除了那些进入幼儿园需要进一步练习口语技能的学生之外,还有更多的学生。
口语的强大基础将带来许多其他新兴识字技能的成功,为学生提供在幼儿园和未来几年取
得成功的工具(Hu&Commeyras,2008)。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支持无字图画书的使用使所
有学生受益,而不仅仅是那些有紧急需求的少数人(Serafini 2014)。我开始觉得,如果
可以证明无字的图画书对每个人都有益,那么它们可能会在整个幼儿园教室的环境中更频
繁地使用。更多的学生将有机会将识字学习视为一种有意义的经历,并拥有必要的工具,
以便在他们的生活中携带他们的识字技能。
研究问题和问题陈述

本研究将解决的问题是探索幼儿园学生口语技能的发展,使用无字图画书。 如上所述,我
在自己的课堂上注意到以下内容; 一旦学生进入幼儿园,口语技能将在阅读活动中与解码
打印相关的技能落后(Lysaker&Hopper,2015)。 这些学生需要一些额外的东西来帮助
他们口头表达自己,这样他们就可以建立一个基础,在他们获得阅读和写作技能的基础上
建立起来。 本研究的具体目的是利用无字的图画书来培养幼儿园学生的口语技能。 如何
通过使用无字书来培养学生的口语能力? 无语书如何影响学生的故事概念? 如何使用无
字书籍影响学生口头决定书面故事的能力?

问题的故事

在选择研究主题时,Shagoury 和 Power(2012)的以下引用有助于指导我的问题“将您的
问题视为成长之光。当照顾你的学生时,你应该看到它们蓬勃发展“(第 33 页)。考虑
到这一点,我开始思考我现在和以前的学生。在过去的七年里,我注意到了哪些趋势?哪
个主题可以让我的学生在幼儿园期间蓬勃发展,并在之后的所有年份中取得成功?

正如我对此所反映的那样,口头语言的发展似乎是一个明显的需求,比其他人更加突出。
如上所述,幼儿园学生来到学校有各种各样的经历。虽然有些人似乎对口头表达自己很有
把握,但许多人似乎在这方面都很挣扎。有些人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向同伴或成人打招呼,
表达需求和需求或详细描述特定事件。尽管如此,幼儿园学生应该做很多事情,需要在这
方面有很强的背景。

将口语融入我的课堂只会增强已经发生的日常活动。我和其他幼儿园老师在整个学年里已
经和我的学生一起阅读了大量的故事书。

然而,正如上面的 Lysaker 和 Hopper(2015)所指出的那样,在阅读活动中发生的大多数


技能和对话都围绕解码打印。现在是时候将口语发展作为扫盲活动的一个优先事项。
不知不觉中,为了发展口语而探索无言图画书的愿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值得庆幸的是,
这些作品恰好赶上了我作为一名教师研究员开始我的旅程。大约 3 年前,在我知道我将研
究一个主题以追求更高的教育学位和阅读专家认证之前,我开始尝试为他们额外使用。我
的灵感来自我所提供的水平文本阅读系列。

建议在年初使用的读者和准备好的读者是 A 级书籍,每页重复文本中包含一个句子,重复
使用高频词。但是,还为那些尚未准备好阅读文本的儿童提供了 AA 级书籍。 AA 级文本
是无字的图画书,强化了无语图画书对于苦苦挣扎的读者的概念(Serafini 2014)。在那
个特定的学年里,我有一群读者非常高的学生,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挑战他们在
指导阅读中的想法。在我的阅读专家的建议下,我复制了 AA 级书籍的页面,并要求我的
学生编写自己的故事以配合插图。我的学生不仅非常喜欢这项活动,还让我深入了解了他
们的故事概念。即使我的高级学生也需要额外的支持来过去标记图片和叙述事件。然而,
在这些特殊学生的帮助下,这些学生蓬勃发展。到学年结束时,他们正在为他们的故事添
加对话并推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看到无言的图画书不只是为了挣扎
的读者。

快进到上一学年,我的区刚刚转到全日制幼儿园,我刚搬到新的小学,因为幼儿园规模翻
了一番,每个地方都需要经验丰富的老师。在那一年,我的新主管安排了基本技能助理,
每天向每个幼儿园教室推进 20 分钟。在那段时间里,助理们要和那些挣扎于语言的学生
一起阅读图画书。这是他们在预定时间内唯一的任务。

那年我碰巧在班上有一名学生在语言发展方面苦苦挣扎。她来自一个中东背景家庭,在家
里讲阿拉伯语。她的学术技能不足以使她获得基本技能支持,她也没有资格获得 ESL 服务。
然而,她仍然努力理解并遵循指导,为课堂讨论做出贡献,口头表达她的需要和需求,并
且连贯地指示书面故事。我没有其他选择,我会如何帮助她,我推荐她到基本技能助理阅
读图画书,看看它是否有助于她的语言障碍。虽然我希望她能在助理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但我还是觉得她在学年结束时走了多远。她不仅会在第一次给出正确的指示,她也开始谈
论风暴。她与同龄人一起退出幼儿园阅读。一旦她获得了将口语技能转换为书面文本的能
力,她就能够编写出连贯的故事,其中的图片和文字相匹配。

看到这名学生仅仅通过大声朗读图画书所取得的显着进步,真正强调了我脑海中口头语言
发展的必要性。如果大声朗读故事书会对口语发展产生如此积极的影响,除了阅读和写作
技巧外,幼儿园的学生明显落后于同龄人,会对这些学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谁进入幼儿
园的平均技能?在今年年底,大约在我评论我的学生取得的惊人收益的同时,我的主管还
为每个幼儿园教室购买了一套 10 本无字的图画书。我的同事和我没有给出书籍的具体指
示,只是我们应该将它们纳入我们的课堂。就在那个时刻,我确切地知道如何处理我的书。

从那一刻起,我决定继续使用无字的图画书来建立口语技能。我会选择那些能够表现出平
均学术技能的学生。我会和他们一起阅读无言的图画书,并记录他们使用口头语言来讲述
故事。我还会保留其他观察行为的实地记录。虽然研究的时间范围以及一年中的时间太短,
无法记录这些书如何影响这些学生的阅读水平,但我仍然可以使用写作样本来查看我的学
生是否正在转学口头语言技巧也可以口头表达书面故事。由于反思对任何实践都很重要,
我还会保留自己的教师反应日记,以便在整个研究过程中反映和调整我的实践,以评估活
动的成功。

论文的组织

本文的其余部分是对我的研究问题的定性研究。 第二章讨论了与新兴读者的口语和文化发
展相关的历史和当前理论,并回顾了目前支持无字图画书使用的研究。 第三章将介绍研究
背景和方法,以及参与的幼儿园学生的一些背景数据。 第四章将回顾和分析数据来源。
第五章,最后一章,将总结该领域的结论,局限和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