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6

   

规划历史研究H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3

孙晖  梁江

【摘要】对唐长安坊里内部街区 形态进行了考证和推断 , 并对古 代街区结构的典型布局和模式进 行了城市形态学方面的比较分 析 , 揭示了中西不同文明下街区 街廓尺度的巨大差异 , 以及唐长 安所代表的中国古代城市街区规 划的肌理特征和历史成因。 【关键词】唐长安 ; 坊里 ; 内部 形态 ; 街廓

ANALYSIS ON THE INTERNAL STRUCTURE OF FANGLI UNITS OF CHANGAN IN TANG DY2 NASTY SUN Hui , LIANGJiang ABSTRACT: This paper is a re2 search and deduction of the internal structure of Fangli units of Changan in Tang dynasty. It also makes mor2 phological comparison on blocks lay2 outs and models of the world ancient

cities ,

and

revealed

th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of district and block di2 mensions between eastern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s. Using Changan as a representative case , the paper ex2 plored the textural features and his2 torical causes of urban district plan2 ning in ancient China. KEY2 WORDS : Changan ; Fangli unit ; internal structure ; block

【中图分类号】TU98412

【文献标识码】A

1  前言 隋唐长安 ( 以下简称唐长 安) 是中国古代城市规划与建设 的典范 ( 1 ) 。其平面方正 ,

  • 3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 ( 编 号 :

50108002)

每边开三门 , 宫城居中偏北 , 左 祖右社 , 中轴对称 , 规模宏大 , 布局严整。城内东西向有 14 条 大街 , 南北向有 11 条大街 , 互 成直角相交 , 把全城划为 109 个 坊里。这些坊里有大有小 , 除了 一些特殊形状坊里外 , 常规尺寸 的坊里占地从 2891hm 2 不等 按面积大致可以分成 3 个等级 :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这种形态臆想的线索共有四条 :

(1) 在《两京新记》和《长 安志》中 , 均有对坊内建筑物具 体位置的描述。根据这些不同方 位的叫法 , 似乎可以推导出 16 个区块。

(2) 在日本平城京、平安京 的城市结构中 , 对应于唐坊里的 街区采用了 16 町的分区 (典型 街区被横纵各 3 条道路划分成 16 个街廓) 。有学者认为 : 既然日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小型 为 30hm 2 左 右 , 中 型 为 50hm 2 左 右 , 大 型 为 80hm 2 左右。虽然 , 许多 学者对长安城的整体规 划和布局 , 已做过相当 全面的研究和论述 , 但 是 , 对于坊里内部的空 间形态 , 我们却知之甚 少。

迄今为止 , 我们仅 知道 : 这些坊里四周均 有封闭的坊墙 ; 小型坊 里设东西两个坊门 , 中 间有一字形的横街 ; 大、 中型 坊 里 内 设 十 字 街 , 4 个坊门。那么 , 建 立在一字或十字街基础 上的坊里 , 其内部究竟 是什么形态呢 ? 有些学 者经过研究 , 推测唐坊 里内部实际上被划分为 16 个区。还有学者则进 一步提出了 “大小十字 街”的假说 : 即坊里 4 个区内还各设十字形小 街 , 称为“十字巷”; 十 字街加上十字巷 , 将全 坊划为 16 个区。在此基 础上 , 研究者绘制出了 唐长 安 城 坊 里 臆 想 图

(2) , 原载于城市规划

专业教科书 ———《中国 城市建设史》中 , 支持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图 1  隋唐长安平面复原   资料来源 : 董鉴泓 , 1999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文章编号】 1002 - 1329 (2003) 10 - 0066 - 06 唐长安坊里内部形态解析

  图 2  唐长安城坊里臆想   资料来源 : 董鉴泓 , 1989

66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66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127 No110 Oct1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那么 , 其一坊十六 町的型制有可能也出自唐长安。 (3) 山西大同是在唐代云州 城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通过对大 同旧城的道路骨架分析 , 也依稀 发现一些片段性、不严格的十字 交叉路径的印记。在此基础上 , 有学者推断 : 唐坊里内部存在 “十字街 + 十字巷”的布局。 (4) 在唐长安永宁坊遗址的 发掘中 , 在预期的位置附近发现 了十字交叉、残存宽度仅 2m 多 的小巷。在对其它坊的勘探中 , 也发现有类似的小巷遗迹。 通过对上述线索的仔细研究 和对中外古代城市街区尺度的比 较分析 , 笔者认为其中的疑点颇 多。在唐长安坊里臆想图中 , 最 主要的疑点集中在两个方面 : 一 是“十字巷”在坊内道路系统中 所占的地位 , 二是坊内居住区的 形态肌理。对这两个问题的澄 清 , 可以使我们找到更接近史实 的答案 , 从而纠正我们对唐坊里 认知的畸变。

2  对唐长安里臆想图的质疑 211  空间心理的认知 通过对长安城的考古发掘证 实 , 在大、中型坊里的内部设有 十字街 , 15m 左右 , 坊里被划 分为 4 大区。在 《两京新记》 中 , 十字街被称为东街、西街、 南街、北街。根据《两京新记》 和《长安志》所记录的坊内重要 (衙、宅、寺、观) 置来看 , 共出现了三种不同的区 : (1) (如东南隅) ( 2) (如北门之东) (3) 十字街 □之 □ (: 十字街 西之北) 。综合所有可能的区位 名称 , 可以画出坊里内部区位示 意图 (3) 。从图 3 各区位的命 名来看 , 在对唐坊里的认知上 , 人们印象最深最直接的显然是城 门、十字大街交叉点以及城墙 角 ; 而“十字巷”的位置在人们 的心理地图上没有留下任何印 象。否则 , 就该出现以十字巷命 名的区位了。 因此 , 该图解虽然可以成为

,

,

“十六分区”猜测 的佐证 , 但对于证 明“十字巷”的存 在却一点帮助也没 有。虽然我们不能 因此而否定十字巷 的存在 , 但至少可 以说十字巷的心理 认知地位和使用功 能应该比十字街逊 色得多。 212  道路系统的 等级

关 于 “十 字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图 3  《两京新记》和《长安志》所记载的坊里区位图解

打听和描述有 : “井在何坊、 曲 ?” “ 曰知其某坊、某曲”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 《玉泉子》) , “永昌坊入北门西 (《入唐求法巡礼行 记》卷四) 等等说法。从中我们 可以看出 , 在城市定位上 , 第一 级为“坊”, 第二级就是 “曲”, 并没有“某坊、某巷、某曲”的 三级叫法。这说明坊里内部是一 种二级道路的认知结构。支持这 种结构的另一个证据是坊曲的宽 度。从道路级别上考虑 , 坊曲的 宽度不应该超过十字巷 , 2m , 但从人体使用的最小尺度上看 , 也不应少于 115m。考虑到唐代 土巷宽度的自发性和可变性 , 不 难推测 : 十字巷的宽度与坊曲的 宽度基本相当。在此基础上 , 我 们还可以进一步假定 : 十字巷就 是一种坊曲。 结合“十字街”与 “坊曲” 的两种说法 , 我们可以看出 , 坊 里内部道路共分两级 : 一级是宽 15m 左右的十字街 , 另一级是宽 2m 左右的十字巷和所有的坊曲 , 两级道路差异很大。如果在长安 城建设之初真有十字巷的设想 , 那么其 2m 的宽度实在是一个规 划上 的 败 笔。十 字 巷 如 果 为

10m ,

7 -

8m ,

哪怕是 4 -

5m ,

都可以成为明确的次级道路 , 从 而起到城市分区和交通组织的作 用 ; 2m 左右的巷子无论如何 规整 , 也必然会淹没在由曲坊构 成 的 汪 洋 大 海 中 , 甚 至 在 建设过程中侵占 、蚕食 。这恐怕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巷”之说 , 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应 当来自考古勘察 , 即前述永宁坊 等遗址的残存巷道。遗憾的是 :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本两京的规划布局受唐长安模式 的直接影响 ,

所有关于十字巷遗迹的考古挖 掘 , 均是文字转述 , 没有原始的 测绘图纸可查 , 没有令人信服的 准确数据来说明 :

(1) 十字巷的位置是否位于 16 方格的几何线上 , (2) 在十字街所分的 4 个区 中是否都有十字巷 , (3) 十字巷是否连续完整和 贯通到底。在明代山西大同的平 面上 , 仅仅从有限的几处、且不 甚严格和完整的十字街道 , 就推 断其前身唐代云州城存在“大小 十字街”的规划 , 似乎有些勉 强。因此 , 从目前“十字巷”的 考古结果来看 , 比较严谨的推断 应是“在某些坊里的某些分区内 可能存在十字巷的规划”。 除了十字街和十字巷 , 我们 还知道坊里内部有许多微径小蹊 通到各家各户 , 称为坊曲 ; 其宽 度狭窄 , 不能通马车 ; 其数目之 多 , 可以使人迷失方向。《中国 城市建设史》提到 : 唐初建城 时 , 只划分了坊里 , 将土地分给 各家自己建造 , 住户间弯弯曲曲 的小巷是自发形成的 , 坊里内部 的布置相当零乱。如果我们注意 一下这些小巷的总称 ———“坊 曲”, 就可间接地印证其形态并 不整齐 , 否则小巷就不会被称为 “曲”了。曲有 “北曲”、 “中 曲”、“短曲”、“毡曲”、“古寺 曲”等俗称 , 相当于现在的胡同 小巷。在唐书中 , 对地物位置的

 

 

67    2003 年
67   
2003 年

27 卷 第 10

   

规划历史研究HISTORICAL STUDIES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孙 晖 梁   江 唐   长 安 坊 里

4  唐长安坊里与其它中西方古代城市在同一尺度下的肌理比较

就是居民在心理地图中没有关于 “十字巷”记忆的原因吧 !

反观图 2 , 首先 , 通向各家 各户的小路如横盘一样横平竖 直 , 规划严整。在坊里中完全没 有自发生长、随意弯曲的各种小 胡同。其次 , 十字巷的宽度看起

来没有 7 -

8m ,

也有 5 -

6m ,

显是次级城市道路的宽度。这与 考古所发现的 2m 宽度不符。从 道路结构上看 , 十字巷是 5 - 8m , 还是 2m , 是两个完全截然 不同的概念模式 , 前者是三级道 路体系 , 而后者是二级道路体 系。图 2 的模式显然混淆了道路 等级的概念 , 是不符合实际的主 观臆断。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孙 晖 梁   江 唐   长 安 坊 里

5  唐长安城坊里内部街道骨架模式臆 想

213  民宅肌理的严整性 如果把唐长安的典型坊里与 其它中西方古代城市放在同一比 例尺下 , 考察其肌理特征 , 我们 还会发现更多的问题。这里选取

的典型坊里为中型 : 边长 1022 ×

530m , 面积约为 54hm 2

(为长安

城东起第三列坊里) 。图 4 中上 半部为乾隆时期的北京测绘图 , 下半部从左至右为古罗马的提姆 加德、古埃及的卡洪、中世纪的 米朗德、古希腊的奥林塔斯的测 绘图。 在古埃及、古希腊、古罗 马 , 乃至中世纪的欧洲 , 均有大 量的考古实例可以证明其平民的 居住单元采用过几何式的理性规 划。在中国 , 这种规划手法很早 就被运用在中国古代宫殿群的建 设上 , 但是 , 到目前为止 , 还没 有任何令人信服的考古实例可以 证明 : 在元代以前 , 中国古代城 市在平民的居住单元上 , 出现过 符合几何格网的、严整的理性规 划。

北京是我国古代街道规划最 为规整 , 街廊规划进深最小的城 市之一。但是 , 其街道肌理也只 能说是一种近似的规整 : 不仅街

道和街廊的宽度各自深浅不一 , 变化不定 , 而且宅基地的形状、 大小、开口均是比较有机和自发 的。从图 4 可以直观地看出 , 北 京胡同道路的密度明显高于唐长 安 , 也说是说道路控制线要多出 很多 ; 再加上其宽度为 5 7m (与大多数世界古代城市的街道 宽度相当) , 而不仅是 2m 宽的 小巷 , 其规划建设的控制力度也 自然大很多。相比之下 , 唐长安 坊里内部的道路线要稀少得多 , 因此 , 其住宅肌理只可能比北京 的更凌乱 、更随意、更不规则 , 而决不可能是更严整。在同一封 建体制和文化的控制下 , 城市形 态作为其社会文化的载体应该保 持一定的相似性和继承性。既然 在规划道路相对密集的明清城市 中都没有找到严整的几何式民宅 规划 , 我们可以基本认定 , 在规 划道路明显稀松的唐长安 , 也不 会突然出现类似古希腊的肌理的 变异。因此 , 2 中如兵营般整 齐的居民院落是没有任何理论和 考古依据的 , 这种臆想在很大程 度上是把西方古代街区的规划模 式强加给了中国的古代城市。 至于“百千家似围横局 ,

68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68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127 No110 Oct12003

二街如种菜畦”, “畦分棋布 , 闾 巷皆中绳墨”, “居室栉比 , 门巷 修直”, “街衢绳直 , 自古帝京未 之比也”等等有关长安的文学描 写 , 其所指的城市区位不明确 , 尺度可大可小 , 数字也多为虚 数。这些话最多说明唐长安的城 市街道和房屋比较整齐 , 至于是 哪里的街道 ? 哪一个等级的街 道 ? 如何整齐法 , 就不得而知 了。上述的溢美之辞一字不改 , 也同样适用于元、明、清的北京 城。因此 , 从这些模棱两可的词 句就想当然地认为唐长安的街道 肌理应象古希腊、古罗马一样 , 未免过于轻率。 根据以上分析 , 我们可以假 定 : 唐长安坊里内部肌理应是比 较随意、不规则、不均匀的。唐 长安坊里的街道骨架在最规整的 情况下 , 应该近似于图 5 的模 式。这是一种由严整规划的大尺 度网格街道与自发生长的有机住 区相叠加的形态。此类形态结构 在伊斯兰和印度等东方文化的城 市中有不少例证 , 如图 6 所示的 阿富汗西部古城赫拉特 ( Herat) 也是超大网格与自由式民宅的双 重交叠。伊斯兰文化体系约束居 民交往、缺少公共设施 (集会广 场、议事厅、剧场、竞技场等) , 除了宗教建筑以外 , 只有宫殿和 私人住宅两种建筑。伊斯兰家庭 生活绝对私密 , 房屋几乎都是单 层 , 道 路 非 常 狭 窄 , 只 有 1183m , 弯曲的小巷和通廓象迷 宫一样 , 错综复杂。从这些城市 形态特征来看 , 中国应该与阿拉 伯的古代城市更接近 , 它们在形 态肌理上的一致性并不是一种巧 合 , 而是其背后的集权政体和东 方文化所致。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二街如种菜畦” , “畦分棋布

3  唐坊里内部形态的分析 311  大街廓的树形道路系统及 其成因 在图 4 , 提姆加德的典型 街廓为 20 ×22m , 卡洪为 15 ×

200m , 米朗德为 51 ×51m , 奥林

塔斯为 35 ×90m 。在亚历山大 对城市结构的体系分析中 , 这些 城市均属于小尺度的“半网络型

1  唐长安道路系统宽度分析

 

道路类别

宽   度

 

宫前横街

220m

坊里之间

通向城门的二级干道

100 - 150m

一般三级干道

40 -

70m

 

内十字大街

15m

坊里内部

(十字巷、坊曲等)

2m 左右

2  相同道路面积下的两种街廓划分模式的分析

模式 A : 道路集中设置 模式 B : 道路均匀布置 图解 道路格局 两条 15m 宽的街道将全区划分 成 4 块
模式 A : 道路集中设置
模式 B : 道路均匀布置
图解
道路格局
两条 15m 宽的街道将全区划分
成 4 块 , 外有坊墙。
六条 5~8m 宽的街道将全区划
分成 16 块 , 外无坊墙。
街廓尺度和肌理
街廓边长 015a , 内部肌理生长
有一定自发性
街廓边长 0125a , 内部肌理生
长得更为整齐
临街面长度 (双
临街面总长度为 4a。
面街道)
临街面总长度为 12a。若外无
坊墙 , 则为 16a。

城市结构”。唐长安无论是整个 城市、还是坊里内部 , 空间形态 格局和道路系统都具有十分明显 的级差特征 , 如表 1 所示。这种 大级差的树状道路系统是封建政 体的等级思想在城市形态上的体 现。按照亚历山大的城市结构理 论 , 唐长安属于 “树型城市结 构”。即使不考虑坊墙对坊里内 部空间的“束缚”, 唐长安典型 坊里的最小街廓尺度也只能按十 字大街所划分的四区计算 , 约是 265 ×511m。街廓尺度如此之大 , 很难满足内部用地对于城市公共 生活和交通服务的要求。 我们在图 4 中还发现 : 长安 坊里内十字大街的宽度 ( 15m) 是西方城市道路 ( 5 - 8m) 2 - 3 倍。那么 , 在当初规划时 , 为什么不把十字大街的宽度减 小 , 再把剩余的宽度均摊在十字 巷上呢 ? 这样 , 在道路总量不变 的条件下 , 街廓尺度会变小 , 城 市肌理也会更整齐 , 这不是很理

想吗

? 其实不然 , 如表 2 所示 :

模式 B 的临街面是模式 A 3 -

4 倍。临街面的多少意味着什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 1 27 No 1 10 Oct 1 2003 二街如种菜畦” , “畦分棋布

 图 6  阿富汗的赫位特古城严整规划的超 大街廓与呈树状自发生长的住区相叠加。

 资料来源 :

Kostof.

1991

? 意味着公共空间与私宅的接 触面积 , 意味着平民对公共空间 的可达性和渗透性 , 意味着平民 自由通行的多种选择性 , 意味着 商业活动的机会 , 意味着道路红 线的总量 , 意味着城市管理与维 护的人力物力 , 意味着法制的公 平和健全 , 意味着公共设施和财 政的投入 , 意味着社会经济资源 向平民的分配 , 意味着平民在城 市中享有的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 ……对于这一切 , 中国古代的封

 

 

69    2003 年
69   
2003 年

27 卷 第 10

   

规划历史研究HISTORICAL STUDIES

 

 

建统治者是决不愿意去鼓励或提 倡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国封建城 市一贯采用大街廓树形结构的原 因 , 也是其公共空间、公共设 施、公共生活长期窒息的原因。 其实 , 造成这种城市形态的根源 并非财力的匮乏 , 而是封建帝王 在城市规划布局的决策上 , 刻意 弹压平民的结果。 由于封建统治阶级的残酷剥 削 , 中国古代城市的阶级对立和 矛盾激化程度很高。唐代帝王在 建城时 , 考虑更多的是监管统 治 , 而不是公共服务。封闭式的 坊里设城墙和城门 , 其目的就是 为了减少出口、汇总人流 , 从而 通过控制民众的通行线路以加强 监管。而大街廓树形结构的道路 通达性很差 , 正好满足了这一要 求。设想在开放式、小街廓、网 络形的 B 模式中去“捕亡奸伪”, 那无疑是自找麻烦。总之 , 从城 市结构来看 , 粗放的街道骨架加 上自发生长的居住肌理 , 使封建 统治者在财政、管理、法制、政 治等方面均承受更小的压力 , 承 担更低的责任 , 的确是一种既便 宜又省心的结构形态。 此外 , 根据图 4 我们可以计 算出 , 5m 以上的道路网中 唐长安的临街面密度约为 57m/

,

hm 2 ,

提 姆 加 德 约 为 1260m/

hm 2 , 卡洪约为 1000m/ hm 2 , 米朗

德约为 780m/ hm 2 , 奥林塔斯约 为 720m/ hm 2 , 这些城市的临街 面密度是唐长安的 13 - 22 倍。 以提姆加德为例 , 22 倍的临街 面密度就是 11 倍的道路密度 , 更何况这些罗马道路还是 6 - 8m 的石板路 , 干道两侧的人行道还 建有防晒的柱廊 ; 与长安坊里内 两条 15m 的土路相比 , 前者的财 政投入 , 建设、管理、维护的工 作量又何止相差 11 倍呢 ? 由此 也可以看出中国古代城市在市政 建设和管理水平上与西方的差 距。 312  唐长安坊里与日本平城京 街区的比较和启示 日本的平城京 (今奈良) 在 城市总体布局上受到唐长安规划 的直接影响 , 这一点是毋庸质疑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孙 晖 梁   江 唐   长 安 坊 里

的。有些学者认为 : 唐坊里的 “大小十字街”之说 , 进一步证 明了日本平城京每坊 16 町的形 制乃出自唐长安 , 而并非日本人 自己想出来的。但是 , 如果在同 一尺度下比较唐长安的坊里和平 城京的街区 , 就会发现两者的 “十六区”在概念和结构上存在 着本质区别 (3) 。 很明显 , 唐长安和平城京在 街区形态、开放程度、道路用地 比、临街面密度等方面存在着相 当大的差异。在道路用地面积接 近的条件下 , 两者在街廓面积和 临街面密度上差别最大 , 分别达 到 9 倍和 515 倍。这意味着 , 平 城京已经从唐长安的树形封闭式 大街廓 , 演变为小尺度、开放 式、均等同质的网络形结构。这 不是对唐长安的简单学习和模 仿 , 而是在城市规划实践中的一 次跃迁。在城市街区的形态特征 上 , 日本平城京已经渗透出很强 烈的现代规划理念 , 构筑了开放 而有活力的城市骨架。中华文明 的悠久和影响深远是事实 , 日本

人对唐长安城市规划的借鉴也是 事实 , 但是 , 在我们为此感到骄 傲之余 , 是否也应对平城京的进 步和超越有所惊觉和感悟呢 ? 总之 , 唐长安是一种粗放的 大网格街道与自由生长的有机住 区相叠加的形态 ; 其封闭式的树 形结构反映出封建统治阶级对平 民实行严格监管的历史传统。这 一发现 , 对于我们进一步理解中 国古代的城市 , 以及认识和改善 今天的城市空间和规划实践 , 都 是十分有益的。在相关历史资料 十分有限的情况下 , 笔者所做的 置疑和推断还有待考古发掘来证 实。也希望我们的考古工作不仅 仅关心封建统治阶级的宫殿和豪 宅 , 也 要 重 视 “沉 默 的 大 多 数” ———平民居住区的成片发掘 和研究 , 使我们对城市结构、形 态及其成因的理解更全面、更准 确、更丰富 , 从而对现代的城市 规划理论和实践有更深刻的启 迪。

(Notes)

    规划历史研究 H ISTORICAL STUDIES 孙 晖 梁   江 唐   长 安 坊 里
70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70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

   

城市规划

CITY PLANNING REVIEWVol127 No110 Oct12003

①特殊形状的坊里包括兴庆宫、东 市、西市、翊善坊、来庭坊、永昌 坊、光宅坊等。在常规大小的坊里 中 , 最小的为 兴 禄 坊 , 为 500 × 558m , 最大的为八苑坊
①特殊形状的坊里包括兴庆宫、东
市、西市、翊善坊、来庭坊、永昌
坊、光宅坊等。在常规大小的坊里
中 , 最小的为 兴 禄 坊 , 为 500 ×
558m , 最大的为八苑坊 , 为 810 ×
就是这样一个具有超前规划意识的
[M] .
山东教育出版社 , 1998.
皇帝 , 在城市道路设施的建设上还
是把绿化、挖井、盖凉棚的负担扔
给了沿街各家各户的居民。见 : 文
8  宿白. 隋唐长安城和洛阳城 [J ] .
考古 ,
1978
(6) .
9  文超祥 , 黄天其. 中国古代城市建
超 祥 ,
等.
规 划 师 ,
2002
( 5 )
,
设法律制度初探 [J ] . 规划师 ,
1123m。
p13.
2002
(5) .
②以上尺寸为笔者从 L. 贝纳沃罗.
《世界城市史》附图中按比例尺求
得 , 或引自贝纳沃罗陈述。
③在这里 , 唐长安的十字巷只能被排
除在统计口径之外 , 因为 2m 宽的
巷子在中外古代城市之中太多了 ,
如果包括在内 , 将会对临街面密度
造成极大的数据干扰。
④临街面密度 = 统计区内街道双面长
度的总和/ 区面积
⑤在中国古代帝王中 , 后周世宗柴荣
可谓是个百里挑一的开明皇帝。在
对开封改扩建时 ( 公元 955 年 ) ,
后周柴荣在显德三年颁发诏书 :
10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亚历山大 , 克里斯多夫. 城市并非
树形 [J ] . 建筑师. 中国建筑工业
1
 Kostof , Spiro.
The City Shaped , Ur2
出版社 , 1988 年总第 24 期.
ban Patterns and Meanings through His2
tory
[ M] .
Little , Brown and Compa2
ny ,
1991.
2
 Morris , A.
E.
J .
History of Urban
Form
[ M ] .
John
Wiley
&
Sons ,
1979.
3
 贝纳沃罗 L. 世界城市史 [M] . 科
学出版社 , 2000.
4
 董鉴泓 , 主编. 中国城市建设史
(第二版) [ M] . 中国建筑工业出
版社 , 1989.
“……其京城内街道阔 50 步者 , 许
两边人户各于五步之内取便种植、
掘井、修盖凉棚。其 30 步以下至
25 步 者 , 各 与 三 步 , 其 次 有 差
……”柴荣没有把投资重点放在大
肆修建宫殿上 , 而是集中改善和解
决城市的具体生产和生活问题。但
5
 董鉴泓 , 主编 , 城市规划历史与理
论研究 [ M ] . 同济大学出版社 ,
【作者简介】
孙晖 , 大连理工大学建筑系 , 副
1999.
教授。
6
 傅熹年. 中国古代城市规划、建筑
群布局及建筑设计方法研究 [ M] .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 2001.
梁江 , 大连理工大学建筑系 , 副
教授。
【收稿日期】2002 - 11 - 05
7
 马正林 , 编. 中国城市历史地理
(上接第 52 页)
版社 , 1994.
14
张仲礼 , 熊月之 , 沈祖炜. 长江沿
注释
(Notes)
8
 蒋赞初. 南京史话 [M] . 南京
: 南
江城市与中国近代化 [ M] . 上海 :
①“中西合璧轴线布局”一说主要反
映以中山路为骨架的近代南京城市
格局 , 既不同于传统中国城市中轴
线对称式格局 , 又有别于传统西方
城市中心放射式格局。可以说 , 这
种“折轴线”式的城市基本格局是
中西方规划思想共同作用的结果 ,
京出版社 , 1995.
上海人民出版社 , 2002.
9
 叶兆言. 老南京 [ M] . 南京
苏美术出版社 , 1998.
: 江
10
孙文. 建国方略 [ M] .
州古籍出版社. 1998.
郑州 : 中
11
罗 玲.
近 代 南 京 城 市 建 设 研 究
[ M ] . 南 京 : 南 京 大 学 出 版 社 ,
【作者简介】
并为近代南京所固有。
1999.
12
李百浩 , 刘先觉. 中国城市规划近
代及其百年演变 [J ] . 建筑师 ,
李百浩 , 男 , 武汉理工大学土木
工程与建筑学院院长 , 教授、博
参考文献
(References)
士生导师。
1999
(10) :
98 -
103.
1
 南京市政筹备处. 南京市政计划书
[ Z] . 民国十五年.
13
李百浩. 中西近代城市规划比较综
熊浩 , 男 , 武汉理工大学土木工
程与建筑学院硕士生。
[J ] .
城市规划汇刊 , 2000
(1) :
2
 国都建设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
划 [ Z] . 民国十八年.
43 -
44.
【收稿日期】2003 - 05 - 12
3
 南京市社会局.
南京社会 [ Z] . 民
国二十四年.
4
 行政院新闻局.
首都建设 [ Z] . 民
深圳将在三年内改造八个“城中村”
国三十六年
5
 南京市公路管理处史志编审委员
会. 南京近代公路史 [ M] . 南京 :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 1990.
大量违法建筑密布、“握手楼”众多的城中村 , 在深圳所引发的治安、
人口管理等问题已到非改造不可的地步。据《深圳市近期建设规划 (2003
6
 孟建民. 城市中间结构形态研究
-
2005) 》, 到 2005 年将重点改造岗厦、上沙、下沙、田贝、湖贝、黄贝
[M ] .
南 京 : 河 海 大 学 出 版 社 ,
岭、大冲、南岗等 8 个城中村 , 并对罗湖商业中心区、华强北片区、笋岗
1991.
7
 南京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南京市政
建设志 [ M] . 深圳 : 深圳海天出
清水河片区和布吉旧城 4 个片区进行重点改造。在未来改造过程中 , 深
圳市仍将严格控制建筑密度 , 并落实相关配套设施。
-
71   
2003 年
第 27 卷 第 10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