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19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NO.

1, 1998

Ξ
汉唐长安城与生态环境

史 念 海

提 要  汉唐两代考虑以长安城作为国都, 是有其政


治上和军事上的理由。汉唐长安城能够成为雄壮瑰丽的都
城, 不仅有名于当代, 就在后世也受人称道, 是因为它有良
好的生态环境, 供人利用。 当时的人也确实善于利用这样
良好的生态环境, 使长安城能像锦上添花一样, 得到充分
的发展。 应该说这是天时、地利再加上人和, 取得的成就,
是值得珍视的。
关键词 长安城 漕渠 龙首原 秦岭

中国历史上建都年代最长久的城市当数到长安。 长安作为都
城竟长达千有余年。 在其地建都的王朝和政权也多至十余个。 其
中有的历年较为短促, 甚至不足以具数。最为悠久的当推西汉和唐
代。西汉帛系延二百余载, 唐代亦近乎三百。唐代上承西魏、周、隋,
中间并未稍有间断, 合而计之, 已多超过五百年。
这些王朝和政权以长安为都, 各有其具体的因素, 彼此不尽相
同, 刘邦初建帝业, 其都城所在, 乃是着眼于关东的洛阳, 稍后才定
鼎关中。其所以作此决策, 是因为关中有四塞之险, 可以据以防守,

Ξ 本文为不佞最近在日本东京学习院大学的讲演稿, 故未逐一注明所征
引史料的出处。
・1・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不虑其他势力妄图颠覆。 唐代承周隋之后, 长安已久作为国都, 不
须再作其他计较。 其实唐代所承受的, 还不仅是这一座都城, 而是
自宇文泰以来早已形成的关陇集团的力量。 宇文泰本为北魏武川
镇将, 席六镇的余力, 据有关陇各地, 与当地人士相联系, 浸假成为
强大的军事势力。 近人治史, 以关陇集团相称, 不是妄加之辞。 这
一军事势力不因周隋政权的更迭而有所减削, 下至唐初依然存在。
唐高祖李渊由太原起兵, 并不南下先据有洛阳, 而是直指长安。 当
时王世充正占据洛阳, 兵力尚相当强大, 不应即与之角力。 长安实
为关陇集团核心所在, 得到长安, 不仅可以消灭王世充, 更可进一
步消灭其他势力。 正是这样, 当时并未考虑到关中的形势是否险
要, 关陇集团已经以关中为核心, 也就用不着像刘邦那样多事考虑
斟酌。
秦汉之际所谓关中是指氵干干、雍, 河、华之间的地区。氵干干、雍是山
名, 也是水名。氵干干山、氵干干水在今陕西千阳县, 雍山、雍水在今陕西凤
翔县, 皆在陇山的近旁。河谓黄河, 华指华山。氵干干、雍, 河、华之间, 用
现在的地理来说, 就是陕西省的中部。这里是一片可以从事农耕的
富庶地区, 而且从周秦以来, 都是如此。 这也是促使刘邦以关中为
都的因素。 这样富庶的地区, 唐时还未多有改变, 周隋两代久居其
地, 已见其利, 也是用不着李渊再多所用心的。
由此可见, 汉长安城能作为一代的国都, 其主要的因素实在于
地理方面。唐代建都长安虽起因于社会人事的因素, 其实地理因素
和前代并无若何显著的差异, 就无须再多斟酌。 具体说来, 就是汉
唐长安城的生态环境相当优良, 对于当时国都的繁荣和发展, 都具
备有利的条件。 兹特再作说明, 以期有助于汉唐两代史事的理解。

一 汉唐长安城的优良生态环境

当刘邦选择国都之时, 刘敬、张良等人皆建议以关中为宜, 并
盛加称道关中的四塞。四塞之说, 并非起自汉初, 早在秦昭襄王时,
・2・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谋臣策士就已一再称道。 何谓四塞? 历来学者解释不一。 既以塞
相称, 当与其周围的山地有关。 关中南倚终南山, 也就是后来的秦
岭。秦岭高耸, 其间仅有若干谷道, 通向南北。虽说是谷道, 却也险
峻, 可以据以防守。 秦岭蜿蜒, 就在长安城南, 山势深厚, 不只以堪
供防守见称。 关中西有陇山, 东有崤山。 陇山雄峙于西鄙, 崤山委
蛇于东疆, 皆可设关置守, 而设于崤山的函谷关, 自战国以来即已
有名于世。 战国时所谓关东诸侯, 就是以函谷关为限。 就在汉时,
关东、关西几乎成为当时人士习用的言辞。 关中北侧也有山, 可与
终南山相对。早在周代, 诗人歌咏就不时以南山北山并提。不过所

谓北山并非仅只一山, 而是岐山、截 诸山并称。 诸山虽皆耸峙,
却并非连在一起, 其间间隔有的还相当广阔, 说到防御就不易为
力。当时四塞皆相应设置关隘, 北边的关隘, 即所谓萧关, 乃设于陇
山北端, 远在今宁夏固原县, 更在岐山诸山之北。 对此历来虽有不
同的解释, 但萧关远隔于氵干干、雍, 河、华的关中之外。 确也是实际的
情况。
氵干干、雍, 河、华之间的关中平原, 在汉、唐两代皆可以说是异彩杂
陈, 作为关中中心的汉、唐长安城附近更是如此, 和现在也有许多
不同之处, 当时的具体情况是应该再作探讨的。 关中虽属平原, 就
全国来说, 实际上却只是黄土高原的一部分。黄土高原为黄土堆积
而成, 黄土疏松, 易于受到侵蚀, 故时时在变化之中。黄土高原位于
黄河中游, 早在旧新石器时期, 即已有先民在其上徜徉, 而且其遗
迹的众多, 令人惊异, 足见其时生态环境的优良。可是迄于今日, 黄
土高原遍布沟壑, 与前迥异。这当然是不断演变的结果。不过应该
指出, 虽说是长期的演变, 然而最为的严重, 却只是近五六百年间
的现象, 并非自远古以来, 都是这样严重的。汉、唐两代也在不断演
变之中, 不能以后来的情形相提并论。 远在周代, 渭水最大支流的
泾水是十分清澈的, 可以从水上看到水底。 可是到了秦汉两代, 泾
水竟然十分浑浊, 有利于灌溉农田。 这样浑浊的程度, 竟然持续到
唐代。 还在西周春秋及其以后一些年代中, 泾清渭浊成了定论, 甚
・3・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而知人论世, 也有以此来作比方的。 可是到了唐代, 一变而为泾浊
渭清, 杜甫和其他诗人的篇章, 也都经常涉及这样的称谓, 仿佛也
成了定论。 特别引人注意的是黄河的名称, 从远古以来, 一直是称
为河水的, 唐时才称为黄河。 河水显黄, 足证挟带的泥沙很多。 这
都是黄土经过侵蚀的现象。黄河流域广大, 这样的侵蚀可能还是表
面的现象, 不是十分严重。 关中平原就不明显, 最多只是个别特殊
的现象。 原的变化就是具体的例证。
原是一种特殊的地形, 在黄土高原上相当普遍。凡高起而上面
平坦的地方都可称为原。关中平原是总称, 其间原是很多的。由陇
山之东直到华山之下黄河之滨, 连绵不绝。原有大有小, 并不皆同。
最大的当数到早周之时周人聚居的周原。原来的周原, 相当于今凤
翔等四个县的大部分, 还有宝鸡等三个县的小部分。原是容易受到
侵蚀和切割的。 周原在汉魏之间就已被切割分为积石原。 迄今周
原只剩下岐山、扶风两县之间一小块地方, 已经是很小的原了。 可
是汉唐长安城附近原的分割就不至于这样的迅速。 现在西安市位
于龙首原上。 龙首原东有铜人原, 铜人原西南有白鹿原, 龙首原南
有少陵原、凤栖原、乐游原、神禾原, 少陵原之西有毕原、高阳原、细
柳原、马邬原等。这当然是长期演化而成的。早在汉时就不是如此。
汉时长安城南只有一个白鹿原, 由霸水之西直到汉长安城之西。东
晋末年刘裕征伐后秦之时, 就有人明白地如此指出, 当非虚语。 后
来有人说, 汉时已经有了少陵原, 这是妄说, 不足置信。因为少陵乃
是汉宣帝许皇后的陵名, 以陵名为原名, 应是汉代以后的事。 南北
朝时, 郦道元撰《水经注》
提到长安城附近一些原, 就没有提到少陵
原。后来到了唐代, 原的数目增加了, 上面提到的几个原, 唐代都已
有了。 唐代的原有两种形态, 有些原与原之间有河流相隔, 显得两
原是隔离的, 少陵原和白鹿原之间隔着氵产水, 少陵原和神禾原之间
又隔着氵 水。这是一种。有些原与原之间, 难得有明确的界线。近
年来西安市南郊三爻村, 在一处工厂建筑的地基里, 发掘出几座唐
人坟墓, 墓中都有墓志。有的墓志说, 葬于少陵原, 有的墓志却说葬
・4・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于毕原, 还有的墓志说葬于凤栖原。 这个工厂的基地并非很大, 就
是再大的工厂, 也不可能占据的地面大到涉及三个原的。这又是一
种。不佞近年来翻检唐代葬于长安城附近墓志数百通, 发现唐长安
城外有许多小原, 据目前手边的资料, 不下三十个原, 后来陆续还
有增益。 由于已经知道墓志出土的地方, 可以确定一些小原的地
址。 地址确定了, 却找不到原的边界, 也找不到和其相邻的原的界
线, 可能随地异名, 各因其习惯而定出的原名。上面提到白鹿原, 本
来是直到汉长安城的大原。 唐代有了少陵原。 少陵原和白鹿原以
氵产水为界。 白鹿原分出少陵原, 这应不是人为的原因, 而是氵产水河
床下切所形成的。氵产水河床原来下切不深, 氵产水两岸就只有白鹿原
一个原名。氵产水河床下切深了, 氵产水两岸的原显得分开, 因而就成
了两个原, 并且有了少陵原的新称。河床下切也是自然演变的一种
方式。 隋时曾引氵产水入长安城, 其引水口迄今仍未消泯, 不佞曾为
测量, 其引水口下距现在氵产水水面, 已有 8 米。如果隋时就已如此,
引水口凿于高崖侧壁, 岂非荒唐。唐长安城外的河流并非只有一条
氵产水。其他河床当然也一律下切。不过下切虽深, 河谷并未显得展
宽。原面并未显得有所缩小。原名确实是增加了, 原面土地的利用
似并没有受到很多影响。从原名的增加来说, 唐长安城和汉长安城
明显有所不同。 原面的广狭大小, 似并不至于有很多的差异, 还是
可以相提并论的。
汉唐长安城外不仅有原, 原间还有河流。 河流之多竟达到八
条。 当地的人自来就有八水绕长安的俗谚。 这句俗谚可以远溯到
西汉中叶武帝在位的时候。 司马相如在那时撰著的《子虚赋》 中就
明确提出:“八川分流, 相背异态” 。所谓八川就是泾、渭、灞、氵产、丰、
镐、氵 、潦。 其中的潦水就是现在的涝水。 镐水的源头应是现在的
交水。 这八川, 泾、渭在城北, 霸、氵产在城东, 丰、潦在城西, 镐、氵 在
城南, 却也绕城西向北流去。这八川, 只有渭水是主流, 其余七水皆
是渭水的支流。 在范围不大的地区中, 一条主流同时有七条支流,
而且四面围绕都城而流, 在他处不是少见, 简直就是没有。 以前有
・5・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人说过: 镐水的源头是镐池, 这是错误的说法。 一条河流的源头怎
能只是一个镐池? 这是讲不通的。
这八条河流到现在皆依然畅流, 只是流量都减少了。其中氵产水
更为显著, 到盛夏之时, 经常断流, 这是历史上所少有的。现在氵产水
东岸有新石器时期的半坡遗址。遗址中出土的彩陶, 陶器的面上大
都绘有鱼形, 还出土有捕鱼工具, 这分明显示出当年氵产水中是产鱼
的, 不然当时的人怎能对鱼这样的熟悉。 如果当时氵产水流量不大,
甚或有时无水断流, 不能产鱼, 当时的人怎能有绘鱼的本领? 那些
捕鱼工具又能有什么用途? 新石器时期太久远了, 也许不足为据。
近年在西安市南郊香积寺东北温国堡发掘出一条沉船遗迹, 是在
氵 水岸边发现的。 这分明是用于氵 水水上的船只。 现在氵 水上有
桥, 便利车马行人。其实现在氵 水是很浅的。行人大可以脱去鞋袜,
徒涉而过。
绕汉唐长安城的八水, 除泾、渭两水外, 其余六水都发源于秦
岭北坡。 为什么这几条河水的流量到现在大都大为减低呢? 这是
秦岭北坡森林和植被被摧残破坏的结果。 不佞曾有专文论述。 不
过这是后来明清时期的问题, 与汉、唐长安城并无若何关系。 反过
来说, 汉唐时期这几条河水的流量能够保持相当高大, 也和当时秦
岭森林的茂密、植被的丰盛有关。森林能够茂密, 植被能够丰盛, 固
在于不受人为的摧残破坏, 气候的温暖、雨量的充足实有以致之。
气候的寒暑燠温时有变化。 汉、唐长安城所在的关中, 就全国
来说, 实是一隅之地, 不能不受全面现象的制约。虽然如此, 还是可
以略事论述的。远在半坡和姜寨人活动的时期, 当地的气候本是相
当热燠的, 现在一些只能生存于南方的动物在半坡遗址和姜寨遗
址中都能发现其遗骸, 就足以证明。 新石器时期以后也还有所变
化。
至于汉代气候, 说者间有违异, 一说继春秋战国之后继续温
暖, 一说已经转寒, 还有人认为战国时期的温暖期延长至景帝之
时。西周时诗人所赋的诗篇间有提到终南山下的梅树, 可以作为温
・6・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暖的物证。 汉代关中未多见梅树的记载, 仅《西京杂记》中有所提
及。
《西京杂记》据传为葛洪所撰, 不仅时代靠后, 而且小说家言, 难
于置信。 然汉代长安城旁却可栽种甘桔, 既能栽种甘桔, 梅树也就
可以生长。柑桔移植自南方, 中间还有一段过程。 《三辅黄图》有这
样一条记载说:“扶荔宫在上林苑中, 汉武帝元鼎六年, 破南越, 起
扶荔宫以植所得奇林异木, 菖蒲百本, 山姜十本, 甘蕉十二本, 留求
子十本, 桂百本, 蜜香、指甲花百本, 龙眼、荔枝、槟榔、橄榄、千岁
子、甘桔皆百余本。 上木, 南北异宜, 岁时多枯瘁”。 可是司马相如
在《上林赋》中也曾说过:“卢桔夏熟, 黄柑橙楱”。 这两条记载是不
同的。 就以甘桔来说, 如果上林苑中所植的甘桔百本皆不成活, 怎
么还能说到“卢桔夏熟” 。 不佞以前论汉代气候时亦尝引用这两条
记载。 当时曾说过:“两者所记, 殊不相同。 移植异木, 自是一时盛
事。 所植在上林苑中, 司马相如作赋, 也必然会据以描述。 后来没
有成活, 就和司马相如无关” 。 现在看来, 当时是过于重视《三辅黄
图》
的记载。《三辅黄图》 虽详载汉长安城内外诸事, 却非出自汉时
人的手笔, 可能引用旧典, 也许还有若干传闻之辞。 其中间有不实
之处, 近来有人校正, 为所指点者亦有若干。 上林苑所植得于南越
的奇林异木未能皆获成活, 也可能与移植的技术有关, 不能尽诿之
于南北异宜和气候寒温的差异。况且《三辅黄图》 已经明确指出: 所
植 的异木,“岁时多枯瘁”
。 也就是说其中也有成活的。《三辅黄
图》为汉代以后人的撰述, 姑且置之不论, 司马相如则不同。司马相
如以善于作赋有声闻于当时, 且为汉武帝所赏识。其所撰的赋殆无
不经汉武帝的阅读, 就是其身故之后, 汉武帝还曾搜集其遗篇。 其
撰《上林赋》正当其声誉最为崇高之时, 如何敢有虚言以致遭受汉
武帝的谴责? 如果上林苑中卢桔没有成熟, 他怎么能在赋中写出
“卢桔夏熟”的名句?
以前不佞还曾征引过西汉末年 胜之所说过的一段话。  胜
之说: 夏至后七十日可种宿麦。 并且说, 种的早了, 就容易生虫, 种
的迟了, 不仅穗小而且颗粒少。  胜之这段话是在汉长安城说的,
・7・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应该是最为重要了。 夏至后六十日已近于白露。 东汉时, 崔实作
《四民月令》, 也提到白露种宿麦的事。 他把麦田分成薄田、中田和
美田三种, 白露种薄田, 秋分种中田。 再后十天种美田。 汜胜之的
意思是种麦不宜过早, 过早天气太热, 崔实以白露种薄田, 不早种
恐怕地薄长不上来。迄至现在, 关中尚流传有这样的农谚:“白露种
高山, 秋分种平川”
, 仍仿佛汜胜之和崔实的遗意。当然具体的时日
是否完全相符, 尚须作仔细的推算。 如果彼此符合, 则汜胜之时关
中气候已显示转寒。 即令如此, 也应是西汉后期的事, 因为汜胜之
于汉成帝时为议郎, 去武帝时已久。
后来到了唐代, 气候转得更为温暖。汉代长安城和关中虽说可
载种梅树, 可能还不很普遍。 唐代梅树是唐长安城习见的树种, 曲
江尤为繁多。 不仅长安城中有梅树, 关中到处都有, 当时诗人李商
隐路经关中偏西的扶风县, 还为当地的梅花写成诗篇。 扶风县如
此, 其他各县也应该都是一样的。 唐长安城内也有桔树, 唐朝皇帝
曾以宫中桔树所结的桔赏赐臣下, 李德裕还为此撰写了一篇《瑞桔
赋》 。这显示出唐长安城虽有桔树而不是栽种的很多。这不是多少
的问题。 能够种植桔树就足以说明当时气候温暖的程度。
正是因为气候的较为温暖或更为温暖, 有利于森林和一般植
被繁殖和发育。汉武帝时, 东方朔就特别指出长安城外的山上有豫
章、檀、柘异类之物, 以这样的森林和山上出产的矿物以及山下农
产品的丰富, 称道当地是陆海。 这不是东方朔一家之言, 和东方朔
同时的司马迁以及后来的班固也都曾经有所道及。有人说, 当时气
温不高, 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森林。 这样的说法过于勉强, 难于令人
置信。汉长安城附近的森林, 文献记载不少。如果说文献记载不足
以置信, 地下发掘的遗物应该可以作为证据的。前几年承宁夏回族
自治区友人见告, 宁夏南部六盘山下泾源县就发掘和发现不少原
木, 经 C 14 测定, 当为汉代遗物。 今泾源县远在汉长安城西北, 纬度
很高, 地势也很高, 其正常温度应该低于汉长安城。 六盘山下汉时
都有森林, 怎么能说汉长安城南秦岭之上就没有森林。
・8・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汉长安城南秦岭之上有茂密的森林, 唐长安城南秦岭之上的
森林同样郁郁葱葱, 唐代诗文中对此更多有记载。 据其所记载, 不
仅漫山都是森林, 就是山上道路两旁都密布着林木, 行人在山中走
过, 竟然难于见到太阳。还有记载说, 由于山中到处都是森林, 在长
安城的曲江中都能看到水中反映出来的树木倒影。 这样的记载并
非过分夸张, 应该是可信的。
山上如此, 山下更为别致。汉武帝时, 司马迁论关中的富庶, 于
南山的檀、柘之外, 还提到雩阝、杜竹林。雩阝、杜为两县, 雩阝县今称户
县, 杜县在今长安县的西北, 都在汉长安城的附近。 司马迁还特别
提到当时一个人家如果能在渭川 ( 即渭水两岸) 有千亩竹林, 其收
入可以和千户侯相仿佛。 当时像这样的人家应该是不少的。
后来到了唐代, 关中竹林更为普遍繁多。雩阝县东南有一个司竹
园, 园周回百里, 置监丞掌之, 以供国用。这个司竹园可能隋时已经
设立, 唐高祖在太原起兵时, 其女平阳公主就纠集很多人众, 举兵
于司竹园。司竹园以外的竹园更多, 向西扩展, 一直到陇山以西, 杜
甫在秦州 ( 今甘肃天水市) 所作《秦州杂诗》中就曾三次提到竹林。
直到北宋时, 苏轼在凤翔还亲眼看到好几处竹园。可能当地在唐时
都曾经盛栽竹林, 到苏轼时还未消失。当然栽种竹林只是植被中的
一种, 其他树木也应该是很多的。唐代诗人在慈恩寺大雁塔上赋诗
很多, 好些诗中都提到所能远望到的林木, 极一时风景之胜。
森林的郁郁葱葱, 一般植被繁杂茂盛, 诚然与气温的寒暑燠温
有关, 也与当地的温度和降水量多寡相联系。以前纪传体的史籍中
往往列有《五行志》 , 记载天气的变化。 汉唐两代史籍如《汉书》及
新、旧《唐书》
, 亦皆辟有专篇。有关长安城天气的记载都较为具体,
可以征信。 汉唐长安城亦与其他地区一样, 有干旱之年, 也有雨涝
之岁。也遇到大旱和久涝。大旱往往成灾, 不过大旱之年究竟不多,
还可以说是稀少, 两次旱年之间的差距也较为远些。 旱涝相比较,
例是澍雨还显得多些。 唐代长安城曾经不只一次以久雨之际排水
不及, 街道上积水很深, 车马行人都受到阻塞, 城外河流也曾遇到
・9・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泛滥事故。 概括来说, 应该是雨量较为充沛, 潮湿时多, 干旱日少,
有利于森林和一般植被的繁殖生长, 对农耕经营就更为有利了。
前面曾经提到过自明清以迄现在, 长安城外诸河水的流量都
大为减少, 甚至盛夏之时还有干涸的情况。其原因是由于秦岭北坡
森林和植被的破坏。汉唐两代这些河水的流量都很大, 正说明当时
秦岭北坡的森林植被并未受到很大的破坏。核实来说, 并不是毫无
破坏, 只是破坏的程度并不是过分严重而已。 汉唐长安城都是都
城, 都城中宫殿的修筑, 就需用相当的材木。 石炭的发现和使用较
迟, 汉唐两代都无此物, 日常生活炊膳和取暖, 势须伐木烧炭, 汉唐
长安城中人口众多, 木炭的消耗量应该是很大的。 唐代后期, 长安
城中宫殿建筑所需的材木曾经远取于岚 ( 治所在今山西岚县南) 、
胜 ( 治所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东北) 二州, 显示秦岭山中已
经没有巨大的材木。虽然如此, 还并未影响发源于秦岭山上诸河水
的流量。 如果说有影响, 那应是唐代以后的北宋年间了。

二 优良生态环境的人为运用

汉唐长安城外这样优良的生态环境, 还应再加上当地土壤的
肥沃。汉唐长安城位于黄土高原。黄土疏松易于耕耘, 早在撰写于
战国时期的《尚书・禹贡篇》中即列黄土为全国土壤的上上等, 也
就是最好的土地。黄土为当地土壤的总称, 还可细加区分。其中所
含的物质, 可能还有更多的差别, 不过雨水充足, 日照较长, 都可获
得很好的收成, 成为富庶地区。 远在新石器时期, 这里的人口就已
相当众多, 迄今其遗址已多有发现, 甚至较现代村庄尤为稠密。 周
秦两代的先世能够肇兴, 就是凭藉这里上田的优势, 说得更远些,
早在后稷之时, 这里就已是“禾役禾遂禾遂, 麻麦巾蒙巾蒙”
。这两句话见于
《诗・大雅・生民》篇, 是周人称颂乃祖的盛绩。禾遂禾遂形容禾苗长
的美好, 巾蒙巾蒙形容麻麦长的茂盛, 这都可以说明汉唐长安城附近
的富庶, 其来久矣。 就是这样富庶地区吸引了刘邦来此建都。
・10・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前面曾征引过汉时人对于长安城外富庶的夸耀, 称之为陆海,
以比喻当地物产的繁多。 此话出之于东方朔。 东方朔首先提到汉
长安城外的山, 说“其山出玉石、金、银、铜、铁, 豫章、檀、柘异类之
物, 这是在前面已经提到过的。 东方朔接着还说:“又有禾亢稻、梨、
栗、桑、麻、竹箭之饶, 土宜姜芋, 水多蛙鱼, 贫者得以人给家足, 无
饥寒之忧, 故丰镐之间, 号为土膏, 其价亩值一金” 。 东方朔的话是
不错的。汉长安城外, 当时只有白鹿原, 这样广大的原, 是可以发展
农业的。 唐长安城外的原是比较多些, 如前所说, 有些原与原之间
并无明显的分界线, 实际上还是相连在一片的。东方朔所说的汉长
安城外的农田亩价一金, 这是当时全国各地都无法与之比拟的, 就
是后来魏晋时期还是如此, 直到南北朝时江南太湖流域和其东南
的沿海附近才能有这样高的农田价植。
黄土高原的黄土能够显得肥沃, 需要有充足的雨水。 如前所
说, 汉唐时期降水是较多的, 但也不免有雨水欠缺的年月, 甚或干
旱, 发生灾荒。 汉唐时期人们是会充分运用优良的生态环境, 克服
这样的困难的。 引用水流灌溉农田, 早在周秦两代就已经讲究实
行。《诗・白华》 篇所说的“氵彪池北流, 浸彼稻田”
, 就是具体的例证。
氵彪池在丰镐附近, 池水虽可灌田, 为数可能不会很大。 周人还有以
《甫田》
为题的诗。 诗中有句说:“黍稷稻梁, 农夫之庆”
。 可见当时
种稻是相当普遍的。 种稻是离不开水的。 应该说当时农田水利已
是相当的发达。 后来秦国开凿郑国渠, 引泾水向东一直通到洛水,
灌溉盐碱土地数万亩。这一项巨大的灌溉工程, 一直受人称道。汉
时以长安为都, 依然能坐享其利。 汉代接着不断开渠引水, 成就更
大。 当时在郑国渠旁先后开凿六辅渠和白渠。 还引渭水开凿成国
渠、灵轵渠和蒙茏渠。成国渠自眉阝县 ( 今陕西眉县) 引水, 直通到始
平 ( 今陕西兴平县) 和咸阳 ( 今陕西咸阳市) 。 汉长安城附近氵产、霸、
丰、镐、氵 、涝诸水的引水渠道虽未见诸记载, 但东方朔所说的陆海
中农作物, 首先提到的是禾亢稻。禾亢稻种的很多, 显示当地的渠道不
少。 可能这些渠道都不是很长, 所以不见于记载。 显然可见, 通过
・11・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这些渠道的开凿, 已经构成一个农田灌溉网, 这个灌溉网西起眉
县, 东至新丰、高陵两县 ( 今为临潼和高陵县) 。 北起泾阳 ( 今泾阳
县) 之北, 南至秦岭之下。汉长安城正位于这个农田灌溉网的中央。
唐代承受汉代旧迹, 使这个灌溉网继续发挥作用, 并没有很多的减
低。 正是有了这样农田灌溉网, 农业不断得到发展, 汉唐长安城就
不断显现富庶繁荣。
然而更大的引水工程, 却是汉唐两代的漕渠。 漕渠引渭水东
流, 由汉唐长安城通到渭水下游和黄河, 用来运输山东的漕粮。 漕
渠引谓水的地方, 后来称为兴成堰, 在今咸阳市西南。 汉代在开漕
渠之后, 还在长安城西南, 开凿昆明池。 昆明池汇集丰、镐和氵 水。
昆明池水流出, 会入漕渠, 也可以说是对于漕渠水量的补充。 其实
没有昆明池, 丰、镐和氵 水, 还是会流入漕渠的。 漕渠由汉长安城
南, 流到城东, 结合氵产霸两水, 循渭水之南向东流去。唐漕渠大体沿
用汉漕渠的故道。 迄今汉唐漕渠的故道尚多未湮没,
汉唐两代不仅开凿漕渠, 运输漕粮, 而且引水入长安城中, 供
应城内用水, 且用以美化城内环境。 汉代引用的为氵 水, 唐代则在
氵 水之外, 还引用氵产水和义谷水。 汉时氵 水本是由长安城南, 北流
经长安城西, 注入渭水。汉长安城筑成后, 又在城西建筑建章宫, 氵
水实际上是穿过建章宫的。氵 水虽经建章宫北流入于渭水, 却有枝
津绕城西城北, 东北入于渭水。后来漕渠凿成, 也就汇入漕渠, 就在
城墙之外还有一条王渠, 绕城流去。引入城内的水道称为明渠。明
渠由汉长安城西面最南的章城门之南流入城内, 经未央宫内, 再经
长乐宫北, 由城东面中间的清明门南流出城外, 与绕城的王渠会
合。 未央宫有沧池, 长乐宫内有酒池, 都应是明渠在城内储水的池
沼。
唐代引氵 水入城的最初有两条渠道。这是承受隋时的旧规。两
条渠道一为永安渠, 一为清明渠。永安渠由长安城外郭城南面三门
中最西的安化门内大安坊之西入外郭城, 一直向北流去, 由内苑的
景耀门流出, 北流入于漕渠。 清明渠则由安化门入外郭城, 北流折
・12・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东入于皇城, 再由皇城入于宫城, 储于诸海子之中, 再由海子北入
漕渠。 引用氵产水的为龙首渠。 龙首渠在行将入城时分为两枝。 一
支由外郭城东面三门中最北的通化门南流入外郭城, 入于当时南
内兴庆宫, 由兴庆宫西流入于皇城、折北入于宫城, 亦储于海子, 也
由海子北入漕渠。 龙首渠另一支, 是由外郭城北, 西流入于大明宫
的东内苑, 再由东内苑汇入氵产水。 引入唐长安城的还有义谷水, 义
谷水亦发源于秦岭山中。 其实本是氵 水的一个源头。 引义谷水的
渠道为黄渠。 黄渠注入曲江, 并由曲江溢出, 入于曲江西北外郭城
的诸坊。唐长安城外郭城内园林很多, 都是藉着这几条渠道的水流
兴建起来的。
还应该特别指出: 唐长安城引用氵 水的渠除过沿用隋时旧迹
的永安渠和清明渠外, 还有两条, 一条是唐中叶引的, 由外郭城西
面三门的中间金光门入城, 注入西市的池中, 以储由山上运来的材
木。这条渠道引用的水流, 历来一直有错误的说法。据说西市所储
的材木是由秦陇运来的。 秦陇远在长安城西, 运道至少要经过渭
水。现已查明, 唐长安城西和渭水河谷高低相差, 迄今犹有十米。就
以十米计算, 引渭水入城, 根本是不可能的。所引的只能是氵 水。在
此之后还有一条引用, 引水的渠道也称为漕渠。这条漕渠的渠道也
由金光门入城, 大概就是利用早年已经开凿成的渠道。入城后仍先
流到西市, 再由西市东流, 折而南流, 又复东流, 再转而北流, 由皇
城之东, 北流注入大明宫的太液池, 又由太液池流出汇入氵产水。 早
年流到西市的渠道是为了运输材林, 问题还比较简单。这时再凿漕
渠是为了运输南山的木炭。 唐时尚未发现和使用石炭。 长安城中
百万人家, 取暖炊膳所使用的皆是木炭。这样多的木炭如何运到长
安城中, 确实是不易解决的问题。 为了满足长安城中的需要, 就开
凿这条漕渠。南山木炭在山下装船, 一直运到城内。长安城内渠道
里能够行船, 这是亘古未有的大事。 甚至当时皇帝也亲自出来观
看, 确实是少有的。此事见于文字记载, 应该是确实无误的, 并非当
时人过分的夸大。五十年代, 西安市南郊香积寺附近温国堡曾经发
・13・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掘出一艘沉船, 这是在前面已经提到过的, 就是证明。 这也说明当
时氵 水流量是相当大的。氵 水流量虽大, 却未贯穿唐长安城, 为了
运输木炭到城内就不能不开凿这样通到城内的漕渠。
这里可能引起一个问题。氵 水流量很大, 究竟只是渭水一条支
流。氵 水都能行船, 渭水当然也是一样, 甚至还会更好。氵 水侧旁开
凿漕渠, 是因为引氵 水流入长安城内, 在渭水侧旁开凿漕渠, 是为
了运输漕粮。运输漕粮就不必运到长安城内, 为什么也要开凿一条
漕渠, 沿渭水之南东流? 而且汉唐两代都是如此。这当然是各有原
因的。渭水下游流经关中平原东部, 河道多弯曲, 由汉长安城东行,
至于现在潼关的黄河岸边, 路途长三百余里, 由渭水乘船, 水道却
长达九百余里。 漕船逆水而上, 就须耗费许多时日, 这是汉长安城
下开凿漕渠的一个缘由。唐长安城下的漕渠, 是隋时开凿的。隋文
帝为开凿漕渠还特颁布一道诏书, 说开凿漕渠的原因, 是由于渭水
下游流浅沙深。 按诸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 渭水下游地势更为平
坦, 渭水中挟带的泥沙就会随处沉积, 抬高河床, 河床抬高了, 河面
就相应展宽, 这就必然形成流浅沙深, 不利于漕舟的运行, 因而也
就不能不开凿漕渠。

三 优良的生态环境与汉唐长安城的创建

汉唐长安城创建时, 由于都能善于运用生态环境, 故其规模皆


显得瑰伟壮丽。
汉长安城位于龙首山下渭水南岸, 就不能不充分利用山水的
形势。当时为了修建未央宫, 还铲平了城南的一段龙首山。龙首山
就是后来的龙首原。龙首原在渭水南岸突兀高起, 故在当时就称为
龙首山。汉长安城虽就近似长方形, 但四面城墙除过东城墙南北端
直外, 其他三面皆有若干曲折处, 而南北两面的城墙曲折处更多。
未央宫是铲削一段龙首山才建立起来的。 未央宫之南长安城的南
面最西城门, 也就是西安门, 只好设在龙首山麓了。 可是西安门东
・14・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的安门却更向外突出。安门之东的覆盎门却又向内凹入, 较西安门
更为偏北。显然可见, 汉长安城的南城墙是随着龙首山北坡的曲折
形势建筑的。只是未央官的规模过于弘大, 才不能不铲削一段龙首
山。
汉长安城的南城墙因龙首山的形势而显得曲折, 其北城墙也
多曲折, 则是随着渭水的河道而有所变化。 现在渭水已向北转移,
而且移得很远。 汉长安城始建之时, 渭水却是侧城而流, 由西南流
向东北。 城随水势, 则是愈到东北就愈显得突出, 汉长安城北城墙
也是三座城门, 横门最西, 也是在最南处, 其次是厨城门, 就较横门
偏北, 最东的为洛城门, 也就更偏北了。
汉长安城南北两城墙都显得曲曲折折, 因而就有人比之于天
上的南斗和北斗。 这样的比喻很恰当, 汉长安城遂有斗城的名称。
不过有人却说, 汉长安城是按照天上南斗北斗建筑的, 这就与实际
情况相违背, 也汩没了建筑汉长安城的人士的对于生态环境的善
于运用。
这样的情形可以汉长安城的西城墙作为说明。 汉长安城的西
城墙也有不只一处的曲折处, 可是天上并没有什么西斗和东斗。汉
长安城西城是濒 水建筑的。 水在流过西城墙最南的章城门后,
就转而流向西北。 水流远了, 可是其枝律却仍然向北流。枝津也
有弯曲处, 所以章城门北的直城门就稍稍内缩, 不与章城门平齐。
水枝津绕汉长安城西北角, 随北城墙之北向东北流去。可是汉长
安城的西北隅并非端正的直角, 而是向内凹入。这显然是先有 水
枝津而后筑城的。当时井未因建筑汉长安城而使枝津改道, 正是这
样才能更显得汉长安城的壮丽。
唐长安城并未遵循汉长安城的旧规, 而是移向东南的龙首原
上。为什么要有这次迁徙? 当年移建都城时, 隋文帝曾经颁布过一
道诏书, 指出汉长安城过于狭窄, 而且历年已经久远, 难于从新改
建, 还是易地分建为良。还应该指出, 汉长安城自始建至于隋时, 数
百年间, 城中积水下渗, 地下水亦受到污染, 碱卤不堪饮用, 不能不
・15・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另迁新都。以后事征验, 这应是确实的记载。现在西安市城墙绝大
部分本为隋唐时皇城旧址。唐长安城虽告圯毁, 皇城却由五代时沿
用至今。 迄今东西大街之北, 井水皆若咸难钦, 东西大街之南亦有
多处如此。今城的西南部尚有以甜水井为名称的街道, 可知井水甘
甜实为珍贵。 今西安市内外皆已不再汲引井水, 然年事稍长者, 犹
能历历言之。 以今例古, 可以想见其时不能不迁徙都城的一个原
因。
汉长安城在龙首山下, 唐长安城则在龙首原上。 汉唐之间, 虽
已经历数百年之久, 龙首山上逐渐敉平, 成为龙首原。 然尚有突兀
高起之处。隋文帝所颁布的迁都诏书中就仍以龙首山相称, 不过诏
书中亦曾称遣其地“川原壮丽” , 堪为新都筑建之地, 实际上当已成
为原状, 与高起的山势不同。话虽如此, 原上原下的高差, 现在测量
犹有十米左右。龙首原既然高于汉长安城, 水源何在? 这是建都之
初首先应该考虑的问题。
如何解决新建都城引水问题? 龙首原虽高于汉长安城, 引水却
并不困难, 甚而还较为容易。龙首原南接少陵原。少陵原南隔 水
为神禾原。神禾原之南即为终南山麓。终南山下虽皆系平原, 原面
却一例向北倾斜, 直至于渭水岸旁。少陵原与神禾原之间由于 水
河谷下切过深, 水两侧的原畔皆显得耸起壁立, 仿佛不可逾越。
就是少陵原上近 水处犹起伏数道高堰, 唐时已有人别称之为凤
栖原。少陵原西北, 凤栖原之西又有所谓毕原者。凤栖原较之少陵
原南部已显得低下, 毕原更显得平坦。 水就是由少陵原和毕原之
西流向西北入于渭水的, 从现在地形观察, 少陵原南端最高, 华原
已较低。毕原虽低于少陵原南端, 却高于龙首原。因此由毕原西侧
引水入唐长安城, 乃是由高趋低, 自然下泻, 用不着多费气力。隋时
始迁都时, 即已引 水入城, 流经清明渠和永安渠, 唐时更引 水
为漕渠, 也流人城内, 就是这样的道理。
唐长安城所引用的水流, 水而外还有引 水的龙首渠, 引义
谷水的黄渠, 都是适应少陵原的向北倾斜的地势, 引水成渠的。 少
・16・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陵原本止于 水西岸, 岸旁原边尚有龙首渠引水口的遗址。由于 
水河谷下切较深, 龙首渠引水口仿佛悬于空间, 这是在前面已经提
到过的。 生态环境变化很大, 在现在看来仿佛很不合乎常理, 如果
了解当时情况, 也就可以释然。 至于义谷水, 出山不远处就是少陵
原东南端, 因势利导, 自然成为渠水。 黄渠下游注入曲江。 曲江在
唐长安城东南隅。黄渠所经皆在唐长安城外, 与清明、永安、龙首诸
渠不同。
前面说过, 唐长安城位于龙首原。 龙首原本来称为龙首山, 由
山变成原, 显得原面已经敉平, 实际上还不尽是如此。 唐长安城有
六条高岗, 皆由西向东, 微向北趋。 隋时设计建筑都城时 , 就把这
六条高岗包括在城内, 并按《易经》六爻的释意, 由北而南, 分为九
二、九三等。 当时以九二置宫殿, 九二高岗即在宫城之内。 九三横
于皇城之内, 依《易经》 的规定, 设置王朝的官署。也就是说, 依据高
岗分布的趋势, 傅会《易经》 的旧说, 作为不同的布置。 经过一千多
年的变化和近年来城市的建设, 这些高岗大都已经和其附近的平
地一样, 轻易看不到其间的差别。 只能在较为精密的地形图上, 显
示当地的等高线的高低稍有一此差异。可是当时所谓九五的高岗,
在现在西安市南郊南关正街的东西和小寨东西路之北, 还能明显
看到。现在的南关正街以前称为草场坡。以坡相称, 足见其地势的
不平。 现在南关正街相当平坦, 成为城郊重要的道路, 可是两侧高
楼之后犹可见高耸的岸壁, 特色依然存在。当时的玄都观和大兴善
寺皆建在这个高岗上。玄都观遗址久已湮没无闻, 大兴善寺迄今犹
为佛教圣地。正是因为有如此不同的地形, 也影响到城内的引水渠
道。唐长安城的外郭城内, 以里坊相区分, 里坊之间分别形成街道。
其南北向的街, 以朱雀门街为主。 朱雀门街亦称天街, 北起皇城南
面正中的朱雀门, 南至外郭城南面正中的明德门, 中间就是通过这
条九五高岗的。朱雀门街东西的街道, 分别称为朱雀门街西一至五
街, 和朱雀门街东一至五街。 清明渠由朱雀门街西第一街北流, 永
安渠由朱雀门街西第二街北流, 都在这几条高岗之西。唐时引 水
的漕渠, 由外郭城西面正中的金光门流入城内后, 折而南流, 经过
・17・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两坊之地, 再折而东流, 由朱雀门街西第三街东流至朱雀门街东第
二街再折向北流, 就是为了绕过所谓九四的高岗。龙首渠在唐长安
城的东半部, 远离这六条高岗, 但也不能流到朱雀门街之西, 也是
这样的道理。
唐长安城还有两处高地也应在这里一并提到: 一为乐游原, 一
为大明宫所在地。乐游原在外郭城东面三门中最南的延兴门内, 主
体延袤于新昌、升道、宣平、升平诸坊。青龙寺就在新昌坊内。乐游
原以原相称, 为外郭城中最高处。 唐代著名诗人杜牧曾在原上赋
诗, 谓可以远望昭陵。大明宜在外郭城北, 也是在唐宫城的东北, 当
地高敞, 当时在其地建筑大明宫, 为正式朝会和接见外宾之所。 由
于地势高敞, 不仅可以远眺终南山, 还可以俯瞰长安城全城。 大明
宫早已圯毁, 其遗址犹为高丘, 耸峙于陇海铁路西安车站之北。
汉唐长安城的生态环境是优良的。汉唐长安城虽非一城, 相距
不远, 皆位于关中平原的中部。 关中平原在汉唐时期皆以富庶见
称。汉唐长安城不仅有泾渭等八水围绕, 且南倚终南山。终南山上
森林覆盖, 郁郁葱葱, 山下平原又遍地竹林, 到处碧绿成片。由于八
水围绕, 使汉唐长安城皆位于农田灌溉网的中心, 更增加富庶的程
度。 又由于气候温和, 甚至燠热, 雨量充沛, 八水流量皆相当高大,
因而能利用水力, 修凿漕渠。 唐时长安城渠水中竟然可以行船, 这
是亘古未有的大事。 今后发展不可预知, 在今天说来, 应该是空前
绝后的伟业。
由于生态环境的优良, 汉唐长安城都可说是瑰丽弘伟。汉长安
城以斗城见称, 足见其善于利用地形。唐长安城较之汉长安城更为
弘广, 城内竟然包括了六条高岗, 还有一个乐游原。 双长安城因山
势水势, 南北城墙曲曲折折, 显得筑城之时, 已尽利遽自然的能事,
唐长安城由于高岗横峙, 不尽平坦, 而司设计者却能利用这样的形
势, 使城内建筑高低参差, 错落有致, 可以说是别开生面, 与古不
同。
汉唐长安城今仅存遗迹, 由这样的遗迹想念当年的雄风, 皆能
令人徘徊留连, 不能遽去。
・18・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NO. 1, 1998

ABSTRACTS O F M AJO R ART ICL ES

1. Changan C ity of the Han and Tang D yna sties: It’s Rela tion s to
the Ecolog ica l Env irom en t.
by Sh i N ianha i
T he Changan C ity w a s con st ructed to be the Cap ita l in the
H an and T ang D yna st ies fo r the sake of po lit ica l and m ilita ry
con sidera t ion s. How ever, the city w a s situa ted in a p lace w ith
favo rab le eco log ica l environm en t, of w h ich the p eop le took ad 2
van tage to m ake the city a sp lend id cap ita l. the oppo rtun ity, fa 2
vo rab le geog rap h ica l po sit ion and the un ity and coo rd ina t ion
w ith in the p eop le w ere a ll am ong the rea son s of the success of
the city ’s con st ruct ion.

2. Na tua l ca lam ities in the Henan prov ince in the M ing and Q ing
dyna sties.
by M a Xueq in
T he na tu ra l ca lam it ies in the H enan P rovince can be cla ssi2
fied a s d rough t, flood, p lague of locu st s, sa lin iza t ion of so il,
d isa sters cau sed by w ind sto rm , ha il and ea rthquakes. A cco rd ing
to the study on these ca lam it ies in the M ing and Q ing T im es, the
・247・
© 1994-2008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