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on page 1of 8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二 ○○三年第一期

宋代江南城镇的物资供应与消费
陈国灿
( 浙江师范大学  历史系 ,浙江 金华  321004)

[ 内容提要 ] 宋代江南州县城市的物资供应总体上分为官方和民间两个系统 ,每个系统具体又包括多种


途径和形式 ,而且不同类型城市物资供应的结构和形态是有所差异的 。在城市居民的收入和消费方面 ,
表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贫富分化十分明显 。就商业市镇而言 ,其物资供应主要依赖于民间工商业 ; 工商
业及相关收入是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 ; 居民消费以日用品为主 ,对奢侈品的需求较为有限 。江南城镇的
物资供应与消费状况 ,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城市经济形态 、
社会形态的变革 。
[ 关键词 ] 宋代 ; 江南城镇 ; 物资供应 ; 居民收入 ; 消费
[ 中图分类号 ] K244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02422x ( 2003) 0120036208

  宋代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 , 是州县城 “春 、
冬服各绫二十匹 ,绢三十匹 ,冬绢百两”,到
市的空前繁荣和众多商业市镇的兴起 。特别是 “春 、
冬绢各三匹”
不等 ; 粮食供给从每月 100 石
在江南地区 , 不仅形成了颇为密集的区域城镇 到 1 石不等 ; 薪炭供给从“月给薪千二百束”、
网络 ,而且城镇经济形态也发生重大变革 ,逐渐 “给炭自十月至正月二百秤 ,余月一百秤”,到月
形成了不同等级和层次的社会经济中心 。有关 给“薪十束 , 蒿二十束”, 或给炭二十秤不等 ; 食
宋代江南城市经济发展的一般情况 , 学术界已 盐供给从每员 7 石到 2 石不等 。①军队的供应
多有讨论 ,本文试在此基础上 ,进一步就江南州 也是如此 。如南宋嘉定 ( 1208 —1224 ) 年间 , 浙
县城市和市镇的物资供应 、
居民收入与消费等 东台州驻军的配给物资包括粮食 、
衣料等 。其
方面的情况作一番具体的考察与分析 。
中属于禁军系统的雄节第六指挥 , 每名在编兵
一、
州县城市的物资供应 卒月给白米 1 石 5 斗 , 春冬衣各 2 匹 , 绸缎半
匹 ,绵 12 两 ; 属于厢军系统的牢城第十三指挥 ,
宋代的江南地区 , 主要是指两浙路和江南
每名在编兵卒月给糙米 1 石 5 斗 ,春衣绢 4 匹 ,
路 ,其范围相当于今浙江省 、
江西省 、
上海市和
冬衣绢 2 匹 ,绸缎半匹 。②州县城市是政府人员
江苏 、
安徽南部 。这一地区是当时城镇最为发
的聚集地 , 因而政府调拨和分配也成为城市物
达的地带 , 许多方面在全国具有典型性 、
代表
资供应的一个重要途径 。如南宋时 , 都城临安
性。
州县城市是宋代江南城市体系的主体 , 其 有大量的军队 、
官吏及其他政府人员 “凡诸军
, 、

物资供应大致可分为官方和民间两个系统 。官 诸司 、
三学及百司顾眷 、
诸局工役等人 , 皆给
方系统的物资供应主要有三种途径和形式 : 一 焉”。其中仅粮食一项 ,绍兴十八年 ( 1148) “岁
,

是政府的直接调拨和配给 ,其对象主要是官吏 、 支军粮百五十万石”; 绍兴三十年 ( 1160) “合用


,
军队和官属工匠 、
仆役等政府人员 。宋朝官员 米百十二万石”; 到南宋中期 “月须米十四万五
,
的俸禄 ,除货币形式外 , 还包括衣料 、
粮食 、
厨 千石”, ③亦即年供应量高达 170 余万石 。这些
料、
薪炭 、
纸张等基本日用品 。如衣料供给从 粮食部分来自租税上供米 , 部分来自和籴米 。

[ 收稿日期 ]2002203210

・36 ・
如乾道元年 ( 1165 ) , 来自两浙各地的租税米为 富”。λω
g
湖州 、
杭州 、
苏州 、
常州等城市的丝织业
80 余万石 ,来自各地的和籴米为 70 余万石 。④ 十分发达 ,产量巨大 。南宋时 ,临安城除各种一
建康府城政府人员的数量也相当庞大 , 南宋中 般手工业外 ,还有碾玉作 、
钻卷作 、
篦刀作 、
腰带
期仅军队就有 10 多万人 。每年政府都要从附 作、
油作 、
铺翠作 、
金银打钅及作 、
打纸作等多种加
近各地调拨大量粮 、
绢、帛、
绵等供应该城 ,仅从 工业 , 其中仅“专以打造金箔及铺翠销金者 , 不
⑤ ξ
λg
徽州一地每年调拨的绢就达万余匹 。 其它如 下数百家”。 徽州的制墨业享有盛名 , 其上品
常州城驻军的粮食供应 , 旧额每月为米 5000 之墨“拈来轻 , 嗅来馨 , 磨来清”, 被时人视为珍
石 ,一年合计 6 万石 ; 南宋后期虽有所减少 , 每 品 。λψ
g
衢州的蔡氏墨也颇为有名 , 需求量很大 ,
年仍有近 2. 8 万石 。⑥二是官营手工业生产 。 以致一度出现了假冒现象严重的情况 。λζ
g
其它
江南许多城市都有一定规模的官营手工业 , 其 如越州 ( 绍兴府) 、
湖州 、
杭州 、
苏州 、
明州 ( 庆元
产品也是城市物资供应的一部分 。如北宋时 , 府) 、
婺州等城的酿酒业 , 越州 、
温州 、
杭州 、

宋廷先后在湖州设织绫务 , 杭州设罗织务 , 苏 州、
台州 、
吉州 、
抚州 、
信州 、
宣州 ( 宁国府 ) 等城
州、
常州等设织造局 。南宋时 ,临安城内官营作 的造纸业 , 杭州 、
秀州 ( 嘉兴府) 、
湖州 、
越州 、

坊繁多 ,规模很大 。到南宋中期 ,仅隶属朝廷的 州、
袁州 、
饶州 、
台州 、
吉州 、
建康 、
南康等城的刻
官营作坊就有各色工匠近万人 。绍兴三十年 书和印刷业 ,明州 、
温州等沿海城市的海产品加
( 1160) ,江西洪 、
吉、赣三州的官办造船场 ,各有 工业 ,湖州 、
睦州 ( 严州) 、
杭州 、
温州等城的漆作
“工役兵卒二百人”; 明州官办造船场初额 400 业等等 ,都相当发达 ,使各城市经济的生产功能
人 ,宝庆 ( 1225 —1227) 年间为 179 人 ; 常州作院 和消费品自我供应能力不断增强 。同时 , 在许

到宋末“额管八十人”。 不过 , 官营手工业作坊 多江南城市的郊区及周边地带 , 经济作物种植
的生产主要是为政府服务的 , 其产品一般不投 业、
水产业 、
园艺业十分兴盛 , 直接为城市物提
放市场 , 在城市物资供应中也不占重要地位 。 供了相应的农副产品 。如南宋临安城东门外 ,
三是官营专卖商品的供应 。宋朝对酒 、
盐、茶等 “弥望皆菜圃”; 绍兴府城西郊 “鸡头最盛
, ,有一
物品实行严格的专卖制度 ,在这种制度下 ,政府 户种及十八里者”; 建昌军南城县近郊村民宁
实际上垄断了各城市此类物资的供应 。其中一 六 “一意农圃”
, , 颇能自给 ; 镇江府丹徒县居民
部分由政府直接销售 , 一部分则采取“买扑”的 孙大成有园地 30 亩 , 雇人种植蔬果 “不数年
, ,
方式 ,即由私人承包经营 。由于这些物品大多 嘉蔬美实 , 收利十倍”; 苏州城郊的花圃种植业
是基本日用消费品 ,销售量很大 ,政府从中获得 尤为盛行 “城东西卖花者所植弥望”
, 。λ{g二是民
高额利润 。如北宋中期 , 杭州每年的酒税收入 间商业供应 。相对于手工业等生产领域而言 ,
高达 30 万贯 ,是熙宁十年 ( 1077) 该城商税额的 江南城市的民间商业更为繁荣 , 特别是在大中

3 倍多 。 苏轼曾赞叹地说 “
: 天下酒官之盛 , 未 城市 ,普遍形成了从商品流通到批发 、
零售的较

有如杭者 。
” 南宋前期 ,绍兴府城都酒务 、
比较 为完整的商业体系 ,有力地促进了城市之间 、

务等机构的年酒税额有 62752 贯 , 是商税额的 乡之间 、
地区之间的商品流通 ,成为城市一般居

1. 1 倍多 。 淳熙十三年 ( 1186 ) , 严州经政府销 民物资供应的主要途径 。如南宋时临安城普通
售的茶叶有 258. 6 万余斤 ,盐 585 万余斤 ,总收 居民的粮食供应主要依赖民间市场流通渠道 。
ϖ
λ
g
入近 100 万贯 。 时人吴自牧说 “
: 杭州人烟繁密 ……每日街市食
民间系统的物资供应具体有两种形式 : 一 米 ,除府第 、
官舍 、
富室及诸司有该俸人外 ,细民
是民间生产供应 。宋代江南城市经济发展的一 所食 ,每日城内外不下一二千余石 , 皆需之铺
个重要表现是民间手工业的广泛兴盛 。如婺州 ”λ|g周密也说 “
户。 : 杭州城除有米之家 , 仰籴而
“城 中 民 以 织 作 为 生 , 号 称 衣 被 天 下 , 故 尤 食者凡十六 、
七万人 。人以二升计之 ,非三四千
・37 ・
石不可以支一日之用 , 而南 、
北外二厢不与焉 , 着很大的差距 。其中官僚贵族 、
地主豪绅 、
大商
}
λ
g
客旅之往来又不与焉”。 建康府城的情况大致 富工等无疑属于高收入阶层 , 是城市消费的主
相似 。嘉定十七年 ( 1224 ) , 知府余嵘称城中居 体 ; 一般工商业者和部分士人 、
吏员等属于中等
民“日食所须 ,仰给商贩 ,米舟一日不至 ,米价即 收入阶层 ,其消费活动也较为活跃 ; 小商贩 、

倍腾踊”“以是数拾万之生齿常寄命于泛泛之
, 手工业者 、
贫寒士人 、
佣工 、
游民等属于低收入

λ
g
舟楫米”。 袁燮说 “
: 金陵军民杂处 , 舟车辐辏 , 阶层 , 其消费需求仅限于维持最基本的生活水
米、
麦、薪、
炭、鹾、
茗之属 , 民间日用所需者 , 悉 准。
υ
µ
g
资客贩 。
” 城市官僚贵族的收入首先来自政府提供的
不过 ,就江南地区不同类型的城市而言 ,其 货币和实物形式的俸禄 , 这一点无需多说 。此
物资供应的具体结构和形式又是有所不同的 。 外 ,还包括地租和工商业收入 。大多数官僚贵
其中 , 政治型城市由于受民间工商业发展水平 族拥有相当数量的土地 ,有的是朝廷赏赐的 ,有
的限制 , 官方系统在城市物资供应中占了主导 的是依仗权势从农民那里兼并的 。如神宗 、

地位 。如地处山区的徽州“舟车不通 , 商旅罕 宗两朝 , 执政王安石 、
吕惠卿 、
章忄享 等人在浙
至”,工商业发展缓慢 。绍兴二十二年 ( 1152 ) , 西、
江东一带拥有不少田产 。徽宗时 ,佞臣朱面力
城区商税额仅 6000 余贯 。到嘉熙四年 ( 1240 在苏州等地有田地 30 万亩 ,另一佞臣蔡京仅受
年) , 在当地官员的请求下 , 宋廷同意裁撤该城 ψ
µ
赐的江宁府溧水县永丰圩就达千顷 。g
宋高宗
的税务 。在这种情况下 , 其民间系统的物资供
即位初 ,将蔡京 、
朱面力 、
童贯 、
王黼在浙西的田地
应显然相当有限 。与此相联系 , 该城的居民数
籍没出卖 , 六年后未卖出的还有 5000 多亩 。µζ
g

量也不多 。直到宝庆三年 ( 1227 ) , 城内外在籍


迨至南宋 ,官僚贵族的土地兼并之风更为盛行 。
坊郭户仍只有 3887 户 ,其中还包括为数不少的
大将张俊“喜殖产”,其田庄广布苏 、
湖、常、
秀等
吏员 、
杂役等政府人员 。至于户籍外的政府人
州 “岁收租米六十万斛”
, ; 知枢密院事周麟之强
员 ,则数量相对较多 , 仅驻军就有 1300 余人 。
夺常州邵家地 20 余里 ; 权臣秦桧“田业甚富”,
这种人口规模和结构也决定了该城物资供应以
ϖ
µg
其死后十余年 ,虽家业渐趋衰落 ,但岁收粗米仍
官方系统为主的特点 。 综合型城市的物资供
高达 10 万斛 ; 恭国公杨存中田产众多 , 曾一次
应 ,官方系统和民间系统都占有重要地位 ,某些
就献出土地近 4 万亩给朝廷 。{
µ
g
由此形成了“郡
方面民间系统更为重要 。如前面提到的南宋建
县之间 ,官户田居其半”“一都之内
, ,膏腴沃壤 ,
康城的粮食供应 , 大部分仰仗商贩 , 一旦“客舟
半属权势”的状况 。µ|g端平元年 ( 1234 ) , 刘克庄
稀少 ,价即踊贵 , 抑之 , 则米不来 ; 听之 , 则民艰
ω
µg 在《备对札子》中说 , 官僚贵族“吞噬千家之膏
食”。 经济型城市工商业发达 , 市场活跃 , 其物
腴 ,连亘数路之阡陌 , 岁入号百万斛 , 则自开辟
资供应主要依靠民间系统 。如苏州城乡经济十
以来 ,未之有也”; µ}g稍后谢方叔也说 “
, 国家驻
分发达 “田畴沃衍
, , 生齿繁夥”“岁一顺成
, ,则
跸钱塘百有二十余年矣 ……百姓膏腴 , 皆归贵
粒米狼戾 ,四方取给 ,充然有余”“织衽之功
, ,苞
苴之利 , 水浮陆转 , 无所不至”, 故城市居民“不 ”µ∼g与此同时 ,官僚
势之家 ,租米有及百万石者 。
ξ
µ
耕耨而多富足 , 中家壮子无不贾贩以游者”。g 贵族还积极参与工商业活动 “托肺腑之亲
, ,为

显然 , 其所需物资主要是通过本地生产和市场 市井之行 ; 以公侯之贵 , 卑商贾之利”“甚者发


,

流通 。 舶舟 ,招蕃商 , 贸易宝货 , 麋费金钱”。νυg如杨存


中广事买扑酒坊 ,在临安 、
湖州等地许多城镇承
二、
州县城市的居民收入与消费 包酒坊数十处 ,总资本高达 72. 5 万余贯 ; 徽 、

宋代江南城市居民的贫富分化现象相当严 两朝内侍李从之在平江府吴县经营大药铺 “他
,
重 ,不同阶层和群体在收入和消费水平上存在 州异县来者益众”; 家居临安城的昭庆军节度使
・38 ・
韦渊 ,在浙西有田地 5000 亩 , 又在城里经营房 为了满足豪富之家的奢侈生活 , 临安城的相关
ϖ
ν
g
舍租赁业 。 凡此种种 ,举不胜举 。大量田产收 工商业十分兴盛 。如在融和坊北至市南坊有著
益和丰厚的工商业收入 , 使官僚贵族的财富不 名的珠宝市场 ; 在官巷有大型花市和众多奢侈
断增加 ,许多人“金帛山积”, 以至“有拥二三千 品店铺 “所聚奇异
, , 飞鸾走凤 , 七宝珠翠 , 首饰
ω
ν
g
万资者”。 花朵 ,冠梳及锦绣罗帛 ,销金衣裙 ,描画领抹 ,极
江南各级城市普遍住有不少地主豪绅 , 称 其工巧 , 前所罕有者悉有之”。ν∼g其它城市也有
为“遥田户”。他们的收入 , 一部分来自农村田 类似情况 。如绍兴 ( 1131 —1162 ) 后期 , 镇江府
产的经营 。如南宋中期 ,朱熹在南康军赈灾 ,曾 城有个酒务官 “夸多半靡
, ,务以豪奢胜人”“饮
,
劝得“在城上户二十五名 ,共认赈粜米一万一千 食极于精腆 , 同官家虽盛具招延 , 亦不下箸 , 必
ξ
ν
g
六百三十五硕”。 这些在城上户能够出米赈 取诸其家”。
“尝令匠造十桌 ,嫌漆色稍不佳 ,持
粜 ,其中部分人显然是租米丰厚的城居地主 。 斧击 碎 , 更 造 焉 。啖 羊 肉 , 唯 嚼 汁 , 悉 吐 其
另一部分来自工商业活动 。杭州 、
苏州等繁华 滓”。υοg
都市的地主普遍从事工商业活动的情况自不必 城市的一般工商业者 , 其收入基本上来自
多说 ,就是在一般府州县城也是如此 。如吉州 工商业经营活动 。他们的经营规模不大 , 收入
城内经营粮食零售的铺户 “初非家自有米
, ,米 也有限 ,一般只能保持生活的温裕 。如“湖州人
所从来盖富家实主其价 , 而铺户听命焉”。而 陈小八 , 经商贩缣帛致温裕”; 饶州市民汪乙 ,
ψ
ν
g
“城郭富家之有米 , 多寡不一”。 可见供应铺户 “居仓步门外 , 贩鱼鳖以供衣食”; 鄱阳城“市民
食米的“富家”, 其米的来源主要来自农村的租 许二 ,与弟许三居于行春桥北 , 多酿酒沽 , 而日
ϖ
οg
米。 输官课 , 稍致富足 , 遂买马乘骑”。 此外 , 部分
城市大商富工阶层收入的主要来源自然是 吏员 、
士人等也有较为稳定的收入 。这类城市
工商业活动 ,但许多人也在农村购置田产 ,收取 居民的消费一般以基本生活品和日用品为主 ,
租米 。如平江府“城北民周氏 ,本以货麸面为生 奢侈品的需求量不大 。
业 ,因置买沮洳陂泽 , 围裹成良田 , 遂致富赡”; 小商贩 、
工匠 、
佣工 、
贫寒士人之类在江南
原籍大梁的张勰 , 因从事海外贸易致富 , 遂“买 城市人口中占了相当比重 ,他们收入低微 ,且很
ζ
ν
g ω
ο
g
田婺州郭外”。 不稳定 “
, 一日失业 , 则一日不食”。 如临江军
上述这些城市高收入者 ,资产殷富 ,生活豪 城“为牙侩者例皆贫民 , 虽有百斛求售 , 亦无钱
奢 ,所消费的除了日常生活用品 ,还包括各种奢 本可以收蓄”; 临安城“有贫而愿者 ,凡货物盘架
侈品 。如杭州城内豪富之家云集 , 早在北宋时 之类 ,一切取办于作坊 ,至晚始以所直偿之”,始
就已是“风俗轻靡”“饭以玉粒粳
, ,调之甘露浆 , 终“无分文之储”; 饶州“市贩细民鲁四公 ,煮猪 、
{
ν
g
一馔费千金 ,百品罗成行”。 南宋时更是“侈靡 羊血为羹 , 售人以养妻子 , 日所得不能过二百
相尚”“衣不肯著布缕绸绢
, 、
衲絮 敞 、
浣濯补 钱”; 鄱阳城寒士刘十二 “居槐花巷东
, , 以佣书
ξ
οg
绽之服 ,必要绮罗绫禾宅 、
绞绡靡丽 、
新鲜华粲 、
纟希 自给”。 临安官营作坊里“和雇”的工匠 , 虽收
缯绘画 、
时样奇巧 、
珍贵殊异 , 务以夸俗而胜 入相对较为稳定 ,但每日只有食钱 170 文 、
米2
人”“
; 食不肯蔬食 、
菜羹 、
粗粝 、
豆麦 、
黍稷 ,菲薄 升 , 除了自己生活外 , 还要养活家小 , 处境艰
清淡 ,必欲精凿稻粱 、
三蒸九折 、
鲜白软媚 ,肉必 难 。οψ
g
显然 , 此类低收入者的消费完全局限于
要珍馐嘉旨 、
脍炙蒸炮 、
爽口快意 ,水陆之品 ,人 米、
盐之类的基本生活品 ,而且往往连基本生活
|
ν
g
为之巧 ,缕簋雕盘 , 方丈罗列”。 时人袁说友曾 品也不能正常保证 。
感叹地说 “
: 销金衣饰 ,顷岁有司屡行禁止 ,往往 此外 ,江南城市中还有许多完全没有收入
}
ν
g
法令稍宽 , 随即纵驰 , 累岁以来 , 其侈日盛 。
” 的流民 、
乞丐之人 ,他们靠政府的救济和他人的
・39 ・
施舍为生 ,常陷于“口无饮食 ,身无衣盖 ,冻饿于 度相对较高 ,其物资来源除了本地生产外 ,相当
ζ
ο
g
道”
的悲惨境地 。 南宋人洪迈在《夷坚志》中记 部分是通过区域性市场网络由外地输入 。其
载了不少这方面的具体事例 , 如 “
: 李次仲季与 中 ,环城卫星市镇主要分布于繁华都市的周边
小郗先生游建康市 , 入茶肆 , 见乞丐者蹒跚行 地带 , 实际上是城市向周边乡村扩张的一种形
前 ,满股疮秽”;“严州东门外有乞丐者坐大树 式 ,成为所在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 ,工商业极为
下 ,身形垢污 ,便秽满前”“
; 鄱阳有郑道人 ,不知 发达 。如南宋临安近郊分布着北郭 、
江涨桥等
从何来 , 不肯入道堂 , 日行丐于市”“
; 明州有道 10 多个规模不等的市镇 , 其中仅浙江 、
龙山 、

人 ,行乞于市”;“豫章丐者李全 , 旧隶建康兵 郭、
江涨桥 4 个市镇 ,到南宋后期年商税额就高
籍”“
; 吴江长桥侧居民郑氏媪 , 年八十余岁 , 独 达 26 万多贯 , 是城内商税额的 1. 7 倍多 ; 江阴
{
οg
处茅檐之下 , 日丐于市”。 这些处于社会最低 城澄江门外的江下市 “商船倭舶岁常辐凑
, ,驵
层的城市居民 ,已谈不上正常的消费需求了 。 侩翕集”。ο}g这类市镇的工商业人口规模庞大 ,
从江南地区不同类型城市的居民消费特点 其物资供应更多地由市场从外地调入 。农业市
来看 ,在政治型城市 ,消费奢侈品的需求量相对 镇主要兴起于农业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带 , 承担
较大 ; 在综合型和经济型城市 ,各种物品的需求 着当地农副产品的外销和流通职能 。如嘉兴府
都相当旺盛 ; 港口型城市的消费品还包括相当 的魏塘镇 、
苏州的直塘市 、
建康府的孔镇 、
宁国
数量的海外舶货 。
府的水阳镇等都是典型的粮食市镇 , 温州的白
三、
市镇的物资供应与消费 沙镇是典型的林业市镇 , 绍兴府城东的梅市和
项里市是果品交易中心 , 临江军的肖家峡市是
作为新兴的农村经济中心地和城乡市场结
山区蔬菜市场 ,明州的鲒土奇镇是大型渔业市镇 。
合体的各种商业市镇的广泛兴起和迅猛发展 ,
这类市镇所消费的农副产品自然来自本地生
是宋代江南城市发展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 , 它
产 ,手工业产品则大多依赖市场流通 。手工业
不仅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以往由州县城市一统
市镇是随着各地手工业的发展而兴起的 , 其生
天下的城市发展格局 , 促成了区域性城镇等级
产的专业化特点尤为明显 。如两浙沿海的杜渎
网络的形成 , 而且有力地推动了城市活动向农
镇、
于浦镇 、
岱山镇 、
大嵩市 、
钱清镇 、
汤村镇 、

村的扩展和渗透 , 引发了乡村都市化现象的出
砂市 、
广陈镇等都是颇具规模的盐业市镇 ,其居
现 。与传统州县城市不同 , 市镇并不是凭籍一
民“以煎盐为生”, 多数“不曾耕种田亩”“鬻盐
,
定的政治因素兴起的 , 而是随着农村经济的发
以自给”; ο∼g处州的琉田市 、
吉州的永和镇 、
饶州
展 ,城乡市场联系不断加强 、
各地区之间商品流
通日趋活跃的产物 。因此 ,一方面 ,市镇越来越 的景德镇等都是著名的陶瓷业市镇 , 景德镇有
υ
明显地呈现出城市的基本特征 , 代表了一种新 , 窑火既歇 , 商争取售”; πg建康
瓷窑 300 余座 “
型的经济都市形态 ; 另一方面 ,市镇又保留着部 府的白土市 、
饶州的杭桥市和螺坑市 、
嘉兴府的
分农村社会的特点 , 成为介乎城市和乡村之间 濮院市 、
湖州的南浔镇等是著名的纺织业市镇 ,
的社会 、
经济混合体 。 濮院市到南宋后期 “机杼之利
, ,日生万金 ,四方
ϖ
π
g
宋代江南各地兴起的市镇数量繁多 , 具体 商贾云集”“濮院之名
, , 遂达天下”。 这类市镇
形态不一 。大致说来 , 主要可分为环城卫星市 一方面生产和输出其大量特色手工业产品 , 另
镇、
农业市镇 、
手工业市镇 、
商品转运市镇 、
沿海 一方面又从外地输入各种原料和居民消费品 ,
港口市镇和消费性市镇等六大类 。对此 , 笔者 一般都形成地域性的物资供应网络 。商品转运
|
ο
g
在另文已有专门论述 。 从总体上讲 , 作为初具 市镇多兴起于内陆交通沿线 , 承担着沟通各地
形态的新兴经济都市 , 市镇的物资供应主要依 之间商品流通的职能 。如太平州的黄池镇 、

赖于民间工商业 , 而且由于工商业的专业化程 石镇 ,池州的雁汊镇 , 临江军的樟树镇 , 苏州的
・40 ・
木渎镇 、
平望镇 , 常州的奔牛镇 , 嘉兴府的乌青 可分为四部分 : 一是资本雄厚的富商 、
手工业主
镇 ,绍兴府的西兴镇 、
曹娥镇等 。这类市镇以发 和充当商品交易中介的牙商 、
驵侩 ,如嘉兴府的
达的流通性商业为特点 , 其物资需求基本上依 青龙镇“富商巨贾 、
豪宗右姓之所会”; 苏州直塘
赖于市场供应 。由于缺少本地生产基础 , 一旦 市米商张五三“仓禀帑库所藏钱米万计”; 池州
商品流通渠道不畅 , 商业活动和物资供应就会 池阳市有的织布机户开设颇具规模的作坊 ; 饶
受到严重影响 。沿海港口市镇是随着海上贸易 州九墩市有“大侩程氏”; 衢州峡口市的祝大郎
的发展而兴起 , 充当着不同层次的外贸口岸的 开设“质库”“富而不仁”
, 。πζ
g
这些大商富工通过
角色 。如嘉兴府的澉浦镇是南宋时临安的外 工商业活动 ,积累了大量财富 。他们生活豪华 ,
港 “招接海南诸货
, , 贩运浙西诸邦”, 年商税额 除一般消费品外 , 还包括各种奢侈品 。如明州
ω
π
g
一度在 3 万贯以上 , 在籍居民达 5000 余户 。 小溪镇有个富翁 “造巨宅
, , 凡门廊厅级皆如大
与商品转动市镇一样 , 这类市镇的物资供应也 官舍”,极尽气派 。π{g但从总体上看 , 市镇中这类
主要通过市场由外地输入 。消费性市镇主要是 人员的数量相当有限 。二是一般商人和手工业
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加和消费性商业的发展而兴 者 ,如在饶州德兴县南市开设酒店的汪一 ,在苏
起的 ,其物资供应有着自身的特点 。如位于长 州常熟县梅里镇开设药铺的江仲谋等 。π|g这类
江沿岸的苏州许浦镇 、
建康府靖安镇 、
池州池口 人员在市镇工商业人口中占了相当大比例 , 他
镇等 ,驻有大量军队 。许浦镇在南宋时一度驻 们经营规模和收入有限 , 只能保证日常消费品
ξ
π
g
有水军上万人 “军民市易为盛”
, , 军事人员及 的需求 ,生活温裕 。三是小商小贩和各色工匠 ,
其家属成为该镇人口的主体 , 因而官府的调拨 如南宋洪迈《夷坚志》
中提到的饶州乐平县桐林
和配给在其物资供应中占了很大比重 。常熟县 市银匠童氏和杭桥市染工程氏 , 鄱阳县石头镇
福山镇则是远近闻名的宗教市镇 , 镇上的东岳 小贩龚三 、
汪三 、
陈二 , 临安府浙江市卖鱼饭的
庙吸引了各地大批信徒前来祭祀 “江
, 、
淮、闽、 舒懋等 。这类人员占了市镇工商业人口的大部
粤水浮陆行者 ……率以类至 ,号曰‘会社’,箫鼓 分 ,他们的收入并不稳定 ,只能维持最基本的消
ψ
π
g
之音相属于道 , 不知几千万人”。 其所需物资 费需求 。四是佣工 、
苦力等贫寒之人 , 如徽宗 、
全仗邻近乡村和外地提供 。不过 , 这类市镇在 高宗二朝内侍李从之退仕后 , 在苏州吕山开设
江南市镇体系只占少数 。 大药铺 ,雇佣杂工数百名 ; 南宋后期 , 常州奔牛
市镇中也住有一定数量的政府人员 , 许浦 镇和镇江吕城镇“舶脚 、
脚夫平生靠运米以谋食
镇之类的市镇政府人员之多自不必说 , 就是一 者”“数逾百家”
, 。π}g这类人员收入微薄 , 往往连
般市镇 ,也有相应的管理人员和部分军队 。同 日常的消费品都不能正常保证 。
时 ,宋廷对酒 、
盐之类日用品的专卖施行于城乡 此外 ,江南市镇居民中还包括部分官吏 、

各地 ,包括市镇 。因此 ,官方系统也是市镇物资 人、
地主 、
农民 、
演艺人员 、
无业游民等 , 他们的
供应的的一种途径和形式 , 尽管在大多市镇并 收入和消费状况也不尽相同 。如南宋中后期 ,
不占主导地位 。 嘉兴府海盐县澉浦镇除监镇官外 , 又有管理盐
从江南市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状况来看 , 场、
酒库 、
市舶场 、
抽解竹木场 、
铁布军需场的官
与州县城市相比 ,有两个突出特点 : 一是工商业 吏 ; 华亭县青龙镇“设监理财”, 又“有学 , 有狱 ,
及相关收入是居民收入的主要来源 ; 二是居民 有库 ,有仓 ,有茶场 、
酒坊 、
水陆巡检司”,其官吏
消费以日用品为主 ,对奢侈品的需求较为有限 。 数量相对较多 。π∼g但这些都属于下层官吏 , 他们
这是由市镇的经济形态和居民结构所决定的 。 的俸禄不多 , 消费需求也不大 。不少江南市镇
作为新兴的经济中心 , 工商业及相关行业 都设有镇学 、
书院 、
家塾等官私学校 , 由此吸引
的从业人员是大多数市镇人口的主体 。其中又 了部分士人前来讲学和求学 。如南宋中后期 ,
・41 ・
嘉兴府澉浦镇 、
青龙镇 、
上海镇等均有官办的镇 消费上的两极分化现象更多地是由经济因素引
学 ; 饶州景德镇 、
于店和信州贵店等均有民办书 起的 , 这既是促进城市经济活力进一步增强的
院 。这类士人大多生活清苦 , 满足于最基本的 动力 ,也带来了许多新的社会问题 ,进而对城市
生活需求 。许多市镇以其发达的工商业和优裕 管理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 。宋代江南城市管理
的环境 ,吸引了部分地主前来寓居 。如南宋中 的一系列变化 ,很大程度上是与此相关的 。
期苏州横金市的王珏有“田数百亩”; 湖州南浔
υ
θg
镇的华文胜 ,田产众多 。 这些地主往往也参与 注释 :
工商业活动 , 其收入呈现多样化的特点 。如前 ①《宋史》
卷 171《职官志・
奉禄制上》。
文提到的直塘市张五三 、
峡口市祝大郎都是由 ②陈耆卿 《嘉定赤城志》
: 卷 18《军防门》。

地主进而成为富商的 。不少地主家财富足 , 与 ③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9《诸仓》; 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
:
年要录》
卷 158 ,绍兴十八年九月丙申 , 卷 184 ,绍兴
巨商富工构成市镇的高消费阶层 。稍具规模的
三十年正月癸卯 ; 朱熹 《朱文公文集》
: 卷 94《敷文阁
市镇除中心市区外 ,还包括周边部分乡村 ,故农
直学士李公 ( 椿年) 墓志铭》。
民也是其居民的一部分 。如澉浦镇便包括周边
④《宋会要》
食货 ,40 之 40 。
的惠商 、
石帆 、
秦山等村落 。市镇农民一般多从
⑤据罗愿《新安志》
卷 3 所载统计 。
事果蔬 、
园圃等经济作物种植业 ,如镇江府大港 ⑥史能之 《咸淳毗陵志》
: 卷 24《财赋》。
镇孙沂兄弟 “竭力灌园
, ,园之果蔬畅茂 ,他植者 ⑦《宋会要》食货 ,44 之 7 ; 罗  等 《宝庆四明志》
: 卷7
ϖ
θg
莫及之 ,负贩者争趋之”。 这种专业化 、
商品化 《郡志・
叙兵》; 史能之 《咸淳毗陵志》
: 卷 18《武备》。
的经营方式 , 使市镇农民的收入往往高于一般 ⑧马端临 《文献通考》
: 卷 17《征榷考》《宋会要》
; 食货 ,
乡村农民 ; 同时 , 受商业文化的影响 , 他们的消 16 之 7 。

费需求也较一般农民要活跃 , 对市场的依赖性 ⑨苏轼 《东坡奏议》


: 卷 7《乞开杭州西湖状》。
⑩施宿 《嘉泰会稽志》
: 卷 5《课利》。
也大得多 。
ϖ
λ
g刘文富 《淳熙严州图经》
: 卷 1《课利》。
四、
结   论 ω
λ
g刘敞 《公是集》
: 卷 51〈先考益州府君行状〉。
ξ
λ
g 《宋会要》
刑法 ,2 之 139 。
通过前面的考察和分析 , 我们可以得出以
ψ
λ
g 《弘治徽州府志》
卷 2《食货・
土产》。
下几个结论 :
ζ
λ
g姚勉 《雪坡舍人集》
: 卷 19《赠墨客吕云叔》。
第一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 ,宋代江南城镇 {
λ
g周必大 《二老堂杂志》
: 卷 4 ; 施宿 《
: 嘉泰会稽志》卷
的物资供应日趋商业化 、
市场化 ,特别是在经济 17《草部》; 洪迈 《夷坚志》
: 支甲卷 5《游节妇》; 刘宰 :
型城市和商业市镇 , 表现得尤为明显 。这从一 《漫塘文集》
卷 33《孙大成行述》; 范成大 《
: 吴郡志》
个侧面反映出州县城市发展形态的重大变革 , 卷 30《土物下》。
即由传统的政治或军事中心向真正意义上的经 |
λ
g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16《米铺》。
济中心 、
社会中心转变 ; 而具有新兴经济都市性 }
λ
g周密 《癸辛杂识续集》
: 卷上《杭州食米》。

质的市镇的广泛兴起 , 则进一步推动了这种转 ∼
λ
g周应合 《景定建康志》
: 卷 23《城阙志四・
诸仓》。
υ
µ
g袁燮 《
:  斋集》
卷 13 。
变。
ϖ
µ
g 《弘治徽州府志》
卷 5《公署・
郡邑》; 卷 2《户口》; 卷 4
第二 ,宋代江南城镇居民的收入和消费结
《驻军》。
构日益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 , 从而在一定程度
ω
µ
g周应合 《景定建康志》
: 卷 23《城阙志四・
诸仓》。
上反映了城市产业结构的多样化和系统化 。从 ξ
µ
g范成大 《吴郡志》
: 卷 37《县记》。
历史的角度看 , 这是古代城市经济开始走向成 ψ
µ
g 《宋史》
卷 470《朱面力传》; 洪迈 《夷坚志》
: 丁志卷 5《石
熟的一个重要标志 。 臼湖螭龙》。
第三 ,与传统城市居民经济生活深受政治 ζ
µ
g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51 , 绍兴二年二月
因素影响的不同 , 宋代江南城镇居民在收入和 辛未 。
・42 ・
{
µ
g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135 ,绍兴十年四月 《海岛大竹》,支丁卷 10《郑道人》, 丁志卷 2《李家寓
乙丑 ,卷 191 ,绍兴三十一年七月己丑 ; 洪迈 《
: 夷坚 仙丹》,支景卷 3《吴江郑媪》。
志》
丁志卷 5《荆山庄  》《宋会要》
; 食货 ,63 之 138 。 |
ο
g参见拙著 《
: 浙江古代城镇史研究》, 安徽大学出版
|
µ
g李心传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 卷 51 , 绍兴二年一月 社 2000 年出版 ; 拙作 《
: 略论南宋时期江南市镇的
丁巳 《宋会要》
; 食货 ,14 之 37 。 社会形态》,载《学术月刊》2001 年第 2 期 《
; 论宋代
}
µ
g刘克庄 《后村先生大全集》
: 卷 51 。 两浙路的城镇发展形态及其等级体系》, 载《浙江学

µ
g 《宋史》
卷 173《食货志・
农田》。 刊》
2001 年第 1 期 。
υ
ν
g 《宋史》
卷 388《陈良佑传》。 }
ο
g潜说友 《
: 咸淳临安志》卷 19《疆域・市》, 卷 59《商
ϖ
ν
g 《宋会要》
食货 ,21 之 2 至 3 ; 孙觌 《鸿庆居士文集》
: 税》; 朱昱 《重修毗陵志》
: 卷 2《坊市》。
卷 39《李从之墓志铭》; 李心传 《
: 建炎以来系年要 ∼
ο
g 《宋会要》
食货 ,26 之 1 ; 李焘 《续资治通鉴长编》
: 卷
录》
卷 144 ,绍兴十二年二月己卯 。 44 。
ω
ν
g王迈 《衢轩集》
: 卷 1《乙未馆职策》。 υ
π
g《光绪江西通志》卷 93《经政略・陶政》载蒋祈《陶记
ξ
ν
g朱熹 《朱文公文集》
: 别集卷 9《论上户承受认粜米数 略》。
目》。 ϖ
π
g夏辛铭 《濮院志》
: 卷 14《农工商》引《濮川志》《光绪
;
ψ
ν
g 《巽斋文集》
卷 4《与王吉州论郡政书》。 桐乡县志》
卷 1《疆域志》。
ζ
ν
g洪迈 《夷坚志》
: 三志己卷 7《周麸面》; 吕祖谦 《东莱
: ω
π
g常棠 《澉水志》
: 卷上《地理门》《永乐大典》
; 卷 14622
文集》
卷 7《大梁张君墓志铭》。 《吏部条法・
差注门三》。
{
ν
g欧阳修 《居士集》
: 卷 2。 ξ
π
g 《洪武苏州府志》
卷 14《兵卫志》。
|
ν
g阳枋 《字溪集》
: 卷 9《杂著・
辨惑》。 ψ
π
g范成大 《吴郡志》
: 卷 13《祠庙》。
}
ν
g袁说友 《东塘集》
: 卷 10《禁蕺销金札子》。 ζ
π
g杨潜 《绍熙云间志》
: 卷下 ; 洪迈 《
: 夷坚志》志补卷 7

ν
g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13《团行》。 《直塘风雹》《
、祝家潭》,乙志卷 14《全师秽迹》。
υ
ο
g洪迈 《夷坚志》
: 丁志卷 6《奢侈报》。 {
π
g洪迈 《夷坚志》
: 丁志卷 14《明州老翁》。
ϖ
ο
g洪迈 《夷坚志》
: 三志辛卷 10《陈小八子债》,支甲卷 3 |
π
g洪迈 《
: 夷坚志》三志壬卷 10《汪一酒肆》, 支庚卷 4
《汪乙鳖》,三志壬卷 6《许生坠马》。 《伏虎司徒庙》。
ω
ο
g 《宋会要》
食货 ,12 之 6 。 }
π
g孙觌 《鸿庆居士文集》
: 卷 39《李从之墓志铭》; 黄震 :
ξ
ο
g 《双溪类稿》
卷 21《上赵帅》《武林旧事》
; 卷 6《作坊》; 《黄氏日抄》
卷 72《回申再据总所欲监钱状》。
洪迈 《夷坚志》
: 支癸卷 8《鲁四公》, 支甲卷 4《刘十 ∼
π
g常棠 《澉水志》
: 卷上《廨舍门》《
、坊场门》《正德松江
;
二》。 府志》
卷 9《镇市志》。
ψ
ο
g 《宋会要》
职官 ,16 之 23 。 υ
θ
g洪迈 《夷坚志》
: 支丁卷 3《宝华钟》; 汪日祯 《南浔镇
:
ζ
ο
g吴自牧 《梦粱录》
: 卷 18《恤贫济老》。 志》
卷 26《报国寺布施碑》。
{
ο
g 《夷坚志》
乙志卷 1《小郗先生》、
卷 13《严州乞儿》、 ϖ
θ
g刘宰 《漫塘文集》
: 卷 31《孙沂墓志铭》。

・43 ・